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超清

金属子弹射在怪物的皮肤上,钻进体内留下一个血洞,但是还没高兴几秒,反射着灯光的子弹被挤了出来,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手枪什幺时候变成如此孱弱的武器?王志豪连连扣动板机,得到的效果却微小的不起作用。

姜祥宇和谢纾縭举起剑,两人成对左右连击,逼着冲向前来的怪物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两人的劲气巧妙的结合发挥出超过一加一的力量,而且这是以守势为主的剑法,这套剑法很大程度的提升两人的实力,达到可以挡住成倍力量的程度。

很有趣,陈宗翰评价的想,不一定要在高手身上才能看到有趣的东西,这也可以说是战斗本身很有意思的部分,你永远不会知道到底遇上了什幺对手和战友。

就像是金庸小说里面杨过和小龙女联手,侠侣之间的心有灵犀被融合进剑法,在滔滔江水般的攻击面前,他们如同岩石挡住了侵袭。

那已经不是普通的分进合击,也可以说不是加减法的实力提升,而是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又同时变成很多人,那种特殊的感觉,以特殊的剑法呈现而出。

以姜祥宇和谢纾縭的程度自然不可能自己领悟出如此玄妙的剑法,想来是千年世家的底蕴,在过去曾经有一对侠侣打造出超群的剑法,而后流传辗转到他们两人手上,跨过时间的长度重新发光发热。

就和之前肖傅群的那套南柯剑法一样,藉由前辈的苦心创造传与后人,一套真正厉害的剑法甚至能够转过来提升使用者的实力,使得修练者能够一代更胜一代。

比想像中还要可靠,在既然守备方面有人能够支撑,陈宗翰也就没有后顾之忧,凝气化剑,斩杀掠出。

没什幺好手下留情的,就算李师翊在这里也很难原谅这种敌人吧,陈宗翰心中泛起这个念头,手上动作变得更加俐落。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于无剑处,处处皆剑。

陈宗翰明明手上什幺也没有,剑气却凌厉的几欲把人给洞穿,在每一个举手投足里都藏着迅即而过的杀意。

王志豪放下了手上的枪,在淡蓝色的结界外面是妖魔钻动,但他却不觉得自己应该担心,看着场上浴血战斗的陈宗翰,他已经不明白到底哪一边才是怪物?

虽然经过前面时间的洗礼,早就令王志豪明白到陈宗翰是修练者,而且不是位简单的修练者,可以说是很强,但谁想的到会是强到如斯地步。

不,王志豪早就无法辨认那到底是强到了何种程度,唯一能够参照的只有场面上的那些人,就像是对一个乞丐来说一千万和一亿是没有差别的,都是很多钱,同样的,陈宗翰都是很强很强很强。

在一群放弃人形的怪物里,陈宗翰的动作不显的粗暴而是写意,有些纤细的手指比起那些爪子或是兽掌,更加给人胆寒的感受,和外表的模样无关,是内里透出的凉气分出了高下。

虚握着剑,在战场上行走,转身斩下一只妖娆猫怪的手,喷出的血如桃花瓣点点落在面具上,小丑的笑容变得更加可怖。

左拳稍稍偏移,对着挥来拳头的胳膊猛击,听到了骨头脆裂的声音。

轻轻的侧身,彷彿背后有长眼睛,野兽止不住扑击的攻势从他身边滑过,陈宗翰连眼神都没往后看上一眼,右肘扫去,直陷入野兽的门面。

倏忽的飙速,如蝎子般手上的利爪,带走了陈宗翰的浏海髮丝,以他的速度就连陈宗翰都会感到麻烦,所以陈宗翰没打算和对方比速度,一把抓起被他揍得晕头转向的野兽,往那跑得很快的麻烦身上用力砸去,翻倒成一团。

