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然死亡百度云超清

自作自受?报应不爽?

才刚对别人犯下的罪过就在自己身上重现,杀人者人恆杀之,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剑士常死于剑下,陈宗翰就快要死于自己手中,死于自己杀人的手法之下。

他现在感同身受地体会到那些在树林里丧命者的心境,面对一个异常乖戾的敌人,超过可以对付的等级,死亡几乎贴近鼻息。

这是被魔主篡夺了心智的自己,那个在树林中杀害几十人的自己,第一次从外在的角度观看自己,有种说不出来的複杂心境,有些难以相信,却又理所当然。

从被害者的角度,所有杀人的理由都显得不真实,就连逼近的力量都带着虚幻,没有几个人能够坦诚地接受自己即将死去的事实,特别是在不会给你时间做心理準备的战场,每一秒钟都飞快的在走,不会管你脑里的想法停留在哪。

就因为对象是自己,所以特别清楚小手段不会有什幺效果,只能硬拚,只剩下硬拚。

视野之中,对方的长剑挥洒自如,快上自己一线,疾如光过,在这剎那间,杀伐之气竟然消失无蹤,美妙的令人短暂失神。

吃痛,失误令左手臂被切出一条不停涌血的口子,没时间反应,陈宗翰凝歛出厚重的剑气,想以大力破巧。

穿透没了人的残影,地面被斩出一条深豁,手腕一翻,向左横劈接下敌人飞来的斜刺。

黑色如同刺青,停留在皮肤上,不再像刚才只是短暂的闪现,类似于真气在溢散,但更像是某种实体融在身体内,甚至有些相似于法力的刻纹。

不论那到底是什幺,陈宗翰只知道它确实的增强了对方的实力,让他陷入苦战。

既然那是魔主的力量,那陈宗翰就必须以自己的潜能与之对抗,对方既然陷入疯狂,那自己就以清明对阵。

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由无数的角逐形成,破坏与安定,疯狂与平静,压抑与释放,慈悲与恶意,正常人好的一面会强过坏的一面,一辈子可能没做过什幺坏事就安然长逝,然而一些比较特别的人阴暗面就比常人来的强盛,可能与经历有关,也可能是天生如此,他们能是英雄也能是恶人。

就本源来说陈宗翰怎幺也强不过魔主,但是当事人毕竟是陈宗翰,在他遇到魔主以前一直都是个很平凡的人,很平静的他遇到很不稳定的魔主残魂,两个极端造成内心世界的失衡,一直以来的异常可以归咎于此。

这是一场抗争,不同于以往血色空间里上演的杀戮,这次陈宗翰不愿意再倚赖只会越陷越深的魔主力量,他要用真实的自己来对抗,想要摆脱那抹如影随形的巨大身影。

不同于对方的黑,陈宗翰身上的红色真气变得更加纯净。

脱离了血色空间,眼前的一片黑暗不再是因为意识不明而是没有睁开眼的缘故。

很快速地让真气流过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受到滋养,清凉,暖意,血色空间里的战斗也有着塑造身体的效果,每次醒过来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结实了一点,然而这一次又有些不同。

把身体当成农地的话,那过往的就是细细的春雨,带来了生机,这一次则是稍嫌狂暴的雷雨,一个没弄好就可能毁坏了过去的苦心经营,但是度过这次劫难之后获得的收穫也是丰盛的,提升的不单只有身体上的锻鍊,更有心灵的扩展。

就结果而言陈宗翰的确是胜了,毕竟他活了下来。

可是就抗争的结果来说,他没有赢,他用的清明之法无法抗衡对方从魔主那边继承过来的力量,到了最后甚至是连回击都办不到,只能一昧的苟延。

为了活下去,陈宗翰无奈地也攫取了魔主的力量,让自己摆荡于清明与疯狂之间,染上黑色。

一直到了最后,陈宗翰也没有真的在对方身上製造出像样的伤口,对方的败北是因为超出能控制範围的力量,毁灭突然的降临,身体崩解,真气溃散,由内而外的像是有什幺东西挣脱而出,

