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漫画超清

真气是作为修练者的根本,提升后产生气势,而后凝结成剑芒、剑罡,再往上整体提升,心中有所感而入道,朝着目标前进,这才真正能够称为踏上修练之路。

然而陈宗翰在短短的半年之内,走过了常人少说一甲子的修练光阴,往上达到入道之后的另一个层次,和天地之间的力量产生共鸣,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了常人的範畴。

凭空一划,意志与真气凝结出光华,伴随着散开的气流,滑过在场者的身心灵。

陈宗翰突然间的举动压着其他人开不了口,理智上无法去理解发生了什幺事情,但是对于超出可以控制範围的事,人们天生怀有敬畏,就像是对于地震和飓风。

朱士强不晓得该怎幺形容这种感受,原本只是在说说笑笑,可是陈宗翰突然间做得动作,把方才的气氛给撕裂一个口子,有股一股凛冽的风在半空中生成,从他的身边穿越而过。

「那到底是什幺东西?」王雅婷问道,大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问的是什幺吧。

彷彿刚才的是错觉,陈宗翰瞬间散发的锐利消散无蹤,恢复成平常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从外表来看没有变化,但气质却反差极大,彷彿换了一个同样外表的不同人。

「你是指什幺?」

「就是那个亮亮的东西。」王雅婷无疑是个好奇心旺盛的正常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是明亮感,而不是那东西做为切割用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力。

听到有人发问,陈宗翰本着传道授业解惑的精神详加解释,可惜的是那就像是和小学生讲解相对论一样,没有相应的基础根本无从了解起,再加上陈宗翰本来就是实战派,想要以理论来礁岛外行人实在是强人所难。

王志豪原本的打算就是参与进修练者的世界,对陈宗翰的讲解自然有着浓厚的兴趣,不过这就像是一个熟悉的笨蛋突然谈起超弦理论那样的充满矛盾,似乎是要颠覆从既往设定的形象,来个大改造似的。

对于学校学科没有一点兴趣的陈宗翰,说起修练的学问可就兴致盎然,不过很快的他就发现就和李师翊的情况相同,彼此的水平相差太多谈起来也没什幺意思,基本上都是他在做介绍说明。

叩叩。

「请进。」

「我就想你应该在这里,阿翰。」出现在门口的是蓝小雪,她今天穿得是一身黑色套装,很有Office   Lady的架势,印象中她说过今天要去一场叶家所举办的科学发表会,看来她是结束后赶过来。

除了王志豪和蓝小雪因为一起作战认识外,朱士强和王雅婷看到走进来的作职场打扮的女性,都转过头用疑问的表情看向陈宗翰,这里会认识对方的应该就只有那家伙了。

「她是小雪。」陈宗翰简洁的介绍。

相比起来蓝小雪可落落大方的多,像是在会见上司的家属,微微欠个身自我介绍:「我是阿翰的经纪人,专门处理他的事情,蓝小雪,请多多指教。」

经纪人?

今天有太多诡异的事情塞到脑海里,这点程度得讶异还不足以大惊失色,不过就是位经纪人,有什幺大不了,那些年轻出道的高中生不也是这样,相比其他事情根本不算什幺。

介绍完话,蓝小雪对陈宗翰说:「你昨天要求的事情我和素子小姐连络过,她说你今天晚上如果能赶过去肖家的话,她能帮你抽出一点时间,可能很短,不过应该够吧。」

「那太好不过。」陈宗翰说:「今天晚上?那不是该走了?」

看看窗户外面的天色,夜幕低垂,由亮转暗步入太阳照不到的暗面,星辰有如弹珠滚动,缓缓的等待着揭开光亮的时刻。

「拿去,你的衣服和新的手机电池,我去帮你办理退房,等一下直接到停车场等我,车号你知道的,透过肖逸长老的关係才帮你临时拿到传送法阵的出入许可,最近审查严格许多,说真的,你要讲得事情真的有这幺急迫吗?」蓝小雪的办事能力一如既往的优秀,昨天陈宗翰请她帮忙经过一天的时间所有事情就都到位,参加了发表会还顺便帮陈宗翰处理了手机的事情,做事缜密又细心。

露出淡淡的笑靥,蓝小雪对着病房内的其他人说:「那我先走了,掰掰。」

真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蓝小雪的忙碌多少也要算在陈宗翰头上,后者看着她带上门后有些内疚。

如果不是事情有变,陈宗翰原本也没打算这幺紧急的去做这件事情,只是看到王志豪负伤在床,看到凭依者闯过结界降临,看到普通人被如同畜牲般的残杀,他理解到有些事情不做不行了。

之前,在矿坑任务的时候那名假的叶明水在陈宗翰的耳边,告诉了他原本他不应该会知道的祕密,不过陈宗翰选择保持缄口不语,等事情真的发生之后他在想,如果当时他选择揭开这事实的话会如何呢?

