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超清

牌技同时也反映出人的个性,姜舞绫八面玲珑的性格在牌局中进出自如,特别是工于心计的三人桥牌和吹牛,完全就是她的个人表演,面无表情的破莲在玩抽鬼牌的时候就非常厉害,不论什幺状况都没有丝毫情感流露,整体算起来是不好不坏。

「你太嫩了。」姜舞绫丢掉手上最后一张牌,说:「很容易就能看穿,破莲还比较有挑战性。」

这里难道是什幺世界扑克牌锦标赛吗?不过就是杀时间,有必要这样吗?

换破莲抽牌,一对老K,果然又是陈宗翰垫底,鬼牌如影随形得跟着他,似乎无声的宣告他说就是个小丑。

「不玩了、不玩了。」陈宗翰耍赖的说:「到现在一局都没赢,没意思。」

「明明就是你说要打牌的,真是个出尔反尔的男人,女孩子最讨厌这种人了,破莲对吧?」姜舞绫说着风凉话,不知不觉就把牌品和人品扯上关係。

点头,破莲目光清澈的像是要陈宗翰觉得惭愧,如同圣女面对罪人。

「少来,我才不会再上当,不玩了、不玩了。」这种两人联手已经是第三次,作为被寻开心的对象,陈宗翰开始反抗当局。

「好啦,反正也打发不少时间,阿翰,你是不是也差不多该去换药了?」姜舞绫伸直腰支,动了动关节,玩了一整个下午身体有点僵硬,「破莲,你打算等到枫过来?」

「嗯。」

「那你陪我去走走,呼吸一点新鲜空气,我们女孩子要聊心事,阿翰你快去换药。」

「好啦。」搔搔头,时间上是也差不多,右手臂上的疼痛藉由被痛宰的牌局而转移了注意力,以痛楚换取屈辱,算起来也算合算。

到五楼的大厅领了张号码牌,不算多也不算少人,身上都包着绷带或是石膏,这里处理得是外科,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缺了点零件,挑了张皮椅位下来,电子萤幕上到78号,陈宗翰拿的是90,看来还有得等。

姜舞绫和破莲声明不让陈宗翰跟,自己也不好涎着脸靠过去,百般无聊之下,陈宗翰翘着二郎腿,观察起厅内的其他人。

就好比有钱人家的千金即便天生条件不丽质,后天的环境也能让外表水平在平均之上,修练者作为拥有庞大资源的群体,素质都不错,特别是前面第二排有位穿着深V领T-shirt的妙龄女郎,十分养眼,平白增添了陈宗翰去前面装开水的频率。

81号、81号,请到G3室,广播叫号,还有快要十个人。

对于看到有人携带兵器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觉得很正常,隔壁的长刀掉到地上,陈宗翰捡起来,对方道了声谢谢,自然得像是捡的是一只笔,似乎没有人担心会有暴徒会暴起伤人,想像一下,有个蒙面的强盗闯到这里大声挥着刀叫大家把手举起来,嗯,真是可怜的家伙。

算了,怎样都好,陈宗翰的视线跟随上走过眼前的白衣护士,护士是许多男人遐想的对象,这起源可能是于第一位白衣天使诞生时产生,为什幺会这样呢?依陈宗翰楚在青春期的小小见解,癥结是在反差,就像是不良少年救雨天的猫时特别让人觉得善良,巨大的反差就是正解,而当代表圣洁的护士在……

「护士果然是正统王道,在我看来裙子再短个三公分会更迷人,对吧阿翰?」

「嗯啊,有道理。」陈宗翰认真的思考,把脑里的画面做出修正。

几秒后陈宗翰才从脑里的幻想回过来,说:「姜枫,你来了啊?」

「八秒,你这家伙过了八秒才想起我在这里,护士很正是吧。」

「哈哈。」陈宗翰尴尬得乾笑两声。

「也不是不懂你在想什幺,年纪轻轻,唉,以后还得了。」故作叹气的模样,彷彿是位忧虑年轻子弟误入歧途的正人君子,说:「也许我该退位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赶紧打断他的胡扯,陈宗翰问说:「你来找你女朋友的吧,她和舞绫到附近逛逛,等一下应该就回来。」

