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剧场版超清

「其实这一次在总统府前面的抗议事件远没有看起来那幺单纯,而是两边势力的一场试探,当然里面大部分都是不知情的人,都认为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学运,对于最近的事情心里是真的觉得政府应该出来解释。」王志豪晃着手上的筷子,一边说明。

「等等,王SIR你是说最近的事情是你说的修练者和异人搞出来的?」王雅婷睁大眼睛,这种说法还真是首次听到。

「嗯。」王志豪再补充说:「这件事你们可不能说出去。」

他们当然知道王志豪说了这幺一长串不是为了寻他们开心,想到这里,朱士强和王雅婷觉得王志豪的身影又高涨了不少,就在他们俩你侬我侬的时候,王志豪探究出世界的真相,甚至加入其中一边阵营,相较起来自己有些蹉跎光阴。

「最近不晓得为什幺另一边有些紧张,要知道政府本身就是执行他们的意志,最近军事动作很多、金融上也刺激上扬,还有前几天出现的红色卡片,都显示在同一时间个地方的修练者组织有相同的动作,当然我只是听他们提到,我也不太懂之间有什幺关係。」

毕竟王志豪才刚加入,即便有王子豪关照也有能力,想要实质的进入还是需要时间,只被派到总统府前当作普通人的代表试试对方的界线。

听到这陈宗翰以另一个角度想着,就之前从蓝小雪那听到的情形,反对世家方面的应该只有不成气候的小组织,王子豪更应该只是正义感丰富的独行侠,在世家方面的压迫下,唯一的选择是在暗地里苟活行动。

不过听王志豪的话好像不是这样子,反而是庞大有结构的组织,陈宗翰心里有些複杂,他该和蓝小雪或是肖逢那边说起这件事情吗?

朱士强和王雅婷十足好奇宝宝的模样,接连不断的问了许多问题,像是修练者到底能多强?王志豪又学会了些什幺?遭遇过怎样的情况?……等等。

对于修练者,王志豪的认知还是停留在张芸真、陈烈那种程度,最多就是再强一点勾到类似宋从闻那种等级,他听说过修练者很强,但怎幺个强法他也说不明白。

再之后他更是没经过其他的战斗,虽然有学一些强身健体的功法,但功效都不算高,主要当在跟着王子豪东奔西走学习许多事情,运用自己的才能连结许多有志的普通人,在各方协助下促成这次的抗议活动。

说到得意的事情人免不了变得多嘴,王志豪自也不例外,「这次的抗议表面上我们是在逼政府出来说明,但事实上是在对后面真正的主人表示自己的立场,我们上面的人相信对方一定收到了风声,从对方的态度我们就能明白对方的底线在哪,然后就能再计画下一次的行动。」

聊得口沫纷飞,王志豪的手机在期间响了三次,看来他这个忙人能抽空跑来和朋友聚餐已经是仁尽义至,忘了带钱包只能说是小事一件。

注意到陈宗翰除了几次发问外,都自顾自的不停消灭让人惊愕的肉类,王志豪问说:「阿翰,你是怎幺了?有没有这幺饿?」

「因为你的故事让我胃口大开、食指大动。」陈宗翰以和字句相反的语气说:「说真的,你从来没想过哪天会出事吗?做这种事情。」

「阿翰,你的问题就是总是瞻前顾后,担心的太多。」王志豪习惯性地展现他自信的微笑,「我们家里面都是当警察的,亲戚也有很多待在霹雳小组,出任务的时候受伤、阵亡,不过我们并没有谁后悔过,我们都以成为警察为荣,这是一样的道理。」

「我们在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哪怕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正确的事情?

王志豪他们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三大世家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天人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更甚至闯进人间的妖异也在做正确的事情,那幺到底是谁做错了?

这场聚会因为王志豪兴高采烈地发表而增色不少,至少对他们而言是如此,可陈宗翰心里就五味杂陈的多,他没有王志豪的自信,没有朱士强对未来的规划,即便实力惊人又如何?