「天上之人早就来到人间,他们联合各大世家的人,他们想要进入死地,那裏有他们非要不可的东西。」

这是当时假叶明水的原话,事到如今已经一一应验,除了最后面的部分。

天人想要的是死地内的某样东西,然而陈宗翰知道那是什幺,是做为结界阵眼的一座山,崑仑。

的确,以他当时的位置实在没有发语权,又年轻又没资历,更可能会没人相信他而惹得一身腥,大姐也是这幺为他打算,来到陌生的环境首要之务应该是保全自己。

这幺作当然没有错,可是难道没有更好的选择吗?明明可以避免伤亡却选择不去做,这和助纣为虐又有什幺不同?

这一次,陈宗翰决定要放手离开他一直依赖着的舒适圈,坦承所有他知道的情报,所以在昨天他和蓝小雪谈过,他想要见现任肖家家主,肖巖。

这话对蓝小雪来说太过突然也太过怪异,就算是执法队队员,就算是冉冉上升的新星,就算是肖素子的友人,就算是肖逸长老的得意门生,这要求还是太超过了一些,在如今险恶的局面,家主哪有闲情去搭理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屁孩?

虽然心里是这幺想,不过蓝小雪看到陈宗翰一点也没开玩笑的认真表情,她还是运用手上所有的资源,再加上陈宗翰的关係,以难以想像的速度要求到了一段空档。

当然的,肖素子的关係占了很大的份量,毕竟那位爷爷很宠他的宝贝孙女。

一想到要等一下面对肖巖,陈宗翰心里就感到不太平静,上次见面是最一开始的时候,在那肖家的匾额之下,被当作异端等待发落。

要如何解释他为什幺知道这些情报?有多少的可信度?準备激起多大的迴响?

陈宗翰一概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不这幺做不行,说起来也是王志豪害的,近墨者黑,原本理智的陈宗翰也冲动了起来。

「看来我得提早和你们说再见了。」陈宗翰笑笑的说,脱下他身上的病人服,反正只有上半身,又不是没有一起上过游泳课,给王雅婷看到也没人会害羞。

「嗯。」王志豪并不意外,他早就理解陈宗翰生活在和他们不一样的世界,忍不住说:「你小心一点阿。」

「你才是吧,记得打给白髮和吕老师,他们的医术真的很好,有问题记得找我。」

「阿翰,你的背后。」王雅婷原本有些害羞的要别过头,不过看到陈宗翰背后的样子,她诧愕的开口说道。

陈宗翰自己转过头看,因为受伤得早伤疤留比较深,说起来还真是值得怀念,也因为这伤痕认识了李天曦他们。

那是圆形外扩的伤疤,让人看不出来是什幺原因造成,除此之外,仔细一看在陈宗翰精实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浅疤,往下蔓延到他的大腿膝盖,因为陈宗翰的肉体素质很强,新生的肉和原本的皮肤没有什幺色差,但如果仔细比对就会发现陈宗翰几乎是浑身上下密布着各式各样的疤痕。

王志豪才刚见过关二,那浑身上下的伤疤着实吓人,但比起来陈宗翰身上的似乎也不少。

突然间,朱士强想起来之前他们上游泳课的时候陈宗翰老是背靠着泳池边缘,还以为他是懒惰不想游泳,现在看来背后的疤痕就是原因。

到底要经过多少惨烈的战斗才能搞出这副模样?看着眼前的挚友,朱士强和王志豪都无法理解,只是想必是地狱一般的经验。

「这是因为大小姐的关係,挺让人怀念的。」陈宗翰以回忆往事的口吻说道,摸着皮肤上的凹凸,想起当时危险的情况。

因为李师翊的缘故,听到陈宗翰的话王志豪他们不显得吃惊反而很能够接受,早在他们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陈宗翰与李师翊一起经历了一段段外人难以理解的时光,也难怪两人会如此亲密,一切似乎都说得通。

不像健美先生那种多余的美观肌肉,陈宗翰身上的每一丝肌肉纤维都是为了战斗而生,显得弹性且充满着张力。

陈宗翰不晓得他身上的伤痕对这太平盛世的其他人来说有多震撼,只是觉得想要掩饰有些麻烦,平常穿T-Shirt的时候得特别挑深色的才好。

如果说疤痕就是勛章的话,那陈宗翰已经是上将等级。

套好衣服后陈宗翰没多耽搁,拿着自己的东西晃了晃手,「再见了。」

「开学后你还会来学校吗?」朱士强在最后陈宗翰起身要离开的时候问道。

暑假也快要结束,陈宗翰稍微迟疑了一下,说:「没有什幺事情的话,我会尽量赶过去的。」

留下来的三个人都暂时保持着静默,消化心中突如其来的庞大资讯,关于修练者,关于光怪陆离,关于现实,关于他们的朋友。

「他走了。」像是要再一次确认,朱士强开口说道。

「嗯啊。」

从此刻开始,三人看待世界的视野变得不再像过去那样,同样的夜色,埋藏着的是过去没想像过的黑暗,相同的白昼,隐含着的是不知名的危险,无知是福,这句话也许不无道理。

忙碌的本质就是不停改场,把宝贵的时间都花在交通移动,而且还是在使用传送法阵的情况下,有太多琐碎的事情把行程给占满,对许多成名人士来说,回到家里好好喝一杯茶都是奢望。

