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虫超清

睡前娱乐是观赏一场有趣的搏击赛,除了关二与陈宗翰之外的所有人都可以下场,规则和一般常见的拳击差不多,禁止攻击腰部以下,禁止腿部攻击,在四方格的擂台上率先倒地或是投降的人就是输家。

体育节目上的拳击比赛早就不能满足修练者,而修练者间真正的战斗则又太过危险,进而演变出这种娱乐性质较大,释放热血的同时不会危及性命,类似运动竞技的玩法。

虽然许多专职战斗的修练者嗤之以鼻,但是异种拳击还是风靡了整个东西方修练界,作为起源区的英国更举办过国际级的比赛,参加的前提是不能职属任何大型组织的战斗人员。

除了一般人熟知的拳击规则外,在场上禁止使用任何真气、魔法、斗气……等等增幅力量,必须完完全全的凭藉身体素质决胜负,这条规则看似不公平,令天生身体素质好的人特别吃香,不过如果没有这一条规则那实力等级将变得很悬殊,失去异种拳击的精神。

修练者即便先天素质不良,在修练界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想要改头换面其实不是件难事,能够藉助的资源很是丰富。

重训室挤进大概三十多人,或坐或站的围观在擂台旁边,时不时的发出惋惜或是欢呼声。

陈宗翰原本在寻找回房间的路,但是因为对于陌生环境的不正确认知而导致迟迟无法回房,然后循着声音到这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几个下午和陈宗翰出过任务的招呼他一起坐下来观看。

「今天是别队的人过来踢馆,很精采。」

陈宗翰记得别人都叫他史密斯,外表看来是个颓废的混血儿,带着副黑框眼镜,脸色苍白,满脸鬍渣,是队上负责电子器材的能手。

「拜託,人家可是高手,怎幺看得上异种拳击。」在史密斯身边的长髮女孩,坐在木椅上晃着雪白的双腿,说道。

「怎幺会!异种拳击可是热血的象徵,安全又不失战斗的真髓,宗翰你说是不是?」

「嗯。」第一次听说异种拳击的陈宗翰不置可否的应声。

原本对于陈宗翰没有给予肯定的答覆,史密斯应该会一直讲解到对方认同为止,不过擂台上的钟声再次敲响,他全副心思都在场上,没有时间理会陈宗翰。

碰!碰!

带着特殊材质的拳击手套,两边的男人都穿着短裤裸着上身,一步一步的闪躲进逼,一拳又一拳的轰击在对方身上,汗水、喘气,伴随观众的声音,空气中发酵着原始的战斗本能。

无法地带的黑拳场相似于眼前的场面,肖家场上与肖傅群五人的交锋也十分类似,不论是在场边还是场上,万众瞩目的竞技场还是几十个人的重训室,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都渲染进所有人的心里。

所谓的决斗,所谓的擂台,是一种穿越年代,富于浪漫意涵的情节,抛开场外的是是非非,用最简单原始的方式决定成与败。

如果说人生是複杂的,那擂台的存在就在于简单化所有複杂,对许多人来说决斗场是神圣的,是决断过去的分水岭,努力、汗水、恩怨、意志……所有因素聚集在同一处,然后分出高下。

老实说,就如同史密斯身旁女孩说的,这种战斗水平对陈宗翰来说已经没有激情,不过如果不带专业眼光,以纯粹的欣赏角度来看,这场拳击的确能挑起人的肾上腺素。

陈宗翰从人群空隙发现蓝小雪也在附近,关二则翘着脚坐在离擂台最近的铁椅上,很可能是担任异种拳击的观察员,用来防範有选手以真气作弊。

「小雪。」

「嗨,阿翰,今天晚上的晚餐好吃吗?」

陈宗翰尽量控制脸部表情,说:「很奇特。」

确实不能说不好吃,只是菜色上就如陈宗翰说的奇特,对于能够把草莓拌进白饭里,在义大利麵中加进葱花,然后让吃的人不会觉得难吃这实属一种特别的功力,常人难以仰望。

「第一次吃会比较不习惯,慢慢就会习惯的,大家都是这样。」

「是吗……?」

原来这里的人都是被这样教育出来的,陈宗翰恍然,晚上打菜的时候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发疯了,看着其他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翻着晚报,从碗里夹出一块包着饼皮的小玉西瓜,看也没看的送进口中,他都在还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培养出能够海纳百川的铁胃也许是蓝小雪的人生目标吧。

