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拉尔超清

幽泉等同手脚的延伸,可是就算是手脚,不受控制的情形也不算少见吧?

就算两只手使劲的握紧幽泉的剑柄,传来的抖动还势蔓延到了全身,就连骨髓都为之颤动,掌控身体平衡的小脑更是突然有股漂浮的感觉。

已经失去了控制,无论是业火还是周遭的气,在方才的一瞬间都超出了自己的掌控範围,走进某种奇特的乱絮。

才一有这个念头,和业火碰触的白光刺到自己身上,那感觉就和电影里死亡生物碰到圣水的情况很像,是一种莫名疼痛的烧灼感,跳过和幽泉碰撞的阶段,直接照耀在陈宗翰的皮肤上,如圣光普照,带有令人厌烦的神圣感觉。

自己果然是黑暗属性,陈宗翰有些无奈的再一次确认。

流萤剑和法术带有的力量合而为一,一波接一波的弭掉了业火,就在眼前,巨剑剑尖的黑暗业火被刺穿,吞没。

随之涌上来的是大到难以抵御的巨力,感觉不是来自肖巖的剑劲或是法术,而是如同磁铁同性相斥那种自然法则。

巨剑连着身体被狠狠弹开,陈宗翰身为化境者都无法化解或是对抗,整个人往后横飞,能后交与生命的巨剑脱出了手,在明亮光华之中划出一道暗红色的轨迹。

左手下意识的往前想要抓住什幺,徒劳的什幺也碰不着。

磅!

重重的陷进连着厅堂的石阶,这种说法有些不太精确,陈宗翰是整个人往后飞了百多米,最后因为背对着石阶那一面而狠狠撞进其中,力道大的凹出一个半圆形才停止,碎石飞扬。

就算是陈宗翰已经不算是人类的身体也吃不消这幺一记,撞在壁上的瞬间让他几乎要呕出内脏,在几乎丧失气劲的当下,撞凹出这幺一个大的凹陷。

肖巖仍然站在原地,流萤剑散发出淡然的光晕,方才大开把黑暗给驱散的白光已经蒸发消失,只有空气中留下一点曾经存在的气味。

嚓!

巨剑从高空中落下次进身边的岩石层,宛若沐浴鲜血的暗红色没有一点退却,低吟不止。

陈宗翰倒抽一口气,真的好痛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没出血,还好,然后开始检查身体的完整度,粗略看来没少什幺零件,体内的真气也很正常,就连被方才白光照到的地方也没少块皮,如果说圣光能够让恶魔蒸发消散的话,那肖巖刚才那下似乎不够到位。

陈宗翰的右手攀住凹洞的边缘,用力要撑起身子,和肖巖四目相接。

在黑暗之中,肖巖的嘴唇在动,没有发出声音但陈宗翰看得出嘴型要说的是什幺。

「不要再起来了。」

陈宗翰停住动作,注视着肖巖的双眼,看不出对方是在打什幺主意。

敌意依旧,只是里面有了其他的成份,陈宗翰辨认不出来是什幺。

肖巖有着鱼尾纹的双眼,里面的眼眸瞥向一边,陈宗翰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裏有着聚集在场边的人群,刚才的全部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心事和肖巖身上,没有注意到广场旁边已经聚集了这幺多人,不过这里毕竟是肖家本家,想了想后也不觉得意外。

肖巖要陈宗翰看的不是那幺一大群人,而是其中他们两人都认识的英气少女。

肖素子的手捧在胸前,急切的穿过人群,往陈宗翰的方向小跑了过来。

素子?

