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人超清

原本的度假小岛被人设计成为阴谋的一环,热带的空气里残留上了丝丝冷意,原本的明媚风景,让人感受不到里面的热情,最多的是对于这次事件的茫然与不安。

岛上发生大规模的战斗,这件事情很快就传达到了许多人的耳中,当下每个人都回想到昨晚自己的处境,心中流下冷汗。

巴尔克兄弟暗地里从事军火买卖是圈内人皆知的事实,表面上为了好看,冠上的名字是观光旅游企业,几年来和各国有些影响力的人物都建下不小的交情,既是旅游胜地又有武装保护,许多大人物都喜欢来这放鬆身心,不过今天之后,恐怕是没有几个人会再有兴趣踏上这里。

早上的餐会聚集了几乎每个岛上的旅客,他们都在等待巴尔克出面给他们一个解释或是交代,然而现身的是老秘书,这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一上台拿到麦克风,老秘书第一时间作出90度的鞠躬,表达出他们深深的歉意。

然后用略显沧桑的声音,以英文这个国际语言,告诉台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原本还以为是某个不长眼的亡命之徒想要暗杀在场的某一个知名人士,毕竟这是最符合逻辑的推论,而且从动静看来这场刺杀行动还不小。

就和姜舞绫、姜枫一开始推想的一样,不过敌人真正的目的埋的其实更深,关于天人、关于役鬼师、关于修练世家……这些都不是老秘书能够知道的事情,他所知道的就是,他的老闆也参与了这次的行动,而且失败了。

整理脑中的条理,老秘书在这六十年多的岁月里看过许多物是人非,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也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他说的事情很简单,反正真相迟早会被纰漏,他已经知道那些请来的修练者保镳还活着的消息,他只说明了昨晚的动静是他的老闆与那些保镳发生冲突,就只需要说到这里,心里雪亮的人就不再作声,思考接下来会产生多大的波澜。

后面各位的事宜老秘书自然会帮忙处理,小飞机和船艇的航班继续进行,有要事的人能够顺利离开。

能够坐在这里的人自然不是什幺会大呼小叫的浅薄人,他们低声议论,小声地交换看法,再美味的餐点放进口中都尝不出其中的滋味。

「Mom,这是怎幺了?」李师涵今天没有和其他朋友在一起,端坐在自己的母亲身边,不解在场人的反应。

修练者的存在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祕密,但是对于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来说也不是太秘密,只是他们不怎幺会去提,就彷彿修练者不过是小说漫画里才会有的角色。

不知道的人依旧不知道,知道的人却假装不知道,这是他们这群常人定义的成功人士,对于修练者这个奇特存在的常见行为,就好像是故意的忽略,假装没有这一回事。

在他们的眼中,修练者非常神秘,宛若古时候的贵族将军,而他们则是进入了御前参政的小小进士,这样的形容虽然有些失準,可也稍微能够捉摸出其中的轮廓。

当然的,在他们的眼中,修练者不是那些可以随便雇用的高级打手,而是在传说中的世家内部,拥有难以想像的个人武力以及夸张的财富势力的那些人,强一点的保镳、内勤人员、行政人员……都不算在此行列内。

这是个很有趣的情况,他们这些普通人中的有力人士当然不惧普通的修练者,但是对于道听涂说到的一些真正修练者的传闻则非常敬畏,甚至是惧怕,修练界与普通人的社会就好比两个不同的世界,但是却又彼此交会,彼此压制,彼此生活,异人在其中更有着奇特的地位,既亲近于普通人,又与修练者并肩作战。

「有些事情就像是掩着面纱,你还没有知道这些事情的必要。」方芹如是回答,她不想自己的女儿体会她长年感受到的那种,时时觉得背后有道阴影注视着自己的感觉。

「妈!」李师涵不满地说,不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还是把她当成小孩,不像她那个优秀的姊姊。

当李师涵想到自己的姐姐的时候,方芹也想到李师翊,她那个没有血缘关係的宝贝女儿,没想到她会和修练者扯上关係,那位友人肖素子听说还是某位大人物的独生孙女,这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然后是陈宗翰,一位对于他们东洲集团有两次救命之恩的少年,方芹扫了一眼会场,没有看到那个稍嫌青涩的脸庞。

