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潘金莲超清

陈宗翰很感动,对于生日,他并没有甚幺太多的感触,心思无暇放在这上面。

但是能有一个人记得,一个人在乎,那是多幺令人窝心的一件事情。

生日蛋糕,由肖素子亲自在百忙之中慢慢动手完工,意义自然大大不同,捧着它,体会到礼物的重量,陈宗翰感觉自己的内心被轻轻的触动,有一个很柔软的部分在颤抖,盔甲背负太久,陈宗翰都要忘记在盔甲之下的是什幺,忘记自己曾经非常软弱。

眼框温热,一个蛋糕,小小一份生日礼物,在这个当下美好的像是水晶宝石那般璀璨。

魔主感受到陈宗翰剧烈的情绪波动,里面包含着点点温暖,些些的感激,足以让骯髒了的双手再次伸手想去拥抱美好。

魔主并不十分清楚陈宗翰情绪的由来,感受着情绪在心里流动,脸上不免浮出微笑。

「谢谢。」魔主接过说:「我会好好珍惜的。」

肖素子连忙晃手,对方这幺认真对待她反而感到害羞:「不用……这样,蛋糕味道可能没有很好,还是赶紧吃了比较好。」

把蛋糕放到桌上,揭开上面的包装盒,里面还有余下一点低温,感觉得出来肖素子是一早从冰箱拿出来后就赶了过来给陈宗翰,小细节里就可以看到她的用心。

肖素子不敢面对魔主的双眼,把视线转向窗户外面,压下自己忐忑的内心说:「师翊虽然要我不要说,但她也有帮你準备礼物,所以你不用这样。」

魔主伸手轻轻碰上肖素子如白玉的脸颊,用带着怜惜的微笑,说:「和师翊怎幺样没有关係,我真的很高兴。」

肖素子整个人陷入空白,她万万没想过对方会有这样的举动,从对方的指尖,她从自己的脸颊和髮梢感受到对方指尖的温热。

亲暱的举动,像极了男女朋友之间的调情。

肖素子可以面对残忍无道的恶徒,可以冲进敌阵所向披靡,如同女战神一般,但现在的时刻,她只是名少女,看着心上人,慌了手脚。

俏脸整个胀红,露出从没有过的羞态。

反射性的后退一步,差一点就撞在墙上,心不争气的剧烈跳动,看着有陈宗汉外表的魔主,她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幺。

她甚至没有注意到为何对方不是用大小姐,而是用本名称呼李师翊,爱情能蒙蔽一个人的思想,威力无穷,让智者成为蠢徒,肖素子也不例外。

更糟糕的是,在场的可不是只有陈宗翰与肖素子,姜枫、姜舞绫、破莲、叶清崚把两人的互动都看在眼里。

原来传闻不假,四人心中都有了这个共识。

肖素子马上就意识到这一点,视线一转,四人都突然装作一副什幺也没看到的神态,破莲和叶清崚还算是做的完全,一个端详身上的配剑,一个拿出手机滑动,但姜枫和姜舞绫却用憋笑的表情观察着房里摆设,似乎突然对床铺和灯罩起了兴趣。

同样一脸害羞的还有一个人,就是藏于魔主意识内的陈宗翰。

混帐混帐混帐!你做什幺啊!

魔主基于不同的风土民情和个性,一点不觉得自己做了什幺怪事,他单纯的是要表达陈宗翰感受到的感动,谁晓得两个人竟然会都害羞成这副模样。

「之前还是个纯情少年,现在,啧啧。」姜舞绫还记得当时在矿坑里两个人的相处,当时的羞赧少年郎早就不知所蹤,成长的还真快。

魔主耸耸肩,他根本不明白姜舞绫在说什幺,用塑胶刀要把蛋糕切成漂亮的六份,这是一块七吋的巧克力蛋糕,看起来和外面专业师傅做的一样精美,上层是咖啡甘那须,夹层的是巧克力奶油,蛋糕体同样是巧克力,还有一块小牌子用英文写着生日快乐和陈宗翰的名字,光是看就让人觉得诚意十足,而且一定很美味。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享受魔主递给他们的肖素子所做的生日蛋糕。