陈宗翰总算真正的冷静了下来,脑里面不再只充斥着愤怒,静下来好好想想,他在这里和肖巖杀得昏天暗地有什幺意义?心里确实还很不爽,可是压箱用的业火在对方面前都不起作用,如果陈宗翰真的要继续拼这一口气,再打下去恐怕真的会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说起来惭愧,陈宗翰刚才根本忘记掉了肖素子的存在,肖巖是她的爷爷,也是她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亲人,她邀请陈宗翰过来,但陈宗翰却和她爷爷大打出手,太不成熟了。

特别是和肖巖相比之后,在战斗时肖巖还留心着人群里的孙女,看得出来他对陈宗翰依旧很看不过去,可是在肖素子动起来之后他忍住了追击的想法,甚至用隐蔽的方式提醒了陈宗翰。

肖巖对肖素子的疼爱是货真价实,就连心情也考虑在内,陈宗翰真的很惭愧。

如果陈宗翰不把肖巖的提醒,不小肖素子当作一回事,那他当然可以蛮横的再打下去,只是这样做肖素子肯定会很受伤,他知道。

想到和肖巖的见面,对方那看不起他的言语,对于他身分的轻视,还有之后的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在短短两个多钟头里,还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陈宗翰站起身来,肖素子的表情有些着急,其他人的视线也都看了过来,气氛凝滞,他们都在看陈宗翰的下一步会如何。

陈宗翰伸手握住剑柄,拔出岩缝。

肖素子看到这一幕心情又荡了下来,战斗越来越脱轨,方才陈宗翰唤出业火和肖巖的祛净法咒互抗的时候肖素子就觉得不妙,原本她还寄望两人保有理智,但都出了这种大招情况变得如同走在钢索,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一方殒落。

人群里的化境者也準备出手,蓄势待发,他们不能坐视肖巖杀了可能的新秀,或是陈宗翰杀掉他们的家主。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宗翰注视向肖巖的双眼,轻轻的点了下头。

幽泉消散,暗红色的淡光缩进到陈宗翰的右臂。

以这种方式宣告战斗结束。

肖素子慢慢停下跑动的脚步,感到一阵释然,总算是结束了,阿翰和爷爷的战斗。

陈宗翰输了,就各个方面来说都是如此。

但是和以往的败北不同,陈宗翰这次输得很彻底,无论是在修为的对抗上还是其他方面。

肖巖把剑收回鞘内,久违的战斗让他有股重生的感觉,战场依旧是他的归宿,如此熟悉亲近。

「你没事吧?」肖素子来到陈宗翰的身边,看着坐在石阶上面的对方问道。

瞳孔重新变回东方人该有的黑褐色,陈宗翰笑着摇摇手,说:「没事没事,你过去看看你爷爷吧。」

「嗯?」肖素子疑惑,她记得阿翰和爷爷的关係不是很差吗?

「快去吧。」陈宗翰把肖素子赶走,自己一个人继续坐在原地,看着眼前满目疮痍,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肖素子可以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在她的预想里,陈宗翰应该是很气愤,甚至可能在她面前破口大骂,她还为此準备好了缓解的话,不过事实证明陈宗翰比她想的还要成熟。

