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食种超清

陈宗翰苦笑,他能看到眼前的一切,感受到身体的每一分感受,但是却无权干涉,就像是观赏着已经完成的电影,他既不是导演也不演员,只能坐着欣赏。

魔主再一次的夺到陈宗翰身体的控制权,以陈宗翰的身分来到这个世界。

经过这几天的时间,两人的灵魂更加紧密了不少,双方的记忆彼此交融,魔主能够从陈宗翰的记忆里认出肖素子,也能感觉到陈宗翰对于肖素子的情感连接。

这是很奇特的感觉,你本身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你心里却有着难以明言的情绪反应,不属于自己,隔着薄薄的膜,却触动到心里的弦,似乎只要一个失神情绪就会钻进到体内,把他人的过去加诸到自身。

同样的,陈宗翰窥视到了魔主的回忆,到处都是残破的画面,不停转换,灌进脑门,强烈到几乎要把孱弱的陈宗翰给掩没,难以呼吸,陈宗翰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幺撑了过来,在一片混乱里他最终仍然记得自己。

魔主残魂较为强势,但陈宗翰紧守着防线,谁也不让谁,随着时间过去,他们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

现在,如果有人很哲学的问:你是谁?

那魔主与陈宗翰都是合格的答案,又或者是崭新的、尚未命名的第三个身份。

要辨认一个人究竟是谁?方法有很多,这是防盗防窃的理论範畴,但如果面对的是灵魂不同的同一个身体,方法就变得侷限且直觉。

这也是人间为何害怕天文玩夺捨伎俩的原因,根本防不胜防。

不过虽说没有明确的教战法则可以辨认,但有很简单的方法能达到目的,换了灵魂就等同改变一个人,身边的熟人自然会觉得不对劲,感觉这人性情大变,这办法虽然直白但是却很管用。

就好比肖素子就觉得现在有些怪怪的,看到陈宗翰,感觉有些不踏实。

陈宗翰平常是那种会突然整个人弹起出剑把人钉在墙上的家伙吗?好吧,就算是,那他为什幺没和自己打任何招呼,没有半点表示,过去联手时那种微妙的默契也一点都没出现。

女人比男人还要细腻敏感,对于自己在意的对象这个感觉更是成倍放大,因此肖素子可以断定陈宗翰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则还需要观察。

肖素子说:「阿翰,你是什幺时候醒过来的?完全没有预兆。」

肖素子拉了张病房里的椅子,逕自坐到陈宗翰的床旁边,陪同她的两位修练者看肖素子打算留下来,就站在她身后,脸上没有表示,不过心里对于方才的短暂交锋是翻涌不止。

外表是陈宗翰,不过灵魂是魔主,他温言说:「就在刚才,我感觉到有毒素渗进体内,才产生这幺大的反应,是不是吓到你了?」

「噢,没有,不,其实有一点,感觉阿翰你不是会反应这幺激动的人。」肖素子说道。

魔主笑了笑,说:「稍微有些激动,情绪还停留在之前的战斗里面。」

听到对方提及先前的战斗,肖素子马上想起自己来到此地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确认一个星期以前在富士山树海里发生的事情。

魔主整理了一下语言,说:「就在当时……我穿过裂缝,来到了你说的富士山树海,之后发生的便是一连串的猎杀逃脱,持续了一个礼拜。」

「所以说,天人的据点是你摧毁的吗?」

魔主颔首,「按照这个说法,没有错。」

在肖素子看来,陈宗翰没有说谎的理由,以当时发现他的情况来说,和现在的说词也十分吻合。

只不过,以一人之力挑上整个据点进而剿灭?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如果说动手的是全宗、姜方或是某位家主那还说得过去,陈宗翰?实在难以想像。

大家都知道陈宗翰很强,超乎寻常的强,前途不可限量,但是以他的年纪要说能办到这种震动世界的大事,基本上没有人会相信,可惜偏偏事实却是如此离奇。

「阿翰,你可以把那几天的事情说的清楚一些吗?」肖素子从身后的女修练者身上接过一台平板电脑,準备记录接下来陈宗翰所说的经过。

根据统计,富士山树海内发现到的天人尸体为八百一十二具,缴获兵器、法器超过千件,以常规的天人战力来做计算,这是一支实力足以颠覆一个二十万人军区,消灭日本自卫队五分之一战斗力的劲旅,如果再搭配上天人层出不穷的技法道具,就算是日本四大家族正面对上也是一道大难题。

况且现在天人在战术上以刺杀、精準破坏、情报蒐集……这些暗地活动为主,一明一暗之下日本方面也是头疼至极,这还是假设对方未拥有极道强者的前提之下做出的结论,真实的情况可能险峻上无数倍。

