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2超清

心底的震撼不单只是由于毁灭的庞大建物,更是在于一个强盛门派的殒落,连天门这名字本身就拥有足够的震慑力,或许比不上三大世家,但其蕴含的能量已经足以令人丧胆。

接下来会是谁?肖素子打心底的一句话,同时回响在许多人的内心。

如果说最开始发生于三年一度切磋大赛的混乱隐隐点出天人的存在,那藏身死亡药剂身后的影子是浮出一点天人的身影,接后各大世家门派浮出的叛徒则是显露天人的影响力,基于最近不断产生的冲突更是把危险层级提升好几个层次,不过所有人都还是小看了天人们的决心。

毁灭连天门,赤裸裸的宣战,是向人间发出最具震撼力的威胁。

假设,今天发生在连天门的事情发生在其他地方的话,例如北京、例如东京,那会演变成怎样的事态?

光是想像就令人头皮发麻,天人可不管人间修练界的什幺潜世规则,既然能够毁灭连天门,那他们完全可以摧毁地图上的任何大城市,甚至更容易。

连天门的毁灭不会是结束,更可能是一个开始,从人间没有注意到就开始筹划,计画内容肯定远远没有这幺平易近人。

想到这一层,在场的人间人心情都荡到了谷底。

前有狼,后有虎,这便是人间现在的惨状。

空间裂缝日渐崩毁,天人又挑这节骨眼发出威胁,前景实在无法乐观。

时代的洪流在人们没有察觉之时默默袭捲,没有谁能置身事外,三界的生命,经历了千万年的分隔,如今见面却遗忘了彼此同源同根,彷彿各来自异乡,刀剑相向成了悲伤的解答。

即便是缺乏政治眼光的陈宗翰也感觉得到世界即将要变天,他目睹了世界的转捩点,作为一位本不该在这里的人,他把经过记录到了自己的脑海。

天空闪耀璀璨金光,无害,却代表了某种知情人的共识。

「素子,他们要撤退了。」

虽然见不到山顶上发生的事情,但左近的天人气息都往山顶后退,做到此行的目的,天人们準备离开。

如果说连天门的毁灭是在人间全体的脸上打一个响亮的耳光的话,那眼睁睁的看着兇手离开无疑是第二个响亮耳光。

而想到这念头的人显然不仅仅是陈宗翰,山顶上爆发出饱含深切愤怒的能量,到场三大世家足以跨足顶层的人物都不顾一切的使尽全力,务求在最后扳回一点颜面。

大气在震荡、在悲鸣,几乎是想要移平这座哀牢山的能量,恐怖的风暴笼罩,就连隔了快要一公里的高低差,那想要毁灭一切的能量还是刺痛了陈宗翰的身体。

含怒而放,天地为之震动。

连天门已经毁灭,山顶上的强者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他们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把耻辱加倍还给对方。

陈宗翰压低身子,在爆窜气流之间穿梭,踩在压弯的树梢,快步接近所有愤怒聚集的的山峰

「阿翰,你做什幺?」肖素子几乎是扯开了嗓门大声喊叫,本该传递声波的空气粒子受到气流拉扯,变得难以传导声波前进。

「我要去山顶,错过的话我会抱憾终生的!」

陈宗翰回过头喊说,肖素子一怔,她在陈宗翰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畏惧,满满的都是亢奋之情。

她可以理解陈宗翰的心情,那是犹如小孩子看到最喜爱的卡通人物万分想要靠近的心情,但山顶的情形可没这幺温馨,在上面,只要稍有一点疏神,外溢出来的能量就足以把他搅成碎片。

即使是这样也要靠近?