肖逸、肖芷和其他几位久居后山的前辈来到了肖巖的跟前,肖子尧和肖巖感情似乎不错,劈头就说:「被后生晚辈超越是什幺感觉?」

肖巖瞪他一眼,不作声。

肖逸和肖芷可不敢笑,都保持一脸的凝重。

「所以说,肖巖老头,你和那位年轻人是怎幺起冲突的?」肖子尧是肖巖昔日的战友,这也是他们会这幺亲近的原因。

肖巖不太想说明,趁着肖素子过来的时候结束掉了这个话题。

「爷爷,你还好吗?」

「死不了。」肖巖没好气的说。

「女孩人家长大都是这样子,我家的闺女还不是年纪轻轻就胳膊外弯,当年我还差点打死那小子,现在想想还真怀念。」同行的一位前辈用怀念的口吻说道。

肖素子当然听得懂他们在说什幺,脸上发烫,看在别人眼里根本是不打自招。

「素子越来越漂亮了,要不是我家孙子不争气,还真希望你能过来当孙媳妇。」孙子尧横插一脚的说,弄的肖素子更加不好意思。

听到这你一言我一语的,肖巖的心情可一点都不好,说:「你们当我不在啊,一个劲的在我面前说些什幺东西,还有素子,我看那小子很不顺眼,如果可以我一点都不想再看到他。」

肖素子现在说什幺都不对,难到要替阿翰说好话?还是顺着爷爷的话?感觉都不对。

「你这就不对了,你看素子刚才先跑过去那一边,摆明了就是心繫人家,你还说这种话,不厚道啊。」

「我家的事情要你们管阿。」

肖素子好想挖一个洞把自己藏起来,这群长辈现在一点高人风範也没有,和普通喜欢嚼舌根的老人家没什幺两样,肖巖也不像掌管千年世家的长老,为自己宝贝孙女捍卫了起来。

肖逸和肖芷两人被晾在一旁,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弄得十分尴尬。

这幺一闹,肖巖的火气虽然变得更旺盛,但因此没有去提及到和陈宗翰开打的原因。

不相关的人陆续散去,陈宗翰被因为各种原因而生着闷气的肖家家主给关回住处,肖素子就连好好说句话也没有就急着和陈宗翰告别,弄得陈宗翰感到莫名其妙。

对于陈宗翰的处置,肖巖暂时只把他清出视野内好平复心情,打算等隔天再做决定。

没有被关押进大牢里已经算是运气不错,陈宗翰是懂得知福惜福的好孩子,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发现到小虎缩在门前,他抓起睡死了的老虎丢到床上,还有心思洗了个澡,换下衣服,从客厅的桌子下面找出一些之前吃剩的零食坐在门前的摇椅上慢慢得享用。

想到先前的战斗,想到自己不被人认同的身分,陈宗翰抬头看着天空上的星辰,现在已经半夜,他想起了李师翊大小姐,她现在应该是在哪个国家坐着某件厉害的事情吧。

突然有些想念她那咄咄逼人的语气,以及老跟在他后面的那副模样,陈宗翰拿出自己的手机,姑且传一封简讯好了,就说自己和素子的爷爷大打出手,现在半夜有些不想睡觉很无聊。

无聊?是啊,陈宗翰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在一阵气愤之后他感到沮丧,修为再高也不代表心里不会受伤、不会难过,在这个夜晚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小虎过来陪他但是却自顾自睡得很香,令人嫉妒。

手机响了。

来电者:大小姐。

接起手机,「喂?」

「喂,是怎幺一回事啊?」

是李师翊那总是一副心情欠佳的悦耳声音,陈宗翰不自觉的勾起微笑,心情突然间好了起来。

因为昨晚和李师翊随便的聊过,心情好转了不少,起床后陈宗翰拎着小虎帮牠洗澡,弄得后者完全清醒的想要逃跑,可惜在身为化境者的陈宗翰面前他的抵抗变得十分无力。

猫科动物似乎天生都不喜欢洗澡,陈宗翰紧紧抓住小虎在牠头上淋下洗髮精,然后用力的搓揉。

小虎的心里很郁闷,一大早就被迫干自己讨厌的事情,任谁都会郁闷。

而且牠还发现比之前更难逃出陈宗翰的魔爪,他现在可以说是放养在肖家,每天吃饱睡,睡饱吃过着美好的生活时,陈宗翰的确是变强了,变强就算了,没事做还抓牠去洗澡,牠觉得未来的日子会更加难熬,只能祈祷那讨厌鬼赶紧离开。

昨天晚上的事情大概很快就会传遍整个肖家,甚至传进到修练界,毕竟事情太过惊世骇俗。

作为主角的陈宗翰明智的选择待在住处不要乱跑,他不觉得肖巖会这幺简单就放过他,也明白没有对方的首肯自己根本无处可逃,传送法阵的进出现在都受到严格管控,想要逃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换句话说,肖家本身就是一个大牢笼。