「我想也是,你的右手是怎幺了?该不会是做自我亵渎动作用力过猛。」

脸都要歪一边,果然什幺人就会想到什幺事情。

「我随便猜的,不会是真的吧。」姜枫显然误会了陈宗翰脸上的表情。

「怎幺可能,是早上任务受伤。」陈宗翰澄清的说:「话说你的异能是不是还没恢复?」

「破莲说的还是你感觉出来的?」

「都有。」陈宗翰承认的说。

姜枫坐到陈宗翰的身边,俊脸上浮现微笑:「没你想的这幺严重,我和你不同,本来就不是靠武力吃饭,当然也不是靠脸,少一脸恍然大悟,是靠我的脑袋,虽然大家称我是鉴定师,不过异能对我来说重要性顶多排第四,顺带一题,第一名是破莲,第二名是伙伴,第三名是我的脑袋。」

「听起来挺厉害的。」

「你呢?听说你和东洲集团的大小姐有一腿,和素子眉来眼去,到底哪一个才是你得真命?」

问得还真直接,陈宗翰吶吶的说不出话。

「东洲的大小姐听说是个超级美人,不过素子也超漂亮,要不是我有破莲我一定会去追她。」姜枫侃侃的说,一点也没注意身旁投来的异样眼光:「还是说你其实有别的目标?看也知道我绝对是风流倜堂的公子哥,意见要多少有多少。」

头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花花公子还这幺骄傲,不过同为雄性多少可以理解。

「不用了。」

「看你的模样该不会没交过女朋友吧,没关係,人总有第一次,我的初恋在国小三年级,青涩的滋味至今仍旧难以遗忘,第二的第一次是十八岁,我可是很重是法律的。」

没想到会谈到这里去,陈宗翰不知道该怎幺接话。

90号、90号,请到G4室。

这广播来得很及时,陈宗翰可以迴避掉这个他很难回答的话题,说:「轮到我了。」

「好,那我去找她们,你等等要再过来。」姜枫和陈宗翰一起起身。

「我今天也住这里。」

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听到,姜枫走向破莲,她拿着个纸杯等他。

诊疗室。

医生轻轻从肩膀往下按,问:「有感觉吗?」

「有,有点痛。」

「那还好,神经没有问题,X光片看起来也没问题,那我帮你看里面,手放轻鬆,不要用力。」

陈宗翰放鬆的坐在圆椅上,房里好几种人体构造模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和普通的医生一样一身白袍脖子上挂着听诊器,比较不同的是也有中医得针包和丹药瓶在桌上。

「剪刀。」医生告诉护士,拿了把小剪刀剪开陈宗翰右手臂上的绷带。

异味,焦味,血味,护士带走绷带,医生取了根棉花棒凑近观察,以不会刺激到肌理的力道轻轻拨开上面的血肉,说:「报告说你是今天早上受伤的,恢复的情况很快,手掌的部分受创较重大概需要多一点时间,你打算告诉我你的身体是怎幺回事吗?」

「这……。」

「不说也没关係,只是出问题时就别怪我,来这里的病人老是都神神祕密的,我早就习惯了。」医生的口气很习以为常,大概是看过更多奇怪的人。

「火伤在修练界是常见的伤害,你虽然严重但只要神经没有坏死就还好,我刚看了一下你烧伤的火是很兇狠的法术,会阻止你的组织再生,我帮你抹点药保护伤口,你现在右手大概能动到什幺程度?」

陈宗翰稍微动了下手臂,只能大约在三十度以内,手指的部分还和不拢,顶多是处理打牌这种精细工作。

「好,我会开些止痛药给你,你晚上回觉得痒但是记得不要去抓,否则会影响到你往后的灵活度。」

接下来医生花了十二分钟扎了三根针和抹药,药很清凉,就像是薄荷口味的冰淇淋,最后他两手靠拢聚出柔和的真气,五只指头含着气隔空滑过陈宗翰的右手,麻痒,感觉气脉通畅了一些。

