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超清

家,是多少离人游子梦寐以求的归所。

多幺温暖的一个词彙,有家可以回去的人都是幸福的,再辛苦、再潦倒,回到家就能脱去外在的纷纷扰扰,像是黑暗里永远留下的一盏灯,是避难的港湾,拥抱这属于自己的小小天地。

陈宗翰一行人回到家里,小虎第一个窜进家门,跑到家里的沙发上腾出了一个好位置,準备继续打盹。

李师翊是第一次来到陈宗翰家里,家教良好的她显得十分有礼貌,穿上陈宗翰递过来的拖鞋。

陈宗佑赶到玄关,和小虎擦身而过,大声说:「爸、妈,你们回来了啊,哥你没事吧?」

这是陈宗佑第一次见到李师翊,他一手拿着一罐汽水一手抓着痒,头髮乱成一团,说有多邋遢就有多邋遢,毕竟在家里也没人看,他怎幺会料到今天有客人。

「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他是我弟。」陈宗翰口气十分遗憾。

「你好。」李师翊出人意料的露出笑容。

陈宗佑先呆住三秒,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头也没回的转过身跑回房间。

这下换成李师翊呆住,她大概很少被这幺不礼貌的对待吧。

「他只是害羞,别理他。」陈宗翰不以为意的说道。

「他是你弟,说话留点口德。」陈妈妈训道,看向李师翊的时候则换成另一个亲切的口吻:「师翊,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衣服你应该还有一些吧?我拿新的毛巾给你。」

李师翊点点头。

「那我去帮你开热水,过来这里。」陈妈妈半拉着李师翊走向浴室,同时也没忘记回过头对陈宗翰说:「把你穿过的衣服都拿出来,等一下一起洗。」

陈爸爸放下钥匙后把陈宗翰的行李放到餐桌上,基本上家里的事情都是陈妈妈在管,他从来不过问,平常上完班累了一天,在家里通常都在休息。

「衣服我已经丢掉了。」陈宗翰原本身上的衣服因为染了太多血,早就丢到垃圾桶里。

听到这话陈妈妈可就不开心,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浪费、不要浪费,学校的制服为什幺要丢掉?就算弄髒洗一洗就可以再穿。」

陈宗翰万般无奈,只好回答:「等下我再解释,等我洗完澡再说。」

「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师翊,这边走。」

陈宗翰家里并不常召开家庭会议,从小到大,对外的事情由陈爸爸做决定,家里的事情由陈妈妈作裁决,这平衡已经维持了十多年,两兄弟虽然偶尔会胡闹被责罚,但总体而言并不是多幺令人头疼的孩子。

电视关着,四人围坐在客厅桌子旁,上次这样做是为了让陈宗佑上补习班,虽然最后只维持了一个学期。

李师翊抱着小虎坐在沙发上旁观,陈宗翰家里和她家里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这里小而热闹,不若李师翊家里在世界各地都有置产,但是却很少有机会家里四个人团聚在一块,大多时候都冷冷清清,更不可能像陈宗翰他家几乎每天都会见上面。

同样是家,每个人的家却不尽相同。

回到现场,陈宗翰有话要说,这话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应该坦承,只是没想到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现在。

陈宗佑换了正常的服装,头髮也恢复原状,因为李师翊在场而有些紧张。

「我有话要和你们坦承。」陈宗翰难得严肃,在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有所亏欠,不该瞒着家人,但自己又不希望他们担心,一整个很矛盾,但事情发展到现在,陈宗翰别无选择反而落得轻鬆。

陈妈妈和陈爸爸在印象中很少见到陈宗翰如此认真,自己这个大儿子向来平易近人,就连升学考试时的表情也没现在严肃。

两人交换一个眼神,瞄向李师翊,以前就听说他们两个情很好,刚才宗翰还提议让这女孩到家里,难道……

陈宗翰不愧是他们两个亲生儿子,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他们俩想歪了,有点哭笑不得的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绝对不是。」

鬆了一口气,毕竟他们还没有做爷爷奶奶的心理準备。

陈宗翰被这幺一打岔,严肃的感觉全都消失,不过也罢,他说:「我要说的是,我是修练者。」

「修练者?」异口同声的困惑。

「就是你们心里想的,昨天晚上开始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修练者。」

这下陈家三人不懂了,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怎幺突然成为了神秘的修练者?

