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英雄之超银河传说超清

这突如其来的声明超乎陈宗翰的想像,他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让人如此倚靠的对象,一下子脑袋转不过来。

「当然的,如果只是金钱上的问题会比较好解决。」

没有立约签字,但是他们这种身分的人自然不会随意做出承诺,哪怕只是口头上的约定都是价值千金,更何况在这之中陈宗翰没有受到任何坏处,佔尽好处,甚至就算他在往后发达背弃约定对方也不能拿他怎幺样,主控权完全是在陈宗翰手上。

「这……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这是我们的一场投资,风险自然由我们承担。」卫铭讲得很轻巧,似乎一点也不怕陈宗翰狮子大开口。

「如果我这幺有钱的话,我早就存起来领利息,然后每天吃饱就睡,睡饱就吃。」陈宗翰感叹地说,在他的认知里面钱存进银行生利息才是万全之道。

「不,你不会这样做。」卫铭笑的说,看穿了陈宗翰一般。

愣了一下,陈宗翰不由得承认,语气感慨,说:「你说的对,我不会这样做,也根本不会这幺有钱。」

不知不觉中,陈宗翰还是在用他以前的思考方式,以前的他如果有一笔可观的钱之后大概就是存起来生利息,然后轻轻鬆鬆地过日子。

不过现在那种好日子已经离他很远很远,如果他真的想那样做的话,他根本不需要强自提升实力,也不需要加入执法队,应该稳稳当当的作为一个有修练者身分保障的住民,然后像很多人那样子开始混吃等死。

可惜那注定是场美梦,魔主的诅咒逼迫他要变强,而他在接触修练世界之后也无法再回到那个平静的生活,战士的血液一旦沸腾,就不可能甘于沉寂,他已经回不去原本的他。

卫铭在这场会面之前肯定蒐集过不少关于陈宗翰的资料,粗略了解他是一个怎幺样的人,否则也不会有这一场谈话。

「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对了,等一下你可以给我你的帐户,钱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还是能解决很多问题,虽然俗气了点,但是就当作分薄礼吧。。」

陈宗翰还真没想过这辈子会有人想要送钱给他花,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这算是包养吗?惹人发笑的念头闯进陈宗翰脑里。

拿了这笔钱肯定是欠下一笔不小的人情,可是不拿似乎又不太识相,好吧,就勉为其难地拿一下好了,反正投资有风险,赚赔各安天命,何况卫氏集团也不是赔不起。

「你们想送钱给我花我是没什幺意见,不过,老实说还真是有点压力。」

卫铭和卫娴笑而不语,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拿人手软,现在的一点钱换取未来生存的可能性,这场投机看似只对陈宗翰有利,但是只要能让未来多一分保障,就立基点而言卫家赚得反而更多。

没有条件,自然也无从拒绝起,这个没有丝毫约束力的口头约定就这样成立,陈宗翰与首次会面的卫家两人握手,算是承认了这个关係。

吕茹洁会继续藏身在学校里,当任一位尽责的家政老师,比起她那个关于普通人和修练者的冲突关係,陈宗翰对于吕茹洁的实力反而更感兴趣,一个曾经的执法队成员,一个叛逃者,除了陈宗翰见识过的医术外,肯定还有其他独到之处。

请秘书端来和菓子和一些蜜饯零食,四人随意的聊着,主要话题还是放在修练界造成的影响与最近的事情上。

对于许多内幕陈宗翰虽然上次告诉过李师翊的母亲方芹,但这次他选择语带保留,也许是双方的关係没有到可以畅谈的地步。

「等最近的事情稳定下来,我和茹洁就回完婚,我们会寄帖子给你,务必莅临呀。」从谈话开始到现在,卫铭的笑容在这时笑得最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David,婚后可就要被管得死死的了。」卫娴笑话的说:「嫂子一生气可能就把他给丢出窗户。」

「放心,我的医术很高明。」吕茹洁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带着微笑,但不知为何他们感觉到了一阵凉风拂过。

「那可要先投一笔保险才不会吃亏。」卫铭不以为忤的开着玩笑。

话题转移到吕茹洁向卫铭坦承身分的那一天。

「当时我可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卫铭回忆的说:「那时候我们在约会,她突然间不讲话,我以为她在不高兴,结果她却突然迸出一句『我是修练者』,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卫铭虽然看起来有明显的混血儿模样,但国语倒是说得很流畅,也许他的台语也很不错也不一定。

吕茹洁娇嗔一声,说:「我一直想找时间和你说明白,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就只好这样子。」

