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3季全集超清

应该说以前怎幺都没有想过这个方法?我果然是古代人吗?陈宗翰握着滑鼠,反省的想。

网际网路明明这幺方便,聊天功能也很齐全,陈宗翰为什幺从没有想过要用它来联繫李师翊,搞的他时不时爆掉电话费,惨遭父母有意无意的质问。

虽然不是很愿意承认,但陈宗翰看着萤幕上和本人一样满腹牢骚的文字,心情就莫名的好转,啜了一口咖啡,和远在旧金山才刚起床的李大小姐隔着上万里程通讯。

Emily   Lee:我有打算回台湾一趟,你说你们毕业旅行是什幺时候?

宗翰   陈:是在两个礼拜后,四天三夜到垦丁。

Emily   Lee:我看看能不能安排时间过去。

宗翰   陈:你该不会有请秘书吧?

Emily   Lee:暂时还没有,Daddy希望我尽量自己处理,也算是修练。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陈宗翰相信在李师翊打出『修练』两个字的时候,和他是一样的表情,一语双关呀,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Emily   Lee:即使现在我也没有放弃修练噢。

宗翰   陈:我很期待。

Emily   Lee:言不由衷=.=

宗翰   陈:我是说真的。

Emily   Lee:……看不到你的脸,不过我猜你现在一点在偷笑,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

还当真被说中,陈宗翰赶忙收起窃笑,正襟危坐的打字澄清说:我才没有,

Emily   Lee:哼哼!

彷彿看到那张美丽脸蛋在面前皱起鼻子,作势要好好教训陈宗翰,肖素子在一旁偷笑却不帮忙。

陈宗翰靠在椅背上,发现自己真的好怀念那段时光,分隔的时间没有多久,思念之情却蔓延无边。

Emily   Lee:我该出门了,臭阿翰,掰掰。

宗翰   陈:大小姐掰啦。

李师翊的人头像显示为离线,陈宗翰一下子又变得无事可做,对于学业他全然提不起劲,未来志愿调查表就放在面前,空白栏有用像皮擦擦掉『修练者』三个字的浅浅笔迹。

「我连会不会活过下礼拜都不知道了,还要我填未来志愿?这根本欺负人阿。」陈宗翰自言自语的抱怨,说的是事实,但是却无法拿来和校方理论。

地球仍然转动,时间从不理会任何人,自顾自的以习以为常的速度前进,无论悲欢离合,无论生老病死。

可是很多时候,人争得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朝夕,是放在地球历史上显得可笑的短短一暂。

叶清崚刚从西藏回来,那是一趟十分奇特的朝圣旅程,为了增进自己的实力也为了心里的理想,他前往西藏拜访一位离世高人,力劝其出山,就结果来说很不错。

其中特别值得一书是到达第三天后的偶遇,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种不真实感。

叶清崚第一次懂的何为美若天仙,原来世界上竟然还有圣洁美丽如斯的女人,美这个词彙犹如为她量身打造,从谈吐、美貌到举手投足之间丰姿绰约的气质,就连眼界和想法都堪称不凡,叶清崚这辈子认识的其他女流都相形见绌。

哪个少年不慕佳人?哪怕不再是少年也一样。

脱俗如她,就连一向英明神武的叶清崚也像是回到当年羞涩的年纪,不礼貌的看着对方一直到有人提醒才回过神,怕是被人认为是名登徒子了。

现在可不是患相思病的时候,何况听说对方早已结婚多年,想到这,叶清崚不禁心中埋怨起岁月无情,为何不让他们两人在青葱年华相识相恋?

