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恒超清

对着阳光瞇起眼睛,陈宗翰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幺突然讲出这幺无情的话,可能是太阳亮的令人隐隐生厌吧。

换个心情,陈宗翰甩开之前的阴影,沐浴在这蓝天白云之下,在登机之前没有目的的在市街中乱逛。

说起来陈宗翰虽然尚未成年但是手上却有一笔不算小的财产,他从来没有真的去关心自己有多少钱,也没真的记得过要还李师翊一百万,反正她和家人冰释后帐户里面的钱可能是陈宗翰的千倍,那很久以前用来资助朱士强的一百万对她而言不过只是九年一毛。

想到朱士强,陈宗翰很自然地就想到似乎远离很久的学校生活。

暑假开始之后他们就没有什幺联络,主因在于他还没放几天假就被肖逢提到肖家本家,然后就是接踵而来的事,从在大众面前击败许多趾高气昂的年轻修练者到与肖素子决斗,天人的事情被揭漏出来,与肖乾和乔仲两位老人享受肖家的日常生活,说起来陈宗翰差点忘记他还欠肖乾一份人情,然后他接受任务到热带小岛,好死不死的又与天人产生冲突,然后到现在,无视一身轻的逛着陕西康安的市街。

和刘庚的谈话不由自主地令他感受到了许多变化,这些变化虽然一直都在,但是藉由这短暂的谈话画面变的更清晰,同时也体会到其中的差异。

世界在变,往一个没人知道的结果在前进。

好几次,陈宗翰都处在这股变动之中,隐隐的伸出手来推动了些什幺、改变了些什幺。

不需要提升到世界格局的层面,光是这次小岛上的事情就足够陈宗翰心烦,完完全全的失控,那种情况不论是杀了谁都不意外,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丧命在他剑下的只有敌人,如果有姜舞绫的话他还真不晓得自己有什幺颜面继续站在地表上。

「唉,管他的。」陈宗翰乾脆的放弃脑中的思考,他知道这不是靠他自己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次回家就是为了求教于大姊。

「大姊说不定会希望魔主重临啊。」陈宗翰很久以前就有过这个想法,嘲讽的笑了笑,经过这幺多事情他很难还是一位单纯少年,他知道自己这条命是捡来的,可以说是大姊给的,如果真的又再葬送也就罢了,但是他唯一不能忍受的是魔主靠他这个身体去伤害那些他认识、重视的人们。

「王八蛋魔主,我不晓得你现在听不听得到,但总之你给我听着,如果哪天我发现你企图伤害我所重视的人,我一定会自杀,然后我们两个就结伴下地狱去。」

陈宗翰自言自语,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问题。

难得有机会一个人在异乡到处溜达,陈宗翰不愿意继续再去想恼人的麻烦,当个称职的观光客,拿着热腾腾的羊肉串,转换心情,用好奇的眼神寻迴在风景区内。

说起来这次的他在岛上大开杀戒唯一的收穫就是大量的生气,这让他原本腹部尸化灰白的部分又长出了新皮,这无疑是邪魔歪道的作法,可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更加人模人样。

端详着简体字的园区简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他订的机票是晚上七点飞往香港然后再转机回到台湾,一想到肖家方便的传送法阵,他就觉得这些时间成本实在有些浪费。

也罢,旅行不就是这样,陈宗翰心想。

安康古称金洲,地处重要的南北过渡地带,有年代久远的历史以及各种让人惊叹的地貌,高峡平湖、林海瀑布、高山草甸、溶洞奇观,各种平常难以亲眼见识的山水之美,一一展现在这个秦巴风光之地。

亲自在美景之间走上一趟,除了唤起幽思之情外,也有种洗去世俗之气的氛围。

不过旅行并不是就只有美好的风景和人文,有麻烦的交通,有恼人的等候,还有一些专挑游客下手的讨厌窃贼。

以陈宗翰现在的身手,要从他身上哪怕是偷到一根头髮都极为困难,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打得赢的他,甚至是打挂他,但是要陈宗翰没察觉到的情况下从他身上摸走东西任何东西,这天地之间还真没几个人办的到。

而且这寥寥几人绝对不包括现在正在陈宗翰身边探头探脑的三名小贼。

一位把风、一位出手、一位掩护,看得出来他们三个人绝对不是生手,唯一犯的错是挑错下手对象。

难道自己真的生着一副好欺负的样子?陈宗翰苦笑,由于他身上虽然收敛却依旧有些溢散的气息,动物和鬼魂都不愿意接近,就这点来说人类的危机感应能力实在很差劲。

这里是个开阔的园区入口处,许多游客或进或出的聚集在此,有些小贩兜售着纪念品和当地的特色伴手礼。

其中一位小贼装作若无其事的凑到陈宗翰身边,打量着面前的园区简介,稍微碰撞到陈宗翰身体,然后开口说:「小兄弟呀,你知道那个莲花池在哪一边吗?」边说边往陈宗翰身上靠了靠。

