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仙穹超清

陈宗翰口头上不会承认,但他确实是崇拜王志豪的。

不是带有豔羡、嫉妒情绪的崇拜,而是一种清楚明白自己办不到所以仰头欣赏,那种不屈的精神。

有时候会在想,如果自己,没有一身傲人实力的自己,处在王志豪的位置的时候他会怎幺做?

他会替一个不认识的同学出头对抗学校的混混吗?他会在同伴濒临生命危险的时候想也不想的挺身而出吗?他会明知充满危险毅然决然的捨弃平静生活,插手进修练者和异人主宰的里世界吗?

不,不会。

这就是陈宗翰与王志豪最大的差别。

说好听一点这叫做理智,对于超过自己负担程度的外在刺激理所当然的应该选择迴避,这是人的本能,冷漠的本能。

陈宗翰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会愤怒、会怨恨,但侷限于身旁熟悉的人事物,至于其他,和城市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会选择保持距离,带着冷漠的眼神。

然而王志豪显然不是如此,他明明缺少与之对抗的力量,却还是会选择迎上前去,称之为愚勇或许正如其分,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明白的画出一条线,区分了两者。

不只是陈宗翰,和王志豪相处过的人应该都能感受到他的不同,如果说个性注定了人生,那他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不过他也为了自己的性情付出了代价,现在坐在床上,双脚一动也不动。

提到吕茹洁,陈宗翰这才想到修练界独有的医疗技术,在当时救回王子豪和张芸真性命的不就是吕茹洁?而且在陈宗翰的身边也不乏这种特殊专长的人,执法队里的白髮不就是位老穿着白马褂的古怪医生,甚至是他还欠着双心株的肖乾也可能是位妙手神医。

陈宗翰很多时候还不习惯以修练者的身分去思考问题,忘记自己身边有多少资源。

「你的脚,现在怎幺样?」

王志豪用力的拍了几下,苦笑的说:「左脚好一点稍微有感觉,右脚则完全没办法,大腿根的地方感觉也不是很好,刚才医生说还要再观察一阵子才能确定,不过……机会渺茫。」

陈宗翰注视着王志豪,他没有大声发洩情绪,没有指责陈宗翰的不是,甚至没有哀怨,以平淡的口吻说着似乎这辈子都好不了的事实。

「为什幺你的口气可以这幺简单?」陈宗翰不禁问道。

撇了陈宗翰一眼,说:「那是因为我早上就醒了,不简单的部分你没有看到。」

仔细看王志豪的双眼似乎还红红的,也是,如果真的没有一点情绪反应,那种人才心理不正常,任何心智健全的人都不可能接受自己一夕之间失去了双脚,王志豪的内心肯定没有表面看来这幺平静,更可能是激荡不已。

「对这件事,我觉得我有责任。」陈宗翰说道。

王志豪晃了晃手,止住对方接下来可能的话。

「别污辱我的记忆力,从头到尾你都不停的警告我们赶快离开,关于这点我之前就和子豪哥他们说过,我也许讨厌修练者,噢,不包括你,算了,你是挺讨人厌的,我要说的是这次我们两边的损失都很严重,犯不着再互咬几口,没意义,你也不用愧疚,你没有半点责任,充其量就是欠揍而已。」

对于陈宗翰瞒着他的许多事情王志豪还是有火,但就像很多时候一样,王志豪会选择让着自己的死党。

「其实你的脚说不定还有救。」

「嗯?」等明白陈宗翰说的话里的意思后,王志豪没办法再冷静,惊说:「你说什幺?」

「就像你听到的,机率我不晓得,但我认识一些对医疗有一套的人,据我所知修练界的医疗水準只高不低。」

这的的确确是个好消息,王志豪盯着陈宗翰的脸,似乎想要从里面看出一点成功比率。

「干嘛?」陈宗翰说:「你该不会要跟我说,你宁愿双脚残废也不愿意接受修练界的医治吧。」

「脚是我的,鬼才会说这种话,只是人生大起大落,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噢。」

「而且你刚才干嘛不要一进门就和我说这个好消息?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还得装出一副大义凛然、威武不能屈的样子,你知道我憋得有多痛苦吗?如果我的脚能动我一定踹死你。」王志豪一下子心情飞扬了起来。

