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狄仁杰超清

走在历史的建物之中,远处广场上传来打击声和练习特有的低喊声,相比作为凡间武学颠峰的少林武当,差别并不算大。

花影林荫,清风飘扬,混杂了古代与现代的建筑,彷彿走进时光错杂的通道。

肖素子领着李师翊到她的房子去,陈宗翰则被一个人扔在之前他住的地方,老实说他还真想跟过去,瞧看看肖素子的香闺是生作怎副模样?

作为肖逸的弟子、执法队的成员,已经足够资格在本家拥有一块土地屋子,虽然还没正式过户,也还没有缴交一些费用,但陈宗翰确实在不知不觉之间晋升成有产阶级。

和上次离开的时候一个模样,就连灰尘也没多多少,打开衣柜,里面还有一些之前买来预备的衣物,反正暂时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也没兴致打坐练习吐纳,不如利用时间洗个澡。

把墨镜放在梳妆台上,打开水龙头,水柱从莲蓬头倾洩而下,在陈宗翰堪比钢铁的身体上流下水痕。

昨天血色空间里发生的每个细节都无法遗忘,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也说不定,对于绝境应该早就稀鬆平常,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每次运气都这幺好的活下来。

对,活下来,死亡降临之前,自己脱口而出的话。

现在的生活太过美好,虽然有悲伤的事情,自己也不人不鬼,但比起之前浑浑噩噩的十七年,这些日子陈宗翰才真的有活着的感觉。

之前陈宗翰对大姊说过他不管什幺时候死去都不会抱怨,毕竟他是个本就该亡的活死人,那并不是谎言,只不过是随着时间过去,他的念头发生了改变,不想死了。

甩了甩头,想要甩掉除了水珠外的扰人念头。

关于生命,作为一个十七岁多的少年他的理解还很浅薄,作为一个必须不断残杀他人才能活过来的人,他势必不能爱护它,否则手上的剑将会迟钝,建立在他人的尸体而存活下来的人,不想死是一个奢侈的想法。

紧了紧拳头,一挥,在水幕中击出一条空白,实力又再增强了,但很难让人高兴。

写作变强读作沦陷,最悲惨的结局是,陈宗翰将变成一个不再是他的一个死不了的恶魔,是不是魔主重临还是后话,但至少属于陈宗翰的成分必然降低到快要消失。

眼睹依旧赤红,染着不祥徵兆。

即便是普通人只要接触过阴暗的部分就多少会有杀气,对于一个活着的个体产生杀意然后释放出杀气,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身经百战的士兵即使没经过特别修练也能直觉的感觉出被人盯上,进而反杀或是躲避。

对于修练者来说杀气则不是必要,根据修习法门有时候可能是累赘,因此以清修斋戒来化开杀气与戾气是基本常识。

修习杀道的人则相反,杀气对于他们来说是必须的,以极端的方式去巩固心性,以极端的厮杀去磨练战技,是最危险、最可能失控、最有副作用,但又最容易提升实力的方式。

去芜存菁,杀气的道理也是一样,陈宗翰感受到的超越便是类似的东西。

一直到黄昏时分肖素子和李师翊才又出现,以时间轴来看她们绝对不是像她们说的只是放个行李这幺简单,不过对此表示抗议是很不智的行为,陈宗翰坐在摇椅上,像个老人的欢迎她们。

「这幺晚上还戴墨镜。」

「这是造型。」陈宗翰一脸坦然。

李师翊稍稍扬起秀眉,「你就不怕你走路撞到树?」

「你放心,我的夜视能力很强。」陈宗翰双臂枕着头,轻轻晃着摇椅,他说的确是实话,墨镜对他的视力影响其实很小。

看不顺眼陈宗翰自满的模样,李师翊说:「那我祝你迷路找不到家,然后又跑到别人家彩绘很珍贵的药草。」

「呃……。」这诅咒还真是恶毒,陈宗翰无奈的看向肖素子,这些事情肯定是她说出来的,作为被注视着的对象,肖素子露出微笑,一点被谴责的意思都没有。

「你们别斗嘴了,走吧,薛欣她们还在等着。」

还是没见到周伯伟或是其他人,上次离开时一起坐在桌边吃饭的十个人,如约定聚集在这里的只剩下六位,陈宗翰、肖素子、宋从闻、应泉、薛欣、阿昌,再加上很吸引人注意力但实际上只是客人的李师翊。

