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豆先生动画版超清

远远的,蓝白色的光柱从中间裂开,有一股力量由下往上的冲击,余力撼动天际,乌云翻涌不止。

都会区的人们无法忽略掉这里的光景,在一片黑暗里仰望那从天而降的光芒,那就像是代表光明的天使降临人间,手执利刃挥戈清洗罪恶。

然而事实上,这是一场与光明没有一点瓜葛的战斗,彼此背负的都是大义,却绝不是光明,手段也许不尽相同,充满争议,却都深深相信着自己的正确。

两股力量的正面冲撞掩盖住了其他声音,彷彿是有谁突然关掉音源,耳膜发疼,听不到任何声音,就连平衡感都在丧失。

蓝小雪大声地在说些什幺,但其他人只看的到她的嘴巴开阖,无法听到一点声音。

光是在远处目睹这场面就足够震撼,近距离更是让人说不出话来。

然而处于风暴最中心的陈宗翰则是感受特别深刻,看到两股力量激荡,而且还是由自己的身体发出,这使他的心情非常特别。

他可以明显感觉到所有力量的流动,就连在半空中的对撞都十分清楚,一丝一丝的动向都在预料之内,这和先前感到的提升有很大的关係,一种蜕变式的提升。

再一剑。

陈宗翰收起剑,以同样的架式,踏着的地面承受不住瞬间的力道膨胀,龟裂凹陷。

淡淡的红色晕光从剑上飞跃出,凝结成巨大的剑身,吸收更加庞大的力量,然后释放。

更胜前面的攻击,锋利的罡气,穿透滚滚烈焰,直没入云端。

吼———

愤怒的吼嘶声传了出来,云层开始渐渐散开,背后的影子变的稀薄了起来。

世界的规则正加速运行,弥补天空上的缺口。

看来是成功了。

一阵解脱般的乏力感深深的袭上陈宗翰,大姊开始把力量导出,回归到她所在的紫仙玉上,不过方才超过陈宗翰肉体承受程度的真气终究是伤害了他。

幽泉从手上消散,气势也像空中的云层散去。

暴乱的气在体内折磨着经脉,就算有大姊安抚疏导仍像是一把把刀子在狠狠的剐动,然后是肌肉血管,陈宗翰握剑的右手先是指甲流血,然后手掌、手臂皮肉绽开,鲜血从伤口涌出。

慢慢的,左手、脖子、双腿、腹部,都因为无法负荷体内的力量,往外寻求可以缓解的孔洞。

面具下,陈宗翰感觉得到自己的双眼和鼻孔都在流血,耳朵淌下的血流在颈子上有些冰凉。

像是无数根细针在刺激着皮肉,陈宗翰的身体正面临着崩溃。

「咳!」

一口血喷在面具上,陈宗翰再也站不住,双膝跪下,两只手撑着地,视线开始恍惚。

陈宗翰看不到天空中的异相消失,他只感到非常的难受,即便是他经历过数不出的巨大痛苦,对此依然无法以平常心去对待,感觉心脏每一秒钟都可能停止跳动,感觉神经像是被火焚烧,最糟糕不过的是,他的身体正面临解。

蓝小雪第一个感觉到不对劲,冲上前扶住陈宗翰,她看到黑暗中陈宗翰身处的凹陷内已经积了一层血浆,就模样看来是从陈宗翰身上溢出。

「咳……咳…。」

陈宗翰发现自己丧失了说话的能力,舌头不听指挥,喉咙上下蠕动。

蓝小雪从后颈把面具拿了下来,正巧陈宗翰一口血喷了出来,濡湿了蓝小雪满是尘土的胸前衣襟。

整张脸都是血,蓝小雪让陈宗翰平躺了下来,从她的认知里她就不认为陈宗翰有刚才那幺惊人的力量,甚至能与欲闯入人间的恶魔相抗,几乎要和世家家主平起平坐。

虽然挡下了恶魔从天而降的攻击,但看来陈宗翰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阿翰,你……。」

王志豪看到陈宗翰那张熟悉却七孔流血的脸,一时间竟然愣住。

就连毛细孔都在滴血,蓝小雪企图以她知道的方式截穴急救,却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宗翰变成一个血人而无计可施。

碰!

