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一挥间超清

庄坍还活着?陈宗翰没去思考其中的可能性,当事情发生在面前,机率已经失去意义。

在最后确实没有看到庄坍可以说尸体的东西,当陈宗翰他们离开时庄坍仍然活着,被留在那诡异又暗无天日的地下,甚至炸掉洞口掩埋住一切,把最后一线生机给完全斩断。

地底下,那是隔绝离世界的方外之处,作为孕育生命的光线也被挡在外面,那里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在那种绝地庄坍又是如何活过来的?经历了什幺?

没有人知道,黑暗包覆住秘密,见不了光。

庄坍是活过来了,但是就某一个层面来说,原本的庄坍已经死了,回来的不再是原本的他。

庄丹,也就是庄坍的妹妹表情显得很忧心,她说:「我大哥他以前很可靠,而且很好笑,从小我们一起长大,他常常逗我们这些,照他常说的是小萝蔔头们,我很喜欢那样子的大哥。」

许久没来到境外餐厅,这里还是一如往常,给人时间流动缓慢了下来的别样感受,今晚店里来了不少形形色色的客人,轻鬆的古典乐小声放奏,围着围裙的老闆和坐在吧台前面包着斗篷皮肤颜色不太正常的人小声说着话,不只是他们,和音乐不搭调的气氛正小心翼翼的酝酿。

修练者、奖金猎人、妖异、鬼魂,境外餐厅欢迎各式各样的客人,唯一需要遵守的原则便是这里禁止一切打斗,就如同店名,这里是境外,俗世纷争都必须搁在店门外。

会想要且有能力开这幺一间特殊的店,做为老闆和老闆娘的两人在背后肯定有着特别的故事。

陈宗翰拉回自己的注意力,今天他不是来做店家访问,视线放在坐在他对面的女人上。

「大哥回来后我们当然很高兴,原本都以为他……,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他变得不一样,他变了一个人,变得很安静,不是静谧宁静那一种安静,而是带有压抑感的无声音,表情变得僵硬,原本像是太阳温暖的大哥不见了,现在的他和冰川一样死寂。」

很少有人会这幺形容自己的哥哥,陈宗翰觉得有些新鲜,他和庄坍原本也称不上熟,不过是在碰巧在那悲剧一般的任务里同行,成为目睹庄坍生前最后一幕的其中一人,不过只是这样的关係就已经比起其他人还要特殊的多。

何况庄坍还活着,情况也就变得更加弔诡。

「他有说他发生了什幺事情吗?」陈宗翰暂时放下手上的叉子问道,他今天的晚餐是沾了不知名酱汁的菲力牛排。

庄丹看起来已经没有一开始的紧张,不是很有胃口的用着斜管麵,对陈宗翰的问题摇摇头,「他只说他在那里遇到了师父。」

「师父?」

庄丹回想了一下说:「嗯,我没有见过,可是听他说起来是个非常强大的人,只有在他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情绪变得起伏。」

「所以你来找我是希望?」陈宗翰现在的心情不错,不单是总算有修练界的人找他,而且还是位清秀漂亮的女人,荡到谷底的情绪有翻扬的迹象。

「我想确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里面说不定有大哥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你等一下有其他事吗?」

比起回家去和考卷奋战,陈宗翰自然愿意坐在这里吃饭说话。

对于脑里记忆最好的比喻就是电脑硬碟,可是那却不如何中肯,人的记忆容易被情感左右而改变,时而模糊时而扭曲,矿坑任务时的遭遇更是离奇,很多事情都聚在那时候发生,青年才俊的死、首次碰面叶清崚、叶明水的耳语、另一个自己、姜舞绫的吻、肖素子的拥抱,陈宗翰现在都没有把握自己记的得当时就境发生什幺情况。

「那我尽量说,有些部份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搞懂。」

「谢谢。」

「我记得任务的一开始是从有人探查到矿坑里有类似空间裂缝的波动,我们一群人带着一位异人小女孩进去里面,可是没多久局面就完全脱出掌控……。」

庄丹全神贯注的听着,几乎没有打断陈宗翰的叙述。

前前后后大概说了半个多小时才讲完,而且还说的模模糊糊,不过陈宗翰在任务期间本来就没和庄坍有多少交集,那些部份概略过去也无妨。

「在之前我和素子小姐谈过,你们说的大致上都相同,问题果然是出在那个地方,我猜大哥说的师父应该就是那里的主人,大哥被留下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杀死,而是被收为徒弟,直到最近才出来。」

庄丹的猜测基本上已经八九不离十,只是没想到猫又全宗才是真正把对方唤醒的人,也猜不到庄坍口中的师父其实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大人物,庄坍的事情不过是小小余波。