用餐时间结束,陈宗翰支付一笔令老闆笑颜足开的费用,四人站在遮雨棚下,除了王志豪外大家都有带伞。

「阿翰,我们一起撑伞吧。」

陈宗翰把伞分了一半过去,看着勾着手的朱士强和王雅婷,再望向自己旁边英俊的死党,世间果真是充满了不公平,不论是在哪一方面。

朱士强和王雅婷难得有这个机会到闹区晃晃,就算下雨也浇不熄他们的热情,打算玩到尽兴再走,陈宗翰当然没有当电灯泡的兴致,王志豪抽空出来已经很难得,现在得冒雨赶回凯达格兰大道,继续他的抗争大业。

明明应该是里面最忙碌的一人,陈宗翰现在却显得游手好闲,撑着伞在人们脚步急促的街头,车辆的废气被雨水给净化,数之不尽的雨滴落在伞上、水洼、屋檐,发出各式不同的声音。

「怎幺了?」大姊以感知和陈宗翰沟通,问道。

「没什幺,只是一下子有些……寂寞。」

迈开步伐,陈宗翰放开感知感受着台北街头的温度,周围三公尺的所有雨点都在他的控制範围内,百般无聊的做着修练,目标指向自己温暖的家。

还没踏进家门,陈宗翰正在观察走过去的一位大学女生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者蓝小雪。

还没接起电话,陈宗翰就晓得又有任务找上了他,蓝小雪作为他的经理人平常可不会打来哈拉。

「阿翰,你人现在在哪里?」

蓝小雪是个就算情形紧急也不会失态的人,可是从声音还是听得出和平常不太一样,多了股焦躁。

「在台北,怎幺?有工作?」

停了一下,蓝小雪用比较稳定的口气说:「明天下午可以吗?我会过去接你,详情到了再说。」

「小雪,你确定吗?」陈宗翰说:「听刚才你的声音情况好像不妙,要不我现在就赶过去?」

「还不用,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事,总之你今天晚上準备好,明天下午两点我过去,你的武器有找到替代的了吗?」

「还没,不过我可不是失去它就完全没有办法。」

「好,那明天见。」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份工作,也许该哪一天计算一下好在第一百份的时候能够庆祝,如果那时候自己还活着的话,陈宗翰心想。

大姊的声音有跑进陈宗翰脑里,「阿翰,你没忘记今天你进入血色诅咒里的日子吧?」

这幺重要的生死大事陈宗翰当然不会随便忘记,是少数他怎幺也不可能遗忘,就等同吃饭喝水那般,是活着的所在。

「大姊,你觉得我能够活着回来的机率有多少?」陈宗翰苦笑,随着实力越来越强,致死率也变得更高,老实说他没有把握。

「百分之百,因为这次我要和你一起进去。」

「啊?」

就如同大姊所言,在用完可能是最后的晚餐后,陈宗翰阖上眼沉浸到自己的灵魂深处,同一时间,他感觉的到有有谁和自己同行。

荒漠,豔阳。

陈宗翰感受着体内贲张的力量,握住立在地面上的幽泉,接下来又将是一场血战。

「原来诅咒里面是这样子。」

大姊,而且不是袖珍型,和陈宗翰差不多高,一个正常女人的样子。

以前陈宗翰就感歎过大姊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性,而那是指她平常的模样,现在,陈宗翰发现那超过了美的界线,或者说是美到让人觉得虚幻,升不起男女间的情愫,甚至是想要后退保持一段距离,是她的样子还是她的气质所致?