一些运气好到现在还活着的普通人被震开,在他们之后这次凭依者的头领牛头人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真要命!那家伙竟然还待在这。

在方才蓝白色火焰降下的时候,一些闪避不及的凭依者都被活活烤成焦尸,陈宗翰从旁帮助下人类这边都没有问题,原本以为牛头人看情况不对早就闪人,谁料到他竟然现在跑出来当渔翁。

敌人只剩下一人,姜祥宇和谢纾縭併着肩,后者娇声说:「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伤害阿翰哥。」

「对。」

姜祥宇和谢纾縭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动作凝滞的直指向牛头人。

陈宗翰虽然身体的情况很糟糕,在运气缓解体内的痛苦,但他的意识还是很清楚,也许是痛苦令他保持脑袋特别清晰,他在心里衡量姜祥宇两人挡住对方的机率有多高。

王志豪回过神后,想也没想得蹲低做出一个标準的射击预备动作,然后向着牛头人扣动板机,让灼热的金属子弹在对方身上留下凹痕。

陈宗翰很想说王志豪这幺作能有什幺用?只是他开不了口,张嘴只会不停的吐出血。

不认识的四个人一起伸手抬起陈宗翰,他们都不过是常人没有一点战斗的能力,把陈宗翰抬进办事处内,拨开一张长桌上的杂物,轻手轻脚的放上去。

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盯着陈宗翰连连搓手,他是今天倒楣留守在这里的人,似乎是个课长,基本上身上的修为还不足以自保。

「急救箱来了。」刚才王志豪背着的女人一跛一跛地把急救箱拿过来,课长翻找里面的东西,最后拿出银针、几瓶药和许多绷带纱布。

从旁边人的手上接过水,课长打开陈宗翰的嘴用好几根棉花棒吸乾里面的血,顺一顺食道后,倒出好几颗丹药化在水里,慢慢地餵陈宗翰饮进。

咳了好几下,吐出的水里还混着血,不过服下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胃里面的感觉似乎好受了些。

屋子外面的战斗声音不绝于耳,剑声和枪鸣,吆喝声和吼叫声。

陈宗翰现在就连一只手指头也动不了,只能躺在桌上转动着眼球,任由身旁的人对他上下其手。

好险我不是美女,陈宗翰邪恶的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现在陈宗翰的命已经不再自己手上,一向单打独斗,秉持着打不过就逃的他,现在只能倚靠屋子外面的那些同伴。

自己的性命不掌握在自己手上,那感觉确实有些讨厌,不过有人肯为保护自己而战,倒是意外地使人感到窝心。

蓝小雪即便本职不是战斗人员,现在这个情形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牛头人似乎打定主意非要陈宗翰的命不可,理也不想理其他人,要不是屋外还有淡蓝色结界这道屏障在,情况只怕更加危及。

「喝!」姜祥宇运气贯剑,破空而去。

牛头人用掌拍开长剑,伏下身,击出连续几下看不到身影的快拳,凭空炸出脆响。

谢纾縭递剑插入,取向对方脆弱的双眼,给姜祥宇一个空档逃开。

除了王志豪和蓝小学在一旁开枪干扰外,张芸真、那位被陈宗翰一击放倒的男修练者、来抗议的一位负了伤的女异人都尽全力的在挡住牛头人的脚步。

「滚开!」牛头人怒吼,就凭这幺几只小猫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什幺伤害,但是却烦不胜烦。

张芸真运起拼命的法诀,皮肤变成粉红色,力量成倍的增加,举剑砍去。

一般来说女异人体表上的滑腻物质可以有效的化开攻击,同时能把那种液体扔出去,不过对上超过自身太多的敌人她不敢以身涉险,只能在一旁把这液体撒出造成牛头人的麻烦,想要破坏对方的平衡。

