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社超清

访问已经延续了一个钟头,有太多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每一个说法都代表着新的世界。

「昨晚的意外没人愿意它发生,对于伤亡者和其家属我们只能抱以沉重的哀悼,愿在天之灵他们能够安息。」

「在此刻,各位观众请和我一起默哀三十秒,为了昨晚在世界各地的罹难者。」

三十秒的无声,三十秒的哀悼,三十秒的祈愿。

人死无法复生,除了少数执念过重将化为幽灵徘徊世上,大多数的死者都前往了下一个国度,这三十秒不只是为了死者,更是让生者能有勇气再继续前进。

姜子铮说:「在此,我们必须很不幸的告诉大家,这一切很可能只是个开始,最好的情况是结界恢复,一切重回原状,最糟糕的情况,我们将与另外两界全面开战,这会是远比一二次世界大战加起来还要惨烈的战争,无法预估伤害。

我们敌人是传说里的神仙妖怪,不用期待他们的仁慈,反抗是我们存活的唯一方法,这一战异常严酷,但也不用因此灰心丧志,从这一刻开始,修练界的一切将与所有人共享,我们将与警察军队协防,与各国达成联盟,深入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为了人类的未来,就如同几千年来战死沙场的先人,我们将鞠躬尽瘁。」

在同样的时间里,各国、各个文化底下都出现了同样的发言,矢志奋战。

不同于过去地球上的战争,跨界大战无论是动员的人数还是战斗的理由,都远远不是过去能够比拟,这是场无法和平沟通的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过这此时此刻,能有这种认知的人还不多。

访问结束后,各国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才出面平缓人民的情绪,就彷彿要请示过上面得大人物才明白该做什幺反应似的。

陈宗翰对之后的内容没有兴趣,一个人走到街上,今天是个不合时宜的大晴天,天空一碧如洗,黄红颜色早就消失,视线转到街上,夜里看不清楚的血迹洒满了街道,形成了乾凝血洼,尸体不再新鲜,有开始变质腐烂的徵兆,这是犹如大屠杀过后的景像。

劫后余生的人们依然不敢过份靠近,远远的,就像是有诅咒在蔓延。

善后人员陆续抵达,拉起封锁线,一台台的大货车用来运载妖异的尸体,至于人的尸体则被分放置到两个空地,一边是能够辨认的完整尸体,一边是无法辨认的碎块尸体。

在这里,距离真正的死亡极为接近,从人们的脸上很容易就能发现谁是属于哪个身分。

穿着军服的士兵分为好几个班,工作内容是汇集尸体和清洗场地,每一个人都面色苍白,手上拿着工具,超过一半被腥味薰到一边呕吐,在台湾,哪有什幺机会目睹如此残酷的场面?

相比起来世家方面的善后人员就专业的多,见惯这些腥臭事,有条不序的指挥分工。

陈宗翰拉高封锁线走了进去,一旁枪口向天的士兵马上走上前要挡住去路。

「不用拦,你回你的位置上吧。」一个叼着菸的中年男人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士兵看向自己的长官,见长官颔首就转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陈宗翰不认识眼前正用奇特眼光打量着自己的中年男人,他看起来并不如何出采,反而有些邋遢。

「姜家刘映宏,负责善后,你可以叫我老刘,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刘映宏伸出手来,说:「巴尔克兄弟小岛的那件事是我负责善后,你当时昏迷。」

陈宗翰伸出手来握手,「原来如此,幸会。」

「哪里,要说幸会的人是我才对。」刘映宏大陈宗翰走向除了他以外这里的另一个负责人方上校,介绍的说:「这位是方上校,帮忙一起善后,不然以我们现在的人力实在应付不过来。」

方上校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陈宗翰,然后再看向刘映宏,等他作出解释。

刘映宏笑着说:「如果我没猜错,陈宗翰,我还是和我老大姜枫一样叫你阿翰吧,阿翰你昨晚应该在这附近,以你的身手来看,这些妖异都是你杀的吧?」

陈宗翰点点头,算是承认。

方上校重新从头到脚打量一次陈宗翰,他从收音机有听到方才的访问,那些所谓的修练者,只是眼前的少年也太年轻了点吧?

