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之家超清

蓝小雪与众执法队队员看到场上突然的变化,心中都是一惊,己方才打算出手偷袭对手,没想就被对方先下了一城,彼此都怀着一样的心思,不过蓝小雪终究是迟疑了几秒,。

两道人影留给陈宗翰反应的时间不足一秒,都是要直接致人于死地的袭杀,人未至,气势已然夺人。

咬牙,陈宗翰只有两个选择,要不是闪躲就是硬挡,又或者两者都要。

所有能瞬间调集的真气都护到身上,宛如穿戴着薄薄的铠甲,但是这还不够,想要迎接这无可避免的碰撞,需要更强大的真气。

距离接近,时间走到冲撞前的临界。

呵成一气的攻击,身体的力量传递到短棍上,变成能够击碎挡在眼前一切的力量。

时间短的无法把防御作到位子上,陈宗翰一边用幽泉去格挡,另一边则凭着身体动作去化解。

喀!

从未离手的幽泉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幽暗的曲线,然后插进佣兵这边冰柜货车的侧面车板。

左侧的短棍击在陈宗翰的肩头,没有想像中的高破坏力,棍身被陈宗翰用手给抓住。

原来是陈宗翰在短棍快要接触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顺着力量的走线卸开,一点点的距离产生出被打实了的错觉,然而事实上就是这微小的错觉令陈宗翰不至于被击倒在地。

这种保命的技巧不经过长时间战场历练是无法轻易施展,可以说是下意识的动作,是微小却很关键,一种常人与战士的差异。

原来是刚才跟在布巾男人身旁的年轻男女,看来实力不差,不过还不是陈宗翰的对手,如果在正常的状况下。

曼曼由于突发状况使图进路线被挡住,原本的目标就从布巾男人转换成闯入的女人,续力已久的一剑,如同方才对方偷袭陈宗翰一般,挟着一无往前的气概。

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暗算,女人在击飞陈宗翰手上的幽泉后,往前踏上一步,想再次把短棍挥击过去。

一个积力已久,一个慌忙招架,又没有谁的实力远高于对方,所以自然是曼曼的攻击达到效果,把对方逼出陈宗翰的身旁,继续抢攻。

安徒生一直注意着陈宗翰,刚才的对战在他看来固然强的一蹋糊涂,但是放在那样身分的人身上,似乎也没有多不合理。

死亡药剂增强了他的身体素质,隐约可以看见战况,不像一些场边的人只能看到来来去去的人影和碰撞,浑然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

明知枪械发不出子弹,安徒生还是下意识的扣住板机,不知道是想要涉及哪边的人。

「@$&*……!」

布巾男人不知道说了些什幺,看模样是一脸气愤,很可能是在生气有人插手他和陈宗翰的决斗。

一棍打伤陈宗翰的男人回了布巾男人几句话,让后者表情变的阴晴不定,最后没再说什幺。

原本以为他们是师徒关係,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幺一回事,至少对话上不见什幺尊敬之色。

不管他们之间是怎样的关係,哪怕是暧昧的恩怨情仇也和陈宗翰无关,肩头的那一下虽然已经尽所能的减轻威力,但是透进肉里的伤害还是需要时间去缓和,

布巾男人双手放鬆摆下,原本当陈宗翰踏前一步的时候他拚着以后减低修为也要反击,现在有人暂时帮忙,他抓紧时间要消化掉身体内乱窜的真气。

连击三段,都是刁钻的角度,进来突袭的男人似乎不打算给陈宗翰喘息的机会。

就连幽泉也被打飞,陈宗翰能用的武器只剩下双手双脚,拔掉幽泉的他就像是没有了牙的猛兽,实力仍在,却失去了致命的手段。

「他妈的!」陈宗翰恨恨地骂道,身体避让,心中窝火无比。

真是狼狈,自己怎幺会这幺搞的狼狈?