牛头人确实比他们加起来都还要强横,但是也没强到就连对战都没办法的地步,蚁多可以咬死象,他们仗着人多也没有要打赢的心态,还是能够拖住对方。

王志豪从没有哪一天开过这幺多枪,没有哪一天见过这幺多尸体,没有哪一天见识过从天而降的烈焰,这幺多的第一次都发生在同一个晚上,事情已经快要结束,但至少要撑过现在这最后闭幕。

子弹即将告罄,王志豪不可能贴身上去肉搏,快要连攻击手段都失去。

前面牛头人在注射死亡药剂后曾经接下陈宗翰的拳头,可见他在力道上至少不输给陈宗翰,和在场的其他人相比更是远远超过,使的其他人根本不能沾到他的攻击。

姜祥宇和谢纾縭压力很重,他们必须作为主要对手吸引火力,要不然让牛头人缓过手攻向其他人,那整个防线就会立即崩溃,比较庆幸的是他们至少善于防守。

肉体变得堪比钢铁,牛头人举起双臂挡住剑砍,脚下用力一蹬,跳出胶着的防守圈,顺着势,拳头轰向结界。

王志豪转移枪口,子弹射在牛头人的手臂,留下一点血迹。

凶狠的瞪了王志豪一眼,牛头人再猛挥一拳,轰破了结界。

他有个直觉严重的发出警示,屋里的那个不人不魔的少年,必须趁着虚弱尽早刬除,就算要付出他凭依的这个身体也在所不惜。

陈宗翰躺在桌上任人宰割,真气很缓慢的在流转,几乎是呈现不设防的情况,和上一次在热带小岛失去意识后的情形很相似。

闷闷的声音,陈宗翰一开始以为是有谁在敲门,接着才发现声音是从自己的心里发出,往内关照,他发现本应该沉睡,连接血色空间的门扉似乎被从里面推开,然而他的精神力却虚弱的闭不上门。

夜晚时分,在这纷扰的世界,死亡并不是件稀罕事。

然而也不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要说从什幺时候姜祥宇和谢纾縭开始崇拜陈宗翰这号人物?那大概是在幕水镇任务结束一段时间之后,谢纾縭是姜家长老谢泉生的宝贝女儿,姜祥宇也是姜家的嫡系,自然有年轻的心高气傲,然而陈宗翰就像对许多人的时候一样,以其高超的实力狠狠的打击了他们。

一个人的改变不会发生在一帆风顺的时候,而是在败的一蹋糊涂的时刻。

也因为如此他们自愿接受谢泉生长老的严格训练,以剑法技巧来弥补实力上的缺陷。

很多时候推着一个人前进的理由很简单,有些人是因为有竞争对手,有些人是为了争一口气,有些人是想要让人刮目相看,而姜祥宇他们则是简单的想要当时留下的泪不会再次重演。

那一次,两人流露出与年纪相符的脆弱,在两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同辈面前。

姜祥宇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会保护大家,然而他没有违背这项承诺,即便除了他没有谁还记得。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们留意上陈宗翰这个人,甚至透过打听在许多次危险的事件里都依稀看到那个身影。

和肖素子、姜枫、叶清稜、姜舞绫这些天才人物相比,陈宗翰很低调,但却不比他们逊色,甚至是更加的耀眼,只是那光芒有些幽暗,一直到在肖家那次集结,和肖素子战成平手后他的名气才响了起来。

很难界定到底是从什幺时候开始关注转变成了崇拜,他们比大多数人都还要早接触陈宗翰,也比其他人更清楚陈宗翰实力的倍增有多幺迅速,一颗渐渐发热的脆灿新星成为了他们追逐的对象,追逐、竞争也崇拜那份有些幽暗的强大。

也不仅仅是强大,他们知道陈宗翰经历过幕水镇任务、矿坑任务、商业大楼上的天人事件,连天门事件里也有他的影子,而其中有着许多超过他们、超过陈宗翰的强者,经过许多打探,他们甚至勾勒出其中的面貌。

理解到陈宗翰并不是常见到的那种恃强凌弱的强者,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在众多更强大的人面前苦苦支撑,死命挣扎,而后苟延的以更加强悍的身姿爬起,像是位永不妥协的斗士。

比起强大,吸引他们的更是那份精神。

姜祥宇快步冲上前,长剑挟着不顾一切的气势,寒芒吐露,刺入敌人的背后几公分。

哞!

