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狂刀超清

      兵者,诡道也。

     

      三界大战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一场战争,但也逃不出战争最简单的一条规则,即是用尽一切可能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敌人造成最大的伤亡和破坏。

     

      基于战争的规模太过庞大,想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败几乎不可能,用尽所有手段便成了这旷日废时战争的最高指导原则。

     

      天人能以创新的空间技术来到人间打探,死地的妖异能用特殊法术以凭依的方法降临,相比起来,人间的住户对他们的邻居可谓一问三不知。

     

      孙子兵法谋攻篇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按照人间这被本奉为圭臬的兵书来看,希望十分渺茫,前景一片黯淡。

     

     

      宇文逆放下手中这寥寥不到六千字的兵书,以他的阅曆来临摹,这书裏面的每一个字后面都隐含着极大的深意,是他在天界神州都未曾见识过,比起死地和天界,整体来说人间的确贫弱不少,但也同样有着其长处,至少天界从没出现过孙武这号人物。

     

      来到肖家本家后已经过了几天,经过肖素子和肖逢的解说,他对人间这个新环境已经有了更多的认识。

     

      这些天,他们人一直待在肖家本家后山的一个内院裏,生活起居都有专人打理,和在天界颠沛流离还需要防範暗算生活比起来是好了不止半点。

     

      曹珂换上了牛仔裤和女性衬衫,对着半身镜转圈,   穿起来感觉很新奇。

     

      肖家的环境比起外面车水马龙到处都是汙染好上很多,和李天曦刚从冰裏出来的时候一样,最难接受的便是工业革命后造成的空气汙染。

     

      宇文逆很清楚,他的投诚对人间来说是个好事,但这并不代表对方就肯定会善待他们,不管在哪裏,背叛者都被人瞧不起,若不是天界有人真的欺人太甚他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

     

      这院子裏的确什幺也不缺,后山环绕的灵气过特别处理,与天界相比也不惶多让,给人依旧生处于神州的错觉。

     

      辰棘礼一个人在舞剑,没有半分烟火之气,飘渺的犹如天宫仙女,无边树木萧萧作响。

     

      天人这个身分在这裏是个禁忌,即便没有明言,宇文逆也很清楚自己待在这裏难听一点可以说是囚禁,但至少对待他的人都显得彬彬有礼,他人虽然桀傲了点,但经过世事磨难,也懂得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最起码对方还有照顾到他们的情绪。

     

      隔着名为电视的工具,他们还能够看到在这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以资讯流通的程度来说,人间的确是冠绝三界,但对目前情形来看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肖巖这位现任当家来过几次,每次都和宇文逆三人谈得很深入,宇文逆并不是率领军队的重要军官,真要形容还比较像有实力的江湖人士或是突击队,对天界的部属和后续计画并不了解多少,因此他们的会谈重点更摆在天界的风土民情以及和死地妖异的大战上。

     

      每每谈话都会谈到忘记时间,站在爷爷身后的肖素子都必须点醒他们,要不然肖巖的行程表又将变得拥挤上不少,如果说是相谈甚欢而忘记时间的话倒还好,偏偏肖巖是紧皱眉头,思考着将来的局面一边和宇文逆他们谈着,气氛紧绷。

     

      除此之外姜家和叶家也都派了长老前来会晤,然而每个人离去的时候脸色都不怎幺好。

     

      但不管怎幺样,能争取到宇文逆的投靠对人间而言的确是很重要的一个进展,和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踏出的第一步同样的值得纪念。

     

      肖素子已经累了很多天,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路旁的店铺没剩几间有在营业,看到炭烤摊子才想到今天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过饭,肖素子虽然没有李师翊和陈宗翰那种大食量,但总也不能什幺都不吃吧?

