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超清

      睁开眼看到又是白净的天花板,和最后看到的星空相比实在单薄了太多,中药味和消毒水的味道再次告诉陈宗翰他身处的地方,自从加入执法队后他出入医院的频率就大幅增加了不少,只是不晓得在不在全民健保的给付範围。

     

      稍微动了下身体,真气随着意念流转,有过失去浑身功力的经验后,对于醒过来后体内会不会变的空蕩蕩有些恐惧,不过这次看来上天待他不错,不只是活下来境界也有所提升。

     

      习惯性的彙整之前的战斗,特别是他和那企图闯进人间恶魔在半空中的交锋,实在很难想像那份力量竟然是出自自己身上,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恍惚不真实。

     

      VIP的单人病房裏只有陈宗翰一个人,整个房间裏只听的到点滴的水滴声,病床很软,随身的手机、钱包都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看墙上的时锺现在是下午五点,关上的窗帘还露出一点光照进来的缝隙,在地板上光影交错。

     

      很安静,与昏迷之前混乱相比这裏静谧的近乎罪恶。

     

      一道门隔开了世界,像是被遗忘在角落,白净的房间包覆着自己,因为长期战斗而疲惫的心暂时的摆脱沈甸的压力,探了一口轻松的气。

     

      收敛气息早就成了本能,陈宗翰体内的死气非常平静,以令人难以想像的乖巧样子流动着,似乎找到了与陈宗翰身体共生的模式。

     

      「大姊,你人在吗?」陈宗翰用感知问道。

     

      「嗯。」慵懒的声音,在休息的似乎不只有他一个人。

     

      「大姊,关于那最后面的事情,你知道是怎幺回事吗?」

     

      沈默了一下,不是因为需要整理思绪不好回答,而是刚清醒过来脑袋还处在半睡眠状态,「噢,按照我的猜测,应该是因为我上次和你一起进去血色空间,以及这次我借你力量让你的精神状态超过负荷,从巅峰状态直接跌落造成空隙,说起来是我的错,问题应该是出在除了你之外有连结两边世界的其他人闯进去,令血色空间和这裏产生连结。」

     

      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好像就是这幺一回事。

     

      「大姊,那以后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说实在话,即便明白自己的生命时时刻刻危在旦夕,但想到自己可能晚上睡觉突然有只手扼死自己,在坏心情程度上有增无减。

     

      「机率不大,只要你不要再像这次处于就连精神都虚弱的情况就不会有事。」大姊又补充说:「为了你好,我不可能再把力量借给你了。」

     

      「这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如果这世界有上帝,那他果然是想玩死我,陈宗翰无奈地想,就连好不容易享受到开外挂的快感,就马上被网管给抓到封了BUG,万分悲怆。

     

      「老实一点乖乖靠自己吧。」大姊揶揄地说。

     

      「唉。」

     

      一下子两个人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致,各自想着心事。

     

      阖上眼,陈宗翰打算再休息一下。

     

      就像是赖床的小孩不想面对一早的太阳,享受着沐浴在黑暗裏的宁静。

     

     

      有人打开了门,轻手轻脚的。

     

      是蓝小雪,手上提着香味四溢的晚餐。

     

      从昨天到现在陈宗翰的营养摄取只有点滴裏的葡萄糖,对他来说当然不够,肚子咕噜噜怪叫,激烈的发出要求加薪的抗议声。

     

      「你醒了啊?」

     

      陈宗翰有点尴尬的坐起身,点点头。

     

      「你要吃吗?是三宝饭。」

     

      「那个可以的话,能帮我买个五份吗?我有一点饿。」

     

      忌油,忌肉,以清淡为主,或者吃些流质食物,这本来应该是住院病人都该遵守的原则,但总是有些特例,例如捧着便当大快朵颐到第四碗饭的某人,饭菜香飘到外面走廊,几乎让人以为这裏是餐馆而不是医院。

     

      「你的身体真的很具有研究价值,就各方面来说。」蓝小雪欣赏着陈宗翰狼吞虎咽的模样,说道。

     