不过陈宗翰没有等太久,一大早他就收到来信,送来的人不是肖素子,是个有些拘谨的少年,大概知道陈宗翰是谁,有些敬畏。

道了谢后,陈宗翰拿着两封信做到院子内的躺椅上面。

没有来一队人马拘捕他就算是不错了,看来他至少还没有被当作敌人处理,换句话说,不是人,但还不是敌人。

第一封信是一张帐单,是昨天打坏广场理出来的赔偿金额,高达七百多万,一笔很大的数目,几乎要把陈宗翰去执法队赚来的钱给花光还倒赔,要不是卫铭有寄钱给他,他说不定还赔不起。

看不出来那看起来不怎幺样的广场贵成这副德性,而且帐单上还属名了是他和肖巖平分,没有佔他便宜。

其实广场会破损也是理所当然,本来就是用来练习战斗的地方,肖家有一笔共同基金在负责这一方面,说起来如果让他们两个人全赔的话肯定不只这个价钱,说是赔偿但其实更像是惩罚。

小虎用力的甩掉身上的水滴,身上的白毛变得更加亮眼,但牠看起来似乎没多高兴,跳到陈宗翰的腿上,打算打盹补眠。

第二封信是份传送法阵的证明文件,有效时间在今天下午,不像平常是以玉珮来验明正身,这份文件是在特别情况时用来进行紧急传送,省去验名玉珮的动作。

虽然上面没有其他纸条或是说明,但是很明显的是要他在今天下午离开,传送的地点就是在家里附近。

不用说也知道是肖巖的意思,简单来说是叫他滚家,不过表示的比较隐晦了些。

就结果来说还算可以接受,至少寄来得不是一份除名通知或是通缉单,不管肖巖是出自什幺心态,老实说陈宗翰也暂时不太想待在这里,就算肖巖没寄来这份紧急传送证明文件,陈宗翰也会在下午去申请离开肖家,就这点来讲,他们一老一少倒是想在一块。

基本上就是这样了,陈宗翰没有忘记自己会来到肖家并和家主见面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修补结界是无用功,知道在死地有着一座名为崑仑的法器,甚至还有当年一起和妖异移居过去的遗族,不过看来这些话肖巖应该是没有听进去,毕竟两个人看不顺眼到大打出手,很难想像肖巖还会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唉。

大姊的话正在应验,陈宗翰也和以往不同的选择出声,不过阻碍重重,也许不管再怎幺挣扎,最后的结局都已经注定了吧。

那至少在世界末日之前,陈宗翰还有时间好好饱餐一顿。

「小虎,走吧,我们去吃饭。」

听到关键字,小虎瞬间睡意全失,以比肖巖还要敏捷的身法跳下陈宗翰的大腿,两眼发光得看向大门,脑里面已经在计画等一下要从哪道菜开始吃起。

不管是从哪个人的哪一个角度来看,陈宗翰与小虎都是十足的吃货。

对一个人来说,所谓的世界就是指他的身边週遭,有了新闻网路每个地方才接轨构筑出现在大家口中的全球化世界,把小虎留在肖家,穿过传送法阵的陈宗翰提着简单的行囊回到了家中,而这时离暑假结束只剩下三天。

之后的几天可以说是天下太平。

至少陈宗翰的身边是这样,和修练界几乎断了音讯,执法队没再有艰难的任务找上他,原本以为肖意会来问他话但是也没有,肖素子也音讯全无,陈宗翰没有特别去找谁,但大家就好像说好要一起忘记陈宗翰这个人的样子,突然都不和他联络。

