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超清

隔天。

全国依旧暂停上课,但上班却恢复正常。

陈爸爸起了个大早边吃吐司边看着新闻,对于前天妖异入侵的事情,各新闻台没有保留的详尽报导,其中特别着墨于修练者的存在,看得出来有要把修练者塑造成救星的模样,在这场混乱,如果官方不提出有力的对策,现在的社会体制可能因此崩解,当权者明白这个道理,宣传起来不遗余力。

淡化妖异入侵时造成的死伤,把焦点转移开来,同时对死伤者家属支付足够的抚卹,政府正极力撇除『危险无处不在』这个想像。

美国公布最新的战斗兵器,是以往只存在于想像,如同钢铁人一般的机械装甲,是对付妖异的致命武器。

欧盟开始大量採购军事武器,有声音提出立法和以色列一样,不论男女把当兵列为国民应尽义务。

历史上做为世界大战战败国的日本,在这经济泡沫化十几年的国家,武士道精神再度从尘埃中被提起,阴阳五行之术原来从未衰落,公众意识重新凝聚。

再没有人有余力注意的非洲和中东战乱区,军备竞赛因为妖异的出现而接近沸点,军火的价钱一路飞涨,比黄金还要值钱。

军力不足的东南亚国家,国民的注意力放在走出人前的修练者身上,那些经过自虐般严酷修行的强者,每一个都是万夫莫敌的真正高手。

在所有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刻,一个国家的军事能力,已经不单是指科学和兵器,修练者的能力也被考量在内。

如今许多文化底下的修练者并不以国籍划分,里面的冲突在现在还没有人强烈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从以前就存在,只是摆在聚光灯下毕竟还是第一次,没有人能预料接下来会有甚幺发展。

但最起码现在所有人都有相同的目标,口径一致向外。

乍看下,身边的世界并没有改变,关掉电视新闻,关掉广播节目,无视街上不安的气氛,映入眼帘的世界和之前并无二致。

李师翊睡在陈家多出来的房间里,起床时有种恍惚感,饭店旅馆她还比较熟悉。

和陈家人道了早安,李师翊盥洗后捧着笔记型电脑坐到客厅,微笑接过陈妈妈拿来的早餐,连上网路和自己的家人通讯,然后处理公事。

这流程如今成为了李师翊的习惯,连上美国股市,道琼、NASDAQ不意外的重挫,除了军火股外几乎全都无量重跌,反观期货市场,粮食期货产生反应,全部高涨。

光是今天这一手,李家涛之前布下的部位就获利高达去年整个集团净利的五分之一,所谓的战争财,果然是暴利。

陈宗翰比所有人早起去慢跑了一圈,正打开铁门回到家里,一路上的风景都没有改变,变化的只有人而已。

最晚起床的是陈宗佑和小虎,一直到陈爸爸出门上班才睡眼惺忪的走进客厅,今天依然不用上课,小虎跳上李师翊的大腿,继续呼呼大睡。

「你们今天有要做些什幺吗?」陈妈妈需要趁早出门採购,拿了串钥匙问道。

「我想去打篮球。」陈宗佑手有点痒。

陈妈妈与以否决,「不行,外面这幺乱,你给我乖乖待在家里。」

陈宗翰想了一下说:「我可能会出门,可能有工作,但不一定。」

「嗯,你自己要小心。」

陈宗佑听到后很不甘心的说:「抗议,为什幺哥可以出去我不可以?」

「因为他有办法保护自己。」陈妈妈想也不想的回答,然后问向李师翊,「师翊,你订到飞机票了吗?」

李师翊摇摇头,很多航空机场都暂时停飞,可能还需要时间。

「没关係,你想待多久都可以。」对待李师翊的时候态度就非常亲切,这让陈宗佑更加感到愤愤不平,不过看在对方美丽的不可方物的份上,他还是决定把气洒在自己老哥身上就好。

可惜陈宗翰一点也不想理他,洗了个澡后盘腿开始打坐调息。

李师翊处理着公事,陈宗翰在进行修练,唯一没事的陈宗佑感到无趣,看着电视,这几天的新闻台比过去有趣上百倍,一段早上新出炉,地点在垦丁,连接之前满地怪物尸体的新影片,正在某新闻台上独家放映。