这次在世家方面赶来处理的是姜家的人,以及几位当地也是修炼界内但不属于中华地区的几位巫师,毕竟这里不是中国也不是台湾,要做事情还是得和当地的势力打声招呼。

警方在这种时候起不了甚幺作用,这不是与平民有关係的事件,反而应该说是某个圈子裏面的人在互相撕咬,暂时没有波及到其他圈子外的人。

今天登岛的人一部份是来收拾残局,接手接下来的工作,另一部分则是岛上那些有力人士的部属派人来接管,发生了这种事情后,对于安全考量的层级自然会增加。

赌场、岛的北端、树林这是昨晚最多战斗的三个地方,其他像是会场四周被姜枫与段茜解决掉的保安人员,全部加起来就是的整个行动的涵盖範围。

许多原本打算留下来打听第一手消息的人,看到整个岛上几乎都是善后人员在走动,知道事情一时之间不会有结论后,就开始陆续离岛,飞机跑道与码头边都汇集了不少人。

方芹在昨天和陈宗翰聊过之后,原本是打算马上离开,但是既然事情出现波折,她打算确定陈宗翰的安危之后再走,于公于私她都有这幺做的必要。

和认识的善后人员打声招呼,回到房间整理行囊,同时等待着消息。

「还真是惨烈。」用手帕掩着口鼻,说话的是这次姜家派来的一位后勤,他们得到消息后就派了人进入树林,接着入目的就是数不进的断木、鲜血和尸体。

一具接着一具尸体被运到树林外的空地,一列排不下又再排出第二列,都盖着白布,在几分钟前,确定姜家这次派出的几位要员在东边沙滩被发现,许多人悬着的心才安然的放下。

姜舞绫和姜枫他们这次的任务不像陈宗翰只是单纯的护卫,还有一些与有力人士交流的任务,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军火商巴尔克,只不过没想到会被对方阴了一把,差点把命丢在这里。

现在是十一点多,距离日出已经过了超过五个小时,被发现到的伤患都移到临时的医护中心,虽然有重伤的人在不过至少性命都保住了。

眼期除了世家派来的人外,还有不少其他组织的人在帮忙,树林里面太混乱,有些尸体甚至断成好几截,很多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人都忍不住蹲着呕吐。

「老刘,怎幺样?」元平柱着拐杖脚步有些不稳的过来,旁边还有右手裹着绷带的步罗艺。

「你们不用过来,剩不到半条命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休息比较好,老大还好吗?」刘映洪叼着菸,皱眉的看着两个人,他虽然不是姜枫一派,但素来交好也习惯称年纪比他还要小的姜枫为老大。

「还在昏迷,根据以前的经验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元平两颊贴着药布,说道。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死了的人可真不少,而且看起来可都不是好惹的货色,几个我刚带来的新人把胃都快吐了出来,我可是知道老大与舞绫都不是好打发的狠角色,结果他们都昏迷,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步罗艺与元平互看一眼,相对苦笑,接过刘映洪递过来的菸,元平回答说:「唉,原本还以为是个简单的工作,谁知道是个阴人的陷阱。」

又有一具尸体被担架抬了出来,前后的人员都戴着口罩,一个不小心手上一晃,断了的手臂掉在地上,一脸菜色的新人只好弯腰来捡。

「有人生还吗?」步罗艺坐在地上,用担忧的口气问说。

「目前还没看到,怎幺了?有你认识的人?」

元平接话说:「对,我们就是为了那个人才过来,他是这次肖家派的帮手,一个看起来乾乾净净的少年,应该二十岁左右,手上拿着一把红色长剑,你们有看到吗?」

指了一下排成一排的白布,刘映洪说:「找到的人都在,那你们要不要看看。」

步罗艺率先站起身来,点了点手上的菸灰,走到那排尸体前面,用左手一一揭开白布。

有人说人死的最后一刻是安祥的,但是他们这些看过生死的人都很清楚,安祥死去的人佔得很少数,有也多是在医院里,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充满着惊骇与不可置信,都是抱着『不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的心情死去。

元平与刘映洪也加入找寻陈宗翰的行列,抱着忐忑的心情,虽然希望知道他的下落,但是却不愿意看到他的尸体。

看完目前三十六具尸体,没有看到陈宗翰让他们鬆了一口气,但是却看到他们另一位战友,异人赵行,他身上带有不少伤口,从惨白的皮肤来看,死因很可能是失血过多。

恭敬的把白布盖回赵行的脸上,步罗艺说:「没想到他没有活下来。」

「是啊。」元平一时间也不晓得该说什幺,只能平淡的回应这两个字,有太多东西说不出口。

他们当时之所以能够逃离那个几乎逃不开的战圈陷阱,很大的原因在于他们的运气,而那个运气的源头就是他们现在正在寻找的少年。

「老刘啊,帮我注意我刚说的那个肖家少年,我们之所以能站在这里和你抽菸,可都是多亏了他,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看着刚才揭开过的尸体,元平继续说:「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他做的。」

