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者无疆小说超清

见到塌毁的连天门残骸以及满地的尸首和战斗痕迹,不难想像之前究竟经过多激烈的战斗,整个山峰都快被移平,特别是连天门的所在地,过去的盛名全都扫地,成了乱石败屋。

「快快快,把伤患带上直升机。」

鱼贯穿梭,一身白衣的医疗人员赶忙的奔跑到疾呼者的身边,与死神争夺秒数,修练者的生命力虽然坚强,但也不是不死之身,在等待救援的同时就不知失去了多少条生命。

天际,轰隆作响的战斗机划过,留下五条白烟就消失在远方。

很多势力都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形,至于会做出怎样的反应,这恐怕就有赖于世家方面的周旋,或者会有更强硬的动作也说不定。

越来越多人上山,光是攀登对普通人来说就不是能够短时间办到的事情,抵达的都是具备一定实力,但却无法应付太高程度战斗之辈,他们的任务就是清理战场,面对满目疮痍,工具还没上来,只能帮忙医疗人员打下手。

「素子、阿翰,你们都没事吧?」

肖逢走了过来,看他气喘吁吁的模样,大概是山顶上的危险一解除就飞奔了上来。

「没什幺大碍。」陈宗翰耸耸肩,他现在坐在草地上,脑里面尽是惊人的消息。

「我也没事,肖逢叔叔,你有看到肖逸长老或是徐世常长老吗?」

肖逢看着陈宗翰的脸愣了下,说:「你的眼睛是怎幺回事?红通通的,杀红了眼也不是这样吧?」

「没事,只是一点副作用。」陈宗翰挥挥手,这种小事不是现在该谈。

「老闆受了点伤,已经先下山,我也没看到徐长老,大概是在另一边吧,和姜家的唐云飞他们在一块,怎幺了吗?」

「有一个好消息。」肖素子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介绍说:「宇文逆、曹珂、辰棘礼,他们都是天人,打算加入我们。」

肖逢和初听到消息的陈宗翰反应一样,不可置信,往他们脸上瞧,感知一下气息,没有错,他们确实是天人。

回过神后,肖逢向宇文逆三人伸出友好的手,说:「在下肖逢,是肖家的一员,很高兴认识你们,关于你们的事情我需要向上汇报,可能要在稍等一下。」

在天界,似乎没有握手的礼仪,宇文逆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伸出了手,说:「有劳了。」而他的两位妻子则以点首代替。

「宇文先生,很抱歉有一个问题需要你们先做答覆,我才好引荐你们,问题可能有些失礼,但还请多多包涵。」肖逢维持着一贯的微笑,问说:「请问三位是为什幺选择来到人间?据我所知天界的环境应该更加美好不是吗?」

陈宗翰张开嘴要帮三人回答,当然是因为天界连年征战,他们受不了才会到人间寻求庇护,不过肖素子用眼神阻止了他,要他什幺话也没说。

宇文逆的眼神在肖逢的身上晃了一下,看得出对方实力低微,不如身边年纪尚幼的年轻小辈,不过交际手腕显然有经验的多,没有询问情报,第一时间质疑对方的身分和企图,如果回答得不好,整座山上面的修练者都会变成敌人。

「神州的情况不是你以为的那副德性,不过那并不是主要的原因,老实说在几日前,我杀了一位国君的太子,原因很简单,那畜牲仗着自己的身份想要强夺我的妻子,杀了他后神州已无我能立足之地,我有的选择只有隐居流亡或是逃到他们找不着的地方,比如人间,因此我们来人间就是来做这一笔交易,我们提供神州的情报,交换居住人间的权力,就这幺简单。」

肖逢注视着宇文逆的脸庞,接着是他身边两位美丽的妻子,似乎没发现什幺不妥之处,说:「我相信这是一桩双赢的交易,各取所需,我先去联络高层,请你们暂时在这里等候,素子、阿翰,就麻烦你们了。」

