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奴隶超清

一大早回到家里,给这平静的屋子增添了一点小小动静,陈妈妈在厨房準备早餐的时候听到自己大儿子的声音,一开始还以为听错,但赶出玄关就看到陈宗翰站在那里,还有放在地上的行李。

「怎幺这幺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一个多月吗?」

边说话边往围裙上抹了抹手,仔细端详自己这个有段时间没见面的孩子。

从小到大,除了毕业旅行出去的时间比较长之外,他们一家人从早到晚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这次的暑假突然少了一个人,让其他三位有些不能适应。

「别站着说话,让宗翰进来。」陈爸爸声音从客厅传了出来,他不像陈宗翰与陈宗佑有学生专属的暑假可以放,今天也不是假日,他必须照常去上班。

在暑假刚开始的时候,肖逢来过陈宗翰他家里和家中的两位长辈声称是邀请陈宗翰参加政府举办的研习营,在外人看来就有点像是警察或是军方对外的招生,然而事实当然是肖逢想出来的一个用来拐走陈宗翰的办法。

虽然有些不得已的苦衷,但陈宗翰看到自己最亲的两位亲人被自己给欺骗,真的以为自己去参加那个真的存在,自己却根本不知道它是什幺的研习营,他心中隐隐地有些罪恶感。

肖逢曾经问过他为什幺不要坦承事情的真相,毕竟又不是作奸犯科,相反的可能还是个很好的出路,但陈宗翰心底就是有个念头不想去破坏现状,想要保持这层无虞的日常生活。

放下行李去沖了一下澡,莲蓬头的温水沖刷而下,自来水流淌过陈宗翰精实的身体,上面又多了几个这次任务留下的伤疤。

由于灵魂源自于同一处,陈宗翰可以感知到大姊正在他的房间里,似乎在等着他上楼。

「早餐要吃吗?」

「好啊。」把热量当成摄取生气的陈宗翰自然不会放弃任何一次用餐的机会,转着电视节目,手上端着简单的馒头夹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陈妈妈收拾着厨房,脑里在想午餐该做些什幺,咖哩?昨天才刚吃过,还是改天好了,炒饭?前天没吃完的剩菜刚好可以下去一起解决,宗翰食量最近有特别大,这样正好。

站在冰箱前面弯腰翻找着库存,转个头刚好可以看到陈宗翰的后背,陈妈妈停下手上的动作,注视那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大男孩,这几天陈宗翰的离家,让她发觉到儿子已经长大的这个事实。

还记得当初在医院抱着他的情景,那是个哇哇大哭的婴儿,怎幺一转眼人就变得如此高大?当初还以为高中就不会再长高,但是现在看来他还处在成长期,就连肩膀都比以前还要宽阔不少,似乎已经能够担起沉重的责任。

陈宗翰不知道当下母亲在他背后的感慨,只是和过去十几年一样的按电视遥控器,试图找出一个自己想看的节目。

画面停在一部一年要重播几十遍的港片,熟到连台词都快要倒背如流,陈宗翰像个名副其实的电视儿童眼睛盯着电视萤幕,看也没看自己手上的早餐就送进嘴里。

陈爸爸开的车离开家门没多久,陈宗佑顶着一蓬鸟窝头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出现在厨房,看都没看自己的老哥一眼,似乎是闭着眼睛的泡了一杯奶茶,然后拉开椅子,双眼无神的望向电视。

「宗佑,不是跟你说过晚上电脑不要玩太晚。」陈妈妈的声音再次从厨房传出来。

「噢。」有气无力地回应,抓起桌上自己的那一份早餐慢慢的嚼,以用餐礼仪来说陈宗佑比他哥哥好上不少。

陈宗翰把视线转移到自己的亲弟弟身上,国中二年级的他今天似乎没有去篮球场报到的意思,一身鬆垮的睡衣,一点也没有青春热血的味道,那张比他宽一点的脸,眉毛和眼睛的部分他们兄弟俩有些相似,还有就是陈宗翰发现对方早上起床竟然没有洗脸,眼头还有眼屎。

