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囚狱超清

肖素子特地出现在这里除了是来探望陈宗翰与姜舞绫,另一方面也有工作上的事情找陈宗翰。

「不会吧,我的右手都变成这样子,还出任务?这是剥削劳工呀!」陈宗翰用一只手费劲的吃晚餐,不过由于肖素子做得是手捲,所以没有想像中的麻烦。

「就是因为你受伤才找你,是肖逸长老吩咐的,所以你乖乖接受吧,他可是对你期望很深。」肖素子又在陈宗翰的手捲里挤进大量的芥末,拿给他。

「有没有水?」呛得受不了,陈宗翰问说。

「自己去倒。」

以小心害怕触怒龙颜的语气,陈宗翰问说:「你心情是不是很差?」

「不。」肖素子一秒都没迟疑的反应,「是好极了。」

「呵呵,素子妹妹看来也没有没表面这幺冷静嘛。」彷彿是故意要往火里面添油,姜舞绫语中带有他意的说。

别过头,肖素子不敢面对姜舞绫的目光。

「谢谢。」姜枫接过肖素子亲手做的晚餐,手上的遥控器不停转换频道。

接过肖素子包给她的手捲,姜舞绫说:「这个年代会做料理的好女孩都快绝种了,而且还是个漂亮女孩,更是稀少,阿翰,你说呢?」

「素子不管做什幺都很美味。」这是实话,不过明显不是他们想听的东西,陈宗翰在缺乏经验的某方面,智商极为贫弱。

「所以阿,阿翰,你不打算表示些什幺吗?」姜舞绫不知道出于什幺心思,做出这样的发言,不仅惹得陈宗翰困惑,就连相识已久的姜枫也频频露出不解的眼神,做邱比特这种事怎幺也轮不到她吧。

「呃……谢谢。」

「……算了。」姜舞绫似乎比肖素子还要无奈,后者比起无奈似乎更多是鬆了一口气,不再在陈宗翰的食物里加丰富的芥末。

「嘿,你们看这则新闻。」姜枫打断一旁的男女小剧场,把电视的音量调高。

「……既前镇港不知名的爆炸案后,台南安平的住宅区下午也发生一起爆炸案,从时间和警方的反应来看,很难令人相信两起事件没有关联,锁定今晚十点的……。」新闻台上端庄美丽的女主播口齿清晰的报导,同时背景撷取两边的现场画面,无一都在封锁线外,有关人士全都避开记者不予回应。

「是另一起和你的任务类似的攻击。」这话姜枫是对陈宗翰说的,「爆炸似乎没有你的严重,不过在台湾这个很少发生攻击事件的小岛上同时出现两起这样的事件,很难不让人有什幺猜想。」

「处理手法很粗糙。」和下午时一样,姜舞绫躺在床上发懒,发表出同样的想法。

「阿翰,你的工作就是这两件事情的后续处理,时间还没有确定,会另外通知。」

「什幺?」陈宗翰讶异的说,还以为又是什幺打打杀杀的工作,心里在抱怨之余还透着些期待,就好比今天遭遇阿卢詹和火团、佣兵,嘴巴上虽然说很惊险,事实上也十分惊险,甚至因此死了人,不过心底深处还是有种隐隐的兴奋,只是因为在出事的时节做这种心情分享实在是很不长眼,陈宗翰才只留在心里自己细细品味。

「这是你必须去学的事情,虽然说是处理后续,不过也碰不到真正的高层像是警察局长、总统之类的,那些是长老家主要去做的事情,我们接触得是一些知道修练界存在的民间机构,你可以把它想像是一场批判大会,我们是被批判的一边。」肖素子解释。

「我们?所以你也会去?」

「嗯。」

「可你不是要考大学?啊,时间好像已经过了。」

横了陈宗翰一眼,肖素子说:「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情。」

「哈哈,我当然记得,结果你考的怎幺样?」陈宗翰心里冒出冷汗,老实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以为肖素子人一直都在日本,结果就忘了这对高中生头等重要的大事,正确来说,他都忘了肖素子是名準考生。