疯子,肖素子作为保有理智的代表,心里不禁冒出这个词彙。

陈宗翰当然不知道肖素子对他有了崭新的评价,他一点相关的念头都没有产生,一心一意的想要靠近,更靠近,在这致命的能量风暴的深处,他知道有他渴望的战斗。

他没有实力加入,但他可以用视线参与,很单纯的心情,他想要目睹这一切。

早上的时候,他用行动告诉肖傅群与周伯伟他们,如果想要提升实力,生死这关是不可避免,而现下他更是昇华了这个理论,与胜败生死这种大事无关,光是作为观众就要赌上性命,是无比勇敢还是无比愚蠢?

又有谁能做下判断?

风沙滚上蓝天,轰雷之声大起大作,每一下都宛若打在人们灵魂本源,漾起想要跪倒的敬畏。

瞇起眼睛,陈宗翰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幺要这样做,只是心里的念头太强烈,强烈到还没用理智去衡量身体就自主的动了起来。

没办法再靠近了,眼前没有半点遮蔽物,右边看得到化成废墟的连天门,在这之前有七八道人影,就是他们爆起了这几欲令人窒息的气势。

如果说风暴之外是几欲把人搅成碎片的话,那风暴之内就是就连最薄弱处都彷彿一把把利刃在飞舞。

身上划出好几条血痕,从没见过如此狂暴的风,它们疯狂的把一块块绿地扫到半天空,然后一道溢出的真气直接把阻挡在路线上的一切化成了虚无。

陈宗翰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幽泉插在地上,他要把眼前的战斗映到脑海,一丝一毫都不会放过。

凤凰在空中遨翔,狂风似乎对牠起不了作用,金黄色的炙焰从嘴里喷射而出,一沾即焚。

人影太过飘忽,陈宗翰只能从短暂的气息辨认出阵营,非常辛苦才能稍微跟上节奏,为了躲避风暴侵袭,时不时得换个位置,不过这场战斗已经不是经採两字能够概括。

天人里有一个男人执着银枪,一击快似一击,前力未尽,后力又来,如涨潮时的狂暴怒涛般全不予人喘息的机会,气力精炼到难以想像的地步,每一下都像是要贯穿山峰。

不过和他对阵的修练者却只是略居下风,那人使的是掌,快捷磅礡,同样的惊涛拍岸,一掌拍下,余力未吐,又是一掌击出,火光电石之间,每一掌都落在避无可避之处。

可怕,可怕到使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再看向另一边,一位人间的修练者以指代剑,一指一划都蕴含了无匹剑气,长髮随风,行走在这壮烈的战场之间竟有股萧然意味。

陈宗翰心惊的非独是那人的浑厚的功力,更是那妙到极点的剑术。

每一剑都妙到难以想像,没有半点余份,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变化,都是恰到好处的精妙,臻至不可思议的境地。

转变成了混战,没有谁和谁对阵,需要防範所有人,也可以击杀任何人。

脚踩玄妙的步法满脸煞气的一人举剑,万千炫目光华爆开,化成一道神光般的刺去。

一人身行凌空一旋,性阴的真气在空中啃食起敌人的阳气。

一人踩着虚空,如地狱判官的一指,地面轰然凹陷出一个沟壑。

一人洒然狂笑,信手一挥,百名泥巴色的傀儡沖向敌人。

大开眼界,陈宗翰一秒也捨不得移开视线,只能远远在外观战的他看得是大呼过瘾,每一个交锋他都看到自己所没有的境界,见识到剑术的技巧竟然广博如斯,他兴奋到不自主的仿效起来。

陈宗翰的战斗技巧就是最有效率的杀人技术,而眼前的战斗则是武艺的极高代表,他发现到有时候快绝反而不是最强力的功击,眼花撩乱却带着杀机的技巧,不是花俏,而是更深一层的运用境界。

光凭这项领悟就值回票价,更罔论如宝藏般展现出来的各式技术,许多心里的困惑都在眼前迎刃而解。

只是看不可能学得其中的所有,陈宗翰打算不管能不能掌握、不管能不能理解先把一切都铭刻在记忆里,等离开这里再一个个拿出推敲,就算只能领悟到一半,对他的实力也有极高的提升。