除了露出肌肤的部份其他都是没有杂质的黑,脸上带着平时常出现的自嘲,仔细看着自己浑身上下,彷彿是第一次认识,完美的容颜竟是一点使人亲近的感觉也没有,黑髮无风轻轻飘动,在她的附近似乎有个屏障隔绝出她和世界。

「哥哥?」

注视向陈宗翰愕然的表情,大姊摇摇头,对自己的失态感到可笑般。

「大姊……。」陈宗翰看着眼前美丽却让人感到异常的大姊,一时间不晓得该问什幺,话断在两个字后面。

大姊似乎是为了不让陈宗翰感到害怕,淘气的用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胸前一点,「阿翰,被姊姊的美貌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这……我不能否认我很惊讶,没想到妳真的能够和我一起到这里。」

大姊一招手幽泉就挣开跑进大姊的掌中,暗红的剑和白皙胜雪的手相辉映,在这什幺也没有的沙漠就像是开出了一朵美艳娇花。

「这只是暂时的,你看。」剑指向天空,那里的红彤色露出黑色,天空裂开,在这后面陈宗翰好像看到挤满着张牙舞爪的怪物们。

「我出现在这里会诅咒的破坏平衡,早一点解决完,我回去在说明给你听。」

在边缘探出这次的敌人,人模人样手上拿着长桿兵器,看起来像是训练有素的部队,上百个人散发出的肃杀之气压着空气都要为之稀薄,踏着有节奏的步伐,紧密的靠了上来。

自从陈宗翰掌握到道后,他在血色空间里对战的每个敌人都是心中含有强大意念的对手,特别是有编制的队伍,一直是陈宗翰最讨厌遇到的对象。

不过这次陈宗翰没做出应战的姿态,炙热的心也只是隐隐发烫,比起这些,他这次的身分是旁观者。

「好好看着。」大姊高高的举起幽泉,暗红色的剑在她的手上泛着光芒,「看清楚幽泉到底是把怎幺样的武器。」

敌人庞大的势压起不了一点作用,甚至是慢慢地被压制,就像是兇猛的狂风侵袭向山岳,声势惊人却只停留在表面,没能实质上的撼动半分。

冲锋上前,敌人身形如飞,表情狰狞,如同失速般,一个个化作流星的捨身刺来,飞扬了尘土。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再次改变了陈宗翰对于强大的定义,让他原本以为的境界又再往上了一大截。

没有炫目的气劲,没有坚硬的碰撞,没有撼动人心的气势,看似娇气的大姊仅仅是把幽泉往下一挥,在空气中一挥。

超越感知程度的某种力量往外以她为圆心扩张、穿透。

剎那间,世界彷彿停滞。

下一个瞬间,敌人爆出血瀑,就像是被隔空劈斩了上百次,不成模样。

看着这超现实的场面,陈宗翰嚥了下口水,除了他和大姊已经没有其他存在能够站着,全都化成了沙地上血水尸首。

「阿翰,这才是魔主的配剑,幽泉,该有的力量。」

恍若实质的杀气在幽泉剑身上流转,那是陈宗翰从没见到过的现象,从未如此骇人,即便是之前魔主取代陈宗翰的意识那次也没这幺蕴含着力量。

大姊收起笑容抬起头,天空的裂缝受到刚才一击的影响,龟裂的更开,开始有不应该降临的怪物们窜出,戾气十足。

「阿翰。」

「是。」

「準备离开,我需要你连上诅咒的出入口才能走,等解决掉这些马上走人。」说完大姊横剑往空中一挥,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纷纷落下来,摔成一滩烂泥,差别只在这次有几只怪物苟活了下来,体表上鲜血淋漓,张嘴这边发出纯正的能量波。

陈宗翰依循大姊的吩咐稳定心神要连接上回去的路,不过动静实在太大,他不免分心,然后被眼前的情形给深深吸引。

群魔乱舞。

从裂缝跑出越来越多的怪物强人,天空在燃烧、在咆啸,魔物不停殒落,大地在震动,凛冽的狂风犹如钢刀,彷彿是地狱景致。

身处战斗中心的大姊,幽泉在她手上每一下动作都带走成片的血花,举手投足间有着说不出的优美写意,黑髮飘飘,旁若无人的舞剑。

泣血的画卷铺开,凄艳之中有个翩翩舞蹈的绝世人儿,残阳失色。

「还在发什幺呆?」大姊睁开美目,叫醒看呆了的陈宗翰。

平常他都是解决完这次的敌人后才会回去现实,解脱后的沉浸就是离开的钥匙,陈宗翰盘腿坐下,强自进入物我两忘之境,找寻离开的出口。

大气被幽泉带动化为千万把利刃,以某着玄妙的轨迹流动,没有任何复活过来的死物可以近身,都被搅成了肉末。

熟悉的气味激得所有能动的存在都悍不畏死的强攻,恐惧漫进他们的心灵,却阻止不了那无止尽的仇恨。

越来越多实力强大的怪物降临,两边都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失衡之下所有一切都要开始混乱,濒临临界。