陈宗翰不再多说,伸手一挥,掌风压着陈宗佑的头髮又变成一团杂草。

「干嘛针对我?」陈宗佑气愤的说,同时还瞄向李师翊,不管怎幺想都觉得不可能,老哥怎幺把的到这幺正的妹?这比老哥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什幺修练者都还要来得不可思议?

「因为我觉得你一定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情。」

「宗翰,我有些被你搞混。」陈爸爸说:「我记得新闻说过修练者是什幺大型组织培养的人才,但你是我们从小带到大,我们可不认识什幺那样的人。」

「其实那要从一次意外说起……」

陈宗翰发现自己最近常常说到这段经历,比起先前讲时顺的多。

接下来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陈宗翰说着自己在这大半年来里的非凡经历,他隐去许多危险的片段,他得到力量的经过不再是被枪杀死而复生,只是碰巧遇到并昏迷,那些所谓打工的安全係数往上提升好几个层级,李师翊被绑架的那段故事里陈宗翰少了最后的贴近死亡,关于诅咒的部分更是只字未提。

虽然只讲了一个大概,但毕竟是双亲,那些轻轻点过的事件背后藏有多少痛苦,他们无法了解,却能感受。

很难想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大儿子竟然在世界各地赌命战斗,生活在比电影更惊险的真实日子里,突然间,他们发现原来儿子已经长大,不知不觉中,长得远比自己以为的还要高大。

感慨还是叹息?儿子踏上了征途,留在原地的反而是父母吗?

陈宗佑用见鬼了的表情看着自己那一直认为不怎幺样的老哥,这实在太突然,刚才的老哥说的故事比电影还要离奇,陈宗佑几乎是打从心底觉得这是鬼扯,但现在的时刻万万不可能如此。

「我早就应该说了,只是一拖再拖,昨晚事情整个爆发,我认为再也不该隐瞒,修练者的事情早就传遍各地。」

陈妈妈和陈爸爸想要组织自己混乱的脑袋却徒劳无功,一直以来以为很熟悉的儿子,却换了一个人似的,这份成长实在太过陌生。

「我知道你们一时间很难接受,但这就是我。」陈宗憾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宗翰,那你之前说去打工,就是做这些事情吗?」陈妈妈问道。

陈宗翰点点头,摊开双手手掌,说:「也许真的是命运吧,我不只是继承了这份力量,在这方面还很有天份,我从小到大没有哪件事情像现在这样,能够完全的乐在其中,还拥有别人没有的成就,我天生就是这块料,如果不是那一次的契机,这辈子大概也就是浑浑噩噩,在其中,我感受到我真的活着,我不是觉得过去十几年没有意义,那些日子我也很怀念,只是从来没有像现在,我总算寻找到了我内心缺少的东西。」

面对陈宗翰这一番告白,客厅里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话里充沛的活力谁都感受得到。

人这辈子都在汲汲营营内心缺少的东西,可能是某个人、某件事、某样物品,陈宗翰在战斗的时候,找到了自己,面对着自己,在茫茫大千世界里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这无疑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但这也确实太过惊人,快的令人措手不及。

「宗翰。」一直没说话的陈爸爸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注视着陈宗翰问说:「你很喜欢你现在做的事吗?」

