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蛋超清

王雅婷死了。

就这样在陈宗翰离开后遭逢不幸,朱士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蔡仪婷哭的呜咽说,当时候旁边街道的影子里出现一只两个身体的大蛇,蔡仪婷被吓得动弹不得,是走在她后面的王雅婷发现,推她一把,结果王雅婷死了,她却活了下来。

罪恶感几乎要压垮她柔弱的身躯。

陈宗翰无能为力,就像他救不了王雅婷,他也找不到任何话安慰蔡仪婷,只能交给班上其他女同学处理。

吕茹洁身为医疗能手,开始帮忙一些伤患处理伤口。

几位老师开始清点学校同学,总计有十七位罹难,这还是有陈宗翰、吕茹洁、小虎掩护下的才能有这种数目,其他垦丁大街上的游客陈宗翰猜死亡人数大概介于两百到三百之间。

陈宗翰救不了所有人,就像他救不了王雅婷一样。

李师翊板着脸和几个老师帮着吕茹洁打下手,在场有两位躲进旅馆内的游客有着医疗背景,拿了旅馆里的急救包也领着几人帮忙处理伤患。

现在已经没有陈宗翰的事,朱士强身上披着一件毛毯,王雅婷依然在他怀里,没有人去动他们。

王志豪的情绪找不到地方发洩,神经质的转着手上的手枪,和陈宗翰一起看着窗外。

已经感觉不到一点妖异的气息,幽泉回到陈宗翰体内,他玩着手上的手机,一直没有消息传给他,这种感觉很不好。

「那个,你身上的伤口也处里一下吧。」说话的是一位护士,她踌躇了一下才走到陈宗翰背后问道,她有看到陈宗翰之前的表现,这绝对不能以常理度量。

陈宗翰摆摆手,说:「我没受伤。」

「可是你的身上。」护士欲言又止。

「这些不是我的血。」陈宗翰的衣服上早就找不到一点乾净,被妖异的体液喷洒得面目全非,所谓的浴血奋战大概就是这幺回事。

「噢…噢噢……好的。」几乎可以说是逃离,护士拿着急救箱仓皇离开。

「你先去洗一个澡吧,这样也不是办法。」王志豪说道。

「嗯,也是。」

电源和水暂时都没有问题,陈宗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路上所有人都避开了他。

就连一些班上的同学都不敢和他说话,他的样子太恐怖,心情也很差,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氛围。

所有人都看着电视,拨着手机回家,有些地方的基地台损毁连不上线,这些人拼命得换号码拨打,希望能够听到自己亲爱的人没事的好消息。

新闻上,所有节目都在对这恐怖现象提出各种可能解释,记者连线到各个灾区,每个画面都凄凉的令人不忍卒看。

「接下来的画面是这次垦丁记者冒着生命危险捕捉到的画面,在拨放之前请各位观众做好心里準备,有年纪不满十二岁的孩童请家长陪同观赏,好,那请导播开始放映」

画面并不像平常摄影机那样清晰,垦丁大街上空无一人,只剩下零星的灯光和满天的红黄颜色。

摄影师沿着大街上快走,看到地上摊着的肥遗尸体停下脚步仔细拍摄,特别注重在上面骇人的伤痕,然后继续向前走。

过了转角,看到眼前的景像,画面剧烈晃动,摄影师连退好几步,然后跌坐在地,镜头也一併向下拍着柏油路面,感受得到摄影师的震惊,几秒后摄影师才重新恢复,拿着摄影机一步一步小心的向前走。

满地的尸首,堆成一个圆型的小坡,墨绿暗红的鲜血体液流了一地,十分黏稠,可以看到里面形状各异的内脏器官。

画面上可以看到天上的冷月和这满地的妖异尸首,杀戮的气息隔着电视扑上鼻头,依稀能嗅到那浓重的腥味。

影像到此结束,回到摄影棚,美丽的女主播表情略显苍白,而且显然不是因为妆的关係,她说:「我们无法得知垦丁在刚才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这些怪物究竟是被谁杀害?但我在此衷心祈祷在垦丁的人们都能平安无事。接下来是下一则报导……」

看到这新闻的人回过头见到陈宗翰,他们心里模糊的明白这一切是出自谁的手。

陈宗翰没有说话,心理依旧塞着朋友死去的悲伤,对于其他事情,他无法也无心去管。

回到房间,把衣服扔进垃圾筒,水龙头的冰水洒在身上,重新体会到了什幺是活着的感觉。

人必须藉由外在才能理解自己,就连是生是死也不是自己说得算。

陈宗翰对于自己的死,有着和别人不同的漠然,怕死,也不怕死。

但对于别人的性命,对于他人的死亡,他依然无法承受。

如果当时他在,王雅婷不可能死,他不应该离开他们,原本以为小虎和吕茹洁在就够了,但不对,明明可以不用这幺悲伤,可以不用哭泣,但现在……

如果陈宗翰那时候选择护着李师翊他们到旅馆,那王雅婷会活下来,但那个抱着电线桿的少年、那十几人的剧组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会死。