这种感觉还真的有够怪,明明知道在地球的某一些地方征战四起,自己甚至明白其中的缘由和经过,也曾经牵涉其中。

可是突然间自己就像是被放逐,像古代的一种刑罚被放逐到边疆,所有世事突然都和他没有了关係,被忽略掉了,很刻意的。

不用动脑也知道这是怎幺回事,百分之百是肖巖发话停止了陈宗翰的一切行动,包括肖家的工作、执法队的任务还有他身边可能给他消息的人。

闷得慌,陈宗翰坐在电脑桌上把大姊更改的界面一一的调整回来,把粉红色变成蓝色,把鼠标恢复成箭头,顺便把我的最爱里大姊常用的选项偷偷删掉。

从很忙碌到闲下来,一个人会不晓得自己该干什幺、能干什幺,也就变成像陈宗翰这样穷极无聊的没事找事。

有话说好奇心会杀死猫,但想来无聊杀死的人更多。

新闻上对于政府的抗议行动因为暑假即将结束而慢慢缓解了下来,不知道政府方面是不是和是家方面做出了什幺协调或是让步,和抗议背后的主事组织有没有达成什幺共识,但这件事情就这样慢慢淡出人们视野,或许是刻意为之,平常檯面上吵杂的声音变得小了,政党间不再互相指责,而是提起了和解和共荣。

一切彷彿都在往好的方面迈进,但是陈宗翰明白,这些都是为了即将可能发生的大战而做的铺成。

就和之前的红色卡片一样,在大动干戈之后接着就是怀柔,陈宗翰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也见证了这段历史,而且明白背后的真正用意。

有越来越多人知道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局面才会变得一派和谐,许多人明白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开始化解过去嫌隙,準备抱做一团好增加渡过难关的可能性。

想到这里陈宗翰就为了这些每天拼命工作的老百姓抱屈,他们永远都是最晚知道事情的人,是被欺骗最久的代罪羔羊,金字塔上面的人总是踩着下面的人当作跳板,福祸并不相依,总是有人会倒楣。

有些人不因为无知而懵懵度日,一些人知道一点内幕而奔波,一小撮人明白将要发生得而拼命抵抗,这世界正这幺变化着,在大多数人还没嗅到异样的时候走向难以避免的未来。

知情却无力作为,却者说被限制作为,陈宗翰现在可以古时候郁郁不得志、怀才不遇的那些人才的心情。

要不是他文学造诣糟糕,他都要作诗作词以纾解郁情了。

仅剩下的乐趣,应该就是血色空间里的战斗,说是乐趣也没这幺好玩,陈宗翰以化境者的能力暂时还撑得过去。

那一次比平常都还要早睁开眼,清醒的时候也才早上八点多,只是不晓得这个优势能维持几个礼拜?

大姊还在外面游荡,陈宗翰隐约感觉得出来大姊在哪一个方向,反正还在就行,这世界上大概也没多少东西伤害得到她,按照她的说法,是整个世界都在排斥她,要不是没有就是全部,差距之大陈宗翰根本无可奈何。

开学第一天,回归到正常高中生的生活,陈宗翰起床后刷牙洗脸下去吃早餐,在这世界濒临灭亡危急的时刻,有些事情依旧是不得不做,至少在没有好的藉口之前,况且陈宗翰也没其他事情好做。

「今天的课只到中午,我会早一点回来。」

「好,路上小心。」

陈宗翰和他的弟弟陈宗佑的学校在不同方位,到巷子口就分开走。

今天陈宗佑的心情不错,因为他又有机会在路上见到她的梦幻情人。

陈宗翰则觉得意兴阑珊到有点想翘课,李师翊不在了,她人应该转进了某间知名的贵族学校,按照她的容貌,第一天上课应该就成为了学校的话题人物,然后大概又是一堆人去撞冰山,又或者她会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等待已久的那个他?

陈宗翰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情更差,打住了这个念头。

肖素子也已经毕业,学校方面也应该会暂时办了休学,继续投身在她的世家工作上面。

就连死党王志豪也因为病情不克到校,只是不晓得他说服自己的父母接受白髮和吕茹洁的手术了没,他的病情不适合拖,越早动手好转的机会就越大。

陈宗翰背着侧背包,就和其他的高中生一样手上捧着早餐,走在林荫之间,一副还不愿意上学的委靡模样。

已经高三了,对一般人来说正是收心努力拼大学指考的时候,陈宗翰的内心关注在则扩展到了人间之外。

  • 名称:杰拉尔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