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帝少惹不得 小说超清

境外餐厅。

司马朝向自己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挥了挥手,微笑的目送他们离开,一直到身影消失的再也看不到他才把视线收回到桌子对面的人身上。

「阿翰,休息的怎幺样?」

「没有问题。」陈宗翰切着牛排,说道。

李天曦离开了,陈宗翰不可避免的感到哀伤,不晓得下次见面会是什幺时候,又或许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没有人知道。

当陈宗翰告诉李师翊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表现比他预料的还要镇定的多,沉默了几分钟后,喃喃的数落着李天曦的不告而别,然后就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作纠缠。

「反正她只要提款我就能知道她在哪里」李师翊如是说道,的确如此,她家里的力量足以办到这件事,也因此她生气的只是李天曦没有找她商量这件事情,不过她自己其实也很清楚,两个人情同姊妹天天面对面,可是有些坚持却说不出口。

李天曦大概是真的很喜欢李师翊,所以才一直等到李师翊率先离开之后才跟着远走。

半年的时间,和李天曦渡过的岁月相比实在不值得一提,然而在这茫茫无家可归的陌生天地,时光飞梭,巧遇的一位女孩,久违的家的感觉,这一切慰藉了李天曦的心灵,所以她才捨不得走。

陈宗翰从李师翊平稳的语气中,稍稍感受到了李师翊对于这半多年来的情感,不断地逃家、翘课、自我封闭,直到遇到陈宗翰、遇到肖素子、遇到李天曦,接着改变。

试图去了解,但陈宗翰知道自己不可能感同身受到她们之间的情谊,一位是为了爱人而从天界殒落到人间的公主,一位是渐渐开朗起来的娇蛮少女,其中不晓得有多少故事是陈宗翰所不知道的。

「阿翰,你有在听吗?」司马叫唤着陈宗翰。

「啊……抱歉,突然想起事情。」陈宗翰回过神,开口道歉。

「是精神状态不好吗?」身为执法队的后勤主管,司马有责任去了解所有战斗人员的状况进而去评估能否出战,之前小岛上的事情已经传到他手上,以未成年的年纪屠杀如此多人,就算是见多识广的他也还是会隐隐心惊。

重点不再于这件事情有多骇人听闻,而在于对方就活生生地坐在自己面前用染血的手切着牛肉。

「不,是朋友离开了,让人有点感慨。」李天曦的身分是位天人,现在时局如此不稳定,希望他不会碰上什幺麻烦,陈宗翰在心中希望着。

等服务生换了一杯新的水,司马继续说:「新闻你有看到吧,军队重新布署的那一则。」

「嗯,果然是为了空间裂缝的事情吗?」

「嗯,越来越多能够战斗的人被调去前线布防,我听说封印术进行得不是很顺利,裂缝越来越大。」司马虽然不属于情报部门,但毕竟混迹已久,有不少管道能去了解事情,不过战场的消息他也不可能弄到手,最多就是猜测。

「对了,司马先生我有事情想要请问你一下,想听听你的判断。」

「说说看,如果我有这个能力的话。」

陈宗翰接着把卫铭的事情说了出来,询问司马对这起经过的意见。

依旧一脸没睡醒的吸血鬼服务生摆上饭后甜点,点了下头然后又回到空的位子上补眠。

「卫氏吗?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幺快,看来有不少人嗅到了危险。」沉思了一下,接着说:「就我看来做得很不错,应该说那个卫铭做得很不错,他没有要求你什幺,看来应该去买几张他们集团的股票,有这样的接班人。」

「噢。」

司马挥了挥手,说:「这些事情你不用担心,避世潜规则什幺的,其实也不是叫我们都做山顶洞人,中间的拿捏是比较困难,不过现在的局面他们会有这种想法也无可厚非,倒是吕茹洁这个名字我听过,她应该是第五小队的,好像和白髮一样擅长医疗,不过我本来就不是个会乱说话的,这件事我不会说的,反正又没有好处,有这时间我宁可陪家人。」

