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学生会长超清

距离最后陈宗翰失去消息已经过了三天,中间甚至还有一天是他的生日,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手机打不通,也没有人回报消息,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整个人就这样人间蒸发。

最后目睹陈宗翰行蹤的是蓝小雪和庄坍,在关渡指挥部看到他冲进天人製造出来的空间裂缝里面,之后就渺无音讯。

陈宗翰失蹤的事情瞒不住陈家人,接连的打击对他们而言异常沉重,先是屋子莫名的被毁,然后重要的大儿子又不知所蹤,陈家两位家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根本无计可施,修练界对他们而言只有陌生。

李师翊打断原先的行程,在附近旅馆租了两间房间,帮陈家人安顿下来,同时自己也一起陪在他们身边,除此之外能做的也只有打几百通电话到陈宗翰的手机,。只是一直都没有回音,事实上陈宗翰的手机已经报销。

所以他人到底是在哪里?

没有半点回音,就连是死是活都令人不禁怀疑。

按理来说,能杀死陈宗翰的存在已经不多,最起码不会是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到身亡或是失忆,再排除自杀和健康状况问题,从国民死亡量表来看能选的想目已经不多,只不过就他莽撞的冲进空间裂缝再加上目前失蹤的情形,情况着实是不乐观。

黄金救援时间是七十二小时,虽然陈宗翰的情况不一定是需要救灾队,但对一个没一丝连络失去蹤迹的人言,七十二小时已经久到足以让人觉得事情不对劲到坐不住。

在这黄金救难七十二小时里,也发生了不少事情。

天人的袭击某种程度上在三大世家的预料中,除了在关渡指挥部有陈宗翰与庄坍外,其他重要的军事据点也都被隐密的派驻修练者,因此在陈宗翰遇袭的那一个晚上,同一个时间点里人间与天界展开正式的一场交锋。

单究结果来说,当晚的结果算是平局。

从开始到现在,人间方面一直处在劣势,这次的部属总算是有扳回一些颜面,更因未料到对方应该是集中攻击在中华区,把国外的强者也一併调来,虽然损失了不少设备硬体和军人,但也因此搏杀了不少的天人。

原本,三大世家可以用更明确的方式来守备这些据点,但同样也会减少计画的效果,可以说人间取得的这第一场小胜利是以军人们的尸体铸成。

至于陈宗翰所待的地方为何只有陈宗翰一人,而且也没被告知相关计画,不是他被一些人给下套就是意外疏漏。

蓝小雪对此发出严正抗议,上层给的说法说这只是一个无心小过,原本就没预料到陈宗翰所待的地方会被当成目标,况且庄坍当晚会过去就是一个弥补措施,再况且以陈宗翰表现出来的实力应该是不会有问题,况且之三,以陈宗翰的年纪如果知道计画而露出马脚让计画毁于一旦,是所有人都承担不起的风险。

蓝小雪的抗议被轻鬆带过,从古至今,除了敌人外大概没有哪位化境者如此不受重视,不,应该说是受特别对待,陈宗翰的修为以恐怖的速度跃升,在从小就抱成一团的世家里的确是个异类,肖素子有高贵的血脉,以天才之姿君临到肖家高层是实至名归,但路边突然出现的普通人却想空降到肖家内部?修为的提升是阻止不了,但这不代表肖家就不能排斥陈宗翰,直接下黑手是办不到,但暗中使些绊子倒也不是问题。

相较起来执法队因为超然的性质反而单纯的多,蓝小雪对于世家檯面下的斗争实在没有兴趣,也不是她这个小人物所能插手,被扯进那场乱流的是陈宗翰他自己,蓝小雪即便作为陈宗翰对外的窗口也没办法处理这种难题。

因此除了陈宗翰失蹤的事情之外,修练界也流传着各式各样的消息,相比起来陈宗翰的失蹤反而不引人注意,不同于之前的是,这次的行动是完全秘密,在报章媒体上都没有一点新闻。

其实世家方面也很清楚,自己得胜的方法有些失德,对于天人方面的消息也就暂时封锁。

这几天并不平静,天人以玉质小刀来去自如,虽然用计得逞,但这方法下一次便不管用,和天人间的战斗也没有因此停止,战后的抚卹和重建更是一道难题。

整个世界在任何时刻都发生着转变,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混乱时节,已经不能用风吹草动来形容,在世界各地刮起的是狂风暴雨。

在陈宗翰失去蹤迹的五天后,日本富士山树海里发现大量的战斗痕迹和为数不少的尸体,从服装上暂时判断都为天人,从战场付之一炬的情况可以想见当时发生多幺惨烈的大战,富士山树海更因此少了四分之一面积,大量珍贵的树木成了灰炭。

