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包王女超清

美国康萨辛洲的一个大草原,成群结队的妖魔鬼怪在这空无一物的地方悠转。

不晓得要过多久后才会有人知道这里出事。

旧金山的金门大桥旁出现巨大的丑陋怪物,桥上的民众看着车窗外满脸不可思议,手上刚买来的星巴克咖啡洒了整裤子也浑然不觉,好莱坞电影特效也没办法模拟的这幺栩栩如生。

尖锐的啸声打破每个人的恍惚,怪物是真的,他们放声尖叫,慌了手脚。

外星人入侵!恐怖怪兽大军攻来!快逃阿!

所有人都弃车逃向桥的前后出口,妈妈抱着怀里的婴儿,情侣抓着彼此着手,小孩子找不到家人放声大哭,场面一片混乱。

没有人注意到桥头的挂绳上出现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握着一根年岁悠久的拐杖,扬起它,低吟出晦涩的音节。

火光凭空而出,如蛇缠绕在丑陋怪物的身上。

类似的一幕也在英国这被誉为巫师发源地的地方上演。

沃灵顿的快速铁路宣告停驶,盘据在上的是看起像是狮子却有三根着火尾巴的野兽,七八只野兽也不攻击也不吃人,打起了盹来,当地的居民小心翼翼的聚在围栏旁边,拍照上传和朋友分享这难得的经验。

斗篷遮住来人的身份,带头的人挥手把站务员腾到一边,逕自的走进到野兽附近。

他们手心都是汗水,别人也许不清楚,但作为战斗巫师的他们非常明白眼前看起来慵懒的王者发起怒时是多幺恐怖。

也许再多等等增员才是聪明的行为。

太平洋上的游轮雷达观测到不远出突然出现许多绿点,按照海流应该不是海豚或鲸鱼群才对,被紧急通知从赌桌上下来的船长来到船首,他心里还在挂念刚才的那副牌有多好,希望等等手气还在。

愚蠢的菜鸟船员老是把芝麻绿豆的小事当成大事,何况今天风平浪静,能有甚幺大事?

「船长,你看看,那到底是什幺?」雷达手递上望远镜。

船长心里依然窝火,瞪了始作俑者一眼,举起望远镜调整焦距。

那是什幺?

在海面上一大群,不是鲸鱼也不是小型渔船,看起来像是……美国烂电影里的海怪?

「雷达上显示有多少?」

「不少于三十。」

「预估多久后碰撞?」

「十三分钟。」

「我们是邮轮,不管对方是什幺我离远点就是了,右转舵六十度,引擎全开。」

澳洲墨尔本的南岸,高速公路上正发生一起可怕的连环车祸,肇事者不是人,甚至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牠们有如巨大化的噁心蟾蜍,突然的出现,然后把所有的人类当成苍蝇猎杀。

警察们正往事发点聚集,到了现场他们看到惨不忍睹的画面。

蟾蜍怪物只吃人的内脏,一具具腹部凹陷的尸体散落在马路上,有如餐盘旁边的屑屑。

还没死的人发出这辈子最凄厉的叫声,被生吞活剥的感觉哪怕只藉由声音传达出一分,也足够警察们坐上大半辈子的噩梦。

「开枪!」局长再也忍不住,叫市长去见鬼吧。

子弹蜂拥,没有特别保护的蟾蜍怪物立即被射杀成一个血筛子。

场面诡异寂静。

局长紧紧握着枪,走上前,对只剩半条命的受害者补上一枪,他相信上帝会原谅他。

这辈子没见过这幺噁心的生物,局长忍着呕吐感,用枪口拨开盖在死者腹部的蛇头。

啊啊啊啊!

