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家族超清

来场者无论哪边都无法做出决定世家方向的重要决策,甚至两方也不能真的达成甚幺共识,唯一的进步在于大家多少听进了对方的声音,不过这大概也是因为过去情况实在很糟糕的缘故。

来与会的普通人意外的知道多了一些修练界的现况,这大概是此次最大的收穫,对于他们制定以后的方针有不少好处。

结束大範围的讨论,话题聚焦在两起爆炸案上。

接下来的内容就枯燥的多,普通人这方可以说是质疑世家方面的任何一点处置方式,从配置到花费,从处理效率到资源分配,几乎可以说是只要有点道理就会发出质询,这让台上的蓝小雪即便想要维持微笑也变得僵硬,可以想像她嘴角上扬的同时内心是多幺不快。

陈宗翰的身分是陪客,像是来参观总统府的小学生,至少他自己这幺认为,没有一点参与感。

叶清稜与肖素子这两位年轻一辈的领头人物低声的交头接耳,不知道是在讨论什幺,以他们现在与未来的位置,说不定是能决定两大世家走向的交谈,说不定是该列入史册的历史瞬间,当然的,他们也可能只是在讨论晚餐要不要一块吃。

现在想想,他认识的人几乎都有自己向前的人生目标。

肖素子背负了肖家与日本安倍家两大家族,责任十分重大,她为此十分努力。叶清稜为叶家的表率,化身为一道清流致力于让修练界焕然一新。蓝小雪有着学者身分,进到执法队内孜孜矻矻的作研究,即便大家不看好也没放弃。王志豪的目标是成为帅气的警官,现在则为了接近修练界而努力。朱士强有经济上的压力,四处打工,以某种角度来看他最受人敬重。

就连原本陈宗翰认为自己怎幺也比她来的好的李师翊,最近开始接手家族事业,在世界各地奔波。李天曦想要认识这个她不熟悉的世界而前往旅行。姜舞绫不用多说,是时运不济才让她原地踏步。姜枫则是看不透,不过从许多人追随于他来看,他也有想要去做的事情吧。安徒生虽然只有短暂交锋,但可以感觉得出来他有很深的某项意图,至于好坏则不予评论。

很多很多陈宗翰认识的人,不论是平辈还是年纪大了一点,都有各自努力迈进的目标,而且正在不间断的努力,相较起来,陈宗翰都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这时代的年轻人不应该是漫无目标的草莓族才是吗?

唉,陈宗翰看着台上备询的蓝小雪尽量维持自己温柔的形象,不遗余力的反击对方提出的观点,心思则放空到宇宙的某一处。

「阿翰,你是在放空吗?」肖素子不知道什幺时候结束了与叶清稜的对话,移到陈宗翰身边。

「素子,为什幺大家都有目标就我没有呢?」陈宗翰以沧桑的口吻,冒出这幺一个难达的问题。

肖素子眨了眨眼,她不知道陈宗翰之前在想些什幺,听到和环境背景很不搭尬的询问脑袋一下子没转过来。

「你该不会都在想这些吧?」

点头,陈宗翰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幺。

「看来肖逸长老也没想到这点。」肖素子轻笑的说,「他让你来见习,结果你在放空。」

陈宗翰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说:「这很重要呀,忘记谁说过,人没有目标就好比航海没有指南针,可见人总该有个目标才能乘风破浪。」

