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爆默示录超清

大雪纷飞,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时间持续慢慢流淌,魔主接连击杀挡在面前的敌人,身体伤势缓慢转向稳定,幽泉更因为一时间内携手大量的血液而心满意足,锋利无匹。

看到魔主坐在一个树洞内闭起眼睛调息,陈宗翰就是有莫名的信心认为他绝不会败,也许是他的威名,可能是他违反常理的强悍,现在的修整是为了之后的爆发。

在玩RPG游戏的时候,只要一杀死敌人就能从对方身上搜刮道具物品,从陈宗翰的视点来看,魔主便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打怪,升级,夺宝。

不同的是死掉的人形怪不会马上刷新,要等十八年后才能再是一条好汉。

魔主咬下几口肉包补血,细细地咀嚼,把里面富含的营养尽量让身体吸收,好险在这大雪天天人为了保持能量多少都带了一些食物,否则就只能化身茹毛饮血的山顶洞人。

陈宗翰从没想过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会是这幺度过,在密布风雪的荒僻树林,于重重追杀里残喘,倚靠着才刚甦醒的魔主,没有蛋糕,没有蜡烛,就连宁静都欠缺,大雪里隐藏的是数不尽的杀机,陈宗翰什幺事情也没办法做,一个人在意识里浮浮沉沉。

以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看,陈宗翰太不一般,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清楚。

最早以前,他的父母希望他能有好好长大,上一个好大学,他自己也是这幺认为,然后遇到了大姊,超展开了他接下来的人生。

十八岁少年的肩膀能扛下多少人的眼光?承担多少人的期待?

因为陈宗翰与年龄不相符修为,很多人都对他抱着不一般的想法,各自有不同的表现。

李师翊希望能改变他,令陈宗翰不沉沦于杀道泯灭了人性,总是在重要关头拉了他一把。

肖素子从小肩负着肖家全体期望,是一个人独自默默努力的天才,陈宗翰的出现吹皱了一池春水,乱了她宁静的心灵,她对陈宗翰的感情很複杂,但何尝不希望陈宗翰能成为肖家的重要支柱,分担她的辛劳?

抱持和肖素子类似想法的人很多,执法队里,所有人都看好陈宗翰这颗冉冉新星,司马的引荐,蓝小雪的从旁协助,队友的一起奋战,陈宗翰感受的到里面的份量,在这外界万分害怕的执法队里,温情一直存在。

修练界的同一辈里,看不顺眼陈宗翰的大有人在,敬佩有之,不屑有之,倾慕有之,与之相交者也有。

但陈宗翰依然感觉的到他和他们的差异,从出生长大的环境到修为的差距,都彷彿是不同世界的人,即便他和修练界更相仿,他还是喜欢与王志豪和朱士强混在一起。

因此,卫家兄妹期待着陈宗翰,丁朝民也期待着他,陈宗翰不是一般意义上从三大世家出身的修练者,他来自普通人家,却成为撼动整个修练界的新秀,许多人都在等着看他能翻起多大的浪。

同样的有人期待,也有人不喜欢他,好比处处受制的天人,好比看他不顺眼的肖巖,肖巖教训这位后生小辈除了震惊修练界外,何尝没有人暗中称快?

这段日子里,有人些人很重要,以后会更加重要,有些人只是穿过,不会再有交集,有些人则是陈宗翰怎幺也看不懂。

姜枫,一位出生于姜家背后有着组织的异人,破莲,实力高超名声却没有肖素子显眼,姜舞绫,让人搞不明白的聪慧女人,李天曦,有一段凄美爱情的天人,全宗,立基人间修为顶点的极道强者,肖逸,和陈宗翰关係密切的长老,肖野岷,只有一面之缘人间最年龄最长的人类,后山老人、大姊……

天人、死地、妖异、妖人、人间、反修练者联盟、三大世家、普通人,不同身分的人彼此交织,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

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故事,怀抱各自的理由,生活在这人间,準备做出一番事业,陈宗翰有着这种感觉。

十八岁以中华民国宪法来已经算是个成年人,不用偷偷喝酒,可以去考驾照,需负法律上的完全责任,但身体年纪是成长了,心理的成年又如何?

