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之守墓人超清

本家外面是一片平坦的草地,看不见尽头,偶尔有隆起的山丘,但总的来说是一望无际。

如果在这里种稻,世界的粮食问题会不会就此解决?陈宗翰思考着这个问题,应该是个不错的赚外快同时又解决世界问题的方法吧。

最后陈宗翰他们来到外面的训练场,本家内大多数能够提供对练的场地都已经有人在使用,加上陈宗翰、肖素子、小虎的战斗等级需要高强度的场地,基本上很难和一般人共用,只好来到比较远的外围。

有肖素子在,要租借一下训练场自然是没有什幺问题,比起之前的三号训练场,这里的大小和年代都比较旧了一些,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地面的石板很坚硬,也一样布满浅浅的战斗痕迹。  

和管理员打了一声招呼,他们三人一虎直接从观众席跨过围栏走到场地上,在使用的时候围栏基本上会施加法术,怕的是战斗者的气劲会失控攻击到观众,管理员跟在他们后面开始施法。

「其实走远一点的话也就不用管什幺场地问题了吧。」反正场地外面也没什幺东西,不就是道路和一些小店,不然就是关于符咒武器的店铺,感觉起来生意不怎幺热络。

顺带一提,在肖家里的消费用人民币、新台币和美金都可以进行。

「如果你肯复原的话。」

「说的也是。」

破坏环境放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和保育自然无关,单纯的是很麻烦。

训练场空蕩蕩的,三个人放好东西后就站到场的中间,陈宗翰依旧带着墨镜,正确来说就是睡觉的时候他也没拿下来,不过等一下打起来的时候好像就不能戴着了,有些麻烦,而且陈宗翰经过昨天的洗礼,实力暴增的连他自己不晓得控制不控制的住。

「嗯,要不要试试不用真气的对练?像异种拳击那样?」陈宗翰提议的说:「当然小虎就等一下,晚点在修理你。」

「吼~。」对修理这个词不满?等等你就惨了。

「蛮有趣的。」肖素子把除了流萤剑外的其他东西都放到一边,「不能外放真气,也禁止运气或用气势压迫,就用完全规则吧。」

「什幺意思?」李师翊抽出她的长剑,还是原先陈宗翰从别人身上抢来的那把,看来这把剑和她还挺合的。

「不如让大小姐一起?」陈宗翰灵机一动,「再改一下规则,我们不行运用任何一点真气,但大小姐不在规则内。」

「师翊,妳觉得呢?」

李师翊当然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完全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说要练剑但主要是想给他们看看自己进步的程度,如果有办法让他们三个人的实力尽量压到同一条线上,她自然是很希望能这幺做,虽然很取巧,但他们之间的差距确实缩小了不少。

「好,阿翰你最好小心点。」看来她兴致很旺

「喂!是三人混战你不能这样作弊,素子也是你的敌人。」

「联合次要敌人攻击主要敌人,这是战术的基本,你等死吧你。」李师翊用髮带绑起自己的长髮,长剑上蓄起真气,在空中划出好几道银线。

看来她是积怨已久,陈宗翰们心自问自己有作对比起她的事情吗?呃,好像还不少。

既然规定禁止运用任何附加的能力,单纯的只凭藉身体素质和技巧来战斗,那幽泉也只能保持原样,延伸出来的剑身算是能量的一种呈现,是犯规的技术。

不过这也减少了自己失控的机率,陈宗翰心想,幽泉是由杀意祭炼而成,不去动用它的力量那多少也能保持正常的心智状态。

三人站在擂台上,互相针锋,互相牵制,没有实质的气势压迫,只有经由架式的凝炼出来的感觉。

李师翊调整着呼吸,她身体周围的温度慢慢降低,师从于李天曦,她的剑法也是走寒冰的路子,天剑门既然胆敢自称天剑,那在剑法必然有着极高的造诣,李师翊即使只学得其中万一,实力也是大增不少,加上她的聪慧,即便李天曦后来没再亲身传授,她依然很勤奋的修练,就算在世界各地奔波也没有一点荒废。

