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牙吧超清

「刚才他来的时候不晓得怎幺搞得衣服前面髒了一块,所以我才把这件衣服借给他。」王志豪情急生智,顺着陈宗翰的胡乱发言遮掩了过去。

陈宗翰原本只是半开玩笑的说话,结果让王志豪这幺一圆,似乎还真的有这幺一回事。

其他人听到王志豪的解释即便狐疑也接受这套说法,反正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和之前的客人不同,他们关心的主角是王志豪,而不是一旁普通的陈宗翰。

看到王志豪比想像中还要来的有精神,他们似乎鬆了一口气,围在病床旁边,有节制的询问着病情。

「阿翰,你也是刚刚才到吗?」蔡仪婷没有聚集到床旁边,放下手上的礼盒后站到了退在一边的陈宗翰旁边。

仔细想想,好久没有和蔡仪婷说上话了,那种暗恋的心情并没有沖淡,而是转化成另一种形态存在在陈宗翰的心里,伴随着怀念和眷恋,深深的埋藏着。

「嗯。」看着前面围着的人群,王志豪果然是好人气,如果时间点在巧一些让同学们撞上关二他们这场面恐怕就有趣了,陈宗翰不怀好意的想着。

蔡仪婷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道陈宗翰脑里转的古怪念头,王志豪发生的事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坏消息,在场没有人愿意看到王志豪这位像是从偶像剧走出来的帅气少年下半辈子都要和轮椅为伍,蔡仪婷自然也不希望在日后的同学会上会少上这幺个阳光笑容。

不过看来是多虑了,不晓得是什幺原因,王志豪没有他们想像的负面,躺在床上,还有闲情和同学们调笑,看到这幕蔡仪婷觉得很意外。

不知道是出自什幺样的直觉,蔡仪婷想到他们进门前背对着的陈宗翰,依稀两人在谈着什幺,那是不是就是王志豪好心情的原因呢?

在病床旁边朱士强把準备好的卡片交到王志豪手上,里面除了在场的同学外还有许多没办法到场的祝福,这张卡片是朱士强在得知消息后在王雅婷的帮助下完成,蔡仪婷在其中也出了不少力,上面填着满满不同笔迹的祝福,他们也许没能力帮助王志豪度过难关,但至少能成为他心理上的力量。

「很漂亮的卡片。」众人的笑颜十分耀眼,陈宗翰待在人群之外微笑的说。

蔡仪婷也不自觉得漾起微笑,说:「得知消息后我们就在想能做些什幺,士强原本想直接过来,不过那时候正在密集治疗不见客,雅婷就提议说要做一张卡片,上面要写满所有人的祝福,他们两个就开始联络其他人,我和班长也一起帮忙,不过我们怎幺样都找不到你呢。」

陈宗翰搔搔脸颊,他的手机因为没电一直都处在关机状态,看来得去买一个新的充电器才行,「手机有点问题,真是抱歉。」

蔡仪婷继续说:「师翊人在国外也连络不上,少了你们两个有点可惜,没想到你人直接就出现在这里,比我们还要快。」

「呵呵。」

「原本以为王SIR会情绪低落,现在看来他比我们想像的要有精神的多。」蔡仪婷坐了下来,就在一直没有人的病床上,和陈宗翰只差了一个拳头的距离。

就和蔡仪婷猜不到陈宗翰在想些什幺一样,陈宗翰也不知道蔡仪婷为什幺会坐到他的身边,何况他们也没有熟到这种程度,如果是李师翊还比较能理解。

一个人的心理距离会反应在身体距离上,这是很奇妙的现象,明明没有碰触心里却会产生反应,就好像有电流在空气中来回穿梭,在每个人的感觉神经上施以刺激。

「雅婷和士强他们的真的很好。」蔡仪婷若有所思的说道。

大概是有些寂寞吧,自己的好朋友交了个男朋友自然会比较没有时间陪她,不过看到王雅婷和朱士强牵手的样子,打从心底为她们开心,以看人的眼光来说,王雅婷无疑是比她来的高竿,谁晓得一向被欺负的朱士强原来可以这幺帅。

看到王雅婷幸福的模样,蔡仪婷不禁在想自己是否也到时候该交一个男朋友了?可是就算这样,自己有对象吗?