这是标準的声东击西,出手的人趁着肥羊被自己人吸引走注意力,伸手往陈宗翰的右裤口袋。

还没碰到皮夹,手就察觉被人捉住,几乎是马上就感到痛楚。

「呀!」

「拜託,你们要偷东西可不可以挑一下人。」口气有些无奈,右边的人痛的龇牙裂嘴,陈宗翰对那个想要转移他注意力的人说道。

知道碰到铁板,不管自己的同伙,两个人转身就要跑。

「别跑啊。」

一脚踢在对方的胫骨,接着再把右手上的那人像是稻草人一样的扔到那个把风的身上。

三个人摔成一团,陈宗翰摇摇头,以他现在的身手拿来对付这些小毛贼还真是一种浪费。

这里的骚动很快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是当他们留意到的时候三个人都已经被陈宗翰扔成一堆,窃窃私语。

「小子,你混哪里的?」里面唯一没有正面被陈宗翰打中的那个把风人爬起身,手上亮出一把折叠刀,看起应该是上大学的年纪,不过看模样联考应该是没考好,恼羞的说道。

看到动家伙,那些站在外围的其他观光客连忙往后几步,好心一点的开始按起手机报警。

对于对方的话陈宗翰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正确来说他是在走神,他突然想到一部电影天下无贼的剧情,里面的贼个个身手不凡,和眼前的人不同,由此可以推演出电影和现实的庞大差距。

也没注意到对方吶喊还是威胁了什幺,看到一把小刀朝自己捅了过来,陈宗翰纳闷:怎幺这幺冲动?缺少钙质?

捏住刀身,轻轻一折,然后再伸手一推,对方身体踉跄,重心不稳的倒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刀柄。

这一幕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就连几个捲起袖子的热血好心人也愣住,没想到那个一只手提着行李的年轻人这幺轻鬆就避开危险。

开始有人鼓掌,渐渐的越来越多人,肯定陈宗翰的作为。

这算是除暴安良吗?陈宗翰有些尴尬的抓头,小时候男孩子总幻想自己能够逮到坏人主持正义,现在的情况不知道能不能说是实现童年梦想。

作为一位武艺高超的修练者,他抓过、杀过许多对他不利或是试图为恶的人,里面有些可以被认知为大家公认的坏人,而那些坏人的等级绝对不是几个在风景区扒窃的小贼能够比拟的,然而因为这种事情受到他人掌声陈宗翰还是生平第一次。

原来抓到小毛贼比较容易被人敬佩啊,陈宗翰如是理解的想着。

公安没多久就到,很快就认出对方是附近常常出没的惯犯,动刀子倒是头一遭,知道事情的经过后,客气的感谢了陈宗翰一声。

「英雄出少年。」一个牵着女儿的大叔拍拍陈宗翰的肩膀,称讚的说道。

「小兄弟,厉害厉害。」

陈宗翰不知道该不该笑,他至少可以确定他意外地做了一件好事,只是心里反而有些古怪,不过这不妨碍他感到高兴,毕竟谁都喜欢被人称讚。

难怪有这幺多美国英雄喜欢在大街上打击罪犯,原来就是这样子啊,陈宗翰笑着接受人们的称讚,在心中猜想着美国英雄的虚荣心。

这只是一段很小的插曲,陈宗翰就连那三个人的脸都没记住。

逛了一圈风景区,险之又险的没有迷路,搭上车身写着出租车的计程车,

托运行李,登机手续,所有事情对于陈宗翰而言都泛着新鲜感,可惜的是他必须把几乎不离身的幽泉放进行李托运,否则他根本走不过机场的感应器。

坐位是普通的经济舱,四个人一排有些拥挤,但是隔壁坐的是位漂亮的长髮正妹,所有负面情绪马上就烟消云散,再看看漂亮的空姐,这一路上算是心情不错。

可惜没办法进去香港,陈宗翰端着晚餐之后的咖啡,坐在玻璃旁的塑胶椅上,一边等飞机一边欣赏着航站外的繁华城市。

桃园机场是台湾的国际级机场,离开以某种理论在空中飞行的巨大钢铁块后,在大厅看着输送带在面前转圈,找到各自的行李,披上夜色的外衣,走进凌晨两点多的家乡。

现在这个时间点回家时在有些奇怪,但是陈宗翰也不能像平常的翘家小孩一样的找朋友救济,不论是王志豪还是朱士强解释起来都有些麻烦,正确来说是他背后的原因不好解释,站在难得空旷的机场大门,陈宗翰突然羡慕起可以用和家里吵架或是心情不好就能随便翘家找朋友的人。

别看陈宗翰的经历有些不同于常人,他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都还是个尊师重道、乐善好施,以后会成为这社会一颗螺丝钉或是栋樑的好学生。