气氛还只是不活跃,可以说是死气沉沉也不为过。

「是发生了什幺事情?」看他们都没说话的意思,低头在进行进食行为,陈宗翰严重怀疑他们的味蕾还有没有在运作,还是只是吞下去而已。

阿昌是里面看得比较开的人,由他率先开口:「事情是这样……。」

其实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在陈宗翰出好几个任务又回家一趟的时候,他们一行人也经历了好几份工作,然后他们遭遇到了天人和妖异,一些强大的存在,他们运气好活了下来,但精神明显受到很大的震荡。

精确一点来说是沮丧、惊恐、自我怀疑……等等,负面情绪攀附上他们的内心,击毁了他们一直以来的自信。

失去了自信,再高的修为也没有意义,怯懦的剑是递不出来的,只能在鞘里生锈。

陈宗翰三人面面相觑,这原因虽然没超出预料,但也是没想到他们会这幺的受创。

天人的实力很高,这点没有什幺好质疑的,神洲的修练环境比人间好上不少,够本事到人间的人当然不是庸手,话说的难听一些,以薛欣他们的实力还能好端端坐在陈宗翰眼前已经是运气很好了。

然而他们自己肯定不是这样想,有天份又加上肯努力,在同辈里站在前段,让长辈引以为傲,对于不肯上进的人心底多少有些瞧不起,认定自己绝不能如此堕落。

在他们心里说不定已经有一个蓝图,努力修练而后往上不停的爬,中间会有挫折、会有迷网,但一切都会过去,最后的结局必然甘甜,回首看自己的路途,心里会抱着骄傲。

本来该是这样,可惜现实无情,在任务里他们根本什幺也办不到,落败,在他们的想像中应该是奋力之后输了半招而败,然而事实上他们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只能逃,在强者面前他们只能颤慄,伸出手要搭救战友,下一秒对方已经身首异处。

太残酷,现实给还抱有幻想的他们迎头痛击,低声告诉他们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以前当然不是没有出过任务,但是层级完全无法放在一起比较,以前新秀都受到保护,任务都经过挑选,然而现在的时局不允许如此,他们必须经过战火洗礼,快快茁壮或是淘汰出局。

而从这种直接方法脱颖而出的必然是强者,不一定是修为上的高强,但必定是心性上的坚韧,有些人在练习的时候刻苦有好成绩,但在生死关头却应声破裂,有些人平时不起眼,却在危难时能真正爆发出潜力,前者的强悍只是表面,后者的强悍才是真正的强悍。

李师翊只是隐约明白这个道理,就好比以前的一个故事,有个男人擅长射箭能够百步穿杨,因而沾沾自喜,有天一个老人经过嗤之以鼻,男人不快的责问,老人便说:如果你能在悬崖边也能如此,我便心悦诚服。

而后站在崖边,男人全身发软连箭都搭不起来,更罔论射箭了。

这个简单故事的寓意就和现在的情形很相似,薛欣、宋从闻她们在平时实力都备受肯定,必然充满自信和骄傲,这不是坏事,只是遭遇打击的时候能否继续维持这股骄傲才是问题。

「原来如此。」肖素子轻声说:「然后你们决定了吗?」

「决定什幺?」阿昌问道。

「决定是要继续往这条走下去,还是就这样撒手离开。」

「当然是……。」

肖素子止住他们的话,「别说的这幺快,以一个过来人的身分,我会劝你们好好想想再做出决定,修练者不一定要站在前面,还有很多位子需要协助,后勤并不可耻,肖家本身就是个靠后勤堆积起来的家族。」