往后一扫,姜祥宇被揍飞了出去,谢纾縭跟上次去,却比刚才那一下还要更浅。

张芸真压低身子,剑扫向敌人的小腿,志不再真的伤敌而在缓下对方的脚步。

身体异常坚硬,根本无法想像他的本体是脆弱的普通人,牛头人没打算浪费时间纠缠,任由兵器伤害自己的身体,然后震开。

王志豪快一步跑进屋内,看到里面受伤的人在忙着包扎伤口,探头望向外面的局面,陈宗翰的出血量依旧很不寻常,渗出了纱布绷带,没有好转的迹象。

「你们快逃!带着他赶快离开!」

里面的人注视着王志豪,听到这话什幺也来不及多问,基于对自己生命的热爱,二话不说的开始动作。

王志豪大声的说完后,跑到后面提了好几桶瓦斯出来。

那些和王志豪站在同一战线的伙伴,彼此搀扶着,扛着动弹不得的陈宗翰,在课长的带领下由后面逃离。

姜祥宇他们撑不了多久,王志豪把瓦斯桶摆在正门口,看到牛头人一步步地走上台阶,他咬牙退后,把桌椅倒下紧紧护在自己身侧,心脏咚咚的大力跳着,他从没这幺做过。

从他那些叔父辈那裏他听过许多攻坚的奇闻,一些自力救济的办法,留意瓦斯气味就是警方必须小心的部分,一些亡命之徒甚至用此和警方同归于尽。

他大口的喘着气,整只手臂麻的快要支撑不住,牛头人撞开门,走进王志豪的视野,左右张望着。

「大家小心!趴下!」

王志豪举起枪,瞄準瓦斯桶,射击,然后趴下。

铜製的子弹在瓦斯桶上留下一个洞,一点火花点燃了里面的易燃气体。

轰隆———

猛烈的炸开,熊熊的燃烧,几乎要把屋顶炸到空中,把整个办事处都摧毁。

王志豪死命压低自己的身体,躲在他认为的死角内,瞬间的高温几乎要把他烤焦,就连氧气都被燃尽。

几秒后,王志豪确认自己还活着,哑着嗓子,钻出躲避出,快步的逃出建筑,大口的呼吸。

原本就因为那从天而降的火焰而损坏,现在更因为气爆整个欧式建筑都付之一炬,火焰熊熊的燃烧,乌烟冒出,二楼的地板往下崩塌。

王志豪看着眼前的场面,不敢相信是自己造成,瘫坐在地上。

「起来,快跑!」

张芸真的声音,从建筑旁边种花的庭院,她大声的喊。

在一阵乌烟瘴气里,那比常人高顶着牛角的身影依旧站立着,红色的眸子似乎更加的愤怒,看起来除了身上的衣服变的破烂不堪外,只多沾上了点黑灰。

就凭这可以把常人炸的尸骨无存的气爆,想要解决掉高手等级的恶魔凭依者还是太勉强了吗?

王志豪撑起身体,向着张芸真的方向甩开脚步奋力的跑,绝对比他在运动会上跑百米还要来的迅速。

曼曼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现身,直到刚才的气爆后他才拉着嫌犯从另一个隐密的通道跑出来,疑犯虽然意识不太清楚,但恐惧明显的在脸上无止尽的蔓延,被曼曼抓着死命地想要逃跑。

蓝小雪在一旁喊着:「上车!」

在办事处内一共只有两台车,用来运送最吸引牛头人眼光的两个人正是刚好。

他们把陈宗翰放进后座,没有进车选择逃了开来,曼曼和嫌犯跳进另一部由姜家课长开的车内,姜祥宇和谢纾縭凑上前双剑合璧,对着想要追赶上去的牛头人死命的纠缠。

剑光凌厉,饼剑左右交织,在敌人身上留下好几道剑痕。

王志豪坐到蓝小雪的旁边,系上安全带,回头看着自己死党的情况,「他现在怎幺样了?」

「不太妙。」蓝小雪扶着后视镜,排到R档猛力一踩油门,快速打转方向盘,再接着打到D档,直接撞开把没完全打开的铁门,「我们想办法离那恶魔远一点,里面有我预备用的子弹。」

另一台车,张芸真拉开车门进到副驾驶座,跟在蓝小雪他们后面。

哞!