这话勾起了刘映洪的好奇,他当然很好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听到元平的话,他可以肯定一定是有什幺不寻常的事情发生过,反正他也要写一份报告呈交,说:「说来听听。」

「唉,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老大和舞绫和他好像有些交情,看起来以前就认识。」元平回到刚才他们站的位置,看着眼前忙里忙外的人们,有些在拼凑尸体,有些在整理捡到的枪械兵器。

吐了一口菸,元平继续说:「老刘,我今年二十九岁。」

「怎了?问我要生日礼物?」刘映洪打趣的回说。

「从我二十岁做第一个任务侥倖活下来之后已经过了九个年头,然而昨天晚上的事在我这短短的九年内,惊险程度大概可以排到第二,第一当然是老大发狠的的那次,说起来老大这次也算是有一半拼命吧。」

步罗艺在一旁轻轻点头,看起来也赞同元平的说法。

刘映洪招了个人拿过来一本笔记簿,準备记录下接下来元平说的话,在世家方面基本上是只要分发下来的工作都会尽量留档,已备往后要查的时候比较方便。

笔头点了一下舌尖,刘映洪看着元平等着对方说话。

「这次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役鬼师的出现。」

才刚要下笔却又停住,刘映洪甚至不知道元平说的役鬼师这三个字该怎幺写。

「听老大他们说是一种在人间早就销声匿迹的术士旁支,擅长使役鬼怪,有点像召唤师和西方的亡灵法师,但是又不一样,算是除灵师的相反吧。」

在簿子上记录下役鬼师三个字,刘映洪继续问说:「所以那个役鬼师在你们这次任务里面站了一个很大的位置?」

「何止佔了一位置,这次我们几乎就要死在他们手上,役鬼师比起平常见的到的召唤师还要强的多,平常来说一位召唤师会有三到五只召唤兽,据我所知极强大的阴阳师有人能召唤到上百只,然后我们昨天遇到的役鬼师一个人就能役使少说有五百的恶鬼,最后要不是他们赶的离开,要不是日出的即时,我们就没机会有这场谈话了。」

「看来这个情报需要报告上去。」刘映洪听得出其中的麻烦,特别在这上面做了标记。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也还好,你看到赌场那边的状况了吗?」

「我有去看了一下,破烂的只剩下一个星级。」

「那你有看到中间一个发黑的法阵吗?」想到这里元平心中对于昨晚的情况依然有些不可置信,漂浮于空中的女性魂魄,闪耀着古文字的白光,那副奇景这辈子恐怕能有机会再见到。

「老实说役鬼的能力虽然需要提防,但总是有些弱点,真正麻烦的在于他们有办法办到夺捨。」

「你说什幺?」

「你没有听错,就是夺捨,同样肉体却换了魂魄的夺捨,不应该存在于人间的禁术。」

没有写下任何字,毕竟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刘映洪下意识地摇头,说:「你确定知道你在说什幺吗?」

「我可以作证,他说的都是真的,姜舞绫差一点就成为夺捨的牺牲品,要不是最后运气好对方法力失控,姜舞绫就不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姜舞绫了。」步罗艺说道,真的是差了一点就失败。

「舞绫?不,你们从头讲起,我现有些搞不懂你们说的东西。」

「说到昨天晚上的开始,是从一个法国人被恶鬼附身在酒吧攻击姜舞绫开始,差一点就杀了她,就因为这件是老大与舞绫推论出有一个能够控制鬼的人,他们当时觉得这岛上可能出现了人间已经绝迹的役鬼师。」元平又点了一根菸,说:「真不知道老大他们的脑袋是什幺构造,那时候就猜得出役鬼师,这个根本没人知道的东西。」

「所以他才是老大,继续说,仔细点。」刘映洪在簿子上记录下元平说的话。

「后来我们就分散的找……」

由元平来叙述,步罗艺则是在一旁补充一些细节和元平不知道的部分。

分派成三个方向进行,然后是进入树林,陷进敌人準备的圈套,听到这刘映洪也清楚了为什幺树林里会有如此多的尸体,原来是巴尔克布置在这边的伏兵。

「虽然说子弹可以闪避,可你们也不是什幺剑圣,真亏你们还可以逃出来。」他们面前的尸体数量已经到了四十多具,换算成杀伤力,再加上原先的计算,足够毙掉许多活蹦乱跳的修练者。

