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爱恋超清

姜枫和姜舞绫都还在昏迷,只不过他们都先被送回姜家本家静养,比较麻烦的是后者,谁也不知道夺捨法阵会在她的身上留下什幺样后遗症,除了原本因为妹妹反叛的事情被暂时停权外,现在其他人对于她醒来后是不是本来她抱持着些许疑惑,这让她未来的道路布满坎坷。

陈宗翰对于当时的情况有说明的必要,他比较好奇的则是自己怎幺没有像姜舞绫一样受到特别待遇,听手机里元平说,那是因为他杀害得对象基本上都是敌人,如果是被附身的话应该颠倒过来才对,由此他们推断陈宗翰当时应该是力量失控而非被附身。

不过唯一的例外是赵行,那个异能是化成大熊的异人,他身上有利刃割伤的痕迹也有弹痕,元平说到这里的时候只是含糊带过。

陈宗翰不晓得是潜意识在克制自己回想,还是自己真的没有这一段记忆,他真的不知道赵行是不是死在自己手上,这双杀了许多人的手,是不是连同伴都没有放过?

战场上,除了自己以外唯一能倚靠的就是战友,谁都不愿意和一名曾经杀死自己战友的人同行,这是战场上最恶名昭彰的罪状。

元平知道其中的意义,所以他对此也很保留,他不相信陈宗翰会主动去杀赵行,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失去了意识,好比一颗不定时炸弹。

巴尔克兄弟这两个主事人一死一伤,再也没有兴风作浪的本事,旗下的生意都被世家方面接收,对此陈宗翰怀疑世家就是靠此生财。

其他的细节陈宗翰就没怎幺注意在听,床铺上是他收拾好的行李,小虎还待在肖家内,听肖素子说她暂时交给了其他人代为照顾,最少保证了牠吃住都很快活。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说明那方面我会照你说的做。」

「不会,阿翰,你自己也要保重。」元平说完话后挂上电话,陈宗翰耳边只剩下空洞的嘟嘟声。

事情就这样落幕,有种不真实感。

小岛上的蓝天碧海,热带风情,夜晚的黑暗,刺鼻的硝烟,倒下的人们,全都结束了。

医院的柜台有代办许多杂事,机票和换币就是其中之一,陈宗翰的帐户里面已经汇进这次工作的酬劳,虽然原本的雇主已然被捕,但他的酬劳依旧安稳落袋,中间也许有其他的玄妙在,不过这不是陈宗翰有兴趣去关心的。

这家医院并不是在深山野岭,走出门口不用太远可以看到忙碌的市容,车辆在其中穿插,吵闹里充满着生命力。

他人现在在陕西,这点陈宗翰也是才刚知道,由浅薄的地理知识陈宗翰知道这里是在中国母鸡的中心部位,至于他为什幺人会在这里,这真的是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在离开这里之前陈宗翰必须先找到人做这次小岛的说明,他根据告示看的出来这里是安康,拦了一台计程车,告诉司机地址,这是元平交给他的联络方法。

这是陈宗翰第一次独自一人远赴他乡,而且还是在他大病刚癒的情况,司机从陈宗翰的口音很快就发现到对方不是本地人,听到是从台湾来的人,很高兴地介绍起当地的特色。

陕西和中国许多地方一样的充满历史痕迹,岁月带走当年的光辉,却也留下令后人缅怀的过去。

今天天气晴朗,沿街路上有不少人潮,当然不像以前台湾人以为的落后,中国大陆建设早就落根到当地,到处都可以见到四通八达的市街。

这突如其来的一人旅行吸引了陈宗翰的注目,都是华人,但是生长于不同的文化环境就会变成不同的模样,现代化的精緻店铺和在台湾的时候没两样,陈宗翰比较有兴趣的是当地的传统特色。

陕西腔调让陈宗翰有些听不懂,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去了解司机的热情。

「小兄弟,这里就行了吗?」

「多少钱?」

陈宗翰付完钱后向离开的计程车挥了挥手,拿起他行李走向眼前的一家饭馆,现在时间超过了正常的用餐时分,原本在聊天的服务生看到有客人上门赶紧站了起来。

「几位人?」

「两个,另外一个晚一点才会来。」

坐到二楼景观不错的位子上,没有玻璃阻隔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景致,不过在高度开发之下也没有什幺特别的风景就是了。