由于摄影机是倒在地上,镜头有一半拍到柏油路,焦距和灯光都不太清楚,但还是看的到画面中有一个人拿着一把红色的长剑对付着包围他的怪鸟和蛇怪。

用对付这个词实在太轻描淡写,画面里的男人根本是在屠杀对方,走在血泊之中,戴着一个加菲猫面具,滑稽的诡异,生命在他手上不停消亡,犹如死神踱步。

不论是哪一边,动作都快的超乎镜头捕捉,只看的到最原始的杀戮,血点洒在画面上,如泼墨朱砂。

影片长达十二分钟,新闻台只播出其中两分钟,但光是如此就使的每一个观众明白到,影片里所谓的修练者究竟如何强大,仅凭一个人就颠覆了局面。

更令人心惊的是影片里那俐落到极点的手法,把杀生从技艺昇华成了艺术,邪异的不像是人类。

没过多久,这部影片就被新闻局禁播,原因是过度血腥,妨碍心理健康。

可也因此,这部影片在网路开始广泛流传,比起国外在海港内如同特效电影一样的海龙捲风,或是洛杉矶金门大桥上的火焰法术,台湾国内的这一部影片把关于修练者的能力以另一种面貌演绎了出来。

如今,修练界早就不管在网路上疯狂流传关于修练者的影片,如同洪水,已经势不可挡。

陈宗佑在房间反覆看着这部影片,脑里结合着现有的线索,他不得不怀疑,这个人会不会是他的老哥?

快要到中午,陈宗翰接到蓝小雪的电话,前去会合。

难得蓝小雪迟到,陈宗翰坐在连接了传送法阵的古董店门口,因为时局紧张,短短十分钟就有两批人马走出店外,每个人都一脸焦急,可以肯定法阵的管理人是忙坏了。

「阿翰,我迟到了,法阵塞车。」

法阵塞车?还真是新奇的说法,陈宗翰不由得心想。

算算时间也有差不多一个月没见面,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特别是对被隔离出修练界了陈宗翰来说。

「你先等我一下。」蓝小雪离开五分钟后,开着一辆银白色TOYOTA到陈宗翰面前,示意他上车。

说实在话,陈宗翰对于每一次走出传送法阵都有汽车能搭这点着实好奇,难道每个传送点的旁边都三大世家经营的的大型停车场在吗?

「这是这一次的工作内容,你先看看。」

陈宗翰和平常一样接过档案,对蓝小雪说:「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蓝小雪苦笑,「我从事情发生后到现在都还没阖过眼,等一下你工作的时候我应该就有时间休息。」

「你保重。」

「你知道王虎吗?」红灯,蓝小雪缓缓在白线前面。

陈宗翰摇头。

「原来你不认识,他也是第三小队的成员,他运气不好,在事情发生的当晚死了,到他那边的妖异都特别难对付,他太拼了,应该等待援助才对。」

作为执法队成员,徘徊在生死边缘是常有的事,阵亡也属正常,可终究是一起共事的同伴,在战场上建立的情谊不是外人能够理解。

当关二赶到现场看到王虎没剩多少的尸体,他什幺也没说,灭掉所有妖异后,独自闯到酒厂买了一大缸王虎生前最爱的上好茅台,洒在满是血污的战场上,高浓度的酒精蒸发在空气中,刺鼻异常,惹人一醉不醒,成为了送王虎最后一程的饯别礼。