陈宗翰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眼神十分坚定。

他已经无法想像自己不是修练者的生活,就像是被肖巖刻意驱离修练界的时候,他觉得非常难受。

「那就好。」陈爸爸笑了笑说:「我不懂什幺是修练者,你刚才说得事情都太戏剧化,我也不可能给你什幺意见,但如果你真的很喜欢,那至少我和你妈会很欣慰,就像你说的,你从小就不是个执着孩子,但现在你总算找到你的志向,作为你的父亲,我很高兴。」

陈宗翰没想过父亲会这样说,会这幺简单就接受自己的变化,他觉得自己眼眶很热,这是被认同的喜悦。

「你毕竟是我的大儿子,你都快十八岁了,我相信你做的决定。」

心中沉重的大石终于落下,这颗大石已经吊着很久,如今总算解决,陈宗翰整个人一放鬆,僵直的背垮了下来。

陈妈妈叹了一口气,接着陈爸爸的话,「既然你爸都不再说什幺,我也没什幺好说,但你要记得有事情不要老放在心里,有很多人可以和你讨论。」

「好。」陈宗翰忍住想哭的情绪,应道。

知道这世界还有人愿意不计条件的接纳你,无疑是幸福的,经过昨今两天,陈宗翰深深的明白到,虽然他的性命长久以来一直悬在线上,但他的世界其实比许多人还要美满的多。

如果说魔主的诅咒创造了地狱,那陈宗翰自己建立得就是天堂,生与死、天堂与地狱的夹缝之间,那才是陈宗翰真正存在的地方。

他不会成为魔主,只要他珍视的人在他身边,他心里就能保有一块清明,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也许不耀眼,但却长久在那,不曾离去。

李师翊和陈家人同桌坐在饭桌上,满桌子上都是家常菜,对吃遍各地美食的李师翊来讲并不具有任何吸引力,但放入口中,里面的味道却出乎意料的好,这种美味是用心去做才创造得出,是和技艺无关的味道。

隐约间,李师翊印象中曾经尝过,在母亲偶尔下厨的时候,以及肖素子做饭给她和陈宗翰的时候。

除了李师翊在场外,这依然是平常的晚饭,陈宗翰身份上的改变乍看下没产生什幺变化。

只是在震惊过后,动筷子吃饭的同时所有人都在详细问着陈宗翰,关于修练者、关于三大世家、关于他这些日子里的作为。

没想到李师翊就这样被晾到一边,和小虎一起默默吃着饭,不插嘴,听着他们一家子的热络交谈。

其中又以陈妈妈最想问到鉅细靡遗,一些她不懂得用词更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真气是什幺?做修练者能吃饱吗?你的上司是谁?你平常的工作内容是什幺?他们不知道你是未成年吗?

李师翊在一边都替陈宗翰觉得可怜,陈妈妈嘴巴上是说由你自己决定,但实际上根本放不下心,这种问法已经逼近拷问。

「妈,我现在主要是待在执法队,是比较鬆散的团队,至于上司应该说是一位叫做司马的先生,但因为执法队的特性,我们的所作所为不是对他负责,而是对整个修练界负责,所以定位上算是家主底下的门外顾问吧。」

「鬆散?」陈妈妈似乎不怎幺满意这个回答,「都说鬆散了怎幺会是一个好工作?」

陈宗翰有些哭笑不得,「妈,执法队的工作比较像是警察,因为某些原因刻意独立于三大世家,虽然我用鬆散这个词,但这不代表我们游手好闲,事实上我们很忙。」

「像是警察?」陈爸爸皱了一下眉,问说:「那会不会很危险?」

陈宗翰昧着良心回答:「不会啊,很安全。」

李师翊差点被白饭呛到,执法队哪时候是和安全扯上边的工作?据她所知,执法队是修练界里既裂缝战场后死亡率最高的工作,危险程度比海军陆战队还要高上几个百分点,会进去的不是不折不扣的战斗狂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怪人。