喜欢她的人一直都不少,但是如果要说自己喜欢的人怎又是谁?在这个年纪谈爱还太早,就连谈喜欢也懵懵懂懂。

但至少她知道一件事情,现在坐在她身边的男孩子喜欢她,或者说曾经喜欢她。

很多人傻傻的以为自己藏在情愫永远不会见光,会成为这辈子的青春回忆,但女孩子的感觉其实很灵敏,一点小动作都能出卖自己的想法,只是她们选择闭口看着男孩子陷入忐忑而已。

作为漂亮、个性好、成绩优秀的女孩子,暗中或明白的追求者自然不少,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个人触动到蔡仪婷的心房,就连陈宗翰也早早就出局。

和天底下每一个女孩子一样,蔡仪婷还在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本来应该如此持续下去,但是却有了变化,李师翊转学到班上,一个超乎同龄人美丽、聪颖的少女,几乎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蔡仪婷是有点吃醋,但良好的家教使她保持着应有的态度,彼此结成了朋友。

可就是因为如此,作为年纪相当的少女,在李师翊面前蔡仪婷完全抬不起头,把任一方面摆在台上比较对方都以完胜告终,论美貌,李师翊已经和时尚杂誌的模特儿相比肩,论才智,有一次她们忘记为什幺聊到了李师翊原本的要就读的学校,对方是原本要保送进哈佛的高材生,根本没有可比性,论体能、论眼界、论品味,蔡仪婷都必须承认这世界上真的有打从出生就注定与众不同的人儿,对方如果是天鹅,自己就是只丑小鸭。

可是就是这样出众的少女,拒绝了优秀学长的追求,成天在陈宗翰的身边打转,闹出许多的笑话。

究竟是为什幺?蔡仪婷心里一直有疑问,应该说很多人都有这个大大的问号,为什幺?

难道是因为美女的品味与众不同吗?还是上天为了安抚其他身心受创的人让李师翊留下缺陷?

比起这些酸葡萄的推测,蔡仪婷更相信就像王雅婷选中朱士强一样,李师翊知道且理解陈宗翰的特别之处,那在平凡之下的特殊理由。

蔡仪婷在柔弱的外表下有着不愿认输的女生倔强,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陈宗翰,但是这一次她想要试试看。

根本不晓得自己成为了旁边这位心仪已久女孩子有多幺複杂的心思,陈宗翰光是让自己活着呼吸就已经快要耗尽心神,现在哪会有多余的闲情去探究女生的小心情。

「阿翰,你最近有和师翊联络吗?」蔡仪婷问道。

「嗯,前阵子有见过。」

蔡仪婷不知道是什幺样的情绪梗着,继续问说:「她人不是在国外?」

总不好说他们是在肖家见的面,而且严格来说那裏不是国外,应该是地球外了,「我们在国外见得面,除了我们还有一位学校的学姐和一些朋友。」

默默的生活圈子已经隔开,蔡仪婷不知道自己该说什幺。

「你呢?之前王雅婷说你们家出去玩?去了哪里?」陈宗翰笑着问道。

「我们去了捷克和波兰,很漂亮的两个国家。」想到这里是王志豪的病房,蔡仪婷晓得礼貌,只约略的描述了一下。

听着蔡仪婷的经历,陈宗翰深深觉得那才算是旅游,自己也算是去过一些地方,但哪次不是被逼得只能匆匆来回。

「你们两个不要自己待在旁边聊开了,过来啊。」王志豪把枕头朝陈宗翰丢了过去,表达出自己对于死党趁着自己动弹不得,还在他旁边勾搭妹子的怒气。

陈宗翰理所当然的轻鬆接下攻击,说实在话,枕头在他手上似乎也能成为兇器,他其实不介意尝试看看。

没有人会愚蠢到问王志豪双脚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再踏到地上,现在的气氛正好,这个问题只会瞬间使所有人难堪,就像薄薄的纸,手一捅就破。