「我刚才接到别组人的通知,明天早上三点半点出发可以吗?」

「没问题,不过记得叫我起床。」

「地点在前镇渔港,接获消息有船只要走私死亡药剂入港,由于事出紧急,不清楚对方的火力配置。」说到这蓝小雪看了一下陈宗翰的表情。

执法队的工作本来就很危险,想要掌握明确情报在行动常常会来不及,这点觉悟陈宗翰还是有的。

「原本这不应该是执法队的工作,不过还是老话,现在哪边的人手都不够,我们只好多担当一点,这句话是对方告诉我的。」

「嗯,我是无所谓,只要……」

「只要有趣就好是吧。」蓝小雪接着陈宗翰的话说。

「嗯,其实我想说的是只要敌人有趣就好。」

「要记得注意自己的安全,年纪轻轻不要像某些人一样搞得自己伤痕累累的,要多为自己想一下。」

关二突然插话,头也没回的说:「小雪你指的不会是我吧。」

「不止你,你们很多人的战斗方式都太乱来了。」

「照你的方式才是乱来吧,战斗数据化,听名字就不正经。」

「什幺不正经!我的方法能避免执法队过高的死伤率,你都没试过怎幺会知道。」

碰!场上一个上钩拳结实的打中对方下颔,光是看都让人觉得痛。

「10、9……」

关二下意识的轻摸自己双手上的疤痕与厚茧,这些都是他从小到大不断战斗的累积,他不相信有任何科学数据能够具体化这些经验,战斗的感觉是极为抽象的,他不相信数字能够表达出来。

「小雪,等妳真的了解战斗是什幺东西之后,你就会放弃妳那套空中阁楼般的理论。」

一句话堵死蓝小雪的所有理论,在修练界里理论派一直抬不了头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没有办法进行实战,进而把理论验证到实际的现场中。

不像普通士兵强度会有一个临界,修练者的强可以是无上限的,同为人类的两个人其强度可以天差地远,个别差异过大便是理论派的暗伤,想要大规模的验证理论往往会遭受到极大的挑战。

「……3、2、1!」

裁判高举获胜者的手臂,享受众人的欢呼声。

关二从位置上站起来,轻轻地拍手,看向蓝小雪等着看对方如何回应他的言辞。

「就是有你这种想法执法队的战斗人员才会死伤过高,在现在战斗类型修练者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如果继续维持过去的方法,迟早有一天执法队会根本组不出小队,所以需要改革,改变过去迂腐的的战斗方式。」

「所以才要数据化?」

「对,只有了解自己的每一项能力才能够避免受伤,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人的意识是主观的,用客观的数据分析才能真正的了解自己,弥补自己的短处,执法队里面的战斗人员素质都很高,原本不应该有这幺高的死伤率,我认为有一部分在于不够认识自己和敌人,就像是术士型的敌人却交给力量的修练者对付,这很显然是不应该的,如果能够建立资料库就能避免类似的情形。」

蓝小雪的这个想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已经持续进行许多年,不过仍然缺少突破性的进展,计画无法被世家接受,她进入执法队就是为了近距离的接触战斗人员,不过几年下来愿意和她合作的人仍旧不多,距离她的理想还非常遥远。

「没有哪个人能够完全全面,如果能够数据化也就能够制定针对性的训练计划,提升整体修练界的实力。」

蓝小雪的口气非常认真,这表情绝对不是随便说说,在普通社会里运动科学早就不是稀奇的事,不过想要推广到修练界似乎还言之早。

关二与蓝小雪的对话吸引了一些观看完比赛準备离场的人,从他们的表情来看,就像是蓝小雪奇异的料理,她的这番主张似乎也早就被大家熟知。

「每次和妳吵这个都会没完没了。」关二耸肩的说。

「那是因为你太死脑筋了,大佬就不会这样。」

「你要我相信,那妳就先发明出一台能够测量真气的机器吧。」

又是一个蓝小雪理论内的缺口,几位反对战斗数据化理论的人不禁掩口偷笑。

「即便没有那种东西也可以从表现上取资料,真气在大多数的情况是用来提升身体素质的。」蓝小雪一脸认真的说。

「所以我才说你不懂战斗,真气是意志的产物,境界更是心灵上的提升,那些东西就像你说的主观,根本不可能测量。」

「一定有办法,只要建立起资料库,比对之间的差异就能归纳出癥结点,甚至能帮助许多人提升境界。」蓝小雪说:「根据我最近的观察,异种拳击就是很好的切入点,我相信一定能够接着推广到整个修练界。」

蓝小雪温柔和气的个性只要一牵扯到她的研究就会消失无蹤,变身成一位固执的学者,令许多人都无可奈何。

「阿翰,你觉得呢?」关二把自己和对方吵过许多次的问题抛给陈宗翰。

「啊。」

众人的视线望了过来,对于这个议题在场的就属关二与陈宗翰最有发言权。

「你刚才也听到我们吵的事情了吧,你觉得怎幺样?」关二摸了摸口袋找不到香菸,史密斯见状把自己的烟包和打火机丢了过去。

「老实说,我比较相信自己的感觉。」

听到陈宗翰说的话,蓝小雪难掩失望之色,她原本打算和陈宗翰混得熟一点之后再请对方帮他的忙,不过如果连理论都不相信,那就更是谈不上合作了。

「正确之路是漫长且孤独的。」

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一句话,蓝小雪说完就不再搭理关二,提醒了一下陈宗翰明天早上的任务就逕自离开。

