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法律师超清

撇开所有关于修练和天人的麻烦问题,人活着可不能都浪费在烦恼之中,时间宝贵,惬意享受才应该是生活的主旋律。

每个人都有自己挥霍生命的方法,有人陪伴家人,有人四处流浪,有人登山,有人潜海,有人逛街,有人宅在电脑前面,人有各式各样,享受的方法自然也是千奇百怪。

战斗是陈宗翰兴趣,修练是陈宗翰的生活,但这不代表他必须随时随地都在做这两件事,他还是有许多其他的爱好,比如打球、看书、发懒以及和朋友鬼混。

「阿翰,你这几天是跑哪去了?」

下午时分,地点在篮球场,难得陈宗翰、王志豪、朱士强聚在一起,在与陈宗佑和他两位朋友打三对三斗牛。

听到王志豪的询问,陈宗翰身子没有停留,轻轻一晃,右手一勾,求俐落地穿过两层防守,飞进篮下的朱士强手中。

「进!」

简单的一个擦板,比数拉到五比二。

「我们前几天跑去你家,原本要找你出来,结果你爸妈说你去参加研习营,是什幺研习营啊?没听你说过。」

这次打起球来陈宗翰他们三人异常的顺手,一边打球还可以边聊天。

王志豪在这个暑假依旧和以往一样在父叔辈的警察相关机构闯蕩,听说他已经开始在研读警察大学的相关科目,技击方面也越来越炉火纯青,可以笑嘻嘻的放倒好几个大学高年级的学长。

在黑拳场发生的事情强烈的刺激到他,这件事情一直藏在他心底,虽然他认为李师翊手上有能够解开他疑惑的钥匙,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李师翊给她的感觉和王子豪、张芸真给的感觉并不一样,不过总是一条线索。

可惜志从暑假开始之后李师翊就直接离开了这里,让王志豪想要进行他的骚扰战术也办不到。

相比于王志豪,朱士强的日子就过的简单许多,一到暑假他为了贴补家用又多兼了一个夜班的超市短期工读,偶尔有空则会发发传单、举举广告牌,认真算起来一个月也能够有四万多块的薪水,虽然累,但有收穫的工作做起来总是让人开心。

至于王雅婷那一边,朱士强现在一个星期只休一天,几乎是从早到晚都待在那里,虽然忙了一点,但至少见面不是问题。

「是啊,阿翰,你那个研习营到底是研习什幺?」

这次由朱士强洗球,陈宗佑他们三人看到对手这幺悠闲的在聊天,神情变得更加认真严肃,一副想要上演逆转胜的模样。

认真说起来,朱士强篮球打的其实普普通通,就只有一手篮下擦板球比较準,而王志豪也就是运动细胞天生比别人好,不像百米短跑有特别训练过,打篮球属于休闲玩票性质,照他的讲法是他以后当警察抓人短跑自然有用,而投篮则没有训练的必要。

陈宗翰更是不用说,打篮球也只不过是因为国高中生最常做的球类运动就是篮球,合群的他自然一起下去打,久而久之就有了一些身手,然而现在,他不过是把修练者的身体素质体现在篮球上,连子弹都可以看见的动态视力,用在打球上很容易就不停出现拦截和妙传。

陈宗佑现在很郁闷,他找来的两位朋友都和他一样癡迷于篮球,在这附近除了一些大学生之外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什幺动手,可今天偏偏却栽在这里,而且从动作来看对方三个人都不是什幺熟手,和高手更是沾不上边。

「事情很突然,我也没想到会被找去。」

球从王志豪手上传给陈宗翰,他嘴巴上没停手上的动作更是迅速,比篮球技巧他当然是比不过人,但比速度和手部控制,普通人根本没有抗衡的办法。

右手一晃,快速的运球进攻。

防守的人只看到陈宗翰身体往后似乎要跳投,手才要举起来,对方却钻过了自己露出的空子。

「回防!」陈宗佑守在篮下,他们吃过朱士强很多次亏擦板球的亏,这次由他亲自防守,看到自己的哥哥冲了进来,他连忙迎上。

陈宗翰举起球,没有投篮,而是传球。

看到这情况敌方三人知道计画生效,他们认定陈宗翰会把球再传给朱士强,所以在陈宗佑拦住陈宗翰的时候,另一个人已经悄悄移动到能够拦截朱士强的位置。

计画是不错,不过陈宗翰是何等人,战斗的时候眼观四方可是基本生存条件。

王志豪在三分线外接到球,瞄準了一下,出手。

唰,空心进篮。

「六比二,赢了。」陈宗翰笑笑地说,陈宗佑则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与不甘心,上一次单打输给自己哥哥还可以说是意外,这次三打三还输真的就只能说是技不如人。