枪声四起。

局长像是被电击的回过头,上百只一样噁心的蟾蜍怪物从高速公路旁边的一栋大楼后面走出来,脚印下面还拖着血迹。

德国总理正在为欧盟财务问题伤透脑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她的思考。

秘书连敲门也没有的直接推开房门,总理不禁蹙眉。

「总理,你一定要过来,出事了!」

「什幺事情这幺紧急?」

「有怪物。」

总理失笑说:「都几岁的人还信这个,是哪个无聊人打的电话?」

「国防部长,他要求出动全国军力。」

总理脸色大变,她明白发生了什幺事情,相比起来欧盟的财政只能说是小问题。

「备战区有什幺消息?」备战区就是德国境内的裂缝战场。

「没有问题,不是发生在那里。」

「那究竟是在哪里?」

「柏林、海德堡还有和义大利的边界。」

总理和秘书匆匆得赶到会客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已经等在那里,他背后背着一把带鞘的大剑,坐在沙发椅上。

「总理,按照协议,从此刻开始我会负责你的安全,当然美丽的秘书小姐也是。」

贵为德国总理,她却不敢丝毫小觑眼前的男人,从她就任的第一天晚上这男人直接凭空出现在他办公室开始,她就明白有些事情是她控制不了的。

「你们有什幺打算?」

「敌人来的太急太赶,我们的人现在在路上,我相信不会有问题。」

「不会有问题?」总理的声音太用力而变得尖锐,「我的老上帝呀,那些怪物就这样光天化日下在我国国民面前乱晃,你说这不是问题?」

男人双手平摆在膝盖上,连头也没抬起来,说:「关于这点我们以前就已经谈过,没有人希望发生这种事,但既然它已经发生我们就只能去解决它,我想是时候考虑一下开诚布公了,会长在赶来的路上。」

「路上?我还以为你们挥挥魔杖就可以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总理讥讽的说。

「就算是巫师也有极限。」男人并不动怒。

南非乌干达的一个小镇,新到任的军阀才刚接手镇长的位置,就面临到了一场覆顶之灾。

在军阀头子的认识里,一向是枪最多的人说话最大声,然而这个道理在上一个钟头正式宣告崩解。

在一阵天摇地动后,从山顶涌出来七米多高的多头巨人,顶着砲火猛烈攻击,挥动古怪的巨骨棍,红着眼朝他们冲杀。

多头巨人的身体像是铜墙铁壁,唯有眼睛是他们弱点,但他们除了初一次有人被击中眼睛阵亡外,他们之后就学乖都把巨骨棍挡住眼睛往前冲进城寨,然后死命的乱挥巨骨棍。

这无疑就是巨人和小孩的战斗,子弹和搔搔痒差不多,起得了效果的重武器也因为击中不了要害而不断浪费。

属下不停战死,军阀头子想逃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逃,心如死灰。

这大概就是世界末日了吧,他心里想。

下一秒,巨骨棍扫向他的所在的木屋。

肖巖面色如寒冰,接踵而来的坏消息令他心情荡到谷低,跨过传送法阵,画面一闪,人出现在上海某个古董小店的地下室。

连招呼也没打,他直接走到店外,一台车已经等候多时。

长老们各自待在岗位,战斗指挥不需要肖巖烦心,这些零星的入侵事件还动不了世家根本,真正的问题点并不在这些异常事件,而是事件后即将引发的轩然大波。

上海并未受到妖异攻击,但是全世界发生的惨剧正透过电视媒体和网际网路四处散布,人们在街头上望着电视墙停下脚步,上面是十分钟前韩国釜山的体育会会场闯进诡异怪物的影片,由于当时是现场直播才有机录到这段总长两分多钟的影片。

影片没受到相关当局禁播,只在过度血腥的部分标上马赛克。

开车的是不常出现在人前的徐世轩,他是现任长老徐世常的弟弟,和哥哥不同的是他做人极为低调,即便长年作为肖巖的秘书也鲜少有人注意,最近更因为肖素子慢慢接手他的工作而失去蹤影。

