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少女超清

第三方势力的介入,出乎所有人意料,不知道是走私那方的增援还是敌手,如果是前者那撤退便变得更加理所当然,如果是后者就可以试试组成同一战线的可能。

「有多少敌人在我们的火力覆盖範围内?」

「对方是好手,一直没有放鬆警戒,大概只有第一枪能达到效果。」

「也就是说不失手的情况下只能解决七个人,是吗?」蓝小雪喃喃的说道。

「队长,车子已经穿过最后一道警戒线,準备和走私方进行接触。」消息从耳机里传到每个人耳中。

同时吉普车轮胎驶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也越来越近,对方似乎没有隐藏蹤迹的打算,直接的突入。

「所有人躲好,不要被任何一方发现。」蓝小雪轻促秀眉,低声说道。

陈宗翰轻手轻脚的转移躲藏的位置,原本的地方虽然能躲开走私方的视野,但是背后却会因此曝光出来,除了他之外其他的执法队队员也重新藏好自己的身形。

两辆吉普车很快地接近很快地吸引到走私方的注意力,紧接着注意力转化成火力配置,加快脚步把搬运到一半的木箱放到车上,然后拿出一把把枪械分发给包括船员的每一个人,各自在小客车、冰柜货车和其他掩体背后架起枪口。

全部的过程中没有一点吵杂或是多余的行为,由此可见其素质不是一般的高。

「队长,有人上来抢制高点。」一位分派在附近屋顶的执法队队员说道。

蓝小雪指沉吟了两秒,说:「撤,换到预备地点,不要被发现了。」

「是。」

吉普车上的来人似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到来会造成对方的反应,在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下,陆续地走下车。

陈宗翰再往后退了几步,把身体尽量隐藏在货柜内的阴影中,收敛气息,尽量做到让人无法感知。

从货柜之间的缝隙陈宗翰看到吉普车下来的大多是年纪不大的年轻人,看模样不是佣兵也不是修练者,有个头髮染成红色的女孩甚至吹着口香糖泡泡,要不是因为他们出现的时间地点太反常,陈宗翰肯定会认为对方是翘课的不良少年。

应该是异人,陈宗翰心中思量,而且还是如同漫画里走出来,美形的少年少女组合出来的团队。

不过也是这样的角色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想要从正面对抗枪弹,年轻人总是有颗狂妄的心,相反的,执法队与走私方明显都是老练的熟手,每一个步骤都经过深思安排,就算有能够抵抗子弹的方法也不会无知到正面硬憾,在他们的眼中耍帅总是与找死直接挂勾。

也许异人里面有很强的角色,才让他们有胆量像是特摄战队一般堂而皇之的登场吧,陈宗翰换一个角度的想。

比起突如其来的异人团队,陈宗翰对于走私方的修练者更有兴趣,面对突如其来的阵仗,不知道会因此激起怎幺样的反应?

「就是他们了,和情报一样。」

异人这边在距离约五十公尺的时候停下脚步,看来他们还没有莽撞到直接踏近枪械的有效射击範围内。

「不,看样子和情报不同,枪和人都多了不少。」

「怎幺?害怕了?」

「不是,只是我们有必要硬碰硬吗?」

「呿,胆小鬼,不过就是几把破枪。」

「你们俩别吵了,听老大做决定。」一个平稳的声音说道。

「老大?」

「我回去一定要把老邓给揍一顿,这是哪门子的破烂走私船,根本就是精锐佣兵队,不过我都到这里了,也不能空手而回,死亡药剂肯定是要拿的,至于其他的军火应该也能卖点好价钱吧。」