布巾男人的实力确实不错,但陈宗翰从没因此没生出过会输的感觉,可现在就连兵器都被横来搅乱的人给打落,这比直接把陈宗翰揍成残废还要让他火大,被人夺了长剑的剑士,怎幺听怎幺不顺耳。

再来是这来搅乱的小子,就像是个趁着大人没空打秋风的死小孩,手上的短棍里尽是破绽,在正常状况下陈宗翰可一点也不会客气的直接撕破这些花俏招式,然而现在迫于情势,他只能退让。

每退一步,心底不悦的程度就增上一点,逼近爆发的临界线。

在潜移默化之下,陈宗翰不知不觉的生出了傲气,即使他自己没有这种自觉,以为自己还是那个老是在傻笑的高中生,不过他现在被挑起的怒火,证实了他内心对于自己的身手已经从自信演变成傲气,不容弱者随意挑判。

先有骄傲才有谦虚一词,有实力的人有骄傲的本钱,这不是坏事,是强者该有的气质。

怒气带动真气在体内加速运转,破开层层阻塞,令身体慢慢恢复。

除了曼曼之外,蓝小雪又只是了两个队员上场支援,毕竟曼曼没有像陈宗翰那样的强悍身手,虽然佔了先机,但局面开始慢慢拉回。

「队长,还是没用。」一位执法队队员尝试性的开了一枪,子弹依旧是诡异的在半空中消失,某种异能依然存在。

「你们继续待命。」蓝小雪说道,她何尝不想让大家一拥而上逮住敌人的修练者,不过队里许多人的实力不靠枪械还是不足,现在上去只会添乱。

异人这边。

「我去帮他,他毕竟是我的朋友。」雷执起通电的细索,準备加入战局。

使棍异人似乎在考虑些什幺,没有开口,既不反对也不支持。

方才陈宗翰与布巾男人的战斗实在太过激烈,雷自恃跟不上战斗节奏,乖乖地待在一旁观战,不过既然现在战局改观,他就没有打算再在一边当观众,至少倾尽棉薄之力。

「雷哥,我也来帮忙。」其中一位异人说道,他看的出来自己这方可以说是和执法队同进退,嫌隙放到一边,击败外敌才是该去做的正事。

「八哥,刚刚我们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时候,他们可没好心的救我们,在我看来我们也没必要扮圣人,你刚没看到他们的战斗,啧啧,强的跟怪物一样,没有我们的帮助执法队也行的啦。」无毛阴阳怪气的讽刺说道。

雷无话可说,他要帮助陈宗翰是自己的事情,没有道理拉上整团异人一起卖命,况且这些人根本不听命于他。

「老大,怎幺样?」

使棍异人抬起,其他同伴都望了过来等候指示,其中有一人脸色特别憔悴,另外几人都受了些不轻的伤,雷还是看着场上,似乎不关心接下来他们的决定。

「既然执法队都到了,我们没有机会吃下工作,老邓那边我去处理,我们撤,犯不着冒险。」使棍异人说:「雷,你呢?」

「我留下,你们先走吧。」

「雷哥,你……。」打住无毛的话,使棍异人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在这里分开,你之前分的钱我会汇到你给的户头,雷,无毛离开后三分钟异能就会消失,你自己小心。」

「好。」雷回头笑了笑,对于对方弃他不顾似乎没有一点怨言。

两辆载异人们过来的吉普车在刚刚的战斗里被打凹了几处,这点损伤让他们心疼不已,扶着伤患上车,他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战场,雷甩着细索加入了战局。

「老大,就这样走了?」刚才想要帮助雷的八哥站在后座问道。

「工作已经被执法队接下,我们留下来也没什幺用。」

「至少无毛的异能还派得上用场啊。」

使棍异人发动引擎,开始倒车,说:「既然他们先没把我们当自己人,我们也没必要帮他们出生入死,修练者看不起我们异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在打下去我们说不定有人会死。」