肖素子的双颊依然微红,坐在魔主旁边的床上,羞涩少女的姿态,一点也看不出她这些年在外清寡丽人的名号。

「蛋糕很好吃,但我们言归正传,阿翰,今天聚集在这里不是来送你生日礼物,更不是来看你们两个含苞放的青春恋曲。」姜枫揶揄地说,手上的蛋糕还剩下一半,「关于这次工作的内容,素子,就由我来和阿翰说明吧。」

肖素子点点头,恢复正坐,在工作的时候她从来都是打足全副精神。

比起工作,魔主显然对手上的蛋糕更有兴趣,这个口感是他不管陈宗翰还是自己的记忆里都没有的感受,确实美味,令人有些后悔分给其他人。

「我不晓得你听过没有,关于最近在世界各地爆发的疫情。」

魔主没有反应,等着下文。

「世界各地在妖异入侵那天之后陆续出现一种怪病,最注药的特徵是身上会出现灰色的病斑,全身无力,简单来说就是失去活力,到后来生命无以为继进而丧命,经过解剖研究已经确定是由死气感染所造成,这也是无法製造一般疫苗的原因,问题不是出在病毒这种生命体,而是在死气,目前的可能性有两种,一种是妖异入侵时留下的死气造成,另一种是有人用之前死亡药剂改而成。」

听起来好像不太妙,陈宗翰平复精神后听着。

「这几天,日本从黑道开始大乱,就连政治圈都受到牵连,重点是在这场混乱中我们姜家发现到在北海道的音更山那一带有不正常的气息。」

叶清崚打断姜枫的叙述,问说:「抱歉,稍微打断一下,你们是怎幺发现到那裏有问题?」

姜枫回答:「算是一场意外,我们有人正巧在那执行任务,刚好那人对于死气比较敏感,回报到本家后有长老注意到,暗中调查下觉得那裏很可能藏有是死气相关的研究室,已经请求日本方面支援,但他们情况是他们有点自顾不暇,目前就交由我和素子带领,日本方面则提供后勤支援。」

原来是机运使然,叶清崚没再多问什幺。

这次的任务由肖素子的两边身份,再加上姜舞绫的居中协调,两边修练界,七大世家才在最短的时间里达成共识,目标是取下这间可能为天人所有会相关的研究室。

「这次行动的危险程度理当低于裂缝战场和天人据点,根据蒐集来的粗糙资料,那应该是间研究室无疑,所以由我们年轻一辈亲自带队,为了避免意外所阿翰你要压阵,不过我们的目的不是破坏,是要拿到他们研究室的资料,这点必须谨记。」

以陈宗翰的个性和身份,他接受这个任务是理所当然,但对魔主而言可就不一定,他有甚幺理由特地跑这幺远找自己麻烦?

看出魔主没有表示,姜枫说:「这次的任务,你可能很轻鬆也可能需要掩护所有人撤退,我根据你之前攻破天人据点的实力来做推测,应该是不会有问题,在任务里你的存在是不可或缺。」

魔主说:「酬劳是?」

在任务之前谈酬劳并不过分,但以现在的处境只关心酬劳就不禁令人侧目。

因为实力超凡所以就打算抬价?

「酬劳方面由姜家负担,只是最近资金调度有些吃紧,会缓上几天。」这次是姜舞绫回答,口气有些冷淡。

现在坐在这里的人称不上视金钱如粪土,但也都不是看钱办事,都是为了要为人间多进一份力而聚集。

不过以出身来看,陈宗翰的身分确实是一个异处。

「我喜欢这个。」魔主举起手上的塑胶盘子,「酬劳就一样是这个蛋糕,可以吗?」

原本感到一阵失望的肖素子对魔主逆转般的发言弄得说不出话来,蛋糕是肖素子做的,那魔主说的话是不是可以直接解读成告白?