「不是运气,是因为有人帮忙。」

「继续说。」听到这里刘映洪也看得出这次世家方面接到这任务可以说就是一个準备妥当的陷阱,把十二个修练者与异人分割成三部分,然后再一一设伏击溃,之所以没有成功,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姜枫有胆子放下应该保护的人直冲核心,以及树林这边本该身死的元平他们有空隙赶去帮助,前面可以理解到是因为姜枫的能力,可是后者却理不出理由。

「那个皮衣男,也就是这次切磋大赛的冠军杨渊……」

「杨渊?你确定?」打断元平的话,刘映洪问道。

「舞绫猜到的,而且他自己有承认了,我当时躲在旁边,虽然看不太懂他在在这次事情里的位置,但总之他和对方是一伙的,而且还是一位入道者,抓了姜舞绫,差点就杀了我,。」

「真是乱七八糟,这是哪回事,就连杨渊都成了犯人。」重重的记上几笔,就和许多人一样,刘映洪对于无门无派又技惊四座的杨渊有着好感,希望这世上能有一位与肖家的天才肖素子相当的年轻高手,不过前提是那位年轻高手必须站在他们这边。

「就在我和舞绫与那个杨渊交战的时候,那个少年出现了,看起来是被附了身,就和之前那位法国人一样,他攻击我们,我和他狠狠地杀了起来,原本还以为会是我这辈子的最后一次战斗。」语气唏嘘感慨,说:「也因此让我看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说到这里元平沉默了下来,呆望着自己长满了茧的手掌,回忆着当时跳脱开生死的那场战斗,纯粹的武学,那抹感觉。

「呼—,总之后来我逃了开来,而且发现到他原来不是被附身,而是陷入一种奇特的情况,他会能的攻击身边发出声音的人,原本是身上有铃铛的舞绫,然后是我,接着是跑来送死的士兵,发现到这点之后,我想办法通知了其他人,把人引到他的身边然后逃开,一阵混乱。」

「嗯,除了那些拿着枪的之外还有几名修练者混在里面,我可以说是误打误撞,少年杀了他们其中一人吸引走他们的注意力,我听到元平的话就慢慢远离。」步罗艺接着说道,当时真的是一片混乱,子弹乱飞,劲气乱放。

「钱不令与姜怡也是差不多的情形,我们用计脱离了战圈,虽然有些对不起人,不过当时我们接近的话也会被当成敌人攻击,只能任由他去。」

「接着我们集合起来脱离战圈,用麦克风联络上老大,知道赌场那边的情况很紧急,就立刻赶了过去。」

快要说到最后面的重点,但是刘映洪又打断了元平的话,发问:「你是说你们几个离开后树林裏面就只剩下那个少年?」

「还有赵行,我们联络不上他,不知道他的生死只能先行动。」

「先不管他,你是说我们眼前这些人,全部都是你们口中那个少年杀的?而且那时候他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看向已经被点名过很多次的一列白布。

步罗艺与元平不约而同地露出苦笑,后者回应说:「恐怕,是的,我想他那时候正经历我们不知道的某种情况,至于身手,我们眼前的结果已经说明的很清楚,想来他没有意识到他拖住树林里的人对于整个局面有多大的意义。」

「什幺拖住!他根本是杀光了树林里所有会呼吸的东西,而且还是你们几个只能仓皇逃走的敌人,你这是要我怎幺相信这回事。」

开口来不及说出接下来的话,有个声音横亘了进来,正确来说是让每个人的望了过去。

「有人还活着!医生!」两个人抬着担架从树林出来,大声的喊。

听到这声音,刘映洪三人跳起身来,小跑了过去,其他人员也做出一样的事,看到这个几乎死绝的战场,一个倖存者格外引人瞩目。

「让开。」刘映洪分开人群,走了进去。

戴着听诊器的医生半跪在一个担架旁边,接着用手检查倖存者的身体,最后听了下脉,确定没有什幺大碍后才让到一边让刘映洪他们走近。

是陈宗翰那张不算帅的脸,表情很平静,就像是正做着个美梦,上面沾了些砂土和血渍,看起来和那些盖了白布的尸体没有两样,只有略为起伏的胸膛证明着他的不同。

「没有明显外伤,可能是消耗太大所以陷入昏迷,去挂个点滴应该就行。」

挥挥手让医生离开,看着他们面前的陈宗翰,很难想像就是这位少年杀了树林内的所有其他人,就连手指都很细长,没有剑手该有的茧子。

「之前听说肖家又出现一位与那个天才少女相当的不世奇才,应该就是他没错。」元平用有些複杂的语气说道,昨晚就是这位少年拿着把暗红长剑差点让他命丧黄泉。

不世奇才?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说是一个年轻的杀人狂还差不多,刘映洪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在心中默念。

  • 名称:饲养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1: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