最后,地上除了一把暗红长剑之外,只剩下辨不出人形的血肉。

高兴不起来,陈宗翰怎幺也无法高兴,眼前的下场很可能在未来发生,自己终究是藉助了魔主的实力,往绝境又近了一步,无论最后是变成无生命的一地残渣还是被魔主篡夺了存在,那都是陈宗翰不愿去接受的结局。

如果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在陈宗翰面前变成那副模样的话,他也只不过会有点感慨,但当那个人顶着自己的脸,一脸痛苦的崩解、滑落,从皮肤、血肉到骨骼,一下子就失去作为人类的雏型,陈宗翰脑里生不出一点想法,只有震惊。

虽然已经清醒过来,但陈宗翰依旧没有睁开眼,他沉溺在刚才的境遇里,暂时想要把自己关起来。

整理好情绪,陈宗翰知道这里大概是病房,可以听到窗外树叶的沙沙声,外面走廊偶尔有人经过,淡淡消毒水的味道。

有个人坐在陈宗翰左边的窗子前,听起来手正在敲击笔记型电脑上的键盘,窗户打开了一条缝隙,微风送进房间,缓和了原本的气闷。

身体有些痠麻,不知道躺了多长的时间,慢慢地活络,一呼一吸之间,神经讯号传递到末端。

缓缓地睁开眼,可能是太久没见光的关係,不自禁的瞇起了眼,瞳孔有些发疼。

现在似乎是中午时分,外面的阳光很耀眼,陈宗翰望向窗户前的那个人,在光影的反差下他只能看到黑色的背影,那个人的头髮很长,几乎垂到腰际,稍微看的到的侧脸有着柔美的轮廓,视线停留在她的电脑萤幕上。

「嗯……」陈宗翰觉得喉咙非常的渴。

这微弱的声音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手停了下来,转过身。

「大小姐,有没有水啊?」

李师翊皱着眉头对于眼前傻笑的家伙一句话也没说,从热水瓶里面倒了半杯水到玻璃杯,拿到陈宗翰的手上。

「谢了。」陈宗翰仰头喝乾这一杯水,擦了擦嘴角把杯子再拿到李师翊面前。

连续喝了四杯水之后才好过一些,不再乾渴但是肚子里的饥饿感随之而来,左手臂上吊着点滴,这些营养虽然可以保住他的命,但是解决不了激烈战斗后产生的饥饿感。

「拿去。」李师翊从她的笔记型电脑旁边拿来一个盘子,上面有三颗削好的苹果,看起来有些变色,应该是放了一段时间,说:「你应该饿了吧。」

盘子旁边有把水果刀和削掉的果皮,不用多说陈宗翰也看的出来这是李师翊帮她削的苹果,带着感动的心情,陈宗翰接过盘子,几下子就把苹果吃得只剩下中间的核。

「大小姐,这是你削的吧。」

「嗯。」

「怪不得。」

「怎样?有意见吗?」

李师翊的秀眉动了一下,用视线瞪视着陈宗翰,似乎是如果对方敢说错什幺话,就要让他再在病房多睡几天。

看着手上被削的整整瘦了一圈的苹果,陈宗翰把它放进嘴里,虽然卖相不怎幺样,但至少滋味很不错。

「大小姐,你怎幺会在这?不对,我现在在哪啊?」

不论是陈宗翰还是李师翊似乎都没有打算来一场差点生死永别的男女该有的浪漫情愫或是互诉情衷,很普通的醒过来,很普通的吃苹果,一副对于对方不怎幺在意的模样。

可能真的不在意吗?李师翊守着陈宗翰不就代表她很担心?陈宗翰睁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师翊,这幺可能让他没有特别的感觉?

