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狂诗曲超清

一大早阳光穿过窗户在地板上留下一片光影,陈宗翰已经习惯早起,做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往窗户外面望去,灰色的云层阻挠着光线,看来今天可能会下雨。

既然如此就不出去晨跑了,陈宗翰心想。

紫仙玉项鍊和平常感觉好像不太一样,陈宗翰用手一摸,原来是大姊跑了进去,正在里面休息。

一大早,陈宗翰没有什幺事情非做不可,一个人边吃吐司一边和右手里的幽泉沟通,或者说是谈判,不过一直没得到个共识,呈现拉锯状况。

陈爸爸用完早餐后就出去上班,陈妈妈整理完餐桌后也出门去超市,陈宗佑和陈宗翰都还在暑假期间,待在客厅发着懒,和屋外天气一样的缺乏活力。

「哥,我的身体好痛。」陈宗佑像具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只有偶尔会伸手把漫画翻到下一页。

「身体痛去看医生,跟我讲有什幺用。」十之八九是昨天挥拳出现了后遗症,痠痛个几天就没事了,「你上次不是说你喜欢一个你们学校的一位学姊,然后呢?」

「什幺然后?」

「别装傻,我是问你们有没有什幺后续?」

嗯嗯哎哎了好一阵子,陈宗佑才说:「我知道她住在哪里,不过还没怎幺说过话。」

「你知道她住哪里却没说过话?根据你哥我合理的推断,你该不会是跟蹤人家吧。」

「别说的这幺难听。」陈宗佑别过脸。

有没有搞错?为什幺自己身边尽是一些喜欢跟蹤别人的怪家伙?陈宗翰无奈,这种人王志豪一个就够了。

「哥你上次不是教我要先理解对方,想办法投其所好吗?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说能不能得到什幺资讯。」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陈宗翰以严肃的口吻说:「宗佑,这是犯法的。」一副自己没干过任何违法勾当的表情。

「好啦,我知道了。」

话锋一转,陈宗翰继续问:「不过你有发现什幺吗?」

「她住在和这里不同方向的公寓,家境不是很富裕,我有看到过她帮忙做手工贴补家用,真是个好女孩。」说的同时口气变得沉醉,看来是病得不轻。

比起这点,陈宗翰有些无言地说:「原来你不止跟蹤一次啊,改天你和王SIR可以好好聊聊,交流你们的跟蹤心得,说不定能更上一层楼。」

一直和陈宗佑瞎扯到时间快要午餐,留下不知道会不会改变陈宗佑人生道路的意见,陈宗翰带了把伞要去赴和两位死党的饭局。

毕竟是好久一阵子没见到面,这次他们约在比较远也比较有名的餐厅,趁着刚好周年庆打折,三位高中生打算要好好犒赏自己,饱餐一顿。

乖乖地搭乘大众交通工具,陈宗翰站在捷运车厢里扶着铁桿,因为暑假的关係客流量增加不少,变得有些壅挤,本着轻鬆的心情,陈宗翰的视线在车厢内搜寻着美丽的异性,以用来保养视力。

就算世界有多大的变化,有多少天人从天而降,有多少妖异闯过空间裂缝,对许许多多生活在地球上的人而言都不件值得重视的事情,他们在意的是自己工作上的升迁、喜欢的人、能不能缴出房租……,整洁车厢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烦心的事情,陈宗翰自己也不例外。

跟着人潮走出捷运出口,陈宗翰手上拿着抄下来的地址,「该往哪里走呀?」

「阿翰。」

正当陈宗翰苦恼的无法决定人生该往哪里走的时候,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老朱,还有王雅婷?」

这对情侣从陈宗翰刚走出来的出口冒出脸,两人勾着手,看样子经过这几个礼拜的打工生活,感情又更升温的趋势。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见面,还是爱情真的能把一个人改变这幺大,朱士强比起从前懦懦的样子更加有自信的多,很难想像以前的他会露出这幺开朗笑容,挥着手,过去的阴霾彷彿都已经烟消云散。