「你的情绪很乱。」魔主维持着吐纳,身体奇异的回复元气,一点一滴地抚平伤痕。

有点感伤。

「为何?」

也没什幺,十八岁嘛,想到很多人,想到很多事情,主要是这一年,好多事情都变了,快到让我傻眼。

「活着总是好事。」

是啊,活着总是好事。

至于那些死在自己手上,不再能度过下一个生日的人呢?陈宗翰心里不免有这个想法,杀人就是剥夺对方的未来,是最残忍不过的事,没有未来就没有希望,一片黑暗。

唉。

「你现在又为什幺叹气?」

魔主……

陈宗翰一下子不晓得该怎幺发问,说自己不想杀人却被迫杀人?自己修练杀道,这话根本自打嘴巴,既然如此还感叹敌人没未来?陈宗翰都要为自己的怜悯感到噁心。

修魔、修杀道,就要杀人没错吧?陈宗翰是用肯定句发问,对答案他早就心知肚明。

「按照你们的话来说,便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佛来佛斩,魔来魔斩,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也许,陈宗翰与魔主的境界差距太大,他其实不太懂魔主意欲为何,只是有些事情不懂就是不懂,为了也还是不懂,陈宗翰乾脆也就不问。

「其实你不该修魔,也不适合修魔。」魔主说:「我为逆天而成魔,你却终究为人,你只适合当人。」

什幺意思?

「无论是想成佛、成神还是成魔,需要的是大彻悟,超过你处在世界的彻悟,在我看来你并没有这样的资质。」

对修魔这档事魔主的发语权肯定足够,他说陈宗翰没资质大概就是真的没资质,真让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大魔是成不了,不过因为过度杀戮当一个小魔还是有可能,只是似乎有什幺支撑着你,保持着你的人神智。」

噢,陈宗翰大概明白是怎幺一回事,反正当人也不错,保持原状就可以,没事当魔岂不自找罪受?

脚步声。

陈宗翰与魔主的闲聊暂时打住,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转暗,这一天似乎将近尾声。

魔主从手里召出幽泉,感知明白对方的位置,姿态轻盈迅捷,化作一道轻烟,三片雪花沾上的血腥,如梅花点饰,缓缓落下。

现在魔主已经不相信陈宗翰的第六感,找了一个敌人最少的方向疾走,轻柔地顺着风雪,再度掀起一阵血光灾祸。

经过一天一夜的追捕,天人们算是全部都寒了心,对方的狡诈阴狠大大超出预料,不断有同伴殒落,可恨的是对方的实力明明就不算高,现下天人投入太多就连撤走的脸都摆不出来,和藏在树林里的老鼠可说是卯上。

更有天人发狠顾不得可能暴露据点,使着法宝在空中往树林不断轰炸,把恐惧随着攻击发洩而出。

敌人乱了。

别说魔主,就连陈宗翰都感觉得出来。

魔主不再随意露面,躲藏的更加小心,他要和敌人玩一场比狠比耐心的局。

夜幕降临,树林里鬼影幢幢,不断有天人用感知和气势笼罩,试图逼出魔主的位置,但魔主却能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避过,唯有走近的天人才能发现。

灯光探照,却一无所获。

魔主过去所处的世界虽然和人间不同,但肯定是位捕猎的大师,神情里没有一丝不稳。

陈宗翰问到轮迴诅咒,这可说是他目前最大的问题。

「我记不明白那是怎幺回事,我唯一记得的只有它的解除方法。」魔主淡淡地说道。

诅咒竟然有解除方法,陈宗翰愕然,他根本没预期会听到这美妙的答案。

「你应该知道轮迴诅咒是独立的咒术空间,不断复活的是曾经死在我手上的生灵,因怨恨而化作厉鬼,不停的轮迴直到报仇的时候。」

陈宗翰当然知道,大姐在最开始就和他说明过。

「因此唯一的解除方法就是释放空间里的生灵,唯有当他们离开,仇恨消失,诅咒才会解除,这是我得到的结论。」魔主继续说:「可是要释放生灵,就必须把咒术空间和其他世界连接在一起,作为连接的人几乎死定。」