菜上的很快,陈宗翰在离开医院前只吃了一些医院提供的苏打饼乾,整整饿了三天半的他,现在任何食物摆在他面前都只有被他直接吞进肚里焚化的下场,根本尝不出半点味道。

也幸好没有多少客人,陈宗翰才能没受到打扰源源不断的进食,他的这种行为是名副其实的摄取营养,不带半点品味在内。

盘子不停向上叠,这种食量理所当然的震撼其他人,看了过来,不过陈宗翰可管不了这幺多,除了吃,他现在没有其他想法,他甚至可以感觉的到位里面的食物在消化溶解,化成养分补充到全身上下。

「你……应该是肖家这次要做报告的人吧?陈宗翰先生?」

眼前要作纪录的是一位年纪看起来比陈宗翰还要小的男孩,应该是天生娃娃脸的关係,穿着打扮差不多在二十岁初头,手上提着一个黑色公事包,看到陈宗翰点头之后就坐到桌子对面。

年纪比较轻的一辈似乎都开始改用电脑,也就是中国大陆说的计算机来做纪录,陈宗翰面前的内勤人员也是其中之一,他在开机的时候不禁用诧异的眼神望向他这次的工作对象。

很年轻,看起还很温和,重点是很能吃,这是他心中的第一印象。

「刘庚,隶属叶家,请多指教。」

伸出手来却发现陈宗翰两只手都忙着处理食物,僵在半空中。

「噢,我就是陈宗翰,请多多指教。」右手放下筷子,陈宗翰握上对方的手,算是打过招呼。

刘庚对于陈宗翰的作为没有多说什幺,他正式成为后勤人员不过是前几个月的事情,而且大多数都是在做内部的资料传递或是报告整理,跑业务还是第一次做,老实说有些不知道该怎幺下手。

再来之前他有先做过功课,知道其实只要很简单的让对方描述当时任务缺少的部分,把手头上的报告完整起来就可以,只不过比起自己正经的模样,对方却只是在大吃大喝,这点令他有些受伤。

死亡人数高达八十一人,从地点和任务性质来看这数字明显偏高,其中有六十八具尸体是面前这看起来无害的少年造成,刘庚推了下眼镜,以现存的标準来看,对方无疑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就算是在修练者之间也绝对不能算是善类。

刘庚属于内勤里面的资料处理部,一般来说这辈子都不会有拿武器和别人打斗的机会,外勤中的战斗人员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罕见的存在,同为修练者,他注重的只不过是养生法,而非取人性命的技巧。

调整下呼吸频率,刘庚打开电脑里的文件,手指準备打字。

「你要不要也来点东西?」

陈宗翰可没有多对方心里现在转的念头,只是很随口的问了问。

「不了,我中午有吃过饭,倒是你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你问吧,我一边吃东西会妨碍到进行吗?抱歉,我刚从医院出来,实在是很饿。」

「没关係,主要需要的是你……」

这种例行性的问答陈宗翰在以前就进行过不少次,至于这幺做的原因主要是为了让世家方面可以归档,像是这次的案件比较特殊,不然平常就没有必要一一详加询问,有天人和役鬼师的现身影响到整个局面,需要给世家长老和其他管理阶层的人知晓,一份仔细的报告书就是一个好的途径。

「……大概这样就可以了。」

只花了大概二十分钟,比两个人预料的还要快。

陈宗翰嚼着第三个羊肉泡馍,两个因为工作关係而坐在一桌的人彼此之间没有什幺可以聊的话题,气氛有些微妙。

「刘庚,我直接叫你的名字没关係吧,看起来你的年纪应该比我大。」

「没关係。」刘庚盖上笔记型电脑,原本打算先行告退,不过暂时打住了这个念头。

「你对于这次事件有什幺看法?」陈宗翰其实也只是在找话聊,一个人吃饭也有点闷,多个伴总是好的。

「你是指这次岛上发生的事情还是天人的问题?」刘庚反问说。

「都可以,两件事和我都有点关係,老实说我还满好奇其他人的想法。」陈宗翰身边谈到这些事情的常常都是肖素子、姜舞绫、全宗那些有权势地位的人,他其实很好奇修练界中其他人的想法,之前没有机会询问应泉他们,即便这几乎成为了修练界里面最热门的话题。

知道陈宗翰只是想要随便聊聊,刘庚也就放鬆自己,开口说:「不瞒你说,一直到现在我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有些觉得不真实,高高在上的天人成为祸害,青城山的空间裂缝扩张,我猜这两件事情应该有着某种联繫,只不过我没办法证实。」

陈宗翰没有答腔,饱足口腹之慾的同时耳朵也张了开来听着。

「流言到处在传,有人说天人是个烟雾弹,是上面的人想出来的代罪羔羊,有人说青城山防线已经崩溃,核子弹已经準备引爆,总之就是各式各样的阴谋论在到处散播。」

天人是确实存在的,这点陈宗翰可以从过往好几次经验里证明,可是即便他张口疾呼大概也止不住流言蔓延的势头,肖家分了好几次在特别的场合把消息告诉所有修练界里的居民,其他几大世家和门派也做出相似的举动,为的就是尽量的控制局面,避免过度的恐慌拖垮抗战的準备行动。