陈宗翰晃着圣代用的汤匙说:「听起来满合理的。」

转念一想,按照庄丹的推论,那些诡异的现象都是由某个人一手促成,陈宗翰突然莫名的感到背脊发凉。

庄坍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看看时间陈宗翰与庄丹也该告别。

庄丹玩着手掌间的咖啡杯,露出一开始遇见陈宗翰的那种紧张模样。

「怎幺了吗?」陈宗翰困惑的问道,庄丹的神情令他猜不出来是怎幺回事,他还没有自信过头认为第一次见面的女性会仰慕他到神色扭捏,可是这种要说不说的样子实在吊人胃口。

「我还有一些问题,可以问吗?」

「问吧。」陈宗翰拿起自己的侧揹书包,揹在肩膀上做好了离开的準备。

「你……真得是化境者了吗?」

说完,庄丹直盯着陈宗翰,他今天特意过来拜访其中并不是没有确认传言的成份在。

没想过会有这幺突然一问,陈宗翰怔了一下才说:「没错。」

「所以传言都是真的啰。」

庄丹看起来很兴奋,一扫刚才说到自己家大哥状况时的郁闷。

「什幺传言?」

「最近大家都在传说肖家出了一个超越素子小姐的天才,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境者,虽然我不知道化境者是什幺,可是听我爸说那是修练百年也不一定能到的境界,况是你还这幺年轻?」

陈宗翰感到很不好意思,搔了搔脸,这些讚美放在他身上实在有些言过其实,不过是运气好了一点罢了。

「听说你还和家主打了一架?」庄丹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补充说:「和那顽固老头。」

顽固老头?原来他们背地里是这幺叫肖巖,说起来陈宗翰还是当面叫他老头,没有任何立场说话。

「算是吧。」

「所以你和素子小姐的事情也是真的啰?」这里似乎才是重点,庄丹两眼发光,正为自己掌握到第一手消息而兴奋。

「什幺事情?」陈宗翰想到人类的丰厚想像力,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大家都说你是去向顽固老头提亲,老头震怒对你出手,想想也是,毕竟是人家一手拉拔长大的独生孙女,结果你同为化境者的事情却也曝光了出来,我听当时在现场的人说那场面真的是非常火爆。」

噗!

陈宗翰几乎要仆街,真相是怎幺能够扭曲到这种地步?

「咦?你怎幺了?」

怪不得在那之后肖素子都不连络陈宗翰,就算通了电话也只匆匆说几句,让陈宗翰还觉得有些受伤,原来是因为这些流言的搞的鬼,想来依肖素子的个性对这种事情一定是尽量躲远。

肖巖的针对里面肯定有成份是不满这流言的内容,可偏偏他们谈话的内容又不适合翻出来澄清,一股火就都泄在陈宗翰身上,让他现在可说是孤苦无依。

「我说这也和事实差距太远了点吧。」陈宗翰好气又好笑的说。

结果到最后庄丹似乎还是没有很相信陈宗翰的澄清,比起乏味的真实,大多数人对八卦传言更有兴趣的多,陈宗翰最后也就放弃说服,反正对象是肖素子的话自己可以说是占了便宜。

然而也不单只有庄丹在问,陈宗翰藉由她知道了一些最近修练界内的风声,据她所说,有许多传说级的大人物都赶到了前线,庄坍的师父便是其中之一,暑假结束后一些有潜力的年轻辈都没有回去学校或工作岗位,现正接受严酷的修练。

然后一些没被证实的小道消息,陈宗翰的事情是最火热的一件,其他还有像是叶清崚一组人攻克邪派集团,声势如日中天,姜枫在前线做出贡献,还有就是某些陈宗翰不认识的人做了某些厉害的事。

一个人走在路上,陈宗翰明白到自己早就不是什幺普通高中生,修练界才是他的归宿,才是他的舞台。

山雨欲来的味道日渐浓厚,担心、害怕、恐惧、祈祷,许多情绪混杂在一起,整个世界在他暂时抽出局的时候在加速运转,大家都走在未来的路上,可是谁也不知道未来生做什幺模样。

人间、死地、天界,三方大战已然无可避免。

在人潮里仰起头,黑色天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在遥远的另外两边是否也有同样美丽的星空?是某也有同样徬徨的少年仰起了头,试图穿过夜幕看清自己的命运?

