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免费时间2018超清

络绎不绝的人们在门口进出,想要赶在关门以前解决手上的问题,表格文件上填着一串串数字,程序繁琐到令人心烦。

十几的柜台都有各自负责处理的业务,坐在玻璃窗口后面的专员手脚俐落地减少着工作量,身穿一身套装赶着进度,捲成捆的钞票在彼此之间传递。

这里毫无疑问的是一间银行,是个有挂牌上市的大型银行分行,身为撑起世界经济的金融怪兽之一,每天流动的资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我有存钱在这,你们该不会是要抢银行吧?」陈宗翰打趣的说。

「不是,请往这里走。」

在两位黑衣男人的带领下,陈宗翰在一楼主管的疑惑眼神中,走进不对外开放通往七楼的电梯。

陈宗翰在心中猜测等一下会看到的对象身分,会是像李家涛一样的集团总裁吗?不大可能,那类人哪会有这个闲时间等陈宗翰一个下午,但也不可能是随便一个小喽啰和陈宗翰会晤,毕竟陈宗翰本身也许不怎幺样,但他背后的势力可是让人无法轻易得罪。

不得不说,陈宗翰在看人和判断形势方面实在不怎幺样,在一个枪枝管制的国家能有配枪的保镳本身就代表了极高的地位,能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陈宗翰这位修练界新秀,代表其有着不错的情资能力,而以这样的身分又肯屈尊等候陈宗翰,在尚未碰面之前对方就已经表达出了不低的实力与敬意。

可惜政治社交智商偏低的陈宗翰根本没多想其中的玄妙,对方布置的这些试探全成了无用功。

和楼下人来人往的情形相反,这七楼就连空气里都带着宁静,大厅里只有一位柜台小姐,看到陈宗翰三个人站起身微笑地说:「小老闆在办公室。」

经过走廊的时候,陈宗翰往窗外看去,依稀能眺望到学校的操场,以及不少在大街上涌动的人头。

三人的脚步停在一个有雕花的木门前面,虽然没有牌子写着办公室,但看它一路过来的气派模样也能知道坐在里面的肯定是这楼里面最有说话权的角色。

踩地无声的地毯,欧式的灯罩,两排当作隔间用的古式书架,一入眼的摆设就无声的令客人了解到主人不俗的品味。

相比于陈宗翰到处张望的模样,带他过来这里的两位黑衣男人逕自右转,站到书架前,双手成稍息状。

「你终于来了啊。」

这里的三面都是可以看出去的帷幕玻璃,办公桌前面有套沙发和茶几,总共有三位男女坐在上面,似乎在谈论什幺问题。

一男二女,其中唯一的一位男人站起身,带着和气的笑容伸出手,向陈宗翰走来。

「我先介绍一下,我是卫铭,他是我妹妹卫娴,然后这一位你应该认识,你的吕老师,同时也是我的未婚妻。」

卫铭看起来年纪约略在二十中间,身上还没有因为久经商场而染上的市儈味,充满着年轻成功人士特有的朝气,身高比陈宗翰还要高上半个头,一身剪裁得宜的西装凸显出他的绅士姿态。

当卫铭在介绍到卫娴时,后者友善的也伸出手来,得体的微笑,长髮披肩。

这两兄妹在第一眼的时候就给了陈宗翰很不错的第一印象,比较值得一提的是他们都有副有利于基因遗传的漂亮外表,很明显的是继承了父母优良血统的混血儿。

「你们好。」

陈宗翰坐了下来,卫铭帮他盛了一杯热茶。

卫铭动作优美的展示他在品茗这一方面的手法,在座每个人都暂时没有开口,视线跟随着热气,各自整理自己的想法。

卫铭和卫娴肯定就是一般人俗称的富人子弟,别说他们的一身行头,光是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就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陈宗翰曾经听人说过,一个家族想要培养出贵族气质至少也需要经过三代人的努力,第一代起家就有如暴发户,有的就只是钱,其他的不过是在装摆,第二代开始重视钱以外的身分象徵,但是却还是摆脱不掉功利的气息,如果事业支撑的到第三代,那他们才能真正的成为受人尊重的家族,前两代人灌注的心血在第三代身上凝塑出无须宣之于口的气质。

李师翊也是同样的状况,从小到大的培养、一代一代的传承造就出与众不同的气质,那怕把他们洗白丢进人群里,一些微小的细节还是会暴露出他们的出身。

不过陈宗翰倒也是一点也不羡慕,有得必有失,李师翊的童年陈宗翰就没有经历的兴趣。

比起漂亮的卫家兄妹,陈宗翰对于他学校的家政老师还比较来的感兴趣。

不久以前,陈宗翰曾经到吕茹洁的住所避难,那时候就听说她过去是执法队的一员,只是不知道是什幺原因执意退出,甚至抛弃修练者的身分来到高中当一名小小的教师。

「宗翰,David这次找上你是我告诉他的,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事情责怪他。」吕茹洁说道,David指的是卫铭,看他外国人的模样有英文小名也很正常。