也因此战斗人员才会特别区分开来,人无全才,当生活被一大堆事情给占满时,罔论要静下心来修练,许多的成名强者就是败在繁华之中,遗忘了独自寂寞修练的滋味,之所以要闭关,就是要隔绝一切潜心修练。

修练,和世界上其他想要成功的事情一样,是必须独自努力,保持着超然性,而且成功之期也不一定会造访。

以进步的速度来看,陈宗翰确实称得上是恐怖,原本的出发点就高过其他人,现在更是把其他人都一脚踩在地上,让人情何以堪。

不过以严酷程度来看,陈宗翰也的确是数一数二的玩命,有得必有失,重要的是能继续呼吸、继续活在这不完美的人世间,不忘记自己的本性。

就像是和王志豪他们相处,那时候的陈宗翰不再是叱咤战场的强者,是动不动就被揶揄的普通人,这种脱离对陈宗翰来说不单是种放鬆,更是恢复到最原本的自己。

只是现在这种关係可能改变,对此陈宗翰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本来就不是很擅长处理人和人的关係,只能任凭发展。

等到蓝小雪打点完医院的出院手续,车子驶离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加入到车水马龙的台北长龙。

蓝小雪专心开着车,路灯透过玻璃映在她脸上,忽明忽暗。

大姐的声音从紫仙玉里传了出来,「阿翰,你大姊我可没办法和你一起过去。」就和先前的每一次一样,大姐一直尽量避免和陈宗翰一起过去肖家。

「嗯,我可以理解。」

「阿翰小弟,老实说你大姊我不太赞同你这幺做。」大姐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现在陈宗翰正坐在副驾驶座上,繫着安全带,放空看向窗外的街道,整理脑里的思绪,蓝小雪安静的把两只手放在方向盘上,等着红灯上的倒数秒数归零。

大姊继续用感知说:「你虽然敛息的功夫不错,也有项鍊掩盖,但是有能力看穿你身分的还是不少,他们之所以放任你的存在,原因就是在你的潜力,你的过去很乾净,没人知道有我,而且你很安分守己,特别是最后一点,第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便是肖逸,他看出你的潜力,拉你进到他的派系,现在你成了他的招牌,我想他现在很得意自己的眼光吧。」

「大姊,你想说什幺就直说吧。」

「你的一切,不管是执法队,肖家,那些朋友,还有你的家人,当你的身分不再是人类,而被归类到异端的时候你认为还有多少人会站在你这边?又会因此伤害多少人?」

陈宗翰沉默不语。

「你现在拥有的地位都会失去,你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与整个修练界为敌,你最大的软肋就是你身上的异常,而且偏偏和人间的头号死敌,死地里生活的妖异一样,现在这个世界的文化还没有演进到能接受你的地步,看看你们的历史,美国的黑奴,女巫猎杀,异端邪说,那些全都是由于恐惧所造成的迫害,阿翰,你需要的是低调,在拥有令谁也不能忽视的实力之前你必须低调。」

大姊的话语重心长,陈宗翰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有这幺透彻。

在整个世界上,最理解陈宗翰的人莫过是这位已殁的大姊,从复活的那个片刻开始,他们俩人的命运就已然绑在一起,就连灵魂都相通,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还要来的贴近。

大姊继续说:「你的个性本来就不张扬,我说难听一点的,你是个很好控制的人,是把好用的刀,你的个性容易受到他人影响,容易随着大势流动,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都是好事,特立独群对你来说只是坏事,阿翰,你的优秀反而会成为别人的把柄。」

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受到大姊的话开始动摇,就像大姊说的,他是个容易受别人影响的人。

「大姊,你说过修武不外修心,如果我的内心真的这幺软弱,那我怎幺会有现在的实力呀?」

对自身产生怀疑早就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陈宗翰自恃不过是个平凡人,恰巧多了魔主的加持,能走到如今的地步还没身亡根本就是奇蹟。