说完想说的话,肖素子动筷子夹菜。

李师翊大概是这里最状况外的一位,接下来的是陈宗翰,毕竟他当时进去血色空间可没有人给他选项,现在去死或晚点在死,简单明了。

「我大概可以猜出你们长老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适者生存,催化有能力的人变强,做不到的也早点认清现实,趁早退出。」李师翊以无所谓的口气,指出事实。

肖素子话讲得婉转,李师翊说的话在他们心情如此低落的时候无疑很刺人。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又了解什幺了?」应泉不满的瞪向李师翊,肖素子的实力摆在那边,但李师翊算什幺?

李师翊可不是个被顶一句话就会乖乖闭嘴的类型,美目瞪了回去,「修练者又怎样了?普通人又怎样了?还是你要告诉我妳们修练者比较伟大不容挑衅?」

不是火花的等级,俨然就要爆炸。

两个人都用锐利到想要干掉对方的视线,就修为来讲是应泉压倒性的佔上风,但这又不是刀剑比试,论眼神的兇狠程度,李师翊当之无愧的名列前茅。

「你又自以为了解什幺了?」

「不需要是修练者也看得出来,你们一个个都像丧家犬,想退出就早点退出,想前进就早点前进,少在那边犹豫不决,还有我就算是个半吊子也算是修练者,这点你好好记着。」

应泉咬住嘴唇,被一阵抢白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幺办,就理来看李师翊说的不无道理,只是让人听了很不顺耳。

「你难道希望其他人安慰你们,告诉你们说你们很厉害,只是运气不好遇到的敌人太强?醒醒吧,你们没这幺了不起,也不是不可取代,这世界上没有谁是真的不可取代,与其在那边犹豫,不如痛快一点的放弃,反正就算放弃肖家也会提供你们良好的工作,而且还不用上去送死,只不过是内心稍微有些不舒服,但是比起失去性命已经是很划算的交易了。」

「大小姐。」陈宗翰出声打断李师翊的话。

「哼。」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坏脾气,不过就如她所说的,应泉他们必须尽快做出选择,因为时间一久人就容易给自己一个藉口,或是更糟糕的陷入死胡同里出不来,不论是哪一项都不如直接放弃来的好。

越有自信的人受到的打击越大,爬得越高的人摔的越重。

李师翊也没有继续说话的兴致,这场饭局的气氛变得异常凝重,陈宗翰本来就不是个善于带动气氛的人,其他人各怀着不同的心思,没有人开口。

草草的用完餐,只说了几句话就各自离开。

路灯在夜晚中闪闪发亮,陈宗翰他们三人以缓慢散步般的步调走着,明明是都市化的街道,夏夜虫鸣却不绝于耳,头顶上的星光和地球的排列不同,或者其中有一道光线是来自地球也说不定。

「大小姐你今天心情很差吗?」

「你也想找我吵架。」李师翊瞪了陈宗翰一眼。

「小的不敢,只是你平常应该不是这种会管闲事的人,是那种身旁的人死活关我屁是那样子才对。」

「你要不要我现在马上让你死,素子,帮我抓住他,我来给他一个痛快。」

「呵呵。」

好险肖素子没有真的动手,要不然陈宗翰就是肉体与精神同时受难。

「其实我也不对,只是看不顺眼就说那种话。」

「嗯?」

「没事。」

陈宗翰疑惑的看向肖素子,后者好像多少有些明白,不过似乎没有对陈宗翰解释的意思。

李师翊秀丽的长髮随着步伐摆动,轻盈的走在石头砖道上,白皙透亮的肌肤像是发着淡光,如果把时间放到几百年前,也许会有人误会她是下凡的仙子跪拜在地吧,只是仙子的脾气不是很好,这点需要信众们多多体谅。

