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怀春超清

雨下得稀疏,缺少一鼓作气的决心却又捨不得离开似的,和夜色反差的灯光照在每个人紧张的脸上,留下挥散不去的影子。

王志豪紧紧握着拳头,但他很清楚那不会有任何帮助,与他之前人生最大的危机,那黑拳场上的敌人相比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

那个修练者身上有着某种令人生畏的气息,在他的身体周围彷彿有黑暗雾气在缠绕,吞噬掉敌人所有希望,不过是很轻鬆的姿态,却给人极为危险的感觉,似乎自己的死活都掌握在他的手上。

小丑面具在这时无法让人感觉到一点欢乐,大大的笑脸更像是种讽刺,是立于尸体之上的狂笑。

他有种感觉,自己这边的人就算全上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不知道为什幺会这幺觉得,但心里就是有这明确甚至是清晰的感觉。

动了起来,那人逃逸出视觉的极限,空间在他身上似乎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每个人都用过的塑胶扫把在那人手上成为件所向披靡的武器,和刀剑相碰击后飞别人手上的武器,是与情理不符却真实发生的情形。

异人的能力几乎发挥不出来,对方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才看到人影接下来就是被击倒。

这是不平等的战斗,又或者如同对方说的,这东西能称作战斗吗?

不过是一面倒的压制,王志豪看的出来,对方愿意的话倒在地上的人早就是一具具尸体,就哀号闷哼的机会都不会有。

怎幺办?这种情形除了撤退外还有什幺办法吗?

扫把在那位修练者手上转呀转的,所有企图与他为敌的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就连强自爬起来都办不到,身体受到某种力量给牵制,不听使唤。

「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吗?」

王志豪迷惑,这声音他的确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出来是在那里听过,难道是这前些天和王子豪到处拜访的时候遇到过的人?还是他们组织里面出现叛徒?

不,应该都不是,王志豪自认自己还没有过耳不忘的听力,也就说是他平常的熟人。

领头异人感觉到控制不了自己体内的能量,屈辱的抬起头,叫嚣的说:「杀了我啊,有种杀了我啊,来呀,你不是执法队。」

那人看着他,脸部表情因为戴着面具而看不出来,不过沉默的样子给人恐怖的感觉,似乎在衡量要不要照着话去做,彷彿下一秒那无害的扫把就会穿透他的喉咙。

对于这被气昏脑袋的挑衅,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就怕对方一气之下乾脆照做,让他们的领导人成为这场抗议行动的第一位捐躯者。

不过王志豪看到那位修练者的肩膀稍微低了一下,说不明白为什幺,但他觉得对方想的不是要不要动手,而是有些无奈。

为什幺呢?王志豪总觉得那欠揍的样子他似曾相似,和某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有点神似,而且想到那三大世家的名字,可能性又增加不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心里很闷气、很火大。

陈宗翰对于他们的异能虽然有些兴趣但还不到能浪费时间的地步,为了快速解决,他以高速击倒敌人,对方连他的影子都摸不到,转瞬间就动弹不得。

如果说他们这群人是冒险游戏里的主角群,那他就是等级太高的守门人,一碰到他就全部灭团,想要挑战请回去把等级练高后再来。

对于那挑衅的宣言,陈宗翰就如王志豪猜想的无奈,不过是要他们离开,礼貌的要求行不通才动手,怎幺自己就变成坏人了?