噗哧。

好几人都笑出声,这下确实幽默。

「你喜欢自己去和素子要,这我们可做不了主。」姜舞绫笑着说道。

可怜的肖素子又要脸红,她不晓得为什幺这两次会有这幺大的变化,看到陈宗翰就会脸红心跳,没见到他又心神不宁,以前明明不是这样。

而且在这说是人间危急存亡之秋也不夸张的重要时刻,她脑袋里竟然还有余力想着儿女情长,强烈的责任感使她感到愧疚,还有对于好朋友,她心里感到有所亏欠。

啊啊啊啊啊!你在说什幺啊!陈宗翰害羞到想在地上打滚,这幺难为情的话亏魔主可以讲得脸不红气不喘。

「只要我有空,这没有问题。」肖素子几乎是硬挤得把话说出口,难为情程度和陈宗翰不相上下。

任务时间选在今天晚上,现在是时间是早上,起身移动过去时间上应该差不多。

日本的传送法阵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地形上那裏是群山交叠,这个季节更是覆盖白雪,就算有暴风雪也不稀奇,因此时间其实有些吃紧。

彷彿是故意示威,姜枫走在最后面搂住破莲的腰,用要笑不笑的表情看着走在前面的魔主和肖素子。

但在他眼眸的深处,一抹淡蓝光非常轻微的闪现,时间不到十分之一秒。

没有问题,至少目前看来眼前的人是陈宗翰没错。

虽说夺捨不会留下甚幺线索,但对姜枫的双眼来说依旧有细微的差别,可是在眼前少年的身上他只看到浓厚的黑,虽然比过去更深,但系出同源这点没有错。

果然是多心了吗?姜枫自问,在同时姜舞绫走在最前面回过头和姜枫交换了同样的眼神。

一般人如果想要登山,还是在暴风雪中登山,需要準备的是重达二三十公斤的随身行李和厚重的御寒衣物,然而大自然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即便準备也不一定能够安全回来,所以人类对于大自然里当抱着尊敬之意。

就算是修练者也无法全然对抗大自然,气来自天地,道法自然,顺天本就是修练的一环,比起抗拒,顺应才是修练者所为,也只有魔主这样古怪的家伙才会逆天而行。

不管怎样,风雪确实对任务造成了阻拦,延宕了原本的流程。

经过日本的传送法阵,魔主一行人最晚到达,其他人都已经到场準备好了。

这次任务人数总计为五十七人,全都是年轻一辈,其中以叶家叶清崚为首和姜家姜枫为首的集团最为庞大,肖家有肖素子和陈宗翰两位高手坐镇,比起来锋头一点也没有被压过去了的感觉。

肖家里陈宗翰认识的人也出现在这,晋身入道者的肖傅群、揹着大剑的张语国、小女孩的肖慈品、周柏伟以及他的女友薛欣、一手刀一手剑的应泉和宋从闻,还有经历过死里逃生的庄坍。

姜家那边,在热带小岛任务里认识的元平、郭晋佑、姜怡也在其中,站在一块的还有几位实力不错甚至进到入道境界的修练者,看模样应该都是同样以姜枫为首的一伙人。

叶家方面陈宗翰认识的人最少,只有在和王楚正对上眼的时候对方颔首打了招呼。

比较奇特的是叶家那裏来了一位异人,是曾经一起出过矿坑任务的编着髮辫的金髮小女孩,没记错的话她的异能是在空间方面,用来封锁天人以玉质小刀移动是再有用不过。

但也因此叶家得派人专门保护他,在配置上已世家分成六小队,一队八到九人,再另外四人保护姜枫和海伦,以破莲为首分成第十小队,姜家和肖家主攻,叶家保护后方和侧翼,行动主负责人为姜枫,副负责人为肖素子,叶清崚为姜枫阵亡时的候补第一顺位,实际情况时临机应变。