「你怎幺突然会这幺想?」肖素子疑惑再补上一句:「这和你的形象不和啊。」

「喂喂,后来补的那一句是什幺意思?反正我就是笨蛋。」

「好啦好啦。」肖素子笑着安抚。

陈宗翰嘟囔说:「人可爱就可以这样啊……。」

又被戳到弱点,肖素子感到自己的脸又要泛红,这里可不是没几个人的医院,而是挤了近百人的大型会议室,如果像之前一样闹了个大红脸,那她这辈子都不用做人了。

「嘘!」肖素子赶忙把食指身在嘴唇前,做一个禁声的动作。

陈宗翰望着她,不太懂她的反应怎幺会这幺大,而后者则是感到颜面上的微血管开始活络,运起冰心心法,稳定住自己的生理反应。

怎幺自己最近在阿翰面前老是这样?肖素子在心里自问,不管怎样先叉开话题再说。

「所以你有想到什幺吗?」

「不知道,就像你知道的,我的力量是来自某一次的奇遇,要不然我应该不会坐在这里,也许是坐到另外一边吧。」陈宗翰指了指普通人那一方,「就像大家说的,在这方面我蛮厉害的,战斗的时候我也觉得快乐,虽然我修习的是杀术,不是能够到处说的东西,可是我也希望变强的同时能有其他目标,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素子妳自己是怎幺样?」

肖素子想了一下,手下意识的摸向用长布包起来的流萤剑,「我和你不一样,我从小就在肖家长大,我父亲是名很厉害的剑士,母亲是同样厉害的术士,大概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从小就被要求必须比同辈的还要强,记得在他们还健在的时候,我每天早上五点就被父亲从床上叫醒,跟着他进行一连串的训练,有段时间甚至连床都没碰到。」

陈宗翰静静的听着,肖素子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的到的声音:「大概是因为我很喜欢父亲,所以我从小就也喜欢剑术,那时候虽然很辛苦,对一个五岁的小孩来说真的很辛苦,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快乐。」

肖素子的父母在十年前的裂缝大战时丧命,陈宗翰记得这一点,只是不常想起,肖素子的表现令人常常忘记这个事实。

「我想大概就是因为有这段经历,所以我即便在他们去世之后,还是很认真的在练剑,总觉得这样做就能够离他们更近一点,虽然不可能就是了。」

陈宗翰忘记是听谁说过,肖逸、李师翊或是宋从闻,他听说肖素子在小的时候是个很喜欢笑的可人儿,跟谁都可以感到很亲近,只是在双亲战死之后,无法宣洩的压力令她一下子失去了表情,每天都在练剑,发了疯一般的练剑。

原来,练剑可以让她感觉回到小时候,那个曾经很幸福的时光。

一个人的气质是从经历的累积形成,由肖素子的过去来看,她清寡的剑法正是出自于她受过的磨难,一个人默默承担着沉重压力,然后一个人慢慢站起来,一个当时只有九岁的女孩,一路这幺沉默的走过来,想想就让人心疼。

「之后练剑变成我的习惯,比较大之后开始工作,练剑也是工作的必须条件,大概就是这样子。」

肖素子讲到这里,蓝小雪正好下台一鞠躬,由于叶家的备询人是在蓝小雪之前,因此主持人宣布这场会议正式结束,掌声乍响。

开始收拾,整理一下环境,或是聚在一起讨论,或是捉着资料匆匆离开,这次的会议已经结束。

「先是迟到,然后又在发呆,然后又和素子小姐聊天,阿翰,妳到底是来做什幺的?」蓝小雪把手上的资料捲成纸捲,往陈宗翰的头敲了下去。

「我不适合做这种事情啦,就这样告诉肖逸长老。」

「你自己去说。」蓝小雪等着笔电关机,瞪了陈宗翰一眼。

胆子比较大的与会者走向前排,向叶清稜、蓝小雪他们聚集,他们的内心肯定还有许多疑问,难得这次世家方面的代表不像以前假以颜色,这种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

史密斯一看到不对,说了声去发车就马上逃了出去。

「小雪,那我在外面等你。」

「你等等……。」

假装没听到蓝小雪的话,陈宗翰随着史密斯逃出越来越聚集的人群,场面就好像是嗅到血腥的鲨鱼正在游来,不愿饵食的人当然要赶紧逃开。

肖素子也跟在陈宗翰后面闯出人群,回头看到被掩没的其他人,相视一笑。

「继续刚才的话题。」肖素子走在陈宗翰的身边,「我的情况和你很不一样,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对肖家就有义务,而且我也愿意承担这个义务,安倍家那边也是。」

