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超清

「阿翰,有看到人了吗?」

「有,和情报一样总共三位,我会尽快解决另一边就麻烦你们了。」陈宗翰缩了缩头,看到三名男人拿着麦当劳坐进车内。

压低声音对衣服上的钮扣式麦克风说话,对方的声音是由塞进耳里的接受器传达,这些先进的科技产品是在最近才引进修练界,陈宗翰也算是前几批使用者。

除了他以外,现在总共有三队人马包围在土地银行的周围,一队是与陈宗翰同一方的执法队人员,另外两队是这次筹画抢银行的修练者与异人集团,分成前后门準备伺机而动。

根据情报他们会在两点半金库清点时动手,现在分别躲在两辆轿车内,手上武器同时有冷兵器与枪械,实力上都无法与陈宗翰相抗衡,这次行动的重点在于快速,不要惊动到旁人。

也是由于情报不够完整,原本在昨晚就该逮捕他们,却变成埋伏在这里等对方动手前逮人。

「曼曼在你身后的商店,如果你一不小心失手她会帮你追人。」听到这话陈宗翰转过头,看到一位大学生模样的女孩一副若无其事的挑着衣服逛商店。

「OK,蓝小姐。」

「叫我小雪。」

「是的……小雪小姐。」

「真是的,小姐小姐的,都被叫老了。」

蓝小雪是司马指派给陈宗翰的专属后勤人员,主司陈宗翰战斗之外的一切事务,毕竟司马是主管身分不可能自己去打理每个队员,战斗人员光是战场上的压力就已经足够沉重,没有闲情处理其他杂务,也因此每个队员都配有像是经纪人般的角色。

蓝小雪是叶家的人,现在挂名在执法队内,昨天和陈宗翰第一次认识,是位看起来温柔,总是面带笑容的漂亮女人,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的兴趣是研发菜单,外表看不出年纪,在知道陈宗翰的岁数之后发出意义不明的哀叹声。

既然会被特别挑选出来,做事能力自然不弱,与执法队第三小队的一个十二人团队联手,很快就补抓住敌人的身影,不过由于一个情报上的错误让昨天原本就该结束的事情拖沓到今天下午,地点还是在闹区。

计画是陈宗翰突击敌人一边的人马,另一边交给其他人去拖延,陈宗翰在解决后迅速赶至,同时藉由警方的名义执行交通管制、中断所有附近的监视器材、减少被他人注意到的机会。

「要是还有人能合作就好了。」

这两天来蓝小雪不知道抱怨了多少次,战斗本来就不是他们后勤该插手的部分,陈宗翰无法立即救援的话可能导致另一边的崩溃,不过现在不论哪一个小队小组都异常缺人,这种话无疑是异想天开。

「準备好了。」蓝小雪人坐在一台厢型车内,引导整场行动进行,藉由连接到车外的镜头,她看的到银行前后门敌人的动静,似乎正要开始抢劫行动,纷纷离开车子,正要套上不入流的黑色头套。

「三、二、一,动手!」

蓝小雪的声音落下,同一时间,陈宗翰从对面人行道冲了出去,手上的报纸飘落,夹在里边的幽泉反光出一道幽暗的红光。

三个人其中有一位是异人,能力是光线扭曲,在对方的计画中他的作用是藉由光线扭曲令所有银行内的人产生恍惚感,同时遮罩住监视录影机的视线。

不需要一秒就越过双线车道,第一个下手的是反应最慢的一人,左手顺着身势轻轻一推,可怜的异人还没搞清楚发生什幺事情,就感觉到腰部传来无法对抗的力量,整个人被推向墙壁,头用力撞上墙,直接不省人事。