蓝小雪和陈宗翰保持带有尊敬的沉默,一直到红灯转为绿灯后蓝小雪才又开口:「不过幸亏你现在回来了,减缓不少压力。」

陈宗翰翻开这次的任务简报,不是突击也不是保护,不是对付妖异也不针对修练者,从任务内容上来看,他是要去关渡指挥部担任教官。

想到昨晚丁朝民说的话,结果今天就落实了下来,不晓得该不该说是报应不爽。

「你这次的任务是以执法队战斗人员的身份指导遴选出来的陆战队队员,让他们在往后对抗妖异的时候能不会慌了手脚,也让他们对修练者能有一些初步了解,在合作的时候比较不会产生问题。」

陈宗翰无奈,「没想到执法队也接这种工作。」

「没办法,这任务是长老们委託下来,提高军警队于修练者的认知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毕竟修练者藏太久了,需要当面和对方说明我们到底是什幺。」

陈宗翰把手上的简报阖上,他对这个任务实在兴致缺缺。

蓝小雪瞥陈宗翰一眼,继续说:「如果计划顺利,你很可能要和那些军人一起出征,修练者和军人的配合,上面的人似乎期待能有互补效果,我还听说要编制一个混合修练者和军人的新巡守队。」

「饶了我吧。」

「你也不用这幺抗拒,你应该是全世界配合军人与修练者操练的前几人,说不定还会名留青史呢。」

这听起来倒是不错,陈宗翰心想。

「听长老说前线也会派人过来,只是不晓得是什幺人。」

「小雪,说真的,我到那能做什幺啊?」陈宗翰手抵着窗框支着头,「他们又不练剑,也学不了修练法,更不可能和我对战切磋,难不成真要我去教室写黑板讲修练者的起源?」

蓝小雪握着方向盘,想了一下才回答:「关于这点,长老们什幺也没说,我想你就分享一些实战经验,或是教他们怎幺应付修练者和妖异如何?」

虽然明知是件无聊的差事,但陈宗翰却没有其他选择,总不能下车拍拍屁股闪人吧?这不仅行为有欠考虑还给蓝小雪添麻烦。

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里果然是现实世界,陈宗翰心想。

陈宗翰突然想到在连天门的事件之后,肖素子曾经说过,三大世家才是政府之上真正的管事人,家主更是比总统、总书记享有更高权力的上位者,换句话说,世家不应该比喻成企业,而是政府部门,陈宗翰则是整个体系中重要的一员。

这样看来肖逸的位置就有点像国防部长兼中央研究院院长,陈宗翰则是他手下的一员大将,是精锐的陆战队队员兼高阶军官。

从这个角度来看,世家的权力分配比一般社会还来的集权,绝大多数的权力都集中在家主、长老和少部分居于领导阶级的成员手中,比较特别的是还有后山的存在。

换句话说,陈宗翰处在的位置和现在正要去会面的陆战队队员基本上相当,难怪指长老会把这项工作派给执法队,打得说不定就是同阶级有同样话题的主意。

驶过关渡大桥,走进到军事区,经过门口的检查岗,蓝小雪没受到一点阻拦的直把车开了进去。

停好车,蓝小雪和来迎接的军官交谈了起来,陈宗翰则是看着眼前的团部。

因为前天发生的事件,整个指挥部明显开始动员,可以看到一些军人把军械工具拿到集合场上清理,看起来是在做整备工作。

一些平常只会在电影上看到的坦克、运兵车、装甲车都在场上进行检修,没事的士兵则在旁边出操锻鍊,整个团部瀰漫着大战在即的气氛。

「请走这里。」迎接的少校说道。

蓝小雪走在前面和少校谈起这次两边的合作,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去了解整个团部的态度和情况是她的工作,这也是她之所以如此优秀的原因。

陈宗翰跟在后面就像是来校外参观的高中生,除了一些知道内情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感到十分奇怪,但是没有长官的命令,他们也只是看着陈宗翰用散步般的速度走过眼前。

一路来到集合场的边缘草地,旁边是障碍用的练习场,有二十几人立正集合在那,全都目视前方,站着标準的立正军姿,不用介绍也看得出来是军队中的精锐。

关渡指挥部的最高长官廖少将也在同地方等候,等待着传说中的修练者莅临,看到跟在少校后面的蓝小雪和陈宗翰,一个是女人一个是少年,以他的标準来看都不具备战斗实力,对此他心里不禁叹息,难道他们指挥部就如此不被重视?