雨下着,打在他们的身上,地上的水稀释了血液的红,丝丝细细的流成到一旁的排水沟里。

是的,这些怪物的力量和速度都很惊人,没辜负他们恶魔凭依者的名号,毕竟有能力穿透两界凭依到人类身上的都是极为强大的恶魔,但在技巧上就真的很糟糕,凭依者还是保留了些普通人类的思维,而这便是他们的致命伤,缺乏战斗意识。

不过几分钟,陈宗翰的手上就多了六条冤魂和一些断肢残臂,伫立在战场的正中间,被一群怪物给环绕,却没人胆敢擅动。

「死亡药剂能给你们力量,却改变不了你们的技巧。」陈宗翰说道,在混战里生存的技巧他烂熟的就如同呼吸,以他们这种程度休想憾动到他。

发出愤怒的低吼,凭依者们在本能与理智间徘徊,却也无法不正视事实。

比起这个,陈宗翰有兴趣的是没想到会来这幺多人,是否侧面的表示出被关押在内的人有多幺重要。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好的技巧也是无用的。」

牛头人双眼散发出血红光芒,一步步走到陈宗翰面前。

「我不否认你现在充满力量,但想要击败我?你还早呢。」

「呵呵呵。」很难听的声音,牛头人没否认陈宗翰的话,用棕色的手比向自己那边的两位同伴,说:「你们两个,要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什幺?陈宗翰心里冒出问号。

被点名的两位怪物互视一眼,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想要逃跑,但是突然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样子,他们把锐利的爪子对着自己的喉咙,战斗着,发出恐惧的闷声。

自裁,不管是陈宗翰还是姜祥宇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气绝倒在地上,以不是人类的模样死去,鲜血的腥味异常的重。

「十三,这是进入人间最好的数字。」牛头人以充满狂热的口吻说道。

异变陡生,天空中的云层以这里为中心转动,厚厚的云层压下,阴风四起,天空剧变。

仰着头,看到这天地异象,陈宗翰大大的张开嘴,一点也没有高手的形象,庆幸的是他的面具的盖到嘴部。

雨停了,一股不祥的力量凝聚在空中,有什幺存在在碰撞着,敲着门,想要闯进这里,闯进人间。

「妈啦,这……太作弊了。」陈宗翰不由得吐出话来,虽然不清楚对方是用什幺方法,但显然是很不要脸的叫了帮手过来助阵。

「这是你们自找的,哈哈哈。」牛头人狂笑,比起他其他人都被这赫赫威势压得不敢哼一口大气,有如风暴中缩起身体的小小兔子。

「你竟然把恶魔召到人间,你疯了!」陈宗翰拉高声音,风颳得很强,掩盖住了天地的声响。

事情突然的暴冲,失控的无以复加,蓝小雪招呼其他人躲进建筑物内,把结界的强度运转到最大,同时尽所能地寻找援军。

「大哥!」姜祥宇的声音,陈宗翰回头看到他们两人在喊他。

「你们躲进去,我不要紧的。」

陈宗翰向王志豪摆摆手,要他不用担心。

天空几乎要压了下来,云层转动的速度变得更快,那不祥的力量益发清晰,隔着云,隐隐能看到一个庞大的身影。

「有意思,你竟然还站着住?」牛头人对陈宗翰一副不受影响的似乎很惊讶。

「说笑,我不只能站还能活蹦乱跳。」说完陈宗翰还真的跳了几下,「我问你,你现在到底是人还是恶魔?」

「恶魔?这不过是你们人间给我们冠上的污名,我们从不承认。」

看来已经连人类不算是了。

「少来,这些凭依者不就是崇拜恶魔,不然你们哪有机会闯到人间,还干出这幺多骯髒的事情。」

「这不过是种手段,他们渴求力量而且使用了我们留在人间的祕法,内心空洞是最适合的时机,就算是这样,运气好能和我们达成感应的也只是极少数,而且你可不要以为我们妖族对虐待你们人类有什幺兴趣,我不否认我们之中有人痛恨人类,总的来说,我们要的只是进入人间的钥匙,恶魔是你们自己卑劣的想像所造成。」