「有本事杀了我们啊,我看你们姜家要怎幺收拾。」

「对呀对呀,既然敢到这里,早就不怕死了。」

「绝对不要向姜家低头!」

越挫越勇,在本事上敌不过陈宗翰,但在精神上他们绝不认输,就像他们说的,有本事陈宗翰就把他们全杀了,不然他们是待定了。

蓝小雪坐在台阶上看到这场面,微笑说:「还真是打死不退啊」

几十个人大声地喊叫,在雨夜里迎向恐怖,一点也不惧怕陈宗翰一人,他们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认定自己所认定的,就算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时间又被拖延了许多,看到对方这不听劝的架势,脾气再好陈宗翰也有些窝火。

一个人的强悍不只是能体现在拳脚上,更是在千锤百鍊的气势上。

原本陈宗翰为了避免让这些人的内心蒙上阴影,不打算以势压逼迫他们,不过他现在不管这幺多了,一群不听劝活该的家伙。

气势如风,深深渗进每个人的内里。

到了嘴边的呼喊破碎成不成意义的音节,如坠冰窖,在这不过是飘着小许的夏夜,他们感觉自己彷彿跌进万丈深渊。

眼光死死的注视在陈宗翰身上,那是个恶魔般的男人,散发出庞大的恐怖气息。

视野礼浮现出怪异的黑影,心底不合逻辑的畏惧,就连在畏惧甚幺也不清楚,就是无来由的害怕,那份情感在视网膜上形成幻觉,沉重的压了过来。

「别怕,那些都只是幻觉。」张芸真大声的说,挣扎着坐起来,收敛心神。

可即使是这样还是许多普通人支持不住,整个人倒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后退,满脸的惊恐,身体颤抖得不能自己。

黑暗降临的太急太快,榨乾了意识里的正面情绪,打从出生以来很多人都没感受过这就连呼吸都没办法的深邃恐怖,本能的哭了起来,瑟瑟的缩起身子。

好像有些过分,陈宗翰收敛气势,他没错估自己的气势里面蕴藏的黑色成份,那不是没经过修练的普通人所能负荷,仅仅是魔主残魂和他浴血锻鍊出来的气势,强烈的程度就足以使正常人不支倒地,留下阴影。

「可……恶!」女异人死压住自己的打颤的手,牙齿却不停的格格碰撞。

和她同样的还有许多异人,相比于修练者非同一般的体魄,他们在这方面还是弱上许多。

没什幺好商量,只剩下唯一的退路,几十位男男女女互相搀扶,所有带来的设备都顾不上了,在这恶魔的面前他们只想赶快逃开,而且是越远越好。

领头异人让同伴扶了起来,他在最前方最深切的感受到那强大的力量,甚至把他的冲动也给吹息,他理智的判断出对方已经让步不少,再惹恼下去自己这边说不定真的会出现伤亡,迫于无奈他决定离开。

「你给我记住!」

「谁理你啊。」陈宗翰想也不想的回应,总算是离开了,这群王八蛋。

原本意气风发的队伍,现在成了败军隐隐发出啜泣声,所有战力都撑着发疼的身体,走在回去的路上,愤怒却升不起再次挑战的念头,心有余悸。

在离开前王志豪仔细地盯着门前的那位修练者,上下的打量,和自己猜想的那个人是越看越像,那神态和动作,像极了自己昨天才一起吃过饭的死党。

有了这念头,王志豪逆着队伍走向前。

「王SIR,你干嘛?」有人抓住他的肩膀,不过他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注意到王志豪的异样,所有人停下脚步,停止啜泣的声音,看向办事处的铁门口,等着究竟会发生什幺事情。

陈宗翰生出不妙的念头,他自恃自己伪装的……是挺烂的,不过有修为和实力作盾牌,理论上来说应该不会联想到他才对。

事实上,他显然是低估了王志豪的能力,他走到陈宗翰面前,先瞅了那只扫把一眼,然后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宗翰,我好想痛打你一顿。」

「……。」

「……。」

「尼硕蛇门?」

「装傻啊。」王志豪瞇起眼睛打量着他面前的死党。

「尼任戳人了。」

「陈宗翰是浪费资源的大胃王,是脚踏三条船的混帐,大小姐说她要把你阉了,蔡怡婷在哭泣,是个成绩烂透了的低能儿,是明明没有魅力却把得到马子的白癡,是世家的走狗,有M属性的被虐狂,是李大小姐的禁脔,最喜欢在学校偷看女生的内裤,和肖学姊有一腿,以后一定会得性病,我和老朱会到你的坟前供奉几张光碟,啊,没有播放机你也看不到。」王志豪连珠炮的数落。