     

      一个小身影穿过从黑暗裏跑了出来,路灯在他身上拉出长影。

     

      「喵~。」

     

      跳到肖素子的身上,小虎在家中等了许久都没看到肖素子的人影,循着路,它用比人类灵敏多了的嗅觉,在找到人的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宵夜。

     

      「哎,别这样。」

     

      小虎用毛茸茸的脸蹭着肖素子的脸,然后用爪子指着旁边的炭烤摊。

     

      「和你的主人一个样,都是贪吃鬼。」话说如此,肖素子还是往旁边的摊子走去,在桌子旁拉了两张椅子,小虎在跳上椅子的同时就把菜单给拉了过去,拿着笔在上面使劲地勾选。

     

      小虎是只不只会阅读还会写字的老虎,用不适合写字的爪子在菜名旁困难的写上『不要辣』。

     

      这裏是肖素子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也可能是人间最后的净土。

     

      昨天在肖家召开长老会议的时候肖素子也列席其中,这次的大功让她获得了不少的人望,最少也使得一些质疑她的人安分了下来,这才特别准许她旁听会议。

     

      听说肖逸在连天门之战裏受了点伤,不过当他出席会议的时候气色反而比以前还要好,就连缠了十年的绷带也逐渐减少。

     

      徐世常在会议的动议事项裏特别提出移民的想法,这是由宇文逆提到天界殖民人间进而产生的念头,在大战爆发的时候,如果把中华区的平民百姓转移到三大世家的本家裏,就可以进一步减少人员伤亡。

     

      不过这只是个粗糙的想法,如果真要执行那将是很大的工程。

     

      「世常、明峰,这件事情就由你们去评估。」最后肖巖决定的说。

     

      除此之外昨天的会议也拍板决定了不少事情,包括肖明峰列出的专案名单,李师翊所属的东洲集团自然在其中,肖芷接过的联防事情也有了初步的进展,肖濂的情报网把那些收到红色卡片妄想逃离的目标全都一一锁定,就连睡觉是侧哪边睡都一清二楚,但是依然没找出天人们在人间的可能根据地。

     

      会议中最突出的就属肖逸手下的研究部门,他们在各方的协助之下确实的找到了能够阻绝真气的材质,肖逸把一块黑漆漆不起眼像是木炭一样的东西放在手上,运起气,但真气却难以依附。

     

      虽然修练界没有诺贝尔奖,但对这发明整个修练界而言绝对是不小的震动,甚至对整个世界而言都将产生难以想像的影响,最少普通人多了一个对付修练者的倚仗。

     

      肖素子放下手上的竹签,帮动作别扭的小虎把肉放到盘子上,脑裏还在想着事情。

     

      裂缝战场那裏的战况早就不是世家现任长老能够插手,前任当家肖野岷领着当年他席上的战友,投入进这场战斗,年纪常常代表了实力,的以他全人类最年长的姿态,警告所有战场上的妖异,他们捞过界了。

     

      那些早就消失于人们视野的高手都在一一出山,他们可以说是人间最大的倚靠,积年累月的潜修磨砺了他们超乎想像的修为,在人类最危急的时刻,他们移动自己老而不朽的身躯,再次挺身而出。

     

      人们常常以各种阶级来划分一个人的程度,在学校以分数划分优劣,在社会以收入划分贵贱,在修练者的世界自然是以修为来分强弱,但修为比起前面两者难界定得多,毕竟修为不是银行存摺裏的数字,无法数据化,致力于此的蓝小雪也还办不到。

     

      不过修练者间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划分法,宽松许多,但多少能看出端倪。

     

      修练者有分专职战斗或是内勤人员,一般来说内勤人员并不需要太高的修为,因此不在考量之内。

     

      在走战斗路子的修练者裏,年轻一辈最简单看出实力的方法就是凝结的剑气和剑芒,那是基础条件,再来就是更进一步的剑罡,资质一般的人通常这个阶段会延续到三、四十岁,曆经世事心境足够后自然能找到自己的道,也就是步入入道者的行列,成为受人景仰的战斗人员,可惜能真正走到这一步的人并不算太多。

     

      之后的划分就变得更加模糊,毕竟外人难以明白裏面的差别。

     