不过只有少数人知道徐世轩身为现任家主最倚仗的左右手,暗中做了多少活动,处理了多少台面下的事情。

「公安已经全部出动,如果发生人为暴动应该可以在第一时间控制。」

红灯,徐世轩轻轻踩下油门,车头停在正好与白线的交界处,一切都是那幺一丝不苟。

「裂缝战场的情况如何?」

「日本来的第二剑豪昨天带人抵达了现场,和全宗前辈联手控制得住场面。」

谁都知道中国与日本有强烈的民族情绪,但在这紧要关头却是从日本来的强者稳住局面,想想格外讽刺。

「姜方前辈的伤势听说有好转的迹象。」

「这是一件好事。」

「只是长年累积下来的伤口不是短时间可以复原,前几天出山的老人也需要时间适应战场,人力还是有些吃紧。」

「新军训练的情况呢?」

「恕我直言,惨不忍睹。」徐世轩开车就如他的为人一样安静充满效率,「上一批训练一个月的新军试着投入实战,阵法只维持了五分钟就溃散,依然是靠强者才撑住攻击。」

肖巖没有说话,看着窗外行人一张张不知所措的脸孔,想着他的忧心事。

几千年下来,大中华区的强者至少五成折损于裂缝战场,也正是因为这些强者殒身才让结界两边维持着无法撼动的平衡。

可是平衡即将打破,不,是已经被打破。

但是搜遍全世界哪来这幺多的强者可以抗衡天界和死地?

强者短时间内不可能量产,想要使弱者也有能力奋战,科技力量是一个方法,各国都在致力研究,然而三大世家则把主意打到自古相传的阵法上面。

以阵法来凝聚力量,从古籍取镜,再经由韬略大家和战场修练者雕琢,适用于低级别修练者的阵法便应运而生。

在练习时搭配起来还算顺畅,藉由阵法之威能汇聚真气达到提高攻击的效用,但是在实战时却没想像中有效。

「新军没见过血是一个问题,阵法缺乏灵活性也是一个问题。」

肖巖揉了揉太阳穴,即便强悍如他也经不起连续的大事,外表看不出来但肖巖确实有些心力憔悴。

「晚点需要去一趟黄大夫那吗?」

肖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问题。

徐世轩没多说什幺,缓缓开着车,他们前往的地方既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不是台湾总统府,也不是紫禁城的太和殿,他们的目的的是上海的中央新闻局。

就和其他国家的最高负责人一样,各修练界最高代表几乎在同一时间聚集在各自的电视台附近,是到了即将开诚布公的时候。

肖素子看着手上的未接听电话,没有回拨,放进了口袋。

接到紧急消息候她就直赶战场,肖素子出了传送法阵,法阵管理人看到肖素子的人赶紧抓住她的手来到大街,话因为震惊说得不清不楚,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疮痍,是破坏屠杀的进行式。

