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新:宇宙人来袭 动画片超清

突然得变故打乱了所有布置,唯一值得庆幸的事许多事情虽然尚未完全,但至少都在轨道上。

毕竟事事难预料,唯一能确定的只有尽力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就在陈宗翰遭遇妖异的同时,不仅仅是大中华地区,泉世界各地随机的某些地区出现了同样的妖异入侵事件,然而唯一的共同特徵便是天空上的黄红颜色色带。

根据推论,那可是人间与死地连接造成的现象,但不管怎样,那都不是现阶段该去关心的事情,要做的事情只有一项,倾全力瓦解这场突发事件。

蓝小雪忙坏了。

原来还在厨房寻思要做怎样子的宵夜,但突然的消息破坏了宁静的夜晚,对每个人都是如此。

执法队全员出动,包括后备人员和有实力战斗的后勤人员,一个都不落下。

没有人能预估这场混乱会给世界多大的冲击,能指望的只有先前的预备工作有做到位,能减缓这场剧烈痛楚。

数以万计的妖异在同一个时间点入侵进入人间,只存在于幻想的生物脱离传说,以最血腥的方式教导人类们生命的可贵,教导人类们在食物链顶端的从来不是人类。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垦丁,一个富有热带风情的欢乐天堂。

然而天堂这个词彙放到现在是如何的讽刺。

事发当时,吕茹洁正和学校同事小酌畅谈,毕业旅行对师长们固然有相当的压力,单何尝不也是一次郊游的机会,能远离压力垄罩的台北怎幺说也是件好事。

可惜无声步入的却是炼狱的门口,另本该愉快的旅行染上了血腥。

吕茹洁是前执法队成员,手下功夫自然不俗,就算身为现役教师和準贵夫人也磨不掉她骨子里的修练者本事。

和陈宗翰他们一样,吕茹洁和一众老师们走出餐厅手先注意到的是漫天的奇异景象,然后就是景象背后的残酷事实。

肥遗扭动着蟒蛇般的身子,窜进人群张嘴就要把人生吞活剥。

平常威风的生教组长和学校教官看到这一幕,胆子都快被吓破,更别提上前抢救或是有所作为,手脚发麻,只有危机意识水涨船高。

然后吕茹洁动了,动作如燕子临水。

一个漂亮的倒旋踢腿,就和陈宗翰选择的目标一样,脚尖从肥遗的头顶重重落下,狠狠的踹进地面里,脑浆倂裂。

所有人看傻了眼。

不论是怪物的突然现身还是吕茹洁的大胆行径,都像极了特摄片里才会有的桥段,以电影观赏的角度固然不错,但如果一切搬到现实那可就让人笑不出来了。

即便陈宗翰一个人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有把握全灭掉敌人,目前看来肥遗和怪鸟都不难对付,牠们的优势不过是数量。

然而如果陈宗翰想要保护在垦丁大街上的其他人,那他真的是分身乏术。

「小虎。」陈宗翰叫唤一声。

吼——

小虎的虎牙上已经沾满血,平常懒散如同病猫的牠在重要时刻是很值得倚靠,牠与李师翊立有血誓哪怕牺牲性命也会保全她的安全,有小虎在,李师翊他们的安全算是暂时无忧。

王志豪想要战斗,双脚却异常难捱,动也不动得像是被打了石膏,只能在一边发话口令,乾着急。

陈宗翰的身法讳莫如影,敌人根本沾不到他的边,交锋短短几秒就被斩下。

右手长剑切割,左手拳头轰击,简单暴力,每一个动作都给敌人带来难以复原的伤害。

然而偏偏陈宗翰的动作带股邪异的美感,战斗在他手上反而增添异样的艺术感,强大的破坏力与矫健的动作相辉映,雕琢成难得一见的矿世盛作。

脑袋开花,花开花落,血点洒落,如桃花飘飘。

幽泉没受丝毫阻碍的划过肥遗的下颚,墨绿色血液喷溅而出,哀嚎凄厉,瞬间嘎然而止,留下无声的杀戮尾巴。

怪鸟从天而降,挟带着巨力,挥着的眼里闪烁着愤怒,鸟喙化作一条黑线,直要在陈宗翰身上穿出一个透明窟窿。

然而在半空中怪鸟却翻了一个跟斗,浑然像是忘记如何飞行,但鸟可能忘记怎样飞翔吗?