肖素子是名副其实的天才,但即使是她,努力的程度也超过外人所能想像,那自己有什幺资格偷懒呢?李师翊总是这幺警惕着。

世人眼里的天才,似乎都是可以不用努力、不用奋斗、不用付出就站在世界的顶端的天之骄子,然而现实从没这幺温暖。

可笑的是,许多人却还把这作为自己无法成功的理由,事实上,天才确实有着先天优势,但也只是这样,之所以会被世人认定为天才是因为那个人成功,不是因为天才而成功,而是因为成功后才被封为天才。

可笑的是,失败者总是把失败归咎于自己缺乏天分,而没去想过自己是否真的努力过了。

在场的三个人在不同方面都确实都是人称的天才,但为此他们也付出了许多代价,从小没间断过的修练、在生死间渐渐失去的本性、从小到大环境给予的压力和无人能理解的孤独。

李师翊没有什幺实战的经验,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以前练习空手道或是柔道的经验是不少,但程度和眼前的状况实在无法相比。

肖素子擅长的是日本剑道结合肖家的剑法,剑在鞘里,右手轻轻摆在剑柄上,轻柔的没有一点锋芒,微风拂过也带不起一点杀机,但在场的人都很清楚,其剑出鞘,威势必然大盛。

手脚很轻,甚至轻微的摆动,陈宗翰右手倒握着幽泉,摆在身前,再普通不过的架式,但只要有谁有一点动作,他会以最快的速度暴起。

没有气场产生的压迫,没有气机在空中互相试探,修练者开战前最常使用的手段都见不到,呈现的是最原始的战斗对峙。

呼吸不免急促,李师翊很清楚他们两个人都没对自己展开攻势,这场对峙基本是他们两人在较劲,以无声甚至没有任何介质的方式。

修武不外修心,心强悍到一个境界之后不用气也能伤人,李师翊感受到这异样的力量,身体不由得的有些迟滞。

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程度吗?仅仅只是站着然后产生战斗的意念,自己的心灵就好像被锁鍊缠上,强大的震慑力穿透进心房,如果不是经过修练大概连站着都是问题。

事实上,凡是入道者都能办到以心念来压迫敌人,无形无质却直透人心,如同食物链上的不同阶级,天生就应该产生敬畏,但也不过是这样,这种精神上的压迫对心志坚定者没有用处,就算是普通人只要心志坚定就无须惧怕。

然而,陈宗翰和肖素子两人都有意让压迫感绕过李师翊,要不然以他们的强度,李师翊说不定连抵抗都有问题。

真气和意念上比拼都是自己的短处,李师翊清楚这件事,所以她唯一可能的胜算是在技巧上。

出剑,一蹬,包覆着寒气,往陈宗翰的方向直刺。

果然是由她开始,这点三个人都想像的到。

「总算有点样子。」陈宗翰讚许的说,但只是这样的话,连麻烦都称不上。

透亮的剑光,肖素子的身影瞬间消失,以一无往前的气势拔剑出鞘,拧身,凭着剑风带起强大的气流。

让人惊叹,就算没有真气,肖素子的剑还是快得让人无法有一点思考时间,离心力的运用和身体协调都完美搭配在一起,不会浪费一丝力气。

拔刀术讲究一刀致命,以极端的速度从静到动拔刀制敌,对心境的考究非常严格,一点杂念都会在剑上参了杂质,但无疑的,肖素子在心法上确实得到了全宗的真传。

从李师翊动了开始,陈宗翰就打算全力的后退,对于肖素子的拔刀术他现阶段没有任何解法。

陈宗翰的技巧一直是走在两个极端,魔主专属的强悍暴力,和属于自己的无声刺杀。

自古以来,暗地里的刺客都不是什幺实力出众之辈,因为人只要经过修练免不了会散发出不同于常人的气息,因此历史上有名的刺客很少,实力高强的总是正面迎战的战士。

可能天生没存在感,所以老天赐予了陈宗翰偷鸡摸狗的天份,大姊就曾经嘲笑过陈宗翰这幺擅长敛息,是天生当贼的料。

贼除了要擅长敛息外,速度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从小跑步能力明明不怎幺出众,但经过修练后不得不说,陈宗翰天生就适合干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疾退,但流萤剑的速度还是快的差点在他的胸前留下伤痕。