哀牢山上手机的讯号时有时无,肖逢走向一架停在草地上的直升机,借用上面的通讯设备,準备把这次战斗最大的一个收穫汇报上去。

「素子,你这次是大功一件了。」陈宗翰凑到肖素子的耳边说道,后者笑了笑。

「小子。」宇文逆开口说道。

「嗯?」陈宗翰疑惑。

「叫的就是你,常子才就是你打败的没错吧。」

「常子才?噢,你是说阿才,一个枪法很了得、像是士兵一样的男人吧,上次我的确打败过他,不过只是运气好而已。」陈宗翰回忆一下说道:「你认识他?」

「他是我朋友,这次出征他告诉过我你的事情,从你刚才的表现我猜你就是他说的人。」宇文逆就算是普通的话说起来总有种高傲的味道,很难想像阿才和他坐在一起聊天会是怎副风景,「他有话要我碰到你的话转达给你,他说他下次再见面一定会击败你,还有你已经被盯上,要你别在和他交手前就死了。」

「我被盯上?为什幺?」陈宗翰不可思议的说,全世界这幺多人,这幺多重要人物,盯上一个总统都比他有意思。

「其实有一张名单,是人间需要特别注意或是抹杀的人物,子才只说你的名字在上面,没和我说为什幺,你自己去想最近有没有做什幺事值得被留意,我话传到了,理不理会是你的问题。」

曾经有过猫又全宗被追杀的事情,想来人间的顶尖强者都在这名单上面,不过陈宗翰和顶尖强者根本搭不上边,如何苦思也想不到被盯上的理由。

「也许是之前你救师翊的时候被盯上,觉得你坏了他们好事。」肖素子推测的说。

「也许吧。」

现在中原标準时间是PM   6:00,天人与人间人的第一场战争正式的落幕,陈宗翰与肖素子护着宇文逆三人,準备转移到肖家本家,坐在一辆加长休旅车上,肖逢以正常速度驾驶,宇文逆坐在副驾驶座,困惑的左右看着他陌生的世界。

肖逢还是没开口询问天界情报,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讲解着人间的一些规矩:「在人间,电力和石油是我们的基本动力,用来推动这些机械,像是我们坐着车,使用的便是石油。」

宇文逆三人静静听着,隔着硅酯车窗看着一路景象,太阳快要西沉,留下一片黄橙暮霭。

在下界之前他们有稍微做过一些功课,但从纸面上了解和实际见到毕竟是两回事,他们的心理都是五味杂陈,人间将是他们未来的居所,现在却充满了陌生。

穿过山林,一路上都是逆向车辆,在山腰处更是遇到好几次临检,到了山脚,大张旗鼓的防御工事几乎包围了整座山,身穿迷彩服的中国士兵举着枪,一个个如临大敌,肖逢缓下车交出证件,同时八管枪口对準着车,如果有一点不对劲肯定会立马开枪,只是伤不伤的了人就是另一回事。

挥挥手,士兵收回鎗敬了个标準的军礼,肖逢把右手放到眉末回礼。

「我可是有军衔在身,中校。」注意到后照镜陈宗翰的表情,肖逢笑着说。

怪不得现在的官僚制度会如此乱七八糟,感情都是些世家修练者在乱搞?记得上次肖逢还说过他在台湾的国安局有位置,不只是双重国籍,还是双重官员,真是够了。

「为了方便,在世家这种情况很常见。」肖素子解释。

「那素子你也挂了什幺官阶吗?」

「和你一样,国安局,照理来说执法队应该有帮你弄不少身分,对了,你还没有满十八岁,等你十八岁以后你就会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少不同的身分位置,根据工作需要,说不定你会多许多合法的假身分证。」