「我出去买点菜,顺便过去找你们小阿姨,你们中午都会待在家里吃吧?」陈妈妈一如既往给人匆匆忙忙的感觉,换下围裙,拿了串钥匙,说道。

「嗯。」

「会。」

听到多一个声音,陈宗佑望向旁边才发现自己的老哥,有些讶异的说:「哥,你在啊?」

「你哥刚回来,宗佑,你如果晚点要出去打球的话别忘记戴手錶出去。」陈妈妈告诫的说,已经有好几个陈宗佑打球打的忘记时间,回过神才发现忘了回家吃饭的纪录。

「我早上应该都会待在家里。」

「宗翰,你那个家里作警察的朋友前天有来找你,你要不要问问他有什幺事情。」

「王SIR?好吧,不过应该不是什幺重要的事情。」

「我出门了,你们两兄弟乖一点啊。」

「好啦,妈。」兄弟同一口径的说道。

白铁门阖上,然后是机车发动离开的声音,家里只剩下陈氏兄弟俩人,噢不,还有没有形体的大姊。

没有多作交谈,看着电视对一些经典桥段发笑。

广告时间,陈宗翰把盘子拿到厨房,简单洗了一下,然后準备提起行李回房间放。

「哥。」陈宗佑玩着杯子,唤道。

「嗯?」陈宗翰停下动作。

「我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你先说你一定会回答。」

气氛变得有些凝重,陈宗翰万万想不到自己弟弟会突然这样说话,脑中闪过的是他这半年来的遭遇,老实说,陈宗翰觉得这个屋檐下面最难隐瞒的就是陈宗佑,父母因为身分所以有些距离,可他这位相差三岁的兄弟在好几年前都玩在一块,很难没察觉到他身上发生的改变。

什幺研习营,什幺打工,也许还能糊弄过父母,但陈宗佑就比较难打发过去,虽然和大姊不需要开口就能沟通,但有些时候还是习惯性的说出口,陈宗佑就好几次撞见乍看之下是他哥哥自言自语的情形。

怎幺隐瞒?还要隐瞒吗?不如先告诉他,那以后跟爸妈坦承的时候也比较轻鬆一点。

「好,你问吧。」

「你要先发誓你一定会诚实,而且不会故意隐瞒。」陈宗佑继续说,眼神清澈的看向自己哥哥。

这是他们小时候的默契,很多次两个人发誓说会诚实然后故意遗漏某些部分,所以当他们这幺说的时候,意思就是不只要诚实,还必须坦承。

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陈宗翰微笑的说:「OK,你问吧。」

「还有这件事我们都不能说出去,我不说,你不说,没有第三个人能知道。」眼神诚挚,陈宗佑说道

陈宗翰莫名的有些感慨,自己这位弟弟好像变得懂事了些,这样说话就像是个大人。

「好。」

该从哪里说起好?自己死而复生的部分应该要先暂时略过,三大世家,修练者,死亡药剂,还是这附近的无法地带,异人……陈宗翰思考着这个故事该从什幺地方说起才好。

「哥。」

「嗯。」

两兄弟都直直地看向对方,眼里包含着许多複杂的感情,这种没有隔阂,掏心般的谈话似乎有段时间没有出现在他们之间。

「哥……你到底是怎幺追到师翊姊的?」

「……」

「……」

「你说什幺?可以再说一遍吗?」

「我说,哥,你当初是怎幺追到师翊姊的?要知道她人真的是超级漂亮,又非常的聪明,听说还是座冰山,才半学期就无数勇士被击倒,哥,你到底是怎幺办到的?」

看着一脸兴奋的陈宗佑,陈宗翰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自己的亲弟弟依旧是个笨小子,想要进化成大人还有漫漫长路。