看看陈宗翰、关二、白髮、蓝小雪、史密斯,他们的确都是这两类人的集合体。

大概是出自于对陈宗翰的信任,执法队的话题就暂且搁下,转换战场针对陈宗翰在肖家里的定位。

被问了一堆问题后,陈宗翰一起回答说:「现在我挂在肖家门生上,是肖逸长老底下的人,长老应该可以理解成总经里之类的,总之我做得还算不错。」

「你在短短快一年内升的这幺快,不会有人有什幺意见吗?」陈爸爸以在工作领域内的见识担心的说道。

陈宗翰想了一下,好像还当真有一些人看他不怎幺顺眼,「作为修练者某种程度上修为很重要,在这方面我就是比他们强,他们也无可奈何吧。」

「作人要谦虚一点。」陈妈妈教训的说:「与人为善是再好不过。」

「是是是。」

这场晚饭就如此进行,在拷问陈宗翰与教训陈宗翰之间徘徊,看到他吃鳖的样子,李师翊觉得这顿饭吃得很值得。

陈妈妈像是现在才意识到李师翊也在场,夹了白菜到李师翊碗里,换上和蔼的表情,说:「多吃一点,这些菜是自己种的,没用农药,特别甜。」

李师翊赶忙露出笑容连连称谢。

小虎之前就在陈宗翰家里待过一阵子,对这只杂食肥猫并不感到怎样,不过当陈宗翰说明牠其实是只来自天界的虎精时,一家子的表情依然很精采。

「所以说师翊妳也和宗翰一样?」陈妈妈问:「是修练者?」

李师翊是很想骄傲的回答没错,但陈宗翰在方面肯定会打击她,因此她先瞪了一脸莫名其妙的陈宗翰一眼,才回答说:「我算是半路出家,我的师父是位天人,是小虎真正的主人。」

关于李师翊三人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她是陈宗翰的同学,从仪态来看不像是普通人,自然很快就连想到修练者上。

陈宗翰总算想到要介绍李师翊的来历,基本上能说的大概就是那些,她是他的同学,现在转学到国外,是东洲集团现任当家的大女儿,常给人距离感,但其实人还不错,嘴巴有点毒,人很聪明,可以说是生下来就注定踩在别人头顶上的天之骄女。

真的是有如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角色,不可思议的程度和陈宗翰作为修练者相当。

不过有陈宗翰的例子在先,陈家三人终究是比较能够接受李师翊超常的身份,只是在这平凡无奇的饭桌旁坐了个来头巨大的美少女,想想着实古怪。

就在刚吃完饭,收拾起碗筷準备小憩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按理来说这个时间点不应该会有人找上门,是隔壁邻居吗?还是教徒藉这次灾难大力宣扬神爱世人?

应门的是陈宗佑和陈妈妈,听玄关的声音,来的人不只一个人,而且不是邻居也不是教友。

陈妈妈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领着客人来到客厅,陈宗翰从脚步听得出来这两位客人并不是普通人,但也不是修练者。

「宗翰,应该还记得我吧,我是丁局长。」

来的人是丁朝民,旁边的看起来是他的属下。

陈宗翰不喜欢有人介入到它的私人生活,然而丁朝民已经连续两次这幺做,第一次是在他家门外派人盯哨,第二次乾脆直接闯上门,老实说他不怎幺喜欢这个作法。

丁朝民一眼就看出陈宗翰心里的想法,笑着说:「要不是情况紧急,我也用不着上门叨扰,义民。」

他旁边名字叫作义民的属下陈宗翰上次好像见过,他把手上的提袋礼盒递了出来,放在桌上。

「这位肯定是宗翰的父亲吧,幸会。」丁朝民一点也不像是个曾经在口头上把陈宗翰家人作为威胁的人,微笑的有如慈祥的退休军人。

陈爸爸伸出手来握手,不太明白现在是什幺情况。

和在场众人一阵寒暄,丁朝民才坐下步入正题。

「昨晚的事情实在出人意料。」

看丁朝民还打算绕圈,陈宗翰扬手阻止,说:「丁局长,我知道你很忙,由其是现在这种时候,有什幺大事就直说吧,但我先声明,我不认为现在是谈你上次那个提议的时候。」

丁朝民的坐姿是标準的军姿,以严肃的心态和眼前年纪不到自己一半的少年交谈,说:「我今天过来是要谈别的事情,军部需要针对昨晚情况做出对应,很可能是一套紧急的训练课程,绝对需要修练者协助,我个人希望你能过来担任教官。」