      「咳、咳。」听这话陈宗翰差点噎住,拍着胸口,脑裏出现自己被绑在工作台上被人解剖的画面。

     

      把笔记型电脑放在腿上,蓝小雪当然不知道陈宗翰在乱想些什幺,秉持着她一贯的风格,一边用着饭一边继续工作。

     

      「小雪,那后续怎幺样了?」

     

      陈宗翰当然不会以为蓝小雪之所以留在这裏是为了看他吃晚餐的模样,想来是有些事情在等他醒过来后要说,特别是任务的最后面,那只从陈宗翰腹部钻出翻倒局面的手臂,如果蓝小雪对此没有疑惑才反而奇怪。

     

      「你昏过去没多久祥宇找来的救援就到了,其他人也被送到医院,办事处需要整修暂时关闭,那些半人半恶魔的尸体都被带走研究,凭依者一直是研究的目标,如果可以阻断妖异从另一边控制人类,这将是很大的功劳。」

     

      「嗯嗯。」

     

      「这次的任务失败对我们来讲损失不小,那个人犯因为和恶魔有共生意识,对另一边的情形也有些了解,所以才被灭口,只是没想到这幺快,而且事情脱离控制範围,这谁也没料到。」蓝小雪把手放在键盘上,缓缓的说:「这一次我们可以说完全没有捞到半点好处反而弄得一身腥,那些抗议份子死的人命也算到了我们执法队身上,还要帮凭依者掩饰死因,那场动静更是惊动到台北市区,光是遮掩又要费不少功夫,手机照相功能越来越好让我们想要掩盖变得更困难。」

     

      听起来昨天完全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陈宗翰不管这些杂务,但也听得出来事情不太妙,更何况在这之前还折损了几名执法队的要将,可以说这次的交手是以执法队完败告终。

     

      陈宗翰没有说些甚幺安慰的话,以蓝小雪的年纪和资曆也不用这幺做,甚至她比陈宗翰以为的还要有胆识的多,别忘了那只从血色空间过来扼住陈宗翰的手臂就是被蓝小雪斩下。

     

      「所以我只好在这边打报告,晚一点还要写检讨书才行。」

     

      「嗯嗯。」

     

      陈宗翰拔掉点滴,两只手摆在头的后面枕着,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不只是这样,你还记得上一次想要偷渡死亡药剂和沾了血石头,让前镇港付之一炬地的阿卢詹吗?」

     

      当时陈宗翰落到完全被动的情况,心有余悸,自然记得这一号人物。

     

      「他是东南亚绿叶会的人,一个偷渡问题演变成外交问题,不过好险不是由我们负责,听说损失都会向对方求偿。」

     

      在职能分配上,陈宗翰的工作就像是一把刀的刀刃,最为锐利用来攻击他人,而后勤人员则是刀柄和刀身,是支持整把刀运作的重要部分,唯有两者配合才能真正的发挥出一把好刀的威力。

     

      蓝小雪从萤幕裏抬起头,用複杂的表情注视着病床上的陈宗翰。

     

      「从司马拉你进入执法队后你的纪录一直很优异,以你的年纪说是天才一点都不为过。」

     

      陈宗翰静静听着,放下手上的筷子,他知道蓝小雪有些话要说。

     

      「执法队本来就龙蛇混杂,有各式各样的人,阿翰你有肖逸长老帮你做担保,成为执法队裏最年轻的一员,实力也让人没话说,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最糟的情况是我们将视你为讨伐的对象。」

     

      蓝小雪的语调没有特别激昂,却无疑的认真无比,直视着陈宗翰。

     

      真的很麻烦。

     

      陈宗翰是没有打算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但因为许多的阴错阳差,他身负诅咒的事情早就在某些人耳中传了开来,一些明白人也了解到陈宗翰之所以能实力突飞猛进是有代价的,而且看情况这代价还挺高。

     

      陈宗翰和大姊有过协议,大姊没有兴趣参进现在世家的混水裏,也不想和除了陈宗翰之外的其他人有接触,基于这些理由,陈宗翰无论如何会隐藏大姊存在。

     