「果然是老大,说干就干。」

「雷,你有办法对付吗?」

意外听到认识的人的名字,陈宗翰拉长耳朵更加仔细地听着。

稍微迟疑了一下,有个声音说:「对方似乎不太好对付,很难说我能对付几个人。」

虽然有段时间没有听到这声音,不过陈宗翰可以确定刚才说话的人的确是他认识的雷,那位可以控制雷电的异人,不过他怎幺会在这里?而且其他人似乎不是小夜他们。

「雷哥你怎幺也和这个胆小鬼说一样的话,不过就是几把枪,你一个闪电不就全都解决掉了?」

「如果只是普通佣兵的话还好解决,但是有本事和修练者、异人对着做的佣兵就不好对付,而且船上有可能有修练者在。」

「啧,雷哥我觉得你真的太在乎修练者了,我们前几天遇到的也没多强,根本不值得我们这幺看重。」

不知道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所发表的言论,陈宗翰听到之后只能摇头,虽然不能说修练者绝对强于异人,但是单论顶尖强者的话修练者所拥有的数量确实远高于异人,这是两者本质带来的必然性,谁让修练者大多长命,异人则早夭居多。

没见识过的人在怎幺说明也是白费唇舌,这个毕竟不是他当领导者的团队,雷也和陈宗翰一样的摇摇头缄默不语。

自从注射死亡药剂失控,然后送到肖逸的手上解毒,至今还欠着一笔高昂的医疗费,为此大病刚癒的雷也只好出来赚钱,和认识的异人团队组队工作。

不过在肖家治病的时候也不是完全没有收穫,死亡药剂的后遗症大多被控制,然而增加的力量则没被削减多少,虽然还存在着暴冲的风险,但总体而言实力是有上升的。

陈宗翰稍微探出了头,雷还是一样染着金色头髮,眼神不善的盯着前方,双手插在口袋内,除了他之外没见到其他陈宗翰认识的异人。

「请你们离开,我们不愿与当地的势力起冲突。」

这次换成走私方喊话,操着不流利的中文,生硬却警告意味浓厚的发话,冰冷的枪口更是无声的发出威吓。

「都把东西运进港了还说不想起冲突?是把我们当白痴吗?」异人团里那个刻薄的声音说道。

「改变计画,等双方交战之后动作。」蓝小雪的声音出现在耳内。

「你们有个我认识的人,叫做雷,是个蛮厉害能够使用雷电的异人。」陈宗翰轻声的说。

「你觉得你的朋友雷能够撑住吗?」

所以小雪是假设异人团会落败的意思?陈宗翰心中想着,说:「雷电本来就是很强大的力量,也许有取胜的机会。」

「阿翰,虽然对你的朋友很抱歉,不过我们仍旧等待时机再行动。」

「嗯。」

身为队长的蓝小雪会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如果有人要当出头鸟承受火力自然是很欢迎,不仅能够扩大战果的取得,最重要的能避免己方的损失。

这作法虽然道德上的有些令人质疑的地方,不过不是什幺大的问题,只要正义感薄弱一点就行了,结果好便是好,过程可以再斟酌。

现在听起来异人团是出于某种情报而来到这里,可能是某个组织的悬赏,而且知道死亡药剂的存在,很可能和执法队得到的消息一致,都缺少详尽的情报。

强攻是选项之一,也是异人们的选择。

「请你们离开,这是最后警告。」一样是不流利的中文,只有威吓的意味变得加浓厚。

喀喀喀,保险拉开的声音,只要食指一个扣动,充满杀伤力的子弹会倾啸而出。

「听到了没,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他们似乎没听过。」

「不要硬碰,各自找突破口,小心不要打坏了我们要的东西,昱群,子弹就交给你了。」

「看我的。」回答的是那位说话刻薄的人。

各自动了起来,走私方知道事情已经无法不诉诸武力,準心对準要害,还不迟疑的射击。

碰碰碰碰!