「靠,我差点被你骗了。」陈宗翰笑着说:「一副得道要成仙的鬼样子,就差在你面前插几柱香。」

方才的气氛就在这笑声里消失无蹤,就像是王志豪的双脚已经能够健步如飞一样,笑声传到门外,惹得外面的护士频频侧目,不是听说住了一位年纪轻轻就要坐轮椅的病患,光是悲伤时间都不够用,怎幺还笑得出来?

在王志豪的家人回来的时候陈宗翰就先告退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一家子,当他们看到王志豪还笑得出来的时候,不免有些诧异。

陈宗翰基本上再稍微检查一下就可以出院,但他仍然留在院里,播了好几通电话,找到那些有可能提供他协助的人。

大佬还欠他一个人情,听到王志豪的事情他直接就应承下来,说会找到白髮过去一趟。

打给卫家兄妹的时候,他们正为能够入主这次肖家公开的合作名单而雀跃,根据传闻了解到里面多少有陈宗翰的影子,听到对方有求于他们,自然是满口答应,说就算吕茹洁没办法他们也能找来国际级的医疗团队。

陈宗翰从没想到人脉关係会如此好用,这个社会与其说是以金钱运转,不如说是以情分相欠来推动,陈宗翰确实的感受到了其中的力量。

隔天,就在姜祥宇和谢纾缡热情的探视完陈宗翰,搞得陈宗翰有些尴尬后,一通不认识的来电打到了陈宗翰的手机。

「是我,白髮,关二也在我旁边,你说的病人在几楼?」

「我直接过去找你们。

「听说你受伤了。」关二对着走过来门前的陈宗翰说:「这个水果篮是我刚买的满新鲜的。」说完自己又咬了一口手上的苹果。

有人会吃送别人的礼物吗?陈宗翰心中纳闷,不过还是称谢的接过,正好有些饿。

直接来到王志豪的病房,旁边的床位依然没有人,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这个时间点只有王志豪一个人在,要不然还真难解释这两位看起来就不正常的怪人。

王志豪看到白髮和关二的表情实在很难以形容,界在惊奇和想要按紧急铃之间,看到走在最后面的陈宗翰才鬆了一口气。

白髮头髮盖着半边脸,不光是头髮就连眉毛也是白色,一副刚从雪里走出来模样,再加上纯白色的医师袍,整个人根本就块反光板,而且和一边的关二相比他消瘦的多,比起医生他更像位病人。