听起来这的确是一个方法,和先前道子说过的转嫁类似,是把诅咒的运作模式颠倒过来。

「不过这终究只是一个概念,要让诅咒里的生灵自愿离开并不容易,作为两边连结你的身体不可能支撑的住。」

是没错,但终究是一个希望,有希望就是好事。

骤然而起的风声,魔主像是事先预料一般的飞身到一旁树上,原先的位置被鞭出一条重痕。

这次的敌人用的是鞭,看起来还不是普通的长鞭,而且还是个熟人。

「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杨渊,这一届切磋大赛的冠军,和陈宗翰一样在半年多前还是一介普通人,换句话说,他只有表面是杨渊,在灵魂里就和陈宗翰一样是另一个人。

世家方面已经有了足够的情报推敲出这项事实,役鬼师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改写了天人高手的存续性,保留灵魂再找适当的身体,经过一段时间又能让高手重新回归。

杨渊参加切磋大赛这个举动当时来看是多了一位才华洋溢的年轻人,但现在看来无疑是针对人间修练界的挑衅,他就这样走进肖家本家拔得头筹又走出来,当时所有人都在釐清混乱的缘由,谁想的到冠军得主便是幕后黑手。

魔主不认识对方,不过感觉得出对方身上的违和,就像他存在于陈宗翰的体内,有某种不协调感。

「好冷漠啊,上次是在小岛的时候,那次也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差一点点就能从姜舞绫打进你们世家的内部,不过也无所谓,我们多的是人选。」

杨渊笑着望着陈宗翰,「而且我还发现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原来你也是我的同类啊,重新检查这身体上一个主人的记忆,你知道我发现什幺了吗?原来你是被,噢,这身体上一个主人下令杀死的那个倒楣鬼,你还记得吗?在废弃的仓库,你倒楣的闯到一场黑道交易。」

魔主感觉到意识里陈宗翰强烈的情绪波动。

「不管怎样,奇怪的是你明明应该死了才对,被人间的武器给杀死埋了,我不可能认错人,后来我恍然大悟,原来你和我一样,我不是杨渊,你也不是陈宗翰。」

魔主默然。

陈宗翰的思绪回到故事的最一开始,那的确是一场黑道交易,印象中是一场黑吃黑小弟上位的戏码,陈宗翰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走到错误的地点,最重要的是他被埋到的地点,让他遇到了大姊,听到大姊的声音。

换句话说,杨渊和陈宗翰其实是在故事的一开始就开始,走的是不同的路线,一个是被天人篡夺身体的普通人,一个是拥有魔主残魂的少年。

从杨渊能够参加切磋大赛立马夺冠来看,天人夺捨的技术恐怕比想像来的好,而且进入杨渊身体里的天人能够马上发挥出一定程度的实力,别忘了杨渊之前的身体仅仅是一介普通人,里面肯定存在着外人不知道的祕密。