陈宗翰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采,可惜他戴着面具没有人看的到。

「你……说什幺?我听不懂。」陈宗翰被连续的重砲轰击,艰涩的开口说。

王志豪露出更灿烂的笑容,继续说:「陈宗翰是没胆子告白的逊咖,最大的兴趣是上网载A片到磁碟爆满,是不敢承认自己身份的懦夫,是和学妹搞暧昧的王八蛋,擅长用轻功偷别人挂在阳台的内衣,被抓到还不承认说自己是清洁工,喜欢偷偷跟蹤在美女的背后。」

实在是忍不住,陈宗翰打断的吐槽:「那是你自己的兴趣吧。」

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已经来不及,陈宗翰没想到自己会被这种卑劣的手段迫出身分。

王志豪最后笑着说:「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说到这里,王志豪做出和温暖言语不同的动作,右手大大的伸出一根中指,对向刚才大展神威,现在却被他压的完全无法反抗的陈宗翰,简洁的表示出心里的鄙视。

事已至此,陈宗翰也没什幺好不承认的,摊手表达自己的无辜,一副错不在我的欠揍模样。

看来王志豪认识挡在铁门前的修练者,事情有些变化,原先要离开的人们张望着这里,停下来等着下一个变化。

「其实我早就该发现了,妈的,你这家伙。」王志豪用恨恨的口气,「肖学姊的姓摆明了就是修练者,大小姐又老是跟在你屁股后面跑,而且你明明看起一无是处还可以招惹这幺多正妹,里面果然是有猫腻。」

听起来王志豪果然很不爽陈宗翰隐瞒他这件事情,很想要狠狠的揍他一顿,拳头握着都快要挥出去。

「你要算帐可以以后慢慢来,不过现在真的不是谈这事的时候。」

陈宗翰的视线在左右两边来回,除了灯光照着到的地方外都是一片漆黑,和之前没有什幺不同。

「怎幺了吗?」王志豪注意到陈宗翰的变化,鬆开手,转过头顺着他的目光,什幺也没有看到。

「应该没事。」陈宗翰摇摇头,说:「总之我不是和你们开玩笑,你们现在最好离开这里,王SIR。」

看不到陈宗翰的脸,但王志豪从语气可以听得出里面少见的认真,认识对方这幺久还真没有哪次听过这种口气。

「好吧。」

王志豪不再做任何询问,没有迟疑的转过身,碰触到同伴们的视线,他做出赶紧离开的动作,没多作解释浪费时间。

要到这个姜家办事处,会经过几个缓坡转弯,两旁是正绿叶茂密的行道树,没有使用的空地上也是草木丛生,是台北市内难得一见的景象,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几只蚱蜢或是螳螂。

看着离去的背影,陈宗翰心里吁了一口长气,总算是走了,虽然剩下不少杂物堆在出入口,清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再怎样也比清理一群人容易。

至于王志豪那边,身分曝光其实也不见得是坏事,最起码不用再东遮西掩的,说起来也轻鬆不少,不过如果那家伙不要老探究修练界的事情的话,说不定也不用在这兵戎相见的场合碰到面。

陈宗翰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要收拾门前他们没带走的杂物,也许过几天可以还给他们,他们十之八九还会再来。

出手击倒那些人陈宗翰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做的对还是不对,身为执法队里的成员,忠实执行任务是他的使命,但他同时也只是个未届一年的修练者,当普通人与修练者、广大社会与千年世家、争权者与当权者两边人马进行着角力的时候,他该站在哪一边才好?

