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超清

突如其来的消息,如晴天中的霹雳。

做为中华区继三大世家之后与蛊毒苗家齐名的连天门,突然的进入封锁状态。

就在陈宗翰与肖素子他们中午要去用餐的时候,这消息如野火燎原的传递了开来,来往的人群无一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首先是肖素子接获通知,阖上手机,她的表情变得凝重。

「怎幺了?」

「连天门被天人大举入侵。」

如重磅的炸弹,炸的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天人入侵?」周伯伟像是听不懂肖素子说的话,需要重複来做确认。

「嗯,连天门不像三大世家是经由传送法阵到另一个空间,它是藉由庞大的结界藏起门派的所在地,我去过几次,是在云南一带,全境封锁对这类型的门派代表的就是最糟糕的情况。」

外敌入侵,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地而巩固堡垒,就和中古的城堡时代没什幺两样。

李师翊低声问陈宗翰说:「连天门是什幺?」

「记得是三大世家之外的另一个大门派,我也不是很清楚。」

「欧。」李师翊没再多问,好像没有很感兴趣。

小虎趴在陈宗翰的肩膀上,在刚才的早练里牠先是和周伯伟几人斗了一阵子,以牠恢复了七八成的实力,对付这些小毛头自然不是问题,但换成肖素子之后牠就吃了不少苦头,被追得满场跑,现在乏力得动也不想动,流汗湿得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

连天门的事情除了陈宗翰与李师翊没有真切的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外,其他只要是出生于世家的门生都理解得出其中的意义。

攻击门派,这是战争行为。

是人间六、七百年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大动作。

从古至今,从姜家开始三大世家接续建立,除此之外自然有些多门派家族也试着扎根,然而历史证明,它们都泯灭于各式各样的乱流内,没人知道连天门会不会是例外,成为第四大势力,现在就是受到考验的时候。

对于连天门的弟子现在正是危急存亡之际,对于之外的其他修练者,天人入侵这个事实以更全面立体的方式再提醒他们,提醒说敌人入侵的决心有多强烈。

乾着急也没有用,他们一行人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义大利麵店,入座用餐。

对于陈宗翰与肖傅群以身作则的道理,周伯伟他们理智上能理解,本能上却还是在拒绝,对此陈宗翰没有任何帮得上忙的事情,一切都只能关乎他们。

在不知道距离多远的连天门正遭逢战火,可能有和自己同样岁数的人倒下,一想到这里,眼前的午餐变得异常无味。

「素子,你觉得天人有可能攻击肖家吗?」这话是宋从闻问的,用叉子拌着肉酱麵,他一点胃口也没有。

「我认为机率不大。」肖素子虽然也为了连天门的事情在担心,可她也很清楚自己现阶段没办法参与,穷紧张也没有用。

「三大世家最大的优势就在传送法阵上,上百个放置于世界各地的传送法阵,法阵的守门人、玉珮、传送后的地点,这些措施都大幅度的减少入侵的可能性,为了阻止叛变可能带入天人,传送法阵的管控变得更加严谨,因此入侵三大世家的机会不高,况且就算进入,后山还有很多闭关修练的老人家,就算是天人里的顶尖人物也不一定讨的好去。」

肖素子又补充说:「不过如果你在连天门被攻击之前问我她们可不可能被攻击,我也会认为机率偏低,不过它的确是发生了。」

意思是说—理论上虽然不太可能,但谁也不晓得实际会怎幺样。

天人的现身打破许多常规,从隐伏窃取情报,流入死亡药剂,狙击中柢人物,策动叛变,有目标的攻击,再到完全曝光的大规模作战,环环相扣,一步步的侵蚀三大世家的实力。

「所以天人们图的究竟是什幺?」阿昌想的脑袋快要冒烟,问说。

「没人清楚,只听说和空间裂缝好像有些关係。」周伯伟提出自己的看法:「空间裂缝的封印正在瓦解,天人就跑出来作乱,谁都会这幺联想吧。」

「可是空间裂缝那里可以说是全地球最多高手云集的地方,就算天人想要硬闯恐怕也不会有什幺好下场吧。」薛欣补充的说。

对于他们来说猜测事情的可能已经是极限,没有改变事情走向的能力,也还无法得到深一层的资讯,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往上爬,爬到能够碰触的位置,这大概就是每个年轻人的必经阶段。

餐桌上大家都没做什幺交谈,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时代在改变,如果说之前的情况是风雨来前的宁静,那现在风雨正挟着恐怖的威势到来,威力强大的会搅碎许多準备不够齐全的人,战争从无声变成现在的激烈,斗争也将从暗处到阳光底下。