「谢谢。」

「在三大世家里面像她那样的人权分子还是有的,虽然我没有特别支持,不过我也不喜欢一些修练者的作法。」

陈宗翰用餐巾纸擦了擦嘴,都不记得上次来境外是什幺时候,饭菜依旧美味。

「你什幺时候可以做好準备?执法队现在很缺人。」

「明天就可以了,工作是什幺?」

「一般任务,有一些平常没胆量现身的宵小趁混乱出来混水摸鱼,地点在高雄,详情在这里面。」司马从随身的公事包抽出一份信封,里面放着他们内勤查来的资料。

粗略地扫了几眼,看起来没有什幺难度,对手大概是七人,其中五位修练者,看起来都不成什幺气候,两位异人的能力也都被调查的一清二楚,根据情报他们明天下午会去洗劫银行,只要在这之前把他们逮住就行了。

「原本这种小任务派个实习生就可以了,不过实在是太缺人了,他们也太肆无忌惮。」

「嗯,没关係。」陈宗翰把信封放到一边,问说:「最近来有死亡药剂的消息吗?」

「陆续有一些,大部分是使用过量药剂导致发狂,除了执法队其他组织也在帮忙收拾,是听说在利比亚有支实验部队出现在战场上,不过无法证实就是了,你有从肖逸长老那边知道什幺新的消息吗?」

陈宗翰想了一会,告诉了司马他和肖逸之前发现到的现象,死亡药剂里的成分似乎对于生气死气的冲突有着解方,一般来说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一点,除非是像陈宗翰和肖逸一样深受死气苦恼的人。

「这样啊。」毕竟不是专业範围,司马没多做评语。

敲定了明天的行程,陈宗翰向坐在柜檯的老闆娘打了下招呼,与司马分头离开。

在返家之前陈宗翰还得去一个地方。

来到肖家经营的餐馆,当然不是为了再饱餐一顿,陈宗翰望了一下附近找寻自己约了的人。

「嗨,这边。」马路对面,孙久永靠在自己的挡车旁边,抽着菸。

「小美,好久不见。」

回绝孙久永递过来的菸,陈宗翰和孙久永就在路边随便聊了起来,这次找对方出来是为了交代这附近区域的管理,肖素子已经离开,原本应该要接任的陈宗翰又被许多事情给绊住,只好先找出一个暂时管理人,想了想后陈宗翰就想到孙久永。

「我是OK啦,反正我都在这附近活动,不过你要不要先带我去见你说的孟竹?」

「现在吗?」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不然你也没有什幺时间吧,大红人了呢。」

「别损我了。」陈宗翰苦笑。

记得之前大姊和陈宗翰提到过孟竹的阴寿已经快要到头,不知道现在是什幺样的情况,希望能够赶得上。

幽灵在大白天的时候不太会出来晒太阳,小张他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面,不过出没的地方应该还是差不多,这些沉默的守护者,很少会出现在人前。

「张乐安的事情你有听说吗?」

这个名字陈宗翰想了一下才从记忆深处挖出来,张乐安是很早以前一次任务中认识的黑道老大,中间也因为王志豪的事情受过关照,虽然寻找李师翊的时候他提供了错误的情报,不过陈宗翰并没有因此介怀,现在想想,才发现很久没听到他的消息。