「还好,要等成绩出来才能确定。」

「你打算读什幺?」姜舞绫插入问道。

迟疑了一下,肖素子如实回答:「我想修谘商方面或是教育方面。」

「噢?」姜舞绫打量着肖素子,表情似乎是第一次真的认识她。

「我知道这和我的形象有点落差。」肖素子声音有点彆扭的坦承,不过她就是喜欢,可以说是她做为肖家家主独生孙女、修练界的天才少女,极为少数的一个平凡愿望。

「不错阿。」姜枫说:「你打算考哪间学校?师大?顺带一题,我是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双修中国艺术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有艺术学硕士学位。」

「靠。」这是怎样吓人的学历,陈宗翰不禁脱口说出髒话,看姜枫平常一副吊儿啷噹又好色的个性,谁会想到他竟然有这种超常的文凭,人果然不可貌相。

「你这是什幺眼神?阿翰,有没有变得比较尊敬我了。」姜枫臭屁的说。

「那我也顺带一提,我是美国史丹佛大学管理学硕士留学东京大学,精通美、日、法、中四种语言。」姜舞绫的学历也很惊人,这两个人搭配上他门出众的外表,不禁令人怀疑造物主是不是欠他们什幺情。

不过想到修为,好吧,陈宗翰与肖素子交换一个眼神,世界还是有公道在的,至少可以稍微安慰一下自己。

「那破莲呢?」陈宗翰準备好了再承受一次打击,问道。

「噢,她没读大学。」姜枫回答的说:「在这方面,我的自信心才能补得回来,否则自己的女朋友老是比自己强是个男的都会受不了,由此可见,舞绫你要小心嫁不出去。」

话头刺向自己,姜舞绫神态自若:「所以我的男朋友首先要比我强才行,不一定是在哪方面,但至少要让我佩服。」

「那素子呢?你希望妳的男朋友有什幺样的条件?」

肖素子愣了下,问题怎幺突然跑到这边,每次和姜舞绫与姜枫聊天的时候话题总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跑掉,即便早就知道会如此,可在言词方面完全不是对手,他们一来一往很快的就让人陷入僵局。

所有人的视线都忘了过来,肖素子几乎要下意识的去握住流萤剑,这种危机感比面对敌人还要真实,最厉害的武器不是刀剑,肖素子深深的感觉到这一点。

「就……就感觉吧。」肖素子弱弱的说,脸不知为何的泛红。

「咦?素子脸红了耶。」姜枫啧啧称奇的说。

「好可爱~」姜舞绫补上一剑,让某人的脸热得发烫。

可爱?一向做中性打扮的肖素子从来都和这形容词无缘,多的是好帅、好酷、很漂亮,更多的是好强、好厉害、猴赛雷,可爱好像是她大概五岁时的用词。

眼神不知为何得飘向陈宗翰,两人视线相接,触电般的避开。

这幕落在在场人的眼里,谁都知道两人有鬼。

强自冷静情绪,肖素子以刚才什幺也没发生的口吻说:「总之,我和你会一起去,其他家也会派出代表,我想肖逸长老找你去不单是想要栽培你,一方面也是因为你是当时的当事人,再加上右手受伤必较有说服力。」

陈宗翰盯着肖素子精緻微微泛红的脸庞瞧:「那我等一下和小雪说一声,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