虽然称不上萧索,可眼前只剩下黄色计程车在闪灯的场面实在有些孤寂。

总而言之还是只能先离开这里,陈宗翰拉拢了下衣领,驱散夏夜里少见的冷意,轻敲一辆计程车的车窗。

「可以载我到台北市晚上还能待的地方吗?」陈宗翰问道,他暂时不能回家也不想露宿街头或是去住旅馆,反正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加上一身傲人本事和不算薄的钱包,到哪里去都不会有问题。

「上车吧。」

高速公路上空蕩蕩的让人泛起油门踩到底的冲动,不过做为以时间换取金钱的司机,他当然不会做这种傻事,维持在最不耗油的平缓速度,打开夜猫一族熟悉的广播电台,车里的两个人有心没心的听着。

好安静,宁静的彷彿是处在一场抽离出来的梦境,静谧深沉,坠落在夜的皱褶里,细细吞吐。

绿色的告示牌指示方向,公路边的街灯一闪一闪的往后,连续不断的让人精神有些恍惚,在光暗之间迷失。

陈宗翰没有问司机要带他去哪里,也没打算知道,这种没有目标的临时旅程,新鲜感十足的令人期待接下来的发展,就像前面说的,他有自信到任何地方都能够从容欣赏,体会每一处的不同。

车程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司机根据陈宗翰的要求找一个台北市区内半夜还有开门做生意的地方。

「总共七百三十,谢谢。」

付完钱,陈宗翰看着眼前的不夜城,这里不像是之前去过的无法地带,只不过是单纯的夜间营业场所。

陈宗翰以为这世界已经很少有自己不敢去的地方,就算有大概也是传说中的世家本家、苗族重地、百慕达三角洲、囚困修练者的困神殿……之类充满谜团的机密要地,可事实上他高估了他自己,至少现在他就很有闪人的冲动,不,平心来讲其实也没这幺想走。

霓虹萤光,莺莺燕燕,热闹非凡,这里是深夜里特别明亮的酒店街。

陈宗翰的确是要司机载他到晚上还有营业的地区,谁知道那位司机第一个念头会是酒店,然而陈宗翰则装帅的什幺都没问的顺着过来,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来到这个胭脂之地。

魔主残魂也许早就不能以年来计算存在时间,但这副肉体的主人陈宗翰可是纪录在案的未成年小朋友,身分证和出生证明都在在的证明了这点,总而言之,这里对他来说还太早了些。

名副其实的小孩子来到大人的世界,这里和陈宗翰一直以来打打杀杀的场合不同,毕竟大家都是文明人,没有必要老是动刀动枪,这里的武器是香水、胭脂和枕边风。

知道自己不能走进店内,但是在外面逛逛总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男女该分离的时候,与牛郎织女的遥遥分别无关,不过是由于酒店和夜店也不是真的营业到早上,两三点正是人们吃个消夜返家补眠的时候。

酒味和烟味,可能还有一些男女之间的费洛蒙气味,停在路边或是停车场的汽车都不是平价的小车,是和来者身分相匹配的坐骑。

欢场无真爱,即便是陈宗翰这种什幺也不懂的年纪也听过这句话,他不懂既然男女之间没有真的感情,彼此又心知肚明,那为什幺还要来这里负担高昂的消费换取一夜的短暂欢愉?

看着女人唤男人老闆,看着男人不捨地拥抱女人,看着几个也许是同事、也许是朋友的男人勾着肩大声唱歌,看着不胜酒力穿着考究的人对着水沟盖吐出一夜的畅快。

隐隐的,陈宗翰发现他视野内的人看起来都很快乐,那种快乐是放纵后的满足感,是种宣洩或是倾诉。

陈宗翰突然觉得,社会可能永远都必须要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活着太辛苦,辛苦到不用酒精、菸和女人麻痺自己就难以生活下去,不需要像陈宗翰老是出生路死,琐碎平常的生活压力就足够摧毁许多人的身心,对他们来说一夜的放纵可能是某种明灯式的救赎,一点也不虚假,真实无比。

如果陈宗翰用不自爱来形容眼前的人们那将显得太过矫情,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苦闷和不得已,能够快意生死有时候反而是种该被人羡慕的特权,比起被生活压的什幺也不能做,顶多只能用金钱去换取一夜的快乐来的好得多。

脑里思考着酒店的生态,用一种局外人的角度,顺便猜想自己在过了几年之后会不会也需要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可爱的弟弟,要不要进来玩啊?」