「他失势了,是黑道内部的问题,听说逃到加拿大去,我还以为他会和你求救,毕竟你有欠他一份人情在。」

转进阴暗的小巷子,陈宗翰说:「也许是没有机会吧。」

比起卫氏集团,张乐安才真正的算是和陈宗翰以修练者和普通人身分结交的人,不过他似乎没有机会借助这个力量。

踩在生鏽的梯子上,陈宗翰带领孙久永来到他所熟知孟竹他们的聚会地点,站在门前,有礼貌地敲了敲很少打开的铁门。

「小张、竹哥,我是阿翰,你们在吗?」

过了几分钟,里面依旧没有传出一点声音。

陈宗翰与孙久永互望一眼,叩叩,再次敲门,拉高一点音量的说:「有人在吗?」

突然,一张头颅凹陷、眼睛凸出的脸穿过铁门探了出来,饶是陈宗翰胆识过人刚才一下子也差点下意识地举剑劈过去,陈宗翰见过对方,刘嘉仁,是只喜欢吓人的鬼。

「嘘,自己进来吧。」说完这句话刘嘉仁又在消失不见。

孙久永刚才被吓得不清,身体靠在背后的栏杆上,呼吸急促,右手握着枪。

「别介意,他是刘嘉仁,一位死于车祸意外的清道夫,样子因为停留在死亡时的状态,所以比较吓人一点。」

「嗯,这对心脏真的很不好。」脸色有些发白,也许孙久永的弱点意外的就是这个。

转了转门把,陈宗翰小心不让太多阳光透进去的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到处都是半透明的幽灵,挤满了整个空间,放眼望去半透明的身影重叠起来变成乳白色的一团,至少有四五十个鬼影,有些陈宗翰认识,凑过来寒暄了几句,有些一感觉到陈宗翰身上的气息就远远退开,更多的则是好奇观望着两位大活人走进这寒气逼人的幽灵群里。

修练者大多很小的时候就能够见鬼,不过鬼和人通常不会有什幺交集,气息上也彼此相斥,因此孙久永很难有机会见到鬼魂齐聚的场面,心底不禁有点惴惴不安,不自觉的咬紧香菸的滤嘴。

经由刘嘉仁的解释,他们了解到今天就是孟竹离开阳间的时候,这些聚集在一起的鬼魂都是为了送孟竹最后一程才聚集在这里。

「那竹哥他呢?」

「跟我来,他也想看你一下吧。」

由刘嘉仁带领,陈宗翰与孙久永被带到后面的一间房间,里面只有几位陈宗翰熟悉的鬼,孟竹闭起眼睛盘腿浮在半空中,小张、岚君、杨芬守候在一边。

陈宗翰从来没看过鬼魂投胎是怎幺一回事,孟竹现在的身体时而变为透明无色,时而变成还活着时的实体般,不停地来回闪现。

「这是怎幺回事?」陈宗翰问向在场的其他人。

「竹哥的时间到了。」小张作为下个负责人,回答说。

「我有听说,不过这是正常情况吗?」

没有谁知道,在过去重新投回轮迴的鬼魂都是身体慢慢消失的离开,没有谁见过孟竹现在的情形,所以都无法作答。

「因果业力,我是这幺认为。」

一位陈宗翰没见过的鬼穿过门进来,苍苍白髮,绑着清朝辫子,身上穿着长袍马褂,一眼就看的出来他的年纪很大,而且从小张他们立即正襟危坐的模样来看,对方肯定很有威严。

「变成这副样子了啊。」来者站在孟竹面前,向前探身仔细端详。

陈宗翰小说的向身边的小张问说:「他是哪位呀?」

「董总管,清朝人……」小张还没有介绍完,董总管就打断的说:「只是一只不肯去投胎的老鬼,比起这个,我还是说说我对于孟竹身上发生事情的猜测比较好吧?」

「麻烦了。」小张慌忙地说。

「嗯哼。」清一下喉咙,董总管说:「因果业力是一个人死后会去那里的规矩,孟竹生前是位除灵师,死后却成为幽灵,是为了偿还他生前的孽障,现在看来在阴寿完结之前他已经还清了债,所以他也许不会再次轮迴,会到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去吧。」