从以前陈宗翰就都倚赖魔主的潜意识来提升实力,潜意识的运用和意识上的理解不一定相通,他拥有前者却使用不出来,很多问题出在他意识上的无法踰越,这也是为何在血色空间里的时候他会强得过分的原因。

睡眠本来就是潜意识活跃的时间,是陈宗翰最接近魔主的时候。

许多天人聚集在战斗的边缘,和陈宗翰一样,但他们关心的似乎不是战斗的本身,反而是在等候什幺的模样,观望着。

宁静安详的气息闯进空间,交战中的强者为此停下了手,抬头看向天空。

是个法器,黑白色的太极鱼与八卦结合成的巨大圆盘型法器,不知道什幺时候出现漂浮在空中。

陈宗翰惊愕的发现,他身体里的力量正在流失,摊开手,他彷彿能看到一点点的真气挥发到空气中。

这是怎幺回事?

有这种情形的似乎不是只有他,空气中原来浓郁的能量正飞快的消失,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被天空中的法器给吸收,它如老旧的轮缓缓转动,而每一下转动都带走难以计量的能量。

天人们也受到同样的待遇,但表情则镇定的多。

本该的互相剧烈撞击的气势,平息了下来,暴风进入尾声,不甘心却没有其他办法,挣扎着,却弭息无声。

三度空间是由点、线、面三者集合而成,再加上时间就成为我们生存的真实世界。

然而空间通道则是超越四度的五度存在,在人类的世界里本来不应该产生,却长存了数千年,异常的状态久到所有人都把其认为是常态。

点与点的通道,跨越物里上的距离,五度的概念是连接,点对点的连结是最基本的呈现。

不论是世家间使用的传送法阵,或是天人惯用的玉质小刀,破开空间建立连结,亦或是传说中可以开闢出把天界和人间通道的通天路,它们都有一个特性,就是不够稳定。

天人们想要离开哀牢山,自然必须借助空间通道,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当然是想办法製造空挡打通通道,看在连天门被毁的份上,谁也不会相信人间人会很有礼貌的乖乖待在一边等他们开通,然后在期间乖乖缩手不破坏。

天人们既然事先想到过这种情形,準备工作早就预备了好几个备案,漂浮在空中的法器便是其中一项,它即使是在天界也是件很罕见的珍宝,炼製出这项法器的的高人本意是製造出能防御所有攻击的防具,匠心独具的镌刻出能够吸收能量的複杂法阵,佐以特别的材料然后成为最强之盾。

不过后人想出了另外一种用法,在不更动法阵的情况下放大其作用範围,虽然会造成损毁的现象,但却产生了传说中禁武领域。

就连这样的法器都拿了出来,为了毁灭连天门,天人也算是下了重本。

提起真气,就算不断的被吸收,但只要释放大于吸收就还是能多撑一下,人间这边的强者做出最大的拼搏,想要毁天灭地般的全面释放。

尽量让自己不要闭上眼,手半遮着,强光和气流把大多数在一旁的观众都掀翻在地,实力差点的甚至往山下跌去,陈宗翰缩起身子趴倒,不愿错过这最后的碰撞。

大地被沉重的挤压,厚重气场令土地不停往下陷,鼓譟的空气摩擦出刺耳的声音,在炫目白光内,几道被吞没的人影傲然伫立。

心脏加速跳动,沸腾的血液流到全身各处,陈宗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躁动,共鸣一般,几乎要跳起身闯进战斗中。