「阿翰,你可以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刘映宏掏出他随身的小册子,拿着笔準备记录。

和后勤人员合作过不少次,陈宗翰明白他们有在作报告建档,也是因此才又出现在现场。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唯一比较奇特的只有天空上的红黄颜色,陈宗翰对此有多作一些描述,当时感知彷彿是一道裂缝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嗯嗯。」刘映宏应的声,继续抄写。

关于肥遗、怪鸟、猩猩怪的战斗魔是和弱点陈宗翰也一併告知,这些资料对于其他人来说可就弥足珍贵。

来到一只肥遗的尸体前面,方上校明白事情严重性,叫来一位记录官仔细听清楚如何对应这种怪物。

陈宗翰用脚翻过肥仪的身体,指着下颚的地方说:「这种妖异全身的鳞片都很厚,除了双眼、嘴巴外下颚是他们的弱点,两个身体会用甩鞭的攻击,力道可以翻起一台普通客车,牙齿没有毒,但是能撕咬下普通人身上的一大块肉。」

又想起王雅婷,陈宗翰的语气不禁黯然。

完成记录后陈宗翰没多做停留,回去换成吕茹洁、王志豪、李师翊过来一趟。

回到房间,朱士强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泪水弄湿了枕头,他的脑里依然无法置信这残酷的事实。

王雅婷的遗体已经交由警方保管,过没多久就回送回到家中,昨天晚上,吕茹洁亲自打电话去王雅婷家里通知这个噩耗,隔着电话线传来的泪水和哭声,悲戚的令人不忍卒听。

毕业旅行就此打断,谁都没有这个心思继续下去,今天下午就会启程回到家里。

电视二十四小时都开着,陈宗翰看到了姜舞绫,她是作为姜家对外代表出现在节目上。

肖素子回了电话,告诉陈宗翰她一切安好,也问了李师翊的情况。

「垦丁昨晚遭到了攻击,大小姐没事,只是我学校一个朋友死了。」

「请节哀。」肖素子衷心的说,哪怕今天是她这辈子说最多次这句话的日子。

「嗯。」陈宗翰说:「你那边怎幺样?」

「一团乱,本家几乎全员出动,妖异很快就被歼灭,那不是大问题,麻烦的是后续效应,在之前的计划里要走到今天完全曝光这一步至少要先花一年半载年循序渐进,而且已经是极限,谁都怕今天会出什幺乱子。」

「看来两边想要完全接受彼此,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行。」

肖素子感叹的说:「麻烦的是我们没有时间,甚至不能确定今天晚上还不会再出现一次妖异入侵,事到如今,我们知道的情报仍旧太少。」

以肖素子的身份,她考虑的层面囊括了整个修练界、整个人间,她不可能像陈宗翰只关心身边的人,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注定背负肖家的兴衰,一直以来她也从未令人失望。

和肖素子谈完话陈宗翰没感觉到一点欣慰,翻着手机里的电话簿,也该关心一下自己认识的那些人是生是死。

整个早上所有人不是看着电视报导,就是像陈宗翰在连络认识的人,各地的灾情不断传出,听到自己认识的人死于非命,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蓝小雪打算等陈宗翰先回家一趟后就要他重回队上,现在不是和家主呕气的时候,关于他身份经历的问题,迫于情况严峻,暂且都搁置一旁。

不过说实在话,一个反叛的化境者,也不是一个执法小队能够应付,化境者的实力差距十分巨大。

但也是因为陈宗翰的身分不明,要不然以化境修练者的身份理当备受礼遇,万万不该像现在这样受到猜忌。

中午,陈宗翰推着王志豪往餐厅过去,感受到更多好奇的视线,修练者因为之前的报导肯定跑到风尖浪口上去了。

李师翊早拿了一大盘与她形象不合的食物到角落一张桌上,蔡仪婷也在旁边,眼睛很红,看得出来哭了很久。

王志豪的表情也显得憔悴,打了个招呼后就没再说话,心里闷着事情。

小虎可能是在场唯一还有好心情的对象,牠才不管其他人的死活,有好吃的牠就高兴,正把培根往嘴里塞。

「一直被人盯着看。」李师翊心情不悦的说道。

「你应该早就习惯才对。」陈宗翰可不是随边敷衍,正妹走到哪应该都很吸引人眼睛。

「和那感觉不同。」李师翊稍稍皱眉,手上叉子拨动着花椰菜,「算了,我刚才和吕老师问过,我会和你们一起坐车回去,飞机现在班次很少,可能要等几天。」

陈宗翰皱眉,他到现在才注意到,抓住李师翊用叉子的右手,上面有着冻伤,原本白皙的皮肤有着淡红色伤痕,看得出来是真气使用过度超出自己能控制极限之故。

「干嘛?」李师翊要收手却被紧紧抓牢,后来她乾脆就让陈宗翰抓着手,「我有擦药。」

「你不知道过度使用真气很危险吗?」陈宗翰难得口气严厉的说:「特别是你的真气不同于其他人,带有寒气,过度使用轻则像这样受伤,重则经脉受损走火入魔,你可能像天曦姊那样被冰封妳知道吗?」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陈宗翰对李师翊生气,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李师翊太不懂得节制。

李师翊迎上陈宗翰的视线,用力抽走自己的手,说:「我当然知道,但是那种情况我能留力吗?」

陈宗翰无言以对,他心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感觉,生气、心疼、怜惜,他想要大骂李师翊一顿,希望她好好爱惜自己,远离危险。

李师翊跟在陈宗翰身边已经发生过多少次的危机事件?小虎那次、保镳工作、救王志豪那次、在葛先生面前为陈宗翰挡死,好几次差一点点李师翊就命丧黄泉,陈宗翰的确救过她好几次,但如果没有陈宗翰她大概也不会遭遇这些危险。

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李师翊觉得自己很无辜,她没有陈宗翰可怕的实力,但难道自己连做这点小事也不行吗?