残心,在日本剑道上的意思是一击不中不能放下戒心,要残留下一步的动作。

早就料到陈宗翰不可能这幺简单就能放到,肖素子微笑的顺着剑势往前,然后转身一圈,方才的强烈气势如白雪融化在阳光底下,身体压低,流萤剑由下至上探去。

「师翊,让我们好好修理阿翰。」

就连肖素子都这幺说,陈宗翰满脸直线,自己有这幺讨人厌吗?

一刺不中,陈宗翰与肖素子的交招瞬息闪过,心里有些惊愕,听到肖素子的话,她重新扬起气势,脚下半步连连,一点一点的钻刺。

「吼~。」

就连场外的小虎也在吶喊助威,虎啸声在训练场里迴荡不止,为这场战斗添了几抹雄壮之意。

纯粹的力量和技巧,不是多寡问题,是在于在正确的时间点以正确的方式运作,和四两拨千斤没有关係,是更基本,战斗从来不是游戏上的数值化可以解释,攻守拿捏、注意力的位置、佯供虚招……真正的战斗从来不只是几项分开来的指标。

陈宗翰如同飘忽不定的幽魂,全力的闪避着接踵而上的攻击,失去最常用的真气手段,要打破僵局首先要做得是保持耐心。

肖素子的剑术依旧充满着她的风格,一开始的拔刀术是一直中的的招数,从此之外她连绵不绝的剑式如同织网,一招算三步,不停压迫陈宗翰的活动空间。

李师翊的动作比起他们两人的浑然天成还差得很远,但也慢慢的进入状态,唯一能运用真气的她催动寒气,藉着慢慢熟捻起来的剑式,游走在肖素子间隙里,多少造成了陈宗翰的困扰。

寒气有些麻烦,不能运气的意思是只能任由寒气侵进体内,根据完全规则,甚至不能运气驱寒,身体素质异常强悍的陈宗翰对平时这点寒气自然看不上眼,但现在难免会造成一点偏差。

而对肖素子来说,任何一点失误都将成为她直捣黄龙的筹码。

幽泉如黑影般的弹开流萤剑,交碰不到一秒,手腕一翻,下刺向肖素子的大腿。

膝盖弹起,堪堪截住陈宗翰的手臂,回剑,再划向陈宗翰的脖子,攻防交替。

就算不倚靠经络里的真气来提高速度,仅凭身体他们两人的动作还是快的让人目不暇给,攻守随时随地都在交换,身体的两个部分甚至分开来进行格挡和快攻,没有一分多余,就好像每个身体细胞都在思考着如何对敌。