「报告长官,人已经带到。」少校行了一个军礼,指示完成任务。

廖少将回礼,少校站到一边。

「听我的命令,所有人稍息,稍息。」

所有人同时间动作,挺着胸,姿势比之前轻鬆了一些。

集合在这里的军人不单有关渡指挥部的陆战队队员,更有几位传闻中的蛙人部队、海军陆战队、谍报部队队员,他们一大早接到命令赶到此地,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和修练者做接触。

但他们现在看到的却是平民打扮的一个女人和少年,虽然他们反覆看过前夜里的影片,但还是很难相信眼前的两人能有多大的战斗力。

为了保险起见,廖少将再一次确认双方任务公文没有问题,虽然他的申请是请国防部邀请一位修练者来到现场和众军人说明情形,但他没想到来的会是这种组合,他在心理责怪自己的疏忽,现在只能希望他们两人能多少说明修练者为何,不至于浪费大家的时间。

蓝小雪点点头,示意陈宗翰可以开始。

在场每个人的视线都停留在陈宗翰身上,而陈宗翰则是浏览着列队的每个人。

这些军人身上有着类似安徒生的味道,但是比起来不够浓厚,可能是在实战经验上前者明显更多。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作为国家精锐的本质,许多人从小就经过严酷锻鍊,为国家进行过许多隐密的任务,也遭逢过战场,虽然大多数人生长在和平年代,但与平民老百姓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别。

「呃,老实说我一个小时以前才知道这次的任务内容是什幺,所以我根本没想过要和你们说什幺,刚刚小雪建议我和你们分享实战经验或是如何对付修练者和妖异,对了,妖异就是我们对于前晚闯进人间那些怪物的称呼,在这之前我来说说修练者好了。」

队里的军人习惯于长官在前面训话,但换成陈宗翰这种不穿军装,年纪都比他们小的少年时,还是感到很古怪。

「修练者顾名思义是专精修练的人,像我个人就是其中专精战斗的修练者,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士兵,至于修练者和常人之间的差别,最明显的便是身体的运用,也就是俗称的武术,只是这和你们平常看到的武术有很大的差别,我知道你们都是精锐,与其用说的,你们有人想试试看吗?」

一众军人望向廖少将,看到长官首肯后一位海军陆战队队员走了出来。

「海军陆战队士官洪俊,擅长擒拿、柔道、太祖长拳和近身搏击,请指教。」洪俊抱拳,他是位战绩辉煌的士兵,最擅长的便是徒手搏斗,有徒手杀死菲律宾海盗的经验,因其骁勇善战目前是战队队长。

「来吧。」

宏俊缩腿用力一蹬,整个人如羚羊飞快地跳出,拳头直冲向陈宗翰的下颚,可以想像常人被打实了是会直接不省人事。

然后陈宗翰不闪不躲,看着拳头打在自己身上,所有力道加诸过来,他却连动一下都没有。

没理会宏俊的惊愕,陈宗翰对着所有人说:「这便是常人与修练者的差别,以我为例,我的身体已经锻鍊到说是铜墙铁壁也不为过,然后是力量。」

说完话,陈宗翰伸手往洪俊的胸前上一推。

在所有人的眼前,洪俊像是根羽毛一样的飞到空中,少说有三层楼高的高度,他在半空中挣扎的想要抓住什幺,最后却不敌地心引力直直下坠。

就算训练有素也免不了惊愕地发出声,他们下一秒彷彿就要看到洪俊重摔到地上。

不过陈宗翰当然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他右掌向上鼓起气劲一挥,洪俊落到地上的速度就慢慢减缓,然后轻轻落地,毫髮无伤,但他人却是惊魂未定。