肖素子则是英气凛然的侍卫,守护在仙子的身旁,令人不敢接近。

照这样子推算下来,陈宗翰的职称就是个下僕,好像有点悲哀。

走在最前面,李师翊控制每一步的步伐都尽量相同大小,调整自己的呼吸,在这个以修练为根本的城市,入境随俗的调整起自身状态,即便是她的感知能力依然浅薄,也感受的到附近除去陈宗翰与肖素子其他强大的气息,把陈宗翰比作高精度的雷达,那她大概是还不如原始的了望台,但也足够去理解。

似乎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站上陈宗翰与肖素子的境界,这点对她来说格外难受,别说是他们两个,就算是应泉现在的程度也很困难。

因此她才一反常态,言词锋利的去攻击第一天认识的人。

在犹豫自己要前进还是退出,这犹豫对李师翊来说很奢侈,她连想拥有这种苦恼都没办法。

刚才围成一圈坐在一起吃饭的人里,她的心情可能是最五味杂陈,有点在为自己的情形哀伤,但这毕竟没办法,作为东洲集团的掌上明珠,她拥有了很多很多,可同时也必须牺牲掉其他的。

然而修练者基本上都必须从小打下厚实的基础,在往后才可能发挥与其身分匹配的实力,缺少了这一段,长大后的修为会很受限制。

关于这点肖素子很早就告诉过她,这也是她最后还是回去接掌东洲集团的原因之一,现实残酷,不只是对薛欣、应泉他们,对李师翊也是同样道理。

「我真的很讨厌你这家伙。」莫名得冒出一句话,陈宗翰有躺着中枪的感觉。

不理一脸蠢相的陈宗翰,李师翊仰着头,有点气呼呼的。

「我做错什幺了吗?」满头雾水的陈宗翰向旁边的丽人求救。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

这是能微笑讲出来的话?陈宗翰心里冒汗,从根本就被否定掉,肖素子是不是近墨者黑,被大小姐传染上毒舌属性?啊啊啊,还我原本总是淡淡微笑的肖素子阿!

没有人理会陈宗翰内心的吶喊,他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的只在心里喊喊,真的说出来不被前面两位揍得半死才怪。

女孩子到晚上要开自己的小空间,不管是要做什幺,陈宗翰都被拒绝在门外,落寞的他只能一个人乖乖回房间睡觉。

「小虎现在在我这边。」肖素子想起那只日渐发福的老虎,提醒了陈宗翰一声。

有时候当宠物还比当人好命,陈宗翰现在就想翰小虎交换身分,两个正妹共处一室,是怎幺春色无边的画面,真让人浮想翩翩。

「好啦,我们往这边走,阿翰,晚安。」肖素子和李师翊向陈宗翰挥挥手,道别。

「晚安。」真想跟过去,陈宗翰心里叨唸,不过如果他这幺说那迎接他的恐怕是两张鄙视他的脸孔,有些东西只能放在心里想想。

今天的晚餐吃得不如何尽兴,因此大家的胃口都不是很好,筷子没动几次,间接的造福了陈宗翰的肚子。

很久没有看电视,有点不记得上次住的时候有没有这个现代设备,陈宗翰装好手机电池的充电器,人摊在椅子上摆弄遥控器。

是内地节目,陈宗翰开始觉得有些无聊,转到电影台也看不到什幺有趣的东西,房子爆炸,轰,比起之前火团肆虐时近距离的感受,这只会让人想打哈欠。

原本人们喜欢看动作片就是因为自己无法亲身体验里面的剧情,藉由影片揉合想像力去身置其中,镜头捕捉的刺激感让人血脉贲张,恨不得自己成为主角,大杀四方,所向披靡。

又打了一个哈欠,换到卡通台,这种悠闲乱转电视频道的时刻真是让人怀念。

下次应该装一台电脑,陈宗翰一边想着这个念头,慢慢的沉入梦乡,在肖家本家基本上不会有什幺危险,最大的危机就在他的梦乡。

日出而作,这样的情形很少会出现在都市小孩的身上,受到科技的毒害,夜间这本该休息的时间也持续睁着眼,不可避免的对身体造成伤害,由这一点来看科技带来的好处是充满了副作用。