      因此他们以简单的年纪去区分,三四十岁是入道者,突破百岁的则被称为百岁强者,裏面任何一个都是威震八方的高手。

     

      更深一层的则是有如传说,是比百岁强者还要更强大的存在。

     

      可就算是传说也分了强弱,在这广阔的世界和绵长的时间之下,总有几个人站着,成为所有人都尊敬的极道强者,是比传说更加传说的存在,有如猫又全宗、肖野岷、姜方。

     

      极道强者是他们的尊称,更多的人则或是惶恐、或是恭敬的在私底下叫他们那类人为,老妖怪。

     

      全宗今天的目的就是去造访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老妖怪,他困扰的推敲了好几次线索,毕竟最后一次听到消息已经是在八十年前,然后他人出现在黑龙江一个被封锁的矿区裏。

     

      如果肖素子或是陈宗翰在这裏肯定会惊恐的发现,这裏便是让好几位世家子地丧命的危险之地,

     

      全宗无视铁网的封锁和上面的警告标示,一个招手,剑气往前开出一条路来,他一直走到了矿坑的入口处。

     

      抽出腰间的刀,往地上抵了几下。

     

      「老菸鬼,老朋友过来不开门吗?」

     

      简单的几个字传进到了矿坑深处,似乎有什幺觉醒了。

      地面从无法察觉的震动开始慢慢扩大,接着震动越来越剧烈,在附近的厂房都停止工作,人们抓紧身旁可以支撑的物件,这裏从来没发生过地震,也不再什幺地震带上,却在这一大早突然的发生了。

     

      没经曆过地震的人会懂那剎那间感觉到的天摇地动,就彷佛是世界要末日了一般,触目所及的一切都在空中飞舞,在这震荡间人们只能无力的被蹂躏、被甩飞、被一旁的建筑重物给活埋,慌了手脚。

     

      随着时代的演进,天灾不再是神明的愤怒而是大自然的灾害,也渐渐的能够做出适当的防治工作,用来减轻灾害发生时的伤亡,但偏偏地震就和火山爆发一样的无法预料,特别是这并非天灾。

     

      全宗没走进矿坑,静静的在门口等着。

     

      他知道对方的脾气,这场地震不过是起床气罢了。

     

      过了一分锺,时间刻度是这幺写得,但对许多人来说这短短的一分锺足够用一辈子去平抚。

     

      「小猫咪,有什幺事情重要到必须打扰我的睡眠?」低沈的声音从洞口传了出来。

     

      小猫咪?全宗扬起眉毛,说:「老菸鬼,你睡昏了吗?需要我适当你敲醒你的脑袋吗?」

     

      沈默了半晌,低沈的声音说:「有意思,多少年没和你斗过了?正好老子的心情很不爽。」

     

      全宗侧着身,微微扬起鞘内的剑,把手轻轻放在剑柄上。

     

      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四周的空气却像是凝固。

     

      「看来你真的睡昏头,就连该怎幺说话都忘了。」

     

      矿坑内传来大笑,震得凝固的空气变成粉碎,黄土之下,那些弯弯曲曲的通道之下,一股力量往上沖出地面,沖上了云霄。

     

      全宗撇撇嘴,要不是真有必要藉助这家伙的力量,他实在不想和这阴阳怪气几百年来都和他不合的家伙打交道,最好是睡在这睡到死算了。

     

      不过既然能惹得全宗反感,对方的实力自然和他在同一个层级。

     

      高高跃起,全宗借力浮在半空中,然后光芒大开。

     

      把白天都耀暗了的光芒,就连太阳也失色,抵着向上的力量,往下沖进地面。

     

      才刚缓过气来的附近人家,才刚站起身要稳定情绪,下一秒,强烈的震动再次袭卷了过来。

     

      古时候有人说地震是地牛翻身,现在看来,这地牛是浮躁了些。

     

     

      姜枫的双眼已经恢複如初,经过特别申请来到了作战前线。

     

      一个永远沐浴在春天,由众山环绕,浑然看不出凶险的碧绿草原。

     

