魔卡少女樱超清

一个普通人想要杀死修练者,需要的是足够精良的武器,和合适的战术配合。

首先要把敌人归类成能够被子弹解决的对象,否则根本无法进行战术讨论。

在佣兵的体系里,有一个类别的佣兵时常和修练者、异人乃至于妖异打交道,他们往往是佣兵中的顶尖群体,经过战场长时间的洗礼,已经无法被当作普通士兵那般对待,进而发展出别具一格的战斗方式。

这类人常常是来自于针对妖异的战场前线,在期满后退役,只是再也无法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就连正常佣兵的生活也办不到,吊着命在战场上流连,安徒生以前的领导者,已死的上校便是这种人。

言归正传,想用枪杀死修练者,倚靠的是距离和数量。

距离很好理解,狙击枪足够远也足够快,经验不够丰富的修练者被击中后和普通人并不二殊,下场同样是死亡。

数量指的是同一个时间里子弹的数量,这个方法不能只有一个枪手,最好是有超过四个人从不同角度在同一时间开枪,以全自动枪械为主,打的主意便是让成为目标的修练者无处可躲沦为枪靶。

因此手枪是除了肉搏战外对付修练者最没有意义的武器,巷战对普通人不利,应该尽全力避免,但同样的在空旷处也对普通人不利,修练者擅长从枪口指向判断子弹轨迹,空旷处代表容易闪躲。

因此最好的近战距离是修练者的一招外,也就是四公尺之外,又或者聚集更多人让子弹挤的密不透风,这时候就无所谓距离与否。

当然的,炸药、地雷、手榴弹也都是不错的武器。

陈宗翰虽然不擅长演说,当他被突然拱上台,面对着台下数千双正的明亮的眼睛,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他并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细数他至今的经历,上台说说话算什幺,何况说的还是他最擅长的战斗,如果有必要,说上三天三夜也不是问题。

因此,陈宗翰开始他的第一堂讲课。

作为从小成绩并不拔尖,也不怎幺认真上课的学生,当陈宗翰看到台下坐姿端正的军人聚精会神听他说话,还拿出笔记本记上重点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身为教育者的喜悦以及对于自己过去黑历史的尴尬。

老师,我以后会好好上课的,陈宗翰心里忏悔。

接在陈宗翰之后的是来自裂缝战场前线的军人,比起寻常士兵,陈宗翰明显的能感受到他身上浴血战斗过的气味。

长久以来,在火药被发明出来且日臻成熟之后,各地的裂缝战场就引进了这项杀器,普通士兵也成为了战场上的一员。

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军备竞赛累积出来庞大的军火无处倾销,冷战过后世界局面日趋和平,旧苏联和美国製的武器一部份流进第三世界,一部份则作为消耗品送到各地的裂缝战场,使用它们的就是战场前线的士兵。

普通子弹对于许多妖异来说几乎没有效果,但裂缝战场是人道精神和国际公约的荒漠,所有国际上禁止使用的武器都被广泛的使用,或者说是测试。

扩张型子弹、粉碎型子弹、毒气、生化武器、磷弹、小型核子武器……各式各样以杀敌为最终目标的崭新科技。

但唯独核子弹和原子弹无法被使用,世人只知道当年长崎广岛被投下原子弹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但这其实只是事实之一。

当年原子弹产生的能量突破了姜子牙设下的结界,在灾难之后引发第二场灾难,导致了人间第一场大规模的妖异入侵,无数人丧命,死气蔓延,造成历史上最严重的双重打击,从此日本元气大伤。

当年是个恐怖的年代,日本修练者世家费了很大的功夫才隐瞒住真相,但从此核子武器成为禁忌,不单是因为其可怕的威力,还有后续的效应。

这个秘密如今已经没有保守的必要,同时也是为了告诫某些高级将领不要一时脑袋浸水动用核子武器,摇摇欲坠的结界再也承受不了重大打击。

这位军人按理说是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但去过前线的人都明白,所属国家并没有意义,他们是为了全人类而战。

比起陈宗翰的经验分享,这位军人带来的事更好懂更明确的简报档,里面保存了前线千年来蒐集的妖异资料,主要的图片档和影片是在近几年拍摄,一些少见的妖异则是只有古书才有记载。

除此之外,死地与人间的战争也从未停止。

这里所指的战争并不是常见的妖异入侵,在死地里居住有当年被姜子牙驱赶过去的人类,经过一段时间,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百年,他们就会拥着妖异试图闯关人间,夺取人间广裘的土地。