叮叮叮叮,不停的碰撞。

太过瘾了,陈宗翰心想,原来去除掉真气的战斗是这幺的直接过瘾。

从肖素子的剑上,他感受的到同样的情绪,那高昂的兴奋。

侧身,隐着的左拳轰然挥出,右脚微弓,匕首削向空处,封锁了肖素子的退路。

不退反进,再跨一步要冲进陈宗翰的怀里,对幽泉的攻击视若无睹,双手抓住流萤剑,摆在胸前逼了过去。

拳头打实的话自己也会中剑,一瞬间就作出判断,只能退开。

身体后仰,拳头鬆开,陈宗翰对身体重心的控制已达出神入化的境界,以最快的时间调整出后退的姿态。

寒气逼来,李师翊持剑横扫,以面积来压缩陈宗翰的空间。

放在平常,陈宗翰运个气用手掌就能接住这一剑,不过这是犯规行为,无奈之下,他只好把重心从往后调整到左边。

踏地,飘开。

流萤剑追上,果然,被大小姐一乱自己的反应稍稍慢了一下。

不过也好险李师翊还没到可以真气离体的程度,否则情形会更危急。

身形一拉长,不免会稍微迟滞,肖素子后脚发力跟上陈宗翰的速度,同时手臂也伸长刺去。

叮,清脆的声响,卡在自己咽喉的前面。

接着陈宗翰做出没人想到的动作,顺着肖素子的攻击后仰,两只脚离地,双手撑到地上,用力一按,整个人腾起,飞踢。

这是格斗游戏里才会有的招式吧?肖素子饶是经验丰富也没看过有人这样应敌,左臂挡住。

一个鲤鱼打挺,陈宗翰重新乖乖的站到地上,刚才那一下也只有突然为之才有奇效,用两双腿部包覆真气的腿和流萤剑打,不被切成肉片就奇怪了。

「怎幺了?不继续下去吗?」肖素子揶揄的说。

「你以为我疯了吗?」

李师翊心里很无奈,她处在这场混战中,不,应该说是以二对一的战斗里,光是跟上战斗的节奏就已经费了全力,平均来说要陈宗翰与肖素子换了十几招她才有机会插入,时机更是跟不上好的点,就算看得出突入点,身体就是来不及反应。

自己已经气喘吁吁,他们两个别说是喘口大气,连汗都还没留几滴,游刃有余的样子。

真是见鬼了,怪不得肖家这幺多修练者却硬是要叫他们俩天才,不这幺做自尊心真的会很受伤。

「大小姐,你累了吗?」

「累你个头。」还是带着墨镜的那张笑嘻嘻的脸,看着就让人想揍一拳。

「那就再来吧。」

真气游走全身,照着修练的法门运行,带走疲劳的同时更进一步的挖掘自己的潜力,李师翊举剑再次加入战局。

「吼~。」

小虎的啸声打断战斗,流萤剑停在离陈宗翰的腰腹只剩下三公分的地方,幽泉则卡在距离两公分的地方。

「小虎,怎幺了吗?」李师翊和小虎相处最久,从牠的声音起伏大概就能感觉得出牠想表达什幺意思。

「吼、吼~。」

小虎跳到肖素子的随身运动包旁边,不灵巧的拿起正在闪光震动的手机。

「噢,是电话。」肖素子收起剑,「先暂停一下。」

从小虎手上接过手机,和之前看到的那一支不一样,换成和李师翊一样的紫色,来电显示写的是薛欣,「是薛欣他们。」

「噢。」陈宗翰也走到一边,把带来的水瓶抛给李师翊。

「谢了。」李师翊直接坐了下来,仰头灌乾了整瓶水,她浑身大汗呼吸急促,握剑的手掌磨破了点皮。

别看他们只是在这幺小的範围腾移,事实上很多姿势光是要做的準确就要消耗超乎意料的力气,她本身的体力算是很不错,但也快要跟不上那两个人。

小虎像只可爱的家猫,一蹦一蹦的跑到李师翊的腿上,用脸磨蹭。

运动少女果然别有一番风景,陈宗翰遐想着不相干的事情,戴着墨镜可以明目张胆的用眼角余光注视着佳人,特别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因为汗水而贴在皮肤上,真是一大美景。

「他们说等一下会过来,我告诉了他们地点。」肖素子阖上手机,「那就继续吧,师翊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没关係,等我撑不下去就会休息。」李师翊拍了拍小虎让牠离开,挽了一个剑花,「继续吧。」

