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超清

藉由坚韧的意志引导,真气在空气中激荡摩擦,闪耀出的光芒是无比凝练的象徵,在黑夜里熠熠生辉,夺走了人们的呼吸。

随手一挥就深得入道的真随,陈宗翰自己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大姊对他的训练会这幺快就有成效。

力量本为纯粹之物,没有杂念的意念加上没有杂质的真气,那便是最简单的强大。

剑气比以往更凌厉,像是上千把利刃交织而成的风,带着光席捲而去。

转瞬间,气流穿透,直接在后面的树木上留下无数刻痕。

鲜血淋漓,皮肉上被划着一刀又一刀,明明应该痛苦无比,但却有人笑得更加疯狂。

「走。」陈宗翰对其他人说道,「到上面去。」

现在不是纠结于两边立场的时候,眼前的那些恶魔们可不会管你到底支不支持三大世家,凡是挡路者皆杀无赦,又或者该说,他们不过是沉溺于杀戮的快乐。

「谢谢。」领头异人收回自己的异能,道了声谢后就往后搀扶住自己的同伴,一拐一拐的往后离开。

对峙,陈宗翰对面有两个男人引起他的注意,他们身上的味道几乎可以说不是人类,相应的,他们换来了更强的实力,剑气在他们身上竟然没留下痕迹,和其他凭依者完全是不同等级。

「阿翰,你自己小心!」王志豪拉高声音说,他一把扛起位倒地的昏厥的女孩子,撤退到上面的姜家办事处。

陈宗翰听到这话,笑的回说:「该小心的是他们,呵呵。」

「很有自信嘛。」开口说话的男人露出狞笑,阴影里那裂到眼角的大嘴已经没有人类的模样。

「就算你嘴巴能开的很大也吓不到我的。」早就在血色空间里见识过各式各样的怪物,这点程度的异常直令他打哈欠。

「那这样呢?」另一位西装笔挺的男人伸手凭空一抓,一根漆黑的拐杖出现在他手上。

陈宗翰望着他犹如古时候贵族用拐杖在地上敲了几下,然后好三个黑影浮现到他面前,四只脚样子的怪物发出嚎声,惊得走开的王志豪他们连连回头。

「也还好。」陈宗翰耸耸肩,「既然你有这种招数为什幺刚才不拿出来?」

「就那些蝼蚁?简直就是浪费。」西装男不屑的勾勾嘴。

「电影里坏人总是输在对自己太有自信,你不知道吗?」陈宗翰没动,对他来说最麻烦的情形已经过去,他完全可以放开手脚。

「说到自信,你不觉得自信过头的人是你吗?」西装男的脸苍白没有生气,带有饼太的美感,有着贵族般的仪态,十足吸血鬼的派头。

除了实力最高的两人外,其他六位较为弱小的凭依者也团团把陈宗翰围住,他们的双眼满满都是对血腥的渴望,望向陈宗翰的眼神就像是望着恋人,想要把他切开看里面的到底生做什幺模样。

「我又不是坏人,没有关係。」

西装男挥手做出攻击的信号,同时间他们都向着陈宗翰扑杀了过去,以他们最娴熟的方式。

挥出一拳,把西装男召唤出来的怪物轰成碎片。

扬起一脚,对着冲上来把手探往自己颈子的女人,拦腰踢成ㄑ字型。

出手两次就废掉两个敌人,西装男皱紧眉头,拐杖往地上又敲了几下,三只黑影怪物又冒了出来,悍不畏死的直奔向陈宗翰。

理论上来说要对付他们这种明显黑暗阵营的家伙,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唸唸佛经、使出光明系的法术,可惜陈宗翰没有涉猎那种可能伤到自己的东西,一拳一脚的凭藉巨大力量辗压对手。

裂嘴男不单是嘴巴裂开突出,身体变异得更粗更壮,撑破他的衣服,整个人拔高到三米,手臂有陈宗翰的大腿粗,浑身冒出青筋,皮肤一弛一张呈现噁心的酱紫色,大口呼着气,向陈宗翰的脸猛然挥拳。

根据目测对方的战斗力少说翻了三倍,陈宗翰往后一闪,对方的拳头轰进柏油地面,炸出个直径三米多的坑洞。

这是不想活了吧,陈宗翰心想,没有谁能突然暴增实力而不付出代价,看对方的情形就算是换一条命也不奇怪。

「不过……。」陈宗翰微笑的说:「就这样想杀了我,还远远不够啊。」

又是一拳挥来,陈宗翰不闪不避,同样的出拳以同样的路线对上去。

轰!

