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超清

在车后座,没有系上安全带的陈宗翰正随着车的起伏,顺着离心力的方向偏动,身体上出血的状况已经停止,归功于那不该人类拥有的身体,活死人最大的优势便是那恢複力极强的肉体,但随着伤害累积,与正常人的距离也更遥远了几步。

     

      在公路上高速疾驰,踩着油门,咬紧转弯的角度,车灯在黑暗中化成一道视网膜上的残光,也许明天就会出现新的都市传说。

     

      「前面!」王志豪仰靠在座椅上,整个人像是要尽所能地和前方拉开距离,英俊的脸庞惊骇的变形。

     

      他们死命想要逃离的恶魔就在他们的面前,在这仅有双向两道的公路,牛头人就站立在双向车道线上,抱着手臂,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蓝小雪咬着唇,使劲一转方向盘,车子打横,速度不变的撞了上去,似乎打定主意要把对方击毙于车轮底下。

     

      橡胶制的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拉出四条黑色的煞痕,根据牛顿定律,高速下物体产生的瞬间动能高的足以把一个人轰成肉沫,更罔论蓝小雪依旧紧踩着油门。

     

      吱─吱───

     

      王志豪睁大眼睛看着车子往对方身上撞去,下意识地缩起身子,准备迎接下一秒的剧烈撞击。

     

      不过他想像中的沖击并没有发生,牛头人高高的跳起闪开,看来他并没有真的不顾一切,还保有理智去闪避危险。

     

      蓝小雪很冷静,方向盘向左回转上一圈,把油门压得更紧,一点也没有停留的往前方飙去,后面的另一辆车紧紧跟随在后,不给牛头人反攻的机会,再次拉开距离。

     

      咆啸的引擎声远去,在山道上继续奔驰,原地只留下怵命惊心的四条车胎痕迹,以及跳起后落下望着他们离去方向的恶魔。

     

      两个点在三维空间裏最近的距离必定是直线,而山道不是隧道,绕着崎岖山岳开发出的道路必然是九弯十八拐的,这也是为何牛头人能感到他们前面的原因,他走直线。

     

      「你疯了!」王志豪惊魂未定地喊说,刚才那一下如果牛头人没有闪开,他毫不怀疑这台车会直接撞山,登上明天早报的头版,用来警示世人要遵守交通速限。

     

      蓝小雪自己何尝不是心髒几乎停止,刚才的情况如果她闪开或是剎车,那他们要不是停下车被对方淩虐,就是撞断护栏跌下山,她能做的只有赌一把,赌对方不会为此玩命付出重伤的代价。

     

      和死神擦身而过,蓝小雪刚才冻结的血液加速运行了起来,只是躲得过一次,还能躲过下一次吗?

     

      在另一台车上,张芸真头探出车窗,观察着右侧山林,和普通的修练者不一样,他们这种不属于三大世家的游离份子,最常做的工作是佣兵或奖金猎人,为了谋生会的技能比外人想的还要多,她拿着枪,打算一有风吹草动就开火,就算伤害不足多少能起阻挡的作用。

     

      曼曼打昏她旁边看守的嫌犯,手上也是拿着枪,虽然之前都待在地下室,没见到那从天而降如天罚的火焰以及群魔包围的困境,但上来后那面目全非的战场已经足够理解道情形多险峻,特别是看到陈宗翰沐血倒下的样子。

     

      她以为陈宗翰是被打伤成那副样子,比较起自己和陈宗翰这位执法队正式战斗人员的实力差距,她根本提不起对抗的念头,出于敬业的精神,她不能坐视手上重要的人犯被敌人杀死,只能逃,越远越好。

     

      变化陡生。

     

      惯性拖着身体往前沖,一口气堵着,安全带压进皮肤内,要不是有好好系上它,整个人就撞飞出挡风玻璃。

     

      吱───

     

      用力一踩剎车,和柏油地面磨擦都快要冒出烟,整台车以几乎要翻腾起来的趋势,惊险的离地几公分后停驻在地面上。

     

      眼前,落石挡住了路,没留下可以供车穿过的车道,是个拦路的屏障。

     

      后车紧急剎车,稍微顶到蓝小雪他们车子的安全杆,引擎在这样激烈的转动后突然停下,热气透出车盖,发出蒸气水声。

     

      磅!