他们依旧如常,就和他们过去在学校里的时候一样,就好像陈宗翰不过是午觉醒过来,李师翊则还是板着脸,正準备说点讽刺人的话。

「白癡,这里当然是医院。」李师翊把盘子放回桌上,陈宗翰看到桌上电脑的萤幕,停留在一张写满英文和数字的表格上面,她继续说:「你已经睡了三天半。」

「这幺久了,难怪我觉得很饿,你还有没有东西可以吃?」双手支在脑后,陈宗翰躺回原来的位置。

「没有。」

一下子房间里面没有人开口说话,陷入某种僵局,照理来说两个人应该都有很多话想说想问,但是却都没有开口,陈宗翰自认对于李师翊有些认识,她就是一个彆扭、古怪、仁慈、聪明的漂亮女孩,对于能够想出这幺中肯的形容词,陈宗翰都有些自豪了。

李师翊在生闷气,这点没有什幺好怀疑的,虽然她生气和没有生气表情都差不多,但是陈宗翰就是感觉得出来。

「大小姐,我要跟你说抱歉,这次任务很多人死在我手下,关于这一点我没有什幺可以说的,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我这幺做,我差一点就不能坐在这里了。」

李师翊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陈宗翰的双眼,不是为了查明真伪,没有这幺做的必要,她是看着陈宗翰说这些话时的想法,这才是重点。

「我不是想听你说这个,关于那一点我们以前就讨论过,我可不是只会无理取闹的笨女生。」

鬆了一口气,同时又疑惑李师翊到底在生什幺气。

双手抱胸,李师翊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气消的样子。

「那……你在生什幺气?」陈宗翰决定还是直接一点开口问,李师翊盯着他的眼神实在让人有些不舒服,虽然他自问没有做什幺对不起她的事情,但总是觉得怪怪的。

「我哪有生气。」

你明明就有,陈宗翰腹诽。

「那你有什幺话想跟我说吗,大小姐?」

「没有。」

果断的回答,这让陈宗翰有些难办,这个难题就某种程度来说比被魔主残魂困扰还要难解,抓抓头,陈宗翰决定换个话题:「大小姐你怎幺会在这里?」

「我也是到没多久,之前是素子在这边,听妈说你出事,我又刚好很闲顺路过来看看而已。」

李师翊自从和家里和解之后就陆续的在学习李家涛手下的工作,特别是在牵涉到死亡药剂的事件之后,李家涛更是带着他的宝贝女儿在世界各地走动,就好像回到小时候,一方面弥补家人情感,另一方面也在让李师翊熟悉实务,隐约中有把她当成接班人在培养。

陈宗翰大概知道李师翊最近过这什幺模样的生活,那可是和清闲扯不上边,对于李师翊赶来看他,帮他削了三个很丑的苹果,他心里觉得暖洋洋的。

猜得出陈宗翰想到什幺,李师翊也知道这谎话说得太彆脚,转过头,然后语气不善的说:「对啦,千里迢迢的换了三班飞机赶来看一个白癡,可是那个白癡却什幺事情都不肯说,朋友这样当的。」

陈宗翰还搞不懂她在说什幺,李师翊就说了下去:「要不是素子刚好看到,她告诉我,你身上有诅咒这种事情你恐怕根本没有想过要告诉我吧。」

陈宗翰想破了头大概也想不出李师翊是在生这件事情的气,李师翊因为撇过头而露出来的耳朵一如她脸庞一样的白皙,该说是小巧还是精緻,总之就是很好看。

这个祕密要不是意外被安倍道子给发现,陈宗翰原本打算就算到死也不会鬆口,这是他藏的最深的秘密,这个世界上原本只会有大姊会知道。

他的家人、兄弟、朋友,所有对他而言是重要的人,就是因为重要所以他才格外说不出口,他不愿意别人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更不愿意其他人替他担心害怕,就连安倍道子也看不出诅咒内的真正本质,要是知道他随时都可能一睡不醒,谁晓得会折腾成哪副样子。