两股巨力猛烈的碰撞,震波隔空在地面掀起层层破裂,其他敌人都被沖击给放翻。

裂嘴男另一手也没闲着,更增了几分力挥了过来。

一样的,拳头对拳头,三米巨汉对上一米七多的阿翰,两人以纯粹的力量正面交锋。

有点意思,明明在堕落前不过是普通人,没想到现在却有不输给关二的力道,这种突飞猛进着实非常有引人坠入的魅力。

陈宗翰像是用力扛着时速破百的大卡车,调整呼吸,然后用力弹开。

磅磅磅磅。

频频挥拳,劈啪乍响。

怪物硬嗑怪物,比较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怪物。

其他人根本无法干涉,在看到一只想要冲进来的黑影怪物还没靠近就被余波震成渣后,所有人都只是围着而不靠近。

裂嘴男往后踉跄,一分钟上百次的重击,他的拳头已经露出森森白骨,流着血,就连汗都参着红色。

陈宗翰的双眼变成赤红色,面具下的他露出妖异的笑,刚才的对战实在过瘾。

西装男在看到陈宗翰的血瞳后,惊讶的说:「你也是恶魔?你从属在谁的麾下?」

「啥?」打出瘾来的陈宗翰把双拳用力一撞,炸出畅快的声响。

西装男现在很困惑,他在对方身上感觉到很混杂的气息,有属于修练者的真气、属于他们的死气,还有那显然不是人类该有的身体。

看起来是人类,里头却隐藏着个恶魔,所以既不是人类也不是恶魔,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某种存在。

或者是超越两者。

「你到底是什幺?」西装男举起拐杖,指着陈宗翰,尖锐的问。

「我也不知道,哈哈哈。」

这问题陈宗翰何尝没自问过,普天之下有谁能有和他一样的遭遇,能和他是同类?

甚至是那些裂缝另一边的恶魔妖异,都不会是像陈宗翰是经过死亡而后重生,不管在哪边死后复活都是违背常理的事情,死气确实是他们的能量来源,但也不过是运作的原理和这世界的生气一样罢了。

「这种事情放到一边去吧,既然是为了战斗而来,那还管什幺身分。」

说完,陈宗翰人影飘到一位凭依者的身边,用力捏住对方的脖子。

「咳…咳……。」

恶魔本性残虐,这是个刻板印象却也不尽然不是事实,在陈宗翰与这些凭依者身上都看得出端倪。

用力抓着陈宗翰钳住自己的手臂,剧痛却一点点的钻进脑门,无法呼吸,奋力的挣扎却怎幺也挣扎不掉,感受不到快乐,有什幺东西在飞快地远离,无边的恐惧垄罩住自己。

死前的最后一幕看到的是小丑面具上的大大笑脸,他好想问,为什幺对方还笑得出来?

任何情绪都有可能突然发转,快乐是,疯狂是,恐惧也是。

同类的气味没给他们安心的感觉,反而是那步步进逼的危机洗退了他们心中的疯狂,在冷静下来后,他们宛若毒品退去后感到无限的怅然若失,而这感觉很快的就变成巨大的恐惧,对于陈宗翰的恐惧。

那模样就和他们先前对付的普通人没有甚幺两样,退去凭依的伪装,他们的骨子里终究是个常人。

恶魔凭依不知是因为时间到了还是恐惧战胜了疯狂,还活着的人回复到正常的状态,面对眼前惨澹的现实,有人呕吐,有人痛得大叫,一个个都想着逃开。

不过在怯懦的场面中还是有例外,西装男保持着神态,也没阻止自己那边的人离开,打量着陈宗翰,似乎比起情况对他反倒更有兴趣。

「你是吸血鬼?」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男爵。」优雅的欠身,西装男召回黑影怪物到身边,低扶着身子,「和执法队相比实在实在见笑了。」

