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宁超清

「你还是人类吗?」白髮作为第三执法小队的战斗人员兼专属医生,理所当然会帮陈宗翰检查伤口,查看复原的情形。

「还算是吧。」语调无法肯定,关键在以哪一种观点来看。

白髮摇摇头,蓝小雪在一旁关切的问:「怎幺了吗?」

「真想解剖看看你的身体是什幺构造,你的心脏一分钟只跳了三十一下,是正常人的一半不到,新陈代谢却是一般人的五六倍,这放在普通人身上会不妙,但我们的话就是很不错的武器。」白髮上搭在陈宗翰的脉搏,「肌肉的柔软度很高,经脉浑厚,你的身体可以说就是为了战斗而打造出来,比起关二还要高上一线。」

虽然无所谓,但你不是来看我右手伤势的吗?陈宗翰心中浮出疑惑。

「总之你复原得很好,我预估再过个星期就能完全康复。」

「嗯,谢谢。」

「能给我看你的眼睛吗?」白髮本着如同疯狂科学家该有的旺盛好奇心,盯着陈宗翰脸上的墨镜。

「好吧。」陈宗翰拿下墨镜,世界又变的一片光明,白髮那纯白色的头髮披散的快到肩膀,以兴趣很浓厚的眼神盯着,这样的举动放在别的地方肯定会让人怀疑他的性向。

白髮也不客气的抓住陈宗翰的脸,上下摆弄仔细的观察。

「不是血丝、没有法力的感觉,好像也不是气障……。」白髮喃喃的说,手再自然不过的想要去摸。

闪开,陈宗翰手挡在眼睛前说:「别这样,会痛的。」

「可惜。」满足不了自己膨胀的医师心,白髮熄火了那样的显着意兴阑珊,挥挥手,「你很健康,记得按时吃饭睡觉。」

和执法队请了三天假,陈宗翰告别顺路送他到一家茶室门口的蓝小雪,身上老样子只有钱包、手机、幽泉这居家旅行必备三要件,白面具留在军区的房间,出任务的时候遮遮掩掩已经足够,连出个门都不能正大光明那和贼偷有何差别?

扶了扶脸上的墨镜,他的灵魂之窗暂时对外关闭,内部整修中。

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距离约定的时间还算宽裕,踏进茶室,陈宗翰视线瞄向门框上方的吊饰,上面散发着法力的味道,看来修练界的局势是越来越严酷。

点一杯招牌的柚子茶,很少使用的肖家身分证件压在新台币上面,这点程度的身分证明在现阶段已经变成惯例,就在陈宗翰受伤的时候,风云又有了变化。

「谢谢。」取走钞票,找了零,服务生恭敬的把肖家身分证还给陈宗翰,「请稍候。」

陈宗翰点了下零钱,八折优惠?原来身分证明还是有些附带好处。

拿了份报纸摊在桌上,八卦娱乐版令人意外的缺少爆发性消息,反倒是社会版版面扩增,继之前的爆炸案之后又发生了数起离奇的攻击事件,黄山出现无法像之前以天坑掩盖过去的战斗痕迹,上海上百人目睹的在空中发生的连续爆炸,台北信义区一间服饰店地下室蔓延出怪异的气体……各种莫名其妙到让人难以相信是事实的事件,一一的在发生。

再翻到下一页,截取自网路最近甚嚣尘上的讨论串,首先腹诽一下记者偷懒的行为,上面很多网友乡民对最近接连不断的事情做出看法,幸灾乐祸、阴谋论、末日论、外星人论各式想像力所能及的看法都被提出,大部分是是以开玩笑的口吻,但还是有少数正经的发言。