「素子告诉你的吧。」对于李师翊的责难,陈宗翰心里只有平静。

「嗯。」李师翊回过头,注视着她眼前原本以为很熟悉的少年,从半年前开始,她碰巧目睹了对方不合常规的力量,从此两个人结下不解之缘。

一起渡过学校生活,一起出过任务,一起吃饭,一起闲聊,一起经历许多光怪陆离的事情,在百货公司地下室目睹一场悲伤的情仇、在豪宅别墅迎战趁夜袭击的枪手刺客、到无法地带拯救死党、在学校搜寻闹事的异人、在商业大楼两个人更是互相拯救了对方,这样的情谊早就超过正常的友谊,更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

就是因为这样,李师翊对于陈宗翰隐瞒自己这幺重要的事情格外的有火气,她自已也说不上来为什幺,但就是觉得非常的不爽。

根据肖素子的说法,陈宗翰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诅咒才实力大增,也就是说是在陈宗翰与李师翊相遇的差不多时候,他就时时刻刻受到折磨,想到这里,看着那张老是傻笑,偶尔变得很冷酷,虽然吵过架却总是是被自己欺负的脸,李师翊就越来越有气。

「这件事情,我原本没打算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和素子、王SIR、老朱,我不希望你们知道。」

「为什幺?因为你信不过我们?」

「哈哈,那有什幺好信不过的,而且这件事情说给王SIR听他只会大笑,老朱大概会叫我去看医生,老实说,我是不希望你们担心,因为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自己处理。」陈宗翰盯着天花板说道。

「少来,既然不敢说出来,又怕我们担心,摆明就是你自己无法处理」

陈宗翰苦笑,这时候特别容易发现李师翊的逻辑果然很好。

「其实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的实力是被诅咒而来,你很久以前不是问过我为什幺能够这幺强?就是在我们练剑的时候,那时候我答不上来,你现在知道答案了。」

李师翊默然。

「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代价,素子是个天才,她花了十几年光阴才做到的事情,我却只花了半年多就办到,所以我必须付出代价,这个道理并不难懂。」说出这个深刻的体会,陈宗翰的语气里充满着感慨,不像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而是一个历经风霜的老人。

「哼,老气横秋。」

「哈哈,人生感悟、人生感悟。」

「真是白癡,你就算说了我也不会担心你,死死算了,最多我会出席一下你的葬礼。」李师翊站起来,关掉她的笔电,向躺在床上的陈宗翰踢去一脚。

没有闪也没有挡,任由李师翊脚上的靴子在他的绿色病人服上留下脚印。

愣了一下,李师翊也没想到陈宗翰会乖乖被她踢,以前她这幺做可是完全碰不到他半点的。

按下医护铃,李师翊从地上拿起她的手提包,边把笔记型电脑放回袋子内,说:「白癡,我们才没有你想的这幺脆弱,你不说其他人才会真的担心。」

没多久医师和护士就走进了病房,让陈宗翰没有机会问清楚李师翊刚刚说的话,他从那句话里面感受到很少出现在李师翊身上的情绪。

「白癡,在你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了,我要先走了,你的东西都放在那个柜子裏面,素子说如果你想知道后续的事情就去找姜枫他们的人,你的手机里面有电话号码,还有你的那把短剑,它是不是讨厌我啊。」

幽泉的确不怎幺接受外人的碰触,陈宗翰心想,不过肖素子好像是个例外。

说完这些话李师翊就头也不回地离开,她必须赶去和她父亲会合,地点在巴塞隆纳,那个人文精粹的风雅地方。

紫仙玉项鍊没被取下来,至少他没有因为昏迷而显露出身体内的死气。

这里是类似于上次大佬的修练者专门医院,由于修练者常常受到稀奇古怪的伤害,这些医院的原则是除非你是通缉要犯,否则不会去过问你做了些什幺,正确来说是他们根本没兴趣去一一了解。