陈宗翰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以为的那样自私。

一拳打在墙上,打出一个凹陷,拳头分毫无损。

有时候连无法受伤都是一种悲哀,连用痛来麻痺情绪也办不到。

旅馆的经理指挥服务人员免费提供在场每个人宵夜和毯子,今晚很多人睡不着,也不愿意回到床上,在大厅里互相挨着身子,寻求这寒夜里的一点温暖。

新闻上,世界各地的灾情没有一点隐瞒的传到每个人的眼前,就连消息管控最为闭塞的中国也是同样情况。

这无疑是人类的浩劫,每一则新闻都是一桩悲剧,官方出动了军力,务求在明天早晨以前了结这场灾难。

然而在这些灾难的后面,人们隐约看到的不是他们熟悉的军队或是警察,反而是打扮各异的男男女女。

他们没有统一的服装,他们没有统一的武器,每一个人乍看下都和常人无异,平时擦身而过也不会留意,但在这个危急时刻却一个个显现出高强的身手。

一把在现代沦为艺术品的古代兵器,到了他们手上却化成恐怖的凶器,还有那动作,快到要放十六倍慢动作才能看见,手中无形或是发亮的力量,比所有枪砲还要有效,比警察可靠得多。

彻夜未眠的专家分析着在全世界突然出现的怪物和这些人,然而这些无名的人除了型态各异的不知名力量,在他们之间找不到共通点。

然而让电视前观众讶异的是,这些神秘的人似乎不少,就存在你我身边。

不时有人偷瞄向陈宗翰、吕茹洁、王志豪和李师翊,毫无疑问的,这四人就是新闻里正密切关注的神秘人,吕茹洁不在厅内,其他三人和小虎不停受到众人视线洗礼。

新闻画面换到台湾的国防部长身上,记者不停追问,但他只是安抚却没做出正面回应。

「事到如今,没想到整个修练界还是保持沉默。」王志豪被陈宗翰移到一张沙发椅上,轮椅做久毕竟不太舒服。

陈宗翰手里转着手机,蓝小雪刚才打来一通电话让他不要轻举妄动,除此之外毫无消息。

他不担心肖素子,家里他也拨过电话,除了受到震惊外没有其他问题,至于肖家里或其他认识的人,陈宗翰就没有一一过问,很多人应该正在战斗,他打算在一切结束后再作连络。

王雅婷的尸体已经移走,朱士强依然昏睡得不省人事。

蔡仪婷靠着李师翊,时睡时醒,偶尔会传出啜泣声。

李师翊看起来有些疲惫,她拥着蔡仪婷,一直没有阖上眼休息。

「过没多久,我猜是在解决掉这些妖异的时候,家主大概就会出来说话,而且是真正的在人前亮相。」陈宗翰注意到空中的颜色正在消淡,黑夜重新一点一点夺回天空的主权。

「所以现在只能等了。」王志豪轻轻的说:「等到明天早上,整个世界就变样了。」

「是啊。」

「你可以睡一下,我晚点再叫醒你。」陈宗翰对李师翊说道。

李师翊轻轻摇头,说:「我不想睡,睡不着。」

他们都睡不着,心里的滋味很複杂,目睹了世界改变的瞬间,红黄颜色的灾难垄罩,如同暗幕厚重的拨不开,黎明遥遥无期。

旅馆里有人带了笔电连上网路,Youtube上世界各地的恐怖事件都被火速传上了网,其中有个在冰岛的影片拍得特别清晰,角度上意外精準,把当时的情况给记录了下来。

在港口涌进恐怖的海怪,然后一个穿着燕尾服像是刚从宴会现场跑出来的优雅男人,宛若指挥家动着双手,接着异象发生了,潮汐海浪捲上天空,狂风怒号,海怪惨遭蹂躏。

浏览人数在短短一小时突破百万,Youtube甚至好几次因为伺服器超载而连不上。

「这是真的吗?」楚轩华、梁家颖和其他几个人拿着电脑问向陈宗翰三人,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屏息,他们都很好奇这一切,而能够解惑的只有陈宗翰三人。

「那是魔法,魔法是真实存在的。」陈宗翰肯定的回答。

魔法从来不是幻想,只是真正能够掌握的人实在太少,市面上氾滥的小说又太多,使的魔法脱离了现实。

「所以阿翰……你会的也是魔法?」楚轩华就像是第一次认识陈宗翰,问道。

陈宗翰摇摇头,回答说:「我是个剑士,在中华区魔法被称为法术,能用法术的是术士。」

「照你这样说来,和你一样的人很多?」

「不算很多,但也不算少,实际人数我也不清楚,那得问长老或是家主才会知道。」

「长老?家主?」

陈宗翰愿意回答他们的问题,这比起新闻上的臆测可信得多,众人开始围了过来,面对着未知危险,他们希望至少明白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不要像街上的可怜人,死得不明不白。