牛头人看着自己的两个目标要跑远,双拳砸飞姜祥宇和谢纾縭,用力一跳,跟了上去,在一片黑暗里失去了身影。

随着急促的车声,车灯和人影都消失在转角。

姜祥宇倒在地上,肋骨少说断了两根,痛的脸都要变形,不过他还是冒着冷汗站起来,来到谢纾縭的身边,扶着她坐起身子。

战场转移,留下来的人都有种经过一场残酷大梦的恍惚感,满地的战斗痕迹和燃烧着的办事处,在在的提醒着他们这并不是一场梦境,夜风凉意和燃烧的热气,在皮肤上留下温度。

「你们还好吗?」

一次的生死与共足以消弭掉许多的隔阂,那位一起战斗的女异人伸出手拉起姜祥宇和谢纾縭,一起注视着面目全非的四周,抬头,虽然天空中曾经降下的灾难已经离去,但那刻的却恐惧早就深植人心,两股强大的力量都是。

「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女异人疲惫的问。

「我们也很想知道。」姜祥宇摀着肋骨,艰难着从放在内衬的口袋里拿出萤幕破裂的手机,好险还能用,「我请人过来支援,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层级,等一下如果有警察过来,什幺也没说……就说发生火灾吧。」

女异人没忘记自己的立场,没有立刻回应,回去和己方仅存的不到一半的同伴讨论。

比起这种枝微末节,他们真正悲伤的在自己同伴的亡故,死相极为悲惨,就算是存活下来的人也暂时的失去讨论这种事情的能力,在心里留下无法抹灭的伤痕。

人生无法规划,随时可能有意外发生,但被恶魔给残酷杀死绝对在他们的行程表单之外。

哭泣是悲伤,啜泣是无助,现在则两者都有。

找到可以处理这种事情的对象,姜祥宇放下手机,徐徐的呼吸让伤势减缓,焦味和血腥味令人很不舒服。

「小雪和阿翰哥不会有事吧。」谢纾縭没有要人回答的说。

夜晚正浓,浓如黑墨,晃眼而过的路灯留下一段段光影,然后再驶进黑暗。

陈宗翰的意识很清楚,明白在他身边到底发生了那些事情,包括王志豪引发的爆炸,和姜祥宇他们拼命拖住敌人,只是他依然无法动弹,内伤太重。

蓝小雪驾着车极速狂飙,他没往市区跑,反而往另一侧高速疾驶,往台北的后花园阳明山的方向。

时速在七八十公里打转,蓝小雪频频看着后照镜,她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够甩掉牛头恶魔。

王志豪握着枪的指节用力到发白,车里没有人说话,瀰漫着死寂。

另一台车紧紧地跟在后面,以差不多的速度狂飙,不是夸张的比喻,他们的身后真的有恶魔的在追赶。

陈宗翰除了无力外,和血色空间的连结正在被不断的敲打,就连大姊也不知道为什幺会有这种情况,不明白会发生怎幺样的事情,不过想来不会是什幺好事。

风灌进车内,王志豪盯着车旁的后照镜,只要有什幺不对就会往后开枪。

对向的车辆看到这发疯的两辆车,以为又是哪来的年轻人把公路当成赛车道,嘴巴上不停地骂,留给他们的则只有一阵黑烟。

是自己眼花了吗?

一个人模样的黑影从眼前掠过,才刚定睛要看个仔细,就什幺也看不着。

  • 名称:憨豆先生动画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