显然不可能,是陈宗翰搅动了空中的大气,乱流涌现,坏了怪鸟的飞行轨迹。

陈宗翰虽然不能上天,但也不是没有对付空中的人的方法,大气在他的管辖範围之内。

幽泉挑起,剑罡疾驰,切断怪鸟的肉翼。

又一个敌人被击落,陈宗翰连看一眼战果的闲情也没有,人影飘踏,转往下一个怪物面前。

满地狼籍,人群在逃跑时推倒了许多摊贩,怪物的侵袭更是造成破坏,但至少到现在还没发生火灾。

「哇哇哇。」

哭泣是人到人世间的第一本能,遇到强烈的灾难时当人无计可施,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哭泣。

看身上衣服是同校同学,肥遗吞住他的右脚,往后要把他整个人吞进肚里。

然而这位男同学除了哭会做的就是紧不住电线杆,平常的学识都抛到脑后,一点也没想到如果肥遗闭上嘴,那自己右脚可就葬身蛇腹。

陈宗翰从半空中跳下,一脚一边,用力踩住牠的身子,引得肥遗吃痛吐出到嘴的美食,挽救了一个年轻生命步入残疾。

在男同学迷慌的眼里,陈宗翰的面容显得模糊不清,就着垦丁路边闪烁的灯光,他只看到天降神兵,一道闪光后怪物身首异处。

然后眼前一花,人影就消失无蹤。

陈宗翰像是救火员在巷弄间来回穿梭,一件一件的收割着生命,又一件一件的挽救生命。

在此刻,生命并不平等也不等价,非我族类则杀之,与道德良知无关,不过是最原始的丛林法则,赤裸裸的把文明规範给抛之脑后,一切交给武力解决。

踩在雨棚,陈宗翰轻点一下人就整个疾飞出去。

怪鸟跟在身后,展着翅,损毁了店家的招牌,嘎嘎叫着。

右脚剎车,转身,左脚用力踩断了屋檐,陈宗翰整个急转向着怪鸟直冲。

三道快到极点的斩击,轻盈掠过,深刻入骨。

又是三条生命回归西天,徒留三具温热的尸体。

李师翊已经好久没和陈宗翰并肩站到同一个战区,做为入门没多久的修练者,她的实力增长已经足够吓人,但要和陈宗翰相比那差距实在大到不能放在同一个平面比较。

远远德陈宗翰与怪物在战斗,但李师翊发现,自己无法分辨到底哪一边才是真正的怪物。

一个能够轻易战胜怪物的人,那还算是人吗?修练者还算是人吗?陈宗翰还算是人吗?

或者常人与修练者间的距离就和人类与怪物相同也说不定,这个问题在过去只留存于学术领域,但经过今天的事变,这个冲突已经不可避免。

李师翊他们救起了方才的女人后,不再留恋,往旅馆的方向跑去,有小虎护在一旁,肆虐的怪物只要稍一接近就被气弹轰到一边。

吼——

陈宗翰继续搜索还有没有谁待在里面没有逃开,对于就算救下也十之八九无力回天的人,陈宗翰残忍的选择无视,他明白如果对方是自己的亲友,他哪怕拼尽最后一点余力也会抢救,可惜他们不是,终究不过是陌生人。

看起来是拍戏的剧组,几个男人挥着长柄道具无力的反抗,真正起作用的是居中的异人。

一个魁武流着络腮鬍的男人放出细碎的针状能量,如同锋群缠绕在面前肥遗的身上,看模样肥遗挺厌恶那种攻击方式,没有明显的伤口却迟迟不愿进攻,但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近在眼前的佳餚,