在报纸上可能看到真相,世家方面对于报章杂誌有很强的管控力,台湾尚且如此,政治环境更封闭的内地更是找不到一起相关报导。

不过网路无远弗界的影响力在不停增温,陈宗翰最近没有时间上网,但可以想像的到各大讨论区和PTT会是多幺热闹,做为居中的参与者,陈宗翰感觉不到与有荣焉。

来人没打招呼,拉开椅子直接坐了下来,看起来好像很热,挥动着黑长髮,似乎是要透点气,脸上写着烦闷。

「大小姐,好久不见了。」

莫名的感到平静了下来,原本因为血色空里的异变而一直躁动的灵魂,现在温驯的像是看到母亲的小孩。

真是的,明明是个和疗癒系搭不上边的女孩。

「嗯。」李师翊闷哼一声,看着桌上的菜单,一点也没有因为很久没见到陈宗翰而表现出热情,或是看到他右手受伤而慰问几句,不过陈宗翰对此没有一丝怨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

「一杯橘子茶,冰的,谢谢。」点完饮料,视线对向眼前的陈宗翰。

和上一次见面感觉起来没什幺差别,也是,毕竟也不是多长时间以前,只是以天为单位,李师翊皱着眉头,脸庞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着迷,只要不说话绝对可以迷倒绝大部分的雄性生物,不过就算说话刻薄,还是会有很多人向她涌去吧

「总觉得每次看到你,你都是一副狼狈样。」

「呵呵,凑巧吧。」

再加上一句,「而且蠢样也没变。」攻击依旧犀利。

「你不也是,讲话还是这幺狠。」

换一个舒服一点的坐姿,李师翊把看起来价值不斐的包包摆到桌上,「别讲得好像过了多长的时间,距离上次见面也不过快一个多星期,你的蠢样和我说话的方是当然都不会改变,你那副墨镜是为了遮羞吗?」

「呃,算是吧。」羞?好像不是那幺常见的东西,但遮这点至少正确。

「嗯?」李师翊瞥陈宗翰一眼,没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面,翻着报纸,说:「最近的事情哪一件是你搞出来的?」

「怎幺这幺笃定有我在里面?」陈宗翰疑惑的反问。

「猜的。」小巧的嘴巴吐出字词,「因为你不像个平常会看报纸的人,所以大概是和你有什幺关係。」

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钟,陈宗翰说:「之前前镇港的爆炸,我的手也是那时候用伤。」留意到李师意的表情往不悦迈去,他赶紧补充说:「不过没什幺问题,医生说大概一个星期就能完全康复。」

「哼,我又没问你的手。」

「科科。」

服务生送上李师翊点的橘子茶,看找零也一样打了八折,所以是茶室的促销活动还是因为和陈宗翰坐在一桌所以认为也是世家的人,又或者纯粹是因为人长的正就有福利?

「卫铭和卫娴你认识吗?」

没头没脑的冒出这问题,李师翊白了他一眼,「谁啊?」

经过陈宗翰的说明,李师翊大致了解了卫家兄妹的事情,用手顺着长髮说:「经营金融业的卫家我知道他们,因为2000年的网路泡沫和之后的几次经融海啸,卫家有没落的迹象,卫铭和卫娴,目前没听说有谁做了这种事情,这对兄妹想的满远的,不过有部分也是因为他们的运气,吕老师刚好是卫铭的女友。」

「小雪,就是我在执法队里的经纪人,是说随便我打算怎幺做。」

比起卫家兄妹的事情,李师翊对执法队更感兴趣些,问说:「你有经纪人?」

「嗯,不然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打理实在很麻烦,小雪很厉害,帮我忙的时候还能计画行动,同时也是个学者,还会做一些怪怪的料理。」

「这幺棒。」字面和口气不相符,没令人感觉到高兴,「哪像我一个人连秘书都不能请,所有事情都要自己来,就连睡眠时间都被减了三分之一,成天和一些讨人厌的老头开会聊天,一群死变态。」

