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超清

「不是,执法队战斗人员的遴选是由队内成员推荐或是组长层级的人去发掘,再由队上的战斗人员投票表决,到场的人数必须超过一半,然后必须有至少一半的人同意,且不超过两个人反对,致于内勤则鬆上许多,大致上是这样。」

同一个青年马上接上下一个问题:「可是那不就会造成关係垄断,都是认识的人变成裙带关係?」

蓝小雪微笑,「我想你误解了,执法队不是警察,真要说的话是一种类似军队的组织,死伤率不低,这也是为什幺执法队长期缺人的原因,如果是以赚钱为目标,执法队绝对不是个好选择,我想还是先换下一个人报告,其他问题可以之后再提出。」

蓝小雪欠身下台,主持人说:「感谢蓝小雪小姐的详细解说,现在暂时休息一下,外面有点心和茶水,可以享用,会议于十分钟后继续。」

「小雪,说的这幺仔细好吗?」这个问题陈宗翰是帮其他人问。

「在我看来,这些事情并没有保密的必要,也就是说不论说还是不说都没关係,既然如此,说出来让他们了解,争取到一点理解和好感也是不错的事,在来之前我有和谢泉生长老和其他部门的管事人讨论过这个问题,照他们的想法,现在正值多事之秋,和普通人的冲突尽量减少比较好。」

肖素子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叶清稜说:「姜家里已经产生这样的想法了啊,看来叶家也需要多多加油才行。」

陈宗翰虽然身负实习的任务,不过这些讨论他没有太大兴趣,听了听之后决定到外面带点吃的,起身走到会议室外,一排的桌子上摆着各式茶点,取了个纸盘排队。

又是和之前一样强烈的视线,就算没有感知能力也可以受得到,众人把陈宗翰当做奇珍异兽又或是怨恨的对象,心里的念头像是要化为实质,快速的消减一个人的胃口,在食慾与群众压力之间拉扯,陈宗翰慢慢的前行。

纸盘上堆满小蛋糕和羊羹,旁边再附带一杯冰奶茶,史密斯无视禁菸标示的抽起菸,两个人躲到没有其他人的走道,各自享受各自的快乐。

「你还没成年?」史密斯吐出一漂亮的烟圈。

「嗯阿。」

「最近禁菸条款越来越严,吸菸的人就好像是做什幺违法的勾当,被大家赶到角落,台湾还算好的,之前去日本就连想找个抽菸的地方都很难,找到的吸菸区隔的大概只有一个厕所大,几个人挤在里面就好像是毒气室一样。」

用叉子把羊羹送进嘴里,陈宗翰随口问:「修练者死于肺癌的人多吗?」

「病死的修练者比起普通人少很多,大部分生病是在老化之后,就像我虽然菸抽得很兇,但由于每天都有做基础训练,所以肺泡还很健康只是被熏黑。」

「是吗。」陈宗翰说:「我还是认为吃东西比较有趣。」

「人各有所好嘛。」

靠在走道的栏杆上,和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样,只是这理眺望不到青春洋溢的排球场,仅能看的到中庭里有花钱请人修剪的草木,绿叶沐浴阳光,旁边的也不是老是互相揶揄的王志豪或朱士强,而是抽着菸外国人外表的史密斯。

要感叹时光飞梭似乎有些太过,但也不是没有一点感触,生活变化与一年前可以说是天差地远,从宅在电脑桌前打游戏变成到这里以修练者的身分参与会议,要说哪一边比较好?很难判断,但以老生常谈的话来讲,这大概就是成长的必经阶段吧。

「我原本应该在另一边而不是这里。」史密斯无头无脑的冒出这句话,烟雾漫上他杂乱的褐髮,表情少见的正经,似乎有什幺内心的东西跑了出来。

「什幺意思?」

「我不是出生在修练者世家,是大概在十一岁的时候意外接触,是叶家的叶腾先生和叶睿先生,我想你可能听过他们的名字。」

「嗯,叶腾我认识。」

吁,吐出一口长烟,史密斯面无表情又或者说是表情平淡,「我的父亲是个英文老师,美国洛杉矶人,母亲是台湾人,我还有个妹妹,现在在大使馆里面工作,事情的经过很老套,一场修练者造成的意外令我的父母意外丧生,当时我只有十一岁妹妹也才九岁,叶腾先生和叶睿先生知道这件事后觉得应该做点什幺,成为我们兄妹俩的监护人,不过即使这样我们还是没有进入修练界的资格,一直到我电子方面的天份受到赏识,才变成现在这样。」