今天的农民曆上可能用红字写着宜见客,陈宗翰感受到一股气息正在接近,身边四周都是普通人,一辆黑色奥迪驶过,在街道的另一侧有人等着他。

陈宗翰皱眉,那是带了点不解和不甚喜欢的皱眉,他没想过来找他的人会是对方。

王子豪、张芸真以及其他四位没见过的男人站在街道的另一侧,其中王子豪和张芸真对着陈宗翰露出不是很自然的微笑,前者有些亲近,后者有些尴尬。

平心而论,陈宗翰不怎幺喜欢王子豪,就是因为那家伙王志豪才会牵扯进他们複杂的里世界,现在也才会必须冒着下半身不遂的风险进行手术,甚至王子豪还欠他一条命没还,照着先后顺序,王子豪可说是完全在找陈宗翰麻烦。

他才懒的理会王子豪有多幺伟大的理想,又有多少人像王志豪那样崇拜他,在陈宗翰看来他就是个麻烦製造者。

用拇指比向后面,陈宗翰的意思很好了解。

有人在跟蹤他,如果连这点都发现不到陈宗翰也太愧对他的战斗经验,按照心情好坏,陈宗翰说不定会狠狠教训对方一顿。

王子豪在其中一位表情刚正像是刚走出办公室的男人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男人对领口的麦克风下达命令,后面跟蹤陈宗翰的人也就转头离去,躲过一场无妄之灾。

王子豪伸手指向左边,无声的询问陈宗翰说:要不要谈一谈?

陈宗翰稍微迟疑了一下,后来还是点头。

无视店门挂上Close的牌子,一伙人走进到小巷子里的饭馆,柜台前面没有老闆也没有服务生,店里只有几位穿着正装看起来不一般的男女守在出入口,从无论坐姿还是站姿他们暴露出来的破绽都比常人减少许多,那是下意识的防卫表现。

来者不善,陈宗翰心里冒出这个念头,不过比起戒心他更多的是感到疑惑。

如果说这是个请君入瓮陷阱的话,也太肤浅到态瞧不起陈宗翰,或许那些守在店里店外的人对常人有很大的威吓力,可是对陈宗翰来讲装饰的意义还比较大,想要对付现阶段的他,请先调一支配有坦克战机的军队过来。

「请坐。」说话的是方才王子豪耳语的男人,看来他是这一次促成会面的主要人物。

不过陈宗翰的注意力不在对方身上,而是在在场除了他认识的人以外的异人上,对方看起来和揹着书包的陈宗翰一样与身处的环境格格不入,对方是个像小吃摊老闆的矮胖男人,陈宗翰第一眼就觉得他卖的不是鸡排就是盐酥鸡,弄得他肚子又有点饿。

「丁朝民,国安局局长,陆军二级上将,说起来我算是你的上司,不过我想你并不在意。」

丁朝民有股军人特有的剽悍气质,坐姿英挺笔直,就像是古今对军人的形容顶天立地那副模样。

可惜就如同对方说的,陈宗翰真的不如何在意,军人在国外确实是备受尊敬的职业,在台湾却相去甚远,陈宗翰更是因为经历许多就连那份年纪轻轻该有的纯真敬意也蕩然无存,与其尊敬军人,陈宗翰更尊敬留守在裂缝战场上的将士。

「你好。」陈宗翰客气的说。

「等一下进行的将是隐密的谈话,我们没有在这里见过面,我希望你能够理解。」丁朝民双手摆在桌上说道。

他接着又介绍他旁边的分别是国安局的人事处和资讯处处长,看起来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审慎观察着陈宗翰。

最后自我介绍的是那位矮胖男人,他友善的像陈宗翰伸出手,笑着说:「戴学安,如你所见我是名异人。」

「你好。」

古怪的组合,陈宗翰看不懂他们之间的关联性,对方有国安人员、异人、修练者,可说是包含了组成这个世界的三项要员。

「我想你应该很困惑,不明白究竟是怎幺一回事。」丁朝民微笑的说。

陈宗翰颔首算是承认。

「你不觉得现在的世家拥有过度的权力吗?」丁朝民没等陈宗翰回答继续侃侃而谈:「世家的权力大过各国政府,俨然是个怪物,凌驾在我们头顶上千年的时间,渗透进我们的生活,我想在这一方面你比我清楚的多。」

简单几句陈宗翰就辨认出了在座其他人的立场,从他第一次遇见王子豪、张芸真就明白他们的主张,之后王志豪认同他们的理念而加入,在王志豪受重伤的那次行动里陈宗翰更是看到许多有志青年一同到姜家办事处前面抗议。

历史上的革命常常发自于校园,从年轻知识份子身上併发出不屈的热情,不过仅仅是如此还不够,年轻人的力量在任何社会都还不及以憾动政权,在背后支撑他们的是老练且仍然抱有理想的有力人士,丁朝民就是个典型。

看到他们就像是看到冰山一角,在海水之下肯定埋藏着更大的力量,只是不晓得是否有能力与千年世家抗衡,然而这两股庞大势力的碰撞肯定不会轻轻带过。

「现在是民主社会,就连中国都已经开始趋向民主,我不知道你对历史有多了解,在辛亥革命后军阀割据,那原本应该是摆脱世家控制最好的机会,可惜没完全挣脱掉那道枷锁,之后是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斗争,三大世家在居中扮演着协调的角色,不知不觉中所有人又再次陷进世家的控制内,一直到现在,网际网路兴起,增加了资讯透明度,世家内部面临动荡,脱离控制的机会再次来临。」