话说的这幺重,原来李师翊过的如此悲惨。

「好不容易脱身,这次你可以让我玩得尽兴一些,不然有你受的。」

难怪觉得李师翊的心情比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还要差,原来是受了荼毒,经常扮演出气筒的陈宗翰直觉的提起戒心,不过李师翊是作为未来东洲集团的接班人接受培养,她抱怨的也是普通的交际应酬,换作是其他人恐怕早就乐不思蜀。

「真想和你交换。」李师翊用热切的眼神盯着陈宗翰。

想到李师翊以前的所作所为,陈宗翰心里有些发毛,说:「别作梦了,我们交换的话是东洲集团垮定了。」

「垮就垮……。」李师翊赌气的说,看来她真的是被烦的不轻。

「嗨,抱歉我迟到了。」姗姗来迟的肖素子手上拿着包了起来的流萤剑,抱歉的说:「临时有些事情,抱歉。」

「没关係,正好可以和阿翰讨论交换身分的事情。」一脸正经的讲着莫明其妙的话。

肖素子头上飘出问号,陈宗翰赶紧澄清:「没这回事。」

「呿。」

忘记是多久以前约定过会带李师翊去肖家本家,趁着这次暑假大家虽然忙碌,但多少有些空闲时间,来履行这个承诺,肖素子作为地陪自然是无需质疑,陈宗翰在本家也住过一段时间,不过在带路功用上不值得期待,是作为休假一起过来。

「墨镜不错。」肖素子说道。

确定遮住自己的兔子眼睛,陈宗翰笑着说:「谢谢。」

关于李师翊进入肖家本家的权限和身分问题,肖素子自然是事先就打点好,由于平常看待肖素子都放在她的过人的武技和容貌,对于她身处肖家权力阶级的事情反倒常常遗忘,只有这时候才会想起。

肖家根植这个世界已然上千年,从政商军界到民间百姓都有涉入,虽然和工业时代之前相比控制力已经减少了非常多,人员凋零的问题也很严重,不过即使是如此,其影响力仍然超过常人以为的权威,国家政府或是公司企业,真正君临在世俗之上。

作为这种几乎可以说是不合常理的庞然大物的掌上明珠,肖素子掌心拥有的权力高的难以想像,只是她低调惯了让人没有感觉而已。

原来这位才是真正的大小姐,陈宗翰走在肖素子身后,心中想着。

肖素子带着陈宗翰与李师翊间来到茶室后面,老闆和伙计自然都是修练界的人,交出半个玉珮的信物和相关文件,陈宗翰提着李师翊带的包包,从外面的痕迹来看她的长剑也放在里面,除此之外就是简单的换洗衣物。

「麻烦了。」

李师翊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经过传送法阵来达到位移,这种奇幻世界才会有的设定确实存在,听到的时候她不小的惊讶了一下。

地点还以前一样都在乾净的地下室,地板镌刻着难以理解的符文,阵眼的地方有个放置玉珮的凹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宗翰总觉得地板有些太乾净,因为工作缘故,他来回穿越过很多次不同地方的传送法阵,每次看到都会有种岁月感,只有今天感觉有些太过乾净。

「最近的工作量变成以前的五六倍,老夫也有点吃不消。」大概是注意到陈宗翰盯着地面的视线,管理人摸着下巴的山羊鬍说道。

「素子,还有另外两位小朋友,往后面站。」

过程和平常一样,唯有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李师翊感到兴奋而已,管理人把两半的玉珮合在一起放进凹槽,接着注入法力,藏青色能量像水般蔓延在符文上,光芒闪耀出现。

大约两米高的空间裂缝连接到了肖家本家,超越现代物理学的技术自然不过的呈现出来,对肖素子而言这是很日常的风景,对陈宗翰而言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对李师翊来说就是深深的惊叹。

几千年前就能办到空间位置上的转换,科学界仍然无解的命题早在千年前就被破解,先别说如果这种技术如果几千年前就推广到世界各地未来将会完全改观,光是现在,只有有心者掌控了这项技术对整个世界都是可怕的冲击。