空中的法器受到刺激加速转动,宛若朗月高挂,溢出的能量汇流到它身上,朦胧的光晕浮出,宁静的气息变得更为深邃。

一时半刻,两方人马谁也奈何不了谁,但在法器的帮助下,撤退计画正在轨道上平稳的进行。

高速飞行的轰隆声音,闯进这片蓝天,众人都扬起头。

尾端拖着长长的白烟,长桿状的飞弹以高速射来,不是真气,不是法术,作为人间武力的科技结晶,无视法器的效果,在阳光底下反射出寒芒。

陈宗翰知道自己的身体很结实,但他对于自己能不能在飞弹的爆炸之下全身而退充满了迟疑,毕竟飞弹的威力实在难以估计的,没试过谁也不知道爆炸的有效範围是多广。

陈宗翰心里还没打定主意要不要马上逃命,一道硕大的真气束就往飞来的两枚冲去,距离还有将近两公里,但却只是转瞬间的事。

众目睽睽之下,飞弹在空中解体,失速,然后爆炸,冲击往下到了众人身上。

豔红的火焰在空中熊熊燃烧,然后坠落,宛若一场烟花。

这一下不知道烧掉了中国军方几百万人民币,可以想像观察着这里动态的军方人员是多幺惊恐,赤手空拳摧毁飞弹,在至高的修练者面前武力科技竞是如此的卑微。

也许核弹才能真正的弭平掉这里吧,陈宗翰看着落下的飞弹残骸,心里暗道。

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峰顶的战斗,法器没有极限般的运转,溃散的能量消散于虚空,实力再强也禁不起无止尽的消耗,何况是强敌在伺的环境。

天人们几方强者的背后靠近,大家都失去实力的情况下没有人胆敢阻拦,人间强者愤恨的握紧兵器,积攅的一点力量无法避免的消逝。

何等的耻辱!简直比奋勇战死还要憋屈,眼睁睁的看着天人们聚集在一块,却什幺也做不到。

好几名人间人受不了的沖了出去,挥舞着没半点真气的纯朴刀剑。

没有一点取巧的硬碰硬,双方都缺少攻击手段,没过多久就被扔了回来。

为了避免最低等级的白刃战翻转局面,天人们围成一圈各自拿出兵器向外,如同古时候的兵阵,形同废物的术士受保护的待在最里边,几百人像是被围困战斗到最后的猛士,没有能量辅助,气势却依旧慑人。

还有余力的人间修练者陆续聚集了上来,他们首先都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飞快流失,望着入侵自己家园的外敌,心中满是愤怒,力却未逮。

特别是连天门的门生,今天可以说是他们这辈子最痛苦的一天,引以为傲的门派被捣毁,死敌在前,自己却无力报仇,这份耻辱将会一辈子烙印在他们身上,此生都无法摆脱。

比起连天门门生的心境,陈宗翰更感兴趣的是天人们要怎幺离开,不过围成一圈的其中一个作用就是遮挡视线,谁也看不明里面在做什幺。

零星的战斗,对局面起不了一丝帮助。

受到方才强者的战斗影响,哀牢山山顶上本该绿草如茵的地面被破坏的到处都是沟壑,特别是最后硬拼时的凹陷,陈宗翰在一旁甚至看不到底。

只能坐视天人们得手离开吗?这是在场每位人间人的心声,武力对决肯定不是办法,必须扭转局面才行。

比较冷静的人不停寻找可能的切入点,有人组织一群同伴对天空中的法器直接攻击,但攻击往往还未碰触到就消散,即使运气好击中也起不了什幺作用。

有些人特别是连天门的弟子,无视法器的效果往天人杀去,不想要命的透支体内的真气,像是往沙漠拼命洒水,每一点都在消失,连同生命。

悍不畏死的冲锋不见得能得到相符的成果,背水一战常常都以失败收场。

过度榨取体内的真气,伤及真元的下场就是浑身经脉寸断,爆出血雾,沦为废人倒下。

不过就由于这些不胃死者的冲锋,天人们结成的阵形被冲乱,有机可趁。

对天人们来说最危险的部分已经过去,现在要小心的就是别被翻盘,从暗处来的他们準备十分周全,伤亡率也在预料之内,即便稍有曲折,整体来说情形都在掌控内。

波纹,荡漾开。

陈宗翰感知得出这附近的空间出现异样,不止是他,在场的其他人都发觉到这个不对劲,修练者本来就是感觉特别灵敏的人,空间的波纹更是异常中的异常。

时间到了,天人们紧绷的神经总算有机会放鬆,在他们的背后浮出一道淡淡紫光,比起传送法阵一次仅能一个人通过,紫光的大小少说有五六倍,云雾缠绕令人看不清其中的真面目,只见黑色人影走进去后就消失无蹤。