「谁?」

「我的经理人还是顾问什幺的,一位在执法对帮我处理事情的姊姊,早上的任务就是由她策划。」

「那说不定可以找她一起来,我会帮你问问。」

「那最好不过了。」陈宗翰的视线依然紧盯着肖素子,弄的后者感到害羞又不自在。

「干嘛?」肖素子问,眼神乱飘,心脏的跳动平白有些加快。

「很可爱呢。」陈宗翰发自内腑的说,一点也没意识到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

满脸通红,就连白皙的颈子也染上红晕,犹如彤红的彩霞映上,煞是好看。

一直到两天后陈宗翰才出院,其间姜舞绫待在旁边不停的以各种方式逗弄他,即便是对美女有一定抵抗能力也被迫弃甲逃亡,不同于李师翊和肖素子还嫌青涩的风采,姜舞绫很懂得拿捏,一颦一笑一言一语或是一个动作,都可以逼的陈宗翰困窘不已。

王志豪和朱士强时不时的会传简讯或是打电话联络,虽然不能告诉他们发生什幺事情,但光是一起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就足够人开心,甚至接到一封蔡仪婷传来的简讯,乐的陈宗翰毫无节奏感的哼歌,一直到被姜舞绫丢了一颗枕头才停止。

李师翊这次没有来探病,不过打了通常达一个小时的电话,全部大概只关心陈宗翰三分钟,其他时间都在不停抱怨这世界的男人都是些自以为是的蠢蛋,做为其中一员的陈宗翰摸摸鼻子,需心的接受教诲。

想到安徒生,陈宗翰看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却拨不出去,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和苦衷,自己的关切是否太多管闲事?想到这陈宗翰就阖上了手机。

车子驾驶座坐着史密斯,做为被蓝小雪找来的临时司机,他嘴巴叼着没有点的香烟,哼着快节奏的曲子,开上高速公路。

「只是民间机构,不用紧张,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就说无可奉告,把自己当做官僚就行了。」蓝小雪坐在陈宗翰身边,整理着手上的资料。

地点在国家用纳税人的钱建造的公家机关,进进出出的都是通过入取率只有个位数字的国家菁英,也可以简单归纳说是公务员,但依据官阶不同受重视的程度也天差地远。

这里应该是高雄市政府某个平常没在使用的机关,会议室好符合这次聚会的要求,才被借用。

守卫的年纪足以当陈宗翰的祖父,换了证件后进入停车场,里面已经停了不下二十台汽车,和大门口感觉起来的萧索不相符,在未进场之前就有被下马威的感觉,不过这可能只是陈宗翰自己的错觉,史密斯和蓝小雪都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和平常没什幺两样。

「民间机关在力量上无法和公家机关或大企业相比,自然是接受不到长老这种决策阶层的关注,不过毕竟是意见之一,大约从十年前开始有在听取,如果觉得意见不错,可以写份报告交给长老。」蓝小雪像是尽职的秘书,在陈宗翰身旁说:「不过这种管道的弊病很大,双方权力失衡让这原本立意好的方法失去效力,前几年来的人好像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情形是不难想像。」

「这里还是禁菸区啊。」史密斯滚着手指间的香菸,对禁菸标示很是无奈。

「乾脆戒菸怎幺样?」蓝小雪看着墙上的地图,随口说道。

「这样人生还有什幺意思。」

大会议室建造得好比立法院的质询台,只是规模小了一些,再进场之前陈宗翰看到其他家的代表,肖素子倚着墙待在人群旁,姜家来的人陈宗翰不认识,但蓝小雪似乎认识上前攀谈,叶家来人是叶清稜为首的四人,王楚正不在其中,年纪有轻有长。

「许久不见,名气越来越高了,从之前的任务来看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叶清稜伸出手迎上陈宗翰他们的到来,除了三大世家的代表外似乎还有其他组织也派来了人。

「哪里哪里。」陈宗翰谦虚的回应。

「不必谦虚,我帮你介绍一下……。」叶清稜拉着陈宗翰介绍起他们叶家的人,从职称和所属单位听不出来代表什幺,毕竟陈宗翰对于世家内部的分工还不够了解,三大世家的体系也有着不同之处。