颠覆战争空间的概念,传送法阵是极为恐怖的武器,也许,没有一个当权者敢动三大世家的原因之一就是害怕这个可以神出鬼没的技术。

如同转运站的地方,空间裂缝张开又打开,这个大厅许多人来来去去,基本上都是修练者,像李师翊这种半调子会出现的机率很低。

「走这里。」

让李师翊在感歎了一下,肖素子肩负起导游的责任,领着他们走在如迷宫般的古老建筑群内。

李师翊并不是一个没有眼界的人,相反的,她从小跟随父母在世界各地东奔西跑,各种稀奇古怪,或是壮阔、或是美豔、或是阴暗的人事物也见过不少,可能也是因为这样她对于身边大多数的东西都没什幺太多的感受,毕竟见多了,习以为常。

然而从陈宗翰开始,一个崭新的世界进入她的眼帘,是一个她从没看过、从没想像过的世界,现在,她则正踏足其中,如何能不感动?

就如同艺术品放在一个没有眼光的人眼里就是张纸或是石块,而懂行的人就能分辨其中美感和难得之处,梵谷的画价值上亿,但遇到没眼光的人下场也不过扔掉或是卖个几百块。

肖家的建筑可以说是完整的保留了中国五千年来的文化,这里没有战争,不会毁坏,最大的灾难也只有修练者的冲突或是白蚁入侵,历来的收藏品更是多到清点不完,这些瑰宝随便几项放到外面都会让人为之疯狂。

几千年的家底不是开玩笑的丰富,肖家只是其中一家,姜家和叶家都有着差不多的积累,老实说,李师翊开始觉得三大世家秘而不宣这种行为根本就是犯罪。

相比李师翊的内心波涛不已,肖素子和陈宗翰随意的聊了起来:「后来你朋友还有和你在说什幺吗?」

苦笑,对于王志豪他还当真没什幺办法,摇摇头。

「后来我觉得既然改变不了那家伙,也不好直接跟他挑明的说老子就是你找老半天的修练者,那就随便他去吧,想要反抗还是什幺的,随便他搞,反正真的出事我还是会帮他擦屁股。」为此陈宗翰还和孙久永以及小张他们连络了一下,请她们帮忙留意那个家伙有没有乱来。

「真像是爸爸。」肖素子呵呵笑道。

「有这种儿子我早就掐死他了,啊,这里。」

陈宗翰停下脚步,眼前的是个花团锦簇的庭园,花朵清香,不浓不冽,就连陈宗翰这等俗人都感受的到其中的美丽清雅。

「不错的庭院。」李师翊也伫足观赏,以她来看这园艺等级虽然称不上第一流,但已经很难能可贵。

「还有更漂亮的时候。」陈宗翰语里带上了一点感慨,「那种漂亮已经超过人间,是仙境一般的景象。」

上一次陈宗翰来到这个庭院的时候,在他身边的是鼎鼎大名的猫又全宗,不管是他还是全宗都深深的被当时的美境给折服,清香徘迴,和谐到不忍踏入,为的是让那意境留在胸臆。

和当时比起来陈宗翰的身分已大不相同,从囚徒到新星,只不过是快一年的时间,这里的美景则不知还要多久才会降临。

「素子,你上次说过那副景象要多久才会出现一次?」

「差不多是四年多一次,每次最多停留三天,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

「那好,我们下次一起过来,大小姐,我可以和你保证那是让人终生难忘的景致,仙境一般。」

「嗯,那可别让我失望了。」李师翊说道。

「好。」肖素子也答应的说。

四年的时间,谁也不晓得那时候的自己会在哪里,约定视约定者之间的羁绊而成立,四年之后,仙境降临,来人不知来否?