陈宗翰耸耸肩,他知道某些修练者很重视个人隐私,特别是有家累又从事高风险工作的人,陈宗翰的确可以归类成这一类人,他也的确有过类似的想法,他这次出现在这里,有部份也可以说是要搞清楚是谁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如果对方有敌意,甚至可能威胁到他的家人,他不介意早点刬除这个麻烦。

「我被执法队给通缉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陈宗翰点头。

「就因为这样子所以我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会告诉我修练界最近的大事之外,我和修练界可以说是处在半失联的状态。」

陈宗翰没有开口,等着对方说下去,他如今已经接触过不少大人物,虽然没有因此在个性上改变了些什幺,但至少学会和别人谈话时的几个应对方式。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对于几件有名的大事还是稍有耳闻,包括前阵子你大出风头。」

陈宗翰不是第一次听人提起,不过依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当时什幺也没多想,现在才越来越意识到自己是帮自己做了多大的广告,同时也让肖逸的名声直直提升。

「不过是和素子打成平手,怎幺这幺多人注意。」

吕茹洁笑了笑,他不知道陈宗翰是真的没深刻意识到肖素子对于许多修练者而言在心中的地位,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

「我猜老师不只是为了和我讲这件事情吧。」

吕茹洁含笑不语,视线望向卫家兄妹。

卫铭清清喉咙说道:「我和茹洁认识是在她退出那个执法队之后的事情,也是在一个多月前我才知道她是修练者。」

「谁叫你一开始也骗我说你是个银行工作的小职员。」

「我真的是啊,别冤枉我。」卫铭无辜的摊手,说:「我只是不希望你爱上我是因为我的身份。」

「呿!」吕茹洁脸色微羞。

「宗翰,虽然我在一个多月前完全不知道有修练者的存在,不过由于我认识茹洁,我深刻的体会到修练者的强大和拥有了外人想都想不到的资源,原本就算是这样我一介银行员和修练者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关係,只是这一阵子发生的许多事情让我们无法不去正视这件事。」

这就是卫铭他们找陈宗翰过来的最大原因,最近修练界里面的事情波及到了大众的社会,身为其中的金融鉅子,无法置身事外。

死亡药剂一开始只是在佣兵与奖金猎人之间流通,接着扩散到修练者和异人,然后又再进一步的令许多军事狂人和军火商人都接触到,上次东洲集团和许多跨国企业企图大量生产就是最骇人听闻的事件。

金融是所有企业的命脉,也因此他们卫氏集团和许多公司都有合作,那次死亡药剂的事情导致许多知名企业在一夕之间被查封,所有产品都被押扣,虽然由于世家方面施压控制住了事情的影响层面,但这突然的举动依旧大大的震惊住许许多多的企业主,不单是吃惊于这突如其来的庞大力量,也因为这件事情让许多人嗅到了内幕的味道。

接着天人开始试图在世界各地製造混乱,虽然袭击跨国企业的当家不是主要任务,可陆续产生的恐慌效应引导出人人自危的情况。

这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最怕的当然是没命享受,然后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开始打探最近发生的事情,听到一些修练界发生大事的风声,接着很自然的想到和修练者拉上关係。

就像股票一样,投资人很多但股票张数不够,股价自然开始水涨船高,再加上三大世家为了抵御天人和空间裂缝的侵扰,骨干人员都没什幺心思安抚他们的情绪,就连外围子弟都加重任务,此消彼涨,业主们变的更加积极去争取修练者们。

「老师,我们不是应该有潜世的规矩吗?」

就是因为这延续了许久的潜规则,刻意的隔绝了普通人与修练者之间的距离,再加上修练者的层级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生活範围和普通社会变得越来越生疏,导致真正的高手很难让世人见到。

这存在已久的现象同时也保障了普通人们的生活,他们知道这世界上有修练者和他们呼吸着一样的空气,但是不会担心某天晚上会被突然袭击,这种分隔的状态最大限度的遏止住了修练者和普通人的冲突。

不过现在的情况无疑是两边开始产生越来越多的交集,而且还是往不良的状态前进。

「宗翰,我想你知道的事情应该比我还要多,你觉得现在还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吗?」吕茹洁反问,她这反问句正是许多人的心声,修练界虽然不是完全的封闭,但想要真正了解里面的事情发展需要的权限,普通人不可能接触的到,能够蒐集到的情报只会是修练界里面的广为流传的风声斐语。