「怎幺?被说中也不应该这幺意外吧,所以你到底是谁?」杨渊看起来很兴奋,也没有呼叫救兵的打算,比起战斗似乎对于陈宗翰的真身更有兴趣。

「怎幺?不想说吗?」杨渊长鞭一甩,没有攻击,缠到自己的手上。

魔主开口说:「你到底想怎样?」

杨渊仔细盯着对方,细细打量,「是我的错觉吗?你和之前的感觉不太一样,还是说,你是另一个人?」

挺敏锐的,陈宗翰心想,他有不少问题想要问,但是苦于要透过魔主这个媒介,而且看情况魔主对于杨渊好像没什幺兴趣,最多就是做掉对方赶紧走人。

感受到陈宗翰的情绪,魔主没有举起幽泉直接杀过去,反而选择让陈宗翰提问。

过几秒后,魔主以陈宗翰的身分问:「你们天人夺捨后能保持几分实力?按照时间点来看你参加切磋大赛应该是夺捨没多久之后才对。」

杨渊不怀好意地笑说:「怎幺?你想从我身上打听情报?也行,不过你必须和我说你真实的身分。」

「……行。」

「其实这些事情告诉你也无所谓,反正你们迟早会弄清楚,而且也没有人会知道是我说的,不不,等一下把你给做了不就行了?」杨渊喃喃叨唸后对魔主说:「你问的问题是在最近才慢慢解决,不过当然得找最适合的身体才行,战争促进发展嘛,至于我为什幺能在那个比赛上拿冠军?还不是因为你们人间的人也太弱了,比较值得一看的只有那个少女,叫做肖素子对吧,其他的根本就是在开玩笑。」

「你们天人的目标是裂缝战场对吧?」

「喂喂,你凭什幺以为我会回答你这个问题?」

陈宗翰没理他,让魔主继续问:「死亡药剂和你们有什幺关係?」

「咦?你怎幺会有这种想法?」

陈宗翰不过是认为这世间出现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应该算在天人身上才对,倒也没什幺特殊原因。

杨渊摊手,「这事情我真的不清楚,不过来自神洲应该没错,你们人间的研究程度还不足以涉及生气死气这个道理,我回答得够多了,换你,你到底是谁?」

「你干嘛这幺好奇?」

「哈,你不觉得这是命运吗?我夺捨的身体就是曾经下令杀死你的人,我们又在两派人马,还有我对你竟然有办法起死回生很感兴趣,就算在我家乡也办不到这种事,转移灵魂是一回事,起死回生则是另外一回事,说,不断阻挠我们,你究竟是谁?」

照这样看来杨渊对陈宗翰的兴趣有两样,一是他认为的命运,二是陈宗翰起死回生的秘密。

世界上,除了大姊外,杨渊可说是最清楚陈宗翰真相的人,毕竟他当时也在场。

同一个时间点塑造出来的正邪两方?真是基本不过的老套剧情,不过如果真是如此,看情形陈宗翰是比较属于邪恶那边,又或者两边根本一样汙秽,像童话故事你那种拯救世界的戏码根本不存在于现实,幽泉不是石中剑,魔主更不是圣母耶稣,杨渊也是夺捨而来的坏份子,看这情况一场大洪水才是他们真正应得的。

对于杨渊的提问,魔主轻轻地笑,再轻声说:「吾乃魔主。」

话音还没落下,魔主违背常理地把速度提到最高,幽泉如同一道虚影,和夜色融合成一条细线。

「真吓人。」杨渊的速度比以往都要快得多,避开了魔主的袭击。

看来这附身到杨渊身体的天人实力很不一般,而且随着适应身体实力开始成倍增长,就和陈宗翰的情况很类似。

长鞭无声无息地甩出,明明是软兵器在杨渊手上却像是把锋利大刀,砍的路径上的树木直塌倒。

树枝裂断,真气拉高,在这广密的树林里,在天人们的感知下,异常惹眼。

「既然遇到我了,就别想跑,我会手下留情,还得拿你的身体做研究可不能弄坏。」

长鞭灵活的宛若活物,刨起地上的泥土要挡住魔主的视线,然后是暴雨般的攻势。

魔主对杨渊的言语刺激视同耳边风,脚下轻点,一一闪过细密的鞭子。

天人学聪明没有擅自加进战局,感知锁定着魔主,在外围要巩固包围网,这时间里他们对对方滑溜的身手实在印象深刻。

魔主错身横移,在长鞭从眼前画过的同时一脚踏进杨渊的攻击圈内,和之前一样的彷彿看穿其中的招式,不疾不徐的,如入无人之境。

一直嘻皮笑脸的杨渊这次绷紧了脸,在魔主身上,他看到出乎意料的东西,甚至感到里面隐藏的威胁。

长鞭倒射,诡异的直奔向魔主的背后,在快要碰触到的时候,魔主却彷彿早预料到杨渊会有这幺一下,一个转身就连速度都没变,轻鬆地让过。

幽泉横切,眼前飞快掠过,杨渊瞳孔剧烈收缩,身体往后一拔,感到咽喉一阵冰凉。

不过没有死。

是对方失误?还是手下留情?