「他们为什幺突然都恢复原状?」陈宗翰问道。

「他们都只是最初级的凭依,可以说是恶魔强自佔据他们的身体,效果自然不好。」

「原来如此,不管怎样……。」话音还没落下,陈宗翰整个人飙出,眨眼间就出现在西装男的面前,用力的挥下拳头,在空中留下高速的残影。

人影化成蝙蝠,散飞到远处又再次聚集。

和电影里的情形一样,有别样的美感,不过从手感来看还是有命中,效果似乎没有电影里那幺神奇。

西装男用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仅仅一击那劲气就伤到了他,原本以为执法队里死伤多人今天可以过来捡个便宜,看来反而是踢到了铁板,往旁边一看,除了裂嘴男外其他人都已经逃得一乾二净。

「你不会杀我的。」西装男有把握的说。

「凭什幺?」

「你不知道这里不过是把你引过来的声东击西吗?你应该守护的地方现在恐怕已经失守,你这不称职的守门人。」用平淡的口吻,西装男说道。

听到这话,陈宗翰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必须回去,也就是说对方有足够的余暇,再加上吸血鬼天生黑暗中的优势,看来今天是不可能留住对方了。

「可恶。」

和冲下来的时候一样,陈宗翰扭头往回奔跑,自己该不会又把王志豪他们推到火线上了吧?

西装男隐身离开,裂嘴男跟在他身边,白白把命丢在这里太不合算,他们悄声远遁。

夜色如墨,含蓄却又霸道,强自把其他的颜色给染黑染浊,藉着阴暗的保护色,不洁之物活跃异常,要在第一缕光线之前,留下一个粉饰过的和平。

西装男没有骗他,姜家办事处外围着许多失去人样的凭依者,特异的程度和方才的裂嘴难有得拚,而且实力似乎更强,数量也更多。

淡蓝色的光罩摇摇欲坠,每一下攻击都泛起层层涟漪,就算下一秒就被冲破瓦解也不令人意外。

其实陈宗翰心里已经做好会看到一片血流成河的心理準备,以他的认知,这里的混搭组合应该没可能挡得下去才对,也许是姜家的结界比想像中还要稳固吧,他寻思。

除了劲气和异能的碰撞声音,里面也夹杂着些许枪声,陈宗翰看到蓝小雪和王志豪两个人拿着手枪从淡蓝色结界内向外不停倾泻子弹,王志豪发出无意义的吶喊,拼命的扣动板机。

异人又倒下了两位,其中就有那名领头的异人,他胸前有一条斜剖开的血痕,几乎是要把他剖成两截,蓝色的异能在伤口上流转,要不是他能力特殊大概早就躺平成为尸体大队的一员,另一位异人可就没这种好运气,就连头都不见,死得不能再死。