「阿翰,雅婷硬要跟我也没有办法。」朱士强依然带着副眼镜,来到陈宗翰身前抱歉的说道。

「有什幺关係,最近刚好很无聊,仪婷出国也没有人可以陪我,反正你们两个臭男生加上士强刚好可以点缀我这朵鲜花。」王雅婷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横插一脚有什幺不对,理所当然的说。

朱士强只能讪讪的笑,可以想见他是被王雅婷吃得死死的。

「算了,鲜花什幺的姑且不论,至少你们知道店在哪里吧?」

「甚幺叫做姑且不说,你给我说清楚阿翰,你别走阿。」

王雅婷还真是活泼,这个性大概或多或少感染到朱士强身上,由于正向能量太强把朱士强身上的负面能量给驱散了不少,真是幸福的家伙。

「阿翰,你的方向感还是很差,走这一边。」朱士强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道。

「是台北的路太奇怪了。」陈宗翰咕哝的说,忽视掉自己被纠正的部分,跟在那对闪光情侣的后面。

好险有先订位,看着底下长长的人龙,陈宗翰不由得十分庆幸,这是一间知名的炭烤店,坐在二楼靠在看得到底下落地窗旁边的位子,外面有要飘雨的迹象,王志豪人还没有到。

「怎幺回事?王SIR迟到了真难得。」陈宗翰翻着菜单,这里并不是吃到饱的餐厅,他衡量着自己荷包的阔约程度,嗯,买下整间店也没有问题。

「他说他在路上,我们先开动,不用等他到。」朱士强放下手机转达的说。

交来服务生,陈宗翰开始从第一道菜往下全部点一次。

「等等,阿翰,你点这幺多我们吃不完。」王雅婷赶忙阻止陈宗翰再说下去,让服务生停下纪录的笔。

陈宗翰歪头疑惑地说:「嗯?我点的是我自己要吃的,你们要吃什幺自己点啊,再来四份黑猪肉。」

「……。」虽然知道陈宗翰的食量不知为何剧烈的增长,但点的超过桌子摆得下的程度也太超过了些,朱士强和王雅婷互看一眼,都是一脸的错愕。

「阿翰,你昨天有看新闻吗?」身为在意身材的女生,王雅婷只意思意思的点了几道小菜,开启了一个话题。

「你是说王SIR上电视这件事吧,我有看到,啧啧,变成人权斗士了他。」

「人权斗士这说法还满贴切的,说实在,他做这种事情不怎幺意外呢。」王雅婷说道,就如她所言,认识王志豪的人对他的出现在总统府前的抗议行为并不会感到多意外,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

「是啊,很让人佩服的一个人。」

朱士强佩服王志豪,甚至可以说是崇拜王志豪,在他十几年惨淡的人生里,说是王志豪闯进来把黑暗给割开是一点也不为过,而王雅婷则是带进阳光的那个人,他的生命如果缺少这两个人,必定会黯淡许多。

「说真的,没想到他会抛下他的前线作战跑来和你们聚餐,该说是公私不分,还是临阵脱逃?哈哈。」

「应该是有情有义吧。」陈宗翰笑笑的纠正说:「他上次打过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说他在兴奋个什幺劲,原来是组织抗议活动,真亏他一介小小高中生能做到这种事情。」

「阿翰,你觉得王SIR他们的抗议行动能持续多久?」朱士强略为担忧的问,「最近的情况就连我都觉得很奇怪,王SIR他们应该不会有事吧?你不是在政府部门下面实习,有听说什幺吗?」

陈宗翰心里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即便事实上他比大多数的人都清楚时局。

「是吗……?」朱士强语带遗憾。

「对了对了,士强你不告诉阿翰你上礼拜和我说的事情吗?」

陈宗翰好奇的问说:「什幺事情?」可别告诉我你们两个订婚了之类的,陈宗翰暗想。

被自己女朋友提起,朱士强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说:「其实也不是什幺大事,原本打算等王SIR到了再说,不过也无所谓,我打算毕业之后进军校。」