人类自以为能够征服大自然,太过自以为是,人类对于世界的了解微乎其微,不用天灾降临,也不用人类自取灭亡,光是人间外死地的入侵就足以使人类覆灭。

街上大乱,妖异横行,情况比想像的还要糟糕。

甚至看到妖异口中咬着鲜血淋淋的手臂,手臂的主人早就魂归西天。

妖异欢乐的狩猎,这里是牠们的猎场。

已经有六位修练者和异人来到现场,但他们的实力却不足以应付眼前的灾难,肖素子二话不说拔出流萤剑,一道眩光登时斩杀面前的怪物。

出手后就大概能了解妖异的强度,只要有入道的程度对付起来就不会吃力,没有灌入意念的刀剑子弹有如凡器,只攻击得到皮很难进到肉里。

「你们过来。」肖素子扫起剑气化解一位女修练者的慌乱,「两个人一组,一个攻击另一个辅助。」

妖异的大小不过一头水牛般大,动作上迅速的像是猎豹,数量虽多但攻击方式却很单一,只要避开牠们的扑咬,不要被围就不容易发生危险。

肖素子对敌经验丰富,很快叫告诉其他人她的分析。

率先领剑上攻,流萤剑快的旁人连剑身都看不清楚。

落剑处极为精準,都划在妖异脆弱的脖颈上。

清风含着杀气,在这现代化的街道上,肖素子能做的只有尽她所能的拯救。

天空上有一道红黄颜色,俯看着底下的悲剧上演,先是人类的悲剧,然后是妖异的惨剧,交替上演。

冷冷的,夜色无边,唯见一女子轻盈舞剑,风采迷离了生死,在这战场上犹如一位高贵的仙子。

仙子不会杀伐,祂普渡众生,穿透过死亡前往另一个世界,祂的剑不是凶器,是桥梁,是彼岸。

肖素子不疾不徐,陷入了玄奥的境界,彷彿从上方看着自己的每一下动作,自己化身成自己的魁儡。

自从之前和破莲与陈宗翰探究过化境这层境界后,她每天脑里就是对于化境的猜想,用自身的真气意念做了许多尝试,虽然说没有成功,但肖素子一点也不气馁,反而有了其他的收穫。

武道钻研永无止尽,然而这不单是门学问,更是应用学科。

无论如何辩白,武道一开始的初衷就是为了学来伤敌,因此只有战场才是真正磨砺出其锋芒的地方。

肖素子一剑挑破妖异的颈子,对方余势未减的撞进旁边的店家,里面的老闆瑟瑟的躲在桌子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目睹一切,所以恐惧非常。

恻隐之心油然而生,这古井无波的状态出现晃动,肖素子的剑意改变,变得锐利。

突然,天空上出现轰隆呼啸巨响。

活着的人们抬起头,就连妖异也被声音给吸引的停住脚步。

三道拖着火红色尾烟的飞弹划破天际,射向遥远海域。

几十秒后,就在所有人以为什幺也不会发生的同时,地表微微震动,飞弹爆炸的震动隔着海洋传递了过来。

不只是修练者开始动手,就连战争武器都开始出动,这场全面战争已经打响。

垦丁。

陈宗翰算不清有多少妖异死在自己手上,一百?还是两百?但是却好像怎幺杀也杀不完一样,满地的破烂尸体,陈宗翰已经有如血人。

这些都不是他的血,到现在他甚至身上没有一道伤口,不停的杀戮,久闻腥味已经造成嗅觉麻痺,嗅到的只有海风淡淡的鹹。

陈宗翰怀疑如果他手上的不是幽泉,而是普通的长剑那大概早就不支断裂。

怪鸟和肥遗似乎都明白目前的情况,牠们不再逃跑,每一只妖异都不要命的往陈宗翰攻击,自杀式的死命冲锋。

就彷彿回到血色空间,这一切都如此熟悉。

垦丁大街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类,其他人要不是跑去避难便是死了,以他为中心往外是层层叠叠的妖异,吐着蛇信,震着肉翅,开始下一波攻击。

陈宗翰不懂,牠们难道都不怕死吗?

这里可不是血色空间,倒下就代表着真正的死亡,但牠们却还是前仆后继,直奔上死神。

没有一点惊喜,陈宗翰不断的挥下镰刀,斩杀、挑刺、砍飞、划破、剑罡、重拳、   威压……

简单的暴力不停演绎,几乎是令人厌倦麻痺,这杀戮不带激情,对陈宗翰来说只有深深的倦怠。

十分钟之后,除了陈宗翰外,再也没有谁活着。

满地的尸首血水,厚厚一层看不到柏油路面,尸体压着尸体,有如一个小小山坡,整整二十米的土地化作坟场,死亡气息瀰漫。

陈宗翰站着稍作休息,他不同情这些妖异,但也不恨牠们。

草被牛吃,人类吃牛,人类又被妖异吃掉,不过是自然循环,当人类在抗议的时候,也许该想想千万年来牛的立场。

摇摇头,陈宗翰决定不再去想这个问题,脚下一动,人影消失。

几个起落,陈宗翰回到作为这次毕业旅行休息处的旅馆。

然后他看到眼前的景象,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停车场上的客车和游览车都被经过的妖异破坏推开,玻璃碎落一地,不知哪来的众多肥仪和土灰色像大型猩猩的怪物正围着旅馆,而且数量少说有四五十只。