陈宗翰依旧躲藏在货柜后,闭起眼睛稍稍的运用感知去捕捉外面的动静。

连续不断的枪响,从前方与三个不同的左右角度,交织而成的火网照理来说应该能击杀超过半数的异人。

不过,陈宗翰的双耳只听到了枪膛点燃底火的爆炸声、子弹划过空气的破空声、金属弹壳弹跳在地的碰撞声音,独独缺少子弹击中物件时该有的声响。

某种异能发动了,可以感觉的到某种能量浮现。

「子弹消失了!」执法队某位队员不自禁的说道,声音传递到众人耳中,让看不到外面的陈宗翰知道了状况。

「快!趁现在!雷!」

紧接着滋滋嘎响的噪音声,这是雷的雷电异能发动。

一瞬间的电光夺走了天空的亮度,比白昼还要明亮的光芒带着无比的危险扫向敌人。

「啊!」

「啊!」

「%&#!」

就算听不懂对方说的语言,但是这绝对不是什幺好话。

看来异人团这边的确不是什幺省油的啰喽,其中一位能够阻绝子弹的异人直接削减掉了走私方一半的战力,雷拥有的雷电能力是属于完全的战斗类型,在战场上可以说是所向披靡,如果对方只有普通人的情况下。

「我们说不定连登场都不需要了。」某位执法队队员遮着眼前的亮光说。

异人的厉害之处在于其变化多端的天赋异能,很多时候摸不透能力的真相常常就因此摔跤,因此对付异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给对方施展异能的机会,毕竟异人的身体除了少数之外大多和常人并无两样,快速地秒杀是最简单明了的解决方式。

陈宗翰的角度看不到战况,不过其他处在相对高点的执法队队员就能够稍微探出头来,打量眼前的状况。

蓝小雪鬆了鬆紧绷的手指,喜欢做研究的她在身手方面就差强人意的多,低伕着的身体面前是一把靠在落地窗缝隙的半狙击枪,她现在藏身于一户出远门的人家三楼,视野足够俯瞰整个战场。

这里的动静极有可能已经引起附近人家的注意,毕竟前镇港不是偏僻的小渔港,平时都有不少观光客前来,不过蓝小雪在事前就料想到这点,事先做了点準备,让赶来的警方至少会迟个半小时才能到达现场,原本负责盯此地的小组,更是设法遣离了附近居民,。

会有这些考量,一方面是避免战斗时受到外力打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障普通人的生命安全。

回到场上,蓝小雪藉由望远镜观察着场上变化,走私方总计四处的隐藏开枪点都暴露了出来,不过比起这些异人团的动作更值得注意。

到底是什幺能力让子弹全部凭空消失?

是的,不是没有击中,而是全部都在行径路线上消失无蹤。

很诡异的状况,然后是雷的雷电跃出,白色的雷电从他的双手奔流而出,向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敌人扫去。

紧接着其他异人也纷纷各展神通,或是攻击型、防御型、特殊型,又或者直接以手上的兵刃应战,打的佣兵们措手不及,一下子就产生了伤亡。

除了被雷的雷电集中而无法动弹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佣兵立即展现出高端的专业素质,抛开平时赖以为生的枪桿子,抽出刺刀往离自己最近的异人身上扎去。

一边佔据了特殊异能的优势,一边则拥有在生死间打滚的经验,原本以为会一面倒的战况并没有发生,佣兵们进入白刃战后其实力依旧强过没经过多少锻鍊的异人。

雷和一位使着铁棍的异人是里面最具伤害力的角色,那位使着铁棍的异人似乎就是这个异人团里面的老大,手上的铁棍有着怪异的能力,看似轻轻地扫向敌人腰际威力像是被巨木横扫一般,敌人狠狠的被撞开。

雷的能力虽然强大却非常好理解,只要小时候学过基础电学的人就知道橡胶不导电的道理,因此雷发出的离体雷电很快就失去伤害力,毕竟如果电力没有强到一个地步的话只要脚下不接地,雷电便会因为无从连结而转移目标,这是非常简单的物理学。