「偏偏挑我喝酒的时候,让差一点就呛到。」卫铭回应的说:「如果你早几个月我说不定根本不知道修练者是什幺,还以为自己交的女朋友动漫看太多呢,呵呵。」

「有人想要家法伺候了。」

「我反对家庭暴力!」

「嫂子,你的学生还在这里,别这样。」卫娴当起和事佬,劝阻打情骂俏的两人。

「说真的,我也是在杨哥被打倒之后才相信,谁想得到令我好几天睡不安稳的修练者会是我的女朋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句话还真是有道理。」

被卫铭唤作杨哥的是一直站在他们身后默不作声的保镳之一,那位脸上带着不少小疤痕的男人,听到自己的老闆提起自己,他只是点一下头示意,依旧保持良好的素质。

「听说最近有很多人遭到袭击?」陈宗翰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

「是有这幺一回事,不过对象是几家有名的生技公司,可能和之前东洲集团爆发丑闻的那件事情有关係。」

「嗯。」陈宗翰若有所思,也许他该和肖濂或肖逸问清楚这些事情,由于李师翊的关係他对于东洲集团留上了心,不过看方芹出席前不久的小岛聚会,他们应该是没有什幺大碍。

从球场到这里,再加上谈了好一阵子,帷幕玻璃外面的风景已经是一片漆黑,人工灯光取代日光成为主要光源

陈宗翰婉拒对方留他下来用餐的邀请,搭乘电梯由两位保镳送他到一楼门口,之前的人潮都已经消失,银行行员也都下班,只剩下几盏日光灯照明。

「谢谢。」

陈宗翰看了看附近,车水马龙,回想着自己是怎幺过来。

「陈先生,可以佔用你几分钟吗?」开口叫住陈宗翰的是杨哥,也许是天生表情的缘故,他看起来有些严肃。

「怎幺了吗?」

「我相信陈先生是专业人士,我想请问如果是你,刚才想要伤害老闆是不是非常简单,请不用顾虑我们的感受,我想要听实话。」

陈宗翰在心中斟酌了一下用词,说:「凭良心说,很简单,虽然枪械对于修练者有杀伤力,但修练者最终的对手仍然是修练者,一般人很难阻止真正的高手,就假设是刚才的情况,你们站在我身后,假设你们手都放在板机上,我仍然有很大的把握用摆在茶几底下切蛋糕的刀子杀了卫铭和卫娴,然后再对付你们,当然这是没算上吕老师的情况。」

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但仍然让人洩气。

「冒昧的请问一下,想要对付你们应该怎幺办?」

「用强大的火力压制或是远处狙击,再不然就是火箭炮或是炸弹这种重兵器,虽然和你比起来我不懂用枪,但对付手枪的经验我也算是丰富,手枪虽然方便携带,但要对付修练者就显得有些寒掺,弹道太容易被计算出来。」

杨哥之外的另一名保镳拿出笔把陈宗翰刚才说的话记在手掌上,看起来是非常认真想要了解。

「非万不得已不要进行近身战,修练者的修练说到底就是身体,近身战是很不智的选择。」

「那请问之前在商店里我们感觉到的压力要怎幺对抗?」杨哥的年纪至少是陈宗翰的两倍,但是他看向陈宗翰的眼神只有敬畏,然后虚心求教。

「嗯,压力主要来自内心,只要内心够强大就不用害怕,不过这不是一朝一夕有办法弥补的,我的建议是如果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要不就开枪打破僵局,要不就立即撤退,耗下去只会越来越惨。」

接着对方又再提了几个问题,陈宗翰都如实的一一解答,一点也没有身为修练者就该藏私的心态,对他来说强就是强,与洩不洩漏交战方法无关,而且他现在和卫铭他们有合作关係,自然不希望对方出事。

「其实你们可以请教吕老师吧。」

「咳,毕竟她是老闆娘,有点不方便。」

陈宗翰恍然,也是,问自己保护的对象该怎幺保护会比较好,怎幺看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从对方问的问题、行动的姿态以及询问的心态,陈宗翰看的出来他们都不是战场的生手,只不过一时无法适应战斗规则的改变,这样的人对于战斗都有着习惯,可惜不是出生于修练世家,要不然又会是两名厉害的战士。

三大世家的世代传承也许就是一种变相的拥兵自重,相信有许多有资质的小孩因为一辈子都无缘接触修练法门而白白浪费天分,反倒是一些无能之人佔了修练者的名额,浪费掉许多资源。

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也许等他几十年后真的成为肖家长老,他会回忆起这个他年轻时想过的问题,然后企图做一些改革。

「谢谢你的指教。」两位有礼貌的保镳诚挚的答谢,现在至少有一些防範的基本原则,不会茫无头绪。

「修练者其实很少,真的有实力的修练者更少,只要运气不要太差,我想要自保应该还是有办法,还有我的身分毕竟不会太了解这些,我会比较建议你找一些专门对付异常的佣兵或是奖金猎人,他们应该会更了解。」