「……。」如果真是如此,那人类还真是无可救药,陈宗翰换一个话题,说:「是因为崑仑的存在才让你们更加困难吗?」

「你怎幺会知道?」牛头人一脸惊愕,和他威风的模样很不搭嘎,「据我所知,人间早就遗忘了这段过去。」

「因为我很聪明。」陈宗翰不要脸的说:「当年和你们祖先一起过去的武吉那些人还活着吗?」

「我没有回答你的必要。」

「还活着!」陈宗翰非常的惊讶,从对方的回答和满满恨意的神态,答案竟然是如此的出人意料,经过了这幺久的时光,当年和妖族一起过去的修练者后裔竟然还活着?

「是活着,但也差不多快要死光了。」牛头人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

「没想到啊。」陈宗翰原本只是为了映证大姊说的话,没想到在死地的那些人竟然还活着,一想到几千年来他们在死地默默的和妖异奋战,那情景光是想像就令人鼻酸。

「来了。」不只是牛头人,其他的恶魔凭依者都仰头看向天空,在云层之后的黑影变得更加明显,强大的压力就连陈宗翰都感到窒息。

躲进建筑物里的人都挤在窗口,隔着窗户玻璃注视着天空中的巨变,广阔而不祥的气息就连远处台北市内都感觉得到不安,就像明知是有什幺很恐怖的东西就在身边自己却看不见,抬起看着脚步的视线,对云层的变化指指点点。

光是在远处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威力,作为事件中心的他们其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沉重,有如身上背负着上百斤的无形包袱,气喘吁吁,举步维艰。

从陈宗翰陆续在修练界习得的知识可以让他理解到,另一边的妖异想要闯进人间需要付出的代价很高,这里有十三位凭依者血祭,另一边肯定有类似的仪式,关押在地下室监牢的犯人到底有多重要的情报让他们不惜如此?

但是就算如此召唤而来的妖异恶魔依旧无法真的重临到人间,姜子牙设下用来分开三界的结界发挥出了效果,把对方挡在云层之后,无法真的以真身降临。

「駮,没想到来的会是他。」牛头人说道,「不过即便是他也不是你能够挡下,人类,如果我们能以真身现世,你们不过都是些蝼蚁罢了。」

云层之后是马型的影子,扬起前蹄,嘶吼着,声音震得乌云涌动。

「如果没有这层结界,你们人间的人类根本无足为惧,凭甚幺你们能够坐拥如此美好的世界?我们却被流放到贫瘠边境,可恨。」话语里埋着仇恨,牛头人的真身在发出深沉的控诉。

「你的话很多耶。」陈宗翰仰着头,身上的气势与天空中的威压做着无声的抗衡,说:「我才不管历史到底怎幺回事,我只知道你们打算闯进来胡作非为,一定要阻止这就够了。」

「愚蠢的人类,等崑仑的力量消失后,你们凭什幺挡住大军的脚步?就连天界那些蠢货都办不到的事情你们凭什幺办得到,你们这些姜子牙的后代必然会付出代价,几千年来的怨气终于有一吐的时刻。」

被姜子牙流放,甚至是封印,在贫瘠的死地生活了几千年也没有遗忘回归的野心,相比起来,在人间里修练者甚至远离了人们的目光,安逸的人类彼此互相争夺领地,从没想过还有够强大无情的侵略者在虎视眈眈。

就算没有一点军事思维也看得出不妙,就算全世界的修练者组织齐心合力,要对付来自异界存在于神话传说的妖异恶魔依然很吃力,但是要重回全人类的目光前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修练者实在潜伏得太久也太深。

光是这些问题就足以让人焦头烂额,天人和妖异又时不时的侵扰,也许就如牛头人说的,人间凭什幺挡住对方?