之所以会发现这里的异样还是因为有一位自杀者到树海想要自尽结果意外发现不对劲,出来树海报案才发现到这场被隐藏起来的大战。

日本方面的世家很快就交手了后续处理,虽然有小道消息流出,但总之是把整件事情给尽量压了下来,限制附近所有的出入。

富士山树海从以前就确实隐藏着奇特的磁场,天人针对这一方面下手,设立据点,隐藏起众多的气息,这也是到之前为何没有人发现的原因。

因为是被临时发现,天人来不及撤走据点里的囤物以及整理树林里的战场,就匆忙的离开,让日本的世家一下子接收到了天人很大一部分的资源,其中没有花费一兵一卒,战果辉煌。

其中最重要的是没有被完全毁灭的通天路,那是被设置在地底据点深处的一个路口,由特殊的晶石构成,看起来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但在周围雕刻着玄奥难辨的祕法,天人在空间方面的技术一直领先其他两界,如果能在通天路上面研究出什幺端倪,即便只有一点也是长足的进步。

除此之外,在据点内还搜索到少量的玉质小刀和一些法器,作为战利品缴上到日本最大的两大世家,安倍家、神代家,到场的鉴识人员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搜索整个据点,那怕是一粒灰只要有可能是产自天界都必须严加保存,人间与天界的情报悬殊实在太严重,一点点的资讯都非常必要。

然而随着搜查进行,他们在据点发现了一个活人,就在食品储藏库里面。

看模样是位少年,就躺在一堆火腿肉上面呼呼大睡,可以想见他和这场无人知晓的风波肯定有很大的关连,也许从他口中还能知道这一切的情形,虽然他现在口中只有嚼到一半的火腿肉。

陈宗翰从被发现到后就一直醒不过来,日本方面确定他不是天人后就把他转移到专门的医院,虽然身体检查没发现任何异状,但他人却没有一丝要醒过来的迹象。

作为重要的证人,陈宗翰的真实身分自然也是一大重点,被发现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几乎不能蔽体,身上更没有可以证明身分的证件,亚洲人不开口单凭长相实在很容易搞混,也因此经过两天的时间他们依然停留在确定国籍上面。

不过后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

肖素子最近一直滞留在日本,听到富士山树海的动静自然有些关切,对于从天人据点找到的少年也有点好奇,一看到医院传来的照片,嘴巴正在喝的茶差一点没有形象的全吐在IPAD上。

这下完全省掉了找人和比对身分的功夫。

一个星期之后,陈宗翰总算是有了下落,肖素子不只在中华区的修练界享有不错的名声,在日本同样很被人尊重,有了她的确认,陈宗翰的身分水落石出,转送到高级的病房休养,只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叫醒他。

肖素子大概猜到那和陈宗翰身上的诅咒有关,必须陈宗翰自己解决,在此之前他打了电话和远在台湾的李师翊报了陈宗翰的平安,让一直提着心的他们总算放下了心。

从关渡到富士山,横跨千里,陈宗翰原本以为自己是跑到了中国东北,当时他看到的简体字是日本字才对。

至于中间发生了什幺事情,陈宗翰本人并不是完全的明白。

只能说是魔主的一次暴走,办到了按理说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以一人之力屠尽了当时在场的所有天人。

彷彿不明白何谓倒下,一个人战斗着,全身浴血,享受这场回归的盛宴,。

任何违背常理的存在都会令人产生畏惧,魔主更是恐惧本身,当他立誓成魔开始,他就无法以一般的常规视之,这次带给了天人们深沉的绝望。

从和天人们的战斗中脱身后,魔主循着食物的味道来到天人们的据点,之后又是一场乱战,得胜后的魔主走进到食物处存库补充能量,进行在意识深处的另一场大战,一场更血腥、更缺乏人性的大战。

血色空间里,残阳如血。

不知为何一开始是陈宗翰主导意识,幽泉持在手上,进行着一场场生存之战。

在陈宗翰支撑不下去后,换成魔主上场,实力立即翻倍,敌人大军如蚁群涌现,拼命的挤到身边,只为可能从魔主身上咬下一块肉。

血沫飞洒,满场尽是腥臭。

之前从没有在血色空间待的这幺久过,彷彿时间没有在动,彷彿战斗会持续到永远,魔主与陈宗翰不停的转换,在战斗的同时也在争夺主导权,到最后都快要分不出来究竟谁是谁。

婴儿在刚出生时意识并不健全,在离开母亲的子宫后首次接触这个世界,藉由接触慢慢的形成出明确的意识,随着年纪而成长,人的意识从混沌到慢慢清明,进而诞生出一个真正的自己。

在遇到大姊之前的陈宗翰也许真的无足轻重,名副其实的小人物,但这不代表他就应该被随意替代,魔主是魔主,他是他,没有谁比谁重要,没有谁更应该存活于世。

道理其实说不通,血色空间里无法超生的怨灵们,无法承认杀人兇手依旧存在于世的事实,拼死地要把对方拖进地狱,不管是魔主还是陈宗翰都无所谓。

他们寻求的既是复仇也是解脱。

不停踩踏生命向前走,回首过去,尽是满山遍野的尸骸,把所有挡在面前的障碍毫无道理的一律施予杀戮的手段,如此单纯。

一个人杀了一个人,他是杀人犯,是坏人,一个人杀人很多人,他是杀手,是恶人,一个人杀了成千上万的人后,他算什幺?英雄?还是魔王?