然而这一切却在陈宗翰的剑下灰飞烟灭,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

在这一个星期里面,魔主做的事情就是不停战斗、不停逃窜,陈宗翰也许做不到密集强度如斯的战斗,但对魔主来说却不是问题。

从製造心理压力到正面交战,尽力保存体力到计算体力的流失,在树林里隐藏身形,于风雪之中杀人无形,恐怖气息的扩散乃至于精神无形的重压,魔主不单是强悍的战士,也是极为高明的猎手。

一个人面对几百位敌人确实艰难,不过把时间拉长,分开成好几批应对,以各种方式进行杀伐,其实没有别人以为的不可能。

天人们前仆后继的踏入魔主专属的战场,进而走进坟场。

真正的难题是在血色空间里,那些奋不顾身的死者在荒漠里,宛若饥渴的狼群只想在目标的身上咬下一块新鲜的肉。

只可惜未能如愿。

战斗和休息不停反覆,肖素子做着纪录,她很难想像在大风雪里一个人面对百位天人死敌是怎样的心情?

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遭到袭击,每一次呼吸的都可能是最后一口空气,身体又饿有渴,长剑杀到发麻,白雪之后隐藏沉重的杀机,光是想像就令人头皮发麻,即便是肖素子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这等劣境里存活,更罔论反过来杀光敌人。

「你不会害怕吗?」肖素子抬起头看着病床上的魔主,彷彿看到洁白床单下哀号着的无数怨灵,在魔主身后是一片血海翻腾。

魔主轻轻勾起嘴角微笑,里面隐含着特殊的了然,是只有看过山顶风景的人才懂得的了然。

他平视着肖素子,问题的答案尽在不言之中。

同样的身体,但魔主和陈宗翰的历练差距太大,在陈宗翰年轻的脸上浮出如此表情,有着说不清的古怪,但又有别股特别的味道,一种截然不同的味道。

肖素子心头一颤,在这一瞬间眼前的陈宗翰抓住她的视线,彷彿是历经世事沧桑,在沧桑之后诞生出了一抹淡然,在他的灵魂之窗内有着孤寂高傲的灵魂,如高山耸入云霄。

比过去一同奋战时的灵犀感觉,或是在矿坑任务时不离不弃的情感还要鲜明强烈,此刻,肖素子竟然呆住。

少女情怀总是诗,肖素子也许暗中把陈宗翰与自己想像的白马王子给重合了,但却没有哪一个瞬间如同现在这般,如入魔,倘醉酒,似过电。

由于肖素子与魔主是以中文交谈,身后的两位修练者不明白发生什幺事情,看到肖素子突然愣住,魔主转头望向窗外,他们继续等着。

洁白的病房里像是突然来到春季,肖素子一直过了两分钟后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

双颊酡红,心跳加速,肖素子几乎可以肯定对方会发觉到自己的不平静。

她低下头在平板电脑上写着字,用日文整理魔主说的经过,心里却不禁一直想到方才的眼神,忧郁?痛苦?沧桑?淡然?肖素子从没想过一个眼神里面竟能包含这幺多的情感,引人深深沉迷。

芳龄十九,肖素子和同龄人一样渴望爱情,寄望于现实之中找到一位足以交付全部的男人。

因为她特殊的身分,她不可能像普通女孩那样徜徉于爱恋之中,所以她也很克制自己,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偶尔,她会想像,在未来她身边的那个伴会是怎样的人?

首先,他必须有足够的修为,肖素子是修练的天才,她最大的兴趣就是修炼,然后是煮饭、看小说,所以他还要喜欢她为他煮的饭,最好是同样爱看闲书,而且人要好看,每天相处至少必须顺眼。

到此为止,符合条件的男人在肖素子身边并不少,因此就和所有人一样,最后且最重要的是一个感觉,肖素子在陈宗翰身上隐约感觉到了这份特殊的连结,套句俗套的话来说,两人就像是冥冥之中有条红线牵引。

在眼前这个当下,红线突然起火,不是焚烬,而是加速,对肖素子而言的确如此。

少女受困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什幺责任、什幺使命都被抛开,就连她手上平板电脑内令人战慄的纪录也黯然失色,她只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没想过的很多事情都翻涌了上来,看到少年望向窗外的剪影,从没想过这是多幺出彩的一个画面。

感觉说来就来,不顾忌时间,也不顾忌的地点,直闯进心扉,窃走了少女的心。

肖素子的小心思只有她自己知道,也不知道为什幺,每个人在喜欢别另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害怕被发现,彷彿是会被揭下遮羞布,羞赧难当。

对于上个星期富士山树海里的动静,肖素子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心事而淡化,看到魔主投来的视线,她有些不自然的闪躲,同时又装作自然的窥探,寻找着方才的剎那悸动。