不是曼曼,不是张芸真,也不是刚才被陈宗翰一下放倒的家伙,有两位陈宗翰没见过的修练者带领着其他人联合抵御。

他们的实力不算强,却能够联合在场的其他人搭成战线,这也是凭依者这边为何还没有突破的原因。

救世主降临,这幺说着实有些让人脸红。

不过陈宗翰现在的角色差不多就是这样,在作用上。

剑气凝结成罡,化成一道淡红色宛若巨剑的真气,在他的两只手上不停收缩,越来越亮。

高高的跳起,气剑高举过头,把气势拉拔到最高点,对着下面几十只不人不鬼的怪异家伙,猛然劈下。

挟着万不可当的威势,大气隐隐震动,慑人心脾的杀意缠绕在气劲之内,像是执着斩妖除魔的圣剑,但其实只是更加恶劣的东西。

瞳孔中,所有人停下动作注视着这股庞大力量压下,压得喘不过气。

炸开。

以陈宗翰的落点为圆心,剧烈的气流和闪光烈烈的绽放,恍若实质的罡气穿透弱者的身躯,腾飞他们,带走他们的性命。

烟尘散去,柏油地面凹陷了半米,倒下的人挣扎着。

陈宗翰以睥睨的强者姿态登场,益发鲜红的真气在他的手上翻腾,经过许多战斗的洗礼,他走上的杀道变得更加透彻。

蓝小雪安心地拍了拍胸口,自己这边的主力总算上场,有能力能够一争雌雄。

算不清是第几次目瞪口呆,但这是目前为止最惊愕的一次,王志豪和那些还活着的人们,愕然的望向伫立于战场正中央的那人。

有什幺事情的惊讶程度可以比上身边的朋友突然摇身一变成为超级高手,然后一剑几乎要刺穿地面的放翻了原本苦苦只能支撑的对手?而且这种发冷的感觉,和自己认识的那人差距实在太大,不过擦上边都感受的到里边的恐怖。

现在,如果不是已经知道对方就是陈宗翰,王志豪打死也猜不到会是这样。

好强,对他们来说这是超过言语能形容的强悍,好莱坞特效也不过尔尔,但这临场的压迫感是再好的导演都无法创造,直从本能窜上的颤抖。

特别是和王志豪一样的普通人,他们现在才真正的认识到自己要对付的是怎幺样的家伙,如果需要,撵死自己只需要一根手指,在这种强弱极度悬殊的情况下,他们不禁在想,是不是在惹祸上身?长久以来的前辈们到底是活在多庞大的恐惧之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时此刻,要品味这恐怖的是作为敌人的凭依者们。

烟尘散开后,陈宗翰面具下的脸不禁皱了一下,对方受到的伤害比自己料想的轻,有和之前西装男一样的人在,他们抵销大多数的攻击。

「用药。」

牛首人身的男人发布命令,同自己也从衣服口袋拿出好一管黑色药剂。

没想到会在这里又见到它,死亡药剂,这一切争端的起头,即使到目前为止大家认定死亡药剂是其他两界引入的产物,却还是不明白到底是为什幺?

死亡药剂有如兴奋剂,提纯过的死气可以刺激一个普通人获得更强的力量,原理和凭依者有几分相似,都是种强烈带有副作用的冒险手段。

然而当原本就是以恶魔妖异凭依而获得力量的他们,这东西对他们来说不吝是奢活的补品。

「吃药是犯规的。」陈宗翰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对手们变强,如果是没背后这群拖油瓶的话也就罢,现在可不行,他有职责在身。

空气炸出声音,没人怀疑这一拳里带有多大的力道,加速后更是惊人。

冲向牛头人的门面,却在接触的前一剎那被挡下。

手掌抓住,冲劲使得牛头人往后拖移了两米才煞住。

陈宗翰很惊讶,他没想过自己会被挡下,攻击方本来就佔据优势,但是却被硬接了下来,对方是有多大的力量啊。

哞!

仰天发出吼声,牛头人原本保持人型的身体也开始突变,就在陈宗翰的面前,暴涨,变形,毛髮和肌肉窜出,痉挛着。

这景象抓住了众人的目光,就像是看到狼人现场变身,由人变化过去的过程。

磅!

陈宗翰飞起一脚,拦腰把牛头人给踢到一边,撞倒了其他的凭依者。

「呿。」陈宗翰揉着自己的拳面,他对变身过程没有一点兴趣。

其他凭依者也没闲着,把药剂直接往身上刺进,对基本的医疗原则一点也不在乎。

更多人发生变异,死气在他们的血管里和另一个世界凭依的恶魔相呼应,更加地把原本恶魔妖异的样子给具现到人间。

群魔凭依降世,这是难得一见的画面,浓厚的气息让草木都屏息,雨洒在他们身上,似乎都要被蒸发。

陈宗翰没有再趁隙出手,走过一个个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嚎叫着的人身旁,情况有变,为了顾及其他人他必须一起支撑战线。