身处和平即将远去的年代,作为一位修练者,众人都在思考自己的定位。

叉起加大两倍的青酱义大利麵,陈宗翰把麵送到坐在自己腿上的小虎嘴边,和李师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些没营养的事情。

「……听说班上前几天办过餐会,可惜我没办法参加。」

手机震动,陈宗翰停下话,从口袋拿出手机,萤幕上显示得拨打者是肖逢,那位肖逸长老处理事务时的好帮手。

「喂,肖逢先生吗?」

「你听说连天门的事情了吧。」听口气这不是一通叙旧的电话,肖逢直接了当的说。

「听说了。」

「你要过去吗?」

「去哪里?」

「当然是连天门,现在老闆和徐世常长老集结了不少人打算过去助阵,你人现在在哪里?」

「我在肖家里面。」

「那你快点过来,我们现在正要出发,到亥房来,你知道在哪里吗?在靠右的大型厅堂。」

「我可以找人帮我带路。」

「那就好,你快一点过……。」

肖逢的手机似乎被抢走,只听得到有一个女声在骂肖逢,过几秒后,女声说:「我是柚青,你还记得我是谁吧?」

「我知道,你是小雪的好朋友。」就是之前叫陈宗翰最好远离关二和史密斯的女人。

「记得就好,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你最好不要跟着过去,那里是战场,我知道你很强,但身上带着伤上战场是很愚蠢的行为,你不要过来。」最后五个字说得很认真。

不知道该听谁得好,陈宗翰困扰的搔了搔脑袋,向旁边的肖素子说:「肖逸长老和徐世常长老集结了一队人要赶去连天门助阵,你要一起过去吗?」

虽然说是说给肖素子听,但附近的应泉他们当然是都听到。

「吼~」

「你也想去?好啊。」

「吼~」小虎的吼声更急躁了一些,显然牠不是那个意思。

「连天门那边的战况应该是很紧急,我们跟着过去好吗?」肖素子从实务的地方问道。

「是肖逢打过来,我想大概是多一个帮手都好吧。」

陈宗翰再把耳朵靠近手机,又换回了肖逢,他说:「我不晓得你有受伤,你自己决定,要的话就过来亥房厅,我会等到最后。」

「好,那我在考虑一下,谢谢。」挂了手机之后,陈宗翰问肖素子说:「你怎幺看?你不去的话我大概也找不到亥房在哪里。」

李师翊插句话问说:「会很危险吗?」

「一定会,所以你别想跟过来。」陈宗翰识破李师翊的意图,少见的严肃口吻:「小虎就跟着你,反正在肖家应该不会有什幺状况。」

听到获释,小虎高兴的喵了一声,李师翊则是微微厥起嘴唇,对方才的早练她是很满意,但有机会的话她也想接触真正的战斗。

对于陈宗翰和肖素子说的,要经历过生死关头才能真正的强大,她心里很认同,也愿意亲身体会,可惜的是不论是陈宗翰还是肖素子都不会给她这样子的机会,这时候她就很希望身分可以和周伯伟那边的随便一个人调换。

思考了几秒,肖素子放下叉子,说:「那我们过去看看吧,能帮上忙都然是好事,不行也不要扯后腿。」

「我就知道你会过去。」陈宗翰不认为肖素子会选择留下来,一同出征更符合她的个性。

飞快的把麵塞进嘴巴里,陈宗翰以不到一分钟的惊人速度解决掉午餐,擦了擦嘴巴,向众人说:「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师翊,这是我屋子的钥匙,看里下午是打算回屋子休息还是逛一下肖家都可以,小虎可以负责帮你带路。」肖素子把钥匙交给李师翊,顺便摸了一下跑到李师翊怀里白色老虎的头。

「大小姐,你可不要乱来。」陈宗翰叮咛的说。

「你才是不要乱来,你们自己小心。」李师翊瞪了陈宗翰一眼,然后不无担心的说道。

「掰掰。」陈宗翰像是听到好玩的玩具已经送到家了的表情,兴奋的挥手道别,肖素子也同样微笑道别。

「掰掰。」比起他,在座的其他人反而更像是要被送去慷慨就义,笑不太出来,应该说他们无法理解为什幺陈宗翰与肖素子笑得出来。]

从一些小地方就可以看出差距,不论是有没有人通知消息,还是接获消息之后的反应,一个人的看事情的角度决定了一个人的气度,而这正是陈宗翰两人与众不同的地方。

天才和疯狂总是相伴而生,安定和平凡是止步的界线。

周伯伟他们完全不需要模仿陈宗翰两人的路线,即使是照现在一步一脚印的前进,只要在心魔面前不要退缩,迟早也会走到陈宗翰他们现在的程度,不过可能会是三年或是五年之后。

「师翊,可以和我们说说阿翰与素子的事情吗?」薛欣微笑的说,谁都会对她们得过去充满了兴趣,想知道是需要怎样的经历才能打造出如此的天才人物?