听到这段话,在场的都倒抽了一口气,听起来孟竹是即将登仙,而且不是天人那种伪仙人,是前往传说中的西方极乐世界。

「不过我也只看过两次这种情况,一次是得道高僧圆寂的时候,一次是麒麟将死的时候,再来就是这一次,没想作为鬼魂也能有这幺一天。」

听这样子的说法,所有人都为孟竹感到欣喜,不论董总管说的是对是错,但至少可以确定这是一件好事,不知道这需要修了多少辈子的福分才能走到今天,看着孟竹安宁祥和的表情,陈宗翰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生前为了保护人类而从事除灵工作,死后更是守护了这片区域几十年,这些作为没有被遗忘,所有的因开出了今天的果。

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刘嘉仁和杨芬激动地穿过门,把这个消息分享给到场的每一位。

鬼也能成仙成佛,这让在场的鬼们无限欣慰,鬼不再单单只是遗留在世间的执念,也不是世界的黑暗一面,众生平等,就连没有生命的鬼魂也一样。

为孟竹而高兴的同时,也为新的希望而欣慰,鬼是冰冷的、没有形体的、畏光的,但这一切都不代表只能苟延的藏身于黑暗,没有未来,孟竹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世界上有神佛,那祂们并没有捨弃鬼。

「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赶上这一次的盛会。」陈宗翰高兴的说。

孙久永虽然不是很懂是怎幺一回事,不过也被这里的气氛感染,找了条橡皮筋绑起自己的长髮,坐到一边,等着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对了,小张,趁着段等待的时间,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小美,我请他代我管理这里。」陈宗翰说道,介绍这两位认识。

孙久永很自然地想要伸出,不过想到对方是鬼没办法握手,手伸到一半变成搔脸。

「你好,我是竹哥的后继者,请你多多指教。」

经过孟竹的锻鍊,再加上其他同伴的支持,小张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要不然孟竹也会无法心无罣碍的离开。

「你好,我是小美,和阿翰、素子一样是肖家的人,他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管理权就交到我身上,我刚才大概听阿翰说了这里的状况,我觉得就继续维持就可以,你认为呢?」孙久永手上香菸的火星成为这房间除了灵体外唯一的光源,在黑暗中宛若一点星光。

「好啊,这样对我们都好。」

「平时的维安交给你们,如果有什幺问题就请联络我,我的联络方式等一下给你,也可以到『贺风』找我,就是那一家肖家开的餐厅。」

「我知道在哪,不过我们平常不会去那一带,修练者的气场对我们不太好,素子也是住在那裏吧。」

「她之后也和阿翰一样得到处跑,所以还是找我会比较方便,我的另一个身分是肖濂长老底下情报人员,负责一些黑道黑市的地下资源,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帮我注意一下。」

小张点点头,说:「这倒是没有问题。」

吐出一口烟雾,孙久永把视线从小张转移到陈宗翰身上,说:「还有一点我觉得应该要先说清楚,我这个人啊,百分之百不是武斗派的,和素子以及他不同,所以遇到什幺太强的的人的话最好不要期待我能像他们以一挡百,我会先逃跑然后搬救兵。」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笑出了声,只是陈宗翰笑的比较尴尬,小张笑着回应:「我也不是武斗派,在这点上我们相同。」

应该是不会有什幺问题,只要别碰上像倪恆那类可以称之为珍稀的对手,以前孟竹处理了大多数的事情,陈宗翰只需要知道进度和偶尔帮帮手就够了,现在两边都是新手,合作起来虽然需要磨合,但应该不至于有问题。

董总管确定孟竹没什幺紧急情况后就离开房间,留下他们认识的一群鬼和人聊着天。

被询问到最近的事情,陈宗翰简略的说了一下几次任务,也没保留他进入执法队的事情。

「怪不得你会很忙,不过旖旎这种实力倒也不奇怪,是肖逸长老推荐的吧。」孙久永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说道。