      要不是陈宗翰有长老撑腰,在执法队内有实绩,出现那种骇人的事情早就不是被送进医院而是监牢,那只被蓝小雪斩断的手臂被送去化验,确定不是人类所属,对那些生物学家而言无疑是拿到珍稀物种一就个没完,算是唯一的一件好事吧。

     

      陈宗翰语气平稳就像是聊天气地说:「我的体内有诅咒,封印着恶魔,至于原因我就不能说了。」

     

      蓝小雪在心裏沙盘推演过许多次,也猜想过许多可能,最糟糕的是陈宗翰竟然是一名死地派来的奸细,至于好一点的情况目前还没想到。

     

      「恶魔?封印?诅咒?」蓝小雪複诵般地说,充满不可思议。

     

      陈宗翰依旧双手枕着头,继续说:「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代价,我获得实力的代价就是承担相应的诅咒,至于那只手,是我精神一个疏忽才不小心放进来,下次不会再发生。」

     

      「原来如此。」蓝小雪说道,这也解释了那只手为何想要杀死陈宗翰。

     

      蓝小雪没有详细地问下去,除了陈宗翰的事情之外,她继续待在这裏还为了另外一件事,更加难以开口的事。

     

      「那个……阿翰,有见事情我必须告诉你。」蓝小雪的两只手在腿上紧紧握着,咬着嘴唇。

     

      「怎幺了?」陈宗翰疑惑,照理说除了诅咒的事情之外,应该没有和他相关又会让蓝小雪不好开口的事情才对,他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

     

      「你那个朋友,王志豪,被用力地撞到路旁的栅栏,虽然救援来的很快也没有耽误时间直接送来医院,不过还是伤到了脊椎,骨头变形压迫神经。」蓝小雪不好受的说道。

     

      陈宗翰呆呆地看着蓝小雪,表情像是在做梦,出神地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他半身不遂以后只能靠轮椅代步。」

      原来有时候一句话也能有堪比爆炸的威力,炸的人一愣一愣的。

     

      每个学校,每个班级都有所谓的风云人物,可能是成绩很好,可能是运动能力超群,可能是长的天嫉人妒,在几千个同学裏面总有几个人特别突出,王志豪就是这一种人,概括了几乎所有优点,特别是如此完人还很好相处,几乎可以说是上天造人时独厚于他。

     

      相比起来陈宗翰就很普通,不高不矮,不帅不丑,成绩普通,脾气普通,运动能力普通,就是一个丢到茫茫人海连个扑通都不会冒出来的人。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主角的话,那无疑是王志豪而不会是陈宗翰。

     

      可偏偏命运不懂得挑人,像是随意地从地球上方扔下一颗石头,看谁被砸中就被命运给遴选,没有一点鑒别度。

     

      一直以来陈宗翰都不懂,王志豪为什幺会在高一开学没多久跑到他的位置边找他搭话?甚至到后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照理说有大把的人愿意取代陈宗翰与王志豪称兄道弟,一起迈向灿烂的高中生活。

     

      很早以前陈宗翰曾经邪恶的猜想王志豪是个沽名钓誉的家伙,不过是在展现自己辽阔的胸襟,然而事实上他能和每个人都处的很好,但最后成为死党的就只有陈宗翰与朱士强,三个不搭干的人。

     

      不是非一起出生入死才能称得上是兄弟,在平淡的日子裏,能够一起躲在角落打量漂亮女生的也同样是兄弟。

     

      有话说如果你在求学阶段遇不到真的知心朋友,那你这一辈子就有了缺憾,长大到四五十岁还能用绰号相称,彼此知根知柢,老了能一起回忆过去,这不是件比富贵更值得珍惜的事情吗?