任何借口下,任何理由,任何情绪下的杀戮,都是罪……杀戮没有借口,罪恶无法迴避,有因,就有果,造就果的因,是每个个体本身的选择,陈宗翰与魔主创造的因,必须由他们自己承担,来面对这如潮水蚁群的复仇大军,被困在血色空间,给予死者复仇的机会。

没有什幺极限不极限,在能够挥剑的每一个当下就尽情挥剑,逆天如魔主也无法保证在这围攻下能活下来,不过,这世界本来就没和善到会给诅咒对象机会,保证什幺的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因为我杀了你,所以你来找我报仇,这合情合理,但我不愿意被你所杀,这是我拥有的权力,我有权利反抗,即便罪恶如我。

血雨不停下着,唯一的敌人却仍然不死,鏖战继续,以生命祭献。

地狱的业火不属于地狱,如落叶飞花,在空气中轻柔飘动,致命而神秘。

陈宗翰闭着眼,用感知感受着死面八方冲来的敌人,他感觉的到对方充满怨恨的怒火,那是多幺想把他挫骨扬灰的神情,死不足惜的狂热。

这和陈宗翰无关,和魔主有关,如果魔主有哪怕一丁点同理心,早就应该羞愧自尽,可惜世事不如人意者众,魔主屹立不摇的活着,甚至还想要复活。

幽泉划出绝妙的痕迹,一剑斩开所有临身的敌人,再次埋葬死者,开启下一段轮迴。

见惯这一如往常的场面,在这生生死死没有分界的空间,陈宗翰发出一声叹息,魔主持续咆啸、战斗,永远是这幺唯我独尊。

日本某间医院病房,肖素子跟着日本修练界的熟人来到这里,床上躺着的果然是他,老是成为事件中心的陈宗翰。

最近和他碰面的场景怎幺老是发生在医院,频繁的像是重症病人。

不过看情况似乎没有什幺问题,一脸安详的熟睡,除了需要打点滴维持营养之外不需要其他医疗设备,唯一的问题只是睡眠周期稍长,不过类似的问题以前也发生过,肖素子并没有其他人以为的担心。

和肖素子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位日本的修练者,一位是和肖素子一样腰间繫剑的女武士,另一位是他的兄长,同样是以剑法见长,在日本以武士刀为武器的人比在中国用剑的人还要多。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女武士好奇地看向陈宗翰,对方的模样远比他想像中来的没有特色,实在难以和中华区里最近锋头最健的年轻修练者划上等号,还有这次的事件,传闻中现场宛若人间地狱,而他是唯一的倖存者,更可能是唯一知道详情的人。

男武士没说什幺,看到肖素子望着陈宗翰的侧脸,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陆陆续续他有听说到这位传闻人物,关于他的事蹟仅是一件就让人咋舌,当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实在使人难以面对。

就样貌来说这人看起来确实不算怎样,但想到他背后的辉煌事蹟,大概也只有这种顶尖人物才能赢的佳人的倾心吧。

再想想自己,想在剑术上胜过肖素子这目标到目前都还没办到,说起来还真的有些惭愧,男武士不是唯一心仪肖素子的人,肖家的宋从闻便是其中之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来就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要配得上肖素子基本上不太容易。

肖素子短髮俐落,英气十足,然而在英挺气质中还带着股少女的美态,惹人沉醉,剑技师承名门,修为冠绝同辈,与美貌并存的是她不甘人后的清寡性格,如此英武人物生在古时候必定是史书上记载的女中豪杰。

之前肖巖和陈宗翰因为肖素子大打出手的八卦早就传进日本,弄得许多男性心碎,只是目前还没有人当面向肖素子证实过,不过看肖素子现在的关心,有时候不明白真相才是真的幸福吧。

好运的家伙,男武士心里嘀咕。

如果可以,像之前李师翊那样陪到陈宗翰醒过来好像也不错,肖素子突然冒出这个念头,然后对于冒出这个念头的自己感到十足不好意思,是怎幺回事?太久没见面吗?竟然有这种令人害羞的想法。

肖素子觉得脸颊有些发热,用手挡着脸。

「现在要换点滴。」一位护士请肖素子他们退后,拿着手上新的药瓶要替换点滴。

陈宗翰也不晓得什幺时候才会醒过来,肖素子更没有时间一直停留在这里,现在她应该要以肖家代表的身分和日本这边协商这次天人据点的相关事宜,来探望陈宗翰只是其中一个流程。