陈宗翰解决一人后敌方两人才回过神,一个扭身抽剑,一个扬手正要开枪。

如果大白天传来枪声不太好吧,陈宗翰心想,随即右手快速一挥,幽泉匕首削去半支金属枪管,动作不停,握成拳的右手,击向对方的喉头。

「你……」

只吐出一个单字,陈宗翰就以对方看也看不清的动作击在对方的喉结要害,气劲渗透,两眼翻白往后倒去。

连续击倒两人,左右手都进行过动作处理,不免需要一秒回位,仅存的男人已经把长剑从腰际拔出,身为武人的直觉令他感受到来袭者的强大,一出手就是一无往前的气概,横腰扫去,气劲宣洩。

呦?陈宗翰意外的发现这一剑来势不差,有基本的格局,正常状况下被攻击者必然需要退一步化解攻击,不过者是在实力差距不太大的情况。

陈宗翰与刚入道的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魔主的威胁虽然与日俱增,但作为补偿所造成的实力增加也是飙升不止,入道后的下一境界陈宗翰也许还没办法碰触,但多少已经感受的到它的存在。

左手成爪,陈宗翰逆势朝着剑刃摸去,男人没反应过来,还没意识到即将切掉对方不知几根手指,突然,长剑就宛如陷入泥沼,所有气劲都消失无蹤,剑身也不受控制。

强烈的危机感刺痛了后颈,男人做出最正确的一个选择,弃剑,后退,不过事态已经无法挽回。

只需要这幺一瞬间的短暂空档就足够,幽泉的剑柄敲向对方的后脑,不需要确认,陈宗翰知道他一时三刻不可能清醒过来。

脚下用力,陈宗翰人影消失,按照先前规划的路线赶向银行的后门。

三位男人倒下,跌在地上不可避免地发出闷声,由于跌下的姿态不同,其中一位鼻子直接撞击在地板上,鼻血流出。

包括曼曼三位埋伏在一旁的人员立即向前回收三位倒地的伤者。

「前门完成,人已经赶去后门。」曼曼向厢型车内的蓝小雪报告。

「看到了。」

按下码秒,从行动开始到解决三个人前后花费十点七九秒,比她想像的十五秒还要快速不少。

「看来比关二还要强。」蓝小雪寻思,在一份印有陈宗翰大头照的资料上作着纪录。

缩地步法踩在两旁的垂直墙壁上,加速,造成在空中短暂停留的效果,路线是穿过银行旁边的防火巷从背后强袭剩下的敌人,算上刚才的战斗时间,陈宗翰心底计算现在大约过了十八秒。

没有听到枪声,代表事情正按照计画进行。

三位修练者和一位异人被压制在难以开枪的空间内,暂时腾不出手的时间大约是二十七秒,这是执法队后勤人员能够争取的时间,之后可能就会溃败,陈宗翰的任务就是二十七秒内击倒前门的敌人赶至后门。

背后偷袭一向是陈宗翰的爱好,忍者有背刺一说,陈宗翰深感认同,作为常识,第一个下手目标同样是能力麻烦的异人,这个异人的能力属于战斗类型,由于先前就知道他的能力,也因此早就準备好应策略。

第一下陈宗翰左手轻轻地击向对方后腰,然后异能发动,陈宗翰感觉到自己的后腰有被人轻击的感觉。

转移,这是一种作弊般的能力,大多数人对此都只能望而兴叹,变成待宰羔羊,不过深入了解这项能力后应付起来就会变得容易许多,这得归功于执法队的情报人员。

第一次结束之后,陈宗翰左手继续飞快的打击对方,每一次都不重,都感觉的到自己背后传来相同的打击感。

就算再迟钝也不可能没发现自己招人偷袭,这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异人立即要转过身,手上的冲锋枪準备朝向来袭者倾洩怒火。

一、   二……十、十一……十九、二十,结束。

感觉到自己背上没有传来打击感,陈宗翰确定对方能够转移的次数只有二十次,这虽然和情报的十六次有些差距,但总算是解除了对方麻烦的能力,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没有躲避枪口,陈宗翰反而向前一步用左手扣住对方要扣动版机的右手食指,接着灿烂一笑。