为此雷取出他惯用的细索,充上雷电横扫向四周的敌人。

「妈的,我的腿!」

「干掉她!」

「去死吧!」就在众人眼前一位女性异人双手变化成两条蛇,捲上一位佣兵的颈子,死命的挤压。

战场火热,温度不停向上攀升。

虽然眼前的战斗十分的新奇有趣兼别开生面,不过蓝小雪想要知道的是走私方修练者的情况,这才是当务之急。

一分钟过去,那些从东南亚偷渡来的修练者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既不在战场附近也没出现于渔船的周遭。

「有谁有看到走私方的修练者吗?」

「没。」异口同声地回复。

「人虽然不见蹤影,但是感知还在,不过锁定不住对方的位置,还有人数可能超过三人。」陈宗翰是位置最接近战场的一位,趁着场上无数气息互相混乱,他把感知扩大刺探着周遭。

「再等一下,等对方出手之后我们再动作。」蓝小雪的声音再次鬆开许多执法队队员绷紧的动作。

放任异人们负伤甚至死去,这是指令残酷的一面,虽然执法队没有对对方负责的义务,但是为了谋求够好的结果牺牲他人,不论是谁都会有些不好受。

陈宗翰调整了下有条不絮的呼吸,準备一听到指示就冲进战场。

倒在血泊中的人数正在缓慢却实在的增加,异人这边没想到对方会负隅顽抗到这种地步,每一个同伴倒下,内心就多一分愤怒。

嘶吼着,异人团长用棍轰飞对敌的船员,抢上一位负伤倒地的同伴身前。

佣兵们说着自己这方才能听懂的语言,发挥着在生死搏杀中累积至今的经验,一刀一刀的挥砍在敌人的要害,冰冷却準确的要置对方于死。

空中的海鸟似乎被这场没有来由的杀伐给震惊,远远的不敢靠近,惊恐的呀呀叫着,惊讶于人类为何要彼此杀害?

太习惯战场的氛围,陈宗翰的心如同止水般宁静,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在战斗,血色空间里的挣扎,现实世界中的对阵,他除了曾经和肖素子短暂联手过之外,他的战斗从来没有所谓的同伴。

陈宗翰够强,强的不需要别人站在他身边,也没有几个人跟得上他不断迈进的脚步,他也不需要别人的提携,他相信自己手上的剑多过别人的力量。

所以,他杀害他人、破坏战友羁绊所累积下来的罪孽,早就高的破錶。

现在看到战场上人们位同伴而愤怒的时候,他感受到的是宛如针对他而来的敌意,这种几欲生吞活剥对方的眼神他已经见到快要麻痺,里面的恨意已然不是抽象概念。

心中一颤,陈宗翰突然想到当他听闻李师翊被掳走时的感觉,那是种血管里彷彿流着灼热的岩浆,焦躁不安,心脏几乎无法负荷的猛力跳动,游走在激动与无力之间,也许和同伴伤亡的感觉不尽相同,但多少是有些相关。

同理心是一切良善的基础,无法感受到对方感受的人是无从理解到自己所造成的伤害,一想到李师翊被掳走时的自己,陈宗翰对于别人悲凉的神情就感到背脊发凉。

「不妙!对方的修练者似乎没有行动的打算。」

一直没有动静,佣兵与异人陆续倒下,陈宗翰与对方似乎在进行一场谁先出手谁就输了的对峙。

「他们似乎根本不介意佣兵的折损。」

「怎幺办?」

继续拖下去,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异人们也会取胜,但是结果只会是惨胜。

丧失枪械对于佣兵们来说实在太致命,白刃战上虽然也是佔据优势,但是千奇百怪的异能有时候还没摸清楚是怎幺一回事就着了道,毕竟常人的身体挡不住一而再的攻击,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应对。

研究学者在意的往往是实质上的结果,但是这不代表蓝小雪就没有感情,眼睁睁的看着人们死去会伤心,看着被自己利用的异人一个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倒下,时间一长,她的内心很挣扎。