「这便是武侠小说里常说的内力真气,这是作为修练者的根本,是我们与普通人最大的差别,然后是之前电视上肖巖说过的气势。」

话音落下,陈宗翰收敛起来的气势就扑天盖地的压下,队伍里的人觉得自己身体异常沉重,像是被绑上几十公斤的重物,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办不到。

接着是视野产生变化,如同在高温的沙漠,空气朦胧扭曲,脑袋无法处理庞大的压迫感,使得他们身体开始失去平衡,感到噁心想吐。

最后,杀意凛冽,化作实质的刀刃刺进每个人的心灵,太阳失去温度,从心底窜出的凉意攀进心房,许久未见的恐惧感如潮水席捲,吞噬了精神,他们无力抵抗,如坠冰窖。

陈宗翰感觉很远,形象也不再是看起来无害的少年,黑影和鲜血堆积出他的身影,和一切的光明正义无关,犹如人形恶魔,他们自己则是待宰羔羊。

一切消失,就如同来的突然,巨大的反差使人暂时迷惘。

短短的一分半钟,这群精锐士兵却彷彿经历了人生最恐怖的阶段,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撑住站着,面无人色,其他人不是跪下来呕吐就是昏迷倒地。

廖少将的脸色非常难看,国军自豪的精锐竟然连战斗反应都做不出来,况且对方连动都没动,这种军队怎幺带得上战场。

不过在陈宗翰心里他却是在讚赏对方,同样的气势对每个人的效果都不同,这些军人肯定见过生死,见过人世间的恐怖事,容易被陈宗翰的意念勾出恐怖的幻觉,但即使这样也还是有不少人挺住,何况陈宗翰是以化境层级的气势在压迫,这些人的精神确实强韧。

现下没有半个人胆敢小看陈宗翰,修练者的恐怖深入骨髓,如此年轻就有如斯力量,如果他们知道陈宗翰是前无古人的年轻化境者,心里面大概会好过一些吧。

身为教官,陈宗翰绝对够格,也足够恐怖。

「教官。」有位拼命挺过气势的军人举手要发问。

「请说。」

「我想请问,我们现在还有可能经过锻鍊到您的这种程度吗?」不自觉的用上敬语,这位士兵问道。

「老实说,不太可能,我不敢说百分之百只是因为有可能有奇遇或是奇蹟,但修练者几乎都是从小锻鍊,世家里面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超过一个年纪后很难在这方面有所建树。」

听到陈宗翰的这番话,对这些军人而言无异是浇了一头冷水,几乎是说明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和修练者比肩,永远会被修练者踩在底下,这对于对自己实力有自信的军人而言情何以堪。

甚至极端的一点的说,有了修练者,士兵们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反正操作武器修练者也学得来,他们的存在价值从根本在动摇。

陈宗翰多少能感受到眼前精锐士兵的複杂心情,口气和缓了些,说:「修练者不可能量产,至少现阶段办不到,一个强大的修练者可能几百年才有一个,但死了就死了,不可能补充,这便是修练者的侷限性。」

陈宗翰继续说:「还有一点,我想你们听了应该会比较高兴,我来这里就是要教你们如何对抗、甚至是杀死修练者,不只是死地的妖异会入侵,天界的天人也随时可能发起攻击,科学武器具有普遍性,这是最大的优势。」

陈宗翰以他的理解说明了起来,廖少将在旁边听的直点头,修练者很强没错,但他的那些士兵们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第一时间他下达命令,要所有非紧急必要的部队放下手边工作,立即到演讲堂集合。

结果在入侵事件发生的两天后,修练者正式进入众人眼廉的时刻,陈宗翰作为修练者却开课要教导军人们如何杀死修练者。

蓝小雪在旁边目睹了整个过程,觉得自己有一份责任,同时觉得啼笑皆非,这样的发展想必出乎长老们的意料之外吧。

  • 名称:猰貐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