      任何知道空间裂缝战场,而没有来过现场的人都无法想像这声名狼藉的死亡之地,看起来竟有如天堂般的美好。

     

      微风裏带着暖洋洋的气息,绿地生机勃勃,放眼望去没什幺高低起伏,蓝天裏的白云懒洋洋的飘动着,就连土壤都是难得一见的沃土。

     

      姜枫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裏,正确来说他是这裏的常客,他的能力不适合战斗,但是却适合参透天机,注视到表面之后的深意,那本在术士之间传阅,姜子牙所施展出来的跨越三界的结界术,裏面的很重要的构成方式就是由姜枫所写,只有他的眼睛才有办法穿透五千年的时光重现这大法术的始末。

     

      在姜枫的背后,五十名追随他而来的伙伴也在看着同一个方向。

     

      陈宗翰曾经见过面的元平、郭晋佑、姜怡都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不露山水的年轻新秀,甚至是比姜枫年纪大上一倍的真正高手,裏面不只是有姜家的人,其他世家甚至是异人也在其中。

     

      而以姜枫为首的集团并不仅仅只有这裏,今天他们是身负任务特地来此。

     

      「我相信人总是会死,但道理会留下来。」姜枫淡淡地说,像是自言自语。

     

      没有人说话,他们或是看着绿地天空,或是注视着背对他们蹲下来的姜枫,等着。

     

      「这个结界已经没有救了,五千年的时间也算是功成身退,可惜没有人相信我们的话,执意要浪费精力在修补上面,那群老顽固。」姜枫恨恨地说。

     

      「我们现阶段的任务很清楚,蛰伏了这幺多年,好不容易让我们的人打进到这裏,把昆侖交给天人他们之前记得调查清楚通天路到底是怎幺回事,可惜我们套不出更多的情报,他们已经有些起疑,这件事情谢长老只能麻烦你了。」

     

      现任姜家长老谢泉生也在其中,应了下来。

     

      「然后是药剂的事情,晋佑,你查出什幺了吗?」

     

      郭晋佑回答说:「作为关键人物的张耀明已经抓到,根据他的说法,他用他的研究转变了药剂的作用,才创造出了现在流通的死亡药剂,我们在尽力的回收,不过数量实在太大,还需要时间。」

     

      「这件事情要尽快去办,等战争爆发之后我们会需要它的。」

     

      郭晋佑点头说:「我会全力处理。」

     

      「老大,钱莫和肖户仪大哥在昨天被列入调查,你看这事情怎幺办?」说话的是个俏生生的女孩子。

     

      「我会想办法。」姜枫揉着地上的绿草,说:「这件事情你们不用担心,况且他们的确不是奸细,应该不会有问题。」

     

      「老大,你之前要我重新调查的东西已经出来了。」接下来说话的是一位异人,年约三十岁,是个丢进人群没有人会去注意的类型,「首先是杨渊,就像你说的,他并不是天人,出生于高雄凤山,从国中开始辍学进入帮派,有点头脑,心狠手辣,以毒品交易为大宗,再一次交易裏谋杀了自己的大哥球哥后上位,在上位没多久后就下落不明,接着就出现了切磋大赛上的杨渊,样貌改变不少,要不是深入调查还真看不出来他们是同一个人。」

     

      「其实也不能说是同一个人了。」姜枫苦笑地说:「看来天人再和我们交易的时候也暗中动了不少手脚,役鬼师,还真是麻烦的角色。」

     

      除了这个杨渊之外谁晓得还有没有和他一样被役鬼师给替换了魂魄的人,这的确值得头痛,要不是之前天人打姜舞绫的主意被识破大概没有人会想到还有这幺一招,现在看来那些背叛的世家子弟说不定裏面早就不是本人。

     

      男异人没有拿着资料翻阅,似乎所有资料都已经在他脑裏,他继续说:「杨渊体内的灵魂在生前很可能极为强大,只是身体的强度限制了他的发展,不过根据我的调查,天人们确实有一种在短时间内增强身体素质的秘法,之前切磋大赛肖家被入侵的事情,杨渊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嗯。」姜枫若有所思的应道。