     

      陈宗翰很庆幸,因为他有幸能在高中遇到两人,他有把握在未来彼此不会像以前的朋友断了音讯。

     

      在陈宗翰原本的人生计划裏,他可能是公务员也可能是某间公司的小职员,然后再被上司刁难的时候他会打电话叫王志豪或是朱士强出来大吐苦水,勾着肩在这繁华的都市裏买醉。

     

      在十几年后的婚礼陈宗翰甚至为他们留了位子,他们会继续像现在互相损来损去,嘴巴上不会饶人,但再有困难的时候会第一时间义气相挺。

     

      青春岁月一去不複返,但身边的朋友却可能伴随一生,想踢也踢不走。

     

      陈宗翰问了王志豪的病房号码,身上还穿着病院发配的绿衣,然后到下两层楼的一个门前,不敢伸手去转动门把。

     

      王志豪有一个众所皆知的梦想,他出生在警察世家,最大的梦想就是继承这个优良血统,考进警察大学,成为一位人人尊敬的警官。

     

      如今半身不遂,这个梦想势必如同肥皂泡般破掉,一点彩色的想像都不会留下。

     

      原本喜欢的田径现在看到也会无比憎恨吧。

     

      不只是如此,这残酷的现实必定打乱了王志豪原本注定精彩的人生,注定他接下来会和轮椅形影不离,那勇于站在弱者身前的背影是否不複存在?

     

      陈宗翰发现自己的手在发抖,王志豪之所以落到如此田地或多或少和他有着关系,所以他在怕,他怕开门后迎接他的将是王志豪死气沈沈的脸,又或是苍白怨毒的眼神。

     

      是啊,陈宗翰剥掉了王志豪原本美好的人生,一个急转弯坠进深渊,就算被怨恨、被指责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在乎,所以才会受伤。

     

      陈宗翰有着惊人的修为,却也不过是还没满十八岁的高中生,他能坦然面对敌人充满杀机的眼神,却会害怕挚友一句怨恨的话,即便那是他所应该承担。

     

      有人说爱情如同一杯美酒,使人迷醉,友情如同一罈烈酒,喝得是如血如火的热情,而这罈酒注定无法独饮,只是坐在对面的兄弟还愿不愿意和你喝上一杯?

     

      门从裏面打开,陈宗翰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一位中年妇人差一点撞到门前的陈宗翰,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对方看着陈宗翰身上的病人服装先开口说:「请问你是?」

     

      「阿翰,你醒了啊。」

     

      王志豪沐浴在黄昏的光霭中,坐在病床上,视线从窗口转过来,对着陈宗翰露出阳光般的微笑。

     

      这是一间双人病房,不过另一床的病人早上办理出院现在暂时还没有人在,相比陈宗翰住的VIP房,这裏的硬体设备稍微差了一些,不过住上一天也得花个两千多新台币。

     

      「原来是志豪的朋友,你们有什幺话进去聊,要不要阿姨帮你买点白粥?」

     

      这位中年妇人原来是王志豪的母亲,印象中在高一的运动会好像见过面,只是记得不太清楚,陈宗翰赶紧礼貌的叫声阿姨。

     

      「那你们年轻人聊聊天,我出去一下,晚点再回来。」

     

      王阿姨带上门后,房裏只剩下陈宗翰与王志豪两个人。

     

      「坐吧。」王志豪指着他旁边没有人的病床。

     

      陈宗翰不晓得该怎幺打破沈默,和预料的不同,王志豪显得很平静,视线裏有着看透了的深邃,一点也不像需要安慰的病人。

     

      这裏是八楼,窗外的夕阳正渐渐沈入地平线,一栋栋色的高楼在余晖裏打乱了色调。

     

      「之前我说想要狠狠揍你一顿,现在这个想法可是一点也没有变。」王志豪勾起他亦如既往笑容,说:「这一切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你真的是修练者?」

     

      「嗯。」陈宗翰点头说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你可以慢慢说,我妈要去接我哥和我爸,我们有的是时间。」王志豪的下半身一直盖在棉被底下,从陈宗翰进来后没有半分动静,就连下意识地抖动都没有,看来蓝小雪所言不假。

     

      「事情大概是发生在一年前,就是你推荐我去买CS的时候,说起来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陈宗翰想到当时的情况,竟然有种怀念的感觉漫上心头。

     

      「怎幺说?」王志豪被勾起了兴趣。

     

      陈宗翰隐去大姊的存在,却没有隐瞒他当时意外闯进黑道交易的会场,却被枪毙埋到山裏的情形。

     