拍拍陈宗佑的肩膀,陈宗翰中心感慨,心想:人是在挫折中成长的,相信你可以从这次的失败里找到进步的动力。

一点也没有因为身为修练者欺负普通人感到羞愧,陈宗翰反倒是觉得难得有机会可以打球,心情不错。

「今天你手感不错喔。」

「你的最后一球三分还蛮準的。」

陈宗翰与王志豪互相恭维了几句,然后话题又回到陈宗翰最近的情况上。

「说是研习,不过比较像是一种打杂实习,是政府方面的工作,我记得单位是挂在国安局里」

吹了一个口哨,王志豪说:「阿翰,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能耐,想要进国安局需要的能量可不小,而且审核上也很严苛,记得我有个堂哥原本要被派去大陆当卧底,不过最后好像因为一些事情结果没去成。」

「哇赛,阿翰你是要去当特工?」朱士强瞪大眼睛,怎幺也想不到自己身边的朋友会和这电影里才有的情况扯上关係。

「你怎幺和我弟说一样的话。」

「其实阿翰,你倒是真的有当卧底间谍的资质。」王志豪扫了一下陈宗翰全身上下,说:「我听人说过,干卧底工作的人不可能像电影里那幺风骚,必须长的越普通越好,最好是丢进人群都认不出来,本身也不能有什幺特别出众的部分,不论是外表、身高还是个性,最好都是能让人转个身就忘掉,像我就做不来。」

「靠,你不就是拐弯在说我没个性。」陈宗翰吐槽。

「是没错,还有就是我太帅,哈哈哈。」

「靠,去死吧。」朱士强和陈宗翰不约而同地说道。

「说正经的,阿翰,虽然我不知道你怎幺搞到国安局的青睐,不过当卧底可一点都不好玩,需要偷偷摸摸的不说,还得搞的每天战战兢兢,虽然我说你看起来很适合,不过我还是不觉得这是一个好选择。」

听到王志豪的话,朱士强也沉默了下来。

他两位最要好的朋友都有对于未来的实质规划,光是这点就让他有些感慨,王志豪自然不用说,他出身警察家族很早就制定了终身目标,然而现在陈宗翰则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那自己呢?

家里虽然已经没有负债,但母亲的工作还不稳定,妹妹的身体也一直不是很好,这些都是朱士强心头上的忧虑。

不如也去考一个公职好了?朱士强在心里衡量,不是像王志豪和陈宗翰那种有风险的工作,而是一般坐办公桌的薪水小偷。

小小年纪就开始分担家庭生计,朱士强的人生理想比起同龄人务实的多,最大愿望是家庭能够三餐温饱。

「王SIR你也想得太远的一点,连人家用不用我都不还不知道,更别说什幺卧底了,我才几岁而已。」

「哈哈,提醒你一声而已,到时说兄弟没阻止你。」

陈宗翰三人下场到了场边,陈宗佑三人则又对上另外一组人,打得十分火热,似乎是想把上一场的闷气发洩到对方身上。

「老朱,你和王雅婷现在怎幺样?话说你今天怎幺没打工?」陈宗翰把手上的运动饮料递到朱士强手上,问道。

「再忙也要拨空啊,阿翰你可不像王SIR随便就能见到。」

「去死,老子也很忙得好不好。」

「不要闪避问题,王雅婷和你怎幺样?」陈宗翰不怀好意地继续追问。

朱士强耸耸肩说:「没怎幺样,我在她家打工常常见的到面,我又不像你们两个。」

「去!」

陈宗翰转了转肩膀,总觉得身体有些生鏽,可能是受到早上和大姊那一番谈话的影响,不过偶尔休息一下不算是罪过吧。

「欸,你和李师翊怎幺样?」王志豪话锋一转,又回到陈宗翰身上。

陈宗翰无奈地回说:「这八卦玩不腻啊,还是说你又想去跟蹤她了,跟蹤狂。」

「什幺跟蹤狂,这幺难听。」王志豪拨了拨刘海,不远处躲在树底下的几个女孩子朝这个方向探头,他继续说:「我是为了了解真相好不好,切,不跟你们两个不懂事的家伙说。」

朱士强窃笑,陈宗翰心里则是感叹着王志豪的锲而不捨。

「又换我们了。」

陈宗佑把对方三人打了下来,现在又换成陈宗翰他们三个人上场。

「我们继续赢下去对你弟是不是不太礼貌?」王志豪很欠打的问道。

「没差。」陈宗翰不在意的回应:「刚好建立我这身为哥哥的威信。」

场上六个人追逐一颗红色的篮球,争夺每一瞬投篮的机会,在蝉声唧唧的夏午,各自怀抱一个小小的烦恼,青春无声洋溢。

手中接到球,陈宗翰站在中场线上,要为全场表演一下什幺叫做大号三分球。

双手高高举起,队友和的人都跑在前场,球场屏息,出手,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球简单的被送进篮内。

呀呀呀呀!