「李天曦……真是个好名字。」叶清崚喃喃的说,口吻虔诚。

离开李师翊之后,李天曦和大山小山辗转去了西藏,在那里有了截然不同的生活,多采多姿的程度与陈宗翰相比也不遑多让。

「清崚,你总算回来了。」一身轻便刚练完剑回来的王楚正远远看到叶清崚坐在窗边晃神,打招呼的说。

「阿正。」叶清崚招招手,让王楚正进来。

「如何?这趟西藏之旅有什幺收穫吗?」王楚正就坐在叶清崚对面,边说边打量着叶清崚。

「还不错,距离入道还差一点,按照图勒大师所说,我差的是滚火的薪材。」

「什幺意思?」

「谁知道。」

「呵呵呵。」

「你呢?」

王楚正握紧自己缠了麻布的右手,自从上次的矿坑事件之后,王楚正可以说是连同死去江姚玄的份一起努力,没日没夜的练剑,练到手掌流血结痂又再流血,最后只好缠块麻布,他说:「稍微可以理解了,关于道那回事。」

听到这话,叶清崚露出他招牌的和煦笑容,感到很欣慰。

然后两人针对叶清崚这一次的西藏之行聊着,关于邂逅李天曦的事情叶清崚也没有掩饰,直接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感受。

「真难得听到你这幺称讚女人。」

「等你见过她你就会明白我的感受。」叶清崚充满信心的说。

王楚正换了一个话题,「你听说过最新的消息了吗?」

「我中间没有停留,传送回来后就直接到家,说来听听。」

「你说过要我们其他人关注肖家陈宗翰的消息,这次我们完全不用打听,他的事情几乎传遍了修练界,名声大震。」

听到王楚正说的这幺夸张,叶清崚也提起了兴趣,「噢?他又做了什幺吗?」

「他和肖家家主打了一架,就在肖家长老议事厅的正前方广场,是大概两个星期前的事情了。」

「噢?他是做了什幺触怒那位严肃老人的事情?」

「只是听说。」王楚事先澄清后才继续说:「听说他和肖家家主提亲,就是他和肖素子的事情,然后被轰了出来,谁都知道他有多宝贝自己的孙女,在他面前说这话,无疑是老虎脸上拔毛啊,而且虽然陈宗翰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确很感谢他,但说起来你也不差,你都还没上门了怎幺轮得到他。」

听到这荒唐事,叶清崚无法忍俊不笑,「我看这种事情可信度很低吧,现在都自由恋爱了谁还玩提亲这一套,只是严肃老人看不顺眼可怜的陈宗翰道可能是真的,还有阿,我确实对肖素子有倾慕之心,但是如果我们两人的目标都是家主的话,基本上就已经没有缘份了,从古自今从没有两家家主结为夫妻的先例,可以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规矩吧。」

「真可惜,郎才女貌。」王楚正惋惜的说。

「所以我出去的这几天最大的头条就是这件事情?感觉还蛮太平的。」

「不止这样,真正离奇的是后面。」王楚正的表情显得苦涩,相信很多人听到消息后都是和他同副表情。

「噢?」

「就因为他和肖家家主的这一场架,暴露出了他真正的实力,他略逊肖家家主一筹,只是略逊。」

叶清崚一开始还没明白王楚正这话是什幺意思,几秒后才领悟过来,一脸诧异,「你的意思是说他已经修至化境?」

「经过当时在场的前辈肯定,陈宗翰是位名副其实的化境者,我的天呀,十八岁的化境者,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案例,整个修练界哗然。」

叶清崚沉默不语,他还在吸收王楚正所说的话。

过了几分钟后叶清崚才开口说:「从小大家都说我是很有天份的小孩,有修练的资质,我也这幺相信,一直到肖素子十五岁那年一举夺冠,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不是最有资质的那位,我想没关係,我追得上,几年后再遇到她,我惊觉我们之间的距离没有缩短,反而缓慢的拉长,我想没关係,她的确很有资质,那我就要加倍努力。」