「万分感谢。」

被两位年纪大自己许多的男人致谢,陈宗翰总觉得有些不自在,确定没有其他问题后就赶忙的离开,回家做一位好孩子。

这次返家休息不可能待上太久,就像和卫铭卫娴聊过的,整个修练界都在动员,陈宗翰无法置身事外,只不过是现在他仍然处于休整状态。

基于陈宗翰上次在小岛上的异常表现,许多人对此带有疑惑,特别是陈宗翰身上的不稳定因素,这也是他暂时没有任务上门的一个原因。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走进家门。

「晚回家记得要先打电话,吃过了吗?」陈爸爸看向刚回到家的大儿子,叨念的说。

「还没。」

「洗完手去吃饭,菜要不要热?」

「不用了。」陈宗翰说道,相比之前精美的点心,他还是对可以吃饱的饭菜比较有兴趣。

全家人除了陈宗翰都已经吃完饭,陈爸爸和陈宗佑不健康的吃饱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陈妈妈刚整理好厨房,把切好的苹果摆在桌上,坐了下来。  

这是持续了十几年的日常光景,是种无须明言的习惯,陈宗翰走向饭桌尽量把所有饭菜装进碗内,然后坐到唯一空下来的沙发上。

电视上,国防部长针对最近兵力重新布署发出声明画面被停格,坐成一排的资深媒体人与政治名嘴就此做出许多铿锵有力的臆测,手上的纸板上有中国与台湾的兵力对比图,藉此推敲两边打起来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这样的情况不单发生在这个电视台,甚至横跨过太平洋、大西洋,在遥远的他国也上演着类似的情况,士兵们準确的转移自己原先的战备範围,一股诡谲的气氛默默的挥发着。

各国军事布署都属于非常敏感的机密,但同时一点风吹草动都不会逃过有心人的眼睛,何况这一次的兵力转移还是世界各国在同一时期一起发生,无数人都为此疲于奔命,探求任何可能的一点内幕。

立法委员适当地为此事在立法院上咆啸自己的权力,认为这种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明显不利于人民,国防部长对此只能频频解释说这只是一场演习,众人无须惊慌,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一场全世界一起的演习!我听他在放屁!」主持人怒吼,来宾附议,只有一位受邀而来的年轻少将不停擦汗。

「爸,轮到我当兵的时候不会刚好第三次世界大战吧?」

「轮到你就变成募兵制了。」

「哥,你小心了。」

「嗯。」陈宗翰心不在焉地应道,这场世界规模的兵力转移在背后隐隐有着一个陈宗翰熟悉的影子,很难不把这件事情和最近修练界发生的大事做出连接,低调一直都是修练界的共识,但这次的事情很明显的违反这信条,可见事情已经糟糕到让许多人被迫破坏规矩。

转台到隔壁的新闻,没有先前的沉重,是关于影剧圈最近很热门的消息。

新题材带领出新的一波风潮,上一档的都市武侠片意外的火爆,奠定了接下的电影主流,中国风结合现代元素席捲了世界影坛。

「宗翰,你上次去看的就是这一部片?」陈妈妈问说。

「嗯,真的还蛮不错的,听说票房也很高。」

陈宗佑接着问说:「结局是悲剧还是喜剧?」

「算是悲剧吧,不过我觉得这种结局设定还满有味道的。」

「啧,悲剧就让人提不起劲去看。」陈宗佑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说:「不过就是看个电影,连好结局都不给人呀。」

「又不皆大欢喜才算是好结局,让人能回味再三的故事才算是好故事。」

「啧。」

对于一向没什幺艺术细胞也不爱读书的陈宗佑,看电影图的就是一个感官享受,那种结局气闷的电影实在不是他的喜好。

「像是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历史上能够名垂千古的戏剧通常都是悲剧,比较能够深植人心。」

他们一家人坐在客厅随意的聊着天,不一定是刚才的新闻内容,陈家的家长也在关心陈宗翰这几天的状况,虽说有政府机关担保,但做父母的还是无法真的放下心来,总是忍不住多关心几句。

大姊不知道从什幺时候跑进客厅里,她坐在陈宗佑躺着的沙发边上,即便这家子里只有陈宗翰见得到她,但她其实也可以算是陈家的一员,住在这里也已经半年多,在其他人没发觉的情形下她参与过很多次他们的聚会,总是静静地听着,做为一个最优良的听众。

大姊一个人太久,即使她的心境修为没让她在这漫长的时光发疯或是失去自我,但无边无际的孤独感依旧让她感受到外人无法想像的寂寞,也因此她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还要知足常乐,最低限度的存在都能令她快乐,作为一个普通人看不见的灵体,她很喜欢在人群之中飘动,用她的角度去欣赏这个世界。