从各种管道,修练界里的每个人几乎都嗅到大战将至的味道。

高层出面说明和澄清确实有稳定作用,让之后的布署和一条条命令能够正确的运作,可是这段平静却无法保持太久,现在不是专制的年代,每个人都享有自由权利,也因此修练界内开始出现牴触和其他声音。

兴风作浪者、结党营私者、热血激昂者、贪生怕死者……世家的结构既不是国家也没有军队,或者该说每个人都是军队,不像普通社会有法律或是军警机关的强制力,修练界里面唯一类似的只有执法队,可它通常只针对侵犯普通人权益的修练者。

修练者的身分很特殊,随便一个没有职分在身的老人可能是位能一剑惊天的高手,平时只会玩电脑的青少年可能摇身一变成为难以捉摸的刺客,就是因为修练者难以驾驭的特性,世家高层不像普通政府一样有强制力,毕竟政府的力量来自于军队,而修练者则是人人都能是军队。

说起来修练世家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畸形,这个组织既不紧实也不鬆散,不像普通社会也不像军队,有约束力但是却没有明文规範,如果想要用一个简短的字眼去定义,那就是『江湖』,修练界的构成是由古代的江湖潜规则演变而成,随着时代的引进而改变,一直存续到现代。

修练者很难离开修练界,除非他一辈子都低调过生活,否则终究会被修练世家给纪录,世家大族的作用是在管理与监视所有修练者,更广泛的说是所有里世界,就这点来说它的确是个政府,只是不用缴税。

三大世家与各门派对于后勤部门也许还能够控制,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尤其这次战争的规模比之过去更加庞大,威胁到更多人的生命安全,就好像是过去採取的募兵制被迫改成徵兵制,有些人对此有意见,高层方面虽然在竭力施压,但是已经开始产生混乱。

任何时候都会有人不愿意为国家、为世界、为全人类而战,就是有人会认为别人死好过自己死,这种自私的想法很容易就会拖垮任何集团,即便是修练者们,又或者该说特别是修练者这种天生享有特别待遇的人类。

陈宗翰与刘庚对于这种现况都感到担忧,相信有更多上面的人为此头痛,甚至恨不得派出执法队偷偷暗杀掉反对者。

「天人其实和我们没什幺两样,实力不差是真的,但也不过是实力问题,全宗前辈和许许多多高手依旧能一刀劈死他们,什幺高高在上不过是些迷思。」

陈宗翰很有说这些话的本钱,李天曦和倪恆的事情是个好例子,而败在他手上的天人则是更好的例子。

「有些观念不是简单就能改变的,你是因为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这幺说,很多人都没有底气说这种话。」

刘庚的话里提到一个修练界里面有趣的现象,就是战斗人员与其他后勤人员的不同,这种不同不单体现在武力上,更是观念上的差异。

没有亲上火线是无法理解战场上的生死一瞬,不会懂得所有生命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所有生命都能杀害或是被杀害,有些事情其实根本不用这幺複杂,有时候害怕的其实只是幻象。

可惜的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战士,修练者不比普通士兵,不会强迫上不了战场的人上去送死,暂时不会,可是谁也不能担保以后不会。

「我虽然出身在修练者世家,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舞刀弄剑,我这辈子只想像个公务员一样的度日子,讨个老婆,买房生子,我不希求活超过一百年,也不怕告诉你,我真的不想上战场。」

手上捧着一杯热茶,刘庚的表情显市出他并没有为他这听起来懦弱的言语感到可耻,只是平淡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谁规定一定要活的功成名就、轰轰烈烈?平凡的安享天年也是种幸福。

陈宗翰一时之间说不上话来,只是他突然觉得感慨,觉得世事实在弄人,要不是因为走错路目击黑道交易然后死而复生,他这辈子的理想大概就是和刘庚说的一样,不会想上什幺火线当什幺见鬼的战士。

一个是普通人成为修练者追求不凡,一个是修练者当作普通人寻求平凡。

驳斥对方的念头是件很可笑的事情,比起沾满血腥的道路,平凡幸福才更应该是大多数人的追求,只是不适宜现在的情况。

「我想我懂你说的,不管你信不信,在不久前我的想法也和你一样,只不过,如果每个人都抱着你这种想法,那仗也不用打了,而且被空间裂缝后面的妖异入侵,所有平凡幸福也都会蕩然无存。」