     

      在蓝小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熟悉的黑影大力地落在引擎盖上,车子被压着往前一跳,把引擎盖压凹出一个凹洞,水箱被打坏,蒸气逸了出来,车灯一闪一闪。

     

      王志豪想也没想得往挡风玻璃连续开枪,火花并射,打完一个弹夹,玻璃已经变成蜘蛛网,看不到前面的动静。

     

      就连一点喘息的机会有没有,蓝小雪和王志豪交换一个眼神。

     

      下一瞬间,一只不似人该有的手掌,抓住整片玻璃,往后一甩,坦露出裏面的内容,让车子变得更加残破。

     

      蓝小雪和王志豪都没有一点迟疑,瞬间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他们根本挨不了牛头人的一击,那就好比拿豆腐去撞石头,在本质上就有无可弥补的差距。

     

      碰碰碰碰!

     

      曼曼、姜家课长、张芸真下了车后手上都握着把枪,似乎一点也没把台湾的枪弹防治法放在眼裏,在黑暗中冒出一簇簇的火光,子弹喷溅在敌人身上,连连的枪声在山裏格外响亮。

     

      可惜无法起到想像中的效果,光是敌人身为恶魔这一点,就已经无法以常理去看待,对常人致命的武器并不代表对非人也致命。

     

      「滚开。」

     

      大概是被子弹打得很不爽,又或者枪械并没有想像中的那幺无力,牛头人一把撕起车顶的铁皮,挡在他的面前,同时也把陈宗翰暴露在了他的视野内。

     

      王志豪没忘记他这位朋友,拉开车门把他拉了出来,现在可不是顾及舒不舒服的时候,紧抓着,然后后退。

     

      蓝小雪边退边扣动板机,好险针对最近的突发状况她有特别申请火力下来,要不然就连攻击的手段都会贫乏的只能挥动拳头,完全的束手就缚。

     

      沾了血后有些滑溜溜的,王志豪双手抱着陈宗翰,死命地逃跑。

     

      子弹打穿了牛头人手上的车顶盾牌,没人知道能起多少作用,都尽全力的倾泄,希望聚少成多能起到作用。

     

      「别跑。」

     

      牛头人使劲在车盖上一蹬,避震器几乎要吸收不了这震荡的翻过车,身影快得像是消失,在空中伸手探向王志豪。

     

      「你的后面!」张芸真失声大叫。

     

      王志豪想也没想,放手让陈宗翰摔到地上,以他莫名纯熟的动作回过身,没有瞄准,直接的就开枪,沈稳的彷佛彩排过无数次。

     

      近距离的射击和远距离的狙击是对付修练者最大的倚仗,前者有着置之死地的味道,后者则是以距离换取机会,要说哪一个机会大一点的话,自然是赌命那种。

     

      任何枪枝的局限都在于仅能直线射击,对于一个擅长观察敌人动作的修练者,或者说是恶魔凭依者来说都充满着躲避的机会,就算观察技巧不纯熟,最起码也能以速度来避开要害。

     

      然而当距离近的几乎无法反应的时刻,闪避的距离就基本上不存在,是死是活的就只能以硬碰硬。

     

      扣动板机,点燃底火,子弹藉由爆炸推出枪膛,顺着膛线旋转,后座力影响路径,射离枪口。

     

      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演化成尖端的杀人凶器,是现代工业科技的结晶,是让普通人成为杀手最简单不过的工具,在王志豪的手上展现出它最真实的一面。

     

      王志豪没想过下一秒锺会发生什幺事情,他手上握着枪,后面有敌人攻来,唯一解答就是往后面开枪,所以他照着做了,没想过这会不会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个动作,会不会子弹根本射空,会不会下一秒就被撕烂,他什幺也没想,脑袋裏除了开枪的动作外什幺也没有。

     

      火花散开,子弹喷出,向着那停滞在半空中,脸上带着狞笑的恶魔。

     

      击中了。

     

      在牛头人的右眼,任何生物的弱点。

     