一二楼的墙壁窗户被打穿,石砖散了一地,但是这些妖异却只是围着不敢擅攻。

粗心了,陈宗翰只希望她的同学们没有事。

吕茹洁和小虎站在旅馆外,看起来有些疲惫,妖异低伏着和他们对峙,楼上看得到许多人隔着窗户关注着战场。

五只猩猩怪突然用力一跳,吕茹洁手上提着的是一根铁管,运起轻功踩着旅馆窗沿,洒出剑气。

三只猩猩怪不闪不躲,让剑气刺进肉里淌血,小虎发出气弹拦截,底下的肥遗却缠上,让牠分不开身。

眼看两只猩猩怪就要打破窗户爬进旅馆,响起枪声,以及一根冰晶攻击进剩下的两只猩猩怪身上。

这幺一阻,妖异这边的攻势又被拦下,重新回复僵持。

以吕茹洁和小虎的实力只要给他们时间,花费一些手脚应该是灭得到这些妖异,但如果要保护背后这些人的话,他们就变得绑手绑脚。

幽泉蓄劲,张狂的杀意从天而降,几乎要把空气染成红色,就目标外的吕茹洁和小虎都感到一阵压抑。

藉着天地之力,剑还未出,磅礡且毫无道理可言的气势就猛然压下,剑气凝成厚实罡气。

重重落下,如雷霆霹雳。

风压沉重的塌裂地面,居中的妖异更是受到无法弥补的重创,除了少受见机快的外都被格杀当场。

由与空气被瞬间压缩后释放,发出让人很不舒服的闷声,隔着窗户玻璃一些同学也被震得头昏眼花。

这一记蓄劲重击就算陈宗翰瞬间也觉得有点乏力,吕茹洁和小虎见机会稍纵即逝,一人一虎飞快的散开,赶上把想要逃走的妖异,杀招递出。

气流混乱,一只没长眼的猩猩怪荒不择路向着陈宗翰冲来,同时发出少说有两吨重的拍击。

右肩有些痠麻,这里毕竟不是样样处于高峰的血色空间,连续的战斗使他右手有点不舒服,陈宗翰看着冲上来浑身是血的怪物,左掌拍出。

掌对着掌,猩猩怪往后飞去,整个身体凹陷在一台车里,劲力穿透牠的身体,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几分钟后,小虎和吕茹洁都剿灭了妖异,来到陈宗翰跟前。

没有敌人威胁,小虎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变回成一只肥猫模样,跳进陈宗翰浑身妖异鲜血的怀里,不舒服的动了动鼻子,再挣扎了一下之后开始沉沉睡去。

「我们回来的路上遇到伏击,很糟糕,有人伤得太重就算是我也没办法。」

心里赶到不妙,陈宗翰撇下吕茹洁冲进旅馆,运起身法,一路跑到四楼,所有人转头盯着他,眼神里恐惧混杂着崇拜。

他不管这些人,寻找着他认识的人。

在角落,他看到了他们。

王志豪坐在轮椅上,李师翊的手流着血,蔡仪婷在哭,朱士强满脸都是泪痕,整张脸哭得变了形,在他怀里,是成为了睡美人的王雅婷。

陈宗翰揭下脸上的面具。

他不理会在场其他的低呼声,逕自走到朱士强面前。

王雅婷的腰身被开了一个大口,用绷带包着却止不住鲜血流了一地,看得出来是被肥遗咬过撕下了肉。

王雅婷闭着眼,她的脸很白,是缺血的白,但表情很宁静,宁静的像是睡着有个好梦。

放下幽泉,陈宗翰伸手探了下她的鼻息,右手轻轻按住她的背心。

不行了,没有半点生息。

「阿翰,救救她,救救雅婷。」

朱士强泪如泉涌,腾出一只手抓住陈宗翰的肩膀,摇晃着,他的手脆弱又无力。

「救救她,阿翰,告诉我妳救的了她,就像你帮住王SIR那样,救救她,我求求你,救救她……」声音嘶哑,朱士强哭红了眼,声音越来越小。

陈宗翰无能为力。

整个大厅里只剩下朱士强的怆哭,陈宗翰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抱住了朱士强。

  • 名称:出包王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