或许是出于痛恨,人们把生活在死地里的人类称之为妖人,与妖异相对应。

最近的一场便是肖素子父母身亡的那次战争,只是当时死地正在征战天界,那次的战争仍旧是以妖异为主,但也足够打击人间。

几千年来人间人对于死地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只知道妖异三不五时就会入侵,而妖人则是集结一群后才会发动攻势,戍守过裂缝战场的人都会知道,真正的灾难是妖人掀起的战争,每一次都会造成修练界大量减员,需要长时间休生养息。

从天界逃来人间的宇文逆说过,死地和人间与天界一样,都有着自己的社会体系,并不是动物性的盲目进攻,从天界惨遭攻破就看的出来,死地的军事力量很可能居于三界之冠。

至于为什幺他们五前年来都攻不进人间?世家方面没有答案,也许和姜子牙当年的安排有关。

在了解时代脉络之后,台上的军人开始一一讲解对于纪录在案的妖异的应对方式,就如同老虎和狮子这类猛兽,妖异其实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动物,只是肉体素质远超过人间生物。

知识就是力量,是活命的关键,此时每个人都专心聆听,就连陈宗翰也不例外。

下午一点放饭中场休息,蓝小雪睡了一觉后精神好了许多,坐在陈宗翰旁边打电脑处理文件。

今天一整天,关渡指挥部都陷入听课状态,作为军人,保家卫国是天职,任何对保家卫国有帮助的事情都不应该拒绝,战斗之前了解敌人更是本份。

在场只有陈宗翰这一位修练者,一些关于修练者的理解都只能由他展现,电视节目上常看到的胸口碎大石、走针山、铁棍敲头根本就是小儿科,为了让军人们能够明白修练者各方面的能力,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实际演练。

首先是开枪,陈宗翰请人在四米上朝他开枪,而且是用制式半自动步枪连发。

打完一排弹匣,陈宗翰双脚动也没动,身体一阵模糊晃动,子弹全部以极小的误差钉进后面的墙壁,这是修练者速度和眼力的绝佳表演。

「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修练者要判定子弹轨迹并不难,再来,打準一点。」

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打破了过去他们对于武器的认识,更明白到修练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整个讲堂都是抽气声。

被派来开枪的上校把準心瞄在陈宗翰的头,这次他将完全不会留手,把枪身上的旋钮转到自动,要以一个板机三发子弹的速度开枪。

稳住身体,上校以半蹲姿势缓冲,第二排子弹射出。

这次陈宗翰没有闪躲,手上凭空出现一把暗红色的长剑,以他们肉眼看不见的速度一一挑开射来的子弹,红光闪动,动作彷彿消失。

枪口冒出白烟,空弹壳在地上弹跳,陈宗翰的双眼变成赤红色,幽泉握在手上,流露出来的气质充满血腥,彷彿有无数冤魂缠绕,和先前判若两人。

有些机敏的人看到这一幕,马上联想到先前垦丁发生的屠杀,冷汗直流。

「同方向的子弹是可以挑开或是击落,只要眼力足够精準,力道用的够就行。」

现在全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被陈宗翰的存在给震慑,他们透过那双血瞳看到的只有对生命的漠然。

全场唯有两个人对此刻的陈宗翰不感冒,蓝小雪是已经习惯,那位来自前线的军人则是感到莫名的安心,他在一些极道强者和隐世宿老身上就体验过不少次如此血海沉重的气势,这背后代表的往往是强悍的作战实力。

「然后是力量。」

一辆军用通讯车开进讲堂,驾驶下车行了一个军礼回到位置上,陈宗翰把幽泉收回到身体里,双手抓住车子底座。

就在所有人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幺的时候,陈宗翰把车举起,一辆重量七吨重的军车被举到头顶,这绝对压倒世界举重记录。

把车轻轻放回地上,陈宗翰闭上眼,气势收敛回来,几秒后眼瞳恢复东方人的黑褐色。

许多不自觉身体僵硬的人都吁出一口长气,那股如乌云罩顶的压迫感总算是消散。

「速度、眼力、力量,这是普通的修练者具备的能力,真气则是变化的开始。」边说的同时,陈宗翰挥出一掌,一阵强风冲到在场众人的面前。

「如果是修至化境的话,可以暂时腾空。」

陈宗翰抬腿踩在空处,像是踩着隐形的阶梯,人往高处走了几步。

「为了不继续破坏会场,我就不演练气劲给各位看,但我必须提醒,修练者并不缺少远程攻击手段,因为个别差异可能反而擅长,到目前为止是修练者具备的基本能力,也是各位未来会碰到的敌人雏形,在结束之前我想出一道题目,情况假设是以我为敌人,各位会如何运用手边的武器擒获或者杀死我?」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军人都傻眼,在初步了解这一切后,他们要怎幺样才杀的死修练者?杀死陈宗翰?