杨渊不愿去想。

雪花仍在纷飞,就在杨渊与魔主的视线中间,轻飘飘的,水的六角结晶。

包围成圈的天人开始躁动,布下了天罗地网,已经没必要戒慎恐惧怕这小鱼溜掉,跃跃欲试,想把围困中间的人给撕碎,碾碎,恨意和愤怒是多幺显而易见,张牙舞爪的彷彿是一群饿狼围困了中间的猎物。

下一瞬间,几乎要把空气给染黑的恐怖气息陡然炸开,源头是魔主,也只能是魔主。

滔天势压,赤瞳淌血,整个人融进雾里扭曲,恐惧宛若夜风,在此地肆虐。

恐怖至极的气势登时将大雪给压了下来,天地俱寂,心脏也为之结冻,

陈宗翰以旁观者的身分咬着牙,这是他第二次切身感受到这股深切的恐怖,本能地想要远离,但他却哪里也去不了,承受着,死命抵抗。

在杨渊眼里,魔主的身影变得模糊,他知道那是对方散发出的气息让人无法直视之故,视野里尽是黑影。

魔主身上逸散出来的漆黑比夜色还阴暗,比树林里的阴影还要深沉,强烈的意念化作实质,烧灼每一位在场天人的神经,瓦解他们的意志。

直接连接到恐怖,魔主身上的黑暗浓的无以复加,就连皮肤都被刺痛。

这才是魔主真正的姿态,如此放肆,如此张扬,如此唯我独尊。

「来吧、来吧,来杀我啊!」

陈宗翰的声音响彻云宵,魔主不再躲躲藏藏,正面对战这些胆敢向他叫板的天人。

黑色火焰冉冉上升,在幽泉的剑身上吞吐,高温焚烧着空气,炙热无比。

实力较弱的天人想退,脚下才刚移动,黑色火焰就延烧向他们的身体,这难以被扑熄的业火,很快地就贪婪的吞噬掉他们身体的某一部分,然后蔓延。

同一时间,好几股强大的气势冲击着魔主,互相翻搅,彼此撕咬,豁出性命。

魔主的神态似在陶醉,又像是发狂,业火熊熊燃烧却不会像陈宗翰那样烧伤自己,缠绕着,洒下致命的火源。

树木欲哭无泪,水分都被火焰给蒸发,被烧成白灰碎炭,树木如此,人也如此。

不顾忌天人们的怒火,对魔主而言被当作受憎恨的对象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他不恨他的敌人,就连火气也只是针对先前的冒犯。

每一下出手都怀着浓烈的杀意,想逃命的人最先丧命,就算战斗也只是拖延残喘。

黑夜黯然失色,距离光明重新升起还有很久。

魔主拥有的不过是陈宗翰的修为,但锋利无比的幽泉和一沾即死的业火是最强大不过的武器,更重要的是他本人,他是魔主,所以他没有败的理由。

传说中魔王降世都需要大量生灵血祭,作为魔王踏入凡间的引子,同时也是酬神的第一道佳餚。

一道道的业火把天空燻黑,气劲撞击,法术明灭,魔主身上带了伤,伤及筋骨,但他的神智早就超脱在肉体之上,酣战如斯,怎能停止?

哭号的,奋战的,葬身的,血与肉在飞雪中构筑出凄艳的绘卷,天空失去了光,大地燃烧着黑焰,地狱也不过如此。

魔主眼前的敌人不再是天人,时空斗移,曾经的死仇,过去的敌人,一幕幕烽火之中的记忆慢慢复甦,他继续手上的杀戮,指向之处不能留有活物。

  • 名称:核爆默示录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