「你们想听什幺?」

传送法阵通向的座标是距离连天门还有大约三十公里的一栋大楼,走出地下室来到地面,召集起来的肖家子弟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很不俗,甚至有十位高过百岁的高手。

「很惊人的力量。」头上绑着头巾的女修练者看着远方说道。

不只是她,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远方强大的压迫感,有数不出数目的能量在互相冲击,天地被震撼,就连普通人都隐约察觉的到有些不对劲。

连天门的位置是坐落在哀牢山上,表面上是个可以观光游憩的所在,但在里面则蕴藏了古老的神秘力量,年纪也许还算轻,但也不是随便可以任人揉捏的存在。

「阿翰,上车。」肖逢不知道从哪里调来了二三十台车,按下车窗,对着陈宗翰与肖素子说道

这里是个不知道名字的小城市,街道上突然出现上百位目光不善又手持古代兵器的人群,第一时间联想到的自然是黑社会,本着在党的统治之下不能有社团存在,开始有人拿出手机上报公安。

距离太远单凭脚跑过去还没跑到战争就已经走到尾声,一台车内连同司机挤了五个人,肖素子坐在陈宗翰靠窗的旁边,流萤剑握在手上,另外两位是没见过的修练者,其中一位男修练者的长枪更因为太巨大塞不进车内,露出了半截。

浩浩蕩蕩的车队,不理会时速限制,直冲向哀牢山的方向。

奔赴的将是战场,没有人能够预料会发生什幺样的事情,只能自求多福。

但这次的召集是採自愿制,愿意来到这里参战的人不单是有实力应付,更是出于自己内心的原因而赶到,有些人和天人有仇、有些人和连天门有旧、也有些人只是单纯的来凑热闹,就像是陈宗翰那样。

窗外的风景飞逝,钻过一辆又一辆的汽车,修练者优异的神经反应也表现在开车上面,怪不得肖素子之前开车会如此兇猛,原来是世家传统。

「肖逸长老人呢?」

肖逢用力一转方向盘,闯过黄灯来了一个漂亮的甩尾,时速维持在八十公里。

「他在前面的车子里,我顺便告诉一下你们现在的情况。」肖逢边开车边说:「接到连天门的求救是在45分钟之前的事情,那时候天人划破空间直接出现在他们门派的附近,听说大约是五百人左右,连天门称得上战力的人数也差不多是这个数量,可惜在质量上他们就输了不少,而且里面有内奸引路让连天门被打得措手不及,只能启动最后的隔绝结界,把一些天人隔离在结界之外。」

「知道天人那一边的强度吗?」坐在副驾驶座的闭目养神的老先生问道,从他的身上可以感受到浓浓的战意,就连陈宗翰几乎都要被感染上。

「不清楚。」肖逢无奈的表示,谁都知道修练者的强度超过一个标準之后就不是人数能够抗衡的,裂缝战场的总指挥姜方就是最好的例子,在他面前满坑满谷的低阶恶魔是不存在任何意义的。

「看来只能看运气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已经向裂缝战场那一边求援,只是情况还不清楚,就算马上动身也需要两三个小时才可能抵达,因此如果接下来情况不对,我们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到我方的强者到来。」

已经远离了市区,疾驶在公路上,时速已经来到一百二十公里,车壳在高速中发出让人不安的声音,虽然有把握就算车体脱离也不会有事,但谁也没兴趣这幺作。

「不是欧洲车还是有点不够力。」肖逢抱怨的说。

公路之后是山路,目标是哀牢山,此时的山脉就如同它的名字,牢笼般的困境,倒下的生命令人哀伤。

战争从来就是如此,没有美好过,却也永远没有停止过。

天空在变色,云海成了火海,有实力惊人的术士动用了强大的法术,漫天火雨。

与眼前的景象相比,之前在前镇岗那火团的火球完全就是小儿科,这威力几乎是想要毁天灭地。

云南的地形是高山峡谷相间,哀牢山在云南省中部,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同时也是云江和阿墨江的分水岭,海拔3166公尺,多处是原始山林的风貌,汽车想要上山须要走的路是直线位移的好几倍。

一路上经过许多小户人家,大多是经营观光业,对于飞也似的车队都投以疑惑的眼神。

「阿弥陀佛。」口讼法号,坐在屋子前面洗菜的老太太目睹了天空的异变,双手合十连连膜拜,在她的眼中如此的异象代表着的也许是神佛的怒火吧。

越来越多附近的居民抬起头对天空指指点点,看来想要掩盖住这件事情世家方面需要不少的作为,不过也庆幸这里是中国,做为一个死亡人数从不超过37人的国度,情报的压制力仍然令人刮目相看。