关二身上的伤疤似乎又多了一些,脖子旁有条之前没见过的新伤,无袖皮衣露出的手臂也布满疤痕,他直接坐到一边的床上,好奇地盯着王志豪瞧。

「厄,王志豪,我同学,这两位分别是白髮和关二,是我队上的队友。」

「你好。」关二和形象很不合的打招呼,「说是队友,但我们很少一起行动。」

白髮点了个头算是见过,然后拿起床尾的诊断一页一页的翻了起来。

王志豪慑于白髮与关二的模样和气势,只能乖乖端坐着不敢吭声,比起陈宗翰,他们’两人更像传说中执法队该有的样子。

「我哥他人在香港一时间过不来,他有把你和他说的事情交代给我,总之就是一好你这个朋友吧。」关二咬着频果说:「之前我们欠你很大的人情,这点小事当然没问题。」

「那就先谢了。」

「比起这个,我听曼曼说你上次的任务很惊险,比前镇岗那次闹的还要大,你还记的那个长头髮的家伙吧,他也很好奇是怎幺回事?」

王志豪知道前镇港的事情,原来里面还有陈宗翰涉入。

趁着白髮研究王志豪诊断书的空档,陈宗翰简略的说了下他们遭遇到的事情,就连最后面手臂穿过对方身体的事情也没有隐瞒,反正这是情肯定瞒不着。

「真吓人,原来是封印了恶魔。」关二吃不够又从水果篮拿了个杨桃吃了起来,「你是漩涡鸣人还是什幺的吗?」

陈宗翰苦笑,原来关二也看火影忍者。

陈宗翰与关二的对话,王志豪完全插不上话,两人简单的说着外人难解的攻防,以调笑的角度打趣,彷彿有个屏障明快的阻隔两边,在同一个屋檐下谈论着不同的世界。

「你现在的感觉怎幺样?」白髮挂回诊断书,俯身问道。

「左脚好一点,右脚完全没感觉。」王志豪略有些紧张的说。

「这样呢?」白髮用手压着王志豪的腿。

王志豪摇头。

「嗯。」似乎明白了甚幺,白髮拉开王志豪盖着腿的毯子,在右脚脚底持续施压。

「有,有一点刺痛。」王志豪惊讶的说,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右脚已经完全没有感觉。

「看来情况没想像中的严重,双脚没有问题,问题还是在脊椎上面。」

白髮拉开身上的医师袍,里面一如既往的摆满各式各样的手术工具,如果仔细看还有古时候的拷问器具,王志豪一看到这琳瑯满目的家伙,对陈宗翰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过没多久,吕茹洁和她的未婚夫卫铭敲了敲门,走进了王志豪的房间。

首先王志豪和吕茹洁看到彼此都稍为尴尬的笑了一下,平常在学校是老师与学生的关係,但谁想的到会在这种情形打上照面。

白髮看到后吕茹洁明显的脸色一沉,关二也停下话用有些兴味的视线看着她。

陈宗翰知道以前吕茹洁待过执法队,听她说是在观念和队员有些冲突,是以白髮和关二认识她也不算稀奇,只是看起来似乎不是单单认识而已。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关二,说:「好久不见,你旁边的那位是?」

卫铭自然也感觉的出气氛有些微妙,带着笑容伸出手,说:「卫铭,我是茹洁的未婚夫。」

一身伤疤的关二和看起来有商场菁英感觉的卫铭站在一起,两个人从头髮到脚底没一个地方能够摆在一起,分别来自社会的不同层面,也都是所处层面的佼佼者,场面除了不协调外还有些滑稽。

白髮对卫铭似乎有些感冒,冷淡的点点头,让王志豪翻过身,以触诊的方式检查他的脊椎。

吕茹洁和白髮在医疗这块领域都有独到的见解,但如果要分类的话,白髮擅长的是外科手术,吕茹洁则是针灸和炼药,以不同的角度去了解王志豪身体的情形,进而讨论出一个最好的治疗流程。

事已至此,专业的事情只能交给专家处理,其他三人在一旁随意的聊起天。

卫铭只和陈宗翰见过一次面,平常也没有多少联繫,但就像是他上一次坦承和陈宗翰说的,他积极的想要打入修练界这个圈子,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他多少有些耳闻,军事的异常调动,以及被当局掩盖的事实,无一都代表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身为一位金融家,他这辈子最大的希望不是空握有大量的金钱,而是发现倒值得投资的目标,看着投资标的的价值节节升高,而这目标不一定要是股票期权,从房地产到古董,艺人到立委,现在他投资的则是修练者。

显然他的这场投资在花费一些成本的情况下已然收到极高的回馈,经过肖家联络人无意间的透露,他们卫家集团内的旗瑞银行之所以能雀屏中选,是由于一位肖家内部重要人员的举荐,详细一问,这人似乎就是陈宗翰。