有很多人都用过银弹攻势,但是能够使唤动的尽是些小角色。

「吕老师,既然你以前是执法队的人,那你应该就知道修练者是不允许干涉普通人的社会。」陈宗翰再加入执法队的时候就被告知了这条基本準则,毕竟要是每个修练者都去普通人的社会插上一脚,这世界早就乱套了,相应而生的就是执法队这个专门制裁修练者的实战部队。

吕茹洁摇摇头,说:「我可以说就是因为这条规则才离开。」

这话勾起陈宗翰的兴趣,要知道他现在也是执法队的一员。

「执法队的历史延续了很久很久,不过我现在不是要上历史课,所以这些就先搁置不提,执法队是超然于三大世家之外的组织,是为了防範修练者骚扰一般人才组织而成,就这点来说我觉得很不错,这也是我当初接受邀请的原因。」

沙发上的三个人都是很好的听众,吕茹洁捧起茶杯,眼神穿过朦胧的热气,回到了她生命转变的时候。

吕茹洁似乎陷在回忆之中,良久之后才开口说:「当时,我和一位同伴追捕一个犯下许多起案件的组织,里面除了修练者外也包含异人和佣兵,一开始的时候就和平常一样,由后勤给我们资讯,然后我们再动手,虽然对方人数不少,不过执法队里面本来就是狂人聚集的地方,我们两人足够对付。」

卫铭和卫娴没有这方面的概念,不过陈宗翰自然懂得,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一切都没有问题,一直到最后要处置犯人的时候。」吕茹洁讽刺的笑了,说:「首脑是一个普通人,很聪明的一个人,执法队虽然名字是那样,但其实根本没有什幺明确的法律,然而我们是个惩处修练者的组织,对于一般人照理说我们没有义务也没有权力去处置。」

「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古怪现象,修练者不是贵族,现在也早就不是封建时代,修练者理当没有权力处置一般人,执法队是惩处修练者的组织,对于佣兵或是赏金猎人这种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人,执法队予以讨伐我不认为有问题,但是超过这一条线我就无法认同。」

「处置首脑,我没意见,但是连同他的亲属部下一起处置我就无法认同,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但是一般人也受宪法保障其天赋人权,我们修练者没有权力剥夺。」

修练者与一般人之间的摩擦早就行之有年,长久以来都是修练者坐拥各种资源,甚至各个国家政府的赤字都必须算上他们一份,然而他们对于整个世界的贡献却是日益减少,蠹虫不断增加。

原本修练者之所以能够享有这些高于常人的利益,是由于他们长年征战空间裂缝,是对于他们保卫这世界产生死伤所提供的抚卹,然而这个初衷到了现在已经扭曲,许多修练者成为没有贡献却让社会供养的蠹虫。

「修练者不是贵族,我们只是这个世界的组成之一,我们自己人之间可以靠江湖规矩做事,但是对于有法律保障的一般人,我们的一句话凭什幺决定他们的生死,我无法认同。」

关于吕茹洁现在讲的话,陈宗翰不是完全没有感觉,他出一次任务所能拿到的钱快比的上普通上班族一年的薪水,这还是他确实冒着风险实打实赚来的钱,除此之外修练者还有许多津贴,甚至不用缴纳税赋,外面混不下去回到本家也能快乐地当一个薪水小偷,几乎是只要隶属在三大世家之下,即便什幺都不做就能吃好的喝好的。

然后修练者除非重大罪过,会交由执法队拘捕处置,不然一般人的法律确实难以惩处他们,更有些在世家中握有权力的阶级,到一般人的社会也是呼风唤雨。

「所以我把那些人都给放了,然后就被执法队给通缉,没办法之下只好躲了起来。」

看不出来吕茹洁这个平常很好说话的家政老师竟然做的出这种事情,陈宗翰隐隐有些佩服。

「姊姊,那你现在还是不能回去吗?」一直静静听着的卫娴,问道。

「只要执法队对我的通缉一日不撤,我回去就要给他们一个交代才行,而且那些人实在很讨厌,我不是很想见到他们,怎幺突然讲到这边?」

「刚说到修练界的潜规则,然后茹洁你就说起你的故事。」卫铭提醒的说。

「对对对,宗翰同学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天人作乱、裂缝战场的全面开战、死亡药剂被当成咳嗽药水四处散播,这些事情影响的层面早就不在只是修练界里面,什幺潜世、避世的规则早就该丢到一边。」

陈宗翰无法反驳,不过这事情和他又有什幺关係呢?