总共五只怪物在十几位剧组人员绕成的圈外徘徊,他们的背后是卖衣服的摊子和围墙,无路可退,只能奋力抵抗拖延就死的时间。

陈宗翰停下脚步,这里还有异人在确实让他小小吃惊,人群里,他看到了这部电影里的男女主角,可惜他们不像电影里武技高超,只能恐慌。

「后退。」陈宗翰口气平静。

魁武异人看到一个相貌普通的少年持着一柄暗红长剑现身,走进怪物群里,他下意识的要开口警告,不过来不及了,怪物已经挡住少年的退路。

他的异能是因为鸣声才挡住怪物,老实说他也快到极限,如果真的不行,他就要丢下这群可怜人自己逃生去,毕竟为难时伸出援手固然重要,但那也要自己有命活下去才行。

不过他不用多想了。

只见眼前残留一道虚影,原本活蹦乱跳的蛇怪物就被分解成数段,尸块散落,腥味扑鼻。

有好几人受不了这突然的血腥抱肚子呕了出来,看到这情形陈宗翰不禁皱鼻,两种气味混在一起实在不怎幺好闻。

其他只肥遗愤怒嘶叫,身体成鞭,向着陈宗翰抽来。

磅。

陈宗翰左手接住,指节捏碎鳞片,插进对方体内,用力往旁边一甩。

撞在一块,两只肥遗跌得眼冒金星一时间立不起身子,在地上打滚。

原本恐怖的怪物到陈宗翰手里变成任人揉捏的存在,反差之大令人目瞪口呆。

幽泉沾上了点点墨绿色体液,陈宗翰身上也沾到不少红绿颜色,原本的运动服像是被油漆泼过,差别只是颜料的取得方式。

肥遗嗅到陈宗翰身上自己同类的气味,心里开始打退堂鼓。

身为怪物,身为野兽,并不代表没有理智,相反得牠们的本能直觉反而更加灵敏,有的更完善的趋吉避凶能力。

因此,陈宗翰身上的戾气在常人眼里可能不存在,但在这些感觉敏锐的妖异眼中,却如同针尖在刺,提醒着对方并不好惹。

是食物还是恐惧?肥遗陷入了两难,虚张声势般的嘶叫,不只是在拖延时间,更是在召唤同伴。

魁武异人明白陈宗翰肯定是强大的援兵,是认识的那些修练者口中时时谈论起的高手,也唯有如此人物才可能轻鬆解决自己碰不得的怪物。

「那个……先生。」魁武异人有些犯难,眼前明显是少年,但对方的表现又不适合这幺称呼。

「阿翰,叫我阿翰就可以了。」

陈宗翰也不过份进逼,感觉得出来附近的妖异正往这里集结,他拭目以待,也省得东奔西跑的功夫。

「阿翰。」魁武异人说:「感谢你来搭救,老实说我撑不了多久,感谢。」

「没什幺。」陈宗翰微笑,不过这平常应该有安抚人心效果的微笑,因为浑身的血迹而让味道变质,令他们身后的剧组看得心里微微发毛。

陈宗翰当然不晓得别人是怎幺想,他除了想过该不该要一份签名照给王雅婷她们外什幺也没多想,不管是不是大明星对他而言都没有意义,走到旁边倒下的摊子,从架子下陈宗翰找到一个简单的庙会面具,是一个加菲猫。

加减用吧。

陈宗翰戴上面具,看起来莫名的使人遍体生寒。

一看到陈宗翰的动作,魁武异人不禁想到某个传言,关于传说中的一支实战部队,他嘴巴有些乾涩,说:「阿翰……先生……您是执法队的人吗?」

「嗯。」

陈宗翰怪异的看对方一眼,为什幺要这幺害怕?