听到这消息卫铭和卫娴都十分讶异,陈宗翰的能量超乎他们的想像,虽然第一次见面给足了诚意,但是就他们看来,陈宗翰还不够成熟,要发展到足以影响肖家内部至少还有几个年头,想要寻求到对方的庇荫恐怕还要几十年。

不过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卫铭自然不介意趁早和陈宗翰打好关係,怎幺说对方都是备受期待的新人。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预料,陈宗翰的身影一下子高大了起来,在他的背后似乎能看到连绵的巨山。

如果让他知道陈宗翰其实只是随口提上一句,一点也不上心的话不知道卫铭会不会被气的噎住。

说起来卫铭的运气的确很不错,肖逢和陈宗翰有旧,李师翊又正好在场,陈宗翰对李家涛更是有救命之恩,虽然只是随便一句话,却也被纳入名单之中,下面的人听说是陈宗翰这位和肖家掌上明珠肖素子有交情又能相抗衡的新秀钦点,自然大开方便,顺手做了个人情,结果是卫铭显的又惊又喜。

知道自己投资的对象拥有很大的潜力当然是件好事,但同时也要担心竞争对手,毕竟一块好金子是谁都愿意抬价竞标。

因此卫铭重新调整对于陈宗翰的态度,决定减少其他可能对象的投入程度,他现在看到了陈宗翰的价值,与其分散投资缩减了交情的程度,还不如把自己绑上陈宗翰这棵大树,假设以后真的合作愉快陈宗翰如实成为长老,那卫铭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了修练界,不用担心在未来可能遭到覆顶之灾,甚至大发其市。

关二比起陈宗翰拥有更充分的辨识度,卫铭在那份压迫感面前表现的不卑不亢,随便的聊着最近的时局。

比起卫铭满脑子各式各样的分析,同为智人的陈宗翰可没甚幺複杂念头,只是看着吕茹洁和白髮在讨论着王志豪的情况,感觉像是在协商该怎幺把他秤斤卖掉一样,有些好笑。

大概不小心露出笑意,王志豪哀怨的说:「你笑什幺啊。」

这是自从这些不速之客进来后本该做为主角的王志豪说得第一句话,说来也有意思,他们是为了医治王志豪而来,对于病患本身却没多少兴趣,有人是为了还陈宗翰人情,有人是为了卖陈宗翰人情,但不管怎样对于王志豪这个人都没有一丝探究的兴趣,充其量是研究他过去的病史。

大概是觉得忿忿不平吧,王志豪对着陈宗翰翻了个白眼。

卫铭隐晦的询问了一下陈宗翰最近有没有什幺要求或是想做的事,后者想了想后,说:「世界和平?」

关二可不是陈宗翰这个二愣子,隐约猜得出卫铭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听到这回踏差点把嘴里的橘子笑喷出来,弄得卫铭有些尴尬。

的确不管是修练者还是一般人,除非选择隐居山林要不然总是会和钱财扯是上关係,可惜世家有着丰沛的福利制度,过去让许多挟着钞票的投机商碰的一鼻子灰,卫铭不过是走上这条老路。

说起来过去建立世家丰富资源的前辈确实有些远见,虽然背负图利自家人的罪名,但也因此减少了修练者牵扯进俗世斗争的机会,钱是个问题,但有时候也不是问题。

想要突破修练界长久来的屏障需要时间,卫铭懂得这个道理,笑了笑算是揭过。

「我们大概有了共识,王志豪。」其他人都停下声音,听着白髮说话。

「你现在的问题出在冲击让你脊椎倒数第三节错位变形,一般医生不会给你动手术,风险太高,你出事他们要负责,结果是你下半辈子都要与轮椅为伍,根据情况以后你下半身可能会慢慢的所有感觉都消失,唯一的办法的是我重新接好你的脊椎,不过……换你来讲。」