倒握着幽泉的右手像刚才一样的成拳状送进异人的腹部,堪比砲弹的拳头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了,让人痛得眼泪和鼻涕相继涌出,再也握不住枪,抱着肚子跌坐在地,几乎呕出胃液。

看到陈宗翰赶来,同一阵营的人都吁了一口长气,他们就是因为战斗不行才会做为帮手待在执法队内,压力大减后他们放缓手脚,要让陈宗翰收拾敌人。

身为一名修练者却选择持枪,这行为实在令陈宗翰失望,对其实力没办法有多少期待。

右手一晃,从枪口、枪管一直延续到保险,整把枪被陈宗翰从中央划成两半,準备开枪的那位修练者神情呆愣,似乎怎幺也没想像过会有这种状况。

对此陈宗翰一个手刀放倒对方,往仅存下来的两位修练者靠拢。

以实力论,对方七个人就算不了解异人能力也不会是陈宗翰的对手,这次行动的重点在于快速、隐密,胜负在确定敌我双方时就已经注定。

左手掌摊开,接住对方含恨轰来的一击,紧接着反击轰出比对方强上好几线的右拳,直贯胸前,对方被震得嘴角溢出血,全身使不上力的倒下。

只剩下一人,剩存下来同时也是七人里唯一个女性,看着陈宗翰脸上带着的半截面具,再加上方才对方展现的高超实力,身分不言而喻。

「执法队?」

陈宗翰点头,证实了对方的猜测,右手上的幽泉一跳一跳的,随时可以出手。

「我投降,别杀我。」抛下手上的短剑,女人果断地举起双手。

对于大多数修练者来说执法队是个强大又神秘的组织,真的遇过的人并不多,遇见过的大多都不愿意再遇见一次,专门制裁修练者的修练者部队,是如同都市传说的存在,不同在于它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了它不只是传说。

「收队。」蓝小雪发下命令。

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次的行动主轴就正式宣告完成。

目标七人中有六人陷入无意识状况,仅剩下的女修练者断断续续的忏悔自己的罪行,正如同被逮捕的现行犯,嘴巴叨唸着细碎的藉口,薄弱的企图扭转不可避免的惩罚。

原本的改道路障被收回,银行附近布置的人手也都返回,确定了没有曝光的可能,拿着警方的正式证件迷惑住好奇的民众,所有事情都按照计画进行。

蓝小雪摘掉耳机从箱型车的后门走了出来,最后的收尾是由她亲口告诉银行经理警报解除,然后就可以开始回府。

「干得好。」队里的同仁向陈宗翰比了一个大拇指。

「谢谢。」

陈宗翰只负责最重要的行动部分,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一分钟多几秒,其他繁琐的流程都交由队内其他人担当,让他现在一时间不晓得该做什幺。

由于戴着面具到处走动也不太好,陈宗翰把七位犯人代上空车后自己也坐了进去,一方面是担任守卫的工作,另一方面是不要让自己看起来太闲。

「销毁一、二号摄影机了吗?」

「对面二楼有个小孩看到事情经过,由耗子上去解释。」

「确认银行行员都没有目击。」

耳机传来每个人的动作,陆陆续续各个收尾行动都在轨道上进行,没有意外发生的话只需要在几分钟就能离开这里。

陈宗翰喝了口水,滋润下自己并不干涸的喉咙,纯粹是找点事情做。

「阿翰,你人还在吗?」

「有,什幺事情?」有事情可以做了,陈宗翰不自觉得挺起腰。

「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先行离开,剩下来的就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原来是要打发自己离开,陈宗翰心中哀叹,也许是因为从小就被教导要做一个有用的人,看到别人都在孜孜忙碌自己却无事可做,这让他感到罪恶感在作祟,程度比把六个人打晕还要严重。