天人们要走了,这念头几乎要击垮在场的人们,所有的反抗都只是徒劳,深深的无力感让他们手上的兵器掉到地上。

只要天空上的法器存在,他们的攻击就起不了什幺作用。

抬头看向宁静转动着的法器,它无须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所有人却都对它无可奈何,传说中后羿为了拯救受乾旱之苦的百姓而射下太阳,如果可以,人们需要一个能够射下法器的奇蹟。

陈宗翰手上的幽泉再度变成巨剑的型态,散发出迫人的压力,暗红色在这片战场上并不如何惹眼。

右手往后把巨剑如掷枪般的举高,弓起左腿,真气稍一流转就被吸收,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单凭肉体素质。

陈宗翰的呼吸深浅交杂,全身上下的肌肉随着吐纳而在放鬆鼓胀之间变化,青筋冒出,咬牙,在许多人的面前,奋力向上一跳。

然后掷出手上的幽泉。

愕然,看到陈宗翰的举动许多人一时都无法反应,就这样看着一柄暗红色大剑化成冷电,朝向高空中的法器狠狠射去。

噹。

在这时不时就轰隆作响的战场上,这金属相碰的声音并不响亮,却扎扎实实的渗透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把赖以生存的兵器飞脱出去是极为愚蠢的行为,但此时此刻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一点。

幽泉在法器上刮了一道,然后落下。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皮也不敢眨一下,然后他们看到了,法器上淡淡的光晕开始变弱、变淡,黑白的太极鱼上有一道很轻微的刮痕。

无声,俱寂,这突然的改变造成了全场所有人都停下。

这全力一跳少说有六层楼高,最后掷出幽泉实陈宗翰把所有力量都用了出去,落下,砸出了一个小坑。

这声音唤醒了所有人,他们运气蓄劲,发现到本该被吸收的能量绝大部分都还在身上,法器的作用被大幅的削弱,他们又有了放手一搏的筹码了。

气劲交错,法术凝结,曾经远去的风暴弹指间又再度归来。

天人们只走了不到四分之一,如今失去法器保护的他们,将以劣势的人数面对倾洩满腔怒火的人间人。

就连空气都变了气味,陈宗翰瘫在坑里一动也不动,嘴角流血,事实上他暂时是动不了了。

机会只有一次,他为了确实的伤到空中的法器,连落地的力气都没有留,直接摔了下来,肌肉更是发出悲鸣,缺乏真气缓和又过度使用肉体力量,陈宗翰连一根手指都休想移动。

不过这残废模样确实换来了丰硕的成果,这点倒很让人欣慰。

要不是幽泉乃魔主的绝世兵器,要不是幽泉的本质是杀意不是法器影响,要不是陈宗翰有活死人的特殊体质,缺乏任何一样,这一击无论如何不可能完成,所有人就只能坐视天人离开而无所作为。

复仇是如此的畅快,哀牢山都要为之颤慄。

「小子,干得好。」

一个满脸笑意的老人探手把陈宗翰从坑里捞了出来,用比豹子更迅捷矫健的动作抱着陈宗翰,在战场上躲避所有飞来的攻击。

「那一下实在很不错,老朽可不能让你白白死在里面。」

话语没受到速度的影响,传到了陈宗翰耳里。

「我的剑。」陈宗翰很艰难的开口。

「你放心,有人去帮你取回来了。」

听到这陈宗翰完全放下了心,陈宗翰认得出现在抱着自己的是之前在顶峰战斗的其中一位,有顶尖强者保护,他这条命是保住了。

  • 名称:木乃伊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3: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