难怪,魁武异人心想,关于执法队的传说流言,传播得层面远比陈宗翰以为来的广,无数使人嚮往或是惧怕的事蹟对久浸于里世界的人而言并不陌生,围绕着这神秘部队的是长久以来数之不尽的丰功伟业。

然而其中有几点是众所皆知,比如:执法队的成员各个都是怪物等级的强者,都残忍毫不容情,都惯以面具掩饰真实面目。

如同传统的特徵是辨认的最好方法,也因此魁武异人看到陈宗翰捡起面具才会马上想到执法队。

如果真如传言,那自己这条命是保住了,魁武异人心里暗忖,不过看对方年纪是如此年轻,没想到竟是传说中的执法队,果然是怪物级别的部队。

「先生们,我们要不要趁现在怪物没动静赶紧离开,我怕等一下牠们又过来」剧组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过来说道,眼睛主要在陈宗翰身上停留,他有看到刚才那血腥的一幕。

魁武异人没有说话,等着陈宗翰的意见。

「先等等吧。」陈宗翰说:「我在等牠们集结过来。」

「牠们?您是说那些怪物吗?」鸭舌帽男脸色变得煞白。

「嗯。」

看到这些怪物吞掉自己的同事都快要超过精神负荷,竟然还有人傻傻等着怪物成堆找上门?鸭舌帽男不明白这世界究竟是怎幺了?可怕的怪物、超能力,现在还出现更恐怖的面具少年,他吞吞口水不晓得该说什幺。

「我的工作之一就是解决这些妖异,你们放心,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陈宗翰也不是没人性,安慰的说道。

「可是……为什幺不要趁现在赶紧逃走?」

「据我所知,这附近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解决得掉牠们,如果牠们跑去找别人怎幺办?」

这话噎住鸭舌帽男,他难不成还敢说我只想自己活命不成?刚才的情况也看到了,对方那把可怕的暗红色古代长剑只要往自己身上轻轻一划,那下场恐怕就是死无全尸。

「我可以请教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吗?还有你们到底是谁?」说话的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梁家颖,不过他没有了萤幕上的帅劲,显得狼狈不堪。

说话的同时每个人的视线都放在眼前的肥遗身上,牠们滑动着身体,在地上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对除了陈宗翰以外的人而言都极不好受。

肥遗开始布置包围网,越来越多只牠们的同伴聚集了起来,对着陈宗翰吐出挑衅的蛇信。

「我只知道个大概。」魁武异人说:「我稍微知道一些传闻,关于裂缝战场的结界不支,三大世家在预备战争。」

「等等,裂缝战场是什幺?结界?三大世家?」从没听过的字词太多,梁家颖无法理解。

「这该怎幺说才好?」魁武异人看向陈宗翰,希望对方能够伸出援手。

陈宗翰说:「这要牵扯到很多别的事情,我想你只要把你电影里的剧情都当成是真的就行了。」

电影里的剧情?听到这话实在令人高兴不起,现实可不能喊卡从来,和电影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而且我想很快的你们就会知道是怎幺一回事。」陈宗翰说道,想想也是,事情已经不可能掩盖,相信修练界的巨头们必须给全世界人们一个解释,修练者和常人必然需要结合,在即将的危难面前,携手合作是基本条件。

对于陈宗翰的惧意有些消退,其他人也凑近听他们谈话。

「你……打算怎幺做?」电影女主角罗贝贝还在颤抖,她也是方才呕吐的其中一位,「这些怪物。」

「当然是全杀了。」

「就你一个人?」

「不然你们要帮忙吗?」陈宗翰还有心思开玩笑,没察觉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其他人吓得有多惨。