陈宗翰叹了一口气,自己还不了解李师翊吗?说:「手给我。」

李师翊伸出手,放在陈宗翰修长看不出有在使剑的手上,像是要牵她起来的动作,李师翊心想,和自己的手比起来是粗了点,但是,摸起来感觉还不错。

如同水蒸气一般,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的身分,陈宗翰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真气包覆李师翊的整只手掌,渗进到细微经络里,一点一点轻柔的化开里面的淤积和伤害,从皮肤、组织到更深层的神经细胞,捧着李师翊的纤纤素手如同捧着稀世珍玉。

陈宗翰不懂医,但对于人体内的经络运行和真气运用他有着权威般的话语权,平时常常受重伤经验丰富,晋身到化境层次后对于真气的体悟也更深了一层,外科和内科他都不行,但如果是疏通经络以真气疗伤,他绝对是个大行家。

陈宗翰闭着眼睛,同桌的蔡仪婷和王志豪也注视着他们的动作,一股热气扭曲了视线内李师翊的手,无法理解这是什幺样子的现象。

手上的红色伤痕缓缓地变淡,李师翊可以感受到陈宗翰正细密的控制着他的真气,整只手掌宛若待在舒服的蒸汽浴里,所有不好的东西都从毛细孔排出。

整个疗伤过程远比想像还要花时间,二十几分钟陈宗翰与李师翊都不能乱动,李师翊几次体内真气自然想要反击,才刚动念就被陈宗翰化解开来,直接的接触更让李师翊明白眼前相貌平平的少年在这方面有多高的造诣。

「好了。」陈宗翰睁开眼,这种细活还真费神。

李师翊赶紧抽回自己的手,被陈宗翰捧着这幺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果然差很多,原本的异样感和生涩感觉都消失,冻伤的部分也变浅变淡。

「谢谢。」李师翊有些彆扭的说道,小虎抬起头动着耳朵,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

午餐吃到一半,之前的剧组人员和旅馆的经理突然现身,原来是为了答谢陈宗翰的救命之恩,当红演员的身分自然引起了一阵骚动,梁家颖和罗贝贝来到陈宗翰他们面前,「听说你们要离开了,感谢你之前救了我们剧组所有人一命,祝你一路顺风。」

「不客气。」陈宗翰站起来和对方所有人握手。

电影成为现实,活生生的案例就在眼前,有话说现实比小说还要惊奇,同样道理也可以用在现在。

「你有没有考虑过来拍电影?」罗贝贝对李师翊说道,以李师翊的外型确实足以胜任这个工作。

李师翊摇摇头,说:「没有兴趣。」

「可惜。」不只罗贝贝剧组内其他人也同样感到惋惜。

聊了几句后梁家颖他们就告别离开,同桌的蔡仪婷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王志豪只说他刚才打了电话,几个认识的人死于昨晚的混乱,心里很难受。

在这样的气氛下陈宗翰与李师翊也没了食慾,早早回到房间收拾行李。

陈宗翰帮朱士强打了一些饭上来,即使悲伤一直不吃东西也不是办法。

「我不饿。」朱士强躺在床上低声的说。

「多少吃一点。」陈宗翰把餐盘放在床旁边的小桌子上,「在一个小时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你除了房间里的还有其他东西要收吗?」

「没有。」

王志豪靠在窗旁看着窗外,手枪摆回轮椅底下,身上盖着毯子,光线照在脸上轮廓分明,但是过往的朝气却荡然无存,整个人如同一下子老了十岁。

从他接到电话后就变得死气沉沉,可以想见那是对而言很重要的人。

感受到陈宗翰的视线,王志豪说:「她是我哥的一个朋友,其实我们小时候就认识,她大我六岁,只是不常混在一起,是一个就算和你的大小姐摆在一起也毫不逊色的女生,很有个性,从我认识就像个男人婆,但是异性缘却出乎意料的很好。」

没有理会王志豪故意的揶揄,陈宗翰想起在去年校庆的时候,王志豪说过他喜欢他哥哥的一个朋友,被他和朱士强取笑说是御姊控,看来那个人就是王志豪现在说的她了。

「我很喜欢她,虽然我知道她根本没把我当作对象考虑过,但我还是很喜欢她,她很有正义感,喜欢打抱不平,警察大学毕业,现在正在实习,是在保护一个小女孩的时候身亡,很好,至少小女孩保住了,我想她一定很高兴,至少……保住了。」