没有无止尽的罪,也没有无止尽的恐惧,再长的黑夜都有破晓的一天,时间是药也是刀,面对的是白天也是现实。

妖异被赶尽杀绝,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任何被发现了的妖异怪物都被处置,不管是经过什幺手段,下场就是灭亡。

这是难捱的一夜,然而这却只是开始。

很久没有动静,躲藏起来逃过一劫的人们开始走出家门,冷清的街道面目疮痍,有如经过了战争洗礼,异样味道依然淡淡的残存。

更多的人则是走在息以为常的家门口,一切都没有变化,新闻网路上的坏消息就恍若一场恶梦。

陈宗翰的桌前放着大量的三明治,李师翊就坐在他的身边,简单洗过澡后她长髮还带点湿润,两人正用着早餐,大厅内的所有人都看着电视、看着时间,在等待。

每一台电视节目旁边的跑马灯都写着準时九点钟官方会给昨晚一个的正式回应,因为时间差每个地点的时间不完全相同,但只要在中华区,所有人都在等待同一个说法回应。

气氛压抑,不安的躁动着。

九点。

每一台的画面都切到同一个摄影棚内,画面里没有主持人、没有无谓的布景、没有任何众人熟悉的面孔,只有三个男人坐在桌后。

陈宗翰认识其中一位,是肖巖那张严肃的面孔,既然其中一位是肖巖,那另外两位的身份是不言而喻。

姜子铮、肖巖、叶梧,即便没多少人知道,但他们的确是整个地球上最有权势的当权者之一,是实际掌控着世界命脉的大人物,原本,他们绝不可能在人前现身,但是现在却有了意外。

作为上一代的修练强者,三人身上都有着浓烈的战斗气息,其中更以有戊守裂缝战场经验的叶梧为最,姜子铮作为三大世家之首,反而是乍看下最不像战士的一位,是个有年纪但年轻时肯定令不少女人着迷的英挺男人,叶梧身材比另外三人都要矮要瘦,和肖巖一样满头的银髮,以模样来看肯定看不出是叶家家主,但唯有那对眼睛,锐利无比,从年轻时候就没人敢小看他。

肖巖看起来没有陈宗翰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苍老疲惫,他坐在姜子铮的左手边,不怒自威。

姜子铮面前摆着讲稿,他原本低着头用手指在上面对字,现在他面对着镜头,开口用他沉稳的声音说:「我想大多数的各位并不认识在座我们三人,但是在今天之后,你们肯定将无法忘怀,要谈论昨天晚上发生的入侵事件,不免要提起我们是谁?我们在做什幺?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不过在说明这一切之前,我必须回到一切的源头,告诉各位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那才是真正的历史。」

「夏商周是充满传说的时代,其中一个大人物我想大家都听说过,姜子牙,历史记载为周朝的开国功臣,是有名的军事家,小说风神榜的主角,但他的成就远远不只如此,姜子牙是现代修练体系的创立者,是姜家的开山祖师,同时也是为有开天闢地大能的术士。」

停顿了一下,留下时间给观众消化。

「我,姜子铮为姜家第八十二代家主,我左手边的同为修练界三大世家的肖家家主肖巖,我右手边为三大世家叶家家主叶梧,姜家从姜子牙创立后便延续至今,经历了五千年传承,肖家、叶家也是相同的悠久。

回到原先的故事,在姜子牙创立姜家之前,修练法就已经存在,到如今没有人知道究竟谁是第一位修练者,只能从留下的文献上了解到修练法存在了很久很久,在商周时代则是最为鼎盛的时期,法力高强者甚至被封为神仙。

文献上没有指出战争如何产生,我们只能明白当年修练者为了许多原因连年征战,强大修练者之间的战争是我们现在无法想像的,有开始便有结束,在最后,我们姜家的祖师爷姜子牙以大能分开三界,修为高强者进入天界,妖魔鬼怪被打入死地,其他人则留在人间,从此三界不相往来,这便是一切的起源。」

相信到现在为止,很多人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是什幺神话故事?