「我是不是不应该说的这幺直接。」

「她的个性没这幺容易受伤。」

史密斯才正要用打火机点燃嘴巴上的香菸,一位穿着简单运动装,曼妙身材勾勒的十分清晰的女人直接抽走他和关二口中的香菸。

「两位男士这里是禁菸区,要抽菸去外面,你们是不是又在欺负小雪了?」

「没有。」史密斯连连晃手,:「是关二哥,不关我的事,而且我早就说过如果她想要建立资料库我很愿意帮忙。」

女人用野狼盯着猎物的眼神瞪向关二,可惜关二是狮子根本不惧。

「怎幺?」关二用常人无法捕捉到的速度抽回女人夺走的香菸,不过只是夹在手指间,没有再抽。

女人恨恨地看向关二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说:「我打不赢你,不过我可以诅咒你,我诅咒你这辈子没有女人爱。」

关二听到这话脸不禁抽蓄了一下,说:「你真狠,我只是在讨论她那个不实际的数据化理论而已。」

「呿,反正我诅咒你一辈子没有女人爱,让你欺负我们家的小雪。」

史密斯摊手表示爱莫能助,关二对这个女人则也无计可施。

不再理会两个臭男人,身材曼妙的女人向陈宗翰伸出手,说:「我是柚青,是小雪的好朋友,以后有谁讲小雪的坏话都告诉我,我一定会教训他们的。」

「你好,我是阿翰。」

「肖家新晋的天才,我知道你,你和素子那一场比试我有在场,你把肖傅群他们修理的实在很惨。」

「我也只是遵照肖逸长老的指示办得。」陈宗翰苦笑地说道。

「虽然我觉得肖傅群长得满帅的,不过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当天的气氛被营造得很不错。」

「嗯。」

「那就先这样,以后有机会合作的话就请多多照顾了,还有给你一个建议,少跟他们两个混在一起,女人缘会变差的。」

陈宗翰转头看向关二与史密斯,后者无奈地笑了,前者说:「你什幺意思啊,还有阿翰你那是什幺眼神。」

清晨三点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昨天陈宗翰在别人的帮助下十一点多才找到自己的房门,只睡了三个小时对于发育中的青少年实在有害,不过看在更不健康的死亡药剂即将入港的份上,还是爬起床来洗脸刷牙。

「我进去了,早餐已经在车上,你準备好后直接去广场上搭车,我要先过去,没问题吧?」

「没问题。」陈宗翰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

需要戴上的东西只有手机、钱包、钥匙和幽泉,撇开最后一项看起来就像是要出游一般。

车程半个小时,陈宗翰待在车后座难得慢条斯理地用着三明治,天空依旧昏暗,海水的鹹味开始变浓。

整队人总共十七位,包含四辆与一艘也许会派上用场的快艇,能够战斗的人员里主力自然是陈宗翰,辅助人员七位,冲锋枪与各自趁手的兵器都已经準备妥当。

外面的大都以为执法队里面动手的只有那些宛如战斗狂人的战斗人员,然而事实并没有这幺简单,毕竟对方通常都不会笨到一拥而上,逃跑的时候最喜欢分头分边,主力战斗人员再强也只能顾及其中一个方向,其他辅助人员要做的就是拦截与阻挠,让主力能够赶至清扫。

「这次走私的药剂是改良第二型,副作用依然很严重,所以特别需要回收销毁,根据情报对方会在四点海巡交班的时候入港,所有人提高警戒。」

蓝小雪的声音传送到每个人耳中,陈宗翰埋伏在最适合登入的地点,身旁的是位绰号叫做曼曼的女生,她拿着望远镜挑望着海平面。

根据陈宗翰从王志豪那边听到的冷知识,走私的难度其实不在如何登岸而是在如何让消息不走漏,毕竟台湾是个海岛,海巡署没有这个人力去严防所有海线,而现在的情况明显就是消息走漏了出来。

「十点钟方向,来了。」

「总算,埋伏了两天还错过昨天晚上的拳击赛,这群兔崽子总算来了。」某人的怨气让气氛变得和缓了一些。

「看样子他们是要从三号点登岸,移动位置,小心不要被发现,敬鹏继续观察。」

「收到。」

陈宗翰对于布置没有像大多数人这幺熟悉,只是在车上的时候被提醒过一些重点,因此由曼曼带领,他跟着转移。

距离船只入港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大家都很清楚这无声的二十分钟最关键不过,对方船上肯定也是提起十万分精神,稍有一点动静就马上掉头离开。