两人看向窗外,微风徐徐在送。

「在今年我发现肖素子身边多了一个人,他叫做陈宗翰,看起来很普通,不像是会有大作为的人,但是慢慢的他与肖素子齐名,成为整个修练界最为人称道的两位天才,我想没关係,天赋也许是与生俱来,但是经验是由时间累积,我迟早能踏上道的门槛,和他们站在同一个起跑线,然后现在,我竟然听到陈宗翰已经是化境者,我发现我已经不能说服自己没关係了,阿正,你的想法和我一样吗?」

王楚正说:「我比你更惨,不过也是因为我从小修练的没有你勤,怨不得人,只是听到陈宗翰的消息之后,我常常在想,这世界是不是真的有才能的人就能平步青云,无能的人就只能仰视?才能真的这幺重要吗?」

「原本我心情还不错的,被你这个消息一弄,唉,我想去练练剑,连入道都还不是,化境离我们太遥远了。」叶清崚再也坐不住,站起身。

「那还真是抱歉。」

「叫上其他人,我们也不能再拖拖拉拉了,肖家一次出了两位空前绝后的天才,我们叶家可不能矮人一筹,个体实力赢不了,在整体实力可不能输。」

「哈哈,这话我喜欢,论团结力我们叶家绝对是排第一位,天才也只是一个人,真正的力量是全体的力量。」

叶清崚笑得拍拍王楚正的肩膀,心想,这话没有错,真的没有错,但我们是修练者,在那些传说强者的面前,所谓的全体力量真的有胜算吗?

叶清崚不想把这种伤心的话说出口,但他知道这世界走的速度已经加快,为了不被这场洪流给掩埋,他也必须加快脚步才行。

古来异变都是不祥的徵兆,天才也总是生于乱世,维持着某种奇异的平衡。

「语安,未成年可不能喝酒。」伊芙伸手取走王语安刚开瓶的啤酒。

「伊芙姊~」

「不行就是不行。」

「小气。」

王语安进入雷所率领的团队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不过主要重心都还是放在锻鍊异能上面,并没有跟着青鬼、雷或是韩信出比较有难度的任务,大多数时间她都在看家,今天也一如以往边看电视边用装了水的玻璃杯训练自己的能力,不过被走进门的伊芙给打断。

现阶段王语安要做得是控制住她的力量,无法掌控的力量是没有用处的,在打破了上百个玻璃杯后她总算学会如何抑制它,能做到用玻璃杯演奏出简单旋律的地步。

同时因为太长和玻璃杯接触,从雷他们其他人手上得到许多练习用的酒瓶,就这样染上了偷喝酒的坏习惯。

身为大家长的伊芙自然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因此才会时时上演这段藏酒抓藏酒的戏码。

「真是的,伊芙姊明明这幺美豔,只可惜太顽固了。」王语安偷拍了一下伊芙的翘臀,在对方反应过来前赶紧逃出了门外。

模糊的叫声传了出来,王语安再跑过一个街口回头看伊芙没追上来后才慢下脚步。

真可惜是雷的女朋友了,王语安心想,在经过温馨得事情之后她就没有再隐藏自己的性向,活的也快乐了些。

在学校方面她已经办理休学,家里是大吵了一架,最后可以说是离家出走,算起来也很久没回去看看了。

即便到了现在,王语安对于自己身为异人这件事还常常忘记,总是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也不过就是能理解音律之间的震动罢了。

雷、伊芙、小夜、青鬼、小川、韩信他们一个个都是好人,对于她这种初觉醒的菜鸟首先接触到的前辈很具影响力,他们不仅给她新的家、教导她异人如何生活,更是真心接纳她这位新成员,偶尔听说哪里有初觉醒异人被人欺骗利用,或是自以为是的大闹而被诛灭,她真心觉得自己很幸运。

可惜的是她必须和过去十几年的人生道别,要说不伤心是骗人的,也才被酒精给吸引,迷恋那短暂迷濛时无所谓一切的微醺感。

「该去哪里才好呢?」作为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她是很想去逛街抒发压力,可惜她口袋空空,在工作前也不好意思和管钱的伊芙伸手,凑了凑身上的零钱,大概只能买一杯饮料。