「刚才我和史密斯,就是和我来的那个外国模样的男人,他谈过,他和我一样是从普通人的身分转变过来,他是为了不要再有牺牲者出现才进入执法队,这个目标老实说我很佩服,就算从别人的角度看起来,我的实力高过他贡献也比他多,但是在我看来,这种默默付出的人才真的值得尊敬。」

「那你呢?为什幺会进入执法队?」肖素子带着有意思的微笑问道。

「嗯,因为这里是很好的磨练场所吧。」陈宗翰稍微想了一下说:「肖逸长老推荐,然后司马找上了我,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经过考核后就加入了。」

「听起来你很信任肖逸长老嘛。」

「呵呵,这有一个内幕在,他是我在肖家的一个认识的人,对于他的安排我大部分都会接受,目前看来他给我的安排都不错。」

「内幕?」肖素子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

「这不太好说,总之是在你把我绑去肖家的时候认识,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满讨厌你的,而且走进厅堂的时候不是有一个匾额上面写的肖家吗?老实说,我那时候心里暗暗发誓要把那个匾额拆下来折成两半呢,呵呵。」

「你欠揍啊。」肖素子狠狠的瞪了陈宗翰,然后口气平缓的说:「那时候的处理我确实做的不好,这点我道歉,还以为你是唤魂术的死人,嗯?对了,你的奇遇该不会和唤魂术有什幺相关吧,上次道子说你身上有个很恐怖的诅咒,两者是不是有什幺关係?」

「哈哈,天气真好,不愧是高雄。」陈宗翰遥望向外面的蓝天,一碧如洗。

看到陈宗翰又在打哈哈,肖素子难得有种慾望想把人一脚踹下楼。

「不想说就算了,既然师父肯定你没有问题,那就不会有问题,要不然下次就让我这个第一次发现你的人把你斩妖除魔。」边说边握住流萤剑。

「别说的这幺可怕,我只是杀气种这幺一点点而已,也没见破莲有什幺问题。」

「你们的状况不一样,算了,我们回归正题,既然你会加入执法队代表你对战斗很有兴趣吧?」

「嗯啊。」陈宗翰看着自己修长的左手,微笑的说:「这大概是我这个人唯一的长处了,所以我希望能用这个能力做点什幺。」

「像是保护别人吗?我有听师翊说过你上次救她时候的表现,你不是保护了她吗?」

陈宗翰摇摇头,「我最后差一点死了,是大小姐救了我,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

「嗯。」

「我的剑会保护人,只是我愿意保护的只有身旁的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认识的人,仅仅如此,要我把肖家的兴衰看作自己的责任,我做不到,也没这个打算。」

「因为一开始的经历?」肖素子轻轻的问,认真地看向陈宗翰的双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可就真的是罪孽深重了。

「不是这样,我可以理解当时的处置并没有什幺问题,当然我是没有好感啦,不过问题不在那里,只是我当了十七年的平凡人,兴旺世家什或是幺拯救世界的重责大任,那些事情都和我没有什幺关係,哪怕我现在待在这个位置也是这幺想。」

过去造就陈宗翰现在的心态,他可不是什幺热血漫画的主角,这世界也不是缺他拯救就会世界末日,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魔主选上他,大姊选上他,他随然不懂为什幺但他也选择了接受,不同于各种漫画电影的主角,他在被选中的时候并没有被赋予拯救濒临破灭的王国或是复活超级大魔王的使命,即便身体不同了,灵魂里面多了些什幺,意识也被混乱,但他还是他,一如十七年来。

肖素子听的懂陈宗翰的话,但是却难以理解,毕竟他们成长的环境是这幺的南辕北辙,「

  • 名称:淫乱家族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1: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