「我调查过当年的事情,是执法队遇到负隅顽抗的的人才发生这样的悲剧,所以我后来加入执法队,故事就是这样。」

加入执法队的人大多有着故事,就连平常和气可以和关二打成一片的史密斯身世也不禁让人唏嘘。

「我说这个故事倒也不是说想怎幺样,也不想被一个未成年安慰,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原本应该在另一边,要不是有叶腾和叶睿先生,我对修练者一定满怀恨意,所以我想我是个幸运儿,而里面的人则没有这幺幸运,只是这样而已。」

「嗯。」心里有些感慨,就如同史密斯说的,命运有时候确实让人唏嘘不已,回首,交叉路口的两条路往的是截然不同的方向。

「虽然我没有你那样的遭遇,不过我的父母也是普通人,所以我大概可以理解。」

史密斯有点惊讶,「我还以为你是修练世家出身呢?」

「我有一个弟弟,他也是普通人,我是因为肖逸长老的关係才进入修练界,和素子他们不同,对于普通人那一边我也有很深的感情,我的死党也都只是普通人。」

「真有意思,那我们可以结成一个普通人子裔联盟了。」

「哈哈。」

意外的谈到一些触及内心的事情,感觉两人的关係稍为近了一点,做为队上要长期合作的队员,于公于私这都是好事。

「是不是差不多该回去了?」史密斯扔掉手上的烟头,说道。

「嗯阿。」陈宗翰喝掉最后一点奶茶,把垃圾都丢进垃圾桶,严格遵守垃圾不落地的原则,就像方才蓝小雪说的,修练界大多数的规则还是源于普通社会,大至杀人放火,小至垃圾不落地。

往会议室的方向,有些吵杂的声音,不是聊天音量过大的那种吵杂,而是争论事情一不小心就会大打出手的那一种,陈宗翰与史密斯转过转角,看到大概有十几个人在门外争吵,吵得好像就是能不能入场这个问题。

蓝小雪、叶清稜和会议的主持人与陈主席等人各执一边说法,换到另一个方向,陈宗翰愣住。

王子豪?没错,那个能够令子弹不能击发的异人,除此之外章芸真也在,那位没有世家背景的修练者,更让陈宗翰深深讶异的在后面。

王志豪,王SIR,你人怎幺会出现在这里?除了他之外其他还有陈宗翰所不认识的人,看模样他们是没有收到邀请却想要进场。

王志豪竟然出现在这里,陈宗翰脑袋有点混乱,王子豪和王志豪的关係他虽然知道,不过他没想到两人会又再次走到一块,照理说王子豪结束上次黑拳场的事情后应该就会离开,怎幺两人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怎幺了?有你的熟人?」

陈宗翰苦笑,说:「里面有一个是我的死党,不过他不知道我是修练者,老实说我暂时还不想告诉他,只说我是政府机关的实习生。」

「有点麻烦,他对修练者有敌意?」

「应该没有,反而有点嚮往,只是他怎幺会出现在这?」

看起来王子豪他们是要入场但却没挡在门外,按照道理,这次的会议只有受邀才能进入,王子豪不晓得从哪里听到这个消息来到这里,甚至带上他自己的团体,老实说王子豪和张芸真的身分有些不对,这是场针对前几天两起事件办的会议,对象是世家来人和普通人,他们横自插入有种打乱会议的感觉,也因此普通人这边即便知道王子豪他们是比较靠向自己这方,心里也还是有些迟疑。

「我先不过去。」陈宗翰听下脚步,他还没做好坦承很多事情的心理準备。

「好吧,那我先去看看状况」

两个世界,一个是做为普通人,没有危险,安逸的世界,另一个在生死间征讨,在人与人之间冲杀,只是简单分类成修练界和普通社会不够精準。

在普通社会,陈宗翰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比大多数人还要平凡,在修练界,他是执法队的一员,出生入死过许多回,是许多人敬畏的对象,两个身分处在两个极端,就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种状态并不可能维持多长。

居于两边之间的是血色诅咒,是魔主赐予的力量,这种平衡已经延续了快要一年,只是有一天终究必须做出取捨,选择的结果已经很明确,只是捨弃得那边美好的让人不捨得离开。

王志豪和蓝小雪争论着什幺,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王志豪已经来到距离陈宗翰这幺近的地方,就隔一个转角,只是陈宗翰无法走过去和平常一样用力拍他的肩膀,然后打声招呼。

大体上就是纠结于放王子豪他们一行人进去是不是有开乱源之嫌,再来是世家方面要站在公道的立场,无法专横的拒绝他们与会的要求,两方争执不休。

陈宗翰没有涉入的兴趣也不想露面,原本不错的心情因为在错误的场合看到正确的人而平白丧失,走上楼梯,随意在大楼之间乱晃。

可能是因为心情不佳,又或者他忘记自己身上的属性,没走几步路,他豁然抬头,前看后看,发现自己处在他没见过也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

「心情已经不好了,还迷路,真是糟糕透顶。」陈宗翰克制自己想要用幽泉直接轰出一条康庄大道的冲动,想来这也是高手们必须经过的心魔锻鍊,他简单的就把自己迷路状况归类成常态。

「不过,这是哪里呀?我有走上楼梯吗?」喃喃自问,这里只是很普通的公家机关,当然不会有什幺天人或是妖异来袭,会受到伤害的只有宝贵的时间而已。

把头探出廊道上的窗户,没想到自己走到了五楼的地方,印象中会场是在二楼,中间的三层楼究竟是怎幺发生的?难不成是某种和空间有关係异能?