陈宗翰本来就不是因为身体受伤才进医院,昏迷不醒的原因也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做过简单检查后就可以出院。

虽然没有健保,但是世家方面会承担一部分的费用,毕竟这个医院并不是以营利为目的,陈宗翰转个帐就可以。

「没有问题的话可以準备出院,请在下午三点以前清空。」

「没问题,谢谢。」

这间房间除了他躺了三天的床铺之外还有一张空床,陈宗翰从柜子裏面拿出他之前放到小岛别墅的行李,基本上里面重要的只有他的手机、钱包和幽泉。

手机已经没电,重新换另上一颗电池,总共有十通未接电话和简讯,有肖逢、李师翊、肖素子、家里、王志豪、小夜,首先陈宗翰先打给肖逢,确定他和家里有没有什幺联繫,毕竟失蹤了三天,当初紧急连络人栏上填的就是肖逢。

确定没有什幺问题之后再打回家,被训了一顿,不过总算是没有问题。

想到李师翊之前说的话,陈宗翰看着家里的号码,若有所思。

接着陈宗翰拨给肖素子,听李师翊的话她在之前也来看过自己,自己既然醒了过来当然应该打通电话去谢谢关心。

「阿翰。」

「嗨,我醒来了。」

肖素子的声音就和她的打扮一样,有种中性的味道,倒不是说她声音比较低,而是有种风采,听她的声音,陈宗翰隔着手机都能想向对方鬆了一口气,肩膀放鬆的模样。

「让你担心了。」陈宗翰微笑。

「没有事情就好了,师翊也在那边吗?……」

「她骂了我一顿,都要怪你告诉她我身上诅咒的事情……」

简单的说几句话,让对方放下心来,然后就阖上手机。

肖素子人似乎在国外,而且和上次一样是在日本,陈宗翰已经连续两次和她通电话的时候她人在日本,看来她在那边真的有些事情。

肖素子说话虽然没有李师翊那幺直接,但清淡的关切之意也实在令人受用。

关于溜验界里面的风波,想到最近的天人作乱,其实陈宗翰在很早以前就收到了提示,只是他遵守了大姊的话,保持缄默。

叶明水,这个名字几乎消失在记忆的深处,陈宗翰在上次差点被天人杀死的时候也没想起,但是现在他独自一人待在病房内的时候,这名字突然钻进他的脑袋,然后想起当时的事情经过。

他杀了叶明水,正确来说他杀了假的叶明水,当时真正的那位早就身亡,在只有一点光源的地底深处,他听到一个关于在远远高空的秘密。

假叶明水当时在陈宗翰耳边说的话,一直到现在已经被确认证实。

「天上之人早就来到人间,他们联合各大世家的人,他们想要闯进死地,那裏面有他们非要不可的东西,怎幺办呢?」

这是当时的原话,前半段的话已经成为事实,天人降世在修练界里面不再是新闻,对于他们的目的许多许多的人都在猜测,那就是后半段的事情,天人联合修练界里面的许多人,目标是想要闯进空间裂缝后面的死地,关于这一点恐怕没有几个人想的到。

里面到底有什幺东西是天人愿意千里迢迢,来到凡间,又想要在闯进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死地?

陈宗翰之前没有把当时听到的话放在心上,一方面是因为大姊吩咐,另一方面是因为无法证实,但是到现在这些话已经句句应验,陈宗翰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有必要提醒其他人一下。

修练界早就不见风平浪静,这次小岛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就连役鬼师都粉墨登场,谁知道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难缠角色,只不过到底该怎幺说这件事情陈宗翰心里还没有一个底。

陈宗翰不知道关于他的想法其实世家的高层已经想到,叶明水告诉他的事情早就超过有价值的期限,只不过就算时间能够重来,陈宗翰把这件荒谬的事情告诉别人,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呢?

  • 名称:非自然死亡百度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