礼物放到桌子上,陈宗翰被吩咐要亲自补上卡片的祝福,一个人拿着笔伤脑筋。

看看时候也打扰了不短的时间,一众同学起身离开,除了陈宗翰理所当然的留下来外,朱士强收到王志豪的打得眼色也不解的留下,王雅婷看朱士强没打算走,很平稳的坐在一边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蔡仪婷晚上要补习不能留下来,和楚轩华一群人向着王志豪挥挥手关上了房门。

王志豪故意把朱士强留下来自然有理由,他认为既然是死党就不应该把事情瞒着对方,陈宗翰已经跟他开诚布公,他认为朱士强也有资格知道这些事情。

就在王志豪留下朱士强的时候陈宗翰就大概知道是怎幺回事,不过王雅婷也一併待着到是始料未及。

「王SIR,怎幺了吗?」朱士强扶了下眼镜,不解的问。

收到王志豪投过来的视线,陈宗翰接口说:「也没什幺,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

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里总会有几个重要分歧点,在往后的时光里会想着,如果当时后不是那样子的话会怎幺样呢?

陈宗翰遇到大姐因此展开重生,王志豪遇到王子豪因此走上一条不同的路,至于朱士强,他待在学校,享受着迟来的温暖和幸福,没有父亲这个的包袱、没有一直以来的欺负,就连母亲的慢性病也有好转的迹象,一切都变得明朗,似乎过去十几年来累积的好运正开始萌芽,如此美好。

然而看到王志豪和陈宗翰的眼神,他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幺,有什幺事情就在身边发生,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被排除在外。

王雅婷显然没有留空间给这三位死党的打算,是属于结婚后也要死死管着老公的类型,一副没感觉到气氛,自顾自的调整着礼物摆放的角度。

「是什幺事情?」朱士强疑惑的问道,视线在陈宗翰与王志豪的脸上来回转动,实在不记得有哪次说话这幺慎重。

陈宗翰在想要从哪里说才好,朱士强和王志豪不同,和修练者、异人所属的里世界完全没有关係,最好也不要扯上关係。

「你确定这样好吗?」陈宗翰问向王志豪,意思是:为何不让朱士强什幺也不知道好好的生活就好?

王志豪白了他一眼回说:「你就是有这种心态才会喜欢瞒着别人,知情永远比不知情来的好,我们没道理瞒着老朱,又不是外人,他应该要知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幺?」朱士强的表情有点不安,「你们瞒着我什幺?」

「该不会……」朱士强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的死党,「你们……背背山?」

「靠!」陈宗翰一不小心爆出了粗口。

「要不是我脚不能动,我一定一脚踹死你!」被怀疑性向的王志豪作势要扑过去。

「哈哈哈。」王雅婷捧腹大笑,抱着肚子笑到快要跌到地上。

朱士强一脸的委屈,说:「谁叫你们这幺神秘的样子,一副两人心有灵犀,有什幺不可告人的关係。」

「这简直是我毕生的耻辱。」王志豪恨恨的说:「我这幺帅气,竟然会被怀疑和阿翰有一腿,你叫我如何对广大少女们交代?」

王雅婷笑得更大声了。

「我也很郁闷好不好。」陈宗翰闷闷的说。

「所以到底是怎幺回事?」朱士强委屈得像是被公婆刁难的小媳妇,小声的说道。

「我来说好了。」王志豪可不能容忍被人如此怀疑,说:「事情有些複杂,我和阿翰也还没有完全釐清清楚,我就挑重点来说,这一次我受伤其实和阿翰有很大的关係,我是被打到护栏伤到脊椎骨,是被那个叫什幺东西的?」

「凭依者,恶魔的凭依者。」陈宗翰补充的说。

「对,就是那个,阿翰和那些凭依者战斗,照理说应该会获胜只是和云层里的……那啥鬼?」

「死地的妖异,驳。」陈宗翰再补充。

「真是奇怪的名字,总之是一道从天而降的火焰柱,阿翰扛下了攻击但是却脱力倒地,那长着牛头的凭依者趁机追杀上来,我和其他几个人往阳明山的方向飞车逃跑,不过最后还是没跑掉,我被打到旁边撞伤脊椎,然后阿翰的腹部跑出一只手臂洞穿了凭依者的身体,事情简单来说就是这幺回事。」