当然不可能,陈宗翰只是擅长迷路,还没有到失心疯的地步,如果真有这种能力,与其用来让陈宗翰感到惊讶,还不如做点更惊人的事情,要不然这异能可能会在夜里啜泣不止。

打住胡思乱想,陈宗翰虽然不想回去会议室,但离得太远他又像是离家的小孩,踌躇的想要返回。

今天刚来工作的工读生看到陈宗翰这陌生人站在廊道上,疑惑却有礼貌的点头示好,经过社会层层的磨难,做人圆融已经刻进骨子,谁晓得站在这里的年轻人会不会是自己顶头上司的私生子之类的,微笑总是没错。

陈宗翰望着可爱女生抱着一叠资料离开的背影,心情又往上攀了几个百分比,特别是扎着马尾这点非常加分。

提到马尾,陈宗翰这些日子想到蔡仪婷的频率是越来越少,几乎是久久会忆起,与约略一年前那种朝思暮想实在是天差地远,看来自己不单是身体素质、修为功力、搏杀经验、涉入里世界程度、脱离正常高中生……这些地方有稍稍改变,就连在异性相处和爱慕方面也变了。

以前听人说过,恋爱是闲人的特权,现在想想还真有几分道理。

手靠在窗台,高雄与台北不同感觉的风拂过,也许不是地点的不同,而是来处的不同也不一定。

平常都是联想到李师翊、肖素子之后才会顺便一般的想到蔡仪婷,罪恶感在陈宗翰心理油然而生,不过转念一想,对方想来也根本不在意自己是怎幺想的吧,暑假也只是传了封简讯,看到的时候确实高兴,可是那种高兴已经和先前不同。

或许自己并不是如自己以为的那般喜欢她吧,陈宗翰不由得兴起这个念头。

早在很久以前陈宗翰就这幺反省过,因为眼界的扩大,身边陆续出现许多以前想都没想过的正妹美女,作为正常的十七岁多青春期少年,他不是没想过其中的可能性,老实说想过不少,只是总有一些事情的发展令他怯步,让他只愿意保持现状。

不过蔡仪停在他心中的份量减低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也许是因为当初对这段暗恋有认真的成分在,陈宗翰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有些厌恶,即便他很清楚这是不可避免的现实,里面的原因很多是外在因素,对方也不是自己的什幺人,自己只是在演没人看的独脚戏小剧场,可是,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

「唉。」陈宗翰看到马尾女孩的好心情蒸发消散,再次荡到谷底。

为了振奋心情,陈宗翰决定想点开心的事情,反正现在暂时哪里都不能去,不如钻进自己的内心,也许能见到些自己没留意过的风景。

就好比肖素子脸红的模样,内心如同速读熟练者的把那个画面拍摄下来长留于心中,这可是不晓得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的珍稀画面,可惜当时没有拍下,否则留给自己欣赏或是以天价卖给宋从闻都是不错的点子。

就是因为平常肖素子不是一本正经要不然就是顶多在少数人面前露出比较自然的一面,偏中性的打扮把女性本质都藏了起来,也因此少见的脸红更是把吸引力成倍增长。

「肖素子好可爱呀。」陈宗翰喃喃的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没想过旁边如果有人会直接把他当成变态处理,不过以他的修为,要无声无息接近他确实有些难度就是了。

做白日梦消耗掉了一点时间,陈宗翰知道自己就算循原路也回不了会议室,因此他左右张望后果断的跳下窗,地心引力和空气一样看不见却确实存在,抓着陈宗翰往下直落。

抓準时间左手一勾,攀住二楼的栏杆,然后翻身跳进去。

这一连串拍电影的时候需要好几次剪辑的动作,在陈宗翰单凭一只手的情况下轻鬆完成,不是他自夸,有些时候简单的方法反而效果更好,与其找路还不如跳窗,直接了当。

当然陈宗翰没想过谁听了自己这幺做后会出言称讚,充其量就只有李师翊和王志豪会感到羡慕,其他人大概会直接叫他白痴或路痴。

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既然在同一层楼只要确定不要走上往上或往下的楼梯,就肯定会到目的地,陈宗翰如此思量。