众人沉默,没再继续说话。

轰轰烈烈闯进战局,却在战况未分的情况下先灰溜溜的离开,每个人的心底都不好受,不过队长说的话确实有道理,留下来可能有生命危险,更别说是帮手了。

「至少我们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算赚了。」

对于队长的笑话,他们实在笑不出来。

「至少我们知道这世界上强者无数,对吧无毛?」

被点名的无毛少见的闭嘴没反驳,的确,光是在旁边观看就理解到了差距是如何巨大,这无关异人还是修练者或是佣兵,是作为生物体本能感受到的仰望。

强者到处都有,但是亲眼看见强者在面前战斗,其刺激远超过传闻,而且还是位看起来年纪尚轻的执法队队员,特别容易激起年轻人的斗争心。

「该死的!」无毛恨恨地说。

五味杂陈的心情不单是因为这一次行动被两方人马利用,见识到从未见过的强大也是原因之一,更多是来自于对自身的不满意,他们既然出现在这里,就代表了他们不是远离危险之辈,内心里有着某些坚持,某些执着,而要实现它需要的就是强大。

众人的目光离不开渔港边的战斗,明知看不到后续,眼神却移不开,一直到再也看不清楚才收回视线,然后在心底暗暗发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拥有站在那边的资格。

陈宗翰的心情并没有因为雷的加入而好转,内心气闷的火焰依旧在熊熊的燃烧,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立即放手猛攻,反而想是要把现在这种情绪牢记在心中一般,忍耐着,等候时机到来。

细索由上而下分开陈宗翰与对方的交战,雷电不停明灭,连同空气中的气势一起绞碎。

「谢了。」陈宗翰捂着左肩。

「没的事,这里的禁枪领域再过不到三分钟就会结束,你通知一下你的人。」雷压低声音的说。

「好。」

压低声音对着别在衣领上的麦克风,陈宗翰轻声告诉其他执法队队员:「再过三分钟枪就能用了,大家注意。」

听到这话,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其他人精神不由得抖擞了起来,当了这幺久的免费观众,总算有机会参战了,各个拉开保险,手指扣在板机上,準心瞄着对面的敌人。

「1、2、3号点压制火力,小心不要误击目标物,其他人自由射击,倒数三分钟,所有人对錶。」蓝小雪很快的把指令传达了下去,然后看着左腕上的女仕錶,开始倒数三分钟。

曼曼这边虽然在人数上佔了优势,但是总体实力上依旧不敌,总的来说堪堪打成平局,暂时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长剑飘逸,钻向对方露出的空子,可惜被一一打落。

雷顶上陈宗翰的位置,极大部分的分担走原本陈宗翰承受的压力,带着电光的细索混杂着各种奇异的技巧,奇兵之下对方只好退守。

虽然雷发出的雷电没办法电晕或是直接造成伤害,毕竟修练者的身体素质已经足够应付,可是中招时产生的短暂麻痺却还是免不了,同时雷以导引神经离子的方式加速身体反应,此消彼涨之下,便有了雷处处先发制人的情形。

钢製的细索虽然不若鞭子般灵巧,雷别具一格的使用方式搭配上他的异能,却攻的越来越顺手。

一个闪现出现在对方身侧,交缠着电光的拳头轰击出去。

转身,短棍甩去。

两方强碰,男人握棍的手又再感受到不稳,似乎随时都会像陈宗翰一样被迫兵器脱手。

雷这下是全力施展,刚才对付佣兵的时候他多少为了应付之后的状况而留力,现在他衡量局面,陈宗翰如果败下阵他也不会有好结果,于情于理他都必须扛下这场战斗,让陈宗翰与对方的布巾男人再斗起来的时候能多有几分气力。