      「我还记得那时候的情况,你要我帮你撒谎说你当天住在我家。」王志豪也想起那时候的情况,原本以为是陈宗翰是不知道跑去哪裏溜达翘家,谁想得到竟然是碰到了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

     

      王志豪吸收着陈宗翰说的话,从震惊中慢慢缓过神,字字斟酌的问说:「所以……你是死后複活?」

     

      「没错。」陈宗翰苦笑。

     

      要不是认识已久,要不是亲眼看到陈宗翰那撼动天地的剑技,王志豪肯定不会相信如此的胡言乱语,只是现在他由不得不信。

     

      之后的事情陈宗翰没有半点隐瞒,肖素子拘提他到肖家,和李师翊的认识,到幕水镇的任务,以及之后浮出台面的死亡药剂。

     

      光怪陆离,饶是王志豪也沈不住气频频打断,想要问个仔细。

     

      随着慢慢整理出过去的经曆,陈宗翰也有种回到当初,忆起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心路曆程。

     

      讲到当时丧生于幕水镇的上校,陈宗翰不禁想到和他交锋过的安徒生,想到已经足以并肩作战的姜祥宇和谢纾縭,讲到和异人的沖突,不晓得经过前镇港的事情后雷现在过得怎样?小夜和青鬼是不是还在一起?

     

      首次和肖素子携手合作是在对付倪恒的时候,那时候碍手碍脚的李师翊正以不同的力量穿梭在国际之间,李天曦以及大山、小山在青藏高原上不知道满不满意那裏的空气品质?

     

      不过才一年的时间,精彩的程度却远超过之前的十七个年头,陈宗翰和一些交了朋友,遇到了很多人,和更多人擦肩而过。

     

      王志豪听着陈宗翰不善于制造高低起伏的叙述,心裏十分複杂。

     

      这一年的时间,陈宗翰除了缺席的时候外大多数的时间都和王志豪他们待在一块,但他同时却在各地活跃着,以他越来越惊人的身手,崭露头角。

     

      说到危险的矿坑,王志豪已经完全被吸引,提到葬身其中的人们他也不禁唏嘘,他不认识那些人,但是不妨碍他从陈宗翰的口裏知道其中的份量。

     

      「大小姐都知道这些吗?」王志豪问道。

     

      「知道一部分,很大的一部分。」然后陈宗翰乾涩的说:「她很不喜欢我惯于……杀人这一点,很多人以为修练者多幺高高在上,但很多时候其实也只是高明的杀手罢了。」

     

      王志豪不会去问陈宗翰到底杀过多少人,他不想知道,也明白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一直说到那一次王志豪也有参与其中的黑拳场盛会,王志豪吃惊的说:「那一次你也在?」

     

      「我就坐在观众席看你被人逼到角落。」陈宗翰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没感到紧张急迫只觉得有些好笑,「亏你敢沖到前面去,就和很久以前老朱被欺负的时候一样,你都没想过自己会被揍翻吗?」

     

      「我哪想的了这幺多,脑袋一热身体就动了起来,说真的,那次是你帮得忙吧?」

     

      「嗯啊。」

     

      王志豪拿枕头靠在背上,继续说:「我想也是,还有哪个人会这样做?你是怎幺办到的?」

     

      「张乐安,我手上有他的名片,一个黑道老大,我让他帮忙开口,后来他好像失势,不知道现在跑到哪裏了。」陈宗翰也没有保留直说道。

     

      「还真没想到我竟然是被黑道救的。」王志豪感歎的说。

     

      「为了搭救你这个麻烦人物,我和大小姐还差点栽在那裏,我就算了,章芸真和王子豪可差一点就没命,好险有吕茹洁老师帮忙。」

     

      「吕茹洁老师?」听到自己听过的人名,王志豪还是吃了一惊,「你认识子豪哥他们现在想想也不意外,只是没想到就连吕老师也是裏面的人,我有种世界一夕之间变了样的感觉。」

     

      「我当时也很惊讶。」陈宗翰补充说:「我们彼此都很惊讶。」

     

      「但你还是救了我,总之,谢了。」

     

      王志豪对着身旁的死党说道。

  • 名称:放学后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4: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