帮忙?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当饵吧。

「差不多了,你们后退。」

这时候陈宗翰的话无疑是非常有份量,连魁武异人在内都乖乖退后超过五步,一副恨不得贴在围墙上的模样。

敌人有十六只,已经是附近总数,天空中却很乾净,陈宗翰感觉不太妙,希望只是自己神经质。

幽泉绝对是柄无上绝兵,也许唯有在魔主手上方能显现出它真正的光辉,但在陈宗翰也足够惊人。

一步、两步。

所有遗肥都昂起身子,焦躁不安的吐着红色信子,绿色的大眼珠里只有陈宗翰的身影,不敢丝毫眨眼。

巨大的危机感无需任何动作恐吓,仅仅是存在本身就会带来灾厄,每一举手投足都蕴藏着无边杀气,视野里只剩下唯一的焦点。

缓缓的举剑,所有活着的生物,包括人和妖异都呆呆的望着幽泉,声音被抽离。

暗红色彩宛若要逸出,邪异到了极点。

幽泉落下。

如惊雷,剧烈的破空声。

什幺也没有。

然后大气开始变化。

像是见红了的公牛那般暴躁,突然间化成猛烈的攻势,迅速的连反应时间都没有,罡气横扫街头。

一阵席捲,所有眼前的目标物都被刻下无法抹灭的深痕。

地面断裂,招牌砸落,铁门铁窗受损或是弯凹,路灯被拦腰截断倒下,摊贩推车滚到了一边,所有在攻击垄罩範围内的一切,彷彿被劈斩上千上万,在短短的一瞬。

在最前头的几只肥遗绿色身子,几乎可说是被乱刀分尸,没有一块地方是完整的。

空气压缩后回流,一股浸透感,腥臭味涌上,没有人敢出声,都默默忍受。

再也兴不起抵抗的念头,剩下的几只肥遗半刻也没停留,往后死命的退,万分希望自己有三个蛇身能加快速度。

人影飘忽,陈宗翰用起缩地法,蹬步出现在最后面一个倒楣鬼背后。

剑光闪过,速度快到对方过了几秒后才发现身体不听使唤,这才明白自己已被切割成三段,丧命。

围捕变成被猎杀,怪物们开始逃窜。

陈宗翰化作无声的死神,镰刀稍一晃动就是一条性命,蟒蛇般的尸体铺散在街头,映着路旁的无人灯光,蛇鳞有如绿宝石那样美丽无暇,。

遇到肥遗体内没消化完的人体,陈宗翰也毫不留情的挥剑,因为他想不出停手的理由,就乾脆一起割开。

身影连连晃动,製造出一具具死状悽惨的尸体。

直行前冲,把最后一只肥遗击成一地碎尸,陈宗翰才停住杀戮的动作。

所有目睹眼前经过的人都如寒蝉噤声,虽说对方是怪物,但这等杀戮手段还是大大折磨了他们的心理底线,甚至不敢呕吐,就怕屠刀突然转向。

事后,就连陈宗翰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残忍无道,以前对手是人类,陈宗翰在人前还会下意识选择出手点,现在无论是出于大义还是种族,陈宗翰再也没有丝毫顾忌,可以大开杀戒。

英雄不可以暴虐残忍,所以陈宗翰不是英雄、不受崇拜,必须戴着面具。

「一直往前走在十字路口有一间旅馆,你们应该可以看到一只白虎在那,我的同伴都在那里。」陈宗翰的红瞳令人不敢直视,他们只能点头,摀着口鼻。

说完,陈宗翰就跃上旁边屋顶,看着天空寻找怪鸟的蹤迹。

相信有这幺一地的借镜,没有哪只妖异还敢不长眼的上来讨杀,所以剧组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走吧。」

「直走吗?」有人开始却步,这场面的确不是常人能够忍受。

「你们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了,直走就有救。」魁武异人率先踏出步伐,他毕竟和修练者打过交道也比较见过场面,更重要的是,命很金贵。

梁家颖瞥了一眼陈宗翰离开的方向,嘴巴深吸一口气,用高级牛皮靴踏着满地墨绿色不明液体向前,活下去最重要。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自己真的是电影里的英雄,可惜他是优秀的演员而非战士。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陆续跟上,今晚的所有发生都对他们而言是天翻地覆的改变,值得庆幸的是相比其他可怜人至少自己还活着,光是这一点就非常难能可贵。

天空上的黄红颜色依然没有消失的打算,陈宗翰沿着阳台屋顶,向着怪鸟盘旋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看到不少不全的尸体,错过第一抢救时间他们基本上没有存活的可能。

平时喧闹的垦丁现在成为一座鬼城,相信在此时此刻,同样的剧情也在不同的地方上演,整个地球在不同阳光照射角度下,不分昼夜的有妖异横行。

  • 名称:蜡笔小新:宇宙人来袭 动画片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