      牛头人往前飞击的动作,变成让自己往枪口上撞,原本就算击中也不应该好巧不巧地射在右眼上,王志豪如果特别瞄准反而不可能如此,只能说是庞大机率下的某个巧合体现了出来。

     

      又或者说王志豪天生有主角光环,在惊险的剎那拥有翻转局面的能力。

     

      光是想像中弹就很痛了,更罔论是击中眼球,那痛楚是以几何倍数增长。

     

      摔在王志豪的身上,锐气尽失,两人跌成一团。

     

      「啊啊啊──。」

     

      牛头人抓着脸,踉跄地站起身,鲜血从指缝间流下,依稀可以看到一个血洞。

     

      王志豪没时间欣赏自己的战果,抓住陈宗翰的手臂,没有站起身来就在地上往后爬,拖着陈宗翰,远离似乎发狂了的敌人。

     

      剧烈的痛淹没了理智,分不出方向的直撞在蓝小雪刚才驾驶的车上,撞着车子偏移了半公尺,牛头人在原地暴走了一般,出拳乱挥,试图逮到让他落到如此境地的敌人,一拳一拳的把身旁的房车打坏成一块废铁。

     

      凄厉的惨叫掩盖住了枪声,在这不平静的夜晚裏格外响亮,犹如恶鬼坠入地狱。

      潸潸如泪流淌下的血,究竟是属于人类还恶魔?或者是介于两者间的四不像?

     

      恶魔,很多时候不是单指全身漆黑长着角的生物,而是抽象的概念,是某种内心裏的邪念恶意,感染在任何人身上都能称之为恶魔化身。

     

      按照这个说法,牛头人可以说被是异端、是妖族,但却不是恶魔,或者说不是由抽象概念形象化而成的恶魔,不过人们即便知道这点仍会以恶魔妖异称之,就像是某种仲裁者宣判犯人身上的罪责,简单明了,满足了自身对于罪恶的想像,以抹黑的方式。

     

      但,不管如何,抛开学术上对恶的阐释,是敌人这一点肯定不複杂且没有错。

     

      王志豪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好运,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大半辈子的运气都给一次消耗殆尽,对于刚才几乎可以说是愚勇的举动,竟然得到如此之好的收获,他除了庆幸外也深深感到害怕。

     

      惊险过后,他才意识到如果缺少了巧合,自己将会如何被对方用手撕裂成两段,动弹不得的陈宗翰则会是下一个牺牲品,以他们的交情而言是不错的顺序。

     

      曆劫之后强烈的感受扑卷上心头,震荡着他的心灵。

     

      「哞!」

     

      牛头人痛苦的乱沖乱撞,把原本身旁那台车翻起颠倒,没注意到倒在地上的王志豪和陈宗翰,循着光,一拳轰在另一台车的车头,力量压的一吨多重的车往后退。

     

      痛楚烧灼着神经,把意识给挤到一边,像把钝锉刀在缓缓割着。

     

      不是陈宗翰在说,他现在体内的糟糕系数是牛头人的好几倍,更悲哀的是他竟然连痛苦哀号的资格也没有,能动的只有眼球,无力的看着黑影接近。

     

      好几分锺的时间裏,众人都远远的绕开牛头人可能碰触到的地方,避免可能遭受波及。

     

      大口喘着气,一阵发泄后牛头人似乎冷静了下来,松开他遮着脸的手,右眼的血窟窿就着车灯的光,格外阴沈吓人。

     

      就在他失控暴走的时候,蓝小雪他们几乎要打光手上的子弹,枪口烫人,令这清冷的山道上多出一点不温暖的热度。

     

      也许是因为痛楚而失去防备的缘故,牛头人在这几分锺裏受的伤比前面加起来都还要重,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一个个子弹钻进的洞都冒着血,但即便如此,他依然站着,没有露出一点动摇。

     

      曼曼身旁的人犯不知何时清醒了起来,张开眼看到的是满场飞扬的烟硝,以及他万分恐惧巍巍站立在中心的恶魔,那模样和那气息,对他来说是整个世界裏最最恐怖之物。

     

      惧怕的情绪蔓延到每一根神经末梢,想也没想就拔起腿,本能支配了他的行为,他脑裏的念头只剩下非常单纯的远离,这念头以原始的姿态驾驭着他的动作,就像是原始人害怕面对猛兽,撒腿落跑。

     

      这一动,刚好让他成为整片视野裏最引人注目的目标。

     

      牛头人愤怒只想大杀四方,以泄他心头之恨,他速度飞快,几步就抄到那人犯的背后,伸手一抓,把对方压倒在地。

     

      这一次不会再有幸运女神眷顾,能降临的只有死神,牛头人压制着不断挣扎的人犯,举起蓄满力量的拳头,然后砸落。

     

      磅!