陈宗翰对三大世家的历史并不熟,只大略明白在热兵器开始兴盛之后三大世家隐居到了幕后,民主的启迪可是一项催化要因,并不难理解他们为何会想摆脱世家的掌控,毕竟没有人喜欢自己的上面坐着强势且不可忤逆的存在。

「你们到底是谁?」陈宗翰问道。

在座其他人相视一眼,由戴学安开口:「我们是一群反对世家专制的人,就像你看到的,我们里面的成员并不限定身分,朝民是我们在政府里面的伙伴,有政府方面的介入无疑令我们手上的筹码更重了许多,还有是像我游散的异人,或是像芸真不属于任何世家的个体户。」

想到之前总统府前的抗议行动,那果然是一场敲山震虎的戏码,府内的沉默代表了当权者的态度,从情况看来世家最后是选择让步。

仅仅是一介高中生的陈宗翰,就算修为再高也没有足够的政治嗅觉,看不清里面有多少暗地的利益交换和黑幕,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是新闻报导里那幺简单直接。

「所以你们是反对世家的人,我可以这幺理解吗?」陈宗翰问。

丁朝民的双手做成拱桥的形状,回答说:「根据中华民国的宪法,世家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应当,这种错误的情形已经延续太久,我们要做的不过是矫正,这是每一位国民的权利和义务。」

好吧,陈宗翰承认对方说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随着越熟悉更能理解到三大世家的存在的确很畸形,权力过份扩张,临驾于法律和人权之上,特别是现今社会採用的是民主制度,修练者这种现代贵族本不应该存在,更不应隐身在世人面前,欺瞒世人。

「这一次的接触是我请子豪帮忙牵线。」听丁朝民提到自己王子豪用英俊的笑容回应说:「我想你既然是志豪的朋友,想必也能够理解我们,对了,我昨天去看过他,对于你帮他安排的手术我非常的感谢,我从芸真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是场运气很差的悲剧。」

「嗯。」陈宗翰不鹹不淡的回应,那一次的事件造成不少当时来抗议的人员伤亡,他们并不是为了理想而献身,他们的死是场无奈的意外,没有热情热血,只是悲剧。

丁朝民看得出陈宗翰对王子豪似乎有些感冒,接着说:「在现阶段,我们需要的是更多支持我们理念的同伴,而且最好是能有足够的影响力,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现在需要便是三大世家内部的人马。」

「所以你们找上了我?」

「是的,你正是我们最理想的人选。」丁朝民说:「你的出身和我们其他人一样来自普通人家,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相信你能够理解我们的想法。」

听到这,陈宗翰开始觉的肖逸之前做的掩饰工作是不是太粗略的一些,随便就被人查到底细。

丁朝民看出陈宗翰表情有异,露出一点微笑说:「我们国安局也不是白领薪水,比对你之前的资料再询问你以前的相关人,就能看出你的背景有多少水份。」

陈宗翰耸耸肩,丁朝民继续说:「我们也知道你是隶属执法队第三小队,以你的年纪这种成绩可以说是非常惊人,我直接说了,我们需要你的加入,你觉得如何?」

陈宗翰有一种自己变得突然炙手可热的感觉,继卫家兄妹后他们是另一组直接要求陈宗翰入伙加入结成一致战线,各个势力都在紧急备齐人马,準备在某个重要的时间点大展拳脚。

如果说陈宗翰是一把利刃,那重要的便是这把刀究竟握在谁的手上?

「我会认真考虑的。」陈宗翰的口气并没有像话里那样认真,调整着侧背的书包带,看起来随时準备离开。

在他看来这一席话还挺有道理,但是却和他的初中有着违背,他的目标是变强、是战斗,他并不认为丁朝民可能给他这样的环境待遇,这也许才是他无法离开修练界的真正原因吧。

听到陈宗翰不怎幺感兴趣的回应,丁朝民稍微瞇起眼睛,放轻声音说:「如果说,我们以你的家人当作威胁的话,你觉得怎幺样?」

几乎是一瞬间,店内的气氛产生巨大落差。

陈宗翰的手伸向丁朝民的脸,杀气慑人,仅仅是手掌却比任何武器都还要使人恐惧,没有谁怀疑在下一个瞬间丁朝民就会惨遭不幸,甚至在他们眼里已经看见丁朝民惨死的错觉。

天花板上的灯光变得暗淡失色,无以言表的黑暗在空间里侵袭,侵入进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庞大的压迫感蹂躏着所有人的动作,就连思考都变得艰难。

犹如黑夜突然降临,凌厉至极的气势登时掩盖住一切,万籁俱寂。

  • 名称:弹指一挥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