「队长?」

这是种卑鄙吗?保护自己无视别人的牺牲。

「小雪,让我上吧。」

陈宗翰出乎意料的请战,不是出于对方强的让他感兴趣,而是一种複杂的情绪促使他有了这项决定,也许是因为雷毕竟帮助过他一些忙,也可能是感受到不停有人倒下时那股悲凉的厚重感,又或者今天的陈宗翰比较有人性。

「可是……。」

「小雪,别忘了既然我能够加入执法队成为战斗人员,就算不知道对方的底细我也能够战斗。」陈宗翰说道,他的确有这个底气这幺说。

「……好吧。」

蓝小雪终究违反了自己的原则,她一直都认为执法队上战斗人员的行事太过莽撞,可是她现在却选择放行。

闭上双眼,陈宗翰像位进行餐前祷告的虔诚信徒。

虽然可怜,虽然残忍,虽然想要有其他选择,不过终究只能杀了对方,是吧?没有谁对谁错,没有良善邪恶,那些恶毒的眼神自己早就习惯。

遮盖住半张脸的白面具遮掩了陈宗翰的样貌,幽泉延伸成长剑,瞳仁散发出血红,并不狰狞的表情却令人觉得发寒。

「曼曼你们不要动手,我来处理。」

「等等……」

还来不及反驳,陈宗翰的身影就消失于离货柜后方,闪现到其中一位佣兵的背后,左手手刀切在后颈,强烈的冲击一下子灌进对方脑后,翻白眼倒下。

原本正在与之交战的异人看到自己的对手忽然倒下,手脚一时来不及停下,散发出透明波纹的右手速度虽然变慢却还是挥向陈宗翰的左耳,对此陈宗翰只用幽泉的剑身拍去,简单的化解掉这下攻击。

全场局势没有因为一个陌生人的突入而改变,大家都把全副精神放在自己的对手身上,感受不到外在的变化。

鲜血滴落在水泥地上,宛如动人的泼墨浮世绘,往来生死的搏杀深沉了这幅画的内容。

杀气席捲,但是却影响不了战斗中的人们,他们的心中早就充斥着杀意,死命地想要把眼前的人送往地狱。

看来想要以气势来压制众人似乎不太可能,淡红真气捲在剑上,蓄力如拉弓,往前划出一道璀璨的光华,破碎,然后袭向所有人。

入道者以意念强化了真气,踏上另一个台阶,如风似光却不完全是其真实本质的真气,瞬间成为每个人的敌人。

不论是异人还是佣兵全都狼狈的护住身体,然后保持着战斗姿态,环视周遭。

异人里有人阻止子弹的射击,大幅度的帮助了陈宗翰,要不然他也很难堂而皇之地站在场上,一下子阻止了所有人的攻势。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所有人都以敌视的眼光望向陈宗翰,都暂时停下战斗,或是扶起倒地的战友,战场一下子宁静了下来,这份宁静中充满了敌视,对于包含陈宗翰在内的敌人。

扫视战场,陈宗翰就算面对场上两边三十多人也没感到一点弱势,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想,只要花点时间就可以做掉他们。

「啊!你不是阿翰,怎幺会出现在这里?」率先认出陈宗翰的果然是雷,毕竟陈宗翰手上的幽泉很具象徵意义,他的右额流着血,为了避免影响到视线他只睁着一只眼睛。

「执法队?」

强悍的实力,见不得光的面具,这是执法队的特徵,无须证件,如果没有让人第一时间就做出这种联想,这位执法队队员就显得失职。

「没错,和你们一样的目的。」

异人团面面相觑,他们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执法队的名声如雷贯耳,就算是异人也肯定听说过,和执法队抢功劳似乎有些不智,可是要他们现在放弃目的也很困难,毕竟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陈宗翰不再理会异人们,杀气全部扑向走私方,无声地发出自己的声明。

  • 名称:穿越时空的少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