「……。」

「……。」

「怎幺了?不好理解吗?」

朱士强打出一个暂停手势,说:「暂停,我消化一下。」

「……。」

朱士强和王雅婷用眼神在空气中交流,后者说:「刚刚那个是哪一部新电影的剧情吗?」

果然是很难接受这种超现实现象,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这说明两人都还在正常人的範畴内,是值得庆贺的一件好事。

「不是吗?」王雅婷不死心的问,彷彿希望等一下哪个人跳出告诉他们被整了。

「你们还记得上次吃烧烤的时候王SIR说的那些事情吗?」陈宗翰想从简单一点的方向切入,说:「我一直没有讲出来,其实我就是他口中说的修练者。」

「蛤?」情侣档异口同声。

「我是说,我是修练者。」

「蛤?」

「我怎幺觉得你们的智商突然降低了?」

「蛤?」

王志豪受不了了,对陈宗翰说:「帮我一个忙,把他们从窗户丢出去。」

「乐意至极。」

「等等。」看陈宗翰摩拳擦掌的样子,朱士强连忙出声阻止对方,「我整理一下情况,我还记得之前王SIR说过,他认为李师翊是修练者不是吗?我没记错吧?」

好像真的有这幺一回事,陈宗翰回想后说:「不过大小姐也称不上修练者,只是是个半吊子,所以我当时也没说错。」

「这是藉口。」王雅婷抓到机会,强力的指责。

「哪有。」陈宗翰瞄向天花板。

「阿翰,你的视线在漂移。」

「回来回来,别再跑题了。」王志豪看不下去话题一直被往别的方向拉去,说:「首先还是让阿翰证明一下吧。」

被突然点名的陈宗翰用使指着自己,说:「我?证明什幺?」

「按照我的理解,你们说的修练者有点像是古时候的武林侠客没错吧?那阿翰你要不要表演一套剑法之类的?」朱士强说完话后王雅婷兴奋的补充:「独孤九剑?黯然销魂掌?弹指神通?」

现在人说道武林江湖想到的果然是金庸武侠,在献上敬佩之意后不禁感叹在金庸之后就没多少像样的江湖了阿。

言归正传,陈宗翰对于自身是修练者这个事实当然没有需要商确的部分,不过说要证明,那可像不刚出生的小婴儿能直接从身体辨认男女。

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陈宗翰觉得有点不知所措,说:「就算你们要我证明,我该做什幺啊?」

「你之前不是有把红色的剑?跑哪去了?」王志豪对那柄从存在都使人感到异常的长剑印象很深刻,记得当时是直接从陈宗翰的手上冒出来,现在不晓得又跑到哪里去了。

「噢,你说幽泉阿,它又在闹脾气了。」

王志豪脸上挂着三条线,闹脾气?这是什幺东西阿。

「不然阿翰你打开窗户跳出去吧。」王雅婷一脸笑容的提议。

「靠,这是人应该说的话吗?你想我死吧。」陈宗翰忍不住的说,少一脸笑容说这种恐怖的话,是说修练到某种程度是不是真的可以上天下的啊?

「你不会飞吗?我看电影里面的武侠高手都会轻功阿。」王雅婷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道。

「你知道这里有多高吗?少瞧不起地心引力了。」

「真没用。」

「不然你要怎幺办?」朱士强护女友心切,赶紧出来缓颊。

陈宗翰想了一下后说:「我上去拿个东西。」

「上去?」

「我其实也在住院,就在楼上而已。」

王雅婷和朱士强恍然,看到陈宗翰比他们早出现在这里就觉得有问题,从刚才的说明来看王志豪和陈宗翰应该都受了伤才是,王雅婷说:「我就说衣服髒掉这个理由实在太蠢了些。」

「你咬我阿。」撂下这句话,陈宗翰带上门走了出去。

剩下三人待在病房里,王志豪拿着水杯一口口小心的喝着水,他没有陈宗翰那怪物一样的恢复能力,在经过白髮和吕茹洁的吩咐后对饮食更加的节制,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身体,同时也要说服自己父母接受那场手术。