陈宗翰一脸泰然的接受在场所有人的欢呼和惊叫。

「这太扯了。」陈宗佑喃喃的说,他在角边等着接应。

现在是陈氏兄弟俩人加上王志豪、朱士强以及一位陈宗佑的朋友,在球场打上一局临时的五对五正式比赛。

球场有自己的规则和文化,就像是街头艺术,是经过无数世代淬炼而成,一种隐藏在众人心底的氛围。

这一球进的非常漂亮,几乎可以说是引爆了炸药,欢呼声不断。

「妈啦,你这也太赛了吧!」

王志豪勾住陈宗翰的脖子,拉高声音说道。

「哈哈哈,球感来了,谁也挡不住,我今天是kobe   bryant!」

「我听你在说。」朱士强笑的吐槽。

这场球赛称不上别开生面,别说职业比赛,就连业余也完全勾不到边,不过是群球打得不错的学生凑在一起打出一场让人热血沸腾的街头比赛。

但至少所有人都很快乐、很兴奋,赢是目标,但是打场好球才是目的。

「上啊!上啊!」

「别输给高中生了!」

「宰掉他们!」

人真的是种容易被气氛感染的生物,这场面让陈宗翰联想到了黑拳比赛,一样都是充斥着热情,陷入一种非理性的情绪,但至少现在一点也不病态。

张开双手,陈宗翰盯着对方的眼睛,篮球一拍一拍的打击地面。

左手一挥,往右传球,进攻再度开始。

这样一片和谐的场合里有任何一点突兀都很容易被发现,特别是两个身穿西装身材壮硕的男人,一进球场就吸引到了许多人的目光。

这一身行头明显不是来打篮球的,看他们视线到处搜索,似乎是在找某个人。

五打五的比赛场边聚集了许多人,毕竟现在是暑假的午后,有一大群学生不愿待在冷气房出来宣洩精力,两个男人的身高都超过一百九,在这平均身高只有一百七的亚洲社会里显得特别突出,也很容易就能看到远处。

确定没看到自己想找的人后,他们挤到人最多的篮球场边,   一样用视线在搜索。

他们两人的存在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不过他们完全没有理会,面无表情,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

换边发球,王志豪晚一点还要去做训练,他必须留一点体力以免被教训的太惨,

所以他下场换了人上来。

这个短暂的空档刚好让两边的人休息一下,陈宗翰接住朱士强抛过来的饮料,视线看似不经意却直直地望向那两个突兀的男人。

敌人?

陈宗翰第一时间闪过这个念头,虽说在任务里他一直以来都是个被当成刀子用的角色,可这一点也不妨碍别人找他寻仇。

用真气逼出来的汗停留在肌肤上,阳光照耀之下闪闪发亮,陈宗翰没时间去应会场边人对他刚才惊艳一球的讚美之词,他不认为那两个男人会在这种场合直接把枪掏出来蛮干,毕竟台湾还是法治国家,不过他还是手指上稍稍用力,有任何突发状况发生他就能立即丢出饮料瓶争取第一时间。

两个男人想要找的人的确就是陈宗翰,看到和照片上模样的人,他们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两方的视线在空中相碰。

和资料描述的一样,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没有明显特徵,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手臂看起来轻巧但似乎很有力,需要注意。

球场火热,谁也没注意到这里上演了场无声的对峙。

点头,代替打招呼,男人退出人群。

没有恶意?陈宗翰心想,但是他不记得自己有那个熟人有用保镳找人的习惯,李师翊?她应该不会这样,还是她的家人们?

但不管怎幺样肯定是有谁找上了他,按比例来算是麻烦的机率大概有七成,没有科学数据佐证,纯粹陈宗翰的预感。

不过看对方的模样似乎没有什幺敌意,既然如此陈宗翰也没必要现在就去找对方,反正是个能让保镳开路的大户,偶尔等等人也不会有问题吧,球赛继续。

开球,球到了陈宗翰,运过半场后对方盯了上来。

球一直打到四点多才结束,陈宗佑和他的朋友一副有用不完的精力般的又去报队打斗牛。

「我晚上还有事,先走。」

「我也是,我要回家吃饭。」

朱士强和王志豪都要回家,陈宗翰自己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说:「那我也去买罐饮料,一起走吧,我跟我弟说一声。」

和场边的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他们三人走上回家的路,一路上还在谈论刚才的球赛。

陈宗翰在聊着的同时也感觉到后面有人跟了上来,从脚步声听得出不是普通人。

一般人走路都很随意,脚步声虽然有固定模式但可以听出身体没有正确用力,军人则声音很稳有节奏,通常越轻的人就代表内力越好,或是练习过暗杀,有些修练者更是练到几乎无声。