「蛤?」

「我们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妈妈和妹妹的身体都不是很好,好险上一次银行没有和我们讨那一百万,不过就算这样家里的负担还是很重,我是考不上公立大学,私立的又太贵,上军校的话不止不用缴学费每个月还有一万多块的零用钱,虽然没办法打工,但至少可以平衡家里的开销。」

没想到朱士强想得这幺远,陈宗翰有些惊讶。

「我会有这个想法也是阿翰你和王SIR的关係,你们都算公家职务,我从军的话也和你们一样。」朱士强对着陈宗翰说:「你觉得怎幺样?」

「呃,不错啊。」

听起来的确是不错,但陈宗翰怎幺样都觉得不太对,现在的局势是妖异和天人双双不怀好意的闯进人间,根据昨天听到的大姊版本说法,是更糟糕的无法避免,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入伍当兵实在不是太明智的选择。

不过看到朱士强和王雅婷一脸满足的模样,陈宗翰把反对的话又吞回肚子里,况且他也不晓得该怎幺解释,难道要说,世界正危险,千万别当兵吗?

不论是家里还是这些朋友,陈宗翰发现他越来越难瞒住修练者的事情,也许真的该找一天坦承一切,只是要怎幺解释,又要坦诚到什幺程度?真的是很令人伤脑筋的事情。

随便聊着天,谈谈国际大事,谈谈家常小事,把上来的食物摆到烤盘上,窗外的云层再也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稀稀疏疏的坠下,人们停下脚步伸手望向天空,彷彿在向苍天乞讨什幺。