遥遥一指,远古的巨人被轰杀成渣,接着大姊伸手搭在陈宗翰的肩膀上。

下一秒,两人消失无蹤,留下这满是伤痕的空间。

吼!

失去攻击目标,他们仰天怒吼,血色空间的规则重新生效,所有还不足以降临的怪物们被排除沉睡,天空恢复原本的彤红,一阵风沙扫过,满地的尸首、折断的兵器都消失殆尽,诅咒再次归回原点,积蓄力量等待着下一场战斗。

和平常一样陈宗翰没有立即睁开眼,而是在黑暗中咀嚼方才见识到的一切。

原本他以为在哀牢山上的是他这辈子看过最顶尖的战斗,可就在多久之前,大姊简单的几下子就颠覆了他的想法,那是摸不着、无法理解的境界,但是却比起之前猫又全宗的剑还要能够感受,毕竟大姊与他同出一脉。

无法以理智去了解,只能凭感觉去体会,那种优美动人却足以泯灭眼前所有活物的力量。

说真的,看到大姊的表现,陈宗翰深深的觉得幽泉跟着他实在太屈才了,就好比神兵利器被拿去劈材,难怪幽泉一直在跟他赌气。

过了好一会儿,陈宗翰张开眼,大姊已经坐在老位子欣赏窗外的月色。

「大姊,如果我有你一半的实力就好了。」大姊可怜兮兮地说。

「呵呵,就算这样也没用,血色空间的强度会因为你变强也跟着变得更强,除非哪天你破除诅咒或是强到超过里面所有敌人的总和,不然也没甚幺用的。」

真是令人伤心的真相,即使陈宗翰早就知道。

可以少受一次折磨,陈宗翰自然是心情不错,靠在床上问说:「大姊,你怎幺有办法和我一起进入血色空间?」

「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认知那并不是办不到的事情,一直以来我就有在研究你身体内的诅咒,虽然破解不了,但做到了和你一起进入,不过这诅咒对你以外的人来说就像是迷宫,下一次我要和你一起进入又得重新破解一次,不过我想也不会有下次了。」

「为什幺?」陈宗翰问道,那他心里的计画岂不就破产了。

Q版的大姊少了方才那种生人勿近带有魔性的美,多了很多分可爱,俏生生的横了陈宗翰一眼,「我知道你在打什幺主意,可惜不是我不帮你,你刚才也看到了,光是我和你一起进入就令空间出现裂缝,甚至跑出远超过你能对抗的对手,这个诅咒带有塑性,会排除不相干的人,这一次是因为太突然让它无法反映,下次我再进去可能会被直接排出,这还算好了,如果是战斗到一半裂缝扩大的时候只剩下你一个人的话,嘿嘿。」

想到那宛如地狱的景象,陈宗翰不禁背脊发凉,如果真如大姊所说,纳自己真的是会死得不能再死,成为诅咒里面的一员。

「这一次我是想看看会有什幺样的结果,看来是风险太大,就算发生更糟糕的情形也不意外。」

婉惜的表情挂在陈宗翰脸上,原本以为有大姊这个超级外挂自己可以高枕无忧,殊不知前途依旧多灾多难。

「这次除了试试诅咒的情形,也是想去看看能不能运气好遇到修修,可惜没有。」

说起来陈宗翰也一阵子没遇到他,想到那个身材伟岸带着恶魔角的欧依,陈宗翰也有些怀念,那次丧失力量就是遇到他,要不然自己也早死了。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削弱我自己的力量,我说过最近排斥的情形变得更严重,力量小一点的话多少能有些帮助。」大姊解释的说:「当然还有一点,幽泉被压抑太久需要好好解放一下。」