听到肖素子以很平常的口吻述说这些事情,陈宗翰无奈的说:「我为国家的未来感到由衷的担心。」

「阿翰,三大世家等同或是说超越了国家本身,我们可都是真正的政府官员,你说的未来你要负很大的责任。」

「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少来,无名小卒才不会在我旁边感叹政治黑暗。」

不过就是抱怨几声,用得着这样吗?陈宗翰心想,不过大家都说公家工作是铁饭碗,没风险,领的薪水又不少,可以风险係数来评估,陈宗翰的工作实在是高的破錶,当然的,薪水也很吓人,高到令人听到百姓高喊官员贪污的时候自己会有些羞愧。

来到城市,对宇文逆三人来说视野里的一切都非常奇特,灯光闪烁,高楼丛立,动作陌生的按下车窗,探出头感受着汙浊的空气与混杂在一起的食物味道,毕竟是晚餐时间。

「……要用餐的话我们得先回去本家,你们身上的衣服都很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特别是阿翰和素子,我可不想被公安逮捕。」

衣服上都是乾掉的血迹,在椅背上留了不少印子,陈宗翰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尽是腥味,平常肖逢会準备服给他换,但今天实在太事出突然,一切都只能从简。

「你好臭。」肖素子笑着搧了搧鼻子,坐在前面的曹珂和辰棘礼早就闻到味道,都按下了车窗。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陈宗翰笑着张开手慢慢逼近肖素子,不过很快就被她用剑柄顶住。

「拜託,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说话像B级恐怖片的对白,一身人血就够吓人,还能说说笑笑。」肖逢看着后照镜,他们是没有神经还是真的是变态?

车停在来的时候的大楼前面,附近挤满等着上车的人,不用说他们都是世家人员,可能是要赶去蒐集情资,又或许是像肖逢要接自己负责的人回来,也可能就是连天门的人赶着回去已然破败的门派,不论目的是什幺,相同的只有神色上的急躁,甚至有些惊慌。

「肖逢先生,现在究竟是什幺情形?」

「那是素子吧,就连她也来了,那是血吗?。」

「那三个人,怎幺气息有些古怪。」

「借过、抱歉、借过,宇文先生这边。」挤过人群,来到地下室,肖逢对三位天人说:「接下来我们会从传送法震过去本家。」

三人点头,宇文逆倨傲的脸上露出一点迷茫,搂着自己两位美丽妻子,对之后会遇到什幺情况没有一点底。

肖素子和肖逢带着三人前往位于肖家中段的厅堂,由于事情和陈宗翰无关,就先往自己的屋子走去,他的模样确实吓人,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居民为他绕路。

不知为何又走回了商店街,在肖家,特别是一些紧急时刻,浑身是血地冲出传送法阵然后直奔医疗处不算是什幺稀奇的事情,但这副模样却闲晃般地走在商店街,要不引人注意也难,像是恶灵古堡跑出来的殭尸在逛大街。

「阿翰!」

陈宗翰回头穿过无数好奇的目光,「大小姐。」

李师翊没有回去肖素子的屋子,和小虎一起坐在间咖啡店等着两人归来,要回去肖素子那里必然得经过这一处,在地理概念上她比动不动就迷路的陈宗翰强多了。

李师翊小跑到陈宗翰面前,打量着他。

早上穿地T-shirt到处都是破痕,为求轻便的运动短裤也是划花得快要露出四角裤,耍帅的墨镜不知掉到哪去,本该是眼白的部分红的让人感到恐惧,还有就是他身上带着浓浓的血气,老实说这模样走在街头没被逮捕实在该说肖家的警备有待加强。

记得陈宗翰好像是待在叫做执法队的组织,李师翊心想,如果说肖家的执法人员都这德行,着实令人堪忧。

「你没事吧?」李师翊不太有自信的问。

「吼~」小虎在李师翊脚边也关心地吼了一声。

「我没事,素子也没事,老实说,在这里遇到你实在太好了。」陈宗翰一副放下心来表情,眼神和缓地注视着李师翊,和他吓人的造型很不搭配。

李师翊愣了一下,对陈宗翰突然的话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她想到最近看得电影里面,妻子焦急等到战后返家的丈夫,冲出家门后深深拥抱,真挚的催人热泪,难得露出一点女孩的羞涩,「你……们没事就好。」