「下雨了。」王雅婷用食指在玻璃窗上来回滑动,碰不到外面的水滴。

「你们猜王SIR有没有带雨伞?」朱士强扬起头隔着玻璃看着雨丝,问道。

陈宗翰头也没抬的说:「我猜没有,而且他还很幸运地在淋到雨之前躲到店里。」

朱士强两人还没问说陈宗翰怎幺可以语气这幺笃定,就看到王志豪一身乾爽笑着朝他们走过来,「嗨,我的两位兄弟和一位不速之客,很抱歉,一时走不开。」

「哟,人权斗士大驾光临,要什幺自己点。」王雅婷反击的说:「不过钱请自己付。」

「好说好说,阿翰你坐过去一点。」

人员到齐,以饮料代酒乾了一杯,庆祝难得聚在一起。

「老朱,你怎幺把女朋友都带来,这太不厚道了。」王志豪也不客气,夹起陈宗翰烤的肉片往嘴里送。

「什幺不厚道?自己没本事交一个还敢说。」王雅婷自然维护起朱士强,抢话说。

「护男朋友心切,老朱,你肯定是个妻管严,悲哀悲哀,善哉善哉。」

「要你管!」王雅婷的气势整个变虚不少,恶狠狠地瞪向始作俑者。

朱士强这个和事佬是当定了,不过主要还是在安抚王雅婷,就像是幼稚园老师在劝架地说:「你们两个别闹了,而且王SIR,阿翰十之八九也是被李师翊吃得死死的。」

「喂,老朱,没事干嘛扯到我。」陈宗翰虽然早就有预感,但真的被说到还是挺无奈的。

「哎呀呀,阿翰,老朱翅膀硬了只挺他女朋友,你说我们该怎幺办?」

「随便你们怎幺办,拜託,请留给我一个人美好的用餐空间。」

「呿!」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不屑的声音。

三个人碰在一起不损对方几句实在不痛快,特别是朱士强还带着女朋友过来,摆明的来当箭靶,这种机会王志豪自然不会白白让它过去。

「在吃东西之前我先声明一件事。」王志豪突然正经起来。

「少讲的好像你没偷吃我烤得肉似的。」陈宗翰吐槽的说。

对于陈宗翰的话王志豪一点羞愧也没有,继续说:「我忘了带钱。」

「……。」

「……。」

「老闆,有人要吃白食。」

拦住陈宗翰,「喂!我是说你们谁能借我钱?」

「没钱借。」朱士强耸耸肩。

「不爽借。」王雅婷也耸耸肩。

「不愿借。」陈宗翰也一起耸耸肩,转过头对柜檯说:「老闆,有人要骗吃骗喝。」

王雅婷坏笑的说:「王SIR你现在知道你自己的人缘有多差了吗?活该。」

「交友不慎啊,事到如今,我只好出卖自己的肉体了。」王志豪用悲凉的语气缓缓的说,同时把身上的T-Shirt往上拉。

「算我求你,我还在吃饭。」陈宗翰为了自己的胃口着想,赶紧打住王志豪的行为,「而且我不希望被别人误认是变态的朋友,要的话你可不可去别桌?」

「我怎幺可以背弃朋友?就算离开这里,我的心也与你们同在,我会大声告诉大家我们四个人的关係。」

「我错了,我借你钱。」陈宗翰在万般无奈之下,举手投降。

「早说嘛,搞这幺久,我下次再还你。」

被这里动静引来的服务生问说:「有什幺问题吗?」

「帮我拿一下菜单,我要点菜。」

「好的,请稍后。」

一齣闹剧过去,肚子变得更饿了一些,服务生来的正是时候,重新再点了好几份餐点,四个人回复正常看着炉子内的木炭在一点点的消亡,化成飞灰。

「人权斗士,老朱说他要从军,你觉得怎幺样?」

正在往烤肉上面洒起士粉的王志豪听到这话皱起眉头,问向朱士强:「是真的吗?」

「嗯,怎幺了吗?」看王志豪的样子似乎不怎幺赞同,他疑惑的问道。

没有正面回答,王志豪说:「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这世界上有一些厉害的人的事情吗?」

朱士强和陈宗翰点点头,前者说:「你之前不是在跟蹤李师翊,有结果了?」

「你们在说甚幺?」王雅婷不开心男生们突然说起自己不能加入的话题,大声的打岔。

「那个谁,我正要说正经的事情,请把这女人领出去。」

「等等,我解释一下前情提要。」朱士强赔罪的说了下,对王雅婷慢慢说起之前的事情,对于学校不久前流传过的王志豪、陈宗翰、李师翊这三角恋提出正确的解释。

趁着这个空档,王志豪和陈宗翰聊了起来,「你最近有和你的大小姐联络吗?」

「少损我了,有啊,怎幺了吗?」

「如果我说,我认为她是修练者你会说什幺?」

「去吃药。」陈宗翰可没说错,在他看来李师翊这种半调子并不应该成为修练者。

王志豪以摊手表示他的心情,说:「你们非得像恐怖片里面那些死不信邪的角色,等到被鬼拖下地狱才相信吗?」

「我没说不相信你的说法,要知道我和大小姐比你熟,她不是什幺修练者。」

王志豪沟通失败,举手投降的没再说什幺。

「解释完毕。」朱士强向王长官报告。

「总算,所以你接上我们话题的脉络了吗?」

王雅婷点点头,一脸兴奋的样子,「所以说王SIR你真的有遇到那种人?」

「STOP,让我慢慢讲,我之前在高雄有遇到阿翰,那时候我就和他说过,只是这个石头脑袋接收不进去,我从最开始讲起,那是在几个月前我遇到一位名字和我很像的人,他集合了许多人打算做一件大事,我刚好是里面的其中一人……。」

陈宗翰知道王志豪要说的是之前王子豪伙同他们跑去砸场子的事情,印象中当时黑拳场的管事人叫做大头牛,现在大概全部都变成孙久永手下的产业了。

这个故事对陈宗翰不具吸引力,但对另外两人来说可就完全不同,意外的相遇宣示对正义的渴求,在难以想像的高手带领下闯进龙潭虎穴,奋力的战斗却失手被擒,高潮在王志豪闯进竞技场拯救同伴,整个故事比好莱坞电影情节都不遑多让,可惜的是最后还是没从王子豪那裏听到发话放走他们的人到底是谁。

这是王志豪与里世界的第一次相遇,结下剪不断的孽缘,王志毫不鬆手的追查到现在。

陈宗翰虽然也随着故事起伏而有所反应,但他心里却痛恨起自己的不坦承,为什幺自己就是无法变得像王志豪那样?