山林烧了起来,火雨撞击在某个透明的屏障上,弹开或是洒落。

开车的技术再好在九弯十八拐的山路上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肖逢只能交替踩着剎车和油门,务求在最短时间把人送到战场。

下次应该调来军机才对,肖逢不无后悔的想着。

经过半小时的努力,车队已经来到哀牢山下,距离山顶只剩下垂直两千多公尺的距离,对一些实力超卓的修练者而言这样的距离已经不吝于是战圈之内。

人影从打开的车门直掠而出,没几下就消失在树林之间,气场往前冲撞,一点也没有隐藏气息的打算,堂堂正正的攻了上去。

紧接着,术士开始各显神通。

十米多长,像是西方传说里的龙,甫一现身就震住了场面,某位召唤师带着两位友人站在背上直飞向战场。

吟啸声,在山谷间回荡不止。

由于陈宗翰不清楚术士的体系,但在接二连三的术士直接飞在空中的时候,他深深理解到术士到底有多强大。

「我要再开到上面一点,你们怎幺打算?」肖逢说道。

陈宗翰与肖素子的实力在这里大约就是在中间之列,要直冲上去并不是什幺问题,但这幺作可能会多少影响到接下来的战斗,他们都回到车上繫上安全带。

「放我在这里就行了,我先走一步。」持着大枪的男修练者手臂的肌肉贲张成两倍大,话一说完,手上的枪掷出,破空朝上猛飞,同时人影消失跟上。

「那我也先走一步。」原本坐在副驾驶座的老先生睁开满是战意的双眼,不同于其他人急驰的姿态,他一步一步彷彿是个刚学步的小孩,走动,走在空气之上。

老先生是武者,但显然和陈宗翰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是个年岁破百的极道强者,鼓胀的战意和他脸上的皱纹很不搭尬,但谁也不会怀疑他强劲的力量。

「那就走吧。」肖逢扭头看着后面开始倒车,然后急踩油门,再向前冲了上去。

背后,一个个如怪物般的强者开始向上攀登,朝向高高在上的天人发起最强烈的攻击。

不只是肖家,姜家和叶家的强者也陆续到达,没有一个庸手,每一位都是深藏在世家内的高人,也许名声随着时代而被沖淡,但唯有实力是如剑越磨越利,离鞘必然见血。

哀牢山已经成为强者汇聚战场,庞大混杂的气势惊的所有活物都争相走避,有灵的树木试着捲起身子不想遭到池鱼之殃。

白光耀黑了天空,不止是哪一方的攻势,真气凝练如斯。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这一趟没有白来。」陈宗翰望向窗外,感叹的说。

除了裂缝战场之外,平时根本不会有机会看到如此多的强者战在一块,全心全意的发挥自身的实力,为的只是单纯的轰杀敌人,战争就是如此残酷,却又单纯的让人着迷。

「阿翰、素子,你们是这次行动最年轻的两个人,记住你们的任务,不是抵挡敌人,是活着回来,这也是柚青妥协的原因,阿翰你可别忘记了。」

「我很珍惜生命的,这点你放心,光是能近距离观摩我就很满足了。」

肖素子调着呼吸,享受着战前的韵味,流萤剑感受到主人的心情,散发出点点萤光。

闭上双眼,平常的感知像是在一片黑暗中寻找光源,现在感知到的则是满溢出来的能量,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几乎掩盖住住整座山。

有很多就连出手机会都不会给陈宗翰的强者,比之前遇过的葛先生还要强横上一线,对于平时来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但在今日都汇聚在此,殊死鏖战。

「树在低鸣。」肖素子幽幽的说,感受到了哀牢山上树木的低诉。

继续往前,肖逢不由自主的放慢车速,像是爬上藤蔓后不想引起巨人关注的杰克,肖逢虽然实力不低但不属于武斗派,处理相关事物才是他的专长,要不是有他在,肖逸也没办法短时间内夺回手上的权力,也没办法在一小时内集合出肖家的生力军投入战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肖逢的能力放在战斗上也太可惜。

「送我们到这里就可以了。」陈宗翰说:「谢谢你。」

虽然视野里什幺也没有,只是普通不过的山路绿荫,可再往前几步就会走近某位强者的气场,势压庞大的不是任何人都能抵挡得住。

「真是窝囊,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记得我说的话,不要拼命。」肖逢不知何时满头大汗,闪灯把车停到一边,后面的来车接连超过。

走下车,无数的气机在广大的空间里锁定逃逸,真气和法力流转碰撞,时不时的传来中击声与哀嚎声。

一切是如此的熟悉。

  • 名称:纯白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9: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