「嗯,是他帮的忙。」

「我有听过执法队,那不是个很恐怖的组织吗?」岚君担心的问道,就和大多数修练者的印象相同。

「其实也还好,只是里面的人都有一点奇怪……」

聊了一阵子后,孟竹睁开了眼,吁了一口长气,奇异的是他吐出来的气息并不冰冷,反倒是如同春风拂面。

「时间差不多了。」

孟竹说道,看向在场这些相处了许久的朋友,像是小张甚至是活着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只是死后才真正的认识。

小张走到孟竹面前,看着那张从来不显老却已经老了的恩师的脸庞,过往一幕幕的涌上,他以为自己能够笑着注视着孟竹离开,不让孟竹在最后的时候还在担心他,可是他错了。

离别在即,真真正正的永隔,小张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幺坚强。

「保护好大家,交给你了。」

孟竹和蔼的笑了,用力的拍了拍小张的肩膀。

一时间,小张如若千斤重担压在肩上,心想原来竹哥一直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压力,如今轮到自己,自己有把握做的像他那幺好吗?

鬼的眼泪在传说中代表着最后的依恋,是冰冷中最后一丝温暖,小张在死后就无法落泪,然而现在两行没有重量的清泪,徐徐滑下。

小张有两段人生,第一段他是一个不起眼的宅男,浑浑噩噩然后意外死亡,第二段他是只鬼,认识了许多鬼、一些人,有了许多活着的时候没有的朋友,还交了只漂亮的女鬼当女朋友。  

生前他有父母,死后他觉得自己也有一个父亲,只是这次父亲比他还要早离开。

「什幺样子,哭鼻子。」孟竹笑的说,心情似乎很放鬆,从一直以来的责任中解脱,他是应该觉得放鬆。

「岚君、嘉仁、杨芬照顾好自己。」孟竹面带微笑,被点名的几位都挂着强自打起的笑容,然后他转过来看向两位活人,说:「阿翰,还有你叫做小美吧,请你们在我走后多多照顾他们,谢谢。」

陈宗翰微微的躬身,慎重的说:「我会的。」小美也点头答应。

听到他们的回答,孟竹安心一笑,接着穿过房门,走到外面与所有远道而来的朋友说话。

陈宗翰尊敬孟竹,不是由于他的实力,而是在于他的所作所为,他一直默默地守护着这块地方,从活着的时候就在战斗,死后更是肩负起更大的责任,没有人要求他这幺做,是他自己要求自己这幺做。

默默耕耘总有收穫的一天,就像是他身上的祥照,就像所有远来的朋友。

「看来你想要超越他,你需要很努力呀。」孙久永看着孟竹的背影,向小张说道,即便他不了解过去,但是从他走进这里的时候,他就渐渐感受到了孟竹这个死去的男人所带来的影响力。

之前可以说是壅挤,现在更是被挤的水洩不通,很多赶来赴会的鬼魂因为挤不进来只好待在外面,在中间的地方留快空地,孟竹站在此中。

很快的,由于太多阴气聚集于此,产生了异相,天空无来由的布满阴云,明明本该是酷暑的时候,路过的人们却感受到强烈的寒意。

「朋友们,感谢各位送孟某最后一程,谢谢了。」

声音远远传开,人类听不见这段话,却感觉到有一阵怪异的频率掠过,不自觉的止住脚步,抬头看向昏黑的天际,不知所谓。

百鬼日行,如果有这种说法的话,现在汇集在此的鬼魂少说有五六百位,形貌不一,飘荡在半空中,听孟竹的话各自低声回应。

兀然的,天空的乌云彷彿被一道强光划开,往四面八方消散,金色耀眼却不刺目的光芒,穿透鬼魂没留下影子。

楼房里,孟竹的身体越来越淡薄,他不知道自己会往哪里去,但不知为何他一点也不担心,心中和煦平静。

弯腰躬身,孟竹就算到了最后也还是感谢着所有他认识的鬼和人,保持着这副姿态,他的身影消失无蹤。

彻彻底底的消失无蹤,离开了,什幺也没有带走,却留下了许许多多。

  • 名称:霸道帝少惹不得 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2: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