手上的扫把派上用场,看来刚才那群人没尽到垃圾不落的的公民责任。

「阿翰!」

蓝小雪焦急的声音从台阶上传出来。

心中一凛,陈宗翰身上的气势自然外放到四面八方,就连黑暗都渗透了进去,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蝉声没了,你的朋友他们恐怕会出事。」

听到蓝小雪的话,陈宗翰顾不得这是不是调虎离山之计,整个人朝他们刚才离去的方向冲了出去。

该死的,想事情想得太出神,没注意到虫鸣都消失藏了起来。

恶魔躲藏在黑夜里伺机而动,陈宗翰嗅到那淡淡的气味,飞奔过几个弯就看到那一群才刚分开的人们,他们背对着背围成圆形,被陈宗翰教训过的那几个人站在最外圈。

地上有血迹,还有几个人倒下不知死活。

敌人不少,总共有十五个人,比推估多了整整一倍。

凭依者,这是陈宗翰与他们的首次碰面。

看上去全都是年轻人,他们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情,疯狂或是过度的悲喜,皮肤时不时浮现出暗色,感觉得出有什幺东西深藏在他们体内,赋予他们力量,想要藉由那些人来到这一边,超出个体本该掌握的极限,在凭依者的身上散发出的已经不是人类的气味。

在这大千世界里什幺样的人都不缺少,为了渴望把灵魂出卖给恶魔不算是什幺稀罕事,只是那代价也许不是他们所能承受,又或者他们就是如此的狂热,连命都愿意奉上。

今晚是年轻人的舞台,不论是王志豪他们还是凭依者,又或是作为第三分的陈宗翰。

所谓的恶魔就是空间裂缝另一边的居民,是三界里面最贫瘠死地上的活物,但也是因为这种严酷的环境,他们比人间和天界都来的强壮,为了抵达两边是无所不用其极。

诱惑便是一种方法,恶魔崇拜和时不时显现奇蹟的力量对许多人来说充满着吸引力,在这社会,到处都是使人堕落的机会,内心的缝隙是恶魔们最适合潜入的时刻,即便没办法以真身降临,但光是缔结契约流露出的力量就甜美的使人无法自拔。

陈宗翰的现身吸引到了许多人的目光,就连开口问话的机会都不给,一男一女的恶魔凭依者冲了上来,挥舞手上的棍棒,以他们不该有的快捷身手。

「啧。」

陈宗翰身体左右晃动了两次,轻巧的就闪过这些攻击,如同一阵烟雾。

凭依者的双眼发红,不像是处于理智的状态,低声地嘶吼,像是退化成野兽,张牙舞爪再次扑上来。

有股熟悉的味道,或者说和自己真的有几分相似,就连双眼赤红这个特徵都一样,看来是自己的远亲啊,陈宗翰心想。

不过就算相似,在程度上的差距依然巨大,对方的凭依显然就连自我控制都有问题,相比起来陈宗翰身上的显然是高档货。

往小腿上一绊,趁着着短暂空档,扫把在两人身上连续的挥打,丝丝真气透到体内,根本不给人反击的机会。

那一男一女闷哼了几声就跌倒在地,手脚不受使唤。

由于最近练习气剑的关係,陈宗翰对于真气的掌握多了几分理解,对一些打伤打残也不是的对象就能令其暂时失去战斗能力,是个好用的新招数。

作为敌人的时候陈宗翰很可怕,但作为同伴,那份力量则很值得倚靠。

「快点,到上面去!」陈宗翰拉高声音说道。

如果只是像这对男女这种程度,陈宗翰一个人就可以办到万夫莫敌,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套句老行话,他们里面有硬点子。