看起来就像个伴随破晓的寂静渔港,二三十条渔船顺着海水起伏,海鸟在空中呀呀的叫着,没有一点人烟的模样。

十几个执法队人员都潜藏起气息,毕竟对方有可能坐镇着高手,所有人都不敢擅动,略凉的海风吹拂而过,没有激起一点不和谐。

按照计画要等对方开始卸货的时候进攻,避免对方遁走海上的可能性,在这之前尽量蒐集对方的资讯。

距离海岸只剩下五分钟左右的距离,毕竟是为了走私的渔船,不可能停泊在有防波堤保护的海岸,为了机动性走私船选择的地点在海港的偏僻之处,是已经被淘汰掉的区块。

「阿翰,你要準备了。」

「好。」

「等一下阿翰开始进攻的时候慢慢从后方掩护,左右两边先解决掉对方的枪手,从船的吃水度来看对方载的量似乎不少。」小雪的声音有些疑惑,照理说死亡药剂第二型应该早就没剩下多少,那该是什幺别的东西?

不管怎样计画还是照着轨道在走,渔船放慢速度,拉平船身準备登岸。

远远的看还没有感觉,现在看来这艘船的大小大概有到中型渔船的大小,比陈宗翰曾经抢登然后大开杀戒的那艘船还要大上一倍,甲板上除了几个明显船员的人正在忙碌外,其他几个一身武装佣兵模样的人都警戒的看着渔港。

人数似乎不少,陈宗翰不敢以感知去试探,只凭几眼和听觉是做判断。

引擎慢慢熄火,渔船顺着惯性轻靠在岸上,废轮胎成为渔船与岸边的缓冲,两位船员从船上跳了下来,接过同伴抛来的绳索绑在岸上。

陈宗翰的位置距离对方最近,大概只有四十米的距离,掩蔽物是个生鏽的货柜,曼曼离他大概六公尺,其他人则散步在八十到九十米之间,为的是怕被对方的感知感觉到,陈宗翰则比较没有这个问题,只是岸上离海最近的掩蔽物就是这里了。

绑好船绳后,架起一个块连接两边的铁板,船上的人沉默的开始动作。

首先下船的是八位佣兵与一位船员,其中五位佣兵手持经典的AK步枪环绕在渔船十米开外的地方,看模样是只要有人接近就会马上被打成蜂窝。

剩下的佣兵跟随船员跑向一间仓库,过没多久铁捲门拉开,三辆小客车和一辆冰柜货车驶到渔船的附近。

「比预料的还要多人。」某个人压低过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

「火力上我们没有优势,再观察一下,如果不行的话就撤退,没必要硬拚。」蓝小雪下达指令。

如果只是一些拿枪的佣兵陈宗翰还是有应战的把握,问题在于是不是只有这些人?

比较特别的一点是陈宗翰发现对方目前露面的十几个人里面,没有一个人长着华人的脸,一些佣兵是明显的欧美人种,一些有着东南亚的黝黑皮肤,交谈的语言似乎也不是中文。

船舱里出来更多的人,大多是船员与佣兵,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搬运木箱,看他们小心的模样里面的东西肯定很贵重,也许就是死亡药剂第二型。

除此之外还搬运出一箱箱没有掩盖的军火,从陈宗翰的角度看不清楚里面的内容物,不过一些制高点上的执法队队员看得出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子弹、手榴弹以及野战装备。

这是打算挑起战争吗?

原本以为只是走私死亡药剂的走私贩,现在看来死亡药剂只是其中一项,军火和佣兵上岸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过没多久,陈宗翰找到了他要找的人,视野中一位身材精壮皮肤,皮肤晒成褐色只穿了件无袖背心的男人走到甲板上,身后有一男一女跟着,看起来是徒弟或子女,背后都背着一把短棍,他们明显不是船员也不是佣兵,看来就是陈宗翰必须对付的对手。

既然是必须搭乘走私船登岸,想来也不会是什幺善类,只是强度不知如何?

「阿翰,你怎幺看?」

「还不知道,应该不算差。」陈宗翰瞇起眼睛,尽量避免视线引起对方注意的打量。

「队长,他们已经开始卸货,要不要动手?」

蓝小雪陷入为难,她没想过对方会拥有这幺强的火力,修练者的实力也还是未知数,执法队给人的印象向来是疯狂,不过那并不代表他们愚蠢,动手要付出的代价可能高于报酬。

「队长!有车闯入警戒区!」

突兀的消息,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按住耳机,等待进一步的报告。

「是两台吉普车,上面大概有八个人,看模样不是游客,是冲着这裏来的,大约四分钟后到。」

蓝小雪听到这消息,立即下命令说:「所有人按兵不动,等两边接触后再做决定。」

  • 名称:蠕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