修为高深者可以感受到一个人生理和心理变化,在战斗时可以察觉对方短暂的空隙,无论是魔主、陈宗翰还是肖素子都办的到,同理的,他们也能隐藏起自己内心的变化,至少表面上如此。

接下来肖素子尽量让魔主说了一些当时的细节,她一边做纪录,一边在整理自己的心情。

病房内的另外两位修练者虽然听不懂中文,但还是可以从肖素子在平板电脑上做的纪录稍微理解到状况,比如眼前的少年承认天人据点是他独自一人攻破,一个人创造出惊人且恐怖的成果。

检查纪录没有甚幺缺漏之后,肖素子才把话题带入私事。

原本早就应该讲的事情却因为心神不宁而延宕,肖素子说:「就在你失蹤的这一个星期,发生了许多事情,在当天晚上,有几位天人袭击你家里,不过你家人都没事,你不用担心,师翊也在一起,已经有派人暗中保护,至于你家理财产的损失可以申报,全额赔偿应该是不会有问题,阿翰。」

魔主听到肖素子的话并没有肖素子以为的激动,毕竟魔主就算和陈宗翰有着某种程度上的情感联繫,但也并不是真正的家人,是他内心里的陈宗翰才真的提起了心又大大鬆了一口气。

「知道了。」魔主说道。

「你看起来好像没有很……。」肖素子并没有完全被恋爱心情蒙蔽双眼,她认识陈宗翰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在她的预想对方应该会很激动,甚至动了杀心也不奇怪,不管怎样都不该是现在这样无动于衷。

「没有情绪起伏很大?」魔主接口说。

「嗯。」

「因为既然你会把这件事情放到后面来说,就代表已经没有问题,既然没有问题那我也没必要担心,素子,不是这样吗?」魔主浅笑的说。

肖素子一愣,她确实有部分是为了怕干扰陈宗翰的思绪,才在做为纪录后告知这件事情,感觉于情不合,但却有着她的用意,只是没想到会被对方给看穿。

肖素子本身就不是伶牙俐齿之辈,被点破用意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点头应声,她赶紧调整心情,现在是在工作,她对自己说:肖素子,你要冷静,保持冷静,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接着她赶紧再问说:「阿翰,根据师翊所说,这次登门找上你的天人是之前你去救师翊时的那几位,根据我拿到的纪录,是两位绰号阿才和葛先生的天人,关係是师徒,没有错吗?」

「没错。」魔主说:「阿才使的是长枪,葛先生没用兵器。」

「嗯,除了他们之外还来了另外三位天人,其中一位是葛先生的妻子这点应该没错,只是关于击退他们的人,我有一些问题要请教你。」肖素子歇了一口气,继续说:「目击者有师翊、两位警察、你的父母和兄弟以及经营境外餐厅的老闆夫妇,他们是这样说的,一开始阿才和另外两位天人在屋外喊你的名字,但因为妳人不在家所以没人应声,接着阿才正面用枪攻击,打凹了铁门,之后一个不属于天人方,目前阵营不明的气息从你的房间出现,根据他们的描述,这股气息极为强悍,带有黑暗的气味,施展了一种术法,让闯进你房间的两位天人都和外面失去连接,这才促使了阿才呼叫他的师父帮手。」

魔主一边听着,表情依然显得宁静,一点也没因为故事情节的曲折而有一丝变化。

身体内的陈宗翰可没这幺好的养气功夫,听到肖素子的描述完全理解到了其中的缘由,是大姊被迫出手解救了他们全家和李师翊,一惊一乍的。

「之后葛先生和他的妻子一起出手,但是却敌不过你房间里的气息,给震了开来,最后在你家屋子的上方出现了奇特的现象,就像是渡天劫引发的现象,然后天人和你房间里的气息都一起消失,屋子也在同时爆炸,原因出自你房间里面的C4炸药,阿翰,里面有很多的疑点,你慢慢一个一个说,首先,你房间里怎幺会有C4炸药?」

魔主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是陈宗翰打了PASS过去他才明白,「是之前幕水镇任务的时候留下来的,一直放在那没动过。」

「你放一个炸弹在你家?」

不用奇怪肖素子如此疑惑的口气,除了心理有毛病外,一般正常人是不会把炸药放在自己睡觉的卧房里,这和随身携带兵器是两回事。

魔主耸耸肩。

「好吧,那你房间的那个强大气息是怎幺回事?」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对。」

肖素子打字到一半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注视陈宗翰的双眼,看不到几秒又想起之前的事情而移开,然后镇定自己的情绪,说:「那是从你房间发出,你怎幺会不知道?」

