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 电视剧超清

根据不确定性原理,又或者称为测不準原理,是指在量子力学无法明确测量量子态的原理,然而放在生活之中,我们可以说只能十分逼近真相,却永远不会真的理解真相,不只是基于这项原理,更是人与人的认知差异。

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前进,最后得到的结果却因为过程不同而各自不同,真相仅有一个,却可以做出无穷尽的想像。

然而同样的道理不只是能放在生活,在学科上面也能见到相同的情形。

「见鬼,明明答案一样,为什幺你的对我的错?」陈宗翰不解的说道。

修练确实有助于耳聪目明,可以令人的思绪更加清晰,但这并不代表会突然变成一个数学家或化学家,任何项目都需要经过学习,需要一点天份和大量的兴趣,修练者也许比常人更了解世界,但要他用化学式去说明,无疑是叫化学家拔剑上战场一样无理。

「阿翰,我考得比你高呢。」朱士强凑到陈宗翰身后看着他的考卷,大感意外的说。

就连最后防线也失守,陈宗翰突然感到一股大势已去的感觉。

大概猜到陈宗翰心里的想法,朱士强拍拍陈宗翰的肩头,「反正你本来就不打算靠脑袋吃饭,没关係,真的没关係。」

「被你安慰让我觉得好不爽。」

「阿翰,你的分数,呵呵。」王雅婷不知道什幺时后冒了出来,捂着嘴笑。

「可恶!」

这世界最强大的武器果然不是真气也不是核子弹,而是人类的恶意。

「阿翰,需要不需要我教你怎幺解?」蔡仪婷也凑了过来,而且怀着慈悲善心。

陈宗翰感动到快要热泪盈眶,在这一片黑暗之中蔡仪婷是显得多幺耀眼,相比起来那对情侣档根本是恶魔化身。

如果是在上学期,陈宗翰的家庭老师当然是那位有着黑亮长髮的李师翊,然而现在陈宗翰必须寻找外援,做为前暗恋对象的蔡仪婷如果肯担当此重任,自然是再好不过,就算没有成效也至少赏心悦目。

蔡仪婷当然不会知道陈宗翰荷尔蒙产生的邪恶想法,在李师翊离开之后她的竞争心态也相对变淡,她是个普通的女高中生,有着女高中生应有的心情,现在最想要的则是上一所好大学。

在上课钟声响起后,回到座位。

这一节课是导师时间,吕茹洁开始收班上星期一迟交的通知回条,毕业旅行基本上所有人期待,这可说是高三少数和玩乐有关係的活动,但在交晚自习的那张回条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签了为期一年的生死状,把自己的生杀大权交给万恶的学校,成为为学业而打拼的奴隶。

朱士强最后决定接受陈宗翰的援助,打算在这个月月底结束打工,专心的认真读书。

为此朱士强的母亲还想要当面对陈宗翰致谢,是陈宗翰严正拒绝后才作罢,他实在承受不起如此大礼。

少了这项隔阂,王雅婷和朱士强的感情变得更加浓情蜜意,还曾经有次陈宗翰在图书馆后面目睹两人依偎在一起,做些情侣间的亲密小动作,看着陈宗翰这光裩大叹天道不公,而且想必王志豪也会有同样的想法。

关于目标志愿,陈宗翰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家里想法是他既然以后有很大的机会去政府部门工作,那现在最好选择商管或是社会科学相关科系,只是陈宗翰翻着厚厚一叠学校简介和入学门槛,看得一个头两个大。

为此吕茹洁还把陈宗翰叫到办公室聊了一会。

作为曾经身为执法队成员的吕茹洁,给陈宗翰的建议是以兴趣做考量,考虑到陈宗翰的在校成绩,她认为选一个相对空闲的科系也是不错的选择,况且如果真的不想再升学,反正修练界又不是靠文凭,所以其实也没有关係。

是说修练者究竟是蓝领阶级还是白领阶级啊?陈宗翰有些混乱。

被吩咐要在这星期结束之前缴回回条,陈宗翰走出教师办公室,看到一排被教官罚站的学生,以往常在学校里兴风作浪的大王那一群人不见蹤影,这时候陈宗翰才想到他们已经毕业,不晓得他们选择了什幺样的志愿?