「所以说阿翰真的是修练者?」朱士强坐在椅子上,虽然脸上还是不敢置信的表情,但也开始相信,他可不认为王志豪他们会为了寻他开心而搞的这幺麻烦,那也太没有意义,现在的场面也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是阿,你当时没在场没看到那种景象,他已经离我们很远了。」王志豪回想起那站在所有人面前挥舞长剑的身姿,语气有些惆怅。

「我们?其实是我离你们很远了吧。」朱士强自嘲,其实从陈宗翰假日常常不在家,动不动就请假翘课就该看出来里面有些不对劲,只是他各自埋首在自己关心的事情上面,没有察觉到在不知不觉间各自踏上了分歧的道路。

王志豪瞥了躺在床上的王雅婷一眼,说:「那也没甚幺不好,你还有你的雅婷阿。」

出乎预料的王雅婷没有出声,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不知道正抱持着怎幺样的心情?

王志豪用故作轻鬆的语气,说:「其实阿,这次的事情我已经算是运气不错,我们的人死了一半,真的很难想像,就算是现在我也没办法接受这件事情,他们就这样……死了。」

突然感觉自己的脸颊上有点冰凉,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泪如泉涌,从醒来后他的情绪就不是很好,先是要面对自己再也不能起身走动的残酷事实,接着在家人亲戚面前还要佯装坚强,然后是陈宗翰带给他的惊讶,发生的事情太多,一直到了现在他才彷彿拨开迷雾回到现实,正是自己认识的人已经逝去的现实。

那天晚上发生的并不是一场梦,不是恶梦,所以醒不过来。

太过真实,开枪造成的后座力至今依然残留在手腕上,王志豪没想到开枪杀人竟是这幺轻而易举,烟硝味和发烫的弹壳,不单是留在那场夜里,更深深埋进他的心脏,随着血液流动永远跟随着。

「谢谢。」接过朱士强递来的卫生纸,王志豪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发抖。

正好拉开房门的陈宗翰看到这一幕,问说:「这是怎幺了啊?」

「关你屁事。」

王志豪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自己哭了的事情,马上调整好心态,擦掉脸上的泪水,说:「所以你去拿什幺了?」

陈宗翰狐疑的看了下众人,说:「我去拿证件。」

「啥?你们修练者还有证件?」王志豪不可思议的问道,相比起来他们的组织似乎太过鬆散。

「是肖家的证件。」陈宗翰纠正的说。

朱士强接过证件,王雅婷也凑过来看,上面有陈宗翰的大头照,下面有块感应磁区,除了写有肖家工作人员外整张卡片没有什幺奇特之处,说到底不过是张工作证。

「所以肖学姐算是你的顶头上司吗?」王志豪翻了翻证件随意的问。

有点难界定,陈宗翰回答说:「以后很可能是,她有想要接手下一任家主的样子,不过她这幺年轻机率应该不大。」

「阿翰你就不能来的点有趣一点的吗?像是把墙轰破一个洞,或是全身着火自燃之类的。」王志豪提议的说,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变成要陈宗翰表演节目,朱士强已经能够接受这身分上的改变,证明早就没有意义,只是单纯的在恶整陈宗翰罢了,看他伤脑筋的样子时在蛮有趣的。

歪歪头,陈宗翰说:「我是不介意轰一个洞出来,可是这里是医院,钱由你赔怎幺样?」

「那还是算了,你的工作证还给你。」王志豪把证件丢回去,在空中转动。

陈宗翰用手指一夹接住,说:「小心点,这张证件我缺钱的时候还可以拿去抵押个一两百万花花。」

一听到这话王志豪马上改变态度说:「我刚刚没看清楚,再让我看一下。」

「少来。」

「不如这样好了,还有这个方法。」陈宗翰藉由方才接住证件想到一个比较好的方法,食指和中指捏了一个剑诀,以他最近在修练的方式把真气凝结在手上,然后在空气中一划。

一道淡白色的光芒闪现,病房的像是凭空产生出一阵风,锐利却不伤人的风,从身边穿越而过。

几秒后病房又再恢复原状,但朱士强和王雅婷却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 名称:刃牙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7: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