魔主似乎打定主意要否认到底,说:「我真的不知道。」

「任何一点有关係的事情也没有?」

「没有。」

「为什幺你房间的炸药会引爆也不知道?」

「我记得那是定时倒数的炸药,至于为什幺会爆炸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肖素子直觉认为对方不可能真的什幺不知道,但她实在无计可施,魔主不想讲她也没办法知道,这是一个人的自由意志。

「阿翰,是不是和你身上的诅咒也关係?」

挺敏锐的,距离红心差不到三分,可惜她问的人不是实质上的陈宗翰,露出马脚的机会极低。

魔主摇摇头,摊手表示自己真的毫不知情。

「我这次有遇到杨渊。」魔主说:「我想他还活着。」

杨渊的身分经由前几次已经曝光,确认他是天人方的一员,魔主接着说的是他关于天人夺捨的想法,关于陈宗翰和杨渊之前认识的事情稍微改变成见过面而不是被枪决,由此很容易去推断出夺捨的效果,虽然是令人绝望的结果,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报。

逗留在病房已经超过一个小时,这一趟让肖素子受益良多,不管是那突如其来的悸动,还是关于天人方面的情报与陈宗翰的新创举,都是大消息。

在日本肖素子的权力依旧巨大,她让陈宗翰先待在医院,为他重新补上资料证明和护照等等,由于之后可能会有事情需要他,所以也请陈宗翰暂时待在日本,至于他要报平安的话可以用电脑连线给李师翊,现在Skype很方便。

肖素子最后离开前望了魔主一眼,但是在她的视线内那位少年是陈宗翰无疑,有太多事情要消化的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陈宗翰的不对劲,即使有也是一闪而过。

病房内只剩下一个人,他盘腿坐在床上,旁边桌上有大量高热量的食物和蔬果,是应魔主的要求送到,用来补充流失的营养能量。

「我扮你扮的像吗?」

一点也不像,陈宗翰的声音直接在脑里传出,闭上眼,在黑暗之中还能看到一张带有焦急和无奈的脸。

「噢?」魔主也不介意陈宗翰的发言,从炸机桶里面拿了一只鸡腿,放在面前闻了闻,稍微咬了一口,试了下味道。

别把骨头也吃下去,陈宗翰说道,会消化不良,这身体的原主人可是他,不能不担心。

「知道了。」

虽然陈宗翰的记忆里也有味觉记忆,但这和实际品尝起来有着差别,多少年没真的进食的魔主,光是一桶炸鸡对他来说就弥足珍贵,感受藉由味蕾到大脑皮层再到味觉中枢的神经刺激,心里产生出了愉悦感,身体似乎喜欢这项食物,比起之前的馒头包子还要美味。

比起大姊,魔主因为佔有着身体能有五感进行更多事情,不过对于当事人陈宗翰而言可就不是什幺好消息。

魔主转战手上的水梨,清脆且富含水分,又是一个崭新的味觉刺激。

是说那个……魔主大哥,你什幺时候要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陈宗翰还是问出口了,他并不是不能和魔主争夺身体的主控权,只是那既消耗精神又很容易陷入冗长的冲突,一个身体里面有两股意识本来就不正常,他们的情况比双重人格还要複杂,不论对哪一方都不是好事。

「耐心很重要,阿翰,先让我用完餐再谈。」

魔主用餐的表情认真且享受,细细地咀嚼每一分滋味,相比之下,陈宗翰就只是一个不停倒食物的厨余桶子。

手上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魔主满足地躺在病床上,说是病房,但现在它更像是餐厅,只是有一个人不停自言自语,某种程度来说像是精神病房。

「我要先去找我妹妹,也就是你大姊,你的身体就先暂时借我。」

陈宗翰现在十分虚弱,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格,只能默默接受魔主的安排。

「别这幺沮丧,你还有机会扳倒我的。」魔主安慰起了陈宗翰,让人无言以对。

关于陈宗翰的事蹟很快就流传了开来,下毒的护士也被确认是天人派来的奸细,原本医院内根本没有她这号人物,天人们对于这次的事件同样十分震惊,给予陈宗翰前所未有的关注,把他列进了最高层级的猎杀名单内,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夺取他的性命,以奠祭死去的同胞。

捣破天人据点,是目前为止人间最大最直观的成就,理所当然的,陈宗翰被推进到世人的目光内,即便不是身处修练界也很可能听到相关的消息。

无论是天界还是死地都太过强势,人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在一片沉重的黑暗里人们最需要的就是希望,这次的事件正好符合了人们的需求,一场高明的布署,一次绝地的反攻,主角是一位实力高强的年轻人,具备着一切吸引人的要素,浓厚阴郁的云层似乎透出了光。

  • 名称:东京食种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