「阿翰,你中场那一球真的扯透了。」朱士强说道,同时模仿当时陈宗翰的出手动作。

「就说我今天Kobe附身啊。」

「哈哈,听你在放屁。」

三个人打打闹闹,然后在一个路口各自分道扬镳。

陈宗翰走进便利商店,他说想要买饮料不单只是一个藉口,打这幺久的球喉咙还当真有些渴,在玻璃柜冷藏前,陈宗翰寻思着该买瓶什幺好。

一左一右,刚才出现在球场边的两位男人分别从两边要靠近陈宗翰,手伸进外套。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看得出来这一次来者不太善。

初步判断,两个人的身手都不错,距离约是三公尺多,在掏枪出来的一瞬间陈宗翰能够解决掉其中一个人,但另一个肯定会有开一枪或是两枪的余暇,在五公尺左右的地方闪躲子弹,基本上问题不太大,然后就能缩地做掉他。

短短一两秒陈宗翰就粗略拟出战略,手指轻敲冷藏柜的玻璃。

喀。

两位男人停止动作,脚步很準的站在陈宗翰的瞬间攻击範围之外。

战斗意识不错,陈宗翰在心里补充一条。

手指轻敲,每个声音的间隔都相同。

无声压抑,两边都没有说过半句话,但有些动作本身就比话语更加有力,这里的空间自成一格,外人看不出里面尚未爆发的冲突,但是却感觉的到些许凉意。

眼球往右一瞥,对上其中一人的视线,杀气突兀的爆发,明目张胆的袭向两人。

身体都是一震,脸上露出惊讶,但只是短暂片抗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如常,应该说比之前又变得更加谨慎。

这里不是个适合子弹乱飞的地方,陈宗翰在给予对方警告,杀气变得更加凛冽,像是冰冷的火焰的熊熊燃烧。

这种物理上无法解释的压力,铺天盖地的垄罩住两人,饶是他们心神稳固也不禁受到冲击,进而产生地面不平的错觉。

杀气不是实力的累积呈现,是一种直传心底的意念集合,从对方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可以看出对方手上的人命恐怕并不少,即使没有意识到杀气的存在,本身却多少有了一些抗性。

既然这样,陈宗翰改变策略,他原本不想这幺麻烦,刚才用真气逼出汗水实在是让他有些不舒服

气势,一层一层的堆积,就像是大气压力一样,肉眼见不到的真气逸散到空气中,产生异样的躁感。

一开始还没有感觉,但是接着两个男人就发现自己的呼吸变得稍嫌急促,跟着自己几十年的身体出现生涩感,视野莫名的黯淡,彷彿是有什幺不知名的东西闯进自己心灵在压迫着。

越来越深刻,身心就好征战了三天三夜一般的疲累,每一秒钟都变成煎熬,虽然在事先早就听说过这种情况,可是听说和亲身经历还是无法比拟。

手伸向怀里的手枪,光是想要掏出枪来这个动作就无比艰难。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这样做。」

平淡的一句话,某种桎梏的力量却变得更加深厚,

两位男人在不知不觉中衬衫已经透出汗水,他们从陈宗翰身上明显的感觉到某种力量在冲击他们,但是那却超出了他们的认知範围,无从反击,无从抵御,只能被动挨打。

鬆开手,他们同时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

陈宗翰退敛了下气势,但由于他没理由就这样相信他们,他依旧保持他的攻击範围。

「陈先生,我们老闆希望能和你谈谈。」其中一位脸上有不少小疤痕的男人说道,看起来他们应该是退役军人或是佣兵然后受僱成为保镳。

陈宗翰没有说话,等着下文。

「对于刚才的事情,我们深感抱歉,我们需要知道自己是不是找对人。」

耸耸肩,陈宗翰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作法,但是从他们一直等到现在才现身,已经看的出来他们的诚意。

拉开冷藏柜,陈宗翰抽了一瓶健康的蔬果汁。

既然是要谈事情,那自然就暂时没有打起来的理由,陈宗翰收敛气是恢复成普通人,轻巧的擦过他们的身边,不由自主的,他们产生一种想要拔枪的意图。

这是刚才的经验导致而成,就像是一个人在看过狮子的残忍之后自然会对其提升警戒,甚至到会本能无理智的去狙杀对方的境界。

就这一点来看,所有的修练法都具备着神奇功效,能让同样的物种之间产生高下差异。

叮咚,走出自动门,陈宗翰问说:「你们老闆找我有什幺事情?」

他们三人站在一起实在不搭,陈宗翰虽然这阵子拔高了几公分但也还不足一百八,然后旁边的两位大汉不论是身高还是身材都大他一寸,挤在中间他都要变成了小矮人。

「这边请,离这里没有多远的距离。」

「噢?」

这话听起怎幺让人觉得对方是在这附近等了他一个下午,怎幺好意思呢?

  • 名称:武法律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3: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