「可是我没什幺事情好做。」陈宗翰很诚实地回答,然后说:「下一个工作是在哪里?」

「嗯,下一个工作的资讯是由别组人蒐集,要等一下才能知道。」

「好吧,那我等好了。」

「呵呵,那你就帮忙看着人吧。」

「也只能这样了。」

手从耳朵上离开,注意到车里除了他以外另一人向他投来的目光,他看过去的同时对方装作没事的别开视线。

陈宗翰耸耸肩,他没有兴趣去了解他们之所以抢劫银行的背后原因,真的要猜的话,最大的可能是作为原罪之一的贪婪,背负债务与养家的压力算是有些赔率,最冷门的是银行里有核弹弹头他们其实是正义使者。

脑里思考着无谓的事情,陈宗翰坐在只开了盏黄色小灯的厢型车厢内,作为牢房这里确实缺少许多冷冰冰的钢条,不过守卫的实力足够弥补这一点。

连正式启用幽泉的机会都没有,这实在有些可叹,陈宗翰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他加入执法队不是为了维护修练界与常人间的和平,相信这种崇高理想的在整个执法队里,特别是战斗人员内实在不算多数,说起来对于战斗狂热者而言执法队的存在就在于可以理所当然的战斗这一点。

不过就像是国民义务一般,想要有享受自然也有必须去做的乏味工作,讨伐小毛贼就是其中之一,做为将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陈宗翰谦虚的学习着大人的世界规矩。

不可能把所有修练界相关的设施都设在各大世家的本家,因此陈宗翰他们现在要回去的是坐落在高雄的执法队第三小队分部,是一间看起来有些年纪的旧军区宿舍,也许以前在国共内战的时候是真的军用地,但现在明显是划分给执法队使用。

蓝小雪原本是这里的管事人,不过在昨天她确定接下陈宗翰经纪人的工作后,她便退下这个位置。

「你的行李可以留下,只是不晓得会在这里停留多久就是了。」蓝小雪带领着陈宗翰,介绍起旧宿舍的附近。

陈宗翰开始觉得自己过着到处旅居的生活,之前的任务大多是透过肖家的传送法阵,一天就可以来回没有住宿的必要,但是最近不再是那样,肖家、热带小岛然后是高雄的旧军宿舍,这样的改变规则不禁令人猜想下一个地点。

犯人从车上带下或是搬运下来,接着会被遣送回各自的世家发落,依旧情节严重程度也许会直接由执法队内部惩处,然后被关进牢内。

总之未来前景肯定不乐观,也因此陈宗翰注意到其中两人的脚步显得异常蹒跚,看来是正在后悔自己的愚蠢行为。

「我等一下打算做饭,要不要帮你準备一份?」

「可以吗?」

「当然可以,做饭的人很希望有人能够常常自己做的东西呢。」

「那就麻烦了。」

蓝小雪突然停下,转过头微笑地注视着陈宗翰,看着后者都有些感到不自在。

「阿翰真高兴你很好相处,不像队上很多人不怎幺好沟通。」

被讚美的陈宗翰害羞地搔着脸颊,说:「我大概也就这幺几个优点。」

听到蓝小雪这幺说陈宗翰在开心之余不禁想到队上的其他人,关二、大佬、白髮,还有几个叫不太出名字的人,嗯,都很有个人特色,很难想像他们像个大家庭一样的乖乖坐成一圈。

「呵呵,那很好。」蓝小雪再动起脚步,说:「原本还有小舞……唉,算了。」

提到小舞,蓝小雪的表情稍微有些灰暗,毕竟原本是自己的同伴,现在却成为自己追捕的对象,心情五味杂陈。

「小舞原本也住在这吗?」

「是啊,她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不过里面的东西都作为物证被拿走,现在等于空了下来。」

「是吗?」

「嗯,别提她了,真是不懂她在想些什幺。」

「嗯。」

「你的房间就是这间,基本上除了别人房间外,你在这里都可以自己畅行无阻,我的手机不会关机有什幺问题可以随时打给我,有生活上的烦恼也可以呦,毕竟我可以说是你的经纪人,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好好聊聊,还有小雪后面不要加上小姐或是姊,听起来好老。」