日子还是风平浪静的渡过,蓝小雪、肖逸都没有一点消息传过来,修练界正在加速变化,政府方面也正在积极转变,透过电视新闻偶尔能嗅到一点不对劲的味道。

孙久永曾经和陈宗翰透过手机连络一次,干情报的他其实只是想要求证近期最风风火火的消息,也就是陈宗翰是历史上最年轻化境者这件事。

接到电话的时候陈宗翰正在为化学平衡伤透脑筋,不是很专心的应付着孙久永的问话。

也许别人会以为作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化境者,会是如何意气风发,或是进行着多幺刻苦的修练,在想像中,作为历史第一人的陈宗翰是低调且神祕的,每一举手投足都蕴含着深意,身影高大却又收敛于阴影之中,高高在上的让人敬畏。

然而实际上,被许多修练者所讨论的古今第一人,正被他的强敌高三化学给打得节节败退,没有一丝一毫的高手风範。

也许在战斗时陈宗翰当真是有如神助般的威猛,但除此之外,他在各方面都和常人一样,甚至更加彆脚。

人类是富有想像力的生物,常常夸大了传闻,夸张了传闻人物的厉害,其实剥去光环,很多时候大家都并无二致。

关于陈宗翰的传闻已经几乎传遍了修练界,理所当然的激起了一些人心中的傲气,叶清崚如是,王楚正如是,三大世家的弟子如是,作为在陈宗翰之前最名闻遐迩的天才少女,肖素子也是。

没道理我们都修练差不多的时间你却比我强这幺多?这话在许许多多的修练者心里不停的迴响,更何况从年纪来看陈宗翰实在过于年轻,没道理他做得到我却做不到,这时候『天才』成为了慰藉的藉口。

反正他是天才我不是,所以发生这种事情也还可以接受。

但是同样身为天才的人可接受不了这种理由。

肖素子当然不甘心,可是关于那场战斗的传闻太过火热,作为主角之一的她更不好有加剧传言的举动,再加上她心里头无法平静,才一直拖延了两个多礼拜,肖素子才找上陈宗翰。

没有事先预约,肖素子一直到离陈宗翰家没几分钟的地方才打电话过去通知,大有就算陈宗翰想迴避也会直接闯上门的架势。

陈宗翰临时接到电话,打开窗户看到肖素子就在不远处,赶紧和父母说了声午餐不在家里吃就跑出门。

天气略有一些潮湿,暑假过后的现在锋面开始南下,台湾正式进入多雨的季节。

肖素子看起来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很像,乌黑俐落的短髮,万年不变的牛仔长裤,脸上平淡的表情给人少许距离感,双手抱胸斜站着。

有些女性会给人想要保护的感觉,肖素子则明显相反,第一眼就能看出她不是愿意被人保护的女生。

中性打扮并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在于她流露出的气质,英姿飒爽的有如女中豪杰,明明看起来纤细,却不会使人感到柔弱,反而有种不能忽略警惕。

说实在话,肖素子的身材并不比李师翊差,混血儿的血统更让她天生丽质,经过长年锻鍊的身体还有天生白皙的肌肤,与李师翊是不同型的美女,也难怪会有她的亲卫队存在。

陈宗翰隐晦的扫了一眼肖素子的全身上下,是已经看习惯的简单打扮,很适合她,曲线勾勒出另类的美感,如果哪天看到她穿洋装才会大大吃惊吧。

「好久不见。」陈宗翰率先打招呼说:「你怎幺有空过来?」

肖素子没有说话,里里外外的打量着陈宗翰,和刚才陈宗翰的眼神很像,只是里面没有半分邪念,是带有不解的审慎评估。

「怎幺了?」

肖素子摇摇头,髮梢顺着摆动,「没有,只是觉得没天理,就你这模样怎幺可能会修至化境,难道说老天爷真的这幺不开眼吗?」

「喂喂,就凭你刚才那段话我就可以告你毁谤噢。」

肖素子浅浅一笑,说:「我今天来找你不用说你应该也明白是为了上次那件事,爷爷看起来是动了真怒,下达命令要把你给冷冻起来,我想这几天你应该可以说是断绝音讯了吧。」

两人併肩走着,陈宗翰一脸无奈,说:「你爷爷他还真是抓到我的命门,才多久时间我都快要被无聊死了,你有没有见过被无聊死的化境者?这里就有一位。」

「呵呵,谁叫你叫他老头,爷爷最讨厌别人不尊敬长辈,没有伦理。」

「所以你今天来是要告诉我好消息的吗?像是解除我的禁令?」

「可惜不是,我今天找你和爷爷无关。」

陈宗翰的表情一定失望得很明显,肖素子瞪了他一眼,陈宗翰说:「拜託妳别好的不学学坏的,大小姐的眼神你学得不像。」

「是吗?」肖素子耸耸肩,不多做表示。

「你今天找我应该不是要我陪你吃饭而已吧?」陈宗翰看到肖素子肩膀上挂着棉布包起来的剑,他摸摸鼻子,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果然。」

听到肖素子说明自己的来意,陈宗翰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他们走在前往境外餐厅的路上,肖素子的来意很明白,是针对陈宗翰身为化境者这件事而来。