临时调来的两辆巴士,驱车前往距离因耕山最近的国道。

坐在巴士上面,陈宗翰不禁想起前阵子毕业旅行发生的惨事,王雅婷身亡,朱士强失志,那一夜有多少家庭破碎,多少人失去所爱,空气里瀰漫着绝望与恨意,当时陈宗翰也像这样隔着车窗看着窗外,小小几公分的阻隔,观望着外面的悲惨。

肖家的两队分别由肖素子与魔主带领,所有人看到披着陈宗翰外表的魔主不禁窃窃私语,他独身剿破天人据点的事情正在发酵。

应泉坐在魔主身边,照理说在这个时候都会要所有队员分别简述自己的能力和擅长方面,用这空档尽量去磨合,除了叶清崚率领的那一队外其他队都正在这幺做,但魔主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应泉不禁提醒说:「阿翰,你不和大家讨论一下等一下的配置吗?」

周伯伟、应泉、薛欣、肖傅群、张语国、肖慈品和另外两位姜家的修练者,总计九人,是魔主所要率领的队伍。

在巴士上九人调整了一下位置,聚成一团,各自说明自己的各项能力。

除了其中有一位姜家的修练者吴巡用的攻击手段是少见的勾链外,其他人用的武器都是刀剑,肖傅群已经处在入道者的阶段,张语国和周伯伟都还算是好手,但和魔主的实力差距实在过大,魔主应付的了的敌人不需要他们帮忙,应付不了的他们也帮不上忙,至于要说他们的用处,大概就是帮忙解决一些喽啰,也因此魔主各方面来说都不怎幺上心。

从魔主片段的记忆看来,他征战过不少地方,经历是轰轰烈烈,更因此被某个民族下了轮迴诅咒,对于如何合作作战的经验自然非常丰厚,只是他没兴趣整合小队罢了。

除了魔主自己外都分为两两一组协同作战,战略上由魔主主攻,其他人在旁边支援,对此所有人都没有意见,毕竟他们的队长有着赫赫威名。

距离目的地还有一点时间,应泉坐在旁边穿着符合时令的羽绒大衣,问说:「阿翰,听说你又干了件大事,所以……说你之前和家主的事情是真的吗?」

比起日本据点的事情,更想知道之前陈宗翰与肖巖对战的传闻是吗?

魔主应付的回答,在陈宗翰的记忆里应泉留下的痕迹很浅,最大的印象是陈宗翰曾经答应乔仲要多照顾她。

下了巴士后,谈话开始减少,在不知道敌人深浅之下不应该有多余的动作,一点声音都可能暴露。

风雪稍歇,雪花冰晶以轻鬆的姿态飘落。

从姜枫手上的卫星定位来看,距离目的地还有三百多公里,一路上只有覆盖着白雪杳无人迹的山群,作为隐密基地在地理上来说是十分合适。

所有人都穿着保暖衣物和适当的装备,就算是魔主也在黑西装外套上外套和雪靴,虽然说就算不这幺穿也没差但又何必找自己麻烦?

叶清崚看着天空上浓厚的云层,风雪一时半会是廷不了,趁着现在稍歇赶紧赶路才是。

「走。」

五十七人,以徒步的方式翻山越岭,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里,徐徐的前进,如军队行军,身影很快的就被风雪给遮掩。

姜枫和海伦把自己包得像是一颗大粽子,体质较弱的异人在此时格外见绌,姜枫毕竟是姜家的直系,即便无法修练真气体身也经过丹药泡製和刻苦的锻鍊,形之下海伦只跑了几分钟就提不上力,让叶清崚背在背上。

破莲看了一下叶清崚和海伦,再用询问的语气看向被她牵着手的姜枫。

「我还是有尊严的,别想我让你背。」姜枫直接驳回破莲的提议,那模样能看吗?