「我真不懂为什幺我认识的人都觉得我和大小姐在交往。」

「不是吗?」

「不是。」

「我是你弟耶,骗我没意思。」陈宗佑看起一点也没有正视陈宗翰刚刚否认的打算。

「你要问的就是这个?」

「对啊。」

真是让人失望,陈宗翰心想,哪怕是问今年的经济成长率或是超商现在集点送什幺都比这个八卦有意义。

「哥,你就告诉我吧,我保证我不会到处乱说,我发誓。」

陈宗翰不理他。

「我有可靠的情报来源。」

「哪个家伙?」陈宗翰问,不过话才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想他很清楚答案。

「你的那两个死党,还有一个戴眼睛看起来乖乖的人。」

果然,王志豪、朱士强还有一位应该是楚轩华,这三个家伙暑假是没事干吗?跑来别人家洗脑自己亲爱的弟弟。

「别听他们胡说。」

「哥,我原本也不相信,你想想你这幺宅,不是玩电脑就是看书,长的也不帅,运动也没有我强,噢,上次我输你一定是意外,也不会用吉他把妹,除了脾气好就没什幺优点,其实我原本一直都很怀疑,别人不清楚你真实的模样,可是我和你住在一起十四年了,怎幺会不懂。」

「宗佑,你去死吧。」

「可是他们告诉我的事情我又没办法不相信,运动会也有好几张你们的照片,哥,你就当作成全小弟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吧,告诉我你是怎幺做到的?」

陈宗翰已经不晓得该说什幺了,好气又好笑,他被误会早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是没想到在自己亲爱的弟弟眼中,自己竟然是这幺没用,真想揍他一顿。

心中产生另一个想法,陈宗翰问说:「老实交代,你干嘛这幺想知道?」

原本热切的眼神往旁边开始游移,陈宗翰就知道有鬼,这种问题早不问,晚不问,肯定是有什幺背后原因。

「我先上去了,等你哪天想告诉我这一无是处的哥哥之后,我们在讨论之后的事情。」

「哥,好啦,我喜欢换上一个女孩子,所以请跟我的情圣哥哥讨教一下。」

「情圣个鬼。」陈宗翰提着行李走上楼梯,準备回去房间。

「哥,我都告诉你了,你也要说说你的事情啊。」

「别急,我要听你的故事,不过让我先放下东西。」

「呦,宗佑讲话还真是狠毒,不过也不失中肯。」

大姊坐在窗台上,看起来正享受着轻风吹拂而过的感觉,不过陈宗翰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感受到风就是了。

「我实在有些心痛,真是白养他了。」

「呵呵,别说的他好像是你儿子,你只是他哥哥而已。」

「就是因为是哥哥才只是心痛,如果我是他爸,他还这样讲话,我一定一刀劈了他。」陈宗翰把行李包摆在床边,把没电的手机电池安到充电座上,接着拿出要洗的衣物,最后则是摆在最里面的幽泉。

「小虎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啊?」大姊问道,她之前虽然一直在到处乱晃,但还是有和那只白虎精打过照面,不过只是单方面的就是,她不知道用了什幺怪异的方法让小虎看不到她,对于这种事情陈宗翰是一点也没感到稀奇,大姊有太多他无法理解的手段。

「牠应该还在肖家,只要能吃饱睡好,牠到哪里都能行吧。」陈宗翰回答的说。

「我这几天闲的没事打开你的电脑玩,好像有一次被你弟给发现。」

「没关係,我就跟他说我忘了取消自动开机就行了。」

陈宗翰把东西都摆好,站到窗子前面,闭起眼睛,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和风儿的吹拂。

「哥哥又醒了过来?」不需要陈宗翰说明,大姊就率先察觉到他身体上的变化,比起上次道别的时候又改变了几分,而这改变虽然往着好的方向,但速度快的很不健康,就像是吹汽球一样,太快、太急高过汽球本身能够容纳的程度的话就会造成爆炸。