「这种事情不试试看怎幺会知道?」

面对着天空中的庞然怪物,在狂风之中陈宗翰凛然巍立,在众人的眼里,他悍然不惧的迎向前,气势如虹,英勇无比,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

「大姊,救我啊。」

保持着表面上的帅气,陈宗翰在内心呼喊救兵。

事实上在对方面前他能做到的也只有站立不倒,毕竟那和凭依者身上只能小打小闹得不完整恶魔完全不同,是真实、强大、陈宗翰现阶段还无法抗衡的对象。

「真是不争气,明明继承了哥哥魔主的名号,却连这种小家伙也摆不平,真丢脸。」

「大姊你也太严刻了点,我也才几岁而已,也没修练多久的时间啊。」陈宗翰哭丧的说。

大姊纠正的说:「别忘了你有哥哥的魂魄加持。」

「好吧。」陈宗翰只好这幺说:「那大姊你要不要救我?不然我得赶紧跑路。」

「早知道还要帮你当免费的打手我就不跟你来了。」大姊咕哝,同时项链上的紫色勾玉发出淡淡的光晕,力量导进到陈宗翰的体内。

不论是大姊和魔主的关係,还是陈宗翰与大姊有相同魂魄,两人的修练法都是系出同源而且拥有极高的相容性,作为紧密结合的他们,基本上不存在冲突的问题。

大姊仅仅是个灵体蕴含的力量却远超乎想像,陈宗翰惊讶的闭上眼,从没这样全身充盈着力量,就连魔主甦醒过来的时候也没这种感受,大姊的力量不若魔主那般暴虐阴狠,反倒是有些温暖,如同一股暖流包覆着,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陈宗翰静下心调配身体内的力量,以往内体的观照从没这幺清晰,体内的真气和肌肉骨骼似乎能够发挥到最有效率的程度,彷彿有某种玄妙的东西托这自己浑身上下,把每一寸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所谓的醍醐灌顶大概就是种感觉,陈宗翰觉得那不只是气力上的增长,是连眼界都被打开,感知到的不再只是气息,天空、土地、大气,都被含括了进去,在感到自己强盛的同时,也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短短的一瞬间,竟然有这幺多的感悟,心里汇进许多念头,和平常魔主潜意识的影响不同,是陈宗翰自己内心浮出的体悟,以往那些不清楚的部分在现在都突然清晰得起来,就像是真正的认识到整个世界一样。

暗红色的长剑出现在陈宗翰手上,十之八九是受到大姊的请託,之前不管陈宗翰怎幺叫它都不理人。

幽泉剑身上飘荡着真气化成的红雾,那是凝鍊到实质的意念,陈宗翰惊讶的发现那不过是一点点的溢散,这把绝世邪兵在陈宗翰现下力量的驱使下,正一点一点地展现出它的原貌,一把血祭练成的剑。

陈宗翰可以肯定自己又跨越了层级,如果说以前是入道确立了迈上的道路,那他现在则是把道路走上了一段有所感悟后,把这些体悟化进自身的境界,再一次的在各方面提升了自己的程度,不再只是关注于道路上,和整个世界有了连接。

没想到会有这幺大的突破,陈宗翰细细的品味这其中的绝妙滋味。

大姊也没想过会这样,不过是借他力量却意外地让他在修为上有所突破,原本陈宗翰就迟早会走到这一步,超额的力量进一步催化了他的成长速度。

「呼—。」

还记得上次在血色空间里大姊舞剑的绝美姿态,那傲视群魔的蛮横实力,陈宗翰在内心里回想,举剑向天,有如问天挑战的不屈勇者。

难得有这个机会可以施展这股力量,就像是爱玩的小孩拿到珍稀的玩具,学着当时大姊的动作,朝着天空挥剑。

没有发亮的光芒,却在空中云层斩出一小道裂痕。

原来如此,陈宗翰一直以来的不解得到了答案,这一剑巧妙的带动了天地间的大气力量,使其凝化成刀,不像平常陈宗翰都是使劲地从自身抽取真气来出招,才会造成看起来轻飘飘却极有威力的情形。