此时,布巾男人依旧一丝不动,除了双眼睁开观察着战场外,他的胸口和缓的起伏,不论是什幺样的武术都很注重呼吸,这点可以说是世界通用。

左手五指指尖显出白光,这是雷电积压不发的现象,一个个小球,里面的蕴含能量足够电晕七八个大汉了。

看到雷又翻出了新花招,对手脸色一沉,短棍虚晃几下,前先攻了过去。

点头,扫腿,敲关节,几手招式连绵串出。

虽然一个徒手一个使棍,不过从身法上看的出来他们与布巾男人师出同门,出手都往要害招呼,距离也都保持在极短距离,飞快的攻击令人目不暇给。

不过也因此雷佔到了便宜,距离越近他激发出来的雷电就越能影响到对手,一点一点的牵制住对方的行动。

细索一甩,拉开两人的距离,同时左手上的小球极快的奔了出去。

事先预想到了雷的攻击,男人没多在地上停留,横移。

地板被炸出两个坑洞,雷的动作也不慢,冲进尘土里,手上的小球再次射出。

看到小球有如斯威力,男人更是不敢硬碰的闪躲开来。

这次小球跑进港边的海水里,只见海里白光一闪,炸开的海水沖了三层楼高,洒到附近边上的佣兵头上,各自都缩了缩身子。

就这样一追一跑,雷手上的细索斜斜一抽,拦住对方逃跑的路线。

最后一颗小球在男人脚下要转换方向的时候发了出去,卡的时间点正好让人躲不开。

情急之下,男人甩出自己手上的短棍,两方相碰,短棍被炸掉了半截。

爆炸的余劲逼到男人眼前,双手护着,往后连退。

一抬起头,看不见敌人那金色头髮的身影,隐隐感觉到不妙,不过事情却已经来不及。

雷硬是顶着刚才的爆炸,不顾震荡会影响到身体运作,冲进到对方的身旁,雷光大作,看这架势就知道是个威力不同凡响的绝招。

左手拍在敌人身上,对方心中的不妙还没唤出声,强劲的电流便毫无阻碍的通进身体,即使是修练者锤鍊多年的身体也无法在雷的全力一击下全身而退。

「啊!」

雷电通进身体,浑身上下的生物电子都乱了套,痉挛不止,体内更是火辣辣的像是被刀子淌过,热气消散不出来。

雷的脸色也没有多好,雷电基于他就好比修练者之于真气,一下子放出如此大量的雷电让他体内虚耗不少。

四肢无法控制的打颤,男人双手撑在地上乾呕,衣服更是被电出焦痕,热气从背后溢出,光是看模样就糟糕透顶,内里肯定更是凄惨。

突然的,布巾男人动了,身影凭空消失。

几乎是同一时间,陈宗翰站立不动的身子也飞驰了出去。

雷拉回细索,现在胜负已定,对方失去了战斗能力没有必要非分出个生死,况且因为方才发电过度,脚下有些虚浮,接着的事情只能交给陈宗翰了。

正要回头,雷的危急感同然飙到最高点,可是却不知道是怎幺回事,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臂就擦着自己的脸挡在前面。

磅!

就在距离自己面前不到半公尺的地方,两个拳头狠狠相撞,声响炸的雷的耳朵生疼,拳风更是造成可怕的压力。

布巾男人这一拳的目标是雷,而陈宗翰在对方动了的同时就护到雷的身边,要不然这一拳打实的话,正乏力的雷可能生命就有危险了。

远远的看还看不出其中蕴含的力量,可这一拳就打在自己面前,雷很直接的就感受到这里面的威力,很难想像,明明就只是拳头相撞却能激起这幺强大的威力,而且两人还是维持着这种水平对战了几百下,着实惊人。

「雷,你后退,换我上。」

雷争取到的时间不是没有意义的,两分多钟的休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就好比沙漠里的水源,珍贵的无以复加。

「你自己小心。」

雷知道接下来战斗的水平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很快的退到一边去,把身体靠在货柜后,徐徐的喘气。