「很糟糕的一件事,我醒着的时候被魔主给篡夺了意识。」陈宗翰苦笑,对于这件事情他真的是有点无力,除了苦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唯一的办法是求救于大姊。

「仔细地告诉我,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先下去找你弟弟,他感觉起来很焦躁。」

大姊不需要用看的就能感受到附近人事物的情况,陈宗佑现在来回踱步的模样自然也呈现在她的眼皮底下。

回到客厅,陈宗佑一副故作镇定地盯着电视,上面是他平常根本不会去看的新闻台,还有就是他揉着抱枕的举动也暴露出他心底的紧张。

「宗佑,对象是谁?」

不用多说,陈宗翰问当然是陈宗佑喜欢的人。

「是一位三年级的学姐。」

陈宗翰眉毛一扬,看不出自己这位兄弟有和王志豪一样的御姊癖好。

「跟我说说那个人。」

「她身高不高,白白净净的,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常常拿着一本书在看,是附近W国中的学生,常常会经过篮球场,身体好像不是很好,常常看到她戴着口罩或是咳嗽。」

原来听说会被与自己不同的人吸引是真的啊,陈宗翰心想,这位脑里比自己还要更装满肌肉的弟弟喜欢的竟然是脆弱的文学女孩,该不该说是一物降一物。

「等等,她不是你学校的学姊?」

「不是啊,我是打球的时候意外碰到她,然后就……无法自拔。」

连无法自拔这个词都用上了,话说前一阵子看他病恹恹的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

「这样啊,那你还知道她其他的事情吗?像是她的名字或是兴趣什幺的。」

「我看过她制服上面的名字,叫作朱芸,朱就是常见那个朱,芸是草部芸,兴趣的话,她常看一些图书馆借得到的小说,这点倒是和哥你很像,我有去图书馆等过好几次,不过都没碰见她,也试着读过她借的书,不过一看到一堆字我头就痛。」

「关于你是个笨蛋这点不需要再解释,还有其他的吗?」

「她喜欢吃她国中往右出去那家红豆饼,我常看到她捧着吃。」

「那你有和她说过话或是做过什幺接触吗?」陈宗翰像个专家一般的询问。

说到这里,陈宗佑变得有些紧张,说:「只有一次,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我放学到球场打球,和一些朋友在打三对三,球出界我跑去捡,我还记得那是差不多黄昏的时候,球滚到她脚边,然侯她把球捡起来,笑着抛给我,天啊,那时候我就像是被雷打到,她白皙的肌肤染上了金色,眼镜下的双眼让我深深着迷,手夹着一本书,我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说谢谢,她给我球之后就走了开,我则是整个呆住一直到我朋友过来拍我才醒过来。」

「看不出来你还有当诗人的潜力。」陈宗翰打趣的说,听起来他人中毒不轻啊。

「我是说真的,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过这种感觉,真的就像是被雷打到,一下子什幺都不记得,只记得当时她的样子,然后我知道,我爱上她了。」

「不是喜欢吗?怎幺变成爱上了。」

「都一样啦,总之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女生有这种感觉,哥,你一定要帮帮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陈宗翰身为他的哥哥焉有不帮忙的道理?

不过前提是陈宗翰真的有帮忙的本事,陈宗翰的人生历练从生到死都走过了好几回,偏偏只有男女爱情这档事情没什幺经验,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暗恋到自己痛苦无比。

陈宗佑认真无比的表情令他陷入思索,他有多久没有想起蔡怡婷了?自己当然还是喜欢对方,这点陈宗翰可以诚实面对,不过这种感情已经变了,变的淡了,没有半年多以前那种忐忑不安或总是不停的搜索她的身影。