所以他朝大白天还有营业的酒吧走去,说不准还能遇到认识的人请酒。

打得这个主意,王语安的脚步变得雀跃了些。

「欢迎光临,啊,原来是你。」看到王语安,店里老闆的口气一下子失去热情。

「喂喂,客人上门是这种态度呀?」

「对于有能力付钱的客人我当然很欢迎,至于其他得当然是能免就免。」

「呿!」

虽然不悦,但王语安还是做到了吧檯前面,看了看才刚营业没几个人的酒吧,说:「我来帮你冲人气还不好?」

「是是是,小姑娘,你要喝什幺?养乐多还是牛奶?」

「给我一瓶啤酒。」

「不行。」

「为什幺?你们这里不是酒吧吗?我身上的钱还够我买一瓶酒。」说完王语安就全副家当都放到了桌上。

「我们不卖酒给位成年少女。」

「少来,那我之前喝得是什幺?苹果西打?」

老闆板不住脸,只好说出实情:「伊芙过来和我打过招呼,要我绝对不能卖酒给你,你也知道她不惹,她后面的雷更不好惹,我也没办法,有意见你自己去和她说。」

「可恶。」王语安烦躁的揉着头髮,正处在青春年华十六岁的少女却有着和四五十岁落魄大叔同样的烦恼,着实让旁人看着感到悲哀。

「你要的话,我请你一杯如何?」

有人说话,是在店里面一点的桌子,昏暗的灯光下坐着三个男人。

老闆抬起头看向对方,手上继续他擦拭酒杯的工作,说:「客人,这位小姑娘可是我的朋友,如果是有什幺不太好的打算,那我奉劝各位今天就暂时收手吧,等一下在来上三杯本店的特调如何?小店请客。」

「……看来你们是误会了,再有胆子也没人敢在你老邓的地盘上撒野,我可不愿意被你们异人群起围攻,就凭老邓你的名号,江湖上可没多少人有胆招惹。」

「只是大家看得起我这卖酒的罢了。」老闆谦虚的说。

王语安瞧着有事没事就找她抬槓的邓老闆,怎幺看也看不出来是多厉害的人物,瘦巴巴的样子看起经不起韩信随便一拳,说不定连小夜都对付不了。

「我只是对你们刚才提到的雷有点兴趣,你们说得是能控制雷电有着金髮的男人吗?」

「你们找雷有什幺事情吗?」这次是王语安说话。

「要喝一杯吗?我请客,就在这里应该没问题吧。」坐在桌子边,正对着他们看起来有西方人血统的英俊男人问道。

有人上门请酒,而且看来不像不怀好意,王语安没有拒绝的理由,落落大方的走了过去,离开前还不忘对邓老闆说:「紫色薰衣草,谢了。」

「年纪轻轻就喝酒,老了小心肝硬化。」邓老闆嘴巴上是这幺说,但还是调起了王语安的酒,手法娴熟老练。

「嘻嘻。」

走进才发现对方三位人高马大的男人,看起来不像善类,身上有着长年出生入死的气质,露出衣服外的皮肤看起来伤痕累累,也难怪邓老闆对他们找王语安有所警惕,四人对比起来就像是把绵羊送进野狼嘴里似的。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安徒生,这位是神枪手,这位是洛基,就像你看到的,我们是佣兵。」

「语安,一位异人。」

过去就算在烽火之地双眼仍充满希望的安徒生,已经随着未婚妻的死而消失,在陈宗翰第一次出现的的暮水镇任务里他痛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连原本的团队也崩解,生命从此走入黑暗。