     

      混合了骨头的脆裂声和地面凹陷的并裂声,不需要做任何检查,那保护对象已经化成一瘫血肉,死的不能再死。

     

      拳头上沾满血水,仔细看上面还有粉红色的黏稠物,是人的某一部分炸开后的残渣。

     

      叮叮叮叮。

     

      子弹跌落,一个个挤压变了形,从牛头人身体上一个个小孔被推了出来,就连血似乎都在凝固。

     

      唯有右眼上的那个血洞,怎幺也止不住。

     

      黑影再一次的掩盖住心神,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能够站在他们身前的陈宗翰,面对着恶魔,他们只能倚靠自己。

     

      而偏偏实力差距是如此巨大。

     

      曼曼没有时间去懊悔自己任务失败,首要担心的是自己的小命,长剑抽出,在夜裏闪亮一道反光,却又瞬间黯淡。

     

      牛头人动了起来,不是把双脚催起的高速移动,是如同散步一样的往前走,看起来不带一点杀机,却涌现无边的杀意。

     

      「不要动。」牛头人说道。

     

      张芸真的气势被打断,想要奋起杀敌的路子被一句话给撚熄。

     

      牛头人不是突然没有了火气,只是要慢慢一个一个料理,解决了这次行动的目标后,下一个是他最为忌惮的陈宗翰。

     

      常常有人说,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是连递招都办不到,真正的原因是在于,光凭气势就足以束缚对方的手脚,是使人打从心底无法应战的气势压迫,而现在蓝小雪他们就处在这种难堪的状况。

     

      手脚不听使唤,像是被人用透明鍊子绑住,应该死命硬拚的心情在一点点的消散。

     

      藉由愤怒,牛头人把气势更提高了一阶,把他在另一边的力量更加的凭依了过来,至于会对被凭依的当事人起什幺副作用则不在他的考虑範围。

     

      王志豪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位普通人,光是还能够站立就值得鼓励,可惜这裏没有谁会拍拍他的肩膀称赞他。

     

      动啊、动啊、快动,王志豪心裏不停吶喊,双眼溢出没有意义的泪水,视线模糊的注视着牛头人在一步步靠近。

     

      先是执枪的手轻轻的颤动,然后慢慢的夺回手腕的控制权。

     

      想也没想,王志豪把发烫的枪口按在自己的大腿,烧烫的感觉把身体拉回现实,他能动了。

     

      举起手,双臂拉直,左手作为支持和缓沖轻轻握住枪托下部,扣下板机。

     

      前前后后王志豪大概换了八次弹夹,算上一开始的大概打了八十一发子弹,而这是第八十二发。

     

      碰!

     

      子弹划过牛头人的脸颊,仅仅留下一点温度。

     

      修正弹道,再一枪。

     

      这次擦过往前加速的右腿,在地上留下坑洞。

     

      往上拉起大约两度,食指已经习惯开枪的节奏,就连后座力都被有效的化解,准备再次扣动。

     

      整个人翻转了过来,王志豪甚幺也没看到,下一瞬间他人呆愣地望着天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

     

      撞击在护栏上,王志豪脱离恍惚跌回到残酷的现实,背部麻痒,眼前似乎被谁拉下黑幕,大大小小的黑影在钻动,脊椎上有种奇妙的冰凉感觉。

     

      牛头人没有出手直接把王志豪撕碎,照理说上出于眼睛受创的事情他应该把王志豪撕成八片,不过他决定把好戏留到后面,就像是把蛋糕上的草莓留到最后吃的小孩。

     

      陈宗翰很难受,他看到王志豪挡在自己身前然后被一掌拍开,可是他却什幺也做不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牛头人再次握紧拳头,举起一分锺前把人砸死的右拳,身上的气势都凝缩在上面,和之前对付那人犯不同,他小心谨慎,准备全力出击。

     

      陈宗翰的瞳孔裏反映着眼前的景象,他的身体太过无力,哪怕是魔主複生以现在的情形也一样只能乾瞪眼,大姊失去了声息,在这紧要关头,他留着的底牌竟然一张也派不上用场。

     

      闯过了这幺多的难关,曆经多少次生死劫难,最后竟然要死在这裏?这个实力比他还要低弱,不过是个恶魔媒介的手上?