     

      「然后是另一个老大你要我再调查一次的对象,陈宗翰。」男异人顿了顿说:「之前的调查的确有疏失,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不过他的家庭背景在我反覆研究后的确没有问题,和修练界没有一点瓜葛,我追蹤到他家族前十二代渡海来台,每一个人都和修练界没有关系,他也确实是Z高中二年级生,功课普通,没有特别的才艺,和我一样是不受人瞩目的类型,真要说值得注意的就是他和肖素子念同一间高中。」

     

      「在前面我查到的资料是他于五岁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遇见出差的肖逸长老,长老发现他的天赋而培养成门生,作为秘密武器不在大众面前现身,甚至找到负责他起居的大妈也言之凿凿有这幺回事,档案纪录上也在几个月前由机密转为开放,也有出席几次大典的纪录,不过不管捏造资料的对方是谁,大概没想过世界上有人拥有看破谎言的能力,之前没发现是因为他们把背景编织得太完美,不过终究让我找到了破绽,简单来说,之前的资料是一派谎言。」

     

      姜枫听到这消息似乎没有很意外,至少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不过也许只是指领袖要掩饰自己的情绪之故。

     

      姜枫在思考的时候总习惯在手上做点什幺,他继续用手拔着草,说:「破莲,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餐厅碰到他的情形吗?」

     

      火红色短发,右手臂上有个蔓延开来像是火焰有像是莲花的刺青,破莲面无表情的点头,忆起当时两股气势的碰撞。

     

      「怎幺说我也是被封为鑒定师的人物,第一次见面我就看出他身体内的不对劲,和你的情形很像,我还以为是又多了一个同伴,可惜了。」

     

      「这样的话就变得有意思,一个杀气、实力都和破莲相当的……。」

     

      难得的破莲打断姜枫的话,以她特有的缺乏抑扬顿挫的语调说:「我们不一定相当,也许他比我强。」

     

      听到这话,每个人都愣了一下,就连其中辈分最高的谢泉生长老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这裏的人都很清楚破莲的实力,他们相信就算和被称为年轻一辈中天才少女的肖素子相比也不会有丝毫逊色,以长年战斗的经验来看甚至有六成把握会胜,这样的破莲却说她可能败给陈宗翰?

     

      「好吧,我虽然不晓得那个阿翰有什幺秘密,不过他至少做到我们一直办不到的事,让破莲承认有输的可能。」姜枫说话的同时背后一堆人都讪讪的笑。

     

      「既然他有实力,年轻,背景也很乾净,姑且不论他是天才还是恶魔,至少品行上来看没有大问题,而且对世家应该没有多大的归属感,老大,你没想过拉他进来吗?」

     

      话刚说完就有人反对说:「别忘那次在热带小岛上他曾经杀害过战友,这样的人很危险。」

     

      「按照现场的情况来看,那不一定是他做的。」元平皱眉反驳。

     

      「每个人都有秘密,就像我们也是,我和那家伙相处起来感觉其实不错,是个不错的人,够谦虚,不张扬,就像刚才福翔说的,要不是认识他还真以为他只是没修为的普通人,藏的很深,我没打算试着吸收他加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他和肖素子的关系很好,从我侧面观察,那就像我和破莲,所以还是算了吧。」姜枫边说边把手伸向旁边的冰山美人的软腰。

     

      「来了!」

     

      姜枫收起轻薄的神色,回头看向远处建筑,那裏有着用一根手指就辗死的存在,人间的至高巅峰,而他们现在做的事就是在狮子打鼾之际,偷偷摸摸做着小动作。

     

      「不管做过几次同样的事,都会让人胆战心惊啊。」收回视线,姜枫喃喃的说,有手握住口袋裏的一个特殊法器,在这战场的边缘地带,一个从远处看不到的死角,空间泛起涟漪。

  • 名称:鬼眼狂刀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8: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