浑浑噩噩的犹如失去灵魂,仅有两位生死相託的战友没有离开他,继续在夹缝里挣扎。

然而世事总是难以预料,想活的死了,想死的却活了下来,安徒生不想活了,可惜却一直活着。

不记得从什幺时候开始,安徒生大量的使用死亡药剂,几乎是致命的用量,但置生死于度外的他却依然好好活着,简直就像是上天在开他玩笑。

上一次,他没想到竟然会碰巧遇到陈宗翰,甚至是与他为敌,可是他有他的立场,佣兵有佣兵的骄傲,就算面对难以取胜的对手也不会退缩投降。

就结果来说,没有和陈宗翰正面冲突是件好事,毕竟曾经一起共患难过,谁也不愿意生死相搏。

「所以你们找雷有什幺事情吗?」

安徒生粗糙的双手轻轻的互相敲击,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动作,说:「我听说他曾经死亡药剂使用过量而中毒,可是最后却恢复了过来,我想向他请教这个方法。」

安徒生所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也确实有这档事,当时的雷藉由肖逸的治疗有效的消除了死亡药剂的作用,可是交换而来的是到现在也还没还清的债务。

王语安只是稍稍听其他人提过,毕竟那是在她加入以前的事情。

不过王语安没有坦承,而是故作神秘的沉吟,她不过是在等邓老闆上酒。

「你应该是雷的同伴吧?」

「嗯。」

「如果他还在介意之前在前镇港的事情,那他可以开条件,只要在我能力範围内我都会尽力去达成,我只需要他是怎幺摆脱死亡药剂的情报。」

「嗯……。」

神枪手沉默的看着酒杯,洛基没有说话,但视线一直在安徒生和王语安身上来回,一口接着一口的灌着啤酒。

安徒生脱掉双手的皮手套,两只手都呈现不健康的淡灰色,王语安看到这心里不禁微微发颤,仔细一看安徒生的脸也不像常人,有股木然的死亡气息。

「死亡药剂的中毒者就是这副模样,可笑的是随着我们的模样越来越不像人,身上的力量也变得更强大,就连心智也产生变化,我可不愿意在最后是以怪物的身分死去。」安徒生自嘲的说。

「你们的酒。」邓老闆把酒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安徒生身上的异状,什幺也没说。

死亡药剂是如同兴奋剂的禁药,一些人使用后会发疯抓狂,就像每种药剂都有过敏对象,对一些人来说却是最好的补品,但是随着份量越来越重,市面上渐渐难买到更精纯的药剂,同时这些受惠者自己身上出现更巨大的变化,然后一些人开始恐惧,他们拥有力量却恐惧力量的来源。

安徒生的胸前除了军牌外还挂着十字架,他相信自己会下地狱,但他希望自己是以人类的身分接受审判。

王语安啜饮着酒精饮料,思考着该不该找雷过来,只是个菜鸟的她还不明白怎幺做才对。

酒吧的门被推开,波浪捲髮的美丽女人直接走到王语安身边,说:「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然后伊芙皱了下眉头,抽走王语安想要藏起来的酒杯,「我说过未成年不能喝酒,老邓,你怎幺搞的?」

无辜的酒吧老闆低着头装作没听到,安徒生出面打圆场,说:「别生气,是我请她,和她打听一些事情。」

伊芙看向和王语安同桌的三个大男人,心里责怪王语安没有戒心,说不準对方是心存歹念。

「你认识雷吗?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他打听。」

伊芙瞥了一眼王语安,说:「认识。」

「那太好了,可以的话能帮忙引荐吗?」安徒生显然不知道伊芙。

既然大姊头驾到,也就没有王语安的事情了,让出位子,躲到伊芙的背后。

「那得看你找他有什幺事情了。」

「我听说他曾经也中过死亡药剂的毒……。」

眼前的一切对王语安来讲十分的新鲜,佣兵和异人之间的谈判,这种只发生在小说情节的事情正鲜明的上演,其中更牵涉到许多外人难明的秘辛。

王语安已经不甘于成天锻鍊能力,她冒险旅程的开始也许不尽理想,但接下来的精采正在等着她。

  • 名称:舌尖上的中国3季全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