说到这,陈宗翰无奈地看向自己的右手,「我真是个不称职的主人,对吧。」

幽泉发出赞同的意念。

接下来陈宗翰对于大姊的战斗请教了许多问题,结合之前哀牢山上见识到的战场,大姐都以她丰富的经验作出解释,即使她有时候会根本忘记是怎幺一回事,但多半两人讨论一下就能有所结论。

一个人努力勤奋的修练固然很重要,但有名师指点更是能使人少走许多冤枉路,传承是一代接着一代,也是一代强过一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将能看着更高更远。

隔天,整个早上陈宗翰都在修炼,在大姊的指导下去芜存菁增加真气的纯度,然后结合昨天讨论出的理论尝试气剑的运用。

「阿翰,你为什幺对气剑这幺坚持?」大姊从紫仙玉项鍊里发出疑问。

「因为这样挺帅的不是吗?」武侠片里面的高手不都是飞花落叶皆可伤人,段誉的六脉神剑更是好物,即便没有他那种桃花运,练练那种功夫多少能提升点帅气度吧。

大姊没再出声,不晓得是无言还是没想多做表示。

闭眼冥想,陈宗翰的丹田如同烧红的炉子,真气正翻腾鼓胀。

一直到下午,陈宗翰用完午餐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总统府前的抗议行动越演越烈,甚至爆发零星几次激烈的冲突事件,警方布置出警戒线和拒马,许多议员和各领域知名人士到场声援,让府前抗议的民众暴增超过一万三千人。

不过陈宗翰再也没在新闻上看到王志豪,不晓得他是又去做些别的事情,还是没有入镜而已。

一直到现在官方都未派出真正的代表作出正式的回应,总统府内保持着异样的安静,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契机。

想要从三大世家手上争取权益的百姓,想要巩固权力迎战天人和妖异的修练者,两边无声的角力,都在试探对方能够让步多少。

想到大姊说的那些内幕,陈宗翰有些坐立不住,大姊已经声明她不会现身在任何人面前作证,以她真实的身分那样实在太危险,而且她本来就没有立场,但陈宗翰可不是这样,在身分证上他还是个人类,同时也是位修练者,想到许许多多为这世界奋斗着的人们,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揭露这项机密。

下午两点钟,天气阴。

陈宗翰道别準备去球场斗牛的陈宗佑,一个人来到和蓝小雪约好的地点,一台日製房车开着引擎正等着他。

「嗨,这几天过得好吗?」蓝小雪坐在驾驶座上打招呼。

陈宗翰坐在隔壁繫上安全带,「还不错,很平静,这次的工作是什幺?」

打着左转灯,蓝小雪熟练的把车插进车流,边说:「保护工作,原本这件工作应该由第五小队负责,不过昨天他们死了两个,人手不足下只能临时找你过来。」说到这蓝小雪的口气有些歉疚。

「没关係。」

「这次来不及把任务内容準备成档案,由我直接口述给你听,现在要去的是姜家的一个郊外办事处,保护前天移送过来的一位犯人,由于他的身分特殊不适合移送进本家,又昏迷不醒不能问出情报,只能先关起来,只是他的同伴可能会为了杀人灭口攻击办事处,所以需要你的协助。」

「我可以问他是谁吗?为什幺不能送进姜家本家?」

「他是恶魔的凭依者,可以说是某个恶魔的代言人,我们都知道恶魔是空间裂缝另一边的居民,我们怕把他带进本家会让对方知道太多本家的秘密,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像天人那种空间技术。」

「凭依者?」  

「就是渴求恶魔力量的人,一些堕落者,算是恶魔妖异对我们人间的斥候吧,既然大战在即,拔除这些哨子当然是基本要务。」蓝小雪解释的说。

  • 名称:七龙珠剧场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0: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