踏雪无痕,点尘不惊,是轻功修练上乘后的自然现象,换句话说从一个人的脚印深浅多少能看一个人的修为。

就比如魔主行在雪地,给人一种像是鬼魅飘忽的感觉,雪地上没有一点痕迹,要不是知道他在,说不定有人还以为是自己撞鬼。

肖素子和破莲的足迹理所当然的很浅,此外一位姜家修练者和叶清崚倒是有些出人意外的擅长轻功。

卫星定位换在肖素子手上,一行人沉默的前进,两个小时之后,实力较不济者开始有跟不上的迹象。

同时风雪变大,茫茫的白色世界,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踩雪声。

又过了两个小时。

比预计的还要花时间。

姜舞绫看着手上的手錶,大概还要半个小时才会到达修整点。

姜枫早就支撑不下去的让郭晋佑背在背上,郭晋佑属于基本功极为扎实的修练者,增加一点负重对他来说不算什幺。

由于準备时间仓促,不知道敌人有没有埋下探测的方法,领头的肖素子放慢速度,放开感知,小心翼翼的接近。

之前的探子有标明了目标路口,但并不是他真的有摸到路口处,是由感知感觉到那裏有不自然的气息。

修整点是一个天然岩窟,有挡住风雪的屋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预定修整十五分钟,但肖素子看到有些人脸色不是很好,时间大概得增长一些,等一下很可能会直接爆发冲突,多一分气力就多一分机会。

补充热量,盘腿调息,尽量恢复气力。

按照计画日本世家的部队也会开始推进,只是风雪里收讯不良,无法明白确切情形。

魔主倒也不是真的为了肖素子的蛋糕才来,一个人坐在最外围,风雪扑在他身上一下子就丧失了锐利,在他身边有股气场抵销了外界的侵扰。

「因为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呀。」魔主说,回答了陈宗翰的疑问。

「你说什幺吗?」肖素子拿了一杯热巧克力过来,递给魔主。

「没什幺。」魔主习惯性的微笑,让肖素子想到之前的事情有些发窘,他接过杯子,轻轻闻了一下,说:「很香,谢谢你。」

「没……什幺。」

肖素子坐在他旁边,看着和魔主同样视线的白雪纷飞,冷风吹送在身上,让她微微缩了一下身子。

魔主用没握杯子的手往肖素子的身前轻轻一划,异样的气场诞生,风雪削弱了许多。

「这是……?」肖素子从没见过这种手法,既不是真气抵御也不是法术。

「小技巧罢了。」魔主边说边让身子往肖素子身上挨近:「可以坐近一点。」

肖素子始料未及会有这种发展,俏脸又要有些发红,分不清对方到底在想什幺,应了一声和魔主亲密的靠着身子。

这个画面映到应泉和宋从闻的眸里,两人都心如死灰。

肖素子偷瞄了一下身边魔主的脸,对方一脸平淡,眼里依旧只有风雪,她知道是自己多心,责怪起自己的胡思乱想。

过一会儿,叶清崚和姜舞绫走近,前者开口说:「有些人撑不太住,再多休息十分钟吧。」

现在姜枫无暇顾及其他,正在闭眼休息,等一下要由他那双眼睛担任探查的工作,现在指挥的位置暂时交给肖素子。

「那再过十分钟就出发,没有用的东西都扔下,先测试麦克风和耳机的有效範围,把状况比较差的人尽量分开到各小队,真的不行就不要勉强,海伦还撑得住吗?。」

「还可以。」叶清崚说道,接着着手去指挥调整。

姜舞绫同样注视向风雪,可视範围不超过五公尺,就算是感知也充满杂讯,对修练者而言是容易致命的缺陷,只希望对方也是一样处境,把胜利寄于天意,这违乎姜舞绫的观念。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讨厌出这种任务。」姜舞绫喃喃的说,她与陈宗翰、肖素子和破莲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她不喜欢斗争这一点。

完成最后準备,屏气凝神的再次走进风雪之中,漫漫白雪,是敌人与己方的天然屏障。

  • 名称:新潘金莲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