「恢复的不错嘛。」陈宗翰收回拳头,挑衅的勾了勾手。

布巾男人慢慢的走到自己同伴的身边,眼睛紧盯着陈宗翰,小心翼翼的拉起刚才被雷电惨了的男人,唤了几声没听到回应,右手一抬往后面抛去。

「#$%*&……。」

「听不懂,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一句英文刚脱出口,陈宗翰很自然地在心里思考刚刚文法对不对,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像个正常的高中生。

幽泉还是插在冰柜货车的车板上,原本有个佣兵想趁乱去抢,安徒生出声阻止,可惜那人不听,手一碰在剑上,脑中就感觉到有股黑影袭来,连忙抽开,手上感觉到一阵刺痛再也不敢乱来。

布巾男人没再开口,双拳摆的比刚才还要低,一脸严肃的样子,感觉上是要使出什幺大绝招,不像刚才都是立即出拳以快打快,这次他脚下缓慢的移步,气势凝滞。

懂快的人对慢必然有一定的理解,这道理很简单,但是办的到的人却不怎幺多。

似慢实快,布巾男人凝滞拉高的气势猛然外放,拳头的走法依旧简单俐落,但是带起的压力却一拳高过一拳,腿法更是比大砍刀还要犀利,光是沾到就被划出血痕。

比短打,陈宗翰自知不是对手,以己短迎战彼长是很不智的举动,因此他身形越来越飘忽不定,在最小的範围腾挪闪避,让人产生他变成空气的错觉,力道怎样也加不上去。

可是一味的闪避是赢不了的,双手成刀,连连切削,硬是砍出一段段的缝隙。

战斗正酣,枪声却突然爆开。

三分钟一到,执法队队员就击出如雨点的弹幕,洒向敌方。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好几个善战的佣兵被击中倒下,其他人都在第一时间躲到掩体之后,没过多久,子弹就往执法队藏身的地方射去。

天色已然大开,附近本该开业的民众却都没有拉开铁门,枪声不绝,战斗不止,两方的人马都还没退开。

蓝小雪在瞄準镜下找寻着目标,当她进到执法队的时候就明白自己的双手不可能乾净,也接受了这项命运,她有她要去做的事情,不能够终止在这里。

佣兵们不愧是专业,每个人都没有什幺空隙可趁,除了突然发难的攻击有达到成效,后面的子弹都打不进对方的防线。

迟迟没扣板机,蓝小雪的枪法称不上厉害,但也足够应付。

喀噹!

玻璃碎落一地,蓝小雪楞也没愣的打滚躲开。

回头一看,一个漆黑的弹孔就在墙上,要是在準上几分蓝小就香消玉殒在这里了,不知道是谁发现到了蓝小雪这个狙击点,从低处反狙击可不容易。

也不收拾狙击枪了,蓝小雪抽出腿上的手枪,做出最正确的后退行动。

渔船附近一个掩体后面。

神枪手皱了下眉头,他不晓得刚才的那一枪怎幺会出现偏差,以他的技术在这种距离之下不应该会失误才对。

「没中?」洛基问道。

「撤了。」安徒生放下手上的望远镜。

哒哒哒的枪声不绝于耳,就连说话都必须拉高声音,他们连续找出三个对方控制的制高点,清楚了威胁。

曼曼和其他几个一起联手的队员退回后方,后面的队员接应的狂泻火力,製造出一个空白时间。

原先和曼曼他们战成一团的女人也往后撤,子弹对于他们还是有很大的伤害力,站在交战线上一不留神就会被打成马蜂窝,谁也没这个兴趣。

执法队佔了地利,佣兵们枪械素质较高,两边都奈何不了对方,这场战斗的胜负点钟就是在陈宗翰与布巾男人身上。

手上不执剑,剑罡却在手上浮出,陈宗翰一剑接着一剑连劈连斩,真气散了就再凝聚,淡红的劲气肆虐。

  • 名称:动漫之家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