进到会议室,他们一行十几人刚踏进去,整个场面就从吵杂陷入寂静,每个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们身上,身分是主因,另一方面也是里面的组成,气宇轩昂的叶清稜、清寡脱俗的肖素子、温柔微笑的蓝小雪、外国人邋遢模样的史密斯以及右手挂在胸前的陈宗翰其他形形色色的人,除了少数几人外,其他人怎幺看都不像是来洽谈公务。

坐在最前排,后脑勺感受到夹杂着好奇与强烈意念的视线,灼烧般的想要穿透,立法院备询的时候不晓得那些官员是不是也承受着这些敌意。

「那会议开始,这次讨论的议程为三天前的两起爆炸案,首先由人民连线的陈主席报告,最后会保留时间给大家动议,因此内容请先聚焦在这两起案件上。」主持人说道,然后一位年约五十,戴着副厚重眼镜,穿着灰色西装的男士走上备询台,弯腰鞠躬。

掌声响起,维持了十秒后才直起身子,陈宗翰注意到他的眼神有飘向这边,眼里感觉不到一点温情。

「首先向各位报告前镇港一案……。」陈主席以他有力的声音一字字的说他出手上的资料,从语气可以感受的到他对于修练者没有一点好感,内容更是字字争锋相对。

「……不算上当天的旅游业损失,损害的财产共计一亿三千五百万……。」

「这幺多钱?」陈宗翰惊讶的在蓝小雪耳边问道。

「光是那几艘船的价钱就很吓人,毕竟是很多人的谋生工具,而且经过检查底下的管线可能要重新铺设,这又是一笔钱,要我看的话,价钱可能在这之上,陈主席拿到的资料还不够完整。」

「……对于传闻中执法队的涉入,这点已经藉由相关人士证实,至于为什幺会在观光地点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情,有没有浪费公帑的部分,我想必须请在做的代表解释,我的简报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虽然感觉得出陈主席对修练者的恶感,但至少资料方面都很中肯,没多做臆测与批评,把说话权交到修练者代表的手上,贯彻自己成为一位督促者的立场。

听蓝小说解释,在普通人里除了能够接触到的政经界高层,其他还是有些人因为意外或是机运发现到修练者与异人的存在,同时他们各自怀抱着一些想法,可能强烈也可能温和,但他们就是无法遗忘看到的事情安身立命,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成立的组织,想要以汇聚出来的力量是着憾动几千年连绵不断的修练界。

这股力量确实很微小,同时背负了保密的原则,不能大张旗鼓的招募成员,世家大族想要毁灭他们几乎只要一个挥手,但他们就是在这异常艰困的环境苟延残喘,对抗这世界上最恐怖的势力。

以这点来看他们确实值得尊敬,但也就如同蓝小雪之前说的,这些意见就算忽略理也不会起什幺问题,因为他们不像这世界上的革命者有人民基础做后盾,而是如同哑巴吃黄莲,无法同化他人,如果这幺做除了会被世家方面人间蒸发,更可怜的事就连获得信任都是奢望,毕竟世家在这方面已经下了很大的工夫。

回到会议室,蓝小雪做为前镇港事件的负责人,来到台上报告什幺整件事情的始末。

「谢谢陈主席,接下来由我蓝小雪这次前镇港行动的负责人来补足细节。」蓝小雪今天说着一身正式的黑色套装,看来她心态上虽然不是很在意,但至少表示了足够的尊重,看看自己,老样子的蓝色T-shirt配白色短裤,整个看起来就是个死高中生的样子。

学者的严谨态度以及要对执法队上层彙报的缘故,蓝小雪準备得很充分,投影片开头就是这次行动的纲要,应该经确的说是原本的行动,死亡药剂第二型的回收不过后来情况失控。

台下的人对于行动负责人亲自到场似乎有些讶异,交头接耳。

「……到目前为止都是都是事前的準备报告,不过就和之前所说的情况有变,虽然执法队面对的事情本来就充满变数,不过情况走调成如此确实是我们的过失。」按了下一张投影片,不知道在当时情急之下怎幺有人摄影,不过就是有好几张一连串的照片,焚烧的船只、身影模糊的战斗者、好几层楼高大的火团……。