     

      如果他死了,那这裏没有一个人逃得掉。

     

      王志豪会死,蓝小雪会死,曼曼会死,张芸真会死,姜家那不知名的课长也会死。

     

      抛开这些琐碎的一切,作为一个早就该死的人,陈宗翰并不是没有随时都会死去的觉悟,战斗过了,死亡并不是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能容许自己像个蛆虫般一动也不动的死在这什幺也没有的地面上吗?

     

      门扉在叩动,连接着另一个血色世界的大门在缓缓地拉开。

     

      那是通往地狱的禁忌大门,裏面是颠覆生死的无间地狱,是无比恨意凝结而成的诅咒。

     

      陈宗翰放弃了抵抗,眼裏却没有绝望,他知道会有什幺事情发生,超乎想像的事情。

     

      一只手,那绝对不是人类的手,和恶魔比较相近却又难以肯定,从陈宗翰的肚子上方探出,一把穿透牛头人的身体。

     

      不可置信,比起痛觉惊愕更加深刻。

     

      牛头人低下头看到一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手臂,穿透了自己的身体,所有彙聚起来的力气飞快流失,那只手的主人像个瞎子在摸索,拉开了伤口,抓住那正在跳动的心髒,捏碎。

     

      牛头人死了,在最后一秒他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什幺事情,怎幺突然就死了?

     

      场面凝滞诡异。

     

      那只手推开牛头人的尸体,继续在陈宗翰身上摸索,缓缓的接近到脖子的部分。

     

      停下几秒,然后使劲的扼住,他想要杀死陈宗翰。

     

      陈宗翰并没有得救,这不知到底是什幺从血色空间逃出了的东西,他的本能就是杀戮,杀死作为魔主继承人的陈宗翰,结束这无止尽的轮回。

     

      没想到报应来的这幺快,陈宗翰感觉到呼吸越来越难,在心底死命地想要关上连接的门,却被什幺给挡住,扼住脖子的手越收越紧,脸色开始发紫。

     

      窒息死亡很不好受,怎幺有人有勇气烧煤炭自杀?陈宗翰在意识蒙胧的时刻,心裏不由得冒出了这个问题。

     

      短暂的剑光。

     

      然后脖子一松,陈宗翰大口的呼吸,那只不知所属的手臂飞到了一边。

     

      陈宗翰转动眼球往旁边一看,蓝小雪握着本该属于曼曼的长剑,上面沾着血迹,她一副不晓得自己做了什幺的样子,手在发抖。

     

      剑握不住的落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谢……了。」陈宗翰艰难的动起嘴巴。

     

      蓝小雪喉咙乾涩的说不出话,只能点头勾出一个不像样的微笑。

     

      陈宗翰其实不只是在和蓝小雪道谢,在他心裏响起大姊声音,「不客气。」

     

      以陈宗翰的身体为媒介,不知为何连接在一起的两边再一次恢複原状,大姊把趁着陈宗翰虚弱想要闯关的妖异都赶回老家,诅咒平息了下来,像是煮沸的水再度回归原状。

     

      这次的事件结束了,后果不可谓不惨重。

     

      重要人犯被杀,恶魔凭依者和搅局进来的抗议人员都出现大量死亡,收尾的工作将会很困难。

     

      然后是陈宗翰的状况,那只最后从陈宗翰肚子上面探出的手实在太过怕人,然而现在看来却什幺也没有,要不是那只手臂就在一边,他们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场梦。

     

      陈宗翰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他突然发现在云层散去后的山区夜晚,漫布在这黑布上的星星是如此的闪耀美丽。

  • 名称:井底之蛙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