「这还……真是不得了。」头一次听到详细过程的朱士强不由得目瞪口呆,王雅婷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你都没想过自己会出事吗?」陈宗翰认真的问说:「如果当时没有人救你们,那你岂不就会人间蒸发?」

朱士强和王雅婷听到陈宗翰的话也不禁点点头赞同,听起来那次是他运气好,谁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我好好地坐在和你们吃烤肉就代表我没事。」王志豪没正面回答,继续说:「在这个暑假,我想尽办法总算是连络上子豪哥,从他那里理解到了许多事情,关于异人和修练者,原本还要参加一场世家给其他人的公听会,只是没收到邀请结果被挡在门外就是了」

陈宗翰在烤盘上重新添好上满满的肉,王志豪不客气地把烤好的往自己的碗里放,「之前我说有奇怪能力的人被称为异人,是天生的能力,我认识的子豪歌就是异人,修练者则是指其他经过修练获得力量的人,在台湾、中国有三大世家管控这些人,跟据我听到的,他们从几千年前就管理这个世界,是政府和许多机关背后真正的老大。」

如果不是有王志豪的实际经验做凭证,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这幺一回事,就连陈宗翰在午夜梦迴,有时候也会觉得这一切就彷彿是一场梦。

「有问题。」王雅婷举手,「如果王SIR真的像你说的是这幺大的组织又有好几千年的历史,那为什幺之前会都没有人发现?」

「我听到的时候也是这样问,结果他们都笑了,因为大家都觉得不可能而不去怀疑,这正是他们存在最大的倚仗,我是这幺听到的。」

听到这话,陈宗翰十分认同,三大世家常常就是这样混淆视听,隐藏存在。

「他们生活在和我们一样的地方,也许就在这间烧烤店里也不知道。」

叮咚,你说对了,陈宗翰心想,而且就坐在你旁边,不过除了我以外这里没有其他修练者或异人就是了。

「王SIR,按照你的说法,他们……异人和修练者平常在做什幺?」朱士强问道。

「很多,解决一些超自然的现象,收佣金作战,听说战场也是他们活跃的地方。」

「那他们有多少人?」王雅婷举手发问。

这问题王志豪可就回答不出来,不太肯定的说:「好像各地方的修练者都不一样,在中国这边主要是剑侠或是什幺武林豪客,在西方则是骑士或是魔法师,中东就是弯刀为主要武器,至少有个几十万人吧。」

「那你是打算加入他们吗?」换朱士强发问。

「我原本是这个念头,只是接触之后有点改变。」

「是什幺变化?」王雅婷问道。

王志豪抿了一下嘴巴,说:「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像数来宝轮流发问,拜託,然后我发现修练者、异人和我想像的有点不同,大概是因为我第一个认识的是子豪哥他们,所以觉得应该是那样子才对,但事实上修练者世家更像个腐败的政府组织,你们不觉这很奇怪吗?拥有这幺大的势力,甚至能左右国家发展,却不被我们人民知道,换言之就是人民无法监督,这种权力结构也太失衡。」

才接触没多久,王志豪就从嚮往的位置转换道批判上面,虽然和遇到的人群有关係,但他坚持的正义确实起了很大的催化作用,相似的情况发生在陈宗翰身上,他却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所以你现在有什幺打算?」陈宗翰不是第一次这样问,手上的夹子依然在烤盘上翻动,在他看来吃的重要性排在首位。

露出诡计得成的坏笑,王志豪压低声音说:「我不是跑到总统府前面抗议?其实这两件事情是有关係的。」

  • 名称:夏梦狂诗曲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