吕茹洁接着白髮的话说:「在修练者的战斗里脊椎受伤不算是稀奇的事情,但就算本事强大,脊椎如果受到伤害修为还是会锐减甚至难以痊癒,而且就算要恢复也必须承受极大的痛苦,毕竟修练者也是人,不是超人,然而志豪你的身体素质很差。」王志豪似乎想要否认,不过想到在场的几乎都是些变态,他还是闭上了嘴巴。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富豪受伤求助修练界里的医术圣手,但就算我们能力很强如果病人的身体负荷不了医疗过程那也一样。」

王志豪自己也清楚,没有以为他们会过来招招手然后自己就能活蹦乱跳,对于这个结果他心裏有数。

「我这幺说好了,如果同样的伤在关二的身上,我动完手术他大概两个星期就能继续站起来摧残他的身体。」听到这话关二倒是不以为杵,要没有这种过人的身体素质还真待不了执法队,白髮继续说:「所以首先你必须增强你的身体承受能力,由我动刀我可保证你的脊椎能够恢复,但不保证你能活着被推出手术房,就算你撑过手术,想要重新站起来至少需要复健一年的时间,想要跑还要在一年的时间,这幺说你了解吗?」

「明白。」王志豪躺在床上说:「只要有机会能恢复,不管机会多小我都会去争取。」

「嗯,那之后详细的项目我明天再寄给你,你和家里的人应该需要时间沟通,这是我的联络电话,有事情再联络我。」白髮拿了张纸留下手机号码。

「走了?」关二站起身问道。

「别忘了我们还要去找人算帐。」

关二露出狠烈的笑容,磨了下拳头,说:「你不提我都要忘了,我们两个人就先走。」

在修养身体这方面吕茹洁比白髮更有发语权,交代了给声留下一小瓶白瓷的丹药后就和卫铭一起离开。

「有什幺麻烦需要我帮忙也不用客气。」卫铭和陈宗翰握了个手,转头对王志豪说:「你也是,那我们就先走一步。」

「拜拜,老师再见。」

病房里剩下陈宗翰和王志豪,关二送的水果篮自己就吃了一半,陈宗翰拿起水果刀削着水梨。

「这架势,真是有些吓人。」王志豪不知心里作何感想的说:「刚才那个吕老师的男朋友是谁?」

「卫铭,家里好像很有钱,好像有间旗瑞银行还是什幺的?」

「旗瑞银行?」王志豪咋舌,「身价不知道几个亿的人,阿翰,你认识的人还真都是些大人物。」

「还好吧。」陈宗翰耸耸肩说道。

「你不是还认识我吗?」王志豪没脸皮的说:「我以后肯定是个大人物,要不要现在我帮你签个名?」

陈宗翰咬了口削好的水梨,吐声说:「靠。」

「原来你水果不是削给我吃的啊。」

「看看我穿的衣服,我也是病人好吗?和你拥有相同的权限。」陈宗翰说:「说认真的,你要怎幺说服你爸妈接受这个手术?毕竟白髮他们的身分不好拿出来说吧。」

「我也在想。」王志豪伸展了下腰,「总是有办法的,我可不想下半辈子都坐着轮椅。」

「希望如此。」

叩叩,有人敲门,脚步声不少。

「请进。」王志豪说道。

拉开门,几个熟悉面孔走了进来,是以班长楚轩华为首的班上同学,看来他们是收到消息,在这暑假的尾声特别聚在一起準备了几个慰问礼来探望王志豪。

其中也包含了朱士强、王雅婷、蔡仪婷这些比较熟捻的朋友,看他们轻手轻脚的样子,可能已经听说王志豪的病情不乐观,脸上的表情似乎也高兴不起来,一个个走过来问些不太敏感的问题。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没?」

之前陈宗翰背对着他们没看出来,楚轩华认出陈宗翰问:「阿翰,我们打给你人都没接电话,原来你早就来了,只是你怎幺穿着?」

陈宗翰说:「呃,我借王SIR的衣服穿。」

「蛤?」

  • 名称:万古仙穹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5: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