大姊的声音变得温柔:「你不要小看自己,你有天赋,你的确容易受人影响,但你也有着少见的优点,你很执着,对于变强天生有着旺盛的慾望,就像颗石头一样硬梆梆的,平常一点也不起眼,但是却能承受在轮迴里不停的琢磨,你的强并没有区分善恶,那是好事,然而你的迷惘则认为这份力量应该贡献在某件事情上。」

「这不好吗?大姊。」陈宗翰迷惑的问:「我一直在害怕,害怕我身体里的力量有一天会吞噬我的理智,所以我认为有了目标会更能掌控它,这不对吗?」

「不,你想得很对,力量终究必须使用,服膺的对象就代表着你的信仰,只是……很多时候善意不见得会带来善果,可能反倒是招来厄运,你好好想想吧。」

大姊没再说话,留下时间让陈宗翰好好的思考,他倚着车门,心里包含着天地三界。

大姊的记忆虽然随着时间慢慢的清晰了起来,但是仍然支离破碎,不过关于哥哥魔主的回忆的确是益发清晰,做为那位曾经万魔之主的妹妹,她在那似乎远永不倒的身影背后,见识过的天地到如今已然寂寥空洞,一切化为灰烬后,开始和结束都不过一瞬。

大姊的外表光鲜亮丽,可是她很清楚自己早就行将木朽,就连意识也枯萎,不过是在拖延离开的时刻,可是陈宗翰不是这样,他的一生才正要开始,不应该再次提前完结。

是以大姊提醒了他,只是提醒了他,她从不认为自己应该插手进陈宗翰的生活,即便有她全心的指导陈宗翰的实力将提升得更加快速,但她还是不会这幺做。

就像是她会帮助陈宗翰剖析可能的后果,但是绝不会帮她做出决定,哪怕下场是陈宗翰落得身败名裂。

走错也是一场风景,踏上绝路也必须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大姊从不刻意的影响陈宗翰,因为她尊重陈宗翰的人生。

因此大姊是最宽鬆也是最严格的老师,走过如此悠久的一生,看待世界的眼光早就不复从前。

「大姊,我还是觉得我应该说,虽然决定权不在我,但既然知道有机会拯救别人,我还是认为这个机会不应该随便放开,我是不是被王SIR和大小姐影响了?」说到最后一句话陈宗翰露出苦笑。

「你本来就是个好人。」

「可是我早就满手血腥了阿。」

「阿翰,不是满手血腥的就是坏人,也不是光明慈祥的就是好人,世界从来没有这幺简单,你只能去做你相信的事,至于正邪善恶,那不过是别人给你的评价,重点是你过不过得了自己那一关。」

听出大姊话里的弦外之音,陈宗翰问说:「所以……魔主是好人吗?」

「不是。」

大姊继续补充说:「对某多人来说不是,对某些人来说却是,不要拘泥在善恶上面,你就像原本那样一心变强就好了,至于能做些什幺?你只能自己想了。」

话题到此结束,大姊脱离出紫仙玉项鍊,浮在半空中挥了挥手,然后钻出车门,目送陈宗翰的车子离开。

「现在该去哪里才好呢?」

对于这个世界,大姊从来不缺乏欣赏之意。

蓝小雪是个忠实的执行者,同时也是位坚持的研究家,常常揽下吃重的工作,喜欢研发奇特的料理,是个好相处到有点婆妈的大姊姊,对于陈宗翰要和肖家家主谈些什幺到现在都没有过问,要说好奇肯定是有,不过她很守自己的分际。

送陈宗翰道地点后,蓝小雪的表情有些複杂。

「小雪,这趟过去我也不晓得自己会怎幺样,我只是去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蓝小雪看着眼前的少年,感觉到事情有一些不寻常,还来不及说些什幺,陈宗翰就继续说:「谢谢你载我过来,那改天见了。」然后踏进店里。

「嗯,改天见。」

穿过传送法阵来到肖家,不知何时开始对于这一切都变得熟悉,不过这次他却怀有不同的目的,目标直指本家中间的肖家厅堂。

走在这条路上,陈宗翰就像是回到半年多前第一次来到肖家的时候一样,每一步都有着别样的重量,只是这次的他不再能任凭人欺负,带来得是不知是祸是福的情报,穿过廊道,穿过广场,踏上一级级的石阶。

大姊的话在耳边迴响,这是陈宗翰第一次试图改变什幺。

苍拔有劲的笔触,肖家的匾额依旧长挂,就和过去数千年来一样不坠。

肖素子等在门外,看到陈宗翰的到来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仍然能让人察觉得到其中的不自然,似乎就连她也不希望陈宗翰出现在这里,也许她直觉到什幺,因此感到不安。

肖家的现任家主,掌管着千年世家之一的肖家,这位在世人眼里从未存在过,曾经宣判过陈宗翰死刑,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正端坐在厅里的扶手椅上,等着来人晋见。

  • 名称:黑执事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8: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