「大小姐,可不可以借我一点钱?我该换件衣服,这样怪吓人的,原本想回我的屋子,但不晓得肖家的路怎幺搞得。」陈宗翰指着旁边的服饰店说道。

「……。」

「嗯?」

「算了,对你有期待是我的错。」李师翊挥散所有想像,就连揍他的力气也没有,无奈地表示:「进去吧,我可不想一直站在这里给人观赏。」

和服饰店借了一间浴室,李师翊在门外把衣服递进去,靠在门上,听着里面的水声,「说说发生什幺事情?」

「连天门被攻破了,死了不少人,有三位天人投诚,我的剑断了,嗯,还有那些高手真的超强。」

「拜託,你就不能讲得有趣一点吗?」李师翊忍不住吐槽,「从你们过去开始慢慢说,详细一点。」

「我想想,我们去的地方好像叫做哀牢山,在云南那附近的样子,我的地理不是很好。」

「我知道你的地理很差,继续说。」李师翊不改本性的说。

陈宗翰深知她的个性,不以为忤,「我们到的时候……。」

这个早陈宗翰洗了快一个小时,为了把浑身的血渍洗乾净他花了不少功夫,期间慢慢地告诉李师翊发生的事情,一些他忘了的细节也是李师翊询问他才想起来。

拼凑出整件事情的模样,李师翊也震惊于天人对人间的企图,那是极为庞大的侵略计画,可悲的是,成功机率并不低。

「好了。」把原本的衣服扔进垃圾桶,焕然一新的陈宗翰除了手臂多了几道浅疤外,和之前几乎没有什幺不同。

「拿去。」李师翊抛给他一副新的墨镜,「戴着,不然我怕你吓坏小孩子。」

「哈哈。」陈宗翰傻笑。

连天门事件的余波在世界各地掀起了滔天巨浪,接连几天,哀牢山及附近二十公里划为特殊管制区,对外的说法是哀牢山出现激烈的火山活动,即便哀牢山在这之前根本不是火山,但官方如此公告,百姓也只能收起家当撤离。

作为最重要的青城山附近,原本贵为道家发源地的青城山,即使有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头,隔天也非常突然地列为红色警戒区,成都市往青城山的道路全面封锁,都江堰附近的风景区也同时有大量军队备守。

青城天下幽从此只能在照片上见到,泰安古镇由军队接管,幽美景色染上肃穆,文物古蹟空蕩蕩的没有人气,以藏于深山内的空间裂缝为中心,方圆五十公里成为生人勿近的禁区。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黑龙江与新疆,就在连天门事件爆发的隔天,某块区域被政府列管警戒,对于擅闯者都有当场格杀的权力。

中国官方对外的口径都声称是发现辐射外洩,至于大众相信与否则就不是那幺重要。

约略十三万户人家受到影响,在这次的处理上官方展现出十足的诚意,不仅帮助迁居者找屋,还把原本的地段租约兑现再加上三成给了迁居者,与过往的行径不同,就连收到赔偿的人家也一脸不敢置信。

这样的做法暂时的缓住抗议浪潮,中国正处于民智初开的阶段,只是一味压制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现更超高的情况。

兵力部属大规模的变动自然逃不过各国的卫星观测,作为关係紧张的台湾、日本、南韩,却都出乎意料地对此不做出任何声明,就连长年争夺第一强国位置的美国也仅仅证实这项消息,白宫发言人在记者的追问下什幺也没透露。

隔日,之前就变动过的各国军力部属,突然又大规模的变动,兵力内收,导弹转向,彷彿提防的不再是虎视眈眈的海外列强,而是害怕国内出现叛乱。

对这个现象无数政要都发出严重的谴责,世界各国的国防部长几乎是同一时间都面对着国内民众的怒火,世界上哪有枪口对内的道理?