还没说出口,表情就已经表达出他的想法,吕茹洁说:「别以为这和你没有关係,现在你还只是个身手好的年轻人,但是过个几年之后呢?」

「什幺意思?」

「肖家在家主传承之后,接着就是长老,肖素子虽然成为家主的机率不高,但作为长老是肯定的事情,也许不会是下一届,但迟早会轮替到她,而你呢?作为一个和肖素子相当实力的后起新秀,又有肖逸这位现任长老举荐,只要你这几年有些作为,肖家的长老位置上肯定会有你。」

陈宗翰不晓得该说什幺,吕茹洁不是的一位为他提醒这层关係的人,当他在那场与肖素子旗鼓相当的战斗之后,就陆续有人对他示好,只是之前没有人挑的这幺明白。

「可是要成为长老不是只要身手了得就行了吧,我除了身手还可以之外,其他的部分可就实在不怎幺样了。」

吕茹洁回说:「身手是最基本的,你的门师肖逸年轻的时候是执法队的其中一员,徐世常的好人气是从一次次的实战累积出来,肖芷夺过切磋大赛第二的成绩,肖明峰之前所属的另一只实战部队更是跑遍全球,唯一和实力比较沾不上边的肖濂是个老道的情报头子,不过谁也不敢瞧不起他的掌法,想要服人,实力是必要条件,做事方面谁都可以学,坐上位子自然就学的来。」

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吕茹洁连好几年后的事情都帮他想好,陈宗翰说:「也许吧,不过这都是许多年之后的事情,老师我想你不是为了和我聊这些才找我过来的吧。」

「嗯,对呀,我刚刚说到哪了啊?」吕茹洁再次忘记主题。

「你们说到潜世、避世的规则。」卫铭苦笑,他对于这种状况想来是早就熟悉。

「对,宗翰。」吕茹洁说:「这些许多年之后的事情先不提,我们找你过来是要和你讨论合作?」

头上冒出一个问号,陈宗翰看向在场的另外两个人。

「还是我来说吧。」卫铭自从自我介绍之后就一直被晾在一边,他接口说:「就像茹洁刚才说的,现在的局势已经不复几十年前,科技发展造成资讯越来越流通,修练者也越来越难隐身在幕后,在我看来,迟早有一天,修练者的存在会被迫公诸于世,我不知道这会是在几十年后或是几年之后,但这一天肯定是会到来。」

「关于这一点,我也想过,修练者的存在不知道还能够隐瞒多久。」陈宗翰说道,王志豪就曾经接触过异人和修练者,以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人,再加上网路的流通,恐怕已经隐瞒不了多久。

「很高兴我们有同样的共识,所以为了迎接那一天的到来,我们整个家族都很希望结交这样子的朋友。」

这是真心话,这次卫铭和卫娴的任务就是拉拢陈宗翰这位日后可能大红大紫的新秀,他们即使在普通社会里面位高权重,但也依然接触不到修练界里面的真正人物,既然如此他们决定放低投资标準,寻找在未来可能拥有一番成就的年轻人投资,而陈宗翰无疑就是最好的投资标的。

不是世家嫡系,父母家人都是普通人,有一身过人实力,在修练界小有名声,所有的条件都很符合他们的希望,为了不要显得太过功利,卫氏集团派出卫铭和卫娴这未来掌权的年轻人,表示尊重的同时也希望能建立私人友情,吕茹洁更是在之中推上一把。

「我有点不懂。」

「就像我们刚才所讲的,修练界的事情延烧到社会上,终有一天不会再有什幺修练界或是普通社会之分,那个时候势必会引发一场巨变,虽然不晓得会是怎样的改变,但肯定是个巨大的变化,你们修练者世家拥有庞大的资源足以应付,也可能已经正在做準备,但是我们卫家万分不愿意毁灭在这场改变里,我们需要一个到时候可以支持我们的有力人士,也就是你,宗翰。」

一整个无话可说,陈宗翰都要怀疑对方是在和他开玩笑。

一个拥有亿万家产、不知道供养几千几万人的金融巨兽,突然说要倚靠自己这个银行户头里的钱还算不上对方小小零头的小人物,这算是什幺?

「不用惊讶,呵呵,我们是很认真的。」卫铭和气的说:「我们原本就有这个打算,前几天巴尔克那个军火商发生的事情让我们下定了决心,The   world   is   changing,游戏规则也在改变,我们需要一个朋友。」

「这不是交易,也不需要立据,我知道修练者基本上不缺钱,然而我想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一些事情你会需要帮助,我希望的事情很简单,在你有困难的时候请第一时间想到我们,然后在往后的日子里不要忘记我们。」

  • 名称:高速免费时间2018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