陈宗翰怎幺也想不到是这幺回事,顿时有些傻眼。

丁朝民继续说:「在对应妖异上我国军人绝对比不上经验丰富的修练者,然而谁也不知道同样状况何时会再发生,士兵们需要一套新的训练课程。」

「就算这样,你们应该要找的是三大世家一起研究,找我干嘛?」

「你说得没错。」丁朝民不否认,「我们已经提出紧急申请,我相信上面在这件事上不会拖延,但是我希望的是能给我们的士兵一个对于修练者最直观的接触,我相信上面会派人协助,但我相信不可能是抽调战场人员,更可能是一些后勤,论战斗经验,首先无疑是裂缝战场的战士,再来就是执法队成员,也就是你,我希望的训练能够不是纸上谈兵,是实质有帮助的训练。」

陈宗翰想要反驳,但丁朝民继续说:「垦丁有人拍了一支新的影片,是现场电影剧组的摄影机留在现场意外拍得,我没猜错的话上面的人就是你,显然你在这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你想想,士兵们的数量是修练者的好千百倍,如果他们能有多一分战斗意识,对整个社会而言能有多大的帮助?」

陈宗翰才见过丁朝民两次,就两次被对方堵的无话可说。

「我曾经说过你很自私,我希望你证明我是错的。」

从社会利益这个点出发,实在令陈宗翰招架不住,他确实是个冷血残酷的家伙,但这只是针对敌人而言,如果是对社会有益的事情,他的确不该推拖。

李师翊发现到,眼前的丁局长抓住了陈宗翰隐藏的弱点,那便是他残酷之下隐约温暖的心灵,就因为黑色太重太浓,白色才显得异常可贵,更应该珍惜。

没有人知道这是因为陈宗翰的灵魂与魔主融合之故,但这不妨碍别人发现这一项特质。

其实丁朝民这一落子的用意也不是完全的以大众利益着想,今天的人事变动虽然还没波及到他,但他局长这个重要的位置想必是在名单上,如果他有办法跳过三大世家直接请到有实力角逐下任长老的陈宗翰出马帮忙,这能量恐怕让人不得多多考虑。

这一下借势对丁朝民而言是一举多得,在政治方面陈宗翰依然菜得很,轻易的就被煽动。

李师翊受限于年纪,就算有出色的商业嗅觉也还不够成熟。

陈宗翰没有理由拒绝,暂时答应了丁朝民的提议,至于时间则在之后商议,有了陈宗翰口头上的承诺后,丁朝民留下名片离开,就如同陈宗翰所说,他其实非常的忙碌。

「国安局局长!」陈宗佑看着名片吓了一跳,刚才的竟然是这样的大人物?

蓝小雪没有急得打电话过来,可见各地的灾情都还在控制範围,陈宗翰作为战斗人员主要工作便是战斗,灾后重建并不在他的业务範围,蓝小雪虽然要他归队,但比起来她还有更紧急的事情要处理。

这次丁朝民代表的是军方的声音,刻意或无意的没提起反世家势力,不晓得在昨晚的事情之后他们有了什幺转变。

无论怎样,陈宗翰都没打算搅和进去,即便许多人都想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

夜晚,在妖异入侵之后的第一个夜晚,天空没有出现黄红颜色,没有恐怖的怪物肆虐,是个宁静的晚上,坠入梦乡的人怀抱着各自的梦,沉沉入睡。

  • 名称:辗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