题目很困难,但却是非得解决不可的问题。

陈宗翰的提出来的回家功课在整个军起掀起热烈讨论,修练者的强悍所有人都亲眼见识到了,那简直不是人类,但做为军人,敌人太强永远不能是藉口,难不成因为敌人太强就要举手投降不成?

这道问题肯定有解答方法,至少陈宗翰一开始已经给了提示,距离和数量,那是对付修练者的常见方式,答案肯定要从科学武器方面切入。

为了完善题目,情境设计是敌人为陈宗翰一人,地点在关渡市区,运用所有关渡指挥部内有的方法,在付出最小的代价下杀死陈宗翰。

参谋部、政战兵,一些专职策画作战的军人今晚肯定都睡不着觉。

模拟战斗,大姊曾经教导过陈宗翰如何在脑里模拟每一个战斗细节,在军方也有自己的一套推演方法,代入陈宗翰的参数计算后,作战开始。

军方打扫了一个房间给陈宗翰暂住,现在整个军区里的人对这位少年都充满着敬畏,强者不论在何处都值得尊重。

隔天,陈宗翰依然待在军区里,他的主要工作是帮忙军方蒐集资料。

修练者在直线冲刺时究竟能多快?转换方向时又能保持多高的速度?能抬起多重的重物?气势的涵盖範围有多广?

一条条细则被提出来,然后实践。

整个军区围绕着两个主题在转动,第一是陈宗翰的素质,第二是如何击败他,想像和现实混杂。

说实在话,陈宗翰从很久以前就没想过要量化这些数据,在他身边对这些资料会有兴趣的只有蓝小雪,也因此她待在这里动起手来格外的愉快。

一百米,码表时间停在2.75,差不多是千万超跑的加速度,难以想像这是靠人的双腿能办到的事,这还不是陈宗翰的极限。

以这种速度作战,敌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唯一跟得上的只有子弹。

至于负重,陈宗翰抬起一辆坦克,这已经是军区里最重的单一物件,无法继续测量。

抗打程度无法测量,出拳力道无法测量,幽泉锋利程度也无法测量,在它面前所有东西都会被划开。

看到一大长串无法测量的数据,蓝小雪一点也不气馁,他抵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能够轻易办到这件事情,何况陈宗翰还是罕见的化境者。

作为修练者,真气是最大的倚靠,但这也是最难以量化的部分,入道后的意念同样难以计算,这也是五千年来没有人成功办到这件事情的原因,有太多唯心的领域是科学难以涉足。

第三十四次的推演,陈宗翰在十六分钟的歼灭了我方大量战员后逃逸,任务失败。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穫,比起直线性的子弹,手榴弹的爆炸震波和不规则性反而更有效果,这一点必须做记录。

陈宗翰常态下气势的有效範围大约是一百五十三米,至于感知则是太广无法计量。

就在陈宗翰忙于把自己当成白老鼠的时候,整个社会正陷入价值观翻转的关键时刻,徬徨,激愤。

奥运会、世运会、所有体育选手都茫然失措,在各个竞技项目中他们发现自己根本方不上号,人体原来在久远以前就被开发如斯,他们觉得自己过去的辉煌有如儿戏。

拳王泰森作为第一位身先士卒的运动选手,他挑战的是来自俄罗斯的一位同样打拳的修练者。

地点是在一间普通拳馆,比赛实况採网路直播。

拳王泰森是世界重量级拳击冠军,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拳击手之一,胜场的KO率极高,是典型的强打选手,速度快,拳力重,全世界不知有多少粉丝为他的拳头而疯狂,是整个世界徒手搏击排的上号的强者。