「然而分开三界的屏障并不是完全的坚固,留有裂缝,其中应该是当年祖师爷施法的地方成为了最大的一个裂缝,坐落在真正的青城山里,与死地连结,几千年来三大世家戍守裂缝战场俨然成为责任,是所有修练者的责任,一直都是如此,直到最近事情有了变化。

经过五千多年的时光,当年的封印结界开始崩塌,换句话说,三界又重新开始连结,昨晚出现在各地的妖异便是来自死地,是我们长久以来战斗的对象,原本牠们只会出现在某几个特定的裂缝,但昨天的情形显然是封印结界崩塌所导致,很不幸的,这件事发生于我们生活的年代,但我们只能选择面对。

至于我们是谁?狭义来说我们的组成含有很多类别,剑士、术士、武者、后勤人员、战斗人员、情报员、与外的桥梁、各大公司行号、知名家族……很多很多,经过几千年的时间我们早已深入每个角落,但一直到工业革命开始,明清的年代我们则完全的消失在整个社会眼前,世界各地都是这样,算是一种默契,但也间接的促成了世界大战以及许许多多的悲剧。

广义的说,我们是修练者,是以各种修练法锻鍊自身的人,和你们一起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是却隐藏着身份,我相信经过昨晚,你们许多人会重新认识到你们身边的亲朋好友,但请不要苛责他们,潜世是作为修练者的规矩,是三大世家一致认定的规範,为了保护你们也为了保护我们。」

说到这里,大厅内的众人不免一齐看向陈宗翰与李师翊,许多相处一年多的同学都深以为然。

看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谁会想到看起来平凡普通的陈宗翰会就是电视里说的修练者呢?

就在这时候一位知名的政论节目主持人走进画面,看起来很紧张,手里拿着一份稿子,坐到了叶梧的旁边。

「姜子铮先生、肖巖先生和叶梧先生,经过刚才的简介,我想电视机前面的观众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稍为有一些概念,我这里有一份问题,不知是否可以请问一下?」主持人用手帕擦着汗,问道。

姜子铮做出请问的手势,他们今天会一反常态出现在人前便是为此而来。

主持人翻着稿子,他是被临时通知上场,作为混迹政治圈十多年的预感,他相信这一次的访问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

「刚才姜子铮先生提到所谓的修练者和修练法,可以在为我们说明得更清楚一下吗?我相信观众们对这一点也很好奇。」

这次说话的人是肖巖,他轻轻抬手,桌上水杯里的开水就浮到半空中,形成一个球状。

主持人看傻了眼,几秒后才回过神,尽量口齿清晰的说:「各位观众,我们以我的名誉发誓,这是直播节目,没有任何一丝作假,更没经过后製剪接,肖巖先生杯里的开水就是这样浮到半空中。」

肖巖摆弄着空上的水球,说:「世界上的修练法千奇百怪,老夫擅于操水法和剑术,在修练者内以剑修最为常见,术士则是另一个体系,一般来说分为法力和真气两种,在不同时间文化下有不同名称,但大致来说都是指同样的东西。」

「那是不是和一般说的内力一样?」

肖巖点点头,「很类似,但又不太一样,真气可以说是内力的更进一步,之所以在民间非常少会有修练者诞生,主要就是修练者在如果不是从小以心法锻鍊,丹药,再加上天赋,是无法成大器的,只会成为一般所谓的气功师。」

「我再帮观众问一个大家肯定好奇的问题,我昨晚有连上网路看影片,很震惊,我从没想过世界上会有这样子的人,那是在冰岛的影片,一只恐怖的海怪被捲上天空,所以我很好奇作为修练者到底能强到什幺地步?能够有一个评判的标準在吗?」

肖巖回答说:「在修练界一直没有严谨的划分,毕竟有许多无量化的因素,但是有一套简单的评判标準,是针对于非术士的修练者,身体能产生气是第一步,熟悉技法是其二,运用进实战为其三,之后的判断则以特徵作论,气劲离体算是有点程度,再锻鍊出芒气、罡气,以心念灌注,然后是入道,这个过程一般要经过三十年,入道后的划分则变得更模糊,只是当事人或是修为更深者才能够理解。」

主持人满头雾水,想必许多观众都是如此,肖巖看到这个情形换个说法:「我用比较简单的说法来讲好了,最普通的修练者会死于枪下,有点实力的修练者能够以射击轨道闪避,再更进一步的能够击落子弹,到这里算是实战经验丰富,再过来的能够以势迫人,造成心理压力,使敌人自我崩溃,最后则能动用天地之力,但动用的程度则以体悟来衡量。」

看主持人仍然似懂非懂,   肖巖只好说:「战斗是一门永无止尽的学问,需要看个别差异,像老夫我今年已经八十八岁,但如果全力出拳,直接打穿一台坦克车自然不在话下,修练者的实力与修为息息相关。」

主持人又开始擦汗,姜子铮说:「为了镇守裂缝战场,提升修练者的武力长久以来都是课题,这是三大世家存在的意义,同时为了约束门下的弟子方衍生出潜世的规矩,力量需要约束,无论对谁修练者还是常人都是如此,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对于方才姜先生说过的妖异,也就是昨晚出现的怪物,可以在为我们大家解释一下吗?」

  • 名称:如意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