王子豪他们似乎没有如愿入场,陈宗翰远远的在中庭看到他们聚在一起,王志豪也在其中,讨论的些什幺,看他们表情严肃,肯定不是什幺类似郊游旅行的愉快话题。

如果可以,陈宗翰是比较希望王志豪甚至是李师翊远离修练界这个世界,他们没有陈宗翰这种非人般的奇遇,在这个世界里面注定无法有太大的进展,而根据陈宗翰的了解,偏偏他们都不是甘愿屈居人后的家伙。

理想与现实的落差造就出痛苦,换句话说,重点不是在于你拥有什幺,而是你知不知足。

陈宗翰不知道自己知不知足,但可以肯定那两个人都拥有旺盛的行动力和挑战力,可惜世上有些事情注定无解,也就是说最好的解方是迴避整建始末。

回到位置上,蓝小雪低声问说:「你跑到哪里去?史密斯跟我说了你的事情,不过缺席这幺久毕竟不是好事情。」

陈宗翰说:「没注意到时间,抱歉。」正解是迷路。

现在台上报告的是与叶清稜一起来的中年男子,比起蓝小雪他说的话就更官方了一些,感觉得出来平常都是怎幺和外人打交道,典型的油盐不进。

台南安平区的爆炸案不是由执法队造成,因此陈宗翰和蓝小雪都不知道是怎幺回事,由于陈宗翰是从报告到一半的地方进来,蓝小雪在他的耳边补充。

比起执法队的强横,一般修练者在实力上就显得参差不齐,当然也有如同肖素子那样的强者,但整体而言实力依旧不够高,至少对参与过空间裂缝大战的长者而言实在不济,这也是各家长老们忧心的部分。

安平爆炸案不同于前镇港,是经过兇手深谋远虑的案子,真要比喻的话是相似上次陈宗翰于热带小岛发生的事情。

任务的简单来说就是好三方势力的斗争,有混水摸鱼的集团、讨罚的修练者与本来不想露面的天人,最后的结果是引爆了毁灭证据的装置,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与钱财损失。

对外,天人这个词彙还没有到揭露出来的地步,因此都只被以不知名组织的称号带过。

「请问,既然知道危险,为何不事先通知当地的相关机构协助处理?」报告告一段落后马上就有人提出质疑。

「为了世家的隐密性。」中年男人看着台下说道。

「就为了隐密性平白死亡这幺多人,按照我所知道的部分,想要培育出一个修练者应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吧,我很无法理解,一直以来你们纠结在隐密这一部分究竟是为什幺?明明可以避免才是。」

这个问题恐怕在场不单是普通人,就连修练者本身都有这个疑问。

「你的这个问题已经不再是这两起案子的问题,而是两个世界,表面世界和里面世界的连接问题,我只能就我所知的给你我的想法,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人。」

「不胜感激。」发问人说道。

「根据传说,最开始的修练法是从姜子牙时代传下,一直延续至今,要说两个世界的背离应该是由热兵器崛起,冷兵器没落的时候开始,普通人与修练者各自往各自的领域前进,修练者隐居至幕后,把历史交还给普通人,历史上大概是这幺回事。」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修练者在这世人眼中已经消失,这当然得归功于不论东方还是西方修练界的灭迹工程,但是就算消失,修练界依旧是最古老且最有力的存在,朝代不论怎幺替换三大世家终究是屹立不摇。如果今天突然告诉所有人他们的知道的现实其实是被修饰出来的?我想动乱几乎不可避免。」

「我想提几个问题?首先三大世家屹立不摇这点实在非常奇特,应该说不符合正常该有的历史更替,我想请问这其中是不是有甚幺原因?再来,我认为修练者终究是社会少数,说能影响世界到多大的程度我并不这幺认为,力量的话,科学的力量不也十分惊人?」

「这让我来解释吧。」叶清稜从位置上站起身,颔首向中年男人示意,说:「关于第一个三大世家之所以能如此连绵不绝的原因,恕我不能在这里多讲,这事情虽然不能说是机密但也不是能随便说出来的,十分抱歉。」

「再来是关于修练界拥有力量的问题,这也不是我所能在这里展现出来的,不过我想说的是,力量的形式不是只有野蛮的挥动武器,况且再厉害的武器终究是掌握在人类手上,而这个人类是普通人还是修练者就不得而知了。当然的,对于两边的敌对,不单是我个人我想大多数人都不愿看见,那可能会是世界上最壮烈的战争,因此我,叶清稜也认为能够互相理解是再好不过,这更是这场会议的重点。」

叶清稜躬身,清脆的掌声响起,最后一句话是在座许多人的心声。

  • 名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9: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