在肖素子看来,能从陈宗翰的身上得到她要的解答,如果能够明白入道和化境两个境界之间的差异,对于她的修练肯定大有助益。

「不过被你走在我前面,还是让人不太高兴。」肖素子诚实的说。

「呵呵。」

「对于你的事情,我和师父有讨论过,我们之前知道了你身上藏有庞大的诅咒,不过看来不只是这样,师父说诅咒的确有可能赋予一个人力量,经由高人指点或灌顶也都能使修为暴涨,但唯有境界无法倚靠他人,必须自己心有所感,领悟而成,入道是入门的门槛,还说得过去,照理说从入道修至化境正常人需要百年甲子的功夫,师父花了两百年才到,按照师父的说法,按照我现在的速度最快也需要二三十年,除非我能提前理解何为化境。」

陈宗翰默默听着,心里猛流冷汗,没想到原来修至化境有这幺困难,自己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突破,到现在还搞不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会不会哪天遭天谴呀?

「关于你的状况,师父提出了三个假设,首先,阿翰你原本就是极道高手,因为某些缘故变成现在这模样,可能是强大的封印或是诅咒导致,不过看你的样子一点也没有高手风範,而且根据你的初生资料来看,你的确是十七岁,所以这个可能性偏低。」

「喂喂,我哪里没有高手风範了?」

肖素子不理他,继续说:「第二种假设,你是灵童转世,就像是哪咤是天生天养的神明降世,如此一来天纵奇才就不意外,阿翰,你是吗?」

搔搔脸,陈宗翰回说:「我是觉得,如果我是的话我应该知道吧。」

肖素子点点头,「我也觉得你不是,如果你真的是神明的话那全人类也太惨了一点。」

「……你今天是来找我吵架的吧。」

「再来是第三种假设。」肖素子拉了拉肩膀上的剑,「你是被某个极为强大的灵魂附身,你的修为和境界都来自于对方,而且你们融合的情况很好,从你的表现来看那个灵魂很可能是古代的强大战士,诅咒是用来诅咒那位战士,道子说过你身上的诅咒是用来咒杀神明,可见你体内的灵魂非常非常的强大,就这一点来看你能够晋身到化境者就不意外了。」

这一次肖素子没有询问陈宗翰的意见,看来是认定真相便是如此。

虽然没想过自己身上的祕密能永远瞒过所有人,但同样也没想到这幺快就被推敲的八九不离十,猫又全宗的见多识广是命中真相的主因。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陈宗翰没有说话,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其实第三种假设还可能衍生出另一个假设,你曾经遇过天界的役鬼师吧?」肖素子说:「那件事情曾经撼动整个高层,对于前阵子世家内的叛变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改变灵魂而外表不变,可以说是最高明的间谍,如果说你身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呢?」

陈宗翰抬头对上肖素子的眼神,肖素子的视线很冰冷锐利,想要窥探进陈宗翰的心灵深处。

肖素子从小被教导有着对于世家的责任,因为际遇这股责任感益发的强烈,她不会容忍有人破坏她的家,哪怕那个人是陈宗翰。

这个想像同时也是某些人的想法,陈宗翰的情况实在太过奇异,必须有个合理的解释作交代,要不然别说是不被信任,甚至可能被视作敌人对付。

「这该怎幺说呢。」陈宗翰其实不是不能告诉肖素子真相,毕竟他已经和王志豪说过一遍,再说一便也算是驾轻就熟,麻烦的是后续效应。

死后复生不管放在哪个年代都是件禁忌的事情,王志豪也许体会不出其中的意味,然而在修练者世家长大的肖素子可不会不明白里面的意义,这是逆乱阴阳的头等大事,颠倒生死谁也预料不到会发生怎样的混乱,这已经逾越人类的範畴,控制生死是神的能力。

「很不好说吗?」

「有点。」

「不过这一次你不说个清楚可不行,你是休想逃掉的。」

「嗯,我想也是。」陈宗翰搔搔脸颊,「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不告诉其他人才行。」

肖素子迟了几秒后说:「我会视情况决定。」

「啧啧。」陈宗翰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多绕一点路吧。」

已经看了到境外餐厅的玻璃窗,不过既然打算说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是选择在路上边走边说比较适合,更何况这场经历和天空上的云层十分匹配,都透不进光线,彷彿上天的眼被蒙蔽,才会诞生出如此怪诞的事情。

往左弯去,陈宗翰语气平稳的说:「这事情要从我们第一次碰面的前几天说起……。」

说是秘辛,但其实也不过寥寥几十个字就能交代清楚,陈宗翰依然隐去大姊的部份,把魔主残魂说成他复活的原因,不过既然不存在大姊这号人物,理当也不会知道残魂的主人是魔主。

因此,故事变成某天陈宗翰闯进黑道交易会场,砰,被枪杀,然后哗,从地里爬起来,之后就被诅咒给困扰,同时实力飞涨。

简明扼要的把可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给说了一遍,肖素子一副不知道听到这话该做什幺表情才好的模样。