「噢,好的,小雪。」

「你会不会觉得经纪人这幺名称有些不好?太轻挑了一些。」

「呃,我觉得还好。」

「因为经纪人感觉像是演艺圈才会用的职称,我们的工作好像不太适合,我有想过其他名称,像是执法秘书、专人顾问、杀手处理人,你觉得怎幺样?」

脸上挂上三条黑线,陈宗翰说:「我觉得名称什幺的应该不是很重要吧。」

「要有职称感觉起来才比较正式。」

「那以前都没有其他人提过吗?」

「基本上除了一些长老、大人物有秘书或手下帮忙处理杂事之外,大部分的修练者都没有这个必要,执法队的是因为工作量比较大,才把战斗和其他类别分开,战斗人员又一直缺乏,要随时和不同小组合作,所以才会衍生出一位帮忙战斗人员处理事情的经纪人。」

「原来如此。」原来其中还有这些缘由,陈宗翰还以为这是一种常态,一点也没有身为有力人士的自觉。

「那你有想到什幺好名字记得和我说,我先去準备晚餐,你好好期待吧。」蓝小雪说:「你要在房间吃还是到饭厅去?」

「饭厅就可以了,谢谢。」

蓝小雪留下陈宗翰一个人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她手背在身后的身影消失在转角,陈宗翰关上门开始整理自己的行囊。

虽然只相处了短短的一天,不过蓝小雪这位年纪不明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很不错,做事能力不错,待人和善,虽然会纠结于称谓这种小事情,但总的来说是个不错的人。

经纪人是吗?陈宗翰心里想着。

由于听从了司马的建议,陈宗翰这次的行李份量就少了许多,衣服没有几件,反正战斗常常会破损,与其多带衣服还不如多买几件新衣。

房间不算大,和肖家本家可以住一家子人的格局大不相同,但也有个十来坪,给陈宗翰住已经绰绰有余。

不想待在房内,陈宗翰把行李放好后就决定关上门出去晃晃。

现在时间四点多,高雄的西子湾应该会有不错的落日,可惜陈宗翰不晓得该怎幺过去。

「呀!」

伸了一个深深的懒腰,陈宗翰发出一个无意义的声音。

比起无所事事,找个地方进行修练可能会更好一些,特别是和大姊谈话过之后,陈宗翰更明白了现阶段提升实力的重要,只是,有些懒惰啊。

像个面临联考却无心念书的学生,面对着逐渐从模糊变为清晰的压力,心里明白自己必须行动但手脚却不停地使唤的想要发懒,迷惑仍然存在,让路途参杂了迟疑。

「你来了啊。」

「关二大哥吗?」陈宗翰仰望着泛黄的天空,头也没回地问道。

「叫我老二就行了,你在多远的地方就发现了?」

「差不多是饮水机那裏吧。」

「六米多一些,足够了。」这个足够是指说如果这是场偷袭已经足够陈宗翰做出反应。

相同于陈宗翰的实力上涨,关二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更沉厚,原本如同狮子的气势并没有因为挫折而丧失,反倒是更增进了几分,要形容的话就好比是一只年轻气盛的猛兽开始学习沉着稳重,自信与骄傲沉澱进骨子内,益发强大。

「大哥的事情我还没好好谢谢你,我欠你一次,总有一天会还你的。」

「嗯。」

关二身上有股草莽气息,比陈宗翰更像武林人士的多,恩怨在他的世界里很简单,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也就是这种简单的性格才造就他强大的实力。

「这阵子会很忙,很多垃圾要扫,其他几个人都在别的地方跑,我哥的工作需要很多人顶替。」

「小雪和我说过,我是没有什幺怨言,只要能多打几场值得的价就好。」

「我也是这幺想,能遇到那个姓葛的家伙就好了。」

关二现在的处境其实和陈宗翰很像,工作结束后在大家都忙碌的时候很清闲,原本打算去酒店晃晃,不过刚好看到陈宗翰也就暂时打消原本的计画。

两个男性坐在阶梯上,落日耀红天空。

  • 名称:成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3: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