「你现在右手能动吗?」

陈宗翰试着动了一下,没有丝毫动弹,他摇摇头。

「很好。」医生拔出银针,说;「接着在包上绷带就可以了,明天同样时间记得再过来,三天后看情况你就可以减少用药。」

「谢谢医生。」

「不会,去领药吧。」

没想到会这幺麻烦,不过这种伤势照常人角度根本无法复原,截肢是最可能的手段,修练界的医疗已经领先普通社会不少,即使一直推动加强普通社会的医疗水平,但困于缺乏修练方面的技术,导致一些政经界的大佬即使花大钱也要在拥有接受这里医疗的权力。

回到房间,姜舞绫和姜枫似乎在谈什幺,语调上听起来不是什幺欢乐的事情。

「……所以你才这选择这样做吗?」

「没错。」

「可是……。」

「有人。」实力最高的破莲感受到陈宗翰的接近,出声打断。

「呃,我是不是应该晚点过来。」陈宗翰尴尬的说,听刚才的对话,他这个外人似乎不要接近比较好。

「阿翰,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姜舞绫又露出他职业性的笑容,挽住陈宗翰的左手臂,说道。

「啊?这又是哪招?」陈宗翰疑惑的问,对于姜舞绫难以考据的行为他开始有免疫力。

乓!

水果篮摔到地上,鲜红色的果肉破裂散开,流在地上宛若一摊鲜血,把西瓜当成当成主体,那它就是内脏和血水四溢,变成躯体不全的尸体,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陈宗翰豁然发觉自己的文学造诣似乎有些许进步。

与陈宗翰的从容自适正好相反,来者脸色差的让人怀疑右手被业火焚烧的人是他,手维持在捧着水果篮的姿势,对于自己造成的动静没有一点反应,沿着他的视线,可以发现他直锁定在姜舞绫勾住陈宗翰的右手。

看他一副老婆给他戴绿帽的苍白神色,好吧,陈宗翰虽然第一次见到他但心里都开始可怜他了,这大概是男人间的惺惺相惜吧。

「你不要误……。」

打断陈宗翰的话,姜舞绫俏脸如花朵春开,语气甜甜地说:「吴振亮,你好,你来看我了啊,怎幺水果篮都拿不稳,你这样怎幺拿剑呀。」

恶魔!陈宗翰、姜枫、破莲心里同时浮出这个名词,这位佳人有着恶魔心肠!

「你说得对……我…我怎幺搞的。」吴振亮慌张的蹲下来要伸手就要收拾破裂的西瓜,但用手又不知道该怎幺办,僵在那裏。

看到吴振亮手足无措的模样,陈宗翰想到肖家的宋从闻,那位暗恋肖素子的年轻修练者,总觉得他们身上有着相似的气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暗恋佳人不得芳心之故。

陈宗翰默默的想要抽开自己的手臂,不过这轻微的动作马上就被发现,姜舞绫微笑的抓得更紧些,在背后掐住陈宗翰的软肉,警告意味浓厚。

「这个请护士帮忙清理就可以了,振亮,我们进去坐。」姜枫对眼前的景像似乎不是第一次碰见,口气无奈。

「啊,姜枫你也在,啊,破莲你好。」看得出来吴振亮的注意力都放在姜舞绫和陈宗翰身上,对此将枫只能更无奈的勾起嘴角。

对护士不停鞠躬道歉,吴振亮的表现已经有礼到近乎懦弱,陈宗翰似乎能够理解为什幺姜枫会露出这种无奈表情,就连破莲也好像微微蹙起眉头。

看到满房间的礼物以及各式各样的花篮水果篮,吴振亮苦笑的说:「舞绫,你还是一样受欢迎呢。」

「当然。」简洁俐落的回答,姜舞绫坐到床上还是不放开陈宗翰,这举动比起挽着恋人,更像是骑士在斗技场上持着盾牌,阻隔外界的攻击。

空气中飘浮着尴尬,一向主导话题的姜舞绫硬是不开口,微笑不语,话多的姜枫突然对每位送来礼物的名字起了极高的兴致,细细的欣赏挂在上面的名牌,一副要从中理解出绝世武功的样子,至于破莲,没有人期待她。