身上背负的责任越多,就越没有自己的时间,肖素子现在便是如此。

虽然只有单方面,但看到陈宗翰没有事感觉是挺不错的,至少心里的不安稳能放下来,如果李师翊和陈家人要过来这边也能透过她。

「我们走吧,待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肖素子说道,看到护士换完点滴,也打算告退。

「阿翰,我们先走了。」出自于习惯或是礼貌,这句话肖素子是用中文说,视线望向躺在床上的陈宗翰。

然后她看到陈宗翰坐起了身。

「阿翰……」

肖素子的话还没说完,陈宗翰整个人从床上一跃而起。

暗红色的长剑从右手掌伸出,狂暴的气息宣洩而出,直冲向在场的众人。

肖素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手放到剑柄,身形微微一沉,瞬间变成一把尚未出鞘的利刃。

她身边的男女武士反应慢了一些,手才刚摸向日本刀,陈宗翰已经逼近到身边,和医院的宁静背景完全不搭轧的狂暴气息,猛烈冲击,让心神产生短暂的空档。

肖素子直视着陈宗翰染红的双眼,只要一个反射动作就能拔剑,算着陈宗翰的动作。

在肖素子的视野里陈宗翰的动作缓缓变慢,每个细微变化都在掌握内,淡红色真气才要碰到肖素子就立马溃散,两个人的距离只剩下一步。

受到战斗意识的牵引,流萤剑离鞘,以她最擅长的拔刀术。

浅光飞逝,锐利的在空间中留下淡影,以为正要开始的时候已经结束,快得更上一层楼。

但肖素子下意识瞄準的却不是陈宗翰的要害,这判断让陈宗翰有了腾挪的空间,擦着剑,整个人如流水穿过,速度未减。

一个清明,一个狂暴,截然不同的两股气息擦肩而过。

肖素子一击未中贴上陈宗翰的脚步,流萤剑返回斜斩向陈宗翰的背后,这时候男女武士拔刀跟在后面,劈出剑击。

身上穿着病人专属的绿衣服,幽泉执在手上,瞄準的是那位护士。

护士看到迎面而来的危险,鼓起全副气势,在陈宗翰的面前她只觉得自己如巨浪里的小船,随时都要翻覆。

「阿翰!」

肖素子的声音比剑快,冲过他们防线的陈宗翰却没有一丝停下的打算。

护士背后就是走廊墙壁,所有可能的路线都在对方的覆盖下,无处可退。

手上的药瓶早就掉在地上,护士右手成手刀状,迎面对着陈宗翰的颈子斩去,她一咬牙,选择同归于尽。

只是就算想要同归于尽也必须有这个本事才行。

幽泉贯穿护士的右肩锁骨,让她的反扑变得无力,剑上猛烈的气劲把护士整个人压在墙上,摧毁了她所有退路。

然后陈宗翰再左手握拳往后一荡,把袭来的攻击消弭。

肖素子的流萤剑停止在陈宗翰的颈后,冰凉感来自剑本身也来自背后那人的杀意,两位武士双手握着剑,直指陈宗翰。

「这是怎幺回事?」肖素子问道。

看刚才情况,陈宗翰根本不像病人,她没有把握制的住对方,就算抱持着杀意也很困难,这里是医院,可由不得陈宗翰乱来,只是究竟是怎幺回事?陈宗翰终究是发疯了吗?

护士嘴角流血,身体机能被压制,就连想动根手指都异常困难。

「药里有毒。」

肖素子大惊,视线转向被陈宗翰刺在墙上的护士,看对方的表情,似乎真的是这幺一回事。

这幺大的动静惊动到了医院里的其他修练者,听到肖素子用日文转述,众人看向那位护士的表情变得很微妙,一些人知道陈宗翰的来历,更觉得里面有许多问题。

护士被押走,陈宗翰收回幽泉回到房里,有问题的点滴自然也被拿去化验,才刚醒过来就发生这样的事实在让人不悦。

医院医生检查了下陈宗翰的身体,确定没有问题后就让肖素子翻译情况给陈宗翰听,基本上是说这几天他的状况,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办出院手续。

医生离开后病房安静了下来,肖素子直盯着陈宗翰,而后者则看向窗外稍嫌昏暗的风景。

「阿翰,你确定没有问题了吗?刚才你直接出手攻击真让人吓一跳,用说的不就行了。」

「只是习惯。」陈宗翰说道,微笑地看向肖素子。

「习惯?你什幺时候养成这种习惯?」肖素子疑惑的问。

「很久了,早就根深蒂固。」

肖素子满脸不解,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总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 名称:我老婆是学生会长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