战斗特有的兵器撞击声,很轻,代表用的是轻兵器,手法上也属于沾上及退。

昨晚没有出现的周伯伟等人今天早上还是跑了出来,毕竟再消沉每天早上的修练还是不能荒废。

除此之外,很意外的肖傅群、张语国等五个人也和他们走在一块,一起来到这座训练场。

首先听到的是声音,脚步声显示出有三个人在,其中两个人的脚步没有一点拖沓,另一人就显得弱了不止一截。

穿过出场的等候室和通道,一行十一个人一起走到场边,目光很快就被场上的情形给吸引。

肖傅群皱了一下眉头,他感觉得出肖素子和陈宗翰都没动用一点真气,场上唯一的寒气是由那个长髮尾正妹引起,不过显然她的修为光是跟上战斗就很辛苦,算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嗯,长得很诱人就是了。

「这是异种拳击的规则吧。」周伯伟苦笑,虽然没有关注,但他还是多少有听说这个在一些修练者间风行的格斗比赛。

距离上次和陈宗翰的那场大败过了一个月左右,也就是十二分之一年,在肖傅群二十六岁的人生里暂了三百二十四分之一的时间,这些时间里他不停思考自己为什幺会败,然后拼命的提升,把南柯剑法练到大成。

他这次不敢再狂妄的认为自己击得败陈宗翰,準确来说他没有把握,对于那场陈宗翰与肖素子在众人面前的战斗,他深深着迷,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他以前的狂妄来自于认为自己已然站到同辈的顶点,但这个认知被狠狠的粉碎,既然有那一份实力,自然也不是个不勤奋修练的人。肖傅群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瓶颈,要想突破必须再和陈宗翰战斗一次,他是这幺想的,正好遇到周伯伟,关係虽然差,但在修练这种事上他们不会玩什幺手段,也就一起过来。

「真变态,不用真气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不知道是谁说的话,但无疑就是他们的心声。

真的是除了苦笑没有其他表情,交换眼神,他们眼里只有无奈。

没有真气加持,战斗变得更加纯粹,也变得更好理解,也减少了飙出可视範围的可能性,对于他们一行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观礼。

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站近到场边,没有说话都注视着场上。

相比之前在那一场技惊四座的战斗,精彩程度和战斗力都低了不止半点,但也就因此,从外面观看的时候反而够好去理解,每一次递剑都有好几种用意、每一个动作都有好几套后招,可能性层层叠叠的堆垒,然后各自创造出自认最佳的战斗方式。

说明起来会非常複杂,但追根究柢都是为了战胜对方,以此为出发点,理解起来就容易得多。

陈宗翰与肖素子当发现到了他们一行人的道来,只是打得正酣,暂时停不下来。

闪过李师翊的长剑,幽泉与流萤剑对撞,借力使力两人退开。

「嗨,你们来了。」陈宗翰说道。

「这是异种拳击的规则吧,我头一次看到有你们这种程度的修练者玩,真是大开眼界。」周伯伟说的是实话,就连他师父不用真气大概也做不到如此程度。

「呵呵。」陈宗翰搔着头,「跟你们介绍一下,她是李师翊我和素子的朋友。」

被点名的人点个头算是见过,大汗淋漓的,李师翊坐在场上,大口的喘气,肖素子拿了条沾水的毛巾给她,她直接盖在俏脸上降温。

李师翊的表现老实说已经超过陈宗翰与肖素子的预期,虽然有规则剥夺他们真正的实力,而且为了李师翊他们也偷偷得放了一点水,但也足够让人惊讶。

「小虎,真可惜没砍到那家伙。」李师翊用手摸着小虎的头顶,说道。

「喵~。」

简单的聊了几句,作为修练者他们特地到这里来当然不止是为了聊天,以武会友,这幺说好像秀气了点,但与事实也差距不大。

「好久不见了。」陈宗翰笑笑的看向肖傅群他们五人,一点也不像是之前狠狠的打落他们的家伙。

作为首领的肖傅群站了出来,开门见山的说:「我想和你打一场,一对一。」

「噢?」

  • 名称:银之守墓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