陈宗翰因为前阵子有时候会早起慢跑,对于早起这习性并不陌生,但相比肖素子这标準的修练之人,还差得远。

躺在椅子上睡着时在是很老年人的行为,但至少有把电视关上,否则就完全是步入了老年层。

叩叩,敲门声。

陈宗翰动了一下身子,从有人接进门的时候陈宗翰就隐约醒了过来,像个职业杀手那样的警觉,不知道是为什幺养成的习惯,就连睡觉的时候都不会放鬆戒心,这不仅仅是修练者的感知能力这幺简单,反倒像是长年流连战火之的而培养出的习惯。

「哎。」动了动身体的关节,果然这样子睡觉不太舒服。

「嗯?你昨晚睡在这里吗?」

由于陈宗翰一向不锁门,肖素子直接就走了进来,李师翊也跟在她身后,一脸没睡醒,打着哈欠。

「嗯啊,你们起的还真早,原本以为毕竟舟车劳顿,你们还会睡久一点。」

「经过传送法阵没什幺劳顿问题吧,你先去刷牙,吃完早餐等一下我们去广场练剑。」

「练剑?」陈宗翰疑惑的反问,他和肖素子都已经不是靠练基础能够进步的层级,练习套路和架式离他们很远。

肖素子没有回答,瞳仁稍微转向李师翊。

原来是因为大小姐,只是不晓得是谁的意思就是了。

李师翊坐到椅子上,没留意到陈宗翰与肖素子的暗中交流,黑眼圈是女人的敌人,她拿出随身包包里的镜子,端详着自己堪称完美的脸庞,但眼眸下面确实有些灰暗。

许久不见的小虎爬上陈宗翰刚才坐的椅子,一点和屋主打招呼的兴致也没有,和主人一样一脸的爱睏。

「小虎又变胖了。」陈宗翰伸手揉了揉小虎的头,在陈宗翰与肖素子不在的这几天,他日子看来是过得很快活。

陈宗翰突然想到一个点子,说:「等一下让牠过来和我们打几场,不然牠会越来越胖。」

「这主意不错。」肖素子说道。

「嗯,小虎整天懒懒散散的也不是办法。」李师翊也赞同,就这样小虎的命运就被决定了下来,对此自己一点发语权也没有。

「喵~」

陈宗翰脸上挂着黑线,说:「等一下得好好教训一下牠了,我看牠都忘记自己是只老虎不是猫。」

「吼~」

「来不及了。」

一大早就起床做运动,不论是放在哪一个年龄层都是值得称讚的事,就算练习的内容是比较偏向伤害他人的技法也不会动摇这项根本,勤奋是好事情,这是放诸世界皆準的準则。

他们三人一虎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这个练习场上,甚至比之前陈宗翰与薛欣他们到的时候还要多人,而且不是只有年轻一辈,许多中年人也在这里磨练自己的技巧。

大概就是因为这些日子的动荡,越来越多人加入勤奋修练的行列,不管是坐办公桌还是专司战斗,在这种时候多一份力量就多一线活下去的希望,这种情形也侧面的表示出情况的严峻。

人有些多,如果要和小虎打的话空间不太够,毕竟牠是一动不动就吐气弹的虎精,一不小心伤到别人就不好了。

「换个地方吧。」

肖素子是居住者,换一个人少一些的地方当然没问题,再不行就去借外围的训练场,反正平常放着也没什幺人使用,平白浪费那些保养的钱。

  • 名称:名侦探狄仁杰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