猜到整件事和附身有关係是一回事,实际上是死后复生再附身则是另外一回事。

「换句话说你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嗯啊。」陈宗翰回答得很随意,毕竟这档事都发在自己身上这幺久了,除了偶尔死气过剩外,也没见有其他什幺问题,新鲜感早就蕩然无存。

「死亡药剂和你有什幺关係吗?」

还真是敏感,陈宗翰耸耸肩说:「没关係,我一开始看到的时候也很意外,值得一提的是那东西对我没有用,我注射过第一型,基本上完全无效,不过第二型倒是稍微缓解了我身上的死气问题。」

「死气问题?那又是什幺?」

陈宗翰觉得自己一下子好像说溜了嘴,瞥向身旁的肖素子,发现对方正紧紧盯着他。

「起死回生总是有一些后遗症的,就像这样。」

说完话陈宗翰稍稍解开已经成为下意识的敛息功夫,同时把紫仙玉项鍊上的生气给拨动,肖素子一下子就看懂了其中的猫腻。

相处了半年多,肖素子除了第一次瞧出端倪外,其他时候她虽然有被告诫要盯住陈宗翰,但也没有再感觉过陈宗翰身上有象徵妖异的死气。

看不出来陈宗翰原来还有如此惊人的敛息功夫,几乎可以和神偷或是刺王媲美,肖素子突然感到一阵心慌,陈宗翰背对着她,在不知不觉中把她给抛开,她心里突然有这个画面。

回过神,陈宗翰尴尬中略带点紧张的看着她。

「肖逸长老也知道这件事情,我项鍊里面的东西就是他给的。」为了不让肖素子马上拔剑毙了他,陈宗翰赶紧拖肖逸下水,有现任长老背书怎幺也比较有说服力。

看到陈宗翰的样子,肖素子好气又好笑的说:「你还有什幺想要交代的一併说一说吧。」

「小的没有其他事情了。」

「是吗?」肖素子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那你之前手上的那柄红色长剑是?」

「是赠送的,既然继承了魔……那个灵魂,也就顺便有了他的配剑,买一送一。」

「你还真敢说。」

总算是大致弄懂了陈宗翰身上的毛病,肖素子一下子也不晓得该怎幺办,告诉爷爷?那恐怕会惊动后山的老人们出来追捕他吧,比起史上最年轻化境者,活死人的身分更加骇人也更加禁忌,真的揭露出真向陈宗翰肯定会不得安宁。

以肖素子的立场他不愿意见到陈宗翰被满世界追杀,但是就这样放任不管也有违她一直以来的信念,何况还要给爷爷那边一个交代。

再一次的回到境外餐厅的前面,同时天上也开始洒下雨粉,彷彿是要这对男女尽快进屋里去似的。

「你的事情我还要再想想。」肖素子把手放在推门上说道,这个话题在进去后就该终止。

「但是你身为化境者的本领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对吧?」到头来肖素子还是纠结在这个点上,随后转头促狭一笑,「所以等吃完饭我们再来练练招吧,老师。」

老师?陈宗翰哭笑不得,怎幺他就成了肖素子的老师了吗?是打算置全宗于何处啊?

推开门,店里处在让人舒服的温度,老闆娘正烘煮着味道香浓的咖啡,一男一女坐在柜檯前面,背对着门。

门上挂着的铃声提醒有客人驾到,店内的人都望了过来,原来是熟人。

「唉呦,原来是最近风尖浪口上的小俩口,怎幺来这里约会?」姜枫甫一见面就调侃的说道。

陈宗翰倒还好,最近都被隔离起来没有深切的明白究竟是怎幺回事,但肖素子想到那些传闻,差点闹了一个大红脸。

破莲无动声色的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视线只在肖素子身上短暂停留,然后直直注视着陈宗翰。

「里面坐,最近发明了一些新的菜单,要不要试试?」老闆娘笑着打圆场。

肖素子和陈宗翰坐在他们常坐的老位子,靠在窗边里面不会被打扰的位子上,然后姜枫也不管会不会打扰到他们,拉了椅子凑近了过来。

「欸欸,你们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呀?真的是约会?」

肖素子别过脸,似乎没有回答的打算。

迫不得已陈宗翰只好开:「我们只是来吃午饭,你们才是为什幺我每次都在这里遇到你们?」

姜枫回说:「噢,你们不知道啊,这里的老闆和老闆娘是破莲的监护人,回婆家看看很正常。」

这倒是新闻,肖素子和陈宗翰都扭头看了过去,破莲点点头,证实姜枫说的话。

想到破莲传言中低调的高强身手,在想到老闆和老闆娘时不时露出的霸气,原来这一家子都是强者。

  • 名称:继承人 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