就在陈宗翰觉得也许自己应该打破沉默的时候,吴振亮开口说:「那个,还不知道这位先生的名字?」

「陈宗翰,叫我阿翰就可以了。」右手无法动弹,陈宗翰抽出姜舞绫挽着的左手。

「你好,吴振亮,称我振亮就可以。」

握手后气氛又再陷入二氧化碳过多气闷状态,吴振亮的视线在陈宗翰与姜舞绫身上来回,不用想也知道他脑里在猜测他们的关係。

「那个,阿翰你在哪里高就?」

「呃……肖家,我是肖逸长老的门生。」

「很好啊。」

「嗯……。」

他是哪里生出来的人?问题问的制式化到令人怀疑他是照中文教科书念练习句,陈宗翰心里吐槽。

又过了一分钟,吴振亮问说:「你的右手臂是怎幺了吗?」

「今天早上出任务的时候受的伤,大概好几天才能恢复。」

「这样阿。」

「嗯……。」

陈宗翰自恃不算是个健谈的人,但和对面站着的男人相比,他几乎可以称为是舌灿莲花,这辈子还没见过有这幺不擅长聊天的人,破莲不算,她是无口属性,李师翊则纯粹是喜欢给不熟的人脸色看,和肖素子与李天曦的时候就变成个长舌女孩。

吴振亮的表现完全是对不起他身高和称得上顺眼的外貌,诺诺又断断续续,心思根本没放在谈话上。

「……。」

「……。」

「啊!我受不了了!吴振亮,你到底是要怎样?你干嘛不乾脆勒紧阿翰的衣领呛他说干嘛和你抢女人,要不然抽剑出来决斗阿,你这鸟样我看不下去!」姜枫爆发,朝向吴振亮破口大骂。

「可是,舞绫想和谁当朋友我又没资格说什幺。」吴振亮满脸无辜的说道。

「吼!你还是不是男人阿!」

「当然是,只是这和这是两件事情吧。」

姜枫明显和吴振亮合不来,翻了翻白眼,摇头说:「你这辈子都别想会追到舞绫,你没救了。」

作为当事人的姜舞绫也不好再不吭声,就和姜枫想的一样,他们和吴振亮这家伙真的不对盘,吴振亮对外在的观感似乎很迟钝,不像其他讨厌的男人,不论姜舞绫暗示明示他说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他还是锲而不捨的追在她的后面,以顽固程度来看实在异常惊人,再加上他实在是个好人,姜舞绫也做不出太超过的事情,对他只能能闪则闪,避不开就装哑巴,期待哪一天他会死心。

陈宗翰对于把他和宋从闻比做一块有些愧疚,怎幺说后者也还只是个暗恋而开不了口的男生,个性上还在正常的範畴。

「吴振亮,我早就说过我喜欢强悍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懦弱的家伙。」姜舞绫头又开始痛了,对这人她实在无计可施。

「舞绫,我知道,我很认真的在练剑,现在一定能够保护你。」

「那你先打败他再说。」姜舞绫没有辜负陈宗翰的期待果不其然的把他推出去当挡箭牌:「办不到的话就趁早死心,去找一个和你更匹配的女孩子吧。」

「舞绫,我相信你是最匹配的女孩了,不管需要多长的时间,我一定会让你认同我的。」

这足以让许多女孩动容的情话,显然对姜舞绫一定作用也没有,她还是一脸的无可奈何,说:「要我认同你,那你就先比阿翰强再说,顺带一提他就是肖家前阵子和肖素子战成平手,号称肖家第二位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冉冉上升的新星,你虽然是吴胡岳长老的独子,可比起来你还是差多了。」

听到姜舞绫的话,吴振亮惊讶的望向陈宗翰:「失敬,我也有听说到那场比试,肖傅群五人败得一蹋糊涂,可惜我没看到现场,听朋友说那场战斗的评价就连隐居已久的宿老也讚不绝口。」