如果修练者不存在的话。

比赛事出突然,但仍然吸引了十几万人上线观战,拳王对战神秘的修练者,比赛方式採标準拳击规则,所有观众都引颈期待,认为这肯定是一场精采非凡能列入历史的赛事。

俄罗斯选手的名字没有公开,不同于泰森身上结实的肌肉,他身上最引人注意的是遍布的伤疤,怵目惊心。

铃声打响,比赛开始。

泰森不敢大意,双手少见的採防守姿势,以刺拳轻轻试探,一沾即离。

相反的俄罗斯选手根本不理会泰森的拳头,架式显得鬆散,走近到适当距离后他直接挥出右钩拳。

手臂的速度快到镜头止捕捉到模糊的虚影,拳头轰在泰森的防守,隔着萤幕都彷彿能听到炸开的声音。

泰森被轰飞,世界重量级冠军被轰出擂台,瘫倒在地。

俄罗斯选手什幺话也没说直接离开,用行动证明了这场闹剧的无意义。

电脑萤幕前正要欣赏一场热血赛事的观众一下子全都茫了,就连拳王都完全不是对手,被默默无名的修练者一拳击倒,剧烈的反差令人无法置信。

此时,开始有人意识到修练者在整个世界里的位置很不对劲,这股潮流将大大改变人类社会的平衡。

朱士强依然走不出家门,他忘不了王雅婷,忘不了她死在自己手臂里的触觉,忘不了看到绿蛇咬进她腹部的那一刻,他的世界在那一秒钟崩毁了,再也回不去。

从小,朱士强的日子就和快乐无缘,坐牢的父亲,久病的家人,悲惨的童年,在学校倍受欺负,在家里承担重担,他很苦,彷彿一切都没有尽头。

然而在高二,一切有了转机,王志豪伸出手把他从校园霸凌里带出来,陈宗翰默默地解决了他的麻烦,王雅婷则温暖了他的心,让他知道这世界存在温暖,存在爱。

如果一个人从小就在充满爱的环境里成长,那爱对他来说并不稀奇,但对于从小在灰暗中成长的孩子而言,一点点的爱就足以使他得到救赎,王雅婷在朱士强的人生里便是如此至关重要的角色。

朱士强还记得第一次去火锅店应徵时看到同班图学的惊讶,然后是之后的一起工作,一起欢笑,在不知不觉中拉近距离,近的没有缝隙。

为什幺?为什幺命运如此残酷?

朱士强抱头痛哭,他不要这样的现实,他要活在有王雅婷的世界里。

手机里有无数关心的电话和简讯,但他就连移动身体的力气也没有,心碎掉了,再也找不到。

命运弄人,无论是对谁而言。

如果可以选择,朱士强是希望一个从来没有遇见王雅婷的一个灰暗人生?还是像现在这般痛苦到无法自拔的悔恨?

老天啊,如果您一定要夺走我所爱的,那您一开始为何要让我明白什幺是爱?令我在失去后灵魂被撕成粉碎。

在全世界,有许许多多像朱士强的伤心人,在妖异入侵的时刻,他们深爱的人死去,美好成为泡沫幻影。

悲伤在蔓延,与修练者爆炸性新闻并排的是为死于妖异手下的罹难者祈福。

妖异的入侵就像是天灾,无法预料也难以避免。

战争已经一触即发,修练者的现身象徵着和平的远去,世界危在旦夕,但是在那之前,请允许我们拘偻着身子流泪,在擦掉眼泪,扛起枪桿之前,我们有悲伤的权利。

黑暗中的光线格外耀眼,眼泪下的笑容特别动人,死去的人本来都有着大好未来,如今却嘎然而止,就像舞台在演出中突然落幕,荒唐却现实。

世界很大,但却只有一个人能够死后复生,只有一个陈宗翰,其他人无论如何选择都只能接受。

陈宗翰已经没必要上课,去学校反才是一种人才浪费,他在关渡指挥部已经待了三天,但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谁提出好办法解决那道难题。

最接近的答案是设陷阱引他进到大楼内,接着用火箭砲和坦克攻击,以建物阻挡他逃逸,但成功率和花费依旧不乐观,能杀死修练者的果然就只能是修练者吗?

问题答案目前来看几乎是肯定的,但如果真是如此人间实在岌岌可危,论修练者的数量,死地和天界都只多不少。

晚上,陈宗翰一个人在房间打坐调息,明天又是他必须进入血色空间的时候,以如今的局面,在哪里似乎都不够安全,唯有三大世家本家能让人放心。

没有几个人知道陈宗翰有诅咒的问题,在他进入血色空间时是他脆弱的时刻,以前所未,但现在如果妖异好死不死选那天粉墨登场,陈宗翰身体素质再强也只能进到妖异胃里被慢慢消化。

感知如同夜空,每个星辰代表着不同人,密密麻麻。

就像星星有颜色之分,感知内的人也依气息不同而有不同区别。

闯进感知範围如流星划过天际,格外的引人注目,如果是有意为之则更加璀璨。

陈宗翰感受到军区之外有一股修练者的气息在熊熊燃烧,就像是怕别人感觉不到那样,如同警钟。

气息有似曾相似的味道,但比起这点,陈宗翰感受到的是里面的提醒之意,似乎不是敌人,所以发生了什幺事情吗?

陈宗翰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四十分,是人们熟睡的时刻。

夜空里看不到月亮,不知是被云层给掩盖还是本该如此。

夜风带有凉意,在水泥建筑之间流连,听不到什幺声音,整个军区就像是只剩下陈宗翰醒着。

来人的气息益发浓重,陈宗翰感受的大气,里面有股不知源头的躁感。

就像是有谁躲着却一不小心没藏好意念,天地作证,不和谐的感觉油然而生。

是敌袭!

陈宗翰目光如刀。

气势铺天盖地的释放而出。

  • 名称:魔卡少女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