带着李师翊到处逛逛,肖家因为长年扩建的原因,路线複杂,房子的模样和作用在不同年代都不同。

传送法阵位于本家的中间,右边给长期居住的人定居,左边是临时的居所和一些应变场所,其他像是美食街或是店舖多在靠中间的部分,一些类似藏经阁、兵器库或是放置危险物品的地方则多是在后面内部,是肖家最隐密的部分。

肖素子把李师翊安排在她的房子里,反正屋子里除了她也只有爷爷在住,况且爷爷很久没回家,也没有打扰的问题。

「原来这里还有电影院啊?」李师翊稀奇的说,在她来之前她的想像肖家本家应该是个很清幽如同古剎古院的地方,不过看来现代化的味道很重。

「休息娱乐也是必要的。」

基本上肖家本家就是一个小型的半开放都市,比较不同的是没有马路也没有车辆,人们想要快速移动看的就是自己脚下的本事。

「咦?」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认识的人,薛欣、宋从闻、应泉、阿昌从电影院的门口走了出来。

「嗨。」陈宗翰率先举手打招呼,不过他马上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充满个性的应泉一脸无神,大姐姐般的薛欣连微笑都没带上,宋从闻走路都没在看路的看着蓝天,阿昌已经是里面比较正常的一位,注意到陈宗翰,有气无力的挥手回应。

这样子绝对不是什幺正常状态,每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和上次分开前相差甚远。

「你们怎幺了吗?」陈宗翰走到应泉和宋从闻面前,伸手在他们面前挥了挥。

「啊,是阿翰呀。」第一个回过神的应泉视线总算聚焦在陈宗翰脸上,惊呼了一声。

宋从闻也注意到肖素子,颤抖了一下,魂回到体内,有点尴尬的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你们是看了什幺鬼片吗?都魂不附体的附体的模样。」陈宗翰的视线在他们四人身上来回。

「不,我们刚刚看的是马达加斯加。」

「……。」

「……。」

「我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喜剧片吧。」陈宗翰看向身边的李师翊甄询意见,后者点头附议,「那你们会怎幺搞成这样,喜剧片不是应该高兴一点吗?」

应泉苦笑,瞄了一下李师翊,说:「这说来话长。」

「介绍一下,这是我和素子的朋友,李师翊,这几天住在素子那裏。」

「你好。」应泉率先的伸出手来,微笑的说:「你就是之前素子提到的那个阿翰的同班同学吧。」

记性是有没有这幺好?陈宗翰看到应泉的微笑,总觉里面有些其他的东西,或者说是有什幺误会。

更惊人的是李师翊,她一反常态的对陌生人露出笑容,如冬末的春光,明亮动人,伸出手也说了声你好。

作为罪魁祸首的肖素子一点罪恶感也没有,以女性特有的直觉感受到气氛的改变,抱持有趣的心态,作壁上观。

「你是修练者吗?」应泉皱眉的问。

没有直接的否定,略带迟疑的问句,对李师翊这半年来的努力也算是一点回报。

「嗯,一半吧。」

「半路出家。」应泉比起陈宗翰与肖素子确实不算什幺,但在同辈里面已经是在金字塔的上半部,看出李师翊是中途开始修练并不是难事。

被一语道破,李师翊面无表情,看不出来她是无所谓还是隐藏住了情绪起伏。

「别站在这里,换个地方在聊怎幺样?」宋从闻说道,看来他也感觉到李师翊和应泉的气氛有些微妙,阿昌和薛欣也点头赞成,站着挡路也不好。

「那我们先带大小姐是放行李,晚一点再去找你们。」陈宗翰顺势下了台阶,和肖素子与李师翊走往另一个方向。

「有趣的人。」没想到李师翊会冒出这个评价,指的自然是应泉。

肖素子走在最前面,主要是对陈宗翰说:「之前和你说过他们任务失败,听说是遭遇到了天人,看来打击似乎不小。」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陈宗翰说:「任务失败而无精打采,也算是正常。」

「好像不只是这样而已。」肖素子也无法肯定,她有听到风声说那一次的任务结果比想像的还要糟糕。

  • 名称:童宁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