惊呼声,吸气声,头一次见到这些想像外的照片,各自心里都受到一些冲击,角度没有专业摄影师那般,甚至晃动的模糊不清,但就是因为如此才格外有震慑力。

「……为此,当天我们牺牲了三位同仁宝贵的生命,有两人这辈子剩下的时间都必须承受沉重的痛苦。」

不晓得蓝小雪是不是故意为之,虽说是事实,口气也本来就应该悲痛,但这样的气氛根本就让人很难提出质疑或是质询,不论是谁这幺做,都将被贴上无血无泪的标籤。

「她这样做好吗?」肖素子凑到陈宗翰耳边。

「什幺意思?」

「这些照片应该有必需保密的部分吧。」肖素子说:「虽然名字都被省略,照片也不足以认出谁,但好像没有必要说的这幺清楚吧,毕竟这不是该揭漏出来的事情,他们也只是普通人。」

「我想她这幺做应该自有分寸。」陈宗翰回答,对于肖素子说的话他无法同意,可能是因为他现在身分虽然是修练者,但在一年前他还只是个什幺也不知道的普通人,因此对普通人那边还有着认同感在。

肖素子耸耸肩,没再多说什幺。

「阿翰,我赞同她的方法,普通人和修练者之间的误会不应该这幺深,需要互相理解。」叶清稜听到陈宗翰和肖素子的对话,说道。

有人提问,是位中年女性对着桌上的麦克风:「对于负责人亲自到场我个人先表示感谢,希望这代表了这个会议正越来越受重视。」

「是的。」

「在提问之前我对于你们牺牲的五位同仁表示哀悼,希望接下来的提问不会有所冒犯。」

「谢谢。」

「首先我想为在场许多人问问题,是关于执法队,其中的传闻很多,但我想问您,您应该是执法队中的一员吧?」

「是的,我属于内勤里的作战策划,同时也负责其中一位战斗人员的经理人角色。」

「那很好,请问执法队在修练界里面是个怎样的角色?执法是根据哪个法律你们得的还是我们的?权限是由谁授与?如何处置你们所谓的犯人?]

问题提得直入核心,蓝小雪站台前,似乎在思考该不该回答或是该怎幺回答。

「执法队的构成恕我无法述说,这即便在修练界内也是机密,执法队主要的功能是惩戒胡作非为的修练者,至于处分方式和依归并没有一本明细的法典,只是粗略的规定。」

台下另一位青年站起身问道:「等等,执法队不是倚靠法律做决定?」

「不是。」蓝小雪回应说:「我知道你们会很疑惑,但这方式已经行之有年,比现在任何国家执法机构还要长久,执法队是很严格残忍的组织,讨伐的对象常常是罪大恶极者或是对世界会造成伤害的集团,在修练界,我们的规矩是以你们现行的法律与我们讲的江湖规矩混杂行事。」

「难道这不会造成混乱吗?」

「会,肯定会,以前就有队内成员无法认同而离队的状况,不过你们敢说现行的法律真的是好方法吗?缠讼、冤案、贪汙、收买、律师玩法,这些情形在社会上屡见不鲜。况且修练者无法以常理审度,一个人拥有的力量可能超过一只军队,法律的约束力并不足,因此才以彼此都认同的规矩当规则,说回执法队,它是超脱三大世家的独立组织,但时也对三大世家负责,如果遇到难以审决的案子,会交由世家内的几位长老或是长辈裁决,我们也有类似法院和监牢的地方,只是使用频率不高,这有回答到你们的问题吗?」

似乎需要一点时间消化这个消息,台下众人在会议纸上抄写,讨论。

「还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执法队内如何遴选队员?是像考警察或公务员那样子吗?」难得有机会,自然有许多人想要知道更详细的内情。

  • 名称:尸囚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