「我知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有责任尽一份力,但是这可不是国共内战或是阿富汗战争这种规模,要对付的是从死地过来的妖怪,在人类的战争里,一把枪在家几个月的训练就能让一个人拥有基本的战斗力,最起码还有自保的能力,但是,在空间裂缝的战争中,枪械根本没用,飞弹的效果也有限,唯一比较有用的现代兵器只有核子武器,这种战争派我们这些人上战场根本是要我们去死!」

修练不像热兵器可以速成,他是一门很高深且需要时间去锻鍊的技艺,对于刘庚所说的,陈宗翰找不到理由去反驳。

这个世界不是陈宗翰所见到的那副模样,他在烽火之的逗留了太久,整个人的身心都背离常道,经由刘庚的话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不简单。

也许是说的话打开了心里的压抑,刘庚止不住地说:「我无法想像杀人是什幺感觉,就算不是人类的生物我也难以想像。」

很多修为不差的修练者无法成为战斗人员就是因为这层原因,可以说是人道,也可以说是慈悲,他们无法杀害生命,手上的兵器产生不了杀意。

「其实没什幺感觉。」

「你杀了六十八个人,你都没有什幺感觉?」语调有些尖,刘庚追问道。

「在战场你不杀人,别人就会杀了你。」陈宗翰想起这些话他也曾经对着李师翊说过,当时他比起告诉李师翊更像是在说服自己,过了几个月,经历过更多的事情之后,他重覆这些话的时候已经不见激动。

艳阳高挂,光线虽然没有热带小岛上热情,但也足够驱散寒意,只是它们两人的话题除了冰冷只有残酷。

刘庚是个很普通的叶家后勤人员,专长是资料整理,最大的兴趣是夜晚观星,是个平常看到恐怖片有血腥镜头会按下暂停的人,他很普通,普通到整个修练界可以複製出上千个差不多的他。

「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有一些大战,而且惨烈的程度可能超越过去,修练界里面的战斗人员可能不够,你们后勤人员势必是到时候第一顺位的补充,刘庚我懂你刚刚说的话,甚至还很认同,我也觉得派人上去送死是个愚蠢的决定。」

「只是总必须有人走去前面,妖异入侵必须有人去挡,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你。」话语苍凉,带有不符合年纪的老成。

陈宗翰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青城山空间裂缝那个地方,那是一块遗世独立的区域,是一年到头都充满着战火的地带,无数的修练者折戟,无数的鲜血捍卫几千年的安宁,他知道只要自己不死总有一天会到那里去,然后也许,那裏会成为他的永眠之地。

「我很好奇,你在杀人的时候都在想些什幺?」

「什幺也没想。」陈宗翰叫了一壶新茶,为两个人都换上。

「而且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至少在裂缝战场面对的不是我们同族,下手比较不会有心理压力,只不过对方的强度也比人类还要恐怖,我听说是这样。」

隔着桌子的两个人默默地喝着茶,陈宗翰望向窗外,手上拨着柑橘。

刘庚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杯口,上面浮出一波波涟漪,他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变的这幺激动,他以为自己没有受到流言影响,看来自己终究是怕了,否则也不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说如此多话。

「虽然我的年纪比你小,但是在杀人这方面我确实可以说是专家,你刚才问的问题我自己也常常自问,用子弹杀人远远的没办法真的感受到其中的真实,而用剑杀人,割进对方肉里、骨头里,血喷溅出来的感觉,是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午夜梦迴有时候还会被吓醒,但是这只是一开始的时候,久了后人会麻痺。」

「老实说,这真不是一个好话题。」刘庚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强笑说道。

陈宗翰笑了笑,说:「既然我也吃饱,你的工作也完成,那我们就走吧,这讨厌的话题就忘了如何?外面的天气是这幺的好。」

陈宗翰与刘庚收拾东西站了起来,由陈宗翰去柜台结帐,吃掉的金额实在让人咋舌。

一个往左往机场方向,一个往右要回到自己办公的大厦,他们两个谈不上认识,只是意外的分享了彼此的一点看法,从两个截然不同的身分和角度。

「那再见吧。」陈宗翰提着行李,笑着挥挥手。

「等等,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

「不会是要问我后不后悔吧?感觉很像是电影最后面该有的桥段。」陈宗翰打趣的说。

「可惜不是,我是想问如果我明天就要上战场,你会给我怎幺样的意见?由你这个专家来说。」

「不要心软,不管对方是人还是妖,把他们当作一个个会讲话、会思考、会动作的讨人厌的靶子,这样子你会好受一点。」

  • 名称:穿越时空的爱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