「哪里哪里,是大家太抬举了。」比起被讚美,陈宗翰对于能让吴振亮说这幺多话感到成就感。

「拜託,你们是演哪齣?」姜枫做为观众嘘声说道。

「舞绫,不用比也知道我不可能胜过他。」

「那好,你可以死心了。」姜舞绫讲的异常简洁有力。

「不,虽然我的工夫比不上,但你要相信在你危急的时刻,我即便牺牲我自己的性命也会选择救你了,绝不迟疑。」

又是足以感动无数纯情少女的诚挚告白,搭上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恐怕是连冰山都会融化,而且从他的眼神看得出来他不是胡说,他是真的会这样做。

如果说凡事都有例外,那姜舞绫显然就是那意外,她不禁没感动还一脸侦探逮到犯人露馅时机的表情,说:「说是这样说,可是我人遇到危机的时候你人在哪里呢?在我快要被天人夺捨魂魄时救我的是枫,在我在矿坑里差一点丧命时救我的是阿翰,大话谁都会说,办不办的到才是重点。」

姜舞绫更加用力的抱紧陈宗翰的胳膊,是什幺意思无须说明。

「我…我……。」吴振亮无话可说,他心里的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为什幺当舞绫碰到危险的时候自己不在她身边?否则一定可以让她看到自己的真心真意。

「所以你走吧,谢谢你来看我,不过我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抱歉。」说到最后姜舞绫的口气也软了下来,毕竟女孩还是很难对一位真心诚意喜欢自己的人生气。

「我知道了。」吴振亮仰起头,深深吸一口气,然后说:「我一定会超过阿翰,然后在你危险的时候出现的,你等我。」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大步流星的模样,和进来的时候几乎是相反的一个人。

「喂!喂!你搞错努力的方向了。」

姜枫耸肩说:「对这种一根筋的家伙,你这样刺激他反而会有反效果。」

「你干嘛不早说。」

门又重新打开,姜舞绫依然挽着陈宗翰的手臂,她以为是吴振亮折返回来,说:「不管你再怎幺努力,你都不可能超过阿翰,死心吧……。」

愣住。

「咦?」

「呃。」

「阿。」

走进来的人不是吴振亮,是留着俐落短髮的中性美人肖素子,她提着黑色的饭盒,视线从姜舞绫的脸游走到和陈宗翰挽在一起的手臂,眉毛扬起,再看到姜枫与破莲,点个头示好。

「等等,素子,不是你以为的那样。」陈宗翰抽出手臂,赶忙的澄清,刚才吴振亮误会他们两人,现在换成陈宗翰有被抓姦在床的错觉,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想想肖素子走进来时听到的话,再看到自己与姜舞绫亲暱的动作,会怎幺联想,

陈宗翰感到不妙,至于是什幺不妙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停。」肖素子杨手止住陈宗翰要解释的动作,低下头。

「那个……我…。」彷彿是被吴振亮的结巴传染,陈宗翰脑子一团乱。

「刚才吴振亮到离开这里,阿翰被舞绫当成挡箭牌,用来赶走吴振亮,牵着手是用来骗他,姜枫和破莲则是观众,对不对?」

这是多幺惊人的推理能力,陈宗翰惊讶的发现,原来肖素子最适合的职业是私家侦探。

「你还真冷静,原本以为可以看到一出洒狗血的八点档大戏。」姜枫语气十分可惜。

「你真厉害。」陈宗翰又敬又畏的说道。

「谢谢。」肖素子平静的回答,说:「我做了一些手捲,大家一起来尝尝吧。」然后解开她带来的三层黑色便当盒,里面放着做好的手捲和可以现场作的材料,「现做更好吃,我先去洗个手。」

看起来十分平和的景像,肖素子做得料理一如既往美味,唯一让陈宗翰不能理解的是,他拿到的手捲不知为何里面总是沾满了芥末,呛的他眼眶泛泪。

  • 名称:如果有来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