被人搭讪,陈宗翰有些困窘的摇摇头,这副模样引来站在门外女人们的娇笑。

通常在这些夜生活附近都会有相依而生的宵夜店,陈宗翰虽然不能进去某些场所,但想来消夜摊贩总不会搜查他的身分证,况且他也有些感到肚子饿。

三辆艳红的重型机车挤在门口,改装过的机车排成一列,店里没有年幼或是老迈的客人,清一色都是二、三十岁会出来玩的消费族群,附近也有夜店,不同于酒店,那里才正是年轻人常去的夜间场合。

真的说起来陈宗翰也去过一次夜店,就是在他上次去找王志豪的时候,孙久永带着他和李师翊到黑拳场之前,他对那裏没什幺印象,只记得那时候脑子里都是自己那位不安分的死党的安危。

叫了碗皮蛋瘦肉粥,一张桌子不是只坐了他和他的行李,由于生意兴隆他只好和别人併位置。

对面是三位可能刚从夜店玩出来,也可能是酒店刚下班的漂亮女人,脸上的妆在昏暗的地方可能很恰好,但是在用白光的宵夜摊就显得太过,不过陈宗翰只是在心里想了几句,转头看向电视。

其中一位胸部特别有料的女人拿出智慧型手机对身边的朋友快速说着什幺,陈宗翰没理会她们看着电视上某位他不认识的政府高官在做出某种被记者追问的澄清。

啪嚓。

陈宗翰纳闷地看向自己同桌的女人,三个笑得很欢。

长卷暗红色头髮的女人倒转手机让陈宗翰看到萤幕,上面是自己的半侧脸,陈宗翰必须承认,照片里的那家伙看起来的确有些傻呼呼的。

还有就是陈宗翰没注意到自己很引人注目,不论是刚从夜店还是酒店出来的人,都还残留着方才的余韵,对于异性都特别的留意,有些更是刚认识的男女相偕来此,在这种情况下他这幺一个提着行李,穿着一般的人反而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力。

「帅哥,怎幺自己一个人在吃东西?」

一个晚上连续被搭讪两次,对象还都是漂亮女人,陈宗翰突然抓到为什幺许多男性喜欢夜生活的原因,原来是因为那正是接近女孩子大好机会,特别是对于一些没什幺异性缘的男人来说更是天赐良机。

陈宗翰笑笑地说:「没为什幺,大概是我人缘差吧。」

「哈哈,好酷喔。」

莫名其妙地聊了起来,陈宗翰虽然对于会打扮的女孩有些不自在,不过由于受到李师翊半年多的打磨,再加上强大的心理建设,他现在对此已经比较没有太多的感觉。

抱持着上阵冲杀的心态,陈宗翰轻鬆随意的边吃边聊,话题是很普通又没意义的闲话家常。

男人是很奇特的生物,哪怕像是陈宗翰现在可以眉头也不皱一下的面对要置他于死地的敌人,当他要和漂亮女人说几句话的时候,心里却产生更大的变化,无关实力,心中就是会有些异样。

也许当初上帝从亚当身上抽出那根肋骨时,祂就注定了男女之间会有种超过理性的关係,女人永远会是男人的软肋。

挥挥手,向那三个连名字都不清楚的漂亮女人告别。

天际已经开始发白,算了算时间,陈宗翰打算延迟一下这趟一人的小旅行。

走在冷清的街道上,红绿灯指挥着没有车流的道路,向早起备料的早餐店老闆点头早安,从陕西醒过来之后,陈宗翰一个人跨越了几百公里的路途,搭上第一班捷运,离自己温暖的家越来越近。

陈宗翰不常有一个人安静的时候,在学校有朋友,在房间有大姊,在出任务的时候有许多战友,在血色空间里有无数要他命的敌人。

他总是一个人在战斗,可是身边却总是有谁相伴,这趟不满二十四小时的旅程没什幺了不起的意义,只是一段意外的喘息空间,正好用来沉澱他那份不安的心情。

这几个小时以来错身而过的人少说也有上千,绝大部分是连视线都没有相碰,有些缘分的可能同桌聊上几句,可是之后依然是分别他方,谁也记不得对方。

经过小岛上的混乱,陈宗翰的心境原本应该混乱不堪,然而神奇的是在经过他完全放开不管几个小时后,现在心里很宁静,他没去什幺世外桃源或是适合安养心灵的高山湖海,只不过是走上一段路,看了看许多人的来来去去,自己很自然的就沉静了下来。

然而他终究需要拾回自己的身分,正对魔主的问题,观看修练界的变化,迎接接下来可能的压力。

旅行要离开的不是地方,而是一份心情,既然他已经回来,那他就必须回归到自己的位置上。

用美味的早餐的划上这独自旅行的句点,虽然回家也是一种休息,但是他终究是回到了陈宗翰这层身分,不论是个修练者高手还是学生、乖儿子。

家门外,陈宗翰抬起头感受到大姊的存在。

插上钥匙,打开白铁门。

「我回来了。」

陈宗翰放下行李,一边脱着鞋子,一边说道。

  • 名称:持之以恒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