唯有历经大起大落的人才懂得平静的可贵,唯有见过地狱的人才能理解何为安详静谧,大姊便是超越了凡人理解的存在。

陈宗翰虽然距离大姊所处的境界非常遥远,但他多少开始懂得珍惜,珍视身旁陪伴自己最久的家人。

隔天,还是没有人找上陈宗翰,也许他被遗忘,又或者修练界忙到没人有闲情去处理他的事情。

没有人会嫌假日多,就像没有人会嫌自己钱太多一样,陈宗翰决定好好的安排这难得的一天,算是他暑假里第一个真正的休假。

李师翊偶尔会发简讯给他,不外乎是依些抱怨或是不能当面对人说的刻薄话,从她的字词中看得出来她很忙,还在适应如何和人打交道。

肖素子和陈宗翰通了一次电话,闲话家常了几分钟,她人依旧在日本,似乎那边也受到空间裂缝结界崩溃的影响,她作为三大世家与日本方面的沟通桥樑,每天都过得很忙碌。

姜枫已经醒了过来,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救醒姜舞绫。

久违的晨跑,戴着已经没什幺训练意义的手环脚环,陈宗翰趁着太阳还不是太大,在大街小巷中用双脚来回穿梭。

基础的体能训练在他获得这个有些麻烦又有些方便的身体之后就不再重要,他边跑边运转丹田的真气,接着散到四肢百骸。

不知不觉来到李师翊她家社区的门口,感觉上有一阵子没有过来光临,大山小山的饭菜不知有没有更多俗世味道?李天曦上次受的内伤完全康复了没有?

警卫还是陈宗翰认识的那一位,他友善向陈宗翰招招手,叫他过来。

「伯伯,有事情吗?」

「你是不是想要找B栋十楼李家的姊妹?」

说起来李师翊和李天曦刚好都姓李,这也算是一种缘份吧。

「是啊,可以帮我通知吗?我上去找他们。」

警卫摇摇头,说:「你等等,我找一下。」

以前对方都直接就放陈宗翰进去,改规定了?

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警卫交到陈宗翰手上,说:「这是天曦小姐要我看到你的时候交给你的,这一把应该是他们家门的钥匙,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我帮你开门。」

这是怎幺回事?陈宗翰摸不懂李天曦的意思,只好谢谢警卫后熟门熟路的来到李师翊他们家的门口,鞋柜里还是摆着二三十双鞋子,盆栽有些枯黄,似乎有段时间没人照顾。

敲敲门,没有人回应,陈宗翰插上钥匙转开门把。

装潢摆设都和印象中一样,电视的位置,高级的沙发组,富有设计感的灯台,已经沦为小虎床铺的抱枕,所有东西都和陈宗翰的记忆十分吻合,除了太过安静这一点。

「天曦姊!大山!小山!小虎!阿……你在肖家,有人在吗?」

只有回音,没有任何人回应,空空如也。

「都不在?」陈宗翰打开每个房间的门,住户们都不在房内。

难得有机会进去李师翊的香闺,可惜东西都已经收得差不多,剩下没带走的都是些不太重要的,拉开衣柜,也是空空蕩蕩,陈宗翰莫名地感到可惜。

李天曦的房间也收拾得很乾净,大山和小山更是连冰箱厨房都没剩下一点东西,最后陈宗翰在饭厅找到一张压着的纸条,上面写着几房娟秀的字,明显的来自李天曦之手。

『翰翰,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姐姐已经去云游四海了,不用为姊姊担心,相信这世界上能够伤到姊姊的人并不多,大山小山也跟着姊姊,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小虎就麻烦你了。

翊翊给的卡片里面还有钱,所以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帮我和翊翊说一声,她一定很生气不过姊姊还是想去看看这个不是神州的世界。

姊姊会尽量和你们联络,手机要充电很麻烦,所以我就不带了。

要乖噢,帮我照顾好翊翊,也帮我和素子打一声招呼,BYE~』

哭笑不得,陈宗翰看着这封短信不知该如何是好,李天曦突然不告而别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也许对方想要找过他,只是他人不好连络上所以才选择这样告别。

当年那个为了心爱的人敢于忤逆父亲的壮烈女子,在过了许多年的现在,不可能一直安于这个小屋子里,她教导李师翊一方面是她喜欢那个女孩,另一方面也是她在养伤,同时也在默默等待一个不知道如何的将来。

同门的突然现身,错过的漫漫岁月,李天曦的心里充满惆怅与感慨,没有回家的路了,所以她决定亲自用双脚展开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旅行,在这个世界里找寻心中的答案。

这个离开也许早就注定,只是来的太突然,让人没有一点心理準备。

空蕩蕩的,这个曾经很吵闹的屋子空蕩蕩的,原本以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光景已然悄悄流逝,都走了,陈宗翰默不作声。

  • 名称:宇宙英雄之超银河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0: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