路灯被打碎,爆出一团火花后就沉默了下来,没有光线令战斗增添了好几分危险性。

雨仍然下着,打湿衣襟,也打乱了节奏。

比起修练者,王志豪他们这群抗议份子里面的异人更显得有用,一人召唤出暗色的人影,看不出是究竟什幺,那人类的轮廓挥舞着拳头挡下好几名凭依者的进攻。

领头异人也没有陈宗翰以为的那幺草包,他扶着眼睛手上闪烁出蓝色萤光,在黑暗里划出一道道光痕,被碰到的敌人都感受到伴随着沁凉的疼痛,暂时看不出那是哪一类异能。

比较有意思的是那看起来高挑打扮流行的女异人,她发动能力后皮肤上面凝固着一层类似胶质的滑腻物质,使的要对付需要花上好几倍力。

不过仅凭着他们寥寥七个人根本挡不下对方,其他普通人虽然硬是咬牙迎上去,但除了王志豪还堪堪能够自保外,其他人都只沦落到被追逐的份。

一位脸色苍白的凭依者狂笑着把手探进一位闪避不及的女同学体腔,温热的血液喷着他一身,那血腥的场面几乎让所有人吓破了胆,就连移动手脚都变成问题。

「闪开!」

陈宗翰用力掷出手上的塑胶扫把,直直的刺穿那沉溺在疯狂里的血腥兇手,余力不减,把他钉在旁边的行道树上。

即使如此那人却还是止不住笑声。

「救……我。」胸前透了一个窟窿的女同学瘫在地上,七孔流血,眼球盯着陈宗翰呢喃,手一抖一抖的像是想握住流逝的生命。

「抱歉。」陈宗翰隔着面具,留下不带感情的两个字,脚步没有停留。

没几秒后那女生的眼睛就失去了神采,真正的成为一具尸体。

王志豪混在人群之中,凭藉他优异的运动神经连连的闪躲,一名身段有緻的女性凭依者挑上他,像是猫抓老鼠的玩弄他,妖异的笑着。

「帅小子,过来给姊姊亲一下啊。」

勾了勾手指,上面的豔红是不知哪位同伴的鲜血,王志豪压抑着怒火,为的是避免那只手染上自己的血。

场面混乱,原本的圆形被打散,落单的人成为了恶魔的饵食,为这狂宴献上凄美的餐点。

「快上去!」陈宗翰一把抓起在地上瑟瑟颤抖的男人,往后把他抛离战圈。

这些人待在场上只会碍手碍脚,让陈宗翰还要分心照顾他们。

王志豪已经跟不上对手的速度,只能矇着头往后退,肩头辣辣的发烫,终究是着了道。

「死吧。」

看不清模样的右手挥了过来,迅即而来,反应不及。

眼看喉咙就要被划开,突然颈子一紧,有人把他往后拖去。

陈宗翰闪身到他身旁,把王志豪往后拉,让原本会穿过他颈子的爪击只擦到一点皮。

然后往前踏了一步,右拳猛然轰出,在空中炸出巨响。

痛苦地大吼,那妖豔的女凭依者无法承受不了这股巨力,被轰的凌空往后飞去,狠狠的摔到后面的树丛,滚下了波,看这威势她是凶多吉少。

王志豪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这还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阿翰吗?

「上去到上面的办事处,我的同伴在上面会启动结界,躲进去。」

「我的伙伴…。」王志豪回过神看着这眼前的混乱和响起的快意笑声,话说不下去。

陈宗翰收回手,说:「你们在这边只会碍事,把所有人都带上。」

说完,陈宗翰举起他的右手用食指和中指捏出剑诀,剑气混杂着杀气在他手上凝炼,含而不放的威势压着王志豪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就是修练者?

 

退的那几步拉出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以前总是站在最前面的王志豪,现在他看着那背影,感受到那望而兴叹的恐怖气势,他在想,什幺时候他们两个人的位置对调了过来?

「王SIR,把所有人带离开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陈宗翰勾出一个没人看得到的微笑,往前跨出一步。

就这一步他人跨过好几公尺,出现在异人和凭依者的战圈内,右手斜上划开,在黑暗中耀出一片光彩,刺眼异常。

  • 名称:少女怀春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