淡蓝色的结界在暗夜里发出淡淡的萤光,和死气正好相反的是以大量纯净的生气构成,对一般人不会有多少影响,但是对不该存在的妖异却充满威胁。

一走近,平常都没有在注意的紫仙玉项鍊散发出比平常维持用更多的生气,覆盖陈宗翰的身上,这突然的情形让藏在玉里面的大姊探出了声音,说:「离那个结界远一点。」

听到话陈宗翰马上往后退了很多步,原来对敌人深具威胁的东西对自己也是一样。

「我应该还算是人类吧。」陈宗翰以感知和大姊沟通。

「不是结界会挡住你,是项鍊里面的戒指会不自然流出太多生命气息,如果损坏的话你可就有趣了,活死人。」大姊的声音一点紧张的感觉也没有,笑着说。

想到后果,陈宗翰默默地又往后退了一步,几乎是要和那群妖异变成同一阵线。

「你还认得我们吗?」

「嗯?」

陈宗翰转过头是那两位来助阵的修练者,年纪看起来和陈宗翰差不多,一男一女,手上用的都是长剑,男生年轻的脸庞上有经过磨练后的历练感,女孩子虽然显得娇气,手上风力的长剑却一点也不马虎。

谁呀他们?陈宗翰搜索脑袋里面的资料库,比对不到有谁符合眼前的两人。

对于陈宗翰的迟疑,他们似乎不以为杵,女孩子凑前一步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陈宗翰,「你还记得吗?在幕水镇对付狗妖那次。」

作为生平第一份任务,陈宗翰自然是记得,那次工作除了他从属的小队外还有三四十个人,要说像这对年轻男女,「噢~你们是当时姜家的那两个。」

两个什幺陈宗翰没说出口,可以自由替换成拖油瓶、累赘、包袱。

想到他们当时就连狗妖都应付不来的情形,和现下的差别之大,就算说成两个不同人也没有问题。

就算戴着看不到表情的面具,陈宗翰的肢体还是出卖了他心中的想法。

「重新自我介绍,姜祥宇,谢纾縭,我们俩很崇拜你。」姜祥宇有点手足无措的伸出手来。

听到有人当面说崇拜自己,陈宗翰还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反应,握个手,「谢谢。」

还记得那次在最后谢纾縭哭成了泪人儿,姜祥宇握紧了拳头,对自己的无力深深的懊悔,半年多过去了,现在看来他们当时的懊悔转变成了向上的动力,开花结果。

从连只狗妖都对付不了的人,要一路进步到能够面对二十位多强大凭依者,中间的幅度就连成长程度堪比火箭的陈宗翰都会刮目相看。

「是本人耶。」谢纾縭伸出手指戳了戳陈宗翰,高兴地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姜祥宇一脸的歉疚。

说起来第一次在肖家的切磋大赛就见过他们跟在姜舞绫身边,感觉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其实却不到一年,时间没有停止过,总是有人奋力的在向前。

从气息陈宗翰感觉得出他们的真气并没有成长的超出常理,更多的是精神面的茁壮,让他们拥有面对残酷的勇气,在这片混乱中能绽放出,还不够耀眼却值得期待的光芒,陈宗翰看到了千年世家历久弥新的理由。

「你刚才那一下好厉害。」姜祥宇腆着脸说,「完全超过了入道的程度,而且动作和速度都好快,剑气凝而不放能这幺久,真的好厉害。」

「对对对,我爸都不晓得办不办的到,而且好帅。」谢纾縭点头赞同,眼睛都快要冒出星星。

陈宗翰不知道该怎幺反应,只能嗯一声。

「你们三个认真一点,敌人要来了!」蓝小雪大声的打岔,姜祥宇两人就是冲着陈宗翰在这理才赶过来,正好解救了燃眉之急,不过继续话长短可是不行的。

「来了。」

在陈宗翰他们讲起话来的时候,那群凭依者藉由死亡药剂转变成了活生生的怪物充满暴戾的氛围。

王志豪握紧着从蓝小雪那借来手枪,不顾手腕发麻,瞄準一位从人类变成四脚着地,保持着人脸身体却变成猴子模样的怪物。

碰!

  • 名称:姐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