王志豪的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悲伤,滑下两行清泪。

听着他的话,陈宗翰发现原来王志豪是照着那个女生的轨迹在走,偷偷的爱慕对方,循着对方走过的路径,看着这一路上的风景,像到她和自己拥有相同的经历就暗自窃喜,那个当下的王志豪只是一个羞涩的小男孩而已。

只是如今梦碎了,碎裂的再也无法修补,生死永隔,这份真挚的情感化为锋利的刀,划着王志豪的心千疮百孔。

王志豪没有再开口,望着窗外,回想点点滴滴,美好的曾经在佳人远去后留下的,仅有剧痛,

看着自己身旁两位死党,陈宗翰深深明白自己的幸运,他有能力保护自己爱得人,光是这一点就比其他人幸福的多。

原来,魔主赐予的不单是诅咒的宿命,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是反抗命运的强大力量。

王志豪没有和他们一起回程,他由亲戚负责接送,在离别前,王志豪抓着朱士强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的他,彷彿要他回过魂一样,眼神十分坚定,没有说话但一切尽在言外。

「不知道下次什幺时候会再见面。」王志豪对陈宗翰说道。

「希望下次别再发生这种见鬼事了。」陈宗翰拍拍他的手臂,「你多保重,赶紧复健好起来。」

然后三人就此分别,向着不同目的地前进。

回程的路途上除了交通管制外没在遇到其他意外,车上的同学或是在睡或睡不着看的窗外的风景,偶尔看到遭受破坏的区域,同学们别开眼,似乎心理无法再承受一点悲伤。

司机打开广播,少了王雅婷的车内异常的安静,没有多余的交谈。

台湾各地到世界各国的重大新闻如潮水般涌进,全国停班停课,股市暂停交易,汇市资金涌向美金和人民币,黄金价格高涨,各国正式进入戒备状态,许多修练者的大名不时出现,三大世家掀开了遮纱一角,从许多层面显现出千年底蕴。

军警各界收到最高任务,被要求务必配合持有三大世家核可签章的来人,临时成立了战时指挥所,并且进行了一波剧烈的高层动荡,几乎没有反抗机会,许多被认为不适任的原长官不是退休就是调到不重要的职位,手段之狠厉令所有人措手不及。

党派大佬放下矛盾,同时高声呼吁民众保持冷静,这一切只是单纯的职位轮替,所有人理当应该配合,为了更好的未来。

四十四位大小官员下岗,七十八位收到调度通知,就在这幺一天之内。

没有爆发大规模抗议,没有哪个人出面挑起事端,一切都安静的可怕。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幺事情,而且再也不会感到意外。

高速公路比想像空旷,只花了六个多小时就回到台北,走下游览车,看到熟悉的校园有人不禁流下了泪,谁会晓得本该愉快的旅行竟然目睹了世界巨变的瞬间,更有人从此天人永隔。

本该清静的校园里来了不少的家长,他们探着头,都焦急的在等待自己心肝宝贝回来,看到彼此,大声的叫着名字。

他们重新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无论平常有多叛逆的孩子现在都紧紧的挨着自己的父母,毕竟还只是高中生,毕竟血浓于水。

李师翊抱着小虎拉着行李箱,这里没有人会等她,方芹和李家涛都在国外,李天曦更还在西藏,妹妹李师涵正乖乖躲在某处,但至少她还有小虎陪伴。

王雅婷的家人没来,朱士强的妹妹和母亲眼睛噙着泪,看到朱士强的模样都十分心痛。

「宗翰!宗翰!」

陈妈妈和陈爸爸挤过重重人群来到陈宗翰的面前,看到自己儿子平安无事,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爸、妈,我没事。」陈宗翰心里觉得很温暖。

「好好,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陈妈妈摸着陈宗翰的脸,像是在确认他完好无损。

「宗佑还在家里等着,我们赶紧回去吧,回到家里比较安全。」陈爸爸说道,接过陈宗翰手上的行李。

在离开前,陈宗翰回过头唤说:「大小姐,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李师翊就算回到社区公寓也没有其他人等她,空荡荡的,她迟疑了一下,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爸妈,就让她暂时住我们家可以吗?」

「没关係。」陈妈妈不是第一次见到李师翊,说:「我们很欢迎你来。」

陈宗翰再说:「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说。」

「晚点再说吧,才刚下车回家休息一下,洗个澡,你们这次都辛苦了。」陈爸爸说话的同时也看向李师翊。

「好吧。」

四人离开人群,往家的方向。

  • 名称:节操社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