经历过的事情一多,人总是会变,不是因为蔡怡婷对陈宗翰已经不具备吸引力,而是两个人之间出现了很大的差异,不单是身分,更是一种认知。

「你要我怎幺帮你?」

「你怎幺追到师翊姊的就帮我怎幺追她。」

「拜託,首先我再度申明大小姐才不是我的女朋友,而且这问题应该问王SIR会更我一些,我找机会帮你请教他,而且你们有同样的癖好,说不定有能够借镜的地方。」陈宗翰打算把自己的朋友拖下水。

「就算师翊姊不是,那另外一位肖学姊总是了吧」

「靠,你又是哪听来的八挂,该不会有是刚才那三个人说的吧。」

陈宗佑点头。

我还真是交友不慎,陈宗翰心中默默的感慨。

「哥,你有过像我这样像是被雷打中,心里很明白的知道『就是对方』的情况过吗?」

陈宗翰想了想,自己真的不是一个相信一见锺情的人,第一次与蔡怡婷相遇是在高一新生训练的时候,陈宗翰还记得那时候她人坐在他斜前方,绑着马尾左顾右盼,也许陈宗翰的马尾控就是那时候培养出来的。

李师翊这是这学期转学过来,她的模样很容易就吸引到注意力,还有就是那副别人欠她一百万的模样,撇开上台自我介绍,陈宗翰仔细的回溯记忆,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在一场体育课篮球比赛,她打球的技术很不错。

至于肖素子,一开始是王志豪向对方发出比赛通牒的时候看过对方,然后在图书馆前面被对方绑架到了肖家本家,接着引发出一连串停都停不下来的连锁反应,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好像还被对方看到……等等,这记忆还是删掉比较好。

现在回想起来,陈宗翰与这三位女性初遇似乎各有不同的味道和氛围,而且有越来越离经叛道的趋势,在最一开始,大概谁也没想过彼此之间会产生出任何火花。

姜舞绫,陈宗翰想起那位八面玲珑的佳人,不知道她醒过来了没有?

「没有吧,我不记得自己曾经那样过。」

「哥,你真可怜。」

「关你屁事。」

对于追求女生这一回是陈宗翰只能出一些没什幺新鲜感的主意,像是知己知彼、投其所好、先从朋友当起……没有什幺扮坏人当英雄的恶俗方法,现实中也不会真的有人这幺做吧。

和自己的弟弟聊这种话题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奇怪,不像平常和王志豪或是朱士强总是在随便乱扯,兄长的招牌果然会产生一些压力。

陈宗佑是真的以为他哥哥有什幺过人之处,毕竟肖素子和李师翊的战绩摆在那裏,不过他的假设是建立在陈宗翰还是以前那个宅男的情况之下,由此可见他宁可相信自己的哥哥是深藏不漏的调情圣手,也没想过会是因为其他比较特别的联繫才把陈宗翰和她们两人凑在一起。

「……大概就是这样…吧。」

用心记住陈宗翰讲过的心法要诀,陈宗佑决定改天就去试试。

会不会有问题啊?陈宗翰心情忐忑,他很清楚自己的能耐,他可是暗恋蔡怡婷许久一点进展都没有,刚才说的不过是老生常谈和一些书籍辅助,会不会有效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就当作是青春的一部分吧,最后陈宗和如释重负地想着,驱赶掉心里的罪恶感。

「等你们真的有什幺,记得找我去看看她。」

「哥,其实你想看的话只要下午的时候去篮球场等,她常常都会经过。」

「好吧,不过等你有进展之后在说好了。」

「也是。」

喜孜孜的模样,陈宗佑跑回房间似乎是打算沙盘推演。

「他还真可怜。」

大姊现在客厅,这句话指的人当然是陈宗佑。

「别这样说,我可是出于爱护的弟弟好心。」

「那你就不应该把他误入歧途。」大姊似乎有些感慨,也许是预见了一位黄昏之中,心碎了一地的男孩,泪流满面的样子。

表情有些不安,陈宗翰说:「应该不会怎样吧……。」

  • 名称:做我的奴隶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