哑巴吃黄莲,面对镜头,各国国防首长都只能苦笑,军事演习、对应部属、兵力轮调……各式各样的藉口试图平息国民的愤怒,至于乌纱帽,根据政府内部的声音,就算保不住之后也準备了一条更好的官路,一想到这里,说起藉口显得更加理直气壮。

募兵的待遇突然拉高好几阶,作为谈话节目的讨论重点,大家都在忧虑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不是会在自己有生之年打响。

就在国防部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各国议会、立法院都趁着注意力转移通过了增加国防预算的草案,速度飞快地把预算增加了好几倍,等到之后备询也已经成舟。

军火公司从来都是战争的温度计,手上的订单暴增,却没听说哪里发生战事,他们茫然不晓得自己错过了什幺。

攘外必先安内,当年蒋介石没有完成的目标,在现在又被重新拿了出来,只是这次的对象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而是遍布世界被认为有害的组织对象。

就在连天门事件过去的第四天,中华区三大世家、日本四大家族、俄罗斯巡游队、教廷、魔法公会、中亚弯刀联盟、东南亚绿叶会、炙火团、骑士团……以及各国情治单位列出了一串名单,上面写有上万个人名,是被认定对世界有害的目标。

天界有对人间的必杀名单,人间自己也有一张不能容忍的目标清单。

用最快的时间把名单传播到各大组织,确认里面都是死了会让世界更美好的人物,紧接着,名单上的目标都收到一份劝告通知,限定三天之内金盆洗手从此不再复出,否则格杀勿论,将面临覆顶之灾。

那是一封红色只有短短几句话的精美卡片,不是经过任何包裹邮寄,而是直接出现在目标的床头。

简单,却恐吓意味十足。

陈宗翰曾经开玩笑地认为三大世家是杀手组织,修练者则是最高竿的杀手,现在看来,事实相去不远。

一开始所有收到卡片的目标都不把这当作一回事,最多是把能进出自己房间的对象清洗一遍,但当他们知道在全世界的同一天有多少人收到一样的卡片时,他们笑不出来。

有股比他们还要黑暗、把他们势力庞大、比他们不讲情面的组织把矛头指向他们,第二天黑道上出现了悬赏令,悬赏一千万美金买发送卡片组织的人头,结果不到半天发出悬赏令的对象就被发现死在厕所,整间豪宅上百支枪,没有一个人生还,期间没传出一点枪响。

沸腾了,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是哪个组织干的,要知道所有收到卡片的哪一个不是名头响亮,不只是黑道,里面更有各国檯面上的贪腐官员,或是被逐出门的修练者异人,甚至是军阀头领,全部都收到了红色卡片。

出现这样的情况各个修练者组织也是没办法行之,践踏法律不是他们所希望,但在这紧要关头,有些事情就算明知不可也要去做。

第三天,风平浪静,没听说谁真的洗手退出,都严阵以待第四天的到来。

失去法律约束的第四天,一场蔓延全球的腥风血雨就此展开,没有慈悲、不可讨饶、不能以正义自居,猛烈的降临。

网路连接着全世界,红色卡片的事情终究是曝了光,在某些圈子非常热门,被称为死神的邀请帖,大家都在猜想究竟是哪个组织有这样的能量?胆敢向全世界最不好惹的大人物宣战。

这场胜负基本上没有一点悬念,再强大的组织也不可能和政府敌对,特别是政府背后还站着隐藏几千年的修练者,失去法律的保护,除了外太空,对名单上的人而言地球没有一处可以安身。

宇文逆三人的消息没有走漏,消失在肖家内部,但从世界各地出现的转变来看,他们提供的情报被很大幅度的重视,同时修练者本身也面临着一次大规模的清洗。

  • 名称:媚者无疆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0: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