陈宗翰不知道修练界怎幺称呼自己这个阶段,但他确实的踏足其中,不再只是单纯的倚靠自己,而是与天地产生共鸣进而运使力量,传说中的天人合一大概就是以此为出发点。

吼———

受到挑衅的恶魔发出震撼人心的嘶啸声,云层涌动得更加厉害,似乎积蓄着更多能量,在中心的部分伸出一只像是马蹄的手。

除了陈宗翰与对方外,场面中突如其来的加进令一股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力量,陈宗翰带动的天地之力被吸收走,往恶魔冒出身体的地方猛烈的攻击。

是姜子牙设下的结界生效了,整个世界在排斥对方,驱逐对方。

「可恶!该死的蝼蚁!」

王志豪发现他面前的玻璃随着声音在震动,蓝小雪拉开他,下一秒屋内的所有玻璃製品都破开碎裂,就连地面都在微微震动。

在屋外,陈宗翰摆开了架式。

幽泉往左下方摆,微微屈膝,身体向上,以他最熟悉的攻击姿势,集合天地之力和自己的力量,然后挥剑。

这是陈宗翰有生以来最强力的攻击,红色的剑罡与重新带起的天地之力揉合成一气,藉着大姊借予的力量,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绚烂的光华,由下而上的冲开了敌人的威压。

拧腰,拖划出的攻击如同大鹏展翅,翱翔向天际。

遥遥的刺穿,云层上被打出一个更大的孔洞,那马型的黑影摇晃。

吼———

看来激怒了对方,那只蹄子愤怒的踩踏,却被无形的屏障给抵消。

受到方才的震荡,这附近所有的光源几乎都被破坏,腥风莫名的停止,在这伸手不见五指之处最引人注目的是天空上的漩涡,那只蹄子从视野内消失,不过谁也没觉得对方是真的摸摸鼻子逃走。

云层内有丝丝雷电在蔓延、收敛,然后汇聚在最中心的部分,一点点蓝白萤光飘散了出来。

谁都看的出来这不太妙,瞄準的就是姜家的办事处,要发生什幺事情已经在预料内。

「快跑!」

其实不用蓝小雪多嘴,所有人看到这情形早就拔腿狂奔,就连躲在一旁的凭依者也死命的逃跑,他们可不认为这将要降下的力量会有差别待遇。

「交给我来。」大姊的话直接从陈宗翰的心底响起,听起来似乎提起了一些兴趣。

陈宗翰基于信任完全的放鬆开身体,由大姊进入到他的体内调动起力量。

这是很奇异的体验,意识很清楚身体却自己动了起来,丹田脑门的经络都被控制的微乎其微,身体附近的大气也收到指令,以大姊所想要的方式流动。

「好好学着。」

手举了起来,幽泉低鸣,之前陈宗翰是模仿了大姊的动作,现在则藉由身体实地的重现,陈宗翰以距离最近的地方观摩,了解其中的每个细节。

只使用陈宗翰的气力是不足以接下这攻击,因此大姊还是调动了自己积累的力量,以陈宗翰的身体为根,大姊的力量为本,进而施展出这一记攻击。

降下,白蓝色的光华似乎是某种烈焰,如同传说中的龙之吐息,向着地面滚滚扑下,空气被烧灼蒸发。

陈宗翰,也许应该说是大姊,和刚才架式相像的由左下方拖出一道轨迹,大气中的共鸣由这个动作给触发,向着幽泉汇聚,然后濒于临界,收束出可怕的风压,由剑刃开口放出。

幽泉勾出深刻的杀气,在同时陈宗翰感到心底有处在颤动,那是连接着血色空间的开口,与幽泉有着极深的关係,被超过陈宗翰程度的杀气给牵引,隐隐有些活跃。

向上,把蓝白色由天